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12 Views

英招笑道:“可你身穿的是十日帝袍啊,若不是大帝授予,量你也穿它不上。”

Written by
banner

“我還以爲什麼呢,前輩你就快快起來,寒兒要是無你指導也無今日道行。”封寒說道。

“英招有一事相求,但請大帝予英招薄面應答下來。”英招求道。

那兮兒見英招如此也急忙跪了下來說道:“兮兒也有一事懇求哥哥,也請哥哥答應兮兒。”

計蒙見得英招如此急忙說道:“英招,你求他做甚。快快起來。”

封寒見狀頭疼不已,問道:“前輩你所求何事,兮兒你所求又是何事。哎……反正你們所求之事我都答應,快快起來吧”

“姐姐,快起來吧,我就知道哥哥會答應的。”兮兒起身就將英招扶起。

英招說道:“只求大帝放過計蒙,英招感激。”

封寒左右爲難問兮兒道:“妹子,你又是所求何事?”

兮兒拉扯着封寒的手笑道:“求哥哥答應姐姐所求之事啊!”

朱雀此時也來到封寒面前說道:“少主,朱雀也求你放過計蒙,如此我妖族復興指日可待。”

“計蒙,今日我應大家之言放你一條生路,但有一件事予你知曉。”封寒說道。

“何事?”計蒙橫道。

封寒點了點頭“如今殺父之仇已報,我只想替東皇太一和帝俊光復妖族。我也無所求,今饒你一命,只是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計蒙聞言大喜問道:“你當真要替大帝光復我妖族?”

封寒正聲道:“我何時騙過他人。”

計蒙急忙俯首道:“我計蒙今對天發誓,自此車前馬後絕不違背大帝。如有一句不實立遭雷劈。”

封寒聽得渾身一顫急忙說道:“雷劈就算了,被雷劈的滋味可是不好受的。還有至今日起叫我少主便可,我感那東皇太一的帝俊不日將要重臨天地。到時我等一起奮發,復興妖族。”

計蒙和英招聞言喜道:“此事當真。”

朱雀笑道:“句句屬實,我等曾見過大帝,大帝親口告知我等,他將不日重臨天地。”

封寒奇道:“我怎生就沒見過?”

“少主,你要是清醒着,我們還見不到呢。”麒麟說道。

封寒突然想起韓無垢的話,恍然大悟道:“大帝是否是元神出竅。”

朱雀等人同時點頭。

封寒問道:“那大帝還有說過什麼沒有。”

朱雀笑道:“當然有啊……”

那麒麟等人聞言皆是嚇的不淺,急忙說道:“大帝告知我等,在他還未出世之時叫我等好生照顧好你。”


朱雀這才反應過來,身上已是嚇得一身冷汗。

封寒聞言說道:“這兩位大帝還真是囉嗦。”說完便舉步向大堂走去。

看着大堂之內那靈玄道人一動不動的站立着封寒笑着對麒麟說道:“解了定身咒吧,我有話問他。”

計蒙恭敬地問道:“少主,這玄靈究竟做錯何事?”

封寒寒聲道:“你且聽我問他就知曉了。”

麒麟指着玄靈說道:“解。”那玄靈道人如夢中忽醒一般,看着周身數人,竟無一人自己認識,只有那二十左右身穿紅衣的男子倒是在哪見過。

封寒喝道:“玄靈,你可還記得我。”

玄靈道人聞言仔細一看大驚道:“你這小道士竟還未死。”

封寒怒道:“七百年前在那追憶峯你羞辱了我不說,還將那女媧娘娘的山河社稷圖當做了拭劍布,此仇此恨我若放你歸生上對不起女媧娘娘,下也無顏面立足天地之間。”

“什麼,此人竟將娘娘的山河社稷圖拿去當做了拭劍布,着實當誅。”英招等人驚呼道。

“哈哈哈哈,什麼山河社稷圖,只是一塊破爛布而已。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當年被你戲弄只恨被你走脫,今日你卻自己送上門來了,我道是要看看你能奈我何。”靈玄道人狂笑着。

