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02 Views

在羅宏義疑惑目光注視下,他的手中出現了那枚招魂鬼戒,輕輕一點,黑煙瀰漫,化為一片黑壓壓的烏雲,天色更顯暗淡。

Written by
banner

… 烏雲壓寨,陰風陣陣,一股極致陰寒的氣息漸漸瀰漫在峽谷深處。

一條條黑氣像是蛟龍般在烏雲中興風作浪,若隱若現間有巨大的不似人類的身影顯現,巨大的頭顱不時探出,轟隆隆地面震動。

可怕的豎瞳釋放出讓人心驚膽寒的氣勢,鬼影森森,長舌鬼吐出了鮮紅的長舌,斷腿鬼在地面上向前爬動著,無目鬼睜著一對血窟窿,更讓氣氛變得可怕……種種可怕的鬼頭鬼影在烏雲中湧起。

這是陰司之物出世,所帶動的百鬼夜行的外物顯化。

銳光一閃,黑色大刀斬斷烏雲,高大七八米的稻草人走了出來。

「這是……靈神鬼神之類的陰司傀儡?」

羅宏義眉頭輕蹙,再次看了司徒易一眼,「果然,之前的傳聞是真的,你不單是武術槍技之高手,竟然還涉及到了奇門玄門一道,玄門奇門與武術兼修,竟然都到了地級的程度……」

看著眼前猶如一座小山走來的巨影,每一步落下,都讓空間地動山搖。如此龐大的身軀,竟然是有稻草編織,暗紅色的線條遍布全身,宛如人體經脈,黑色陰氣緩緩流動著。右手提著數丈長的黑色大刀,刀身漆黑,刀刃上亮光閃爍,冰冷的陰氣撲面而來,所過之處,似乎連空氣都被凍結了,溫度極速下降。

這明顯就是陰司鬼物,而且絕非天然形成,必定是以人力煉製而成,有玄門傀儡術、金鐵巨人、力士等物都有相同之處。

這種東西都很難煉製,威力奇大,而且幾乎是不死之身,就算是武術高強者遇到這種東西也會頭疼三分,司徒易竟然已經能煉製這種級別之物,看來他在玄門奇門一道的造詣遠比自己等人想象的還要深得多。

他不由更深深看了司徒易一眼,這小子隱藏的真夠深得,以槍術高手的面目示人,誰能想到他在陰陽玄門之術的造詣會那麼深?

「嘭!」

刀光凌厲,快如閃電,鋒銳的刀刃似乎連同空間都劈成兩半。作為煉製的鬼物神怪,草頭神對於主人的命令執行的不折不扣。雖說草頭神實力不弱,甚至能夠帶給地階宗師不小壓力,但是司徒易卻是煉製者,心念一動,便能夠掌握全部情形,這就是陰陽道的鬼引之術的霸道之處。

巨大黑色長刀,橫貫空間,刀刃上光亮刺眼,綻放出的寒光,一頭一頭鬼影像是倒灌下來的瀑布,飛流直下蜂擁著向著羅宏義俯衝下來,密密麻麻似乎將這位大名鼎鼎的地榜高手鯨吞吃掉。

有關這種靈神、鬼將、神兵天降之類的護法的煉製情況,羅宏義僅僅聽說過而已,江湖傳聞,某些玄術奇門一道高深的大師,以煞氣陰氣結合香火之氣,再輔助以複雜的手段,所煉製出的一種強大的鬼物神怪。


其它的妖鬼護法他從未見過,單說眼前這頭,以稻草人為主體的怪物,祂氣息如海,巨大內斂,全身的陰冷氣息凝聚,高達七八米的巨型身軀,雙腳沒入黑氣之中,由於烏雲相連,陣陣陰氣流動湧入草頭神龐大身軀中,連成了一個整體,實力又強大幾分。

