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07 Views

「喵!」氣憤的小白猿跳起來抽了李凌峰一巴掌,兩隻小手指了指身後的野獸堆,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然後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了舔嘴角。

Written by
banner

「你不會……想吃東西了吧?」李凌峰看得一愣一愣的。

「喵!」小猴子指了指身後,重重地點了點頭。

「燒烤?」

「喵!」

看到李凌峰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后,小白猿顯得非常的開心。

登時李凌峰就無語了。

這隻饞嘴的猴子!

想來它之所以會救自己,還把那顆珍貴的朱果給自己,也是為了讓自己幫它烤肉吧,興許……那朱果對它而言,只是好吃的東西?

李凌峰越想越有可能。

不過對於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這點小要求說什麼是都要滿足的。

給了小白猿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讓其自己去挑,想吃哪種凶獸,今天你李大爺都給你烤了!

「喵喵!」

笑得跟孩子一樣的小白猿「嗖」地一下就跳進了野獸堆里,這挑挑,那檢檢,不大會兒就給李凌峰拖了五頭小山一樣高的蠻牛過來。

李凌峰剛抱著一大缸的醬料,看著五頭生機全無的死牛飛快地朝自己過來,那情形別提有多詭異了。

「喵喵」小白猿一臉期待地看著李凌峰。

「好好,多少都烤,這次管定讓你吃個夠!」李凌峰擺擺手,無奈道。

算了,權當是重生慶宴了。雖然剛醒不久的自己可能說不定會因為給這隻死猴子做飯再累個半死,不過知恩圖報可是李某人的良好品德之一,即便對方是一隻頑劣的猴子。

「喵喵喵」。

聽到自己滿意的答覆,小白猿歡喜地跳上了李凌峰的肩膀,抱著他的大頭就蹭啊蹭的,把李凌峰鬧得直痒痒。

「好了好了,知道了,別蹭了,先幫小爺把這缸醬料搬過去。」

「喵!」 往日蒼鬱的森林此時已經蕭瑟一片。

這個世界的樹林不像前世,秋葉落而冬收藏,這裡到了深秋的時候,大部分的樹木還是鬱郁蒼蒼的,只有寒冬到了的時候,這片生氣勃勃的森林才會顯現出幾分蕭瑟之意。

冬雨已經下過幾場了。

自從小白猿美美地吃過一頓豪華的燒烤大餐之後,李凌峰要照顧的牲口就由原來的三十五隻雪兔,變成了三十六隻。

也還好雪兔是吃素的,這要是食肉動物,李凌峰覺得十有**會因為跟白喵爭食的原因而活活餓死。

白喵是小白猿現在的名字。

回憶過昨天給這隻小猴崽子取名的時候,李凌峰就覺得好笑。


「那,既然我是你老大了,你就跟我姓了!小白你是不能叫了,那還有一窩的小白呢,容易混……這樣吧,既然我姓李,你又這麼白,就叫李白吧!」

「喵?」小白猿歪著腦袋不解。


後來李凌峰仔細想了想,青蓮仙人的名頭安在一隻學貓叫的猴子身上,總覺得是對賢人的不尊敬,於是就自己否決了這個名字。

「那這樣吧,或者你可以姓白啊,我想想,既然這個地方岩石特別多,而且你看,那鬱郁蒼蒼的松樹景緻多好,要不你叫白岩松吧?」李凌峰拍手道。

「喵!」

從自己左臉上的小拳印來看,這傢伙好像不滿意……

「定春?定夏?定秋?定冬?」李凌峰又試著提了幾個名字,都被這難伺候的傢伙一一否決了,「那伊麗莎白怎麼樣?洋氣哦~」

回答他的是一記響亮的巴掌……

「那你想怎樣?還是叫你小白三十六號?」李凌峰也來了火氣了。

「喵喵,喵喵喵……」小白猿使勁地喵喵叫,然後拍著自己的小胸脯。

「不行!門兒都沒有!哪有猴子叫喵喵的?你叫喵喵了,那我是不是要叫小次郎了?那小爺是不是還要再給你找一個武藏去?」

「好吧,好吧……依你依你……」李凌峰再一次揉著發疼的右臉,無奈道。

於是,以後白色小猿的名字,就叫白喵了。

「離大年祭就剩十來天了,也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李凌峰望著窗外凜凜冬雨,出神地自語道。