計蒙嘆了一聲說道:“當真是氣數已盡,任誰也救他不得了。”

封寒朝三十三天外說道:“娘娘,今寒兒便將他靈玄誅殺,以報當年之仇。”說完便在玄靈道人的驚訝面容中遙手一指,那靈玄散人還未反應過來,便化作漫天血霧,灰灰去了。

“不知少主如今還有何打算?”麒麟問道。

“如今大仇得報,我在人間也無牽掛,屈指算來自我出生至今已有一千年了,也是時候去那六道輪迴解救我孃親了。”封寒嘆道。

衆人聞言齊聲說道:“我等願隨少主左右。”

兮兒笑道:“哥哥,兮兒也願意一直跟着你。”

封寒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們這就出發,往那六道輪迴。” “哪吒,我與你說話難道你隻字都不曾入耳。”李靖跟在哪吒身後怒吼道。

哪吒腳踩風火輪,手執火尖槍,身掛乾坤圈,腰纏混天綾似乎隻字未聞,一路前行。

“孽子……”李靖話音剛落,就見哪吒停了風火輪,立於雲端轉過身來惡狠狠地看着李靖說道:“李靖,且不說我名字與你無份,我哪吒更不姓你李字,我乃靈珠子轉世,就算前生生於你李家,也已削肉還母,剔骨還父了。記住如今我是蓮花化身,上無父母,下無弟兄。休來糾纏予我。”

李靖聽得渾身發抖指着哪吒喝道:“好你個孽畜,竟如此忤逆於我,真是慈母多敗兒。”

“李靖,你休得辱我孃親。你我之間恩恩怨怨無管前生來世,不死不休。”哪吒怒從心起,腳踩風火輪挺槍向李靖刺來。

“孽畜,爾敢。”李靖急忙轉身躲過,抽出腰間佩劍抵擋火尖槍。一陣槍來劍往纏鬥數十回合,不見高下。

哪吒聽着心中更是怒氣大盛,解下腰間混天綾就往李靖祭來。

李靖見狀哪還敢猶豫,轉身就往幽冥血海遁去。

哪吒見李靖逃脫,收了混天綾,騎着風火輪就往幽冥血海追來,“李靖,你休得逃脫。”

李靖立身血海之上,見哪吒追來,心中不懼口唸法訣,將那手中玲瓏寶塔祭起往哪吒砸來。哪吒冷哼一聲,解下乾坤圈往那玲瓏寶塔扔去。只見兩物相撞,火光迸進,那玲瓏寶塔落了下來,乾坤圈在空中滴溜數圈又飛了回來。

李靖急忙接過玲瓏寶塔,口中又是一陣口訣,手中還變化着手勢。那哪吒怎會不知李靖想做什麼,二話不說搶攻上來。李靖說時遲,那時快。那哪吒火尖槍快刺到眼前之時,李靖便已將玲瓏寶塔祭起,那玲瓏寶塔在空中見風就漲,越漲越大,一股強大的吸力自塔底釋放出來。

哪吒在那吸力之下進不得半分,更被玲瓏寶塔吸入其中。李靖見已得手,接過玲瓏寶塔,手捏法印,一陣陣法訣自口中傳了出來,那玲瓏寶塔立生變化,自塔底燃起簇簇火焰,直通塔頂。只燒得哪吒一邊哀嚎一邊惡罵不停。

在暗處的鬥戰勝佛恥笑道:“當年,我還是孫悟空之時,他二人便只有如今這般道行,如今都過了數千年,他們竟無一絲長進。”

燃燈說道:“哪吒卻是惡習難改,我徒兒李靖到如今還是無法將他馴服。”

