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3 Views

「所以,要設法說服魔鳳國國主才行。」白宇浩神色冷凝道。

Written by
banner

「那派誰去?」慕乙女不禁看向白宇浩。

「我會親自去。」白宇浩篤定的說道,因為他知道想要說服魔鳳國國主,他就必須親自出馬,所以,接下來就看他能不能說服魔鳳國國主了。

因為時間緊迫,想要儘快打破僵局,這說服魔鳳國也是關鍵所在,所以,白宇浩連夜動身,前往魔鳳國,當然,也帶上了端雨晴。要說服魔鳳國,這端雨晴或許能幫上忙。

「你真的打算說服國主,我怕很難啊!要國主放棄對本國的防禦,讓魔鳳國落入龍傲手中,這對國主來說,肯定是無法接受的。」路上,端雨晴也不免有些擔心白宇浩這次去魔鳳國,可能會白忙一場,以她對魔鳳國國主的了解,要讓魔鳳國國主主動放棄魔鳳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她師父也不可能會同意的。

「難也要試一下,魔鳳國能否放棄自己的國土,可是這場戰爭的關鍵,如果想要贏的話,魔鳳國就必須做出犧牲。」白宇浩目光冷凝道。

「可是,一旦魔鳳國淪入龍傲手中,一定是生靈塗炭,民不聊生。」端雨晴雖然知道白宇浩的計劃是為了大局著想,但她身為魔鳳國的子民,自然也是愛屋及烏,不想自己的國家的人民處於深水火熱的戰火之中。

「就算魔鳳國不棄,龍傲遲早也會對魔鳳國下手,如果不是聯合軍的話,龍傲或許早就下手了。現在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婦人之仁,任何的一個決定,都可能左右這場戰爭的結果。」白宇浩篤定道。

端雨晴當然知道白宇浩說的有道理,可是,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道:「總之,我不會幫你說話的,能不能說服國主,看你自己了。」

白宇浩看了端雨晴一眼,只是邪魅一笑。

數日後,白宇浩和端雨晴便抵達了魔鳳國,如今整個荒靈大陸中,唯有魔鳳國這麼一個大國還能明哲保身,除了有聯合軍的牽制外,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還有鳳族的支持。

雖說,鳳族在與龍傲的一戰中,死傷慘重,元氣大傷,只剩不足千名,但是,鳳族的精銳力量得以保存,所以,在關鍵時候,還能夠派上用場。而不像木靈族,連族長都戰死,最後群龍無首,兵敗如山倒,所以,木神國也跟著遭殃。

當然,若不是之前白宇浩和慕乙女他們率領大軍以及蝶神族和龍傲等靈族支援鳳族的話,這鳳族的下場恐怕比木靈族還要慘。

所以,一聽說白宇浩和端雨晴來了,魔鳳國國主也放下繁忙的國務,親自接見,陪同的當然少不了鳳嵐。

鳳嵐一見到端雨晴,也是很高興,因為自從上次鳳族一役一別,她和自己的寶貝徒兒,也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

不過,魔鳳國國主和鳳嵐都是精明人,知道白宇浩和端雨晴回來,肯定不是敘舊的,所以,便遣退了所有人,只留下他們四人。

「赤玄王,這次前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魔鳳國國主開門見山的問道。其實,關於聯合軍如今陷入不利的局面,她也有所了解,所以,她覺得白宇浩來,恐怕是希望魔鳳國能夠出兵支援。

「既然國主都看出來了,那我也不繞彎子了,我確實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國主商量。」白宇浩不置可否道。

「什麼事情能勞得赤玄王的大駕親自前來?」魔鳳國國主試探了一句。

「如今荒靈大陸的形勢,想必國主也已經十分了解,現在唯一能對抗龍傲的,就只有聯合軍。不過,眼下聯合軍遭到遏制,兵力不足,之前的計劃也受到很大的影響,無法再進行下去,所以,聯合軍打算改變策略。而這一次,聯合軍需要魔鳳國的鼎立合作。」白宇浩先做了一下鋪墊,畢竟,他馬上要說的事情,恐怕會讓魔鳳國國主和鳳嵐難以坐住,所以,先讓她們有點心理準備。

