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3 Views

終於,堅持了三天時間,在冬月十四日夜到達了永遠城。由於,永樂城有好事的消息散布太廣,方圓幾百里的未婚男青年,紛至沓來,甚至連光頭的和尚也加入其中……

Written by
banner

即使是在夜幕降臨的時候,整個永樂城內,仍然沉浸在歡樂、希冀和期待之中。

街頭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跟過節似的。而且,所有客棧客人爆滿,所有的酒樓亦是人滿為患。

來這裡的所有人,大都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永樂城的美事而來——抱得美人歸,承接永樂城的財富,享樂今生。

對於那些懷著好奇、自信和推銷自我之人而言,除了來碰一碰運氣外,還有一個爭鋒的目標,就是要在這永樂城中大出風頭,大放異彩,爭奪永樂英雄的名號。

在此之前,永樂城主周云為了讓女兒擇婿一事,能夠產生更大的影響,也不讓大家掃興而歸,特地增設了一場高規格的永樂英雄爭霸大賽,邀請豐盈大陸數十座大城的武林高手,齊集永樂城,以武會友,遴選真正的武林高手。

獲得大賽前三十名的入圍者,除了有豐厚的黃金獎勵之外,還將有資格成為永樂城主女婿的候選人。

永樂城主這條擇婿的規則,余陽、王一帆還是頭一次聽說,跟他們從余姓老翁嘴上聽到的可不一樣,完全是另一個翻本。

這不是比武招親嗎?顯然,拋繡球已成為往事。難道是挑選功夫高強之人,作為永樂城主的女婿,再封以永樂英雄名號。

當余陽、王一帆二人行走在永樂城的街頭時,有關次日永樂英雄爭霸大賽的規則、細節都已傳開,這讓懷有一個希望的王一帆,心中很不是滋味。

本來以為,永樂城主的女兒會巡街拋繡球,尚有一線希望。這下可好,還得憑真功夫,自己那幾下三腳貓的功夫,捉捉山雞、逮逮野兔還行,哪能是那些來自五湖四海的武林高手的對手。

王一帆知道自己的斤兩,抱得美人歸,做永樂城新城主的願望徹底在心底破滅了。當然,他也不看好少爺余陽的真實本領,也只能是當一回永樂英雄爭霸賽的看客了。

此時,余陽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何不參加永樂英雄爭霸賽,只要一入圍,便有黃金獎勵,既可以解決一路上的盤纏,又能夠解決馬匹的問題,這不失為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

「咱們今晚吃頓好的,先飽餐一頓,然後在客棧落腳!」余陽笑著對王一帆說道。


「少爺,你大發慈悲了?再說你身上那點銀子,能夠付得起吃一頓好的晚飯嗎?」王一帆問道。

「這個,就不容你操心了。即便是雞鴨魚肉全上來,也頂多二兩銀子,再住上一晚,加起來也不超過三兩,我身上還有五兩銀子,足夠了。」余陽十分輕鬆地說道。

「少爺,你這樣花錢,可不是你的本色啊。一路走來,你可是比鐵公雞還鐵,吃飯、投宿,可是精打細算的,怎麼到了永樂城卻不去想以後的日子了?」

王一帆更是不解,余陽到底是怎麼了,要把身上為數不多的盤纏花掉,那不是過了明天之後,就要真的再次露宿街頭了,真當乞丐了?

「山人自有辦法!你就只管吃好喝好睡好,就行了。其它的事情就由我來想辦法。」余陽神秘一笑,拉著王一帆走進了一家客棧。

這是一家兩層高樓的客棧,別緻典雅,透著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此時雖然已是夜半時分,但這裡的生意依然火爆,到處是喧鬧聲,而且整個客棧幾乎沒有多餘的一張空桌子。

幸好余陽進來時,有一桌客人吃飽喝足,醉意濃濃,搖搖晃晃地離開了客棧,這才給余陽、王一帆二人騰開了一張酒桌來。

余陽雖然是落難的富家公子,但身上的皮襖卻是名貴的獸皮所做,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上等衣著,店小二見狀,立即將余陽、王一帆二人迎到酒桌旁坐定。

