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1 Views

「有。」凌空看了她一眼,道:「那位公主歷經生離死別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決定跟所愛之人在一起,但他們註定不得善終。若是你呢?若你是那位公主,你是想要忘卻那人成功歷劫,還是寧願與心愛之人相守到老?」

Written by
banner

「那當然是相守到老啊!」朱鸞毫不猶豫道,似乎這個題目根本沒有選擇的必要。

「你想清楚了,若是最後能拋下凡俗的一切,便能涅槃成功,得到永恆的青春和壽命;而若是選擇跟凡人在一起,便只那短短的幾十年歲月,最終還不定能得圓滿。值得么?」


「有什麼值不值得的?」朱鸞似乎覺得這個問題很奇怪,「古人不是說過只羨鴛鴦不羨仙嗎?由此可見成雙成對比成為仙人好多了!更何況,如果沒有了所愛之人,就算那位公主歷劫成功,那她得到的只能是永遠的相思與寂寞,這才是最痛苦的!」

凌空看著她神采飛揚的模樣,輕輕笑了一聲,俊美絕倫的容貌在裊裊茶煙的氤氳中,顯得格外柔和……

既然如此,那便如你所願!

哪怕,放棄這個任務…… 「京城真是熱鬧啊!」

半長的碎發隨意披散著,一身半舊的灰色外袍半開,露出白色的裡衣,腰間掛著一個黑色的酒葫蘆,手裡拿著一柄樣式古樸的劍。

看起來平平常常甚至帶著幾分落魄,然而一對上那人俊俏白皙的面龐,對上他神采奕奕的雙眸,平常便變成了瀟洒,落魄則成了不羈。

他笑容滿面且帶著幾分驚嘆,似是感概於京城的熱鬧繁華。

原止!

朱鸞本來興緻正好地逛街,見到那人後立刻煞白了一張臉。

這一世,好多事情都跟上一世不一樣了,凌空成了皇后的親子,那個洛妃也沒有出現,其他皇子被凌空壓製得抬不起頭,連反抗的念頭都不敢升起,更別提暗殺了,自然也再不會有凌空中毒這樣的事情發生。

朱鸞原本以為,原止這樣的人也不會再出現了,誰知現在竟然會在京城見到他!她永遠都不會忘記上一世是誰用強悍無比的力量砸碎了她的全部防禦,然後將她打成重傷的,若不是他,她的秘密不會暴露,也不會跟凌空一起死掉!

她對原止怨恨至極,卻也明白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擔心被他看穿身份,朱鸞後退了一步,而後匆匆轉身離開。

但是晚了,原止已經看到她了,他眼睛一亮,朝著那道紅色的身影追了過去。

朱鸞自以為離開了那個人的視線,誰知一個拐角,就見原止站在她前方,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朱鸞嚇了一跳,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姑娘為何見了在下就跑?莫非,在下長得真那麼可怕?」原止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疑惑,不對啊,自己明明長得挺好看的!

朱鸞原本轉身想逃,聽了這話卻愣了一下,莫非……他看不出自己的真身?

發現這一點的朱鸞心中一喜,立刻冷靜了下來。她仔細觀察著原止的神色,心中越來越安定。原止看不出自己的真身,就代表著他沒法針對自己,自己的半妖之身只要不被發現,大晉就會一直站在她這邊,就算原止是靈山來的修者,也拿自己這個大晉的郡主沒辦法。

想到這裡,朱鸞稍稍抬了抬下巴,露出一貫囂張跋扈又高傲的神色,「放肆,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值得本郡主跑?」

「原來是郡主啊!」原止像模像樣地拱了拱手,神色卻熱切了幾分,「方才是在下失禮了,不知道在下有沒有這個榮幸,請郡主吃頓飯,以示歉意!」

朱鸞聽了這話,面色有些怪異,冷冷道:「沒有!」說罷轉身便走,那麼討厭的一個人卻沒辦法教訓一頓,真是可恨!她必須趕快去找凌空,讓凌空教訓他一頓。

沒來由的,朱鸞就覺得凌空遠比什麼靈山的修者要強悍得多!

見到朱鸞走了,原止卻沒有追上去,反而晃了晃腦袋,輕嘆一句:「美人啊美人……」

他確定像這樣的美人他若是見過定然不會忘記,可是他在這之前明明就沒有見過朱鸞,更不可能跟她有什麼恩怨了,可是為什麼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充滿恨意與敵意?

