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984 Views

「晚安。」

Written by
banner

*

第二天,喬綿綿又飛回了F城。

拍攝繼續。

雪詩雅那邊將第一支簽約廣告的後續簽約費全部打了過來,喬綿綿收到錢的時候,發現比簽約合同上的費用要高出不少。

她打電話問琳達是怎麼回事。

「因為你代言的那款面膜賣得特別好,現在都缺貨了,雪詩雅那邊說多出的錢是獎金。我也跟公司說了一下,那筆獎金就不抽成了,全部發給你。」

「雖然我知道你現在肯不缺錢,不過……」

「謝姐,我現在缺錢的。」喬綿綿沒等琳達說完,便搶先說道,「沒有人會嫌錢多。所以如果再有什麼合適的代言,你可以全部幫我接下來。我真的不介意每天的行程都是滿的,我特別喜歡這種充實的生活。」

琳達:「……」

喬綿綿說完后,才發現她好像忽略了什麼。

想了想,才想起來了。

她好像把她老公給忽略掉了。 這兩天,方茶丁在房裡,除了靜坐,就是泡茶。

方茶丁從小在他父親的耳濡目染下,也是泡的一手好茶,味濃而不散,品久而回甘,從挑選茶葉到煮茶火候,從溫度到茶壺種類的選擇,都有著自己一套獨特的見解。

每當他在喝茶時,他的心,就會前所未有的靜。

這兩天他只喝茶,不吃飯,卻感覺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喝完茶,他便站在了露台上,吹著山風,今天的風有些大,耳邊的風,嘩嘩嘩的吹著,把他的臉吹得冰涼冰涼的。

左手空落落的袖管,更是被風高高吹起,最後索性纏繞在了他的左肩之上。

他就這麼站在露台上,雙目微閉,直到天色漸暗。

雖然是上好的劍,但是他只配了個再普通不過的鞘,他將鞘上的短繩一圈圈認真地綁在腰帶上,心裡計算著時間。

作為泡茶時,可以將時間精算到每一個呼吸的人來說,對於時間的把握尤其看重。

這幾日,他先是打聽到了映雲泉的第一次開放時間,得知今日第一次開放是在傍晚,也就是尋常晚飯後的那段時間。

而且那第一池子泉,確實已經被人給全權包下了,據說花的還是重金。

他曾數次來到頂層的飯廳,並將飯廳到映雲池之間的這條路走上了數個來回,暗自將所需要的步數和時間都牢記在心,並觀察出了河千璽三人用餐的時間規律。

這個時間點,他們應該剛剛吃完,正從飯廳離開,往映雲泉走去,吃飽喝足泡一泡,確實是難得的享受。

一步……兩步……三步……

方茶丁在心裡暗自計算著,在腦海中勾勒出一幅他們正在行走的畫面,此時他們應該已經出了塔,開始往映雲泉走去了,於是,他也出發了。

……

秦崢與河千璽他們住在同一層,河千璽他們出發了,他們自然聽到了動靜,隨後他們便聽到,隔壁那低智商主僕似乎也出門了,之前似乎聽他揚言,他也要泡第一池水,怕是一會兒又得撞到河千璽他們的刀口上去。