「二位客官,想來點什麼?本店今夜不打烊。」店小二擠出一絲笑臉問道。

「以雞、鴨、魚、肉為主料的菜,各來一份,再加兩壺酒!」余陽道。

「雞有人生氣鍋雞、鴨有永樂烤鴨、魚有清蒸桂魚。至於肉嘛,則有五香牛肉、永樂紅燒肉、永樂烤肉……都是本店的特色菜!客官是要每樣都來一份嗎?」店小二問道。

「這麼多,我們兩個人當然吃不不完,還是實際點,就來一隻人生氣鍋雞、一隻永樂烤鴨、一條清蒸桂魚吧。哦,對了,再切一盤五香牛肉,外加一碟花生米!」

余陽點了四盤渾一盤素,算是給自己和王一帆開開渾。

「得哩……客官您稍等,酒菜馬上好!」

店小二說完,立即忙開了,不一會兒,他就將五香牛肉、永樂烤鴨、花生米和兩壺酒給端了上來。

這幾樣菜都是事先製作好的菜式,只有人生氣鍋雞、清蒸桂魚需要現場製作。


於是,余陽、王一帆兄弟二人,放開肚皮,大吃大喝起來。

曾幾何時,大魚大肉的日子,在豐足城中的余家大院時,幾乎天天都有,只要自己願意,餐餐都能夠如此豐盛。

這些日子以來,余陽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經歷了很多艱辛。其實,對余陽的意志進行了錘鍊。

如今,能夠吃到過去再也簡單不過的菜肴,對於余陽而言,心中難免有些思緒起伏。不過,這種感覺一閃而過。畢竟,現在是落難之人,能夠暫時保住性命,已經很不錯了,實在沒有什麼好埋怨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一路行來,余陽也曾遇到過一件美事,那就是飽嘗了一回烤熊掌的美味,可由於缺少正式的烹飪,吃熊掌如同跟啃食蹄花沒有什麼分別,雖然是暴殄了天物,浪費了食材,但也不失為享受了一回上天的恩賜——人間大餐。

幾杯酒下肚,余陽點的菜也上齊了,聞著人生氣鍋雞的清香,品著清蒸桂魚的清淡,再加上美酒的滋潤,不知不覺間,二人已經有了少許醉意了。

給讀者的話:


昨日章節發布了,卻不能顯示,無語了。新書,各種求。 余陽、王一帆二人吃到撐到不行,還打起了飽嗝,舌頭也有些打結了,這才結束這場豐盛的晚餐。

「小二,結賬!另外,再給我們兄弟二人安排一間房過夜!」余陽朝店內的小二喊道。

「來啦……」店小二話音一落,立即面帶微笑地來到了余陽的身邊,「客官,酒菜是三兩銀子,住宿一晚兩人二兩銀子,一共五兩。您看……這價格還公道吧?!」

「公道……哈哈……」余陽笑著,並將身上的一錠五兩銀子給了店小子,並囑咐道:「快帶我們去休息吧,我們明天還有重要事情要辦呢!」

「謝您哩!五兩銀子我收了。小的這就帶你們到後堂的客房歇息。」店小二邊說,邊收好銀子,並在前面引路。

余陽、王一帆二人被店小二帶到了一間只有一張桌子、一張床的廂房之中,然後退了出去。

看來,今晚余陽、王一帆兩個難兄難弟又要擠在一起了。暈暈乎乎的二人,和衣躺下,之後就不省人事。

當余陽剛一睡著,他那並不安分的靈魂又一次出竅,不自不覺中又來到了胸前的踏天圖中……

儘管余陽的本體,睡意正濃,但余陽的靈魂卻十分清醒。他這是要認真開始木天印的修鍊,以自我為中心,以永不凋謝的花海作為主宰的對象,重複著僕人虛靈的修鍊要領,並將先前領會的金鋼印融會貫通,形成連關聯,使帝尊五印中的金鋼印、木天印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

