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5 Views

劍種們都是天劍門的佼佼者,在入門的時候,他們是公平比試的,通過劍種考核,再挑選家族,當初,陳鐵等人加入了秦家,而加入家族,並不代表著禁錮,劍種是自由的,想要脫離家族,碎石可以。

Written by
banner

秦靈聽到這話,心中極為不爽,但是不能說,劍種若是走了,秦家的力量會很虧空,絕對不能走,她只能賠笑道:「有話好好說,我會給你解釋。」

「我現在就要,不然我當場就脫離,與那種人在一起,我根本無法生存。」陳鐵道,其實不是無法生存,而是陳鐵不敢,經歷過之前的事,他都不敢與葉楓獨處了,在他眼裡,葉楓太可怕了,隨時會要了他的命。

秦靈牙關緊咬,這陳鐵趁著秦家勢力衰弱,這麼威脅過好幾次了,每次她都委屈求全,一次可以,但陳鐵每一次都這麼干,秦靈忍不下去,但是為了秦家,她想再忍最後一次,若是有下一次,就讓陳鐵滾,正要說話,葉楓開口了。

「那你滾吧。」葉楓冷冷道,他最看不起這種威脅人的人,太可惡。

陳鐵登時臉發紅,怒目盯著葉楓,這人太不給他面子,旋即目光繼續落到秦靈身上,罵罵咧咧道:「你看看,你看看,這人太狂傲了,我與他無法在一起,要麼今日他走,要麼我走,你選一個。」

又一次威脅,秦靈忍受不了,笑容消失,取代的是一副冰冷:「你滾吧。」

陳鐵萬萬沒想到秦靈會這麼說,眼睛睜大,道:「行…秦靈,這可是你說的,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你可被後悔,我這就離開你們秦家,去王家。」

「給我快滾。」秦靈罵道,她不在忍受陳鐵。

陳鐵臉色更是通紅,現實和他想的不一樣,他想的是秦靈為了留下他,百般好話說著,而不是讓他滾,今日這麼多人看著,陳鐵感覺自己很沒面子。

「秦靈,你個小婊子,你別後悔。」

旋即,陳鐵便是朝著其他劍種說話:「兄弟們,你們都看到了,我什麼都沒做,有人毀了我的劍,還打了我的臉,如今卻安安全全,什麼事都沒有,而我為秦家鞠躬盡瘁這麼多年,卻落得如此下場,呵呵,秦家可真是厲害啊,你們都聽清楚了,是秦靈讓我滾的,不是我背信棄義,離開秦家,其實我只要一個解釋而已,但他們就是不給我,哎,我看各位以後的下場絕對我與差不多,不如趕緊離開這秦家,去其他家族吧,不然等以後受了欺負,也沒有人幫你。」


一番話震驚全場。

眾人都覺得有理,紛紛質問秦靈。

「秦靈,陳鐵說的對不對?我們的下場是不是也是那樣?」

「既然秦家不想要我們,我們就走。」

「反正我們是劍種,你們不要,其他地方也有人要,何需留在這裡,看人臉色。」

秦靈看著周圍眾人,冷笑起來,怪不得秦家養了這麼多劍種都強不起來,有這些人在,莫說變強,不很快滅亡就已經燒高香了。

「一群自大狂妄的人,想留在我秦家的留下,不想留下的,快走。」

秦靈大聲喊道。

養一群烏合之眾,就是在浪費錢財。

眾人一聽這話,當即回應,有憤怒,有冷笑,大家都暴亂起來,只有少數人很冷靜,一言不發,都是秦家嫡系。

「呵呵,原來秦家根本不需要我們,那我們還留在秦家作什麼?我走。」

「是啊,劍種何需死皮賴臉。」

「我們走。」

眾人紛紛脫下秦家衣物,摔在地上。

陳鐵看到這一幕,冷笑起來,他想要看看秦靈要如何收拾這殘局,沒了劍種,他們秦家拿什麼與其他兩個家族斗。

秦靈很冷靜,看著脫下秦家衣物的人,無動於衷。

秦靈的舉動讓陳鐵極為不爽,他要的是葉楓求饒,但現在,目的沒達成,他開心不起來,之前被葉楓那麼逼迫,他要報仇,不能輕饒。

「秦靈,你會成為你們秦家的罪人。」陳鐵罵道。

「要滾就滾,別在廢話了,我秦家不送。」秦靈冷道。

又吃了一記閉門羹,陳鐵臉更通紅,而後回頭給身後的眾位劍種說:「諸位兄弟,聽到沒有,我們的價值就是這麼小,在秦家人眼裡,就是工具,留在這裡無用,不如跟我投靠王家。」