“此子脾氣與我相仿,若無人出手阻止,定會被李靖燒成灰灰。”大日如來說道。

“哪吒脾氣倔強,李靖卻只知怒打訓罵,如何管得來他。師姐我們下去助其一臂之力吧!”瓊霄道。

趙公明則出手提示道:“有人躲在暗處觀望,我等如今出去只怕是會落在別人算計之中,還是先等等再說。”

衆人聞言向周圍看去,哪有一絲人影,但對趙公明的話卻是絲毫不敢遲疑,問道:“究竟是誰我爲何察覺不出來。”雲霄問道。

“若不是定海神珠與我心神尚有一絲聯繫,我怎能感覺的出。卻不想哪廝道行精進如此,哎……”趙公明一陣嘆息道。

“是燃燈道人嗎?”雲霄又問。

趙公明點了點頭。

“姐姐,那還猶豫什麼,我等這就前去將那定海珠搶回來還給哥哥,再將他挫骨揚灰。”碧霄急道。

“稍安勿躁,且看看再說。”趙公明輕聲道。

“李靖,今日你若不將我燒死,我哪吒誓要你悔恨今日作爲。”哪吒叫道,一張白玉臉龐以是扭曲的不成人形。

李靖聞言心中也是害怕,當初自己也是用玲瓏寶塔煅燒哪吒,那不過些許時候哪吒便會求饒。可今日這孽畜是怎地,當真要於我不死不休?

“大膽李靖,你敢傷我徒兒。”血海上方閃現出四道金光,個個道風仙骨,瑞氣隨身。正是那南極仙翁,太乙真人,廣成子,和清虛道德真君。

李靖聞言大驚,立即停了手中動作。那哪吒聞聲知是太乙真人到來急忙呼救道:“師傅快快救我。”

太乙真人心中巨怒朝南極仙翁作了一稽道:“師兄,今佛門欺人太甚,師弟我今日卻已看不下去了。”

李靖見得太乙真人急忙說道:“道友此乃我之家事,好像道友管得也太寬了吧。”

南極仙翁點了點頭說道:“佛道自封神以來積怨已久,師弟今日你便出手教訓教訓於他,但切不可下得重手。”

太乙真人聞言轉過身來指着李靖罵道:“李靖,誰言我徒兒是你兒子。你那兒子早已還你血肉,以身死還那龍王平怒,你妄想甚麼。我看你是以爲我道家好欺,拿我徒兒戲耍是不。”


李靖聞言知其話中有話,急忙解釋道:“道友……”

怎知太乙真人二話不說以手點玲瓏寶塔,那玲瓏寶塔頓時火滅自李靖手中掉落下來。哪吒失了束縛急忙起身,上了雲頭往太乙真人這邊而來。

“師傅,但請師傅爲徒兒做主。這李靖自有玲瓏寶塔便自欺徒兒道行低微,每每入得塔中都要受那煅燒之苦。若說得大了便是那李靖自持西方佛法比我東方道法高深,纔會如此。”哪吒全身被燒得一片焦黑,若不是清虛道德真君在一旁替哪吒療傷,他早就昏迷過去。

太乙真人火冒三丈喝道:“李靖,你欺人太甚。你今日且讓你知曉被火燒是什麼滋味。”

李靖正欲解釋卻見那太乙真人將那九龍神火罩祭起,李靖正欲逃脫卻發現無路可走,大呼道:“吾命休矣。”

過了半響發現毫無動靜,李靖緩緩地將頭擡起,見一和尚祭起紫金鉢抵住九龍神火罩後對着他微微一笑說道:“徒兒莫慌,爲師特來救你。”

“老師,這太乙真人以大欺小好不要臉。弟子險些遭其毒手。”李靖驚慌道。

燃燈古佛笑道:“我既然來了,便不會讓他們傷得你一絲髮毛。你且去那地藏王菩薩那邊。剩下的便交給爲師。”