「以法尊榮,無耀金身,千極變。」

一輪劇烈的金鐵交鳴之聲在羅宏義身上升起,璀璨的金光中,他的身體竟然在快速拔高,從一個矮胖的身形,在漫天的金色光輝中一寸一寸的增高,轉瞬之間,就變成了一個身材高大、健碩的男子,他頭頂快速生長出了頭髮,卻不是烏黑的髮絲,而是金色的頭髮,每一根都散發出金色的光澤。

仙佛群影,天兵、天降、行者、羅漢各種真身浮動四周,陣陣金戈鐵馬的顫鳴之聲,厚重神聖的金光直接從烏雲之下,重開了一片世界。

空間被生生的分成了兩個世界,一半是百鬼夜行,鬼哭狼嚎,另一半卻是金戈鐵馬,神兵天降。

冰冷的陰氣與神聖的金光,像是兩隊訓練有素的軍隊,不斷碰撞,相互糾纏,互相湮滅,纏繞在一起,激蕩起一片翻湧的巨浪。

「天執!」

金光湧起,羅宏義已然變成了一個身材高大雄偉的梟雄人物,他身上升騰起一個巨大的光影,金光護體,光輝閃爍,看上去是用純金打造一般,金甲之中,隱隱可以看到無數奇特的符篆。

上面不僅僅有佛門的經咒,中間還大量摻雜著各種道家的符文咒印,甚至是真言符籙,很顯然,這些年,羅宏義已經走出了自身的道路,開始佛道兼修起來。

甚至,他也已經不是純粹的武術高手了,中間混雜了大量的玄門奇門一道的咒印法訣,更類似於玄門神打一樣的功法,只不過他是借用符文咒印以天地之力加持自身,所產生一種奇異能量的威力。

在羅宏義身後那巨大金甲神將的尊榮金身,伸出一隻金色手掌,向著天空一擎,要將鎮壓下來的烏雲撐上高空。

剎那間,一道明亮之極的光球爆炸開來,璀璨的光亮噴薄而出,刺眼的光線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耳邊同時響起如雷般的轟鳴聲,雷聲滾滾,混亂的氣流將空間變成了狂怒的大海,讓人感覺到自己就像是顛簸的小船,隨著巨浪被高高拋起,然而摔下,不知何時最終傾覆於海面之下。

在司徒易平靜的目光中,高大的草頭神直接被碾壓粉碎,但隨即陰氣匯聚,破碎的稻草人又在漫天中聚攏而來,黑氣像是一條條巨蟒纏繞龐大身軀,破損的地方很快被修復完畢,沒用多久,就又完好如初。

然後,在司徒易的身後,第二個稻草人從漫天陰氣中走出,接著是第三個稻草人也顯化了出來……祂們的身形都急速縮小,轉瞬間就與平常人的身形一般大小,與之前被打碎后重組,氣息顯得萎靡的那個持刀稻草人站在一排,一雙雙幽深的眼睛盡皆都看著羅宏義。

「可以了,你有資格走進峽谷。」雖然還有手段沒施展出來,地級宗師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尤其是羅宏義這樣能夠在一郡之地排名第五的人物,一方勢力的頭目,但他還是停下來了,羅宏義看著司徒易苦笑著道。

如今,羅宏義承認小看了對手,甚至司徒易都沒有親自出手,只是動用了招魂戒指,釋放出草頭神。

當然,並不是說,『尊榮金身』羅宏義打不過草頭神,他終究是老牌的地階宗師,斬殺草頭神都是正常的事情。可是這需要時間,短時間內,草頭神可以纏住他,而身旁還有一位年輕宗師虎視眈眈,繼續下去,完全沒有必要。

司徒易向著羅宏義點頭示意了一下,沿著閃開的道路走進了幽靜的峽谷。

… 雖然司徒易沒有與羅宏義接觸過,但也聽說過其過往,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位地方梟雄豪強,完全沒有必要與其交惡,再說雙方之間並沒有什麼直接的衝突,對方也是承人之請,並未有過分的舉動。

