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79 Views

“好吧,錦軒……晚安。”睏意已經襲來,我慢慢閉上了眼睛。

Written by
banner

躺在錦軒的懷抱之中是那麼的安心,他還在我的額頭輕輕一吻。那一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和錦軒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我睡的正是香甜,卻被手機鈴聲給吵醒,我看都沒看就接了起來。眼睛還緊緊的閉着,嘴裏還不停的打着哈欠,“喂,誰啊?”

“路遙,你這丫頭太不靠譜了吧!居然一個人搬出去住了,尼瑪導員居然還同意了!小小又不經常在宿舍,你知道的……我一個人真是寂寞空虛冷啊!你真的這麼狠心……嗚嗚,我怎麼有你這樣的朋友啊!嗚嗚……”紅綾的聲音傳來,我“撲通”一下子坐了起來。

敢情錦軒這傢伙把我所有的後路都給退了嗎?爲了讓我和他住在一起,現在居然都把我的宿舍給退了。雖然我不知道錦軒到底是使用了什麼方法說動了我的導員,甚至我那導員還居然同意了?

恐怕在這個看臉的社會中,我的導員也被錦軒的這一張帥氣的臉給俘獲了吧?我相信,我們偉大的殭屍大人錦軒一定會有這麼大的魅力。就算他不使用術法,單單一個眼神就可以令衆多的女人爲之神魂顛倒。

“額,好吧……我錯了,我這不是要準備考研嗎,所以便搬了出來住……紅綾,要不你來我這裏玩玩?”當然,我只是想要試探性的問了一下。剛纔我聽到紅綾的身邊好像有男人的聲音,我在想會不會她此時此刻正在和那個酒吧老闆莫琰在一起?

這樣的話,紅綾便不可能現在來我這裏吧?我現在住的這個地方,我真的不想讓紅綾知道……她肯定問東問西的,問我怎麼會住在這麼豪華的別墅之中。到時候,我真是糾結該要怎麼跟她解釋錦軒所做的這一切……

“好啊,好啊……寶貝兒,我要去找我的姐妹兒了,等下次的時候我再來陪你……”前半句的時候,我知道這話是對我說的。可是這後半句絕對不是對我說的啊,還喊得那麼的親熱,“寶貝兒”“寶貝兒”的喊着,我和錦軒都沒有這樣過,真是有種虐狗的節奏。

電話的那邊還有一聲“好的”的聲音和親吻的聲音,我實在是不知道這個電話還到底有沒有繼續打下去的必要。我怎麼總覺得好像是自己打擾了這麼一對熱戀之中的小情侶似的?

匆匆掛斷了電話,我便把自己的地址給紅綾用短信的方式發了下去。之後,我便匆匆忙忙的起牀、洗刷,然後收拾收拾自己的東西。

錦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我的全部東西都搬到了這個別墅之中。此外,我這殭屍男朋友竟然給我另外置辦一櫥子的衣服、鞋子還有包包。

頓時,我有了一種我被霸道總裁包養的感覺。要是錦軒在人間生活的話,他肯定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霸道總裁。

收拾完畢,我就坐等紅綾的到來……我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那便是今天怎麼沒有看到錦軒的影子?

我找遍了所有的房間,他都不在。這樣也好,紅綾來了我省的沒有辦法交代……不過,一會紅綾真的來了,問起我爲什麼會住在這麼好的別墅的時候,我該要怎麼回答他呢?

哎,真是一件十分令人頭疼的事情啊!還是別想了,反正車到山前必有路!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吧!

“咦?那是一個什麼東西?”我這才注意到,在我的牀頭櫃上面有一張紙,上面看起來還有字,給我的第一感覺,這會不會是錦軒留下來的?