「如果聯合軍需要幫助,我魔鳳國自然是義不容辭,不過,赤玄王應該也明白我魔鳳國如今也是四面楚歌,就怕我魔鳳國心有餘而力不足。」魔鳳國國主說的也是十分委婉,意思是如果只是小忙的話,魔鳳國肯定會幫,但如果是大忙的話,魔鳳國恐怕也是有心無力。< 「只要魔鳳國答應這次的合作,不僅能夠解決現在的處境,而且,也能讓魔鳳國完全脫離現在的被動局面。」白宇浩故意誘惑道。

「真的?」魔鳳國國主聽得也是眼睛一亮。

但相比之下,鳳嵐就顯得謹慎很多,因為她覺得白宇浩這話中有話,然後,再看看身旁的端雨晴,一臉憂心忡忡的樣子,就有所猜疑,於是,便直接說道:「赤玄王,究竟要怎麼合作,不妨先說來聽聽。」

「我希望魔鳳國能夠放棄對自己本國的防禦,並且,將所有的兵力投入到聯合軍之中。」白宇浩十分直白的提出道。

這魔鳳國國主和鳳嵐一聽,自然都是面露愕然之色,完全沒想到白宇浩會提出如此的合作要求,竟然要讓魔鳳國放棄自己本國的防禦,而且,還要把所有的兵力加入聯合軍,一定程度上來說,這和滅國沒有什麼區別了。

「赤玄王,你不是開玩笑吧?要魔鳳國放棄自己的國土。這怎麼可能?」鳳嵐也有些動怒了,覺得白宇浩根本就是在胡鬧。雖說白宇浩對魔鳳國有恩,但提出這種離譜的事情,也確實令她難以接受。

魔鳳國國主也點了點頭,這白宇浩的要求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也根本無法接受。

「我當然不是在開玩笑。而且,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如果為了大局著想,魔鳳國就必須放棄……」白宇浩篤定的說道。

「赤玄王,這種要求我身為國主是不可能接受的。你應該明白,如果魔鳳國放棄對自己本國防禦的的話,那魔鳳國馬上就會被侵佔,那些無辜的子民就會被捲起戰火之中,我怎麼可能棄自己的子民而不顧呢?」魔鳳國國主義正言辭的憤然道。

「難道魔鳳國繼續明哲保身下去,就不會被侵佔嗎?你們的子民就不會捲入戰火嗎?」白宇浩聲色俱厲的反問道。

魔鳳國國主和鳳嵐被這麼一問,頓時啞然,因為她們都明白如今的形勢發展先去,魔鳳國遲早也會淪亡。但是,要她們就這樣放棄自己國家和自己子民,她們也無論如何做不到。

「所謂唇亡齒寒,如今魔鳳國沒有了勢力強大的鳳族支持,已經是岌岌可危,如果不是聯合軍牽制龍傲的話,龍傲如今恐怕早已一統荒靈大陸的人類國家了,你們魔鳳國也是難逃一劫。你們應該慶幸魔鳳國能撐到現在,但是,如果你們還想著一己自私的話,只會給你們的子民帶來更多的不幸。」白宇浩目光冷凝,十分嚴肅的說道。當然,他絕不是在開玩笑,因為只要他願意,一旦把西路軍從魔鳳國周邊撤走,那魔鳳國馬上就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就算如此,讓我放棄自己的國家,我們辦不到。」魔鳳國國主似乎也是鐵了心,不想做魔鳳國的罪人。

「那我只好用我自己的辦法了。到時,國主可不要怪我。」白宇浩也不想廢話,其實,他早已有所打算,如果說服不了魔鳳國國主的話,他就只能用強硬點的辦法。

魔鳳國國主和鳳嵐一聽,也是神色驚變,因為她們相信如今的白宇浩,絕對是說到做到。

「龍玄,你讓國主和師父她們再考慮一下吧!」端雨晴聽著,也有些急了,她真擔心白宇浩會不擇手段,讓魔鳳國淪失,那樣的話,只會有更多無辜的人被牽連其中。

白宇浩沒有說話,只是神色冷峻,不苟言笑。

「國主,我希望你能再考慮一下。雖說放棄自己的國家,是無法容忍的事情,但是,這樣也能避免魔鳳國遭受更大的傷害……」端雨晴本來是不想開口的,但是,見白宇浩似乎要動真格的,她擔心真的會出什麼事情,所以,也只能幫忙勸說。