「好。」

昔日秦家劍種齊聲喝道。

陳鐵得意笑了起來,看著秦靈,冷道:「為了一個新加入的劍種,卻拋棄這麼多的劍種,秦家真厲害,我真的很想看看,你們秦家要如何與王吳兩家抗衡?」

「這個不需要你管,有我在,秦家就會沒事。」一直默默不語的葉楓走了出來,旋即笑道。

秦靈看到葉楓,臉上輕浮微笑。

葉楓才是陳鐵的目中釘,他想法設法都要讓葉楓吃虧,當聽到葉楓說話,便是表情怪異的問道:「就憑你一人就想化解秦家窘勢,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啊!這真是笑話啊。」

隨之陳鐵哈哈笑了起來,然後他回頭給身後的劍種說道:「他說他要幫秦家,你們說好笑不好笑,我們這麼多人都辦不到的事,他想一個人辦到,這真是太好笑了,哎呀,笑的我肚子疼。」

說完,陳鐵捂著肚子,笑的更凶起來,面目扭曲無比。

其他劍種也笑了起來,紛紛抱肚,在他們看來,秦家無藥可救,就算再強的人,也無力回天。

「這很好笑嗎?」葉楓冷聲問道。

「很好笑。」陳鐵回答。

「你們都是廢物,凝聚在一起就是廢物群,辦不成事很正常,若是辦成了才是天方夜譚,你快去王家吧,好好禍害他們一番。」葉楓冷笑道。

旋即,陳鐵臉上失去笑容,看著葉楓,恨得直咬牙。

「我們走。」

「別後悔。」

陳鐵在無形之中成了劍種們的老大,隨著他一聲落下,劍種紛紛離開。

「今日離去之人,以後休要踏入我秦家半步,不然,殺無赦。」秦靈冷道。

聲音不大,卻響徹全場。

話的意思很明顯,今天走的人,以後秦家不要了。

很快,整個宿舍已經沒有多少人,除了秦家嫡系,秦武和瘦弱弟子赫然在內。

這時,秦武走上前去,道:「秦靈姐,劍種們離開,秦家最精銳的力量沒有了,咱們如何與其他人斗,我就不明白,為了這麼一個人值得嗎?」

「沒有值得不值得,與他沒有關係,那幫人根本沒有任何作用,那麼養來何用?」秦靈道。

「秦靈,你是不是喜歡上他的了?」秦武突然問道。

秦靈聽到這話,臉瞬間通紅,看了葉楓一眼之後才回答秦武的問題:「沒有。」

「你騙人,我從小和你一起長大,對你了如指掌,你的眼神已經告訴我,你喜歡他,呵呵,我秦武對你不錯吧,向你表白多次,你說你與狂刀門的季如風有婚約,行,我比不過季如風,我放棄,但是,你告訴我,面前這個傢伙有什麼好的?我秦武那裡比不上他了?你看上他,也看不上我,難道在你眼裡,一個垃圾都比我好嗎?」秦武咆哮起來。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秦靈說道,其實,她對葉楓已經產生情愫,之前發生的種種讓這個少女難以忘記,拚命的葉楓,堅強的葉楓,但少女的愛情是羞澀的,她不想這麼早拆穿,萬一葉楓不喜歡她,那該怎麼辦啊!所以被秦武這麼一說,急忙辯解。

「好,你不說,我找他說。」秦武怒道,而後看著葉楓,道:「我不知道秦靈怎麼會喜歡上你,但我就是不服,季如風那樣的天驕我比不上,難道我還比不上你這樣的垃圾嗎?敢不敢和我決鬥?」

