banner
1 月 12, 2021
20890 Views

林天沒有威脅鐵松的意思,只是想幫幫李強一家而已。

Written by
banner

文冰呼了口氣,點頭說道:「好吧,我讓局長想想辦法。」

文冰覺得林天說得對,再怎麼說,李強也是受害人,而且也覺得那家工廠有些過分,既然李強進去打工,就應該給付賠償款。

「謝了。」林天指著不遠處的藍色安置房說道:「我們現在去會會那個胡三,到底是什麼來頭。」

三人來到胡三的家,就看到門口有一個男子正在洗頭,滿頭的洗衣粉泡沫。

「你是不是叫胡三?」上官柔問道。

「你誰啊?」胡三看不到林天他們,但聽到是女人的聲音,壞壞的笑道:「是不是找你胡三爺來樂呵樂呵的?可惜,老子最近手頭有點緊,不過,過幾天老子就有好幾十萬了,到時候保yang你都沒問題。」

上官柔臉色一沉,喝道:「我是。」

胡三的動作僵住了,嘩啦一下,臉盆被打翻,胡三靠著直覺跑了出去。

「追。」林天喊了一聲,這個胡三明顯是做賊心虛,而且他剛才也說了出了某些關於銀行搶劫案的線索。

上官柔立即從腰間拔出槍追了出去,這可是個立功的好機會,必須是她的。

胡三終於把眼上的泡沫擦乾淨了,回頭一看,一個靚麗麗的女正在追趕他,氣怒的罵道:「媽.的,這麼漂亮的女人怎麼就做了?真是浪費資源,還不如去做biao子呢。」


「站住,不然我開槍了。」上官柔也聽到胡三的話,她真的很想開槍幹掉這個混蛋,但想到這傢伙身上有重要的線索,還是忍了下來。

「有本事你開槍啊。」胡三知道,這些就知道嚇唬人,他們才捨不得開槍殺了他呢。(未完待續) 胡三突然發現,雖然來了三個人,但只有上官柔一個人在追趕他,在這個棚戶區,可是他的天下。。

隨後,他利用對周圍地形的熟悉,輕而易舉的躲了起來。

上官柔追了好一會兒,竟然發現被這傢伙給跑了,但也沒有放棄追趕,不停的在棚戶區搜尋著。

……

藏在暗處的胡三,見到上官柔走到一間廢棄的安置房間前面,摸著身邊的一根棍子沖了上去。

砰!

胡三掄起木棍,沖著上官柔的後腦勺就是一悶棍。

上官柔悶哼一聲,白眼一眼,就倒了下下去,但卻沒有完全昏死過去。

「臭娘們,長得倒是蠻漂亮的。」胡三yin盪的看著上官柔,沒想到裡面還有這樣的女人。

「你……你別過來,我的同事就在附近。」上官柔意識到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急忙警告道。

「切,老子會怕他們?」胡三笑道:「這棚戶區這麼大,他們不一定找到這裡。」

面對就要到嘴的羔羊,胡三的膽子也打了起來,能夠在這裡玩一下美女,就算是死也是一件美事。

說著,胡三雙手抓起上官柔雙腿,就把她往一旁的安置房裡面拖去。

「你放開我。」上官柔害怕的喊了起來,可她被打了一棍子,喉嚨里堵塞著一口淤血,聲音小的可憐。

砰!

胡三重重的把門關了起來,猴急的脫掉自己的衣服后褲子。雖然很想慢慢的享受這個美女的身體,但也是很害怕其他兩人趕過來。

對於男人,最討厭速戰速決的。但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也只能這樣的。

上官柔驚恐的看著胡三,真的沒想到自己居然倒霉到這個地步,平時被林天欺負欺負就算了,現在居然被如此骯髒的男人欺負。

平時林天就沾沾她的小便宜,最過分的就是摸摸她的屁股,而這個胡三卻要佔有她的身體。

相比之下。林天算是正人君子了。

胡三從褲子的口袋裡摸出一顆白色的藥丸,放進嘴裡吞了下去,笑道:「這玩意可比wei哥厲害多了。本來留著去隔壁小寡-婦那裡用的,但現在在你這用,更加的物超所值。」

很快,胡三感覺全身發熱起來。這藥丸真的夠帶勁。他可以感覺到腦神經被深深的刺激著,全身充滿了力量,而且有一種急需要女人的衝動。

「來吧,小美女。」胡三一下子撲上了上官柔的身上,瘋狂的開始扒著上官柔身上的制服,邪邪的笑道:「媽.蛋的,在這裡玩一個制服美女,可比看那些東瀛的xiao電影夠勁多了。」