他知道,方茶丁這個時候一定會有所動作,所以他也想去看看情況,有關這些事,他自然是不會瞞林希羽和可可的,於是他只是隨便說起,幾人便相伴而行。

河千璽他們包的是男池,但是女池已經可以去泡了,秦崢本以為林希羽肯定會很歡騰的去泡泉,可是這一次她卻搖了搖頭,說不想。

他看著她難得的穿了好幾件長衫,更是嘗試了很少有的高領,不由疑惑,「你這麼穿,難道不會熱么?」

「不會。」林希羽笑了笑搖了搖頭道,「這兩天光覺得冷了,哪裡還會覺得熱。」

話說著,一滴汗珠就從她額頭落下來了。

秦崢搖頭失笑,用袖口幫她擦去了汗道,「不想泡那就不泡,本想傷寒的話泡泡溫泉應該有好處,只是你這傷寒,著實得的有些詭異。」

林希羽卻是一臉嫌棄地看了他一眼道,「你這袖子干不幹凈,中午我還看見它蹭到了醬油。」

見d她似乎有心想要岔開話題,秦崢的心裡開始有那麼些不安,心中突然閃過了個念頭,於是還是不依不饒地問道,「你這毛病,是不是和你想要回神域要辦的事兒有關?」

林希羽有些訝異地看了看秦崢,最後還是點頭道,「恩。」

「真的不用我陪你回去么?」既然和這病有關,那她就必須得回去了。

「不用。」

「我還是送你過去吧,縹緲峰的事也急不得。」

「這點小事很好處理,我去去就回。」


秦崢看林希羽如此倔強,也不做聲,只想到時候他跟著她,哪裡還由著她要不要陪的。

而可可則是看著這兩人,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出了塔,繞過內庄的圍牆,走了約莫半個時辰,他們終於抵達了映雲泉,此時這裡已經擠滿人了,尤其是男池之前,一條長長的人龍已經排了起來。

河千璽他們好像已經進去了,那低智商主僕二人組焉焉地坐在一邊,垂頭喪氣的,似乎秦崢他們已經錯過了什麼好戲。

由於女修鍊者的人數較少,所以聚集的人數看起來似乎並不多,因為可可想要泡,所以林希羽還是陪著去了,但是她純粹就是陪同,而不下水。

至於羅小強,為了防止他亂跑跑進女池子里,他們索性就沒把他帶出來,直接關屋裡了,再說小強本來就不喜歡水和泡澡,所以也樂得在房間里呼呼大睡。

突然,秦崢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有一個人,從一條小路,繞到映雲泉的後面去了,他只看到了那人的背影,穿著一身灰色的長袍,左手袖管處空落落的,像是斷臂。

是方茶丁。

於是秦崢跟著方茶丁也走了過去,殊不知他的行為一直落在了另一個有心人的眼裡,這人便是花舟。

上一次因為牛的事件,最後從胡少爺的隨從小陳那裡一直查到他的小弟凱子,再之後,或許是因為落雲莊主心中有了譜,而且也很看重和花滿樓之間的這段合作,所以並沒有繼續查下去。

但是小陳和凱子,確實是受了重罰的,對於這一點,花舟心中一直有一口鬱結未散,所以他一直在想,是否可以挑起秦崢和另外一個勢力的矛盾。

這一次,映雲泉開放的第一池子男泉,被人高價承包了下來,他聽聞此時后,便仔細觀察過那幾人,也打聽過,這三個人走到哪兒都帶著幾個實力不凡的護衛,而且他們的行為舉止里,帶著一點點貴族氣派,一看就是出生豪門。

此時花舟看見秦崢想要繞到映雲泉的後面,也不知是想幹嘛,於是花舟瞬間就想到,他是不是有機會,可以在秦崢與那池子里的幾個人之間,挑起點矛盾呢?

想到這裡,花舟不由得陰笑了起來,用手狠狠地搓了搓鼻子,然後尋著秦崢的身影,悄悄地在後面跟著,於是也繞到了映雲泉的背後。 她要真的每天行程都被排得滿滿的,估計墨夜司是不會再讓她繼續待在娛樂圈了。

喬綿綿覺得雪詩雅給她的這筆獎金就像是從天上砸下來的一筆錢,跟白撿來似的。

讓她特別驚喜。

雖然這筆錢算不得特別多,可這也是對她的一種肯定。

她馬上喜滋滋的給姜洛離發了一條微信:洛洛,我拿到我人生中的第一筆廣告代言費了,人家覺得我代言的產品賣得很好,還給我發了一筆獎金呢。等我回去請你吃飯!

姜洛離很快就回了她:還有獎金可以拿?很多錢嗎?

喬綿綿:也不算很多錢吧,不過請你吃頓大餐是絕對沒問題的。到時候,你可以帶上你家那位一起。

姜洛離:他最近忙得很,我都好幾天沒見過他了。等下次見面我跟他說說吧。

喬綿綿:對了,最近這段時間,墨夫人有再找過你嗎?

姜洛離:沒有。

喬綿綿:那她有沒有其他方面的行動?