「雨晴,你也站在赤玄王一邊?」鳳嵐冷眸一沉道。

「師父,我知道龍玄的要求聽起來很過分,但是,仔細想想,這也是為了魔鳳國好。如果魔鳳國願意放棄的話,這樣就可以避免大規模的戰爭爆發,至少有很大一部分的子民避免被捲入戰火之中。雖說難免會有傷亡,但相比之下被動抵抗的話,如果主動放棄,我們也有更多的時間來準備。」端雨晴繼續說道。

鳳嵐聽著,又轉頭看了魔鳳國國主一眼,也顯得有些糾結。

「考慮好了嗎?」這時,白宇浩神色冷沉的問道。

「讓我放棄魔鳳國,絕對不可能。」魔鳳國國主還是堅持己見道。

「那我只能用我的辦法了。」白宇浩也毫不猶豫的回應道。

「等等……」這時,鳳嵐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叫道。

白宇浩和魔鳳國國主,還有端雨晴一聽,不禁同時看向鳳嵐。

但見鳳嵐突然走到魔鳳國國主的身邊,附耳低語了幾句,魔鳳國國主聽了之後,便面露思慮之色。

許久之後,魔鳳國國主下緩緩抬頭,看著白宇浩道:「好,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也必須答應我兩件事。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可以放棄魔鳳國。」

「說吧。」白宇浩面不改色道。

「第一件事,若是有朝一日打敗了龍傲,赤玄王必須助我魔鳳國重振旗鼓。」魔鳳國主提出道。

「沒有問題。」白宇浩毫不猶豫的便答應道。

「第二件事情,你必須迎娶雨晴。」魔鳳國國主突然語出驚人道。

白宇浩聽得也不禁一愣,然後,看了端雨晴一眼。當初,國主和鳳嵐之所以把端雨晴送到他身邊,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端雨晴能和他懷上孩子,培育出更好的後代。而以魔鳳國的規矩,像端雨晴這樣的天才御靈者,是絕對不允許嫁人的。所以,魔鳳國國主突然要讓他迎娶端雨晴,這顯然出人意料,但肯定也是有所用意。

當然,最意外的還是端雨晴,她怎麼可能想到國主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那給我一個答應的理由。」白宇浩目光輕凝了一下,便對魔鳳國國主說道。

「雨晴,你先到外面等著。」這時,鳳嵐立刻對端雨晴說道。

端雨晴一聽,自然更是十分奇怪,看了鳳嵐一眼,又看了看白宇浩,這才朝殿外走去。< 「赤玄王,可否知道當初為什麼我會讓雨晴跟在你身邊?」魔鳳國國主見端雨晴走出去后,便對白宇浩問道。

「不是為了讓雨晴懷上我的孩子嗎?」白宇浩也直接毫無掩飾的應道。他也正是因為知道魔鳳國國主和鳳嵐的心思,所以,一直以來和端雨晴都是相敬如賓。

「將雨晴送到你身邊,確實是有這個原因。但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希望端雨晴能懷上你的孩子,為魔鳳國培養出一個更優秀的國主繼承人。」魔鳳國國主眸光輕晃道。

「國主繼承人?難道雨晴她是……」白宇浩一聽,心裡馬上就有所聯想,因為這任何國家的國主皇王一般都是世襲制的,但魔鳳國國主卻希望端雨晴懷上他的孩子,並且成為國主繼承人,如果不是因為國主對端雨晴十分厚愛的話,那唯一的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端雨晴有著世人所不知道的身份。

「其實,之前國主早已準備傳位給雨晴,讓雨晴跟著你,也是希望為日後繼承國主之位打下堅實的基礎。而如果雨晴懷上你的孩子,那下任繼承人也就能夠塵埃落定了。這樣,國主也能夠安心的功成身退。」鳳嵐說道。

「我一直在考慮,是不是該告訴雨晴真相了,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如今魔鳳國有面臨這樣的局面,我也不想讓她擔負重任。」魔鳳國國主眸光一凝道。