上官柔拚命的呼喊著。可她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此時。她的腦海中浮現出林天的身影,全都是這個男人的錯,要不是他要求自己來調查這個案子,也不會出現這個情況。

可她又開始祈禱林天可以趕來,哪怕是一點點的希望,也要把她身上的這個混蛋給弄開。

砰!

突然,房門被人一腳踢開,胡三被嚇了一跳,還未等他回頭看,他的臉就結結實實的中了一腳,隨即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闖進來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林天。

「小柔,你沒事吧?」文冰急忙跑過去抱住上官柔。

「文冰姐……」上官柔抱著文冰大哭起來,幸虧他們及時趕到,不然她就真的要被強.暴了。

林天的神識一直定在胡三的身上,就算他跑出了棚戶區,也會被抓住,沒想到這個混蛋居然要強.暴上官柔。

走過去,直接像提小雞一樣把胡三給提了起來,冷笑道:「小子,是不是很失望?」

「女人,我要女人。」胡三的臉色通紅,剛才他吃了藥丸,藥效已經全部被激發出來,如果要是再得不到女人,他可就要爆體而亡了。

「行,你想要女人,我就成全你。」林天的嘴角扯出一絲笑意,然後提著胡三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外面就響起了一陣男人的無比凄慘的哀嚎聲……

文冰的眉頭一皺,雖然不知道林天用了什麼辦法,但聽聲音就知道,他用的手段一定十分的毒辣。

但想著胡三想要對上官柔做出那種齷齪的事,也就覺得他罪有應得了。

良久,上官柔的情緒才算平靜下來,整理好衣服后,在文冰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走出安置房,她們就看到胡三痛苦的捂著下面趴在地上。

「林天,他是怎麼了?」文冰說道:「我們有規定,不可以虐待犯人的。」

「我沒有虐待他,只是幫他解脫而已。」林天笑道。

「你這小子,想讓我斷子絕孫,老子不會放過你的。」胡三趴在地上,一邊痛哭的哀嚎,一邊喊道。


林天看了胡三一眼,冷笑道:「你的蛋蛋只被我廢了一個,還不至於斷子絕孫,當然,如果你還不老實,我不介意讓你胡家斷後。」

胡三立刻不在多說一句,他感覺的出來,這個男人不是,而且手段兇狠毒辣,說到做到。

林天又扭頭看了看上官柔,問道:「你沒事吧?」

上官柔默默的點了點頭,剛才心裡對林天的所有憎恨,隨著林天破門救她的一瞬間,全部煙消雲散了,現在她對林天有種奇怪的感覺。

「沒事就好。」林天再次把胡三給提了起來,準備帶回去好好的審問一下。

查了那麼久,終於找到了一點線索,這個胡三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

胡三被帶回警局,經過審問,終於知道了一點有關銀行搶劫案的線索,這其中胡三和李強只不過是兩顆棋子,背後的主謀者找到了胡三,讓他去工廠上班並在案發哪天安放塑膠炸彈,而胡三本來是一個小混混,工廠壓根不會招聘他,所以他找到了老實巴交的李強,答應事成之後把主謀者給他的錢一人一半。

就這樣,李強為了能夠有好日子過,就答應了下來,當天他的確把塑膠炸彈安放好。

但是,李強卻不知道,炸彈上被塗了毒液,他還沒離開現場就被毒死,然後工廠爆炸后,就讓人產生一種錯覺,是因為李強操作不當而導致這次事故的。(未完待續。。) 但胡三顯然不知道李強是被人毒死的,他還以為李強是意外被爆炸炸死,這樣一來,他就可以把主謀者給李強的那份錢獨吞了。本文由。。首發