罷了,美人不樂意,他就再找別的,這天下,還大得很吶!美人,自然也是很多滴……

朱鸞立刻去了太子宮,彼時凌空正坐在書房處理政務,鏤空雕花的窗戶大大敞開著,他低頭看著案上的摺子,神情專註認真。

朱鸞看著這一幕,心中便安寧了下來。

朱鸞將她在街上遇到原止的事情說了,凌空聞言,將她因為奔跑而變得凌亂的髮絲理了理,道:「不用在意他,我已經將你體內的半妖血脈封住了,從今以後,再也沒有人能拿你的半妖身份對付你。」

朱鸞本來因為凌空為她整理髮絲的動作紅了臉,聞言她陡然睜大了眼睛,心中巨大的欣喜和激動令她怔愣在了原地,她看著凌空不以為意,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小事的神色,看著他那黑鳳翎一樣好看的睫毛動了動,那雙墨黑的眼睛認真的神色,不禁彎起了唇角,燦爛地笑了……

三日後,皇帝在御花園中遇到了進宮陪伴公主的楊小姐,不知為何竟覺得她溫柔嫻淑且有母儀天下的風範,甚至在凌空面前提了幾句,言到若是太子選妃,這楊小姐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凌空沒想到那根紅線還能對其他人產生作用,為了促成他跟楊小姐也真是煞費苦心。僅僅是一個月就能影響帝王的決定,若是再過些時日說不定皇帝連他的意見都不會問就直接賜婚了。

於是他當即打斷皇帝對楊小姐的話題,直接提出要娶朱鸞郡主,這是上一世便承諾過的。

皇帝果然面露遺憾,但是他這個時候和楊小姐的接觸還不深,縱使對她有些好感,也不會因此獨斷專行不顧兒子的意見,更何況這還是他最優秀的兒子。

於是便直接在御書房擬了賜婚的聖旨。

凌空站在一旁看著元烈書寫聖旨,忽然開口道:「不過楊小姐確實是溫柔賢淑,聰穎過人。」

元烈一聽以為兒子忽然改變心意了,筆下一頓,卻聽凌空道:「不過我註定是要辜負她的一腔情意了,但楊小姐這樣好的女子,應當配一個真心待她的良人才是。」

原來是想趁早將人嫁出去,以絕後患,元烈心中暗暗道,面上卻一派威嚴肅穆之色,「皇兒可有人選?」其實皇兒就是最好的人選,天底下除了他的太子,還有誰稱得上良人?元烈自豪地想。

被太子多年來的成績震的麻木了的人心裡大抵都是這個想法——誰能比得上太子?

「兵部侍郎家的公子。」從十五歲到現在,楊小姐追了他五年,雖然他從未動過心,卻也將這個痴情的女子記了下來,而兵部侍郎家的嫡子他看過了,相貌在一眾貴族子弟中雖然自能算普通,但才學品性皆可,她嫁給過去后,就算不能幸福,也絕對不會受委屈,而他能做的,就這些了,再多,他不會給也給不了。

太子和朱鸞郡主的婚事的在眾人的預料中十分隆重地辦了起來,然而就在成婚的前幾日,太子卻病倒了!

這消息可絕對不亞於叛軍忽然兵臨城下!畢竟太子出生到現在二十多年,從來沒有生過病,身體好得不得了,怎麼在成婚前幾日就病了?而且,病的不是一般的重!

按規矩,新人在成婚的一個月前是不能見面的,但朱鸞得知太子病重的消息后,立刻就將那些規矩扔到了一邊,趕去了太子宮。

為了就近治療,所有的太醫都遷到了太子宮,此刻那些御醫們正小聲地討論太子的病情,但從他們面上的愁緒來看,情況並不怎麼好。


太子宮中瀰漫著一股濃重的藥味,明明是夏季,但宮中卻窗戶緊閉,還擺上了火爐,再加上那些太醫滿臉的愁色,太子宮的氛圍更加凝滯而沉重。

見到眼前這一幕,朱鸞怔了怔,胸口處忽然傳來窒息般的痛楚,這樣的畫面,與上一世凌空身中劇毒何其相似?