於是,我快速的走過去,拿起了那一張紙。

這一張紙看起來頗有年代感,紙張的香味和墨的香味散發出來一種淡淡的香味,我還沒打開,可是我卻已經知道自己剛纔所猜想的一定是正確的。這一定是錦軒留給我的……

打開一看,果不其然,裏面寫着“遙遙,你先在這裏住着,晚上的時候……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好好照顧自己,勿念。”

雖然話語不多,可是我卻感受到了錦軒對我一種深沉的愛意。他一直將我放在距離他心口最近的地方,爲了不讓我擔心,看我睡着,他還特意給我留了這麼一張字條。錦軒,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十分暖心的男人。就算他是一隻殭屍,就算他沒有人溫暖跳動的心臟,就算他對別人冷酷無情,但是他對我而言,卻是那個在這個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男人,他是我的男人,是我一生的摯愛!

我將這一張紙輕輕的放在靠近心臟最近的位置,我的嘴角掛着淺淺的笑意,心中默默唸着錦軒的名字,我……似乎越來越離不開他了。

“叮咚……”“叮咚……”門鈴聲響起,我看了看時間,本來學校離這裏就不遠,這個功夫紅綾應該到了。所以,我猜想門外一定是紅綾。

“誰啊?”不過防範措施我還是有的,對於這種從小潛移默化的從不給陌生人開門的思想所灌輸,在沒有問清楚來人的時候,我一般還是不會給開門的。

“我啊!你丫的快開門!”高亢的嗓門無不在顯示門外那個霸道沒禮貌的丫頭就是紅綾小姐本尊。

也只有紅綾的嗓音纔會有這麼大的穿透力吧,就是我從門裏面隔着這厚厚的門,我似乎都聽到了她竭力的吶喊聲。

於是,我可是一點都不敢怠慢,快速的打開了門。

“紅綾……你來了啊,這麼……快啊!”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現在正在等待着紅綾對我的審判,她肯定要質問我怎麼會住在這裏豪華高檔的別墅區!

“遙遙……你這是被土豪包養的節奏啊!住的地方真是高大上……哈哈……”紅綾進門之後,便到處看着這屋子。

不過,這丫頭怎麼會想我會被土豪被包養了呢?尼瑪我路遙可不是那種人……只不過對於錦軒,我又該怎麼解釋呢?

“紅綾,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我是住在我男朋友這裏,他不過有點小錢罷了。我纔不是被那種土豪包養的女大學生呢!”我盡力想要爲自己辯解。

在現代的社會上,出現了一種特別奇怪的想象。那便是好多的女大學生爲了金錢而出賣了自己的身體,屈身在一些比她們的爸爸還要大好多的土大款的身上,或者有些是專門陪着富二代花花公子玩樂來獲得自己一種虛榮心上面的滿足。

平時我最看不慣的便是那種女孩,所以當紅綾也認爲我是那種女孩的時候,我心中有着一股氣,同時更多的是想要爲自己辯解,告訴紅綾我可不是那樣的女孩。

“哈哈,遙遙,我跟你開玩笑的。你怎麼會是那樣的女孩呢?我見過你男朋友了,那人才真是不可不說啊!怪不得這麼久以來,你都沒有看上顧大帥哥呢,敢情原來被這麼一個優秀的男朋友給寵愛着啊,還是那麼的英俊帥氣!哎,遙遙,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你看,這事你就辦的一點都不夠意思!”紅綾三分嬌嗔,又帶着七分的嬉笑玩鬧。

不過紅綾說她已經見過我男朋友了,那是不是這意味着她已經見過錦軒了呢?但是他們兩個……對於之前的某些記憶,錦軒不是早就消除了嗎?

所以說,按道理紅綾不會見到錦軒啊。可是她卻口口聲聲說自己見到了,這會是怎麼一回事呢?而紅綾又是在哪裏見到錦軒的呢?