「這麼說,雨晴是國主的……」白宇浩也有些詫異,沒想到端雨晴竟然還有這麼的身世,但端雨晴自己似乎並不知道。

「沒錯,雨晴是魔鳳國的公主,而且,還是國主唯一的子嗣。」鳳嵐語出驚人的說道。

誰也沒想到,這端雨晴的真正身份,竟然是魔鳳國國主的女兒。不過,端雨晴的真正身份,也只有魔鳳國國主和鳳嵐才知道,這可是個絕對的秘密。

當年,魔鳳國國主身為國主繼承人,卻愛上了一個十分平凡的男子,而遭到當時的魔鳳國國主,也就是其母親的反對,最後,被硬生生拆散,可是,那時魔鳳國國主已經懷有身孕,為了避免鬧出醜聞,這孩子被生下之後,就被送人寄養。

知道魔鳳國國主繼位之後,才命鳳嵐將孩子領回,讓鳳嵐收其為徒,而這個孩子便是端雨晴。

但沒想到,端雨晴繼承了魔鳳國國主非常優秀的御靈者血統,在十二歲的時候,就成為了鳳仙御靈者,之後,就展現出驚人的資質。所以,為了讓端雨晴專心修鍊,魔鳳國國主和鳳嵐也就將端雨晴的身世隱瞞了下來,直到現在。

而一直以來,魔鳳國國主也是將端雨晴當成魔鳳國未來的繼承人來進行培養,可以說,也是用心良苦。

「我讓你娶雨晴,也是希望能夠得到一個保證。別無他意,只要你願意娶雨晴,我就放棄魔鳳國。」魔鳳國國主篤定道。

白宇浩聽著,但也只是考慮了片刻,便應道:「好,如果只是如此的話,我可以答應。」

這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會考慮再三,但如今為達到目的,他不會有半點猶豫。

「不過,你必須要和雨晴在王宮先完成大婚,而且,還要風風光光的。那時,我也會宣布雨晴的繼承人身份。」魔鳳國國主接著便道。

「國主就看著辦好了。」白宇浩沒有什麼意見。

「希望赤玄王不要忘記今天的承諾。」鳳嵐看著白宇浩道。

白宇浩並沒說什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雨晴那邊就由我去說吧。」鳳嵐轉眸看了魔鳳國國主一眼,請示道。

魔鳳國國主微微點了點頭,這鳳嵐便先走了出去。

許久之後,鳳嵐才一個人走了進來。

「看來她似乎有點難以接受,可能要給她一點時間。」鳳嵐輕嘆一聲。

「婚期就定在五日後吧。我命人安排一座寢殿讓你和雨晴休息。」魔鳳國國主接著便又對白宇浩說道,隨後,命人領著白宇浩而去。

之後,白宇浩就被帶到一座富麗堂皇的寢殿之中,因為端雨晴還沒回來,所以,就在寢殿中盤坐修鍊起來。

夜幕降臨的時候,一道嬌影走進了寢殿之中,嬌容複雜,若有所思的看著雙目禁閉的白宇浩,顯得有些坐立不安似的。

「看夠了嗎?」這時,白宇浩緩緩開口道。

端雨晴立刻面泛桃紅,急忙撇過頭去。

這時,白宇浩緩緩睜開雙目,目光如炬的看著端雨晴。

「我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端雨晴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

白宇浩點了點頭。

「難道你就一點也不驚訝嗎?」端雨晴見白宇浩一點表現都沒有,不禁嗔了一句。

「有什麼好驚訝,不過只是個公主而已。」白宇浩身邊的女人,不是哪個不是大有名堂,端雨晴其實除了擁有天才御靈者的光環外,一定程度來說,原本在他身邊應該算是最普通的。

「我從小就以為我父母雙亡,師父就跟我的娘親一樣,如今我才知道我竟然是魔鳳國國主的女兒,我真的有些難以接受。」端雨晴像是心煩意亂的說道,這突然多了一個國主母親,有多了公主的身份,她確實有些難以適應。

「很快就會習慣的。你師父應該跟你說了大婚的事情吧?」白宇浩神色冷若道。

「我知道你是為了讓國主同意才答應的,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負責的。這大婚只是個形式而已。」端雨晴坦然道。