修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兒,要想讓自己足夠強大,就必須藉助踏天圖中花海的世界幫助,才能夠將帝尊五印的精髓窺探一二。

帝尊五印是神界之物,只有神參與修鍊,才能名從中領悟到足夠強大的修為。

余陽作為一名凡夫俗子,在尚未超凡脫俗之際,以凡人之力,強行參修、領悟,已經匪夷所思了,這完全是不按常規出牌,簡直就是脫離了上天的束縛。

當然,這是在沒有踏上修真大世界修鍊的前提之下,余陽以一個凡人的心態、體質和意念,來跨步修鍊神界的絕妙之法,能夠窺探帝尊五印精髓之一二,也是一個奇迹。

這好比就是一尊天才,成長之路如同芝麻開花節節高,不能夠用平常的視角來對待,而是要以一種跨越的思維來衡量其突兀的表現。

不過,余陽現在的真正修為,離帝尊五印精髓之一二,還差得遠呢,而且帝尊五印,目前只修鍊了金鋼印和木天印,還有水靈印、火燎印和土行印根本沒有涉足。

余陽相信,自己能夠靈魂出竅,在睡夢之中脫離本體,其實就是契合了帝尊五印的修鍊:以靈魂出竅,在踏天圖中參修帝尊五印,是十分行之有效的修鍊之法,也從中獲得了很多不可言喻的好處。

靈魂出竅,與生俱來,不是出類拔萃的修鍊天才,絕對無法做到。

余陽卻能夠入夢即行,樂此不疲,每一個靈魂出竅的夜晚,都能從帝尊五印的修鍊之中,獲得無窮的力量。

一路行來,本就十分勞累,但余陽卻一天比一天更有神,無論多累多苦,過了一晚之後,都會重新恢復,而且還會更加容光煥發,實力更進一層。

短短的幾天時間內,余陽已經感受十分深刻,只是其身邊的王一帆尚未發現余陽的一些微妙的變化罷了。

帝尊五印,即帝尊夢印,彷彿是為余陽量身定製一般,必須藉助睡夢之時,以靈魂出竅為基礎,以踏天圖中的花海世界為依託,以不斷修鍊為突破,使靈魂的力量得到不斷強大。

一個人的全部,包括肉體與靈魂。沒有靈魂,只有肉體存在,那就是行屍走肉,跟殭屍沒有任何分別;光有靈魂,沒有肉體依存,那就是孤魂野鬼,掀不起大浪來。

當然,這只是對於一般的凡人而言,靈魂的力量相對很弱;但是對於真正的神或仙人而言,靈魂的力量可是強大無比,簡直不可想象。

比如說,僕人虛靈應該就是一尊靈魂強大的神、或仙人所化,以踏天圖為依存之地,而這踏天圖好比就是他的肉體一般,讓其強大的靈魂力量得到施展。

余陽越是修鍊金鋼印、木天印,越是對靈魂出竅的感受越是深刻,而且是無師自通的那種。再加上僕人虛靈經常從中指點,修鍊起來,更是錦上添花。

當然,沒有虛靈出現的夜晚,余陽也能夠自我強化修為。比如今晚,虛靈就沒有出現在余陽的眼前,余陽卻能夠從修鍊中有所領悟,這是十分難得的一種表現,而且是十分不易的現象。

「少爺,快快睡來,客棧里的住客都跑到大街上去了……」

正當余陽準備對帝尊五印中的金鋼印、木天印再來一個周天的修鍊之時,其靈魂已經感覺到王一帆正在叫自己起床了。

余陽收斂靈魂,離開踏天圖,與肉體重合,這才慢慢地睜開雙眼,看到王一帆正在用手推自己的胳膊。

「這麼早,客棧里的客人都走了?」余陽問道。

「是啊,他們老早就走了!」王一帆有些急了。

「別急!咱們時間有的是,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哦。」余陽不慌不忙地下了床,開始洗漱一番。

