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8 Views

瘦高個走出白鬼隊伍,面具下的眼神帶著一絲戲謔。

Written by
banner

「交出冰魔柱,得到特斯林的寶藏后,只要服侍好本大人,饒你一命只是當做奴隸也不是不可以。」

「冰魔柱不在我身上!」歌莉面色驚惶,只是勉強鎮定下來。

「十五支小隊都已經被滅了,就剩下你們這一支,好計策啊,分成十五個小隊分散逃跑,而且還是有身份最尊貴的大少爺作為誘餌引開人手。」瘦高個冷冷道,「可惜你忘了我現在的身份。」

「安東尼你死心吧,東西根本就不在我身上。」歌莉勉力穩住自己有些發抖的身體。

「愛女如命的愛德華老爺子會不把東西放在你身上?」瘦高個安東尼輕笑。「好了別掙扎了,我不想殺人,冰魔柱要到手,幹掉八眼巨蜥也要用你的眉心血才行。」

歌莉臉色慘白,終於還是從懷裡取出一個東西,慘白色的圓柱子,只有巴掌大小,上邊盤踞著一頭微型的巨大蜥蜴,也是白色,看上去精緻古老,上邊的蜥蜴彷彿是活物一般,雙眼微微有些閃亮。

「拿去吧!不過你要發誓一定不殺我!」歌莉努力穩住聲音大聲道。


「你可是我從小就喜歡的人,殺你?我玩你還來不及呢?」瘦高個安東尼嘿嘿笑起來。(未完待續……) 「你!」歌莉臉色一變,陡然感覺手中的東西猛然一空,冰魔柱居然瞬間便出現在了對面安東尼的手中。

「嘖嘖不愧是曾經的傳承魔器。也不枉我們耗費這麼大的心力解決你們愛德華家族。」

「走吧,不要讓六殿下久等。」安東尼邊上的一名白鬼開口道。


「恩。」

白鬼一行人將雇傭兵等人團團圍住,將其挾持著迅速朝著遠處衝去。

這片楓林很快便空無一人,但隱約的。數道黑影如同黑煙般一閃即逝,緊跟這群人身後同樣遠去。

「咦?」忽然一道黑影腳步一停,赫然是個渾身黑色瀰漫的修長身影,他回過身。

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道同樣漆黑的身影。

那人斜倚靠樹,身上不斷散發出濃烈的冰凍寒氣。


「老二,你不是去虛空戰場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地方?」黑影看向靠樹的聲音,嘿嘿冷笑。

「大哥你不是去追查走私貨運了么?又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您可是有潔癖的人呢,這種髒兮兮的地方不是髒了您的鞋子么?」對方同意冷笑。

「你也想要冰魔卷?」

「能夠增加我赤雪功突破傳承級幾率的$長$風).(cf)(w)(x).好東西,大哥你的手下都敢自己私自動手,我們這些做兄弟的難道還不如您的一個手下?」樹邊的人影言情自若道。

「老二你天資橫溢,又何必在意冰魔卷這麼點小東西呢?迦太基那邊的寒龍火焰才是最適合你的吧?」老大輕聲道。

「八眼巨蜥可是傳承級巨獸。我也是擔心你的得力幹將能不能搞得定才過來幫忙嘛。」老二輕笑道,「另外,還有一個朋友也可以出來了。」

他的目光緩緩落在另外一處看不出任何異常的樹下草叢上。

啪啪啪

清脆的鼓掌聲中。一頭黑色巨狼馱著一名同樣渾身黑色的男子出現在草叢邊上。

「冰魔卷?可以增加突破傳承級的好東西?沒想到我隨便出來逛逛都能碰到這種好機遇,真是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一個經過變異了的嗓音在空氣中響起來,給人一種尖銳詭異的氣質。

「想要東西,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老二手下陡然射出一道無形寒氣,悄無聲息的沖向男子座下黑狼。居然這道寒氣沒有絲毫的寒意散發,在空氣中不是飛射劃過空氣,而是以一種近乎次元跳躍的方式一下移動到另外一點。

無風飛刃。這是他潛修數十年才修成的強大技巧。雖然只是隨手一擊,但是作為試探也足夠了。

寒氣陡然出現在黑狼正前方,即將射中黑狼狼頭。一旦被射中,整個黑狼都會被這股巨大的強橫力量直接凍結成冰塊然後被後勁徹底碎裂成無數塊。

一切只是發生在剎那間,幾乎是一個眨眼都不到的速度,黑狼男子猛然抽刀。

嘭!!