「這樣的人物,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鬼知道還有多少底牌,還是不要得罪為好。」望著逐漸消失在峽谷中的背影,羅宏義低聲道。

如此年紀便有這般的成就,將來再進一步,並非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說成功率非常大。

……

不理身後羅宏義這邊的想法,司徒易走進了峽谷中。

頭頂一線天,通道並不算大,寬只有兩三米,僅供一兩人同行而已,此刻夕陽越來越靠近地平線,光線更為暗淡。

這條峽谷隱秘在山谷之中,長度好幾千米,裡面卻是別有洞天。

轟鳴的響聲遠遠就能聽到,崖壁上,像是一條白布匹練的瀑布,奔涌而下,好似萬馬奔騰,一頭扎進了下面的水潭中,濺起漫天水花。

水潭向外流淌,匯聚到像是鏡子般平靜的小湖泊中,波光粼粼,倒映著天空彩霞,夕陽西下的餘暉,映襯的這片世外桃源美不勝收。

就在小湖泊旁,一位老翁垂釣,靜靜的坐在湖邊。

人、湖泊、天空、大地、山林,交融融合為一體,成為一幅自然風景畫,生動,和諧,美不勝收。

司徒易看到那位老翁的背影,腳下遲疑了一下,眼眸微縮,像是發現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震動了下內心,但很快平息了下來,司徒易邁開腳步,堅定的步伐向著那邊走去。

「嘩啦啦!」

平靜的水面突然被推開,從幽靜的湖泊中伸出了一顆猙獰的頭顱,長牙尖嘴,閃爍寒光,尖銳的長喙,鋒利的可以將鋼鐵咬穿。頂著像是寶珠般鮮紅的肉瘤,閃爍著奪目的光輝,如同紅寶石般,光芒讓人陶醉,好似房子般巨大的身軀爬出水面,黑褐色的鱉殼上刻畫著奇形怪狀的圖案。

爬出水面的怪物,竟然是一隻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黃金色巨鱉,一對籃球大小的眼睛,目露凶光,黃褐色的眼眸涌動著可怕野性。龐大的軀殼,厚重寬廣,釋放出的可怕氣息,像是波濤拍打著岸堤,響起了沉悶的轟鳴聲。

司徒易腳步一頓,望著這頭龐然大物,小山般的巨鱉,眼眸深邃可怕。

前世曾有『千年王八,萬年龜』的說法,雖說這世天地資源豐厚,各種生物更加強大,但是能夠長成這般巨大的體型,絕非凡物,尤其是黃褐色眼眸中閃爍著人性化的光芒,顯然在漫長的生命成長過程中,開啟智慧,誕生思維。

只見凶光涌動的巨大瞳孔,冷漠的看了一眼司徒易,然後爬到老叟的面前,將嘴裡的大魚像是獻寶似得扔到了他的面前。

老叟撫摸著巨鱉的腦袋,轉過身,露出了清晰的模樣。

白髮如雪,鬍鬚似霜,蒼老的面容,臉上爬滿了皺紋,像是歲月印刻上去的,刀刀深刻。衣著普通,披著破舊的蓑衣,好似漁家老翁。只是那雙好似夜空星辰般明亮的眼睛,宛如穿越黑暗夜幕的流星,又似穿過了漫長的時間,布滿了歲月了經歷,深邃的讓人不由的深陷其中。

「見過老爺子。」司徒易微微躬身,道。

老叟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面容慈祥,右手撫摸著巨鱉的腦袋,笑道:「你猜出來了?」

「歸藏『榮興安』這個名字,清河郡恐怕真沒有多少人不知道。」司徒易道。

名列大隋朝《地榜絕世宗師榜》十八位,更是在清河郡地階宗師分榜上排名前二,兩大絕世大宗師之一,歸藏『榮興安』榮老爺子的名號實在是太響亮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麾下妖寵地級妖獸『金龍鰲』,同樣實力可怕,僅從釋放出的狂野凶性氣息上,便能看出一二。