「那……那我們等到什麼時候才去啊?」王一帆問道。

「一會兒就好,瞧你急的。」余陽已經看出了王一帆的心思,是想早一點去看熱鬧。

心急火燎的王一帆,看著余陽慢吞吞的樣子,如同一隻熱鍋上的螞蟻,在房間里來回度步。

「走吧!娶妻得城的美事,是輪不到我們的,你就別幻想了!」余陽洗漱完后,乾脆點破王一帆的心思。


「我……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在這裡碰運氣的,只是想湊熱鬧……」王一帆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有什麼,想就想唄,我們年輕人都會這樣想,不過我們要有自知之明,明明不會屬於我們的東西,何必去大傷腦筋強求呢?再說,我們還有很重要的正事要去辦呢。」

余陽一針見血,是要讓王一帆面對現實,不要被幻想沖暈了頭腦。

「我知道了……」王一帆嘴上應著,心中卻不以為然,很想借這次永樂英雄爭霸賽之機,登台施展一番自己這些年來偷學的功夫,即使被人打趴下,滿地找牙,也是值的。

余陽、王一帆二人出了客棧,向路人打聽了一下永樂英雄爭霸賽的具體位置,說是在永樂城城東十字街。

二人順著人潮,向城東十字街靠近,大老遠望去,十字街頭已是人山人海,被擠得水泄不通。

這些蜂湧而至的人群中,也有很多平民百姓,他們雖然知道自己得不到永樂城城主女兒周風華的青睞,但能夠一睹周風華的花容月貌,大飽一回美人之眼福,其實也很不錯。

而那些真正志存高遠,心懷狂野之決心的武林人士,脫掉風袍,身著勁裝,正在不停地活動筋骨,做著賽前的熱身準備。

「各位武林人士、父老鄉親,今天是冬月十五,也是我們永樂英雄爭霸賽開始的日子。為了體現比賽的相對公平,本次比賽在開賽之前以抽籤的方式,分成若干兩人小組進行對決,勝出者才能夠擁有永樂英雄爭霸賽的參賽資格。好了,閑話少說,現在開始抽籤……」

在東城的十字街頭中央,一個大大的擂台之上,站著一個彪形大漢,他聲音洪量,所說之話,立即將雜亂的現場給鎮得安靜起來。

不愧為武林高手,連發聲的方式都是內力發出,向周圍擴散,威震當場!

那彪漢話音一落,無數鴿子在十字街頭的大擂台上飛了起來,每一隻鴿子的腳上綁著一個布條捲起來的編號,只有取得這個編號,才能夠找到自己的對手,並將對手打倒,才能獲得永樂英雄爭霸賽的參賽資格。

由於此次爭霸賽賽前沒有言明比賽規則,而是廣邀天下英雄豪傑,導致大量武林人士湧入永樂城,人數大大出乎操辦英雄爭霸賽的意料。

故此,臨時設置參賽資格的門檻,通過幸運抽籤的方式,可以將現場一半的人給拒之門外。

也就是說,只有功夫了得之人,才能夠迅速抓住飛舞的鴿子,取得鴿子腿上的布條編號,才能夠有資格參加此次比賽。而那些連一隻鴿子也抓不到的人,根本就沒有參賽資格。

當然,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擁擠在十字街頭的人至少有萬餘人,這麼一支龐大的隊伍,人人都上台比試,英雄爭霸不知要進行到猴年馬月。

見眾人紛紛捕捉擂台上亂飛的鴿子,余陽隨手抓了一隻,取下鴿子腳下捲起的布條編號后將其放飛,展開一看,是一個數字「一五六七」。

當余陽取號之時,王一帆已經被人群擠到大擂台的前方,與余陽失去聯繫。

王一帆見有鴿子從自己的眼前飛過,立即雙手一合,居然也將一隻鴿子捉到了手中,打開布條編號一看,是「三四四」。

給讀者的話:

新書,各種求,求收藏、點擊、打賞! 「各位武林人士,凡是拿到布條編號的,請速速站到大擂台的左邊,凡是沒有拿到編號的,請一律退到擂台旁的右邊,將擂台前方的位置空出來,給入圍賽的對決騰出場地來。」