葉楓無奈,躺著都中槍,被人屢次罵垃圾,脾氣再好的人也忍不住了,既然這秦武要打,那就打。

「敢!」 「安總這麼幫助溫氏是因為溫少羽嗎,聽說你們關係很好,安總為了一個男人威脅我嗎?這不是安總的作風」南宮霖看著溫若兮,溫若兮笑了

「威脅嗎?那麼就是威脅吧,不過有件事南總怕是搞錯了,我不是為了溫少羽,溫少羽還不值得我這樣去威脅昔日的好友與學長」「那你是為什麼?」南宮霖看著溫若兮,心中想到了什麼,驚訝的看著溫若兮「難道·····」溫若兮嘴角上揚,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的想法,溫若兮看著南宮霖說「我一直以為學長你會知道的,只是不願意提出來罷了,可是看學長如今的表情,看來除了懷疑之外並沒有得到確切的證據證明我的身份,所以才會調查我,才會將我調回國內,學長你三番兩次的試探我,為什麼不親自問我呢,我從來都沒有打算要瞞著學長你的,只要你開口問,我什麼都會告訴你,可是學長···你讓我很失望···」溫若兮的話撞擊著南宮霖的心,他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自己懷疑的那個人,怎麼會···「你會告訴我?呵,如果你會告訴我就不會瞞著我到現在,如果你沒有隱瞞,我怎麼會查不到你的任何資料?」南宮霖心中有氣憤有不安有悲傷,各種情緒都在南宮霖臉上,溫若兮看了一眼南宮霖后說「我說了我沒有隱瞞什麼,我只是不想用溫若兮這個身份而已,楊安安是我的名字Angel也是我的名字,這些都是真的,至於為什麼沒有關於我的資料,是因為我不喜歡交際,也不出席溫家的各種宴會場合,所以沒有資料可查」溫若兮如今公布自己的身份對於南宮霖來說溫若兮是為了幫助溫氏度過這次的新聞,如果不是這次新聞呢,溫若兮是不是不會告訴自己真相了「南總,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溫氏這次就算沒有我也會度過這次難關的,溫家也不會因為這件事受到任何影響,可是···我這個人和溫家人不一樣,我不喜歡看身邊的人和溫家被人算計,林曉琪的事南總會不知道嗎?當初的飯局還是南總安排的,我之所以今天來找南總,是看在多年的情分和教授的面子上,這次只是一個警告,若是南總執意要與溫氏作對的話,就不要怪我了,你放心,我對EK沒有興趣」溫若兮起身要離開,南宮霖從思緒中回過神后說「看來是我看錯你了,我早就該知道你不是個簡單的人,教授還不知道你的身份吧,也是,你騙了那麼多人,教授不知道也在意料之中,溫大小姐好手段」聽到南宮霖的話溫若兮臉上的表情南宮霖不明白,怎麼說教授也是她尊敬的老師,騙了自己的老師一點愧疚都沒有嗎?「 信仰新世界 ?就是因為我的身份,教授那麼聰明的人我怎麼會瞞著她,倒是學長你,是老師和我都看錯的人」溫若兮說完就離開了,南宮霖一個人在位置上不知道該做什麼,對於這件事南宮霖是驚訝的,他想過溫若兮的身份,可是卻沒想到這一刻真的來臨的時候,自己會無法接受,溫若兮是什麼樣的人他這麼多年都沒有了解過,可是她的手段他很清楚,溫若兮能放過自己和EK這麼多次是因為多年的情分和蔣青的關係,蔣青上次之所以會那麼大的反應,難道蔣青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嗎?所以她才不願意幫自己的,南宮霖此時心情很複雜,若不是自己的執著,相信溫若兮也不會離開EK的吧,可是南宮霖不知道,就算沒有南宮霖當時做的事溫若兮也會離開EK,只是時間早與晚的問題「安總,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Tina有些擔心,溫若兮向南宮霖坦白自己的身份,難道不怕南宮霖用溫若兮的身份做什麼嗎?溫若兮就這麼離開了?「你放心,南宮霖不會用EK去犯險的,他很清楚溫家的地位,美國總部那邊是不會讓這件事擴大的,我之所以這麼做是我需要一個公開自己身份的理由」話雖然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沐氏那邊「那沐氏集團那邊安總需不需要和沐少打聲招呼」Tina的話讓溫若兮一怔,沐氏和溫氏雖然是世家,但公是公,私是私,他們是朋友也是對手,溫若兮不知道這件事沐謹言知不知道,他如果知道的話又會怎樣做,他可以為了她對李源下手,可沐英和沐氏呢,那是他二叔,是他的沐氏,他知道了又會怎麼做,他們不會成為對手,可是他們之間還會在一起嗎?溫若兮沒有想過和沐謹言成為對手,她以為他們之間不可能發生那樣的事,不僅是相信自己而是她相信沐謹言,可她想錯了,沐謹言和她之前成為不了對手是因為他們之間沒有任何人的阻礙,可如今溫若兮不知道沐謹言和自己之間有了阻礙