走進太子寢宮的時候,凌空正坐在軟榻上看書,他明顯瘦了很多,明明是夏季,但他身上卻裹著厚厚的棉衣,旁邊還擺著兩個炭爐。

時光不老,與君靜好 ,凌空抬起頭,沖她淡淡一笑,道:「你來了。」

朱鸞眼睛一酸,險些落下淚來。她走到凌空身邊坐下,有些哽咽道:「前些日子明明還好好的,怎麼突然……」

她頓了頓,繼續道:「太醫怎麼說?」

「是一種怪病,太醫也沒有辦法?」凌空道,眼底波瀾不驚,似乎對自己的病情毫不在意。

「那……那原神醫呢?原止來京城了,有原止在,肯定能請到他的!」朱鸞最厭惡的人非原止莫屬了,然而此刻為了凌空,她甚至願意去求他!

「不必了,我的身體我很清楚,再過些時日,就能好了。」


朱鸞心裡十分清楚凌空是在安慰她,若真的過些時日就能好,那些太醫何至於愁眉苦臉?

然而凌空做下的決定是沒人可以輕易改變的,朱鸞也一樣,所以最終她也只能不舍地離開太子宮,決定明天一早再來看他。

朱鸞走後,凌空繼續看書,但心思顯然沒有落到書上。

原本的劇情是個很俗套的故事,男主身患絕症不久與世,他害怕在他死後女主為了他殉情,便假裝移情別戀,甚至為了讓女主死心多次攬著新人羞辱女主……

這種以長痛不如短痛的借口安慰自己,自以為是為對方好的行為,在凌空看來卻是愚蠢之極。因為他始終將自己放在第一位,卻從來沒有想過,若得了重病的是對方,若對方也以這種自以為對他好的方式對待他,那他心裡又是什麼想法,所謂的長痛不如短痛,就真的是他以為的那樣嗎?不過是自以為是罷了!

「宿主,現在怎麼辦吶?」小空顯出身形,看著宿主如今瘦成一把骨頭的樣子,心疼死了,「那些人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對您呢?」

凌空聞言安撫地摸了摸它的小腦袋,道了一句,「無礙。」

任務要求是與女主三世情深,卻也是三世折磨,若是女主不曾愛上男主,便不會為他吸|毒,也不會暴露真身陷入死地,若女主不曾愛上男主,也不會在男主自以為對她好的步步緊逼下自絕而亡,直到返回仙界得知真相后傷心欲絕,即使涅槃成功也無法擺脫陰影,而女主卻無法像那些人期待中的一樣,將之一劍斬殺,本來只是女主歷劫工具的男主,成了女主一生的心魔。所以說,他是她命里的劫數。

劫數有了,便有了歷劫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那些仙人們必然會安排女主再一次下凡歷練,以達到再一次涅槃重生的目的。而這個,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本來凌空老老實實地照著劇情走,便不會受今日的這番罪,但他偏偏想與之對著干,甚至想要給女主一世安康,這便阻擋了那些仙人讓女主下凡歷練的目的。

於是本來對於輪迴者來說,本來僅僅是做做樣子的病痛,成了真正的懲罰!這是他沒有按照約定好好完成任務的代價,辛苦三世,但頭來不但得承受病痛的折磨,沒有回報,而且還可能會因為任務失敗被倒扣經驗值而跌落境界!

然而凌空並不後悔這麼做,他既然已經問過了朱鸞的想法,知道她對於幸福的希冀遠比永恆不老更加強烈,且做過了承諾,就一定會做到! 九天之上,身著藍袍的仙人沉著臉看著面前的水鏡,水鏡中映出的,是一個黑髮青年的身影。

「你們輪迴空間的人真是好的很!」那藍袍仙人嘲諷地吐出這句話,目光冰冷如霜。

「有什麼問題嗎?」水鏡里的黑髮青年似乎還沒有搞清楚情況,疑惑地問。

「有什麼問題?你難道不知道?」藍袍仙人想起這件事情就一肚子的火無處發泄,「當初的約定是,你們輪迴空間派出一個人作為朱鸞歷劫的工具,而我們仙界,則允許你們在此界設下據點,現在呢?你們派來的那個輪迴者不但搗亂了命盤,捏出了一個本來不該存在的太子,如今……他竟然還想要阻斷朱鸞歷劫的機緣,讓她跟一個真正的凡人一樣在凡間老死!你說,有什麼問題?」最後一句語調上揚,顯然已是怒極。