這一趟的收穫說實話已經是超乎了李凌峰意料的滿意。

除了多出來了三十六隻拖油瓶以外,當初極度需求的紅蘢花,此時李凌峰已經不想再看到了。

滿滿一山洞的血元散,沒有黃紙包裝,全都一皮袋一皮袋地裝著,袋口扎得結結實實,而且皮袋是絕對真貨且完整的野獸皮革做的,倒也不用擔心防潮問題。

紅蘢花也收集了一些,權當是雪兔們的過冬食物了。

而這次最大的收穫,怕就是李凌峰自身的一個提升了。

李凌峰做過測試,被小猿……不,白喵塞進自己嘴裡的朱果,給自己提升了整整四千斤的血氣力量,所以李凌峰如今已達到九千斤的恐怖巨力,距離二象之力,僅僅只差了一千斤!

而相較於朱果所謂的提升根骨資質的神奇能力,好像這四千斤巨力又不值一提!

這才是李凌峰此次最大的收益!

「是時候回去打聽打聽關於其他提升血氣力量的方法了,過了這個大年祭,找個機會尋個門派加入吧……」深知門派與宗門之人之間的差距,對於自我提升無望的李凌峰,加入一個門派,有一個良師提攜成了李凌峰接下來必須去達成的事。

念及於此,李凌峰掏出了懷中一個冷白色的玉佩。

正是得自於葉修的那枚。

李凌峰自己的推測,這東西應該就是跟前世里身份證一類物件的門派身份玉牌。

「紫陽宗,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啊……」李凌峰的心裡有些複雜。

得了那位名叫葉修的紫陽弟子的東西,也就相當是得了紫陽宗的傳承了吧,就是這些東西比較見不得光就是了。

你說你一個連紫陽宗外門弟子都不是的人修鍊了紫陽宗內門弟子的功法,這難道不可疑?我門派弟子的身份玉牌都在你身上,說,是不是你殺了我們宗門的弟子?什麼?撿的?怎麼可能這麼巧!要讓我們公平決斷也行,先把修為廢了,玉牌功法物件上交,待我們查明事實,自會給你一個交行!

那麼,問題來了……

挖掘機技術……不對,你到底是自廢修為還是不廢,東西是上交還是不上交?

李凌峰苦惱的敲了敲腦門:紫陽宗恐怕不是一個好去處啊!

「管它呢,走一步看一步吧,想那麼遠的事情幹嘛啊……」

甩甩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李凌峰起身舒了舒筋骨,算了算外面連綿的冬雨還有一天的時間,轉身往身後堆滿貨物的山洞深處走去。

幾個月下來,李凌峰除了收穫的草藥山精以外,各種珍稀野獸的皮毛材料更是多不勝數。

其中最珍貴的,怕就是那頭被自己引爆了全身靈氣,七竅噴血而死的火蟒了。

肉已經被燉成了蛇羹了,剩下最為珍貴的就是兩根鋒利的牙齒,一顆蛇膽和保存得幾乎完好的蛇皮了。

蛇牙和蛇皮回去扔給李磊,蛇膽清心明目,李凌峰決定留給年事已高的李岩老爺子,這也算是這頭該死的火蟒為自己盡一份孝心吧。

摸摸自己的眉頭,李凌峰這次算是篤定了自己的眉心處絕對藏著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天外流星?不對,這東西聽說只能打武器用,如果那日的流星裹的真是隕鐵的話,只怕自己現在早已經是具被爆了腦袋的屍體了……」李凌峰微微皺眉,惑道。

還有那日腦海中的聲音,這東西莫非是有靈性的?只可惜,自那以後不論李凌峰如何呼喊,都不見絲毫的回應,於是李凌峰漸漸也就放棄了。


「而且非常奇怪的是,好像自從那以後,想要進入『真實之瞳』的狀態,只要讓自己的情緒變得非常激動就可以,不再需要傻傻地發獃個一刻多鐘,而且好像消耗的精力也變少了許多。」

所謂的精力,李凌峰的推測應該就是指的靈魂之類的力量吧。畢竟自己如今的肉體力量強大,可使用「真實之瞳」過後,那種疲勞之感總是揮之去。

「呼,想不明白就不明白了,只要這東西對自己沒有壞處就行!這個世界那麼多的奇妙,可不是我這個連氣海都沒有的小角色可以探索得完的啊……」李凌峰倒也是樂觀,既然搞不懂就擱一邊,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不過想想那種好似掌握了宇宙,天地,生死,至理的感覺還真是奇妙啊……」