林天從胡三那裡得知,那個主謀者讓胡三明天晚上去一家名叫『調香酒吧』,說要把那份錢給胡三。

在他看來,這個主謀者不是要給胡三錢,而是要胡三的小命。

為了不打草驚蛇,林天並沒有讓鐵松派出協助辦案,他只帶了文冰和上官柔兩個。

鐵松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之前說過的,這件案子由林天全權負責。

晚上,林天開車帶著文冰和上官柔來到了這家調香酒吧,當然,也把胡三給帶來了,對方既然可以計劃處如此緊密的搶劫起來,就不是等閑之輩,若是胡三不出面,他們也是不會出來的。

夜晚的酒吧是熱鬧的,男男女女擁擠在舞池裡,跟著重金屬音樂搖頭晃腦,這種奢mi的夜晚,成為那些有錢公子的狩獵的地方,他們搬開了多少女人的雙腿,又有多少女人心甘情願的張開了自己的雙腿……

「大哥,你真的能保護我嗎?」胡三聽到林天說了今晚的計劃,現在還有些膽顫心驚,要是林天他們保護不力,他可就死翹翹了。

「放心,按照我們的計劃行事。」林天拍了拍胡三的肩膀,說道:「你若是不照著我的安排來做,你就等著斷子絕孫吧。」

胡三頓時感覺下面一緊。他是體驗過林天的恐怖,點了點頭后,就讓酒吧的服務員給他弄了一個包廂。

「你們就在外面守著。如果劫匪有其他的同夥,馬上給我抓住。」林天想了一下,看著上官柔說道:「你,不要再衝動了,就算劫匪跑了,你也別追出去,要是再出現劫色的事情。我可救不了你。」

上官柔氣怒的翻了翻眼睛,說道:「知道了。」

她不知道林天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在關係她?還是在警告他。不要給他添麻煩?

包廂里,胡三叫了很多的酒水和吃的,不知道今晚能不能活著離開這家酒吧,就算是死也要做個飽死鬼。 農門小仙女 。他都想叫幾個小姐來,就在這包廂里ji情一把。

咚咚……

包廂門被人敲響,胡三吃了一驚,咕嚕的咽了一下口水,讓自己保持鎮靜,然後起身去開門。

門一開,一個帶著花臉面具的男人閃了進來,看著發獃的胡三喝道:「快把門關進來。」

胡三點了點頭。急忙把包廂門給關了起來,他確定。這個花臉男就是當天讓他做事的那個男人。

「沒有人跟蹤你吧?」花臉男問道。

「沒有,我這人機靈著呢。」胡三繼續吃著東西,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可他的心裡也是沒底,不知道這個花臉男是來殺他的,還是來給他錢的。

花臉男從寬厚的黑色大衣中取出一隻黑色的皮箱,放在桌子上,拍了拍箱子說道:「這裡是十萬,我這人說話算話,只要你成功安置炸彈,把工廠給炸了,我就給你十萬。」

胡三舔了舔嘴唇,搓了搓手就要去打開這個箱子,卻被花臉男給阻止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胡三問道。

「你拿了這些錢后,就給我偷渡逃到國外,永遠不要會華夏。」花臉男警告道。

胡三這時才明白,原來這個花臉男不打算殺他,但他卻有點不樂意,冷冷的說道:「這位大哥,你當我胡三是叫花子嗎?偷渡到國外?你這點錢夠個屁啊?這道上的行情我還是懂一點的,光偷渡就要花費四五萬,我到了國外,剩下的錢能夠讓我安度一生嗎?」