我本想問問紅綾,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而紅綾突然從背後拿過來了一個玩具洋娃娃,然後“噌”的一下子放到了我的面前。

那洋娃娃穿着一身麻布的粉色公主裙,大紅色的鞋子,黑色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當她的身子在動的時候,娃娃的眼睛便會一眨一眨的。本應該是什麼可愛的東西,但是被紅綾這麼一鬧,差一點把我的心臟病給嚇了出來。

“surprise”紅綾口中的一句驚喜完全變成了驚嚇。而且我撫摸着自己的小心臟,眼睛從未離開過那個娃娃……

那個娃娃的眼睛一直在一眨一眨的,甚至在她的嘴角邊竟然掛着一抹不容易被人察覺的微笑。我還似乎聽到了她“咯咯……咯咯……”的笑聲。

我會不會是聽錯了?這分明就是一個洋娃娃啊,怎麼還會發出笑聲呢?再說了,這可是在錦軒的地盤,有什麼鬼物敢來這裏作怪?

她難道是不想活了嗎,這裏到處充滿着一種屍王大人霸道的氣味,是個鬼物都應該會避而遠之吧,要是敢來的肯定都是一些自己找死的!

“紅綾,你這是從哪裏弄的娃娃?剛纔……嚇死我了。”我不過是對紅綾表達了我此刻內心最真實的想法而已。

“在一個十字路口撿的啊,我看見覺得挺好看的,知道你最喜歡娃娃,正好這不是來你這裏嗎,所以就給你帶來了。怎麼,你不喜歡?再怎麼說,這可是我給你帶來的啊!”紅綾的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那一瞬間,我覺得這個娃娃看起來竟然和紅綾那麼的想象。

“好,這是我最好的朋友送的,我怎麼會不喜歡呢?那麼這個娃娃我就收下了……哈哈,謝謝你啊!”我抱了抱紅綾,然後在她的臉蛋一吻。

“額,你真噁心……”好吧,我不過就是想要表達一下我的感情而已,不過我又被這丫頭給嫌棄了。 沒怎麼注意,我和紅綾竟然玩到了晚上八點。好在別墅裏面什麼東西都有,晚飯我們兩個也沒有出門,就自行解決了。

不過,紅綾依舊在不停的吐槽我,“路遙,你丫的怎麼可以把西紅柿炒雞蛋炒的這麼難吃?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你男朋友都造嗎?”

對於紅綾的吐槽我現在的免疫力超級的強,似乎如果她不說我幾句我自己都覺得有點不習慣了。我在心中默默嘟囔着,人家錦軒纔不是人界的飯菜呢!所以,我做菜好吃了有個毛線用啊?我想吃什麼自己出去買不就可以了嗎,這年頭誰還自己做飯呢?

“既然我這麼討紅綾小姐的厭煩,那麼紅綾小姐還是快點回去找你的男朋友玩耍吧,肯定在我這裏是各種不舒心。”錦軒給我的字條上面說着是晚上來看我,萬一紅綾在這裏的時候,錦軒正好回來怎麼辦呢?

紅綾要是看到了一聲古裝的錦軒還不得嚇傻了?而且錦軒喜歡不開門,而是直接穿透牆壁進來,這些要是都被紅綾給看到,我實在是想象不到這會是一種怎樣的結果。

爲了防止這種意外情況的出現,我得儘快的把紅綾給想個辦法弄走。

“哈哈,我已經計劃好了,今晚我會住在你這裏噢!這是我給你的第二個驚喜,怎麼樣,喜不喜歡啊?”紅綾笑眯眯的說着,我實在是想象不到這怎麼又是一個驚喜了!尼瑪這就是驚嚇啊,我……該要如何是好呢?

“紅綾……晚上,我男朋友會回來的。他脾氣其實很古怪的……他不喜歡家裏留客人的,所以……”我想我的話應該說的夠明白了吧,紅綾這丫頭應該可以理解,這下子不會賴在這裏不走了吧。

“放心好了,其實這裏的地址我早就知道了……還是你的男朋友告訴我的呢。人家都說了,沒事的時候我可以來找你玩,多陪陪你……不要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哈哈……”紅綾哈哈大笑起來了,我完全不知道她說的這話到底是真是假。

錦軒什麼時候開始和紅綾這麼熟悉呢?我實在是想不通啊!