歸藏『榮興安』,出身榮家,家族紮根清河郡數百年,早已名揚四海,勢力強大。

自幼天賦過人,年輕時便在清河郡闖出不小的名聲,十七歲就名列潛龍榜。背靠著家族實力,各種地華天寶,典籍資源傾斜之下,三十歲便成為地階宗師,當時在清河郡轟動一時。

然而,成就不凡,卻沒有讓榮興安停下腳步,相反他的傳奇之路才剛剛開始。

三十歲離開家族,闖蕩大隋朝,幾乎走過了大半個王朝疆域,在外闖蕩十年後,重新回歸。

帶回妖寵地級妖獸『金龍鰲』,更是引起巨大轟動。經過十年磨練,自身境界更進一步,連麾下妖寵也是地階,聲望暴漲的同時,在地榜上排名大幅提升。

後來歸藏『榮興安』成為地階巔峰大宗師,又過去了幾十年,其修為早已經深不可測,更是躍上了《地榜絕世宗師總榜》,排名第十八位,與清河郡第一世家慕容蒼山並列,被稱為『清河郡兩大擎天巨柱』。

玄門奇門一道高手,擅長古代羲王傳下來的神龜玄武甲文演變出來的《奇門遁甲之術》,招式神出鬼沒,變幻莫測,讓人無跡可尋,難以琢磨。

年過七旬,下放家族大權,隱身幕後,很少走動,想不到會在這裡遇到他。

司徒易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疑問,「到底是誰?擁有這麼大的面子,不但請來了『尊榮金身』羅宏義,現在連歸藏『榮興安』都現身了,單憑慕容世家可能還不夠這個面子……」

慕容世家是清河郡第一世家毋庸置疑,慕容蒼山更是絕世大宗師之一。但是『歸藏』榮興安身份地位與慕容蒼山相當,顯然單憑慕容世家的能力,做到這裡真的很難。司徒易懷疑,在慕容世家背後還存在著一尊大神,空白黑色拜帖恐怕就出自對方之手。

請動慕容世家的拜帖,讓自己不能拒絕,現在連多年歸隱的『歸藏』榮老爺子都現身了,以一己之力能夠請動清河郡兩大擎天支柱,這拜帖的真正主人能量實在是大。

只是沒見到隱藏在幕後的人物,司徒易還不能做出判斷,但已見深不可測。

… 「呵呵,看來是我的老夥計暴露了。」榮興安拍著金龍鱉的腦袋,笑道。

一聲悠長的龍吟響起,穿透力十足,湧入腦海中,司徒易感覺到地面顫抖,片刻功夫才平靜下來,目光增添了幾分凝重,看向老老實實趴伏在歸藏榮興安身旁安安靜靜的巨鱉,心中暗想著。

「據傳榮家老爺子身邊一直跟著一頭巨鱉,乃是龍族異種,聲如龍吟,看得出是有幾分不凡。」

「早就聽說清河郡崛起了一位青年天才,年方一十九歲便成一代宗師,地榜有名,連斬本郡兩大黑榜強者,少年英才,令人驚嘆。你獨自將清河郡地階強者年齡提前了幾乎十年,我在你的年齡,還只是一個仰望地階的小人物,歲月不饒人,眨眼間就老了。」歸藏榮興安低沉的聲音說著,明亮的眼眸滿是感懷與回憶,爬滿皺紋的容貌真的老了。

應該是感受到主人的情緒,金龍鱉輕輕用大腦袋拱著,像是在安慰一般。

「人老了話就變得嘮叨了,老夥計,幸好還有你陪著我。」寬厚的手掌輕輕撫摸著金龍鱉的腦袋,榮興安笑聲道。

司徒易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站著。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讓我老頭子見識一下清河郡歷史上最年輕的地階宗師的實力。」緩緩轉過身來,並不算高大的身軀就像是蘇醒的老虎,虎嘯山林,空氣震蕩,洶湧的波濤如翻滾的氣浪,打破了山谷的平靜,狂風大作,雷鳴陣陣。