胡三現在有點鄙視這伙劫匪了,搶了那麼多錢,居然只給他十萬塊,第一次見到如此摳門的劫匪。

「小子,你別得寸進尺,我只是讓你安裝個炸彈而已。」花臉蛋冷冷的說道:「而且炸彈還不是你安放的,給你十萬塊算是瞧得起你了。」

「你這話就不對了。」胡三一本正經的說道:「安放炸彈的人的確不是我,可卻是我的好兄弟李強,這下我們該把帳算一算了,我兄弟李強丟了命幫助你們把事情辦好,你難道不給他的妻兒一點補償?」

「我告訴你,我胡三還算是講義氣的,就算我那份不要,我就要把李強那份給要回來。」

當然,他不是那麼講義氣的男人,只不過是在愛拖延時間,好讓林天闖進來抓住這個花臉男。

「說吧,你想要多少?」花臉男妥協的說道。

胡三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十萬,一分錢也不能少。」

如果真的有五十萬,他覺得都沒必要和林天合作了,甚至覺得趁著林天抓捕花臉男的時候,他帶著五十萬逃走,然後過著逍遙快活的日子。

花臉男想了一下,然後從衣兜里取出一張支票遞給胡三,說道:「這裡有一張五十萬的支票,我看你這人滿講義氣的,加上箱子里的十萬一共六十萬,全部給你……能走多遠走多遠。」

胡三不客氣的接過支票,笑道:「不得不說,們這行的,還是滿講誠信的。」

「我們當然講誠信,也希望你以後不要在我的眼前出現。」

說完,花臉男就走出了包廂。

胡三卻不急著出去,現在花臉男走出去,一定會遭到的追捕,這樣的話,酒吧一定會出現混亂,他就趁著混亂抱著錢逃走。

什麼和合作?都是狗屁,就算合作了,他也逃脫不了坐牢的命運,倒不如帶著錢逃到天涯海角。

花臉男走出包廂后,就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小型的儀器,上面還有一個紅色按鈕,就在他要按下按鈕的時候,他的手腕被人給死死的握住。

「誰?」花臉蛋猛地抬頭,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我不是,但是你必須跟我去警局一樣。」林天笑眯眯的說道。然後他的手一扭,花臉男手中的儀器就掉在了地上。

花臉男吃了一驚,另一隻手急忙從腰間拔出一把槍,但他還未開槍,脖子就挨了林天一個手刀,直接昏死過去。(未完待續。。) 把花臉男給打暈,林天撿起地上的控制器,然後拖著花臉男走進了包廂。..

「大哥,你回來了?」胡三正在開心的數著鈔票,看到林天走進來,被嚇了一跳,按理說這花臉男是銀行劫匪一夥兒的,應該有些本事,怎麼就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林天抓住了?

聽著外面依然歌舞昇平,一點混亂都沒有,他都還沒有帶著錢逃走呢。

既然計劃無法實施,胡三也擺出一出乖順的樣子,不敢輕舉妄動。

「給你個好東西。」 穿成三個男主的前任而我…

「這是什麼?」胡三接過儀器,好奇的問道「這按鈕有事做什麼的?」

胡三正要按下那個按鈕,被林天喝住,「不要亂按,這個小東西可是定時炸彈的控制器,你按下去,我們兩人立即變成烤肉。」

胡三被嚇了一跳,急忙把控制器放在玻璃茶几上,緊張的問道:「大哥,你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冒出炸彈來了?」

他現在享受數錢的樂趣呢,想著以後怎麼花這些錢,林天居然跑出來說著包廂里有炸彈,放在誰的身上,小心臟都受不了。

林天從黑色皮箱里取出了一個黑色的黑子,說道:「這個就是定時炸彈,劫匪壓根就不想你活著離開酒吧,剛才我在外面抓他的時候,他就準備起爆炸彈了。」

胡三啪的一下坐到了沙發上,也就是說。剛才要不是林天救他,就的小命早就沒了。

看了看桌上的控制器,又看了看林天手中的炸彈。胡三深深的呼了口氣,然後猛地撲到桌上,抱起那隻裝著十萬鈔票的箱子,又拿起了炸彈的控制器。

「你別過來,不然我就引爆炸彈了。」胡三戰戰兢兢的挪動自己的身體向門口走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