李靖轉頭看去,哪還有什麼佛門中人。正欲說話卻聽得太乙真人叫道:“好你個燃燈佛主,竟縱容弟子欺壓我徒兒。”

燃燈笑指太乙真人道:“好你個清微派祖師太乙真人,你我也無需多說廢話,做過一場自見分曉。”

“哈哈……鬥便鬥我還怕你不成。”太乙真人伸手招回了九龍神火罩,迅速地在上面畫下數道符籙,只見金光閃爍,接着傳來禁制破除之聲,太乙真人笑道:“哈哈,許久都不曾如此放開心性和人比個高低了。”

燃燈見得之是微微地皺了下眉頭說道:“當是一場惡仗。這九龍神火罩乃太乙真人鎮洞之寶,威力非凡,徒兒你等下還需小心。

李靖卻不以爲然,以老師道行這九龍離火罩不過曲曲玩物罷了。這纔想完,那太乙真人便將九龍神火罩祭起。燃燈急忙又將紫金鉢祭起護住周身,自己手執乾坤尺向太乙真人打來。

太乙真人不顧自身暗念口訣,那九龍神火罩越漲越大當頭朝燃燈身旁罩來。燃燈大喜,本不欲躲避的他更是放開心思朝太乙真人攻來,怎見太乙真人祭起打仙磚朝那燃燈打去,正欲拼個你死我活之勢,燃燈急忙抽回乾坤尺護住胸前,只聽得當得一聲,打仙磚飛了回來,燃燈也站立不住向身旁退了兩步,正好九龍神火罩當頭罩下。燃燈擡頭見罩內有九條火龍穿梭纏繞,各自吐火,想是大羅金仙入內都要被燒的魂飛魄散,化作青煙。

燃燈大驚喝道:“好你個太乙真人,做的好算計。”知那紫金鉢無法抵擋,心下更不敢有誤,急忙解下頸部佛珠,那佛珠化作五色豪光,連成一串向太乙真人打來。

那太乙真人被那豪光刺得睜不開眼,心中自是知道那東西是爲什麼寶物。當年封神大戰之時,趙公明就是用那定海珠將闡教一干衆人打傷,那燃燈心虛奪路而逃,趙公明便去追那燃燈,路遇正在品酒下棋的武夷山散仙簫升與曹寶攔路,趙公明追人心急動了口角,卻冷不防之下定海珠和縛龍索被對方法寶落寶金錢落了下來。趙公明氣之不過,祭起神鞭,那落寶金錢只可落寶不得落兵器,可憐蕭升不知那神鞭不是法寶,依舊祭起落寶金錢到最後竟然發現落它不下卻已經太晚了,神鞭正中蕭昇天靈蓋,一道真靈便往封神榜去了。那燃燈一直在對面山頭觀望,見曹寶將遭毒手便出手暗算了趙公明。救了曹寶之後說是那定海珠與自己有緣,那曹寶心善便將定海珠給了燃燈。燃燈得此寶物大喜道:“得道有望。”可見那定海珠甚是不凡。而那曹寶怎地,被那燃燈拿去祭了紅紗陣,身死上了封神榜。

“好你個燃燈,竟下如此殺手,休怪我等不客氣了。”那道德真君祭起混元幡於太乙真人頭頂,只見一陣青煙過往太乙真人已到了道德真君身邊。

那定海珠打了一個空,而那九龍神火罩卻絲毫不慢的向下罩來,三昧真火在裏面翻騰不休。燃燈心灰意冷之際卻聽得暗處一聲暴喝:“讓俺老孫來會會你等。”

只聽得“咚”一聲巨響,那九龍神火罩不知被哪兒來的兵器打的飛了出去。 “大聖爲何事而來!”南極仙翁拂鬚笑問。

暗處之中走出三人,便是那鬥戰勝佛,大日如來和地藏王菩薩。只聽得那鬥戰勝佛說道:“我說你這壽星,不在山中享福,出來湊這些熱鬧做甚。”