一條黑線從上往下直劈下來。剛好正中飛來的寒氣飛刃。

黑線刀刃猛然爭鳴一聲。周身爆發出絲絲黑氣,覆蓋在刀身表面,力量在這股黑氣的作用下,居然猛地增強一倍。

無聲無息見,寒氣飛刃和刀刃相接。兩者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直接相互湮滅消失。

「獄魔刀法?」老二哼了一聲,似乎想起了什麼人。「能夠這麼輕鬆用出這一刀的」

「既然是你,有資格和我們平分密卷。」老大這才出聲。「不過你不是正在閉關突破么?」

「我的事用得著你管?」黑狼男子心中一動,對方似乎將他認錯成另外一個人了。乾脆冷笑起來。

「好好好別人說你狂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果然如此!」老大有些火氣道。

「既然是你,確實有資格和我們共享,不過密卷只能有我們三人一起,不能再多人!」老二有些忌憚的盯著黑狼人影,傳聞中這人強悍得離譜,要不是他們兩人一起上都不一定能壓制對方,怎麼也不會這麼簡單就妥協。

「隨便你們。」黑狼男子嘿嘿笑了笑。

「絕對不能再多!密卷看的活人越多,威力也會越弱!」老二寒聲警告道。

「如果再有人來了?」老大嘿嘿笑起來。

「那就是我們三人的敵人,合力弄死他!」老二陰森道。

「我同意。」黑狼男子隨意道。

「哼!」老大轉身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其餘兩人也各自隱入黑暗消失不見。速度都快得驚人,遠超一般五級層次。

黑狼男子飛速離開原地,等到足足十多分鐘后,才在一處陰暗處布下屏蔽,去掉遮掩的輻射黑影。

「厲害果然厲害!」加隆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剛才那一刀已經是他全力爆發,但也只是堪堪抵消對方隨手打出的一道攻擊寒氣。

老大老二,不用說他也聯想出了對方兩人的身份,大長老那邊的第一三心羅恩貝兒和第二三心巴羅赫塔。月輝的高層大人物,都是老牌的共鳴雙月級別高手。

他全力爆發出來的一刀,居然只是堪堪抵消對方隨手的一擊試探。這差距

「要是被發現就真的麻煩了不過冰魔卷能夠增加突破傳承級的幾率?」

」加隆眼中狠色一閃,「這種好東西可不能錯過。」他難得運氣好,遇到這麼一次機遇,至於危險,如果害怕危險,還修什麼個武道,滾回家吃奶算了。

風險和利益並存!

連共鳴雙月級的高手都動心的好東西,要是能夠得到分享,這份積累就真的很強了!或許能夠藉助這東西短時間衝破新的層次!



松林樹海中

一處黑色岩壁面前。白鬼一行人挾持著歌莉等人迅速穿過林子,站到岩壁之前。

「就是這裡了?」

百鬼首領安東尼疑惑的盯著岩壁看,無論如何看。這裡都只是一處很普通的岩壁。

「就是這裡!」歌莉肯定道。

安東尼點點頭,也開始仔細觀察起來。

倒是雇傭兵安南等人,都是苦著臉,他們只是歌莉臨時僱用而來的雇傭兵,說是要護送她來這裡就給一個晶的費用,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大的危險。

白鬼,這可是凶名在外的恐怖組織。就連各大城主都畏懼三分,不要說他們這些普通的傭兵。

「開啟吧?所有人隨時保持警戒!」安東尼似乎檢查完畢,站回來開始拿出一根細小的銀針。握在手中。眼中閃爍著警惕之色。

歌莉被他推了一把,咬著牙,走到岩壁面前,雙手開始緩緩的結出一個個怪異的手印姿勢。

噝!!

陡然間。她身上亮起一個淡白色的印記。那是她剛才結出的第一個手印,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歌莉身上的印記越來越多,越來越濃,整個人都隱隱瀰漫進白光之中。



又是一聲細微的吸氣聲,悠長而低微,從開始還很弱,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吸氣聲越來越強,越來越大

「大哥小心!!」猛然一名白鬼狠狠將安東尼撲倒。

就在這一瞬間。安東尼原本頭部的部位猛然穿透出一道血紅影子,如同利劍。哧的一下劃過,瞬間鑽進邊上一名白鬼的腦袋中。

嘩啦一下,那名白鬼的頭部直接炸開,化為無數的血漿和腦漿。

「是八眼巨蜥!滾開!」安東尼掙扎著推開身上的白鬼,爬起來就沖向歌莉。

他的步伐很怪異,彷彿兩隻腳疊在一起跳躍一樣,但速度卻快得驚人。

忽然他感覺腳後跟居然被什麼東西拖住了,回頭一看,赫然是先前那個撲倒他的白鬼,他伸出手死死抓住他的後腿不放。

「滾!!」安東尼這時哪還不知道這人根本就是搗亂的。

「閃電之心!」他猛然大吼,整個人身體一下亮起藍芒,額頭眉心閃過一道藍色印記。

頓時無數的電流從安東尼身上爆發出來,一把將白鬼狠狠炸飛。

「安東尼!你殺了我父親!搶了我家族的秘寶!我要你死!!!」歌莉渾身綻放著白光,面孔一下扭曲成蜥蜴的面孔,一下又回到人類面容,全身上下給人一種非人的感覺。話沒說完,她已經直接撲向安東尼這邊。