水鏡里的青年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不急不緩道:「稍安勿躁。不是我們輪迴空間的人出了問題,是你們的問題。本來,你們安排的那個未來就有問題,按照那個未來預兆做出來的劇情大綱自然也是有問題的。凌空這麼做是糾正,他不但沒有錯,反而有功!」

「有功?呵呵……」藍袍仙人冷笑一聲,「我只知道他阻了朱鸞歷劫涅槃的路!」

「你們的想法錯了!境界的提升是自身對於自然大道的感悟,朱鸞三世的情劫雖然對於她而言的確有幫助,但兒女情長終究只是小道,若你真的希望她能涅槃成功,更進一步,就不應該逼她使用這種斬斷情絲的方法來得到晉陞的機會。凡是有靈的生物,就有七情六慾,這是自然之道,是自然賦予你們最寶貴的東西,你們硬要朱鸞將情絲斬斷,這與那種機械文明製造出來的機器有什麼區別?」青年的表情和語氣都極其認真,彷彿是真的為了他好。

「可朱鸞公主走的是無情道,只有徹底斷情,才能真正晉陞!」

「可是無情道是一條有缺陷的大道,你們若是真的為了朱鸞著想,就不應該讓她走這條路。」青年義正言辭,「如果你們仙界需要無情道方面的人才的話,我們輪迴空間可以提供最高機械文明的機器人,他們的實力不亞於你們的大羅金仙,而且絕對無情且忠心……」

青年還未說完,面前的鏡像就消失了,顯然是對方十分不禮貌地中斷了通訊。

他此刻站在輪迴空間的星海中,周圍全是散發著點點光輝的各種任務球,面對被切斷的通訊,他卻一點兒都沒有生氣,眼睛一眨,面前就出現了一塊消息面板。

半透明的面板上數十條未解決的新消息正不斷閃爍著,彰顯著它們的存在。

青年瀏覽而過,將其中編號0513的一條信息挑了出來:

【報告管理員,編號0513的系統出現了不可逆轉的故障,要求完全更新,當然,若是能完全銷毀掉再換新的就更好了!】

看了這條信息,青年瞭然地點頭,原來是這樣,難怪,難怪凌空的系統一直發布看起來正常實則暗含陷阱的信息,只是,這些配給輪迴者的系統,當初都是他親自檢查過的,怎麼可能會出現這麼嚴重故障?

不過只是出了故障,修理不了就摧毀重造好了,關鍵是輪迴空間與那個位面的交易破裂,凌空的任務自然不能再進行下去了,只是那個位面有一位自主發現了輪迴空間並且能將魂魄探進來的強者,沒法跟那位強者再有交集,實在是太可惜了!因為一旦確定一個世界不能為輪迴空間所用,輪迴空間便會關閉那個世界與輪迴空間的通道,以免那些人順著通道招過來,危害到輪迴空間。

這個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空間,決不能被任何人破壞!

其實輪迴空間的福利相當好,且奉行多勞多得的政策。

那些輪迴者,全部都是從各個世界挑選出來的有資質的靈魂,不管他們生前是什麼身份,有怎麼樣的愛恨情仇,一旦他們接觸到輪迴空間,就再不會捨得離開!因為很多他們窮極一生都求而不得的東西,在這裡,只要努力,就能有收穫。

輪迴空間為這麼死去的人重塑身體,還給他們配置了系統和精靈,這些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所以他們在選定的主位面每呆一天,就要消耗一點生存值,有些人選擇的是他們生前生存的位面,這樣一來,不就相當於一次重生?而生存值,其實也很好得到,更何況,還可以買到很多他們生前想都不敢想的東西,何樂而不為?

僅僅是半個多月,凌空的這具身體已然病入膏肓,連床都下不了了。他明白這肯定是那些仙人動的手腳,據說那位司命之神筆杆子一動,他要他病死,他就絕對不會以另一種方式死掉……

這日,他依舊躺在床上,看著小空滿臉解氣地將出了問題的系統送走後又拿到了一個新的系統,它高高興興地熟悉新系統的操作,一邊搗鼓一邊道:「宿主宿主,管理員真是個好人,他說這個任務已經沒有必要做下去了,我們可以放棄這個任務卻不用承受任何懲罰!」

果然,隨著新系統的啟用,他五臟六腑處劇烈的疼痛漸漸消散,外表看起來雖然還是那副病入膏肓的樣子,但身體內部卻十分健康!