姜洛離:好像也沒有……

喬綿綿看著這條回復,陷入了沉思中。

不應該啊。

墨夫人極力反對姜洛離和墨時修在一起,她找姜洛離想拿錢打發失敗了,難道就此肯罷休了嗎。

喬綿綿覺得,墨夫人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什麼都不做,完全不符合她的作風啊。

*

另一邊。

姜洛離剛回完喬綿綿的微信,就有人打了電話過來。

她看到來電顯示,臉色微微一變,過了幾秒,才接了起來。

手機里,立即響起一個帶著哭腔的聲音,說話的人激動道:「阿離,你弟弟出事了,你可一定要救他啊。」

*

姜洛離搭乘的最快一班的飛機回老家。

今天周五。

按照平常的習慣,她周末是去墨時修那裡住的。

她上飛機前,給林姐發了一條微信,讓林姐晚上不用準備她的晚飯,並告訴林姐她回了老家,周末兩天都不會過去。

恰好。

她剛上飛機,關掉手機后,墨時修的專用勞斯萊斯緩緩駛入宅院大內里。

下車后。

林姐和往常一樣,站在大樓外面等候著。

墨時修將手裡的電腦遞給了徐助理,他看到林姐一個人站在外面,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疑惑道:「林姐,洛離今天沒過來?」

林姐嘆口氣,都覺得可惜。

先生近段時間很忙,已經好久沒回來了呢。

今天好不容易回來了,姜小姐又不在。

兩人就這麼錯過了。

也不知道先生下一次回來,是什麼時候了。

要忙起來,又是十天半個月都見不了面的。

「姜小姐說是有事情回老家了,這個周末就不來這邊了。」

「回老家了?」

墨時修拿出手機撥了姜洛離的電話,手機里傳出一個機械的女聲,提示姜洛離關機了。

墨時修蹙蹙眉,掛了電話:「她有說是什麼事情嗎?」

林姐搖搖頭:「這沒說。」

墨時修抿著唇沉默了一會兒,轉過頭問徐助理:「你之前查過她的資料,還記得她老家在哪裡嗎?」

徐助理回想了下,點頭道:「記得。姜小姐老家在一個小縣城,叫,叫惠寧。」 落雲山莊的映雲泉並不是很大,粗略算算,可能才十米左右的直徑。

原本,男池和女池是同一汪泉水,但是被落雲山莊生生隔成了兩個部分。

兩汪泉使用兩個出泉口,然後分流去了兩根水道,然後一根匯入內庄,一根匯入觀雲塔。

雖然雙池之外的圍布看起來很是粗糙,但是這水力的分流和利用倒是做的不錯,八成又是樞機堂到此一游。

泉水外圍用來遮擋的圍布看起來很是陳舊,感覺非常的沒有安全感,落雲山莊可能也出於這樣的設想,所以兩個池子外,都圍了兩圈的圍布,這樣一來,擋風的效果也好上不少。

可能因為是男池的關係,女池外圈有不少落雲女弟子守著,但是男池之外,只有三三兩兩的幾個男弟子,而且還十分不上心,

他們不僅沒好好守著,還聚集在一起聊天,方茶丁繞的那條路正好處於他們守衛空缺的死角位置。

秦崢跟著他,從第二層圍欄外,直接掀開圍布鑽進了第二層和第一層之間。

然後快走幾步,直接在他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融進了他的影子之中。

方茶丁只覺得背後突然傳來了風聲,似乎有人接近,但是轉頭一看,卻是空無一物。

他微微皺眉,於是快走幾步,然後貼在了裡層圍布之上,因為池子大體是圓形的,所以他那個地方,剛好是後面之人的視覺盲區。

他的這一謹慎,果然讓他等到了人,只見一個一身白色落雲長袍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他的視野,然後兩人的目光在溫泉氤氳的白色霧氣中,交匯。


這人,正是花舟。

秦崢也沒想到,他的身後,竟然還跟著一個花舟,一瞬間,他腦子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想通了。

但是此時他不便於出面,於是依舊藏身於方茶丁的影中。

和護士姐姐同居 ,幾乎是同時一愣。

方茶丁沒想到,他如此小心,竟然還是被發現了。

花舟則是沒想通,他明明是跟著秦崢進來的,怎麼跑進來后,卻換了個人,難道是他看錯了?

不,不可能,他確定剛才那個是秦崢,他不可能看錯,難道……

生性多疑的花舟頓時覺得,他自己會不會中了陷阱,一定是秦崢知道了牛的事情,然後和眼前這個男人一起,想要陷害他。

難道他們的想法和他一樣,讓他招惹池子里的人,讓他讓花滿樓讓落雲山莊,同時討不得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