「這件事他應該知道的,瞞不了他,沐氏那邊不用擔心,只要余董這邊沒了談判的條件,沐氏那邊是不會參與這件事的,就算沐氏插一腳我父親那邊也不會允許的,放心吧」可是Tina還是擔心,有些事Tina不知道該不該和溫若兮說,可是說了溫若兮會相信嗎?Tina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告訴溫若兮她看到的事「安總,若安集團已經和溫氏簽訂了合作協議,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M集團待著挺不錯的,不過還是得回去,畢竟那是我想守護的地方,我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它」溫若兮說完閉上眼睛休息,她最近真的累了,Tina知道溫若兮最近很辛苦,所以也不再追問

溫若兮在和沐謹言約好的餐廳等待,可是沐謹言沒有出現,電話簡訊都沒有,溫若兮剛想給沐謹言打電話的時候,便看到匆匆過來的Tina「安總,老爺子醒了」溫若兮聽到消息后直接和Tina離開了餐廳,溫若兮去了醫院,爺爺的病情不是很好,不過好在爺爺已經醒了過來「小兮呢?小兮在哪?」。 葉楓沒想到自己躺著也會中槍,但既然秦武要打,那就打,被人罵垃圾,這要還。

秦武沒有繼續理會葉楓,而是看著秦靈,道:「你等著,我會親手告訴你,我比這個垃圾強。」

「秦武,你不要這樣。」秦靈急了,開口道。

秦武沒有理會秦靈,走到葉楓面前,拿出自己的劍,怒道:「拿出你的劍,讓我看看的你全部力量,別輸的太慘,我怕秦靈接受不了你是垃圾這個事實。」

葉楓瞬間火了,這貨還真是沒完沒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般賤人,賤的出鞘。

無名劍拿在手中,劍意釋放出來。

「以為你有劍意就了不起嗎?小子,今天我要把你打成殘廢。」秦武陰森道,而後在他身上,一股威壓出現。

葉楓震驚,一股劍意撲面而來,看來這秦武也是覺醒劍意之人,不過對於對方想把他打成殘廢這事讓葉楓真正火了,今日誰都救不了秦武,之前若不是秦武,他就能殺掉陳鐵,如今想來,秦武剛才肯定是故意的。

「去死吧,廢物。」秦武一劍斬出,重重威壓爆發而出,只見空中無數劍影飛舞,全部朝著葉楓飛去。

葉楓提劍而出,劍轉陰陽,與其對抗。


叮叮叮叮。

劍與劍的抵抗,清脆無比。

劍意碰撞,不斷有轟轟的聲音。

劍意分為三重,一重劍意只是初始劍意,所有人的初始劍意都是一樣的,二重劍意就開始出現分歧,劍乃器中君子,劍隨人變,用劍的人正,劍就正,人邪,劍邪,所以一旦劍意提升到二重,就開始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擁有自我劍意,不過,二重劍意也是只有雛形而已,三重劍意乃是圓滿,劍動意出。