紅綾一旦決定的事情,一般人都不會輕易改變的,所以我多說無益。

和紅綾看了一會電影,便睏意襲來了。紅綾這丫頭還吵着非得和我一個牀上,無奈之下我也只好這樣。

錦軒……好像並沒有回來,可能他有事吧。不過這樣也好,正好可以避免了我的尷尬。紅綾已經進入了夢鄉,甚至她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倒是我,卻怎麼也睡不着覺……

“咯咯……咯咯……”那個奇怪的笑聲再次的傳來,好像是從外面的客廳傳來的,像是一個小姑娘的聲音,就像我當時看到那個洋娃娃的時候聽到的聲音。

莫非,真的有什麼古怪?

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又在好奇心的作祟之下,我身上隨便披上了一件衣服,便朝着客廳的方向慢慢的走去。

當我走到客廳的時候,那個“咯咯……咯咯……”的笑聲竟然消失了,而且那個洋娃娃就放在沙發上,我和紅綾之前放她的地方,根本連動葉沒有動。

“奇怪了……難道真的是我聽錯了嗎?”我禁不住自己喃喃道,於是摸了摸後腦勺準備回到房間繼續睡覺。

當我起身回頭的時候,我覺得在我的背後有一陣涼涼的風吹過,而且像是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猛然的轉過頭,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搞鬼。可是壓根什麼都沒有啊,這分明就是我自己在自己嚇唬自己吧。

“路遙,什麼都不要再想了,快點去睡覺吧……”我暗自告訴自己,自己嚇唬自己是會嚇死人的。我不要再做這些無聊的事情了!

“女人,這麼晚了不睡覺,是在想我嗎?”冷冷的聲音傳來,那般的熟悉。一個冰冷的懷抱擁我入懷,熟悉的體溫,熟悉的味道,錦軒來了。

“錦軒……今晚,我以爲你不回來了呢?怎麼樣,屍城現在一切還順利嗎?”我緊緊的擁抱着錦軒,雖然我是一個人,可是我卻也想爲錦軒分擔一些他的事情。

最近他總是這般神出鬼沒的,肯定冥界的事情有一大堆啊!而且看他的臉色,最近格外的憔悴,看着這樣的他,我的心中有着一種說不出來的心疼。

“放心吧,沒事的……我回來這不是想你嗎?怎麼,你就一點也不想我?”錦軒玩味的挑了挑眉頭,衝着我笑。

而後他冰涼的脣瓣若有若無的劃過我的耳廓,癢癢的,又有點酥酥麻麻的感覺,他這分明就是在挑逗!

這錦軒,真的是越來越有心計了,而且越來越壞了,我真是完全被他給吃的死死的。

“我們睡一覺吧……明天我還有事,讓紅綾陪你,最近莫要管什麼閒事……記住,你的安全最重要。”錦軒說完,邪惡的一笑。

我自然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可是紅綾還在啊,萬一她聽到聲響出來看,我的臉該要往哪裏放啊?

“放心吧,她是不會醒的。”錦軒再次猜出了我的心聲,然後抱着我,將我推到在了沙發上。

我和他已經嘗試過了各種各樣的新花樣,不過在這沙發上……依舊還是第一次啊!反正對於這樣的事,我似乎早就已經輕車熟路了,雖然還是比較羞澀,但是能夠和錦軒做到這樣的交融,我感覺自己是那麼的幸福。