「宿主,現在不用做任務了,我們可以馬上回主位面了!」小空看著自家宿主樂呵呵道。

不用做任務了,宿主也就不用披著這幅病怏怏的殼子了,一想到宿主健健康康、神采飛揚的模樣,小空恨不得立刻繞著太子宮跑幾圈!


「那麼朱鸞呢?」凌空忽然道。

「女主?」小空歪了歪腦袋,不解道:「不用做任務,女主就跟我們沒有關係啦!」

「我答應過朱鸞,讓她幸福的。」

「可是幸福不一定就要跟她在一起啊?那些為了事業奉獻終身的人,雖然一生都沒有愛人,但他們依然很幸福啊!」

「有道理,這倒是我局限了。」因為朱鸞一直以來所求便是與心愛之人攜手到老,讓他局限地以為讓朱鸞幸福就只是滿足她這點,但其實,這個任務被管理員終結以後,他便沒法繼續留在這裡了,讓朱鸞與心愛之人白頭到老,自然是無法實現。經小空提醒,他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朱鸞的命運是那位司命之神書寫的,如果我回歸主位面,她的命運就會回到原本的軌跡,那如果,能請動那位司命之神替她改命呢?」

「宿主……」小空目瞪口呆,不是吧!難道宿主要到天上去找那個司命之神!那可是連管理員都要佩服的強者啊!雖然宿主英明神武,將來肯定是最厲害的強者,但是現在的宿主還沒成長起來,萬一……

「宿主我們還是做個不守承諾的小人好了!」就算是不守承諾也比被那個司命之神虐好啊!小空淚眼汪汪地瞅著自家宿主,左右眼寫滿了「不要」兩個字。

「遲了,他已經來了。」凌空唇角翹了翹,淡淡道。

小空僵硬地轉過脖子,目光一下子瞪直了!這……這人,不就是宿主上上個任務的委託者——莫無雙!

不,眼前這個人,比莫無雙更強、更有氣勢、眼神也更加冰寒漠然!長得……也更加好看!當然,肯定是比不上自家宿主的!

凌空從床上起身,目光平淡地注視著眼前這個人,「莫無雙……不,司命之神陌寒,你可還記得我們當初的約定?」

「與你定下約定的,不過是彼時我那無知的、流落到輪迴空間的一魄,你以為,如今的我,還會為你所用?」陌寒只是平靜地陳述事實,卻有迫人的威壓席捲而來。

不是說對方以勢壓人,而是凌空現在這具凡人的軀體,根本沒法直面像陌寒這樣的上古大神,不過他也並未半分膽怯,而是坦然道:「那就幫我做件事情吧!改寫朱鸞的命運,給她一個幸福的結局。」

「可以,給我你的一滴血……」

番外:

——千年後,鳳凰谷

朱鸞歷經三世情劫,涅槃重生后,卻始終想不起自己歷劫時發生過的事情,索性便不想了,作為鳳凰谷的小公主,她身份高、地位高、涅槃后修為也十分高強,整個仙界,能像她這樣過的如此自在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只是,她卻遠沒有其他人想的那樣快樂,她總是會不經意地撫摸著胸口,覺得自己胸中空蕩蕩的,好像少了些什麼。

終於有一天,她知道自己缺了什麼了。

那是一個剛剛從下界飛升上來的小仙,長得比天上所有的男神仙都要俊美,當他回頭看她的時候,她的心跳陡然加快,砰砰砰幾乎要跳出來。

「你叫什麼名字?」

「凌空,我叫凌空……」 ——死亡彼岸

池漸步過燈火幽暗的走廊,一個拐角,就看到了一身銀袍的女子坐在水池邊,目光落在那一池幽幽暗水中。

水裡一圈圈漣漪泛開,顯出一身紅衣的美艷少女,與一個白衣烏髮,俊美出塵的男子含笑對視。

臨瓏看著這一幕,沉默片刻,忽然伸出手打亂了水中的影像,面具遮住了她臉上的表情,卻遮不住她眼底的射出的寒光。

池漸見此,快步走上前去,他取出一條帕子將她手上的水滴擦拭乾凈,勸道:「凌空親手斬斷了自己的情根,朱鸞這顆棋子已經沒有用了,我們放棄吧!」

「啪!」池漸話音剛落,臨瓏便反手甩了他一巴掌,「苦心籌謀了這麼久,你現在要我放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