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0 Views

「哪來小崽子,輪到你裝、逼……」青年說著抬手就想抽高鋒耳光,高鋒隨手一擋,那青年只覺手腕一麻,半邊身子就像過電了一般,麻酥酥再不聽使喚。這一停,高鋒已經反手抽了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啪……」

清脆無比的耳光聲,響亮無比。那青年整個人都被抽飛出去,在空中轉了兩圈后,才撞在身後飛車上,砰然滾落在地。

突來的變故,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出口處的其他人,也都被響亮的聲音吸引過來。

等明白了情況,思思、王錚這群少年,都是大感痛快。高鋒這一巴掌,太解恨了!

馬千江目光一凝,青年是他的跟隨,也是一名六級光甲師。卻被高鋒隨手拍飛。他沒想到,一個偏遠星域來的少年,竟有這樣的本事。

「你是誰,怎麼隨意的出手打人?」馬千江極有經驗,並不急著動手,而是先給高鋒扣了一個帽子,自己先佔住道理。

戰雛 :「是他先動的手,你看不到么。」

馬千江冷然道:「我就看到你動手打人了。他最好沒事,不然你就有事了!」馬千江說著扶起地上的青年。

那青年半邊臉卻青腫的老高,連眼睛的封住了。滿嘴是血,這面兩排牙也不知被拍掉多少顆,看上去狼狽無比。

高鋒並沒用太大勁,可他這些天修鍊泰坦神力訣,吸收天龍血晶的力量,身體早已經淬鍊的非常強橫。他現在單憑筋骨肌肉的力量,已經不遜色武裝光甲的周雷。甚至有所勝出。

那青年一身體術也很厲害,只是沒想到高鋒的力量這麼強橫。一動手,就吃了大虧。被扶起來時,眼光還有些發飄,還沒有完全恢復神智。

馬千江檢查了下那青年的傷勢,才轉過頭道:「我同伴傷的很重,我要送他去醫院。你打傷了人,我也不和你計較。就看警察如何處置你了!」

思思喊道:「都是你們先動的手……」

王錚等人這時也醒過味來,紛紛道:「是啊,都是你們先動的手。」

「馬千軍,你到底想幹什麼啊,你到底和高鋒有多大仇啊!」

馬千軍臉色尷尬,局面變成這樣,已經超出他的掌控。 通緝令,神秘總裁的新寵 。猶豫了下,卻不過同學的情面,低聲和馬千江道:「二哥,要不就算了。」

「這事你不用管。我來處理。」馬千江瞥了眼自己的堂弟,對他的幼稚有些好笑。又對眾人道:「你們這些話,留著和警察說吧。」

說話間,兩個穿著黑色警察制服的人已經走了過來,其中一個中年人板著臉問道:「這裡出了什麼事?」

馬千江一指高鋒道:「這人出手打傷了我的同伴。」


中年警察看了眼飛車的車牌,知道眼前這個青年一定是貴族。再看高鋒他們,從衣著打扮、神情舉止,就可以看出是一群外星域來的人。

母星的人,天生就有一種高高在上的驕傲感,看不起其他星域的居民。再著,馬千江一方是貴族。中年警察幾乎不用想,就自然的偏向了馬千江。

「這裡是燕京降落場,可不是哪個野蠻星域,可以讓你們胡來。把他銬起來,先帶走。你們也快點散開,不要影響別人進出。」

中年警察指揮著另一個警察,就要把高鋒抓起來。

唐婉心中嘆氣,她就是討厭帝國這樣森嚴的等級觀念。在這裡生活,身上時刻帶著等級的標籤。人和人的交往,不是關注對方的性格、才智,而是先看對方的身份等級。

「憑什麼抓人。」唐婉正色質問道。

肅然正色的唐婉,身上多了一種不可褻瀆的高貴威嚴。中年警察一愣。當了這麼多年的警察,他早煉成了一雙毒眼。唐婉這份懾人氣度,分明是久居人上的權貴。

當下不敢再莽撞,態度緩和了不少,「女士,有人報警,還有人受傷,對不起,還要請他跟我們回去調查一下。」

「他只是正當自衛。」唐婉一步不讓的道。

思思也道:「是那人先動的手,他是正當自衛。我們都可以作證。」

王錚等同學也都道:「是啊,高鋒就是正當自衛。我們都可以作證。」

馬千江,中年警察,都讓這群少年感受到了惡意。他們雖然缺少經驗閱歷,卻本能的反感他們,何況,這事高鋒本就沒錯。所以,他們都立場堅定的站在高鋒這一邊。

少年們很熱血,一起呼喊,群情激奮,顯得極有聲勢。這時候,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兩個警察又不好強力鎮壓,都有些慌了。