兩者都有劍意,斗的不停。

葉楓百劍齊出。

劍過不留聲,整個天地都是劍影。

葉楓不是軟柿子,不能隨便被別人捏在手中,面對秦武無理取鬧,殺。

「你才是廢物。」

秦武面對葉楓爆喝,隨著手腕旋轉,劍身猛烈震動,一股罡風出現,化為龍捲,將飛來的萬千劍影全部席捲。

「就憑你這點三腳貓,還不足有威脅!」

爆喝一聲,秦武左腳向前猛跨,踏擊地面,隨之一劍戳出。

浩然風卷滾滾而出,周圍氣流也隨風鼓動起來,化為長矛,直刺葉楓。

葉楓曾經為了練習刺劍上萬次,早就對刺熟悉無比,秦武與他比較刺劍,根本就是關公門前耍大刀。

一劍刺出,沒有任何波動,但是卻帶著韌勁。

叮,兩人劍尖撞擊,清脆聲音響起。

咔擦一聲,秦武的劍上出現裂紋。

「這不可能。」秦武大驚。

劍上裂紋越發龐大,啪,劍尖破開。

隨著葉楓用力,秦武的劍從頭到尾全部爆裂成渣,而後秦武手中就只剩下一個劍把。

誰都沒想到會是這一幕,之前的瘦弱弟子臉色難看無比,在他眼裡,秦武實力很強,可是現在,居然被人打敗,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葉楓冰冷一笑,一劍刃狠狠的拍在秦武身上。

啪,秦武背後中劍,背上衣物破碎,體內氣血沸騰起來,一下就給擊飛出去,落地之後,伸手握著胸口就從地面爬了起來,而後怒目盯著葉楓。

葉楓冰冷一笑,再一次踏步上前。

劍斬而過,他要殺了秦武。

「秦靈,救我。」秦武喊了起來,他知道自己打不過葉楓,只能求助別人。

秦靈一直在觀戰,她不希望兩個人打,但是不知道如何介入,此刻聽到秦武說話,當即朝著葉楓喊道:「住手,葉楓。」

葉楓不會住手,他怎麼能被人罵了之後還不還手呢?殺不了秦武也要廢了秦武的一條手臂。


劍對著秦武的手臂落下。

秦武眼神恐懼起來:「你住手,我不打了還不成么?」

「你說不打就不打,呵呵,你把我葉楓當什麼了?」葉楓冷笑。

咔擦一聲,劍刃掠過葉楓的手臂,空中鮮血四散,一條手臂飛空。

秦武喊了起來,眼睛充血,臉色卻是蒼白,忍住疼痛,將地面上的斷臂撿了起來。

秦靈此刻驚住,秦武與她是一起長大的,而現在,她卻親眼看著秦武手臂被人砍斷,暗暗傷心,看著葉楓,秦靈嘆了一口氣,秦武之前說的沒錯,她對葉楓的確有了好感,而且是超越友情的好感。


瘦弱男子此刻被嚇傻了,等回過神來,伸手指著葉楓喊道:「葉楓,你居然殺秦家弟子,你…你的膽子可真大啊。」

「傷了便是傷了,那又如何?他說要決鬥的,我只是答應而已!」葉楓冷道,伸手擦拭劍上血液,而後將劍重新放回去,背在身後。

「你…你可真是災星,因為你,秦家劍種全部離開,已經沒有多少力量,而你現在居然還傷害秦家剩餘的力量,我看你的居心根本不是為秦家謀利,而是來害秦家的,快說,你到底是何等姦細?」瘦弱弟子道。

「秦靈姐,你也說句話啊,秦武可是秦家的人。」瘦弱男子朝著秦靈喊道。

秦靈不知道怎麼說話,只能閉嘴。

瘦弱男子冷笑起來:「秦靈姐,你果然愛上那個傢伙了,為了庇護他,已經拋棄我們秦家人了,我和秦武哥真是看錯你們秦家了。」

「不是這樣的。」秦靈喊道。

「這場決鬥與秦家沒有任何關係,是我與秦武的家決鬥,秦武要殺我,難道我要置之不理,任由他殺?」葉楓冷道。

「那你也不能站了秦武哥的手臂,這對他來說,是災難,劍客無劍,那是在要他的命。」瘦弱男子怒道。

「他剛才與我對抗,招招致命,若不是因為我強,早就死在他的劍下,我斬他手臂已經對他很輕了,劍客無手,還能活著,人若無命,那就是真正的死去。」葉楓冰冷道。

瘦弱男子與秦武是一夥的,什麼都明白,秦武想在決鬥殺了葉楓,葉楓能這麼做,已經下手輕了,但他就是想為秦武找回面子。

「秦武哥怎麼可能會對你下殺手,你這個斤斤計較的小人。」瘦弱弟子罵道。

葉楓只是冷笑,他沒有說話,因為沒用,他這一次來的目的是幫秦靈,就算遇到再不公的事,他都能忍,這些都是小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