「請前輩指教!」

面對地階巔峰絕世大宗師,司徒易不敢半點放鬆,哪怕榮興安未曾出手,就感受到可怕的壓力如山嶽沉壓在肩膀上,步履艱難,無法移動。

清河郡兩大擎天支柱和其他地級中人不同,那是橫貫在清河郡的兩座大山,早已經難以逾越,根本不是一個層級的人物。

有他們在,就再無其他人的立足之地。

卻見榮興安面前擺著一副殘局,棋子黑白分明坐落在棋盤之上,他一掌拍在棋盤之上,立刻嘩啦啦一聲棋盤上黑白分明的棋子被震蕩到半空之中,立刻棋子轉動、翻滾,點點銀光從黑白棋子透出,一條條銀絲在空氣中延展伸長,連接上九天銀河,以及半空中翻滾的黑白棋子,漫天星辰,牽引下來的無暇的星辰之輝,匆匆墜入凡塵,迅速降落在地面上。


黑白棋子懸浮坐落,光亮蔓延拉伸,從米粒大小,變幻化為高大的身影。全身星光纏繞,如同白銀打造的傀儡戰偶一般。普遍身高一丈有餘,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面容清晰可見,像是活生生的活人,連細節之上,也區別不大。手中十八般兵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各種兵器,寒刃閃爍,奪人心魄。

撒豆成兵!

奇門一道的神奇道法,以強大的手段封印敵人的魂魄,剔除血肉之軀,囚禁於特殊金屬之中,以道法催動,幻化為強大的兵卒護衛,這在奇門一道中並不罕見。

說起來非常簡單,但製作起來相當麻煩,而且能力不同,境界不同,對於道法理解不同,創造出來的自然也有明顯的差距。

這本算不上非常隱秘的道法,在榮興安手中卻以黑白棋局施展,釋放出璀璨的光彩,直接引動天穹之上星辰之光,轉化而來的成兵更為強大。

隨手一揮,棋局顯化,近百銀色人形兵器顯形,竟然組成一方殺陣,如洶湧的潮水猛烈的衝擊而來。

陰陽道之猛鬼印章!

司徒易耗費不少精力,先以百年老墳的屍泥汲取地陰之氣和陰氣混合,鎖住濃重的屍氣,再與他本身九陰之脈的血液混合製造出的猛鬼印章,而後打入斬鬼飛刀,經過血印之術刻印上去,創造出的這件凶上加凶的道具,第一次顯露出其強大的威力。

一道黑煙飄起,地陰之氣與陰氣混合,有蘊含著濃重的屍氣,最後最後加上九陰之脈,噴吐出冰冷的氣息,與星辰光幕碰撞在一起。

山谷劃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區域,一面是陰暗可怕,另一面卻是銀光璀璨。

一個可怕的鬼頭從黑煙中鑽出,陰暗的天空顯得更加詭異,長長利齒在黑暗中,像是匕首一樣鋒利,吐出的鮮紅的舌頭,如同射出的子彈洞穿空氣,發出尖銳的破空聲。

第二頭,第三頭……

從黑煙之中,越來越多的鬼頭出現,沒有人任何的混亂,在一個惡鬼將軍的統帥下,整齊的像是軍隊般,列出了完整的陣型,影響了銀色人形兵器。

殺聲震天,猶如兩隊精銳的士兵,碰撞在一起,像是火星撞地球,猛烈的爆發了起來。

司徒易沒有精力關注戰場上的碰撞變化,榮興安又出手了。

「乾坤震巽,艮離坎兌,畫地為牢,九宮八卦!」

靈活的指訣,引動著天地能量,一條條蘊含天地大道,暗含天機的線條勾勒出來,形成複雜的陣圖,將山谷空間籠罩了起來。

瞬息間,煙霧涌動,視線受阻,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似乎連為了一體,難以區分開來。