「大家不要吵,請相信我們,一定會做出公正的調查。」中年警察只能竭力安撫著,不敢有任何激烈舉措。

人群之中,葉雨和周怡正在看熱鬧。

「這小子有麻煩了,呵……」周怡幸災樂禍的道。 燕京降落場,帝國最大最重要的降落場之一。

每分鐘都有登陸艦船從這裡起降,輸送無數的物資、人員。降落場也並不從屬中星礦業集團。

隨著事情越鬧越大,維持秩序的警察也越來越多。

馬千江早料到這種情況,冷笑了一聲,帶著馬千軍和那青年先坐飛車走了。在他看來,高鋒肯定要被抓進去。到時候再想辦法收拾他。順便,也能壓服那個驕傲的小丫頭。

在總公司,溫世安算個屁啊!「溫思思,唐婉,老子就要玩玩你們!」馬千江到也不是精蟲上腦,為了美色,什麼人都敢惹。他這麼做,也是因為副總裁凌豐。

凌豐主管的就是公司的安保和監督。這次黑石礦星基地那出了大問題,據說溫世安把責任都推給了李文和。這讓凌豐大為不滿。臨來的時候,就暗示馬千江,為難一下溫世安。

溫世安根本就沒來,馬千江很好的理解了凌豐的意圖,把目標轉移到溫世安的老婆、女兒身上。

這次事情,完全是馬千江故意找茬。只是,他的心思更為陰毒,還惦記上了唐婉和溫思思。

馬千江一走,唐婉也不再堅持,跟著高鋒一起去了警務室。一群少年也都很講義氣,也都呼呼啦啦的一起跟著過來了。

其他看熱鬧的員工和家屬,也沒人認識唐婉,當然也沒人幫著出頭。

進了警務室,警察們的態度就強硬多了。一個自稱警務處副處長的男人,一定要扣押高鋒,罪名是擾亂治安。並威脅,如果高鋒他們還要抗拒執法,就要嚴格執法。


王錚等少年,嚴厲警告后,都被強行驅趕走了。

「你們還是老老實實,認真起來,你們已經觸犯了刑法。如果起訴,他會判刑。到時候,就會被送到一個偏僻星球上去採礦。在獄警的電棍和其他犯人的毆打中,渡過他的青春。」

副處長慢條斯理的描述著可怕的場景。

思思真的有些害怕了,抓住唐婉的手著急的道:「媽媽,你快救救高鋒。」

副處長無聲的冷笑了下,這個小女孩還真是幼稚啊。抓到這裡,你媽都自身難保了!「其實,只要認罪了,我們可以從輕處置。」

高鋒沒理會副處長,對思思道:「沒事。」高鋒開始也以為是個意外,可那青年冒頭挑釁,他就知道情況不對。乾脆的回擊,就是想看看對方到底想幹什麼。

現在看來,對方很可能是針對溫世安的。也就是說,公司的內部鬥爭。至於馬千江,還有這個副處長,都只是小人物。

高鋒到不怕什麼,情況再嚴重,他也有辦法脫身。大不了逃出帝國,隨便找個地方安心修鍊。等成就王者,有什麼仇都報了。

唐婉正在猶豫,是否該和家裡聯絡。房門突然打開,一個頭髮花白的警察走進來,對著副處長訓斥道:「這麼點小事,還調查什麼。趕快把人都放了。」

副處長一驚,急忙站起來解釋,「處長、」

處長不悅的瞪了一眼,副處長見勢不妙,忙低頭道:「是。」處長對唐婉和高鋒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房間。