大擂台上的彪形大漢,中氣十足,以內力將聲音傳到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耳朵中。

「拳腳無眼,若是在接下來的英雄爭霸賽入圍對決中,誤傷到各位看官的話,我們一概不負責任,請各位看官速速退到大擂台的右邊邊緣!」

接著,彪形大漢又將其中的厲害關係闡述了一遍,立即得到大擂台周圍人群的積極響應。

嘩啦啦!人群如潮水一般,迅速朝大擂台的兩邊分流,涇渭分明,將大擂台的正前方騰開一個大大的空蕩之地來。

彪形大漢的話,果真有威懾作用,剎那間就將抽到布條編號者和沒有抽到簽的人都給分離開來。

原本雜亂無章的永樂英雄爭霸賽的現場,此刻變得秩序井然起來。

按照規定,共有二千組編號,即現場有四千人才有資格參加入圍賽。當然,只有其中兩千人才有機會拿到永樂英雄爭霸賽的入圍資格。

每一百號為一場,共有二十場。其中,每場有兩百人同時對決,按照編號一至一百,一百零一至兩百……以此類推,分別有序進行永樂英雄爭霸賽的入圍賽。

說白了,就是要逐一淘汰其中濫竽充數之輩,武功平庸之輩,完全撞撞運氣之輩……將這些人剔除之後,剩下的兩千人,才可以參加真正的永樂英雄爭霸賽。

永樂英雄爭霸賽的霸主,將決定永樂城的未來,所以必須從這兩千人中嚴格篩選出來。

永樂英雄爭霸入圍賽終於拉開了大幕,王一帆抽到的布條編號是三四四,他被安排在第三場,與其對決的是一個瘦個子。

這個瘦個子雙目有神,臉色紅潤,似乎沒有將王一帆放在眼裡。王一帆則將瘦個子當成了自己強有力的對手,在選擇招式上,以一招制敵的快招,先發制人,誓要將其打倒在地。

所謂快招,既要出其不意,又要用巧力,還要用狠力,快速將對方打倒,最好是能夠讓對方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從小就跟余陽一起混的王一帆,多多少少也從余陽的身上撿到了一些武功招式。而且,這些武功招式,都是武林之中有名的武學,即使是從來沒有修習過的平凡之人,施展起來,肯定能夠比其他從未習過武之人要強得多。

王一帆選擇一招游龍擊水,再加一招神龍擺尾,快速連貫而出,真接朝那瘦個子攻擊而去。

那瘦個子不慌不忙,以不變應萬變,他站著不動,但雙手左右交叉,並迅速展開雙臂,在自己面門處形成阻隔,防止王一帆迎而撲來的快速進攻。

一個主攻,一個主動防守,雙方終於交織在一起,噼里啪啦,一陣交鋒過後,瘦個子的臉被王一帆打得直一塊、紫一塊,被徹底擊怒了。

「小子!你敢打你大爺的臉,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瘦個子大聲怒道,並揮霍雙拳,以流星趕月之勢,欺到了王一帆的面前來,以一隻強勁的拳頭,朝王一帆的胸前擊來。

砰!砰!

扎紮實實的兩拳,打得王一帆胸口疼痛難忍,嗷嗷直叫。

忍著劇痛的王一帆,一不做二不休,再次以取巧之勢,襲到那個瘦個子的身後,使出全身吃奶的力量,迅速以一招猛虎偷心,朝其後背心擊去,將瘦個子撲倒在地,而且還將其傷得不輕。

「啊喲……」

那瘦個子在後背受到一記重擊之後,摔倒在地,疼痛難忍,久久不能起來。

王一帆的身高、塊頭壯實,而且皮厚肉糙,雖然挨了瘦個的拳頭,但因為沒有擊其中要緊的穴位,並未造成大礙,這才有了奮力一擊之舉,將對手打趴下了。

打敗了瘦個子,就意味著拿到了永樂英雄爭霸賽的入場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