這個男人,是我一輩子的男人。是我路遙認定的男人,我會永遠永遠的和他在一起。

……

當第二天清晨太陽的餘暉撒在牀上的時候,我卻發現紅綾正在一隻手抱着我的手臂,嘴裏還流着口水……

我實在是想象不出來,這丫頭到底做了什麼夢?難道是夢到了自己在吃什麼好吃的嗎?還是做了一場春夢……好吧,我承認自己邪惡了。

一陣古怪的鈴聲響起,我看了看我的手機沒事啊……可是它仍舊在響,最後判定這一定是紅綾的手機在響,也只有她才能弄出這麼古怪的手機鈴聲了。

“紅綾,快點接電話,好吵的……”我本想還睡個回籠覺的,卻被這聲音給吵的清醒了不少。

“喂……誰啊?”紅綾懶洋洋的拿起了手機,我看的出來,她也困的了不得,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不過,她的這個樣子只是持續了幾秒的時間,她便突然之間從牀上驚坐了起來,然後傻傻的看着我,嚎啕大哭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紅綾,你別哭啊,出了什麼事,我幫你……”我實在是第一次見到紅綾這個樣子,這姑娘一直以來都是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突然之間放聲大哭的確把我給嚇傻了。

一時間,我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她,畢竟我都不知道她爲什麼這麼苦。

“我的一個學妹死了,曾經在舞蹈社團的時候……我們兩個……玩的最好,今早卻突然聽到了她的消息。而且剛剛她的同學給我打電話,說……今兒是她的回魂夜,今早的窗戶上面出現了血手印,說她要回來找我……讓我下去陪着她。”紅綾說完,我便愣住了。

這都什麼鬼啊,竟然出了這樣的事?

我告訴紅綾,這會不會是一個惡作劇,是不是她跟什麼人結仇了?可是,這玩笑按道理來說,也不應該這麼開啊?

“放心好了,我陪你去看看……沒事的,你不要忘記,我可是顧之寒的師妹啊!我也會驅鬼捉妖的。”爲了讓紅綾放心,我也是着實的把自己一頓好誇。這樣的誇獎自己,我倒還是第一次,心裏總是覺得怪怪的。

出了這事,身爲紅綾最好的朋友,沒有理由不去幫她。可是,我卻忘記了一件事,那便是錦軒臨走時,對我的囑咐……

他不讓我插手什麼事,清清楚楚的告訴了我,可是紅綾的事,我怎麼可以不管呢?不然的話,我豈不就成爲了一個不講朋友道義的人了?

來到學校現場的時候,人羣早已經散了,那個宿舍的學生也全部都搬走了……可是,那個紅色的字跡卻依然在,上面寫着“紅綾學姐,我來找你了……”當時有個死者小潔的同學在,她一口咬定這字跡就是小潔的,莫不是這真的是一個危難訊號嗎?

是在向紅綾發出死亡的通知單嗎?

小潔的舍友就是看到了這些字,覺得這事有必要告訴紅綾一聲……

“她是怎麼死的,什麼時候死的?”我急迫的問着,或許查明瞭她的死,才能弄清楚這一切吧。

“前天晚上小潔帶回來一個娃娃,然後昨天晚上的時候……她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她的身上沒有一丁點的傷痕,法醫鑑定是自然死亡……哎,可憐的小潔,不知道造了什麼孽。或許她死的冤枉,可是這事跟紅綾學姐什麼事啊?”小潔的舍友惋惜的說着,那個妹子還不能從那悲傷之中緩過來,當說這些事的時候,她依舊淚眼汪汪的。

可是那個娃娃……我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想到昨天紅綾給我帶去了一個娃娃,這兩者中間會不會有着什麼關係呢? 當紅綾來到這個寢室的時候,看到了那窗戶上面的血淋淋的字,一個趔趄,差一點摔倒在地上。如果要不是我在她身邊的話,恰巧我把她給扶住了,她現在肯定已經倒在地上了。

“我們已經報警了,紅綾學姐你不要擔心,也許是有人在開玩笑吧。”和小潔同一寢室的那個丫頭像是在安慰着紅綾,看着她情緒這般的失態,她也可能沒有別的什麼辦法吧。

“是啊,我們要不先回宿舍吧。這裏就交給警察好了……”我扶着紅綾,便回到了我們的寢室。

我的東西已經全部被拿走了,所以當進到寢室的那一刻,我竟然心中生出了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彷彿內心深處的什麼東西被掏空了似的。