「你明白就好,雖然有點委屈你了。」白宇浩見端雨晴如此平靜,也有些意外。

「為什麼不說是委屈你呢?其實,我從來就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什麼人,更沒想過有一天要嫁人。對以前的我來說,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就算是現在,其實,也一樣是無關緊要的。最重要的是……」端雨晴欲言又止地看了白宇浩一眼,沒有說下去,但兩人其實都已經心照不宣。< 隔日之後,端雨晴要在魔鳳國王宮舉行大婚的消息,立刻傳開,引起巨大的轟動,短短三天內,就傳遍了整個魔鳳國。

這被稱為魔鳳國從古至今都難逢一見的天才御靈者的端雨晴,居然要嫁人了,這無疑要讓無數男人傷心欲絕,肝腸寸斷。

更讓人意外的是,這端雨晴的大婚竟然由魔鳳國國主親自主持,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無比榮幸的事情。

不過外,讓整個魔鳳國都倍感好奇的是,這端雨晴究竟要嫁給誰,但這個懸念也只有在大婚的時候才能揭開。

幾日後,魔鳳國的王宮內外喜慶洋洋,紅燈高掛,鑼鼓喧天,鞭炮鳴響。

就在一個偌大的廣場上,一條紅毯貫穿東西,而就在紅毯的前端,搭建了一座十分華麗的婚台,而魔鳳國國主端坐其上,鳳嵐站在一側。

紅毯兩側,人滿為患,這魔鳳國的眾大臣,各大家族的家主以及代表,還有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齊聚於此,前來參加這次的大婚,也算是給足了面子。


當然,其原因也是因為這次大婚的婚訊是有魔鳳國國主親自下令宣告的,由此可見,魔鳳國國主對這次大婚的重視,所以,也是備受矚目。

之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輛十分精美的大紅花車緩緩駛來,順著紅毯不斷前進,而花車內,一道鳳冠霞帔的嬌影坐在其中,似乎顯得有些緊張。

「師姐居然要嫁人了,真讓人沒想到,而且,還是嫁給那個傢伙。不過,那個傢伙挺不錯的,聽說把靈族都打得落花流水的,聽起來就讓人覺得痛快,嫁給他肯定很有很有安全感!」這大紅花車外的還有一個清純可人,身穿粉衣的女孩緊隨著,正是端雨晴的師妹田欣。

「要不然你替我嫁好了。」端雨晴隔著紅紗瞪了神情仰慕的田欣一眼。

等大紅花車行到離婚台幾米遠的位置后,便停了下來。隨後,田欣就扶著端雨晴下來大紅花車,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上了婚台,然後,到了魔鳳國國主的面前。

這時,四周也是騷動了起來,因為這隻見新娘,卻不見新郎的蹤影,自然令人覺得十分奇怪。


不過,就在片刻之後,整個廣場的所有人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強大壓力撲面而來,眨眼間,天空中一道邪芒黑影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紅毯之上,氣勢不凡,霸氣逼人,那冷酷的目光環視了眾人一眼后,便闊步前進。

而全場的所有人顯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神秘人的氣勢給震懾住了,面露驚愕之色地看著這神秘人走上了婚台。

這時,魔鳳國國主也站了起來,走到高台前端,撫手示意安靜之後,便高聲而道:「今天是我魔鳳國最傑出的天才御靈者,端雨晴的大婚,而她要嫁的,想必各位也都十分熟悉,他正是聖龍國的赤玄王。」說著,便看向剛剛上台的白宇浩。

端雨晴此話一出,頓時,全場鴉雀無聲起來。

但很快的,全場一下子就沸騰了,所有人都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也難以相信在他們眼前的白宇浩,就是如今在荒靈大陸惡名昭彰,十惡不赦的赤玄王。

「赤……赤玄王……」

「他就是那個殘殺了數以千計的靈族的大壞蛋……」

「聽說他不久前,還殺了木神國的國主……」

「端雨晴居然要嫁給這種卑鄙小人!」

「說不定端雨晴根本就是被脅迫的。」

「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之上……」


……

一時間,全場議論紛紛,難以平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