“我看你這猴子都成佛了這麼多年,心境還如此不定。想是西方佛法不過如此啊!”南極仙翁笑道。

“哈哈哈哈,我還以爲是誰原來是那成了鬥戰勝佛的弼馬溫。”廣成子怒極反笑道。

“好你個妖道,俺老孫大鬧天空之時你還不知在哪輪迴之中,看棒。”孫悟空掄起金箍棒就往廣成子頭上砸來。

廣成子見着笑道:“不知死活的猴子,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說完將八卦紫綬仙衣一抖,人便消失在原地。

大日如來見孫悟空如此言語心中冷笑,“不當人子,不當人子。”

那孫悟空一棒打在空出,炸起一片碎石,塵煙滾滾之中哪有廣成子一絲蹤影,氣的直抓腮毛。

“哈哈哈哈,廣成子在孫悟空身後現出身影放聲笑道:“可悲,可嘆,可笑至極啊,當日你大鬧天空我等都不欲理睬與你,你倒真把那尾巴翹到天上去了。”

孫悟空聞言更是火冒三丈轉身過來就是一棒朝那廣成子打來,怎知那廣成子又沒了蹤跡,孫悟空將那金箍棒往地上一插,運起火眼金睛四周觀察,只見那廣成子臥躺雲端之上,對猴子視若無睹。孫悟空氣的一躍而起掄起金箍棒就往那廣成子砸去,正見那廣成子伸出左手,單指抵住金箍棒。那孫悟空如何用力都無法再進一步。

“哈哈哈哈,還真有那麼兩下子。”廣成子將左手移去,那孫悟空頓時失去重心,在雲上跌了一跤引得衆人笑聲不止。

“氣煞我也。”孫悟空又轉過身來打向廣成子。

廣成子不耐煩地說道:“你就這微末道行,也敢大放狂言麼?我卻是不想再陪你糾纏到底了。”說完拿出一印,底面刻有番天二字,閃閃發光。那廣成子無視孫悟空攻擊,直接將那番天印祭起。

大日如來知曉厲害急忙退了數步,也不提醒孫悟空。

那金箍棒到了廣成子身前,被廣成子一把抓住,卻見天空頓時黑了一片,孫悟空急忙擡頭看去,黑壓壓的一片更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只聽得“轟”的一聲,孫悟空背後傳來一陣劇痛,只打得他眼冒金星,口噴心火,腳下更是不穩,就地滾了數滾到了大日如來面前。

那大日如來似笑非笑地看着孫悟空說道:“不知好歹。”

那孫悟空掙扎了數下,卻如何也爬不起來。這才心中後怕地看着廣成子。

“承讓了,弼馬溫……哈哈哈哈。”廣成子抖了抖雙袖,狂笑着回到陣營中。

暗處中的無當聖母笑道:“當年三教共伐我截教,事後讓那佛門佔盡了便宜,才心中追悔。如今上演了這麼一出好戲,真是大快人心。”

“姐姐,我們也出去湊湊熱鬧。”碧霄激動道。

雲霄問道:“那好,我等出去幫誰去。”

“這……”

燃燈拿出一顆丹藥往孫悟空口中送去,說道:“暫且不可亂動。”便起身面對南極仙翁數人道:“道友,你等當真要與我佛門結怨麼。?

那道德真君聞言大笑道:“不知我該叫你燃燈古佛好還是叫你燃燈道人好呢?我等即以出手便不怕於你等結仇,昔日恩恩怨怨先在此做過一場再說。”


燃燈聞言頓時滿臉通紅說道:“那莫怪貧僧無理了。”說完便將那定海珠向道德真君投來,人也已在原地消失。

大日如來也不落後,急忙將袈裟一抖放出漫天離火之精,鋪天蓋地地向廣成子等人席捲過來。

地藏王見狀交代了一聲李靖:“且幫我看好業火蓮臺。”說完人也欺身上去抵住太乙真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