“遙遙,我快要死了……那血淋淋的字就是小潔給我的死亡通知單啊!你知不知道,曾經我們兩個玩的很好很好,還一起發過誓的,就像是古代義結金蘭的那些兄弟一樣……說要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現在,小潔出事了,她一定是來找我了!”紅綾的樣子看起來特別的嚇人,她把自己縮在牀上的一個小小的角落,身邊用被子把自己給團團的裹住。活生生的就像是一個大糉子一樣。

baby老公耍無賴 平時那個沒心沒肺大大咧咧的紅綾一時間變成這樣子,我也有點接受不了。我身爲她最好的朋友,我一定得救她……

就算這是一個死亡通知單的遊戲,就算小潔想要回來找紅綾索命,達成她們之間的約定。可是終究人死了就是死了,再來找活着的人索命,這就是違背天命的行爲。鬼想要害人,我是道門中人,怎麼會看着這種情況就發生在我的身邊呢?何況那鬼想要害的,還是我最好的朋友的性命……

“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不會讓你有事的。”我將紅綾緊緊的摟在我的懷中,她的臉貼在我的臉上,看着這般憔悴的她,我的心中不知道是有多麼的心疼了。

突然,我想到了那個洋娃娃……我的腦袋裏面不停的回想着何那個洋娃娃對視時候的樣子,總覺得那個眼神特別的詭異。像是裏面還住着另外一個人似的……

小潔回來索命,會不會裏面就承載着小潔的靈魂?

想到這裏,我顧不得再在這裏安慰紅綾,我迅速的跑回了別墅,想要找到那個洋娃娃,然後貼上符咒,將她燒掉,這樣以來,她就是想要害紅綾的命,恐怕她的靈魂已散,也沒了那個能力吧。

給小小發了一條簡訊,希望她可以趕緊的回寢室,看着紅綾一點。我現在要去抓緊時間辦那件事,越快越好。

趁着夜晚還沒有來臨,鬼魂的靈力還沒有那麼強大,我還是可以對付的。如果太陽落山,這事情將會變得十分棘手。

可是,等我到了別墅,翻遍了所有的角角落路,那個洋娃娃……竟然怎麼也找不到了。

事情出的比較急,當我和紅綾離開的時候,我便覺得身後一直有一個東西跟着。當時我的心裏也並沒有多想,壓根就沒怎麼在意這回事。

現在再想一想,莫非……

壞了!

我趕緊撥通了小小的電話,聽筒那邊傳來了小小熟悉的聲音,“喂,怎麼了,遙遙?”

“那個……剛纔我給你發的短信看到了沒?你現在在不在宿舍?”我的心情此刻十分的負責,一方面着急的要死,另外一方面只是期待着事情還沒有那麼糟糕,但願這一切都不要像我所想的那樣。

紅綾,她一定不會有事的……沒準小小現在就和她在一起呢!

“什麼短信啊,你知道的我是手機不離手,剛纔到現在這不就你給我打了這麼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別的就什麼都沒有了……怎麼了,是我們宿舍出了什麼事情嗎?我……”當小小說到這裏的時候,我再也聽不下去了,果然剛纔小小沒有立刻回我的短信的時候,我就應該有所察覺了。

平時的時候,不管我給小小發什麼短信,她收到後總會給我回復幾句話,哪怕就只是回覆一個什麼簡單的笑臉。然而剛纔我只是着急着要去找洋娃娃了,卻給忽略掉了本應該最注意的這一點小小的細節問題。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奔跑到了宿舍,當我爬上我們宿舍樓的時候,我早已經氣喘吁吁的……

“紅綾,紅綾”直覺告訴我那個洋娃娃其實一直跟在紅綾的身後,也便是我所感受到的那一陣絲絲的寒意……

我都快要把嗓子給喊破了,可是仍舊沒有發現紅綾的蹤影。我們宿舍本來就小,我找啊找啊,依舊看不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紅綾,到底去哪裏了?不,應該是那個洋娃娃把紅綾帶到哪裏去了?這一切不正是她所操控的嗎?