「啪!」

氣哼哼的白喵衝過來就是給了正在發癔症的李凌峰一個巴掌,憤怒地看著回過神來的李凌峰,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呼……好險!差點就迷醉在了那種力量的感覺中,還好你給了我一巴掌。」李凌峰拍了拍胸口,心有餘悸道。

「餓了是吧?走,燒烤去!」

小東西這才喜笑顏開。

雨,漸漸地小了。 南山村,森溪。

「喂,小炎,你說峰哥啥時候回來啊?」

「快了吧,前幾天還聽叔他們在念叨說『年關將近,那小子差不多也該回來』了之類的,應該快回來了吧……」

「峰哥這次出去的時間好長啊……」

「嗯,岩爺爺幾乎每天都在叨念的說……」

「沒峰哥在果然好沒意思啊,烤魚也不好吃了,你看鐵柱他倆都瘦成什麼樣了……」

「噗,李黑水你不要亂講好不好,鐵柱跟鋼蛋兩個的體型還叫瘦?」

「就是就是,現在村裡的獵物多到吃不完,你沒看到每天鐵柱他倆都撐得打嗝嗎?」

「那是你們肚子太小!俺爹說了,男人能吃是福,不吃東西哪來的力氣打獵啊……」

「切!咱村獵物少的時候你爹還說『娃啊,你倆上你磊叔家住段日子,家裡實在是沒米養你們了』呢!」

「嘿!俺說李壞水你嘴欠是吧?」

「怎麼滴?想試試大爺的『唐家霸王槍』嗎?」

「俺『老程三板斧』會怕你?」

「走著!」

「走著!」

自從李凌峰走後,這幫熊孩子可謂是群龍無首,連往日最喜歡的爬樹搗鳥窩都覺得沒意思。

閑來無事,每天就是在森溪邊打打魚,然後打打架,其實村子里早不缺他們那點吃食了,奈何習慣了晨練后跑去打魚,大人們也就由著這幫熊孩子去了。

「哇!那是什麼?小山嗎?」李炎誇張的一聲大叫,把一眾熊孩子要欣賞李黑水跟李鐵柱戰鬥的興趣一下子就吸引了過去。

「哪裡哪裡……哇,還真是一座小山啊!奇怪,它怎麼好像在走……」

「白痴李二狗,小山怎麼會……哇!真的在走耶!」

「在哪在哪,指我看看……我的天!真的,那座小山在動!」

「哪呢哪呢,哪座小山會動……」

遠處一座巨大的土褐色小山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而且最奇怪的是小山越來越近,而且越來越清晰。

「我說……那朝奇怪的小山是不是在朝著我們這邊移動啊……」

「嗯,好像……是的……」

「以前聽峰哥講過山裡有山精地怪,這座小山難不成是一頭山妖在控制?」

「肯定是這樣的,要不山怎麼會動?」

「哇!妖怪來了,大家快跑啊……」

「跑啊……」

也不知是誰尖叫了一聲,一眾熊孩子還看什麼小山,作鳥獸散地四下潰逃。

「叔!叔!快出來,妖怪要進村啦!」

「小虎兒快躲起來,妖怪最喜歡吃小孩子啦……」

「嗚哇……不要吃妞妞,妞妞的肉是臭的,小炎哥的肉香噴噴的,妖怪快吃小炎哥……」

「哇!妞妞你竟然這麼說你小炎哥,白疼你啦……」

熊孩子大呼著進村,登時村裡是一片雞飛狗跳。

因為食物空前的充裕,臨近年關的李磊等人也不打算繼續進山了,這會正三五哥倆坐著喝酒呢,看到這亂鬨哄的場面,「啪」地一下,抓住跳得最歡的李炎就是一頓抽。


「讓你們好好練武不好好練,偏偏跑去打魚,村裡現在差你們那點吃的嗎?現在還敢來打擾你叔伯們喝酒,說,你的屁股還想不想要了?」

不得不說,李磊瞪起眼睛來還是很嚇人的,村子中可以笑嘻嘻地面對發怒的李磊,除了李岩老爺子,也只有李凌峰了。

「不,我們不是故意搗亂啊磊叔,是……是有妖怪來啦,正向著村子方向過來呢……」如同見了貓的老鼠一樣,李炎縮著頭道。

「妖怪?」李磊斜著眼睛看著李炎,「你聽李凌峰故事講多了吧,光天化日哪來的妖怪?」

「不……不是啊,是真的,是真的妖怪,一座小山,會動的,就在森溪那邊,一動一動的……」

「好好說話,什麼一動一動的,哪來的小山會移動,好好說話。」李磊抬手就賞了李炎一個巴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