就在這時,樹林地面下,陡然升起一團灰色土漿,直衝安東尼。

「死!」


一個稚嫩的男孩聲音從土漿中傳出來。

聽到這個聲音,安東尼臉色居然慢慢恢復平靜,甚至還露出一絲笑容。

「貝魯特,歌莉,安吉爾。」他低吼一聲,渾身電流大作,猛然綻放出一朵淡藍色的電流蘭花。朝著四周慢慢展開花瓣。

「我可是你們的親叔叔,你們居然這麼圍殺我?實在是太讓我傷心了!」安東尼渾身一轉,電流花瓣轟然撞在四周衝來的兩人身上。


泥漿中爆炸飛出一個幼小的身子,被拋飛出去,遠遠落在松林里。

歌莉也被巨大的電流打得渾身發麻,身上白印一下子滅了一大半。

「閃電之心應該是我父親的!!」她悲呼一聲,再度想要撲出去沖向安東尼,卻又被一道電流掃過,渾身麻痹,差點倒在地上。

其餘人這時才有機會衝過來,一把制住歌莉。至於傭兵更是動都不敢動,有幾人被巨大的電流餘波掃中渾身麻痹,都不敢吭聲。傭兵頭子安南也大概猜出了在場的幾人身份。心頭嘆了口氣,有些無奈。

藍冰家族一向是本地有名的大家族,卻一夜之間突遭橫禍,沒想到居然是內奸出的手。

老家主為共鳴新月級高手,城內三大勢力之一首領,卻被自己親人所騙,慘遭橫死,家族重寶被奪,剛才圍殺安東尼的就是老家主的女兒歌莉,還有兒子貝魯特,以及侄子安吉爾。

三人算是在那場浩劫中幸免於難,現在衝出來報仇也是理所當然。(未完待續……)



… 八眼巨蜥的偷襲,加上三人的同時圍攻,居然都被安東尼抗下,這樣一來,他們三人的活下來希望更加渺小了。(].

「沒事吧?」安南扶起自己的隊員。

「沒事隊長,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隊員活動了下渾身麻痹的身體,臉色有些難看,安東尼現在加入白鬼,這人心狠手辣,從來都是不留餘地,這樣下去…

「一會兒八眼巨蜥就會出來,到時候抓緊機會我們就撤!」安南低聲道。

兩個左膀右臂隊員頓時以眼神交接,微微點頭。

「閃電之心!」

一聲低吼匯總。

不遠處的岩壁邊上,安東尼渾身電流狂射,再度將圍攻的三人炸飛出去。

他一步步的走向歌莉,揪起已經渾身酥軟無力起身的她,手指尖輕輕一挑,頓時從歌莉眉心點出一股眉心血。

這股血水古怪的是沒有有隨著重力掉落,而是筆直如劍的直衝對面岩壁。

吼!!!

猛然一聲野獸的怒吼從岩壁下傳出來。

整個岩壁居然動了!

安東尼眼中閃過一絲狂熱,眼盯著那股鮮血直射在岩壁之上,然後如同硫酸一般迅速腐蝕著岩壁上的黑色岩石。

詭異的是,岩石被腐蝕掉后,居然流出一絲絲的白金色血液。

呼!!

岩壁猛地動起來,從兩側噴出兩條血紅色巨大舌頭,纏繞向中間的安東尼。

這時眾人才真正看清楚。那根本就不是岩壁,而是一頭偽裝趴在地上的巨大蜥蜴。

它的頭部有八隻眼睛,兩側還有兩張小巧的嘴巴。剛才的兩根舌頭就是從那裡吐出來的。

「閃電契約!」安東尼猛然伸手一掌拍在巨蜥被腐蝕了的部位。

大股大股的電流隨著他的身體爆發出來,狠狠灌入巨蜥體內。

吼!!

八眼巨蜥痛苦的掙紮起來。

「閃電契約!他想控制巨蜥!快!快打斷他!!」歌莉尖叫起來,還想撲過來,卻根本渾身無力,勉強爬起身就再度摔倒在地。

「他不可能成功!家族上百年從來沒人成功過!不可能的!不可能!!」泥漿中的小男孩勉強爬起來,渾身布滿了一道道傷口血痕,整個人幾乎成了血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