這可怎麼辦,我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慌亂的時候,我早就告訴過自己一定要冷靜,可是等到這事情真的發生在你的身上的時候,就會發現有些話對別人說,很容易,可是真的要是自己成爲了當事人,就會變得那般的困難。

“女人,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讓你少摻和這事……你怎麼總是這麼會惹麻煩呢?你平時都喜歡把這種麻煩事往自己的身上攬嗎?”一股冷幽幽的聲音傳來,熟悉之中帶着一股別有的清冷。

錦軒飄在空中,慢慢的落下,將我擁入懷中,聲音刺激着我的肌膚,而他的脣瓣似乎是故意挑逗一般,在我的脣便輕輕的掠過。

怎麼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這般的沒有正行?

不過,他來的正是時候。每一次看到錦軒,我的心中就別有一種安全感,似乎只要有他在,就沒有擺平不了的事情。

他是我的守護神,我的天使。可是紅綾……這事已經不止一次麻煩他了,我再求他,他會不會袖手旁觀呢?

剛纔已經捱了一頓罵了,我實在是擔心再被他給嚴肅的拒絕,然後揚長而去。這完全是那個隨行而爲霸道的再也不能霸道的屍王錦軒大人可以做出來的事情。

“哎!”我輕輕嘆了一口氣,爲了紅綾,我也只能死皮賴臉的再來求他了!誰讓人家比我的本事大呢?

“錦軒……紅綾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的。現在她出了事,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所以……”我的話還並未說完,就已然被錦軒給打斷了。

“所以……這一次,你又想讓我幫你收拾爛攤子,讓我去救你的好朋友,是不是?”錦軒的臉上一副臭屁的了不得的表情。

天吶,要不是我的體內莫名其妙的那一種力量無法控制,而且再加上現在我着實不知道紅綾被那附身在洋娃娃體內的小潔的鬼魂帶去了哪裏,不然的話我纔不會這般的求他呢!

這隻會讓錦軒這個自大的殭屍越來越在我的面前囂張跋扈,認爲自己是多麼了不起似的!

然而仔細的想一想,好像人家錦軒卻是又那個了不起的資本呢!

“對,錦軒大人的確聰明!那麼說,你幫還是不幫我?”紅綾的生命危在旦夕,我害怕因爲自己去的晚了,而把她給害了,所以內心格外的着急。

要是錦軒不幫我,我只能求助顧之寒了,我相信暖心的師兄肯定不會像錦軒這般的……無理取鬧!他是一定會幫我的!

“幫啊,不然等着你再去找你的顧哥哥嗎?哈哈……不過,我是有條件的,這條件你懂得……今晚我們開發一個新的姿勢好不好?”錦軒的眉頭上挑,露出了一個特別天真無邪的笑臉。

老天知道我看到他這一副欠打的臉的時候,內心是怎樣一番掙扎的表現。

“好!”錦軒這腦袋裏面每天都在想什麼啊!難道屍王大人每天都這麼的……無所事事嗎?難道他都不用着急墨淵對他的敵視嗎?難道冥王的位子現在他一點都不在乎了嗎?

“哈哈……這才乖嘛!女人,以後你的世界裏只能有我一個人……顧之寒,你就忘了他吧。”我實在搞不懂怎麼這個時候,錦軒又在我的面前提到了顧之寒?

自從從老家回到了學校之中,我和顧之寒之間就真的沒了多少聯繫……雖然在一個學校,可是也沒見過幾次面。只是偶爾的時候發個短信一樣……

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我真想不通錦軒到底在想什麼?

“錦軒,你這每天都在想什麼啊?”我糾結萬分,敢情他每天都這麼清閒嗎?當然,我的言外之意是希望他可以多多操心一下冥界的事,我的事不用這麼操心外加如此關注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