天地八門洞開,九宮卦圖浮現地面,頭頂八卦,腳下九宮。

九宮八卦陣,畫地為牢,封鎖了山谷,無形的鎖鏈抽出,靈動的像是活物一般,向著司徒易身體纏繞而去,每一根都好似白銀打造,表面泛起如水的光澤。道法衍化為一道道線條,在鎖鏈表面浮動,有效的提升了鎖鏈的力量與壓力。

一旦纏繞在身上,司徒易都不能確定自己能否順利的脫身。

這就是像是一個死結,鎖鏈捆綁身體,必須消耗力量掙脫束縛,但銀色鎖鏈無窮無盡,一直到能量徹底耗盡,恐怕都難以脫身。

『嗖嗖!』

靈活的鎖鏈像是鞭子抽過空氣,響起了一陣氣爆聲浪,準確的尋找到司徒易站立的位置,像是捕捉獵物的蟒蛇般纏繞上去,直至獵物徹底窒息。

「啪!」

一道鎖鏈纏繞上去,結果卻是一聲輕響,身形破裂,竟然只是一道幻影而已。司徒易的真身卻在數米之外出現,眉頭緊皺,目光如電。

… 陰陽道之移形換影!

奇門一道中,幻影門的不傳秘法,門派日誌中記載,修鍊到最高層次,可以化身七八幻影,身形往返於幻影之間,讓人難辨真假。當初,司徒易幹掉那個幻影門門主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功夫,出動鬼王,才將對方殺死,而且那位門主僅僅修鍊到第三重而已,可以幻化三重幻影分身。

眾多鎖鏈揮舞之間, 時間的沙漏,流不走的是曾經 ,外表不差分毫,氣息相同,站在那裡,就像是複製出來的一樣,看不出任何的不同。

《移形換影》,司徒易以陰陽道之法融入其中,已經修鍊到最高層次,比起前世幻影門出現的最強天才更加可怕,一片空間中,身影零零散散,出現了好幾十個,每一個氣息相同,都如同本體一樣,根本尋找不到任何的區別。


「盛名之下無虛士,年輕不大,卻闖出了一片天地,的確有幾分手段。不過,這樣就想騙過我,想的太簡單了。」 生擒厚愛:冷傲boss追妻記 ,手上動作卻是不慢。

「天地八卦,九宮奇陣,八門齊開!」

黑白棋局流轉,排兵布陣,一顆星辰突然墜地,轟入山谷之中,可怕的衝擊力,像是奔涌的大江大河,星辰之光宛如九天瀑布衝擊下來,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威猛聲勢,傾斜而下的龐大力量,迅速壓垮了山谷。

天地混沌,八門齊開,空間變成了咆哮的海面,洶湧可怕的巨浪拍打在司徒易身上,八條銀色天河從大門沖入,沿途所過之處,幻影分身紛紛破碎,司徒易身影彷彿憑空消失了,一片銀輝之中,未曾看見他的身影。

八條天河匯聚在空間中心,猶如升起了一輪銀色太陽,好似明亮光線一般的波動,震蕩波紋,湧向了四面八方,劇烈的漣漪之中,司徒易身體震了出來,目光如電,手握槍柄,槍尖向外,滿臉嚴肅。

歸藏榮興安實力恐怖,司徒易使用種種手段,都沒有衝破九宮八卦陣與畫地為牢的封鎖。

「就是這樣了么?不用槍對得起『槍王』的封號嗎?拿出你真正的實力,給老頭子看看。傳聞年輕一代領軍人物,最年輕的地榜宗師槍王『司徒易』將來有沒有代替我們的資格?」歸藏榮興安微笑著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