後面的事情就簡單了,連記錄也沒做,高鋒和唐婉、溫思思都被送了出來。

出了警務室,思思還忿忿的道:「我看這些警察,就是馬千江的人,才會故意找我們的麻煩。幸虧那個處長明白事理……」

「呵,要不是葉組長替你們說話,你們還想出來!」周怡從旁邊冒了出來,譏笑著說道。

高鋒回頭一看,就見一身黑色軍裝的葉雨,英姿颯爽的站在那,臉上似笑非笑,神色頗為古怪。

「是葉組長啊,這次多謝你了。」高鋒很誠懇的表示感謝。畢竟,他和葉雨沒什麼交情,反倒有點糾葛。葉雨能出手幫忙,他也有些意外。

唐婉也道點頭致謝道:「麻煩葉組長了,不好意思。」

葉雨擺手道:「不用客氣。舉手之勞。何況,這群傢伙故意生事,手段卑劣,我很看不慣。」

又對高鋒道:「我們的事,還沒完呢。有機會我會再找你的……」

說完,葉雨領著周怡,轉身快步離開。

高鋒看著兩個人背影,心中生出一絲疑惑。葉雨臉上那種神秘微笑,好像抓到他什麼把柄似的。

思思道:「笑的鬼鬼祟祟的,也不像好人。」

唐婉斥責道:「思思,別亂說話。人家可是剛伸手幫了咱們。」

思思撇嘴道:「誰用她幫啊!媽,你就是麻煩。早點給表姐電話,我們早就出來了。」

唐婉有些無奈的道:「這點小事,還是不要麻煩她們。」


思思認真的道:「公司那幫人壞透了。我可不去公司了。我要去姨媽家看錶姐。」

高鋒也勸道:「阿姨,公司那面是故意生事,你們不要過去了。」

唐婉猶豫了下,覺得高鋒的話很有道理。她不怕事,卻不喜歡生事。最終,還是自己的姐姐打了電話。

在休息大廳等了大概半個小時,一個帶著黑邊眼鏡的女子走過來,態度恭謹的道:「是唐婉女士吧,我是唐總的秘書。她就在外面等著您呢……」

唐婉點點頭,對高鋒道:「我姐的身份有點特殊,不方便進來。」

高鋒點點頭,他早知道唐婉的身份不一般,對此到也不奇怪。不過,高階貴族的家庭,禮儀繁複,規矩森嚴,高鋒可沒興趣去體驗。

「阿姨,我就不過去了。」

唐婉露出意外之色,隨即堅決的道:「那怎麼行。你就跟著我們,絕不許走。」

超級基因獵場 :「別怕,姨媽和表姐都可好了,不會把你如何的。」

高鋒也不好再堅持,被思思拽著,跟了上去。

出了休息大廳,在外面的廣場又步行走出一千多米,才上了一輛中型的商用懸浮飛車。看飛車的牌子,只是一般商業牌照,並沒有什麼特殊標示。

車廂內十分的寬敞,兩排座椅對面放著,中間還擺著一個玻璃茶几。一個帶著無邊眼鏡的中年女子,端坐在座椅上。

這個女子面目輪廓和唐婉頗為相似,只是她眼神深邃,神色冷肅,容貌雖然精緻,卻被身上的森然冷冽氣勢掩蓋。

筆挺的坐姿,嚴肅冰冷的神色,還有幹練短髮,中年女子雖沒穿軍裝,舉止之間卻透出軍人的做派。

高鋒總覺得這女子有些眼熟,認真想了下,在天狼王的記憶中找到了她的信息。唐芳,曾任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性格極為剛強,一向以鐵腕治軍聞名。要不是受女子身份限制,她很有可能成為更進一步,成為國防部長。

如果沒記錯的話,唐芳現在還只總參謀部情報廳的廳長。天狼王所有記得她,不是因為她的官職,而是因為她的女兒唐真。

高鋒目光一轉,就看到唐芳身旁坐著的女孩。女孩留著整齊的劉海,正好遮住眉毛。秀美的臉,就被粗黑框眼鏡和劉海佔據大半。透過眼鏡的目光有些散漫,似乎是在出神,又似乎是沒睡醒。

白色襯衫,藍白色牛仔褲,帆布鞋,她的穿著極為隨性。瘦弱的身軀,又缺少女子的起伏曲線。整個人看上去,又多了兩分中性的味道。

這樣一個女孩,安靜、簡單、散漫、平凡。坐在強勢無比的唐芳身旁,毫無存在感。

高鋒卻知道,就是這個不起眼的女孩,日後會成為第一位煉甲大宗師。也就是王級煉甲師。她雖是戰力最弱的王級,可她開創的理論,卻改變了光甲的發展軌跡,在極短時間內,把光甲技術推上了另一個高峰。

要不是黑龍入侵,高鋒相信,唐真一定會造出皇級光甲,打破三千年來的光甲極限。

可惜,可惜。唐真改變人類歷史的機會,就被黑龍族斷送。

隔著時間長河,高鋒再次看到唐真,心潮起伏,思緒萬千。就是他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麼情緒,什麼感覺。

沉浸在莫名情緒中的高鋒,不知道自己正失態的直看著唐真。而對著高鋒的目光,唐真的眼神依舊散漫,似乎根本就沒看到高鋒。

高鋒的奇怪表現,讓思思很著急。她急忙拽了高鋒一把。高鋒如夢方醒,從那種奇異無比的情緒中脫離出來。致歉道:「抱歉,走神了。」

唐芳看了眼高鋒,對他的失態並沒太在意。到是覺得這個少年坦然從容,頗有氣度。不過,這些對唐芳來說都是不值得關注的消失。她對唐婉道:「你終於肯回來了。」

唐婉歉意一笑,柔聲道:「十多年過去了,你還沒變。」

「我這樣很好,不需要變。」唐芳的回答,霸氣依舊。「身為唐家人,你竟然被幾個白痴欺負,真是恥辱。」

唐芳身為情報廳的廳長,掌管著帝國最龐大的情報機關之一。半個小時前發生的事,她已經全部知道了。唐芳並不在意馬千江這樣的小人物,她只是為唐婉的軟弱感到生氣。

「不過是個小事,你不要小題大做。」唐婉知道大姐的酷烈手段,她雖然討厭馬千江,卻不想為了這點小事殺人。

「你啊,這是小事么。這是公司內部的鬥爭,這是有人針對你們夫婦。若不迎頭痛擊,他們只會得寸進尺。這點道理還沒想通,你真是……」

唐芳連連搖頭,對自己妹妹的軟弱很不以為然。可久別重逢,終究不好太過嚴厲訓斥。她心中卻已經打定主意,要給對方一個深刻無比的教訓。

高鋒到很欣賞唐芳的做派,的確,到了這個層次,對上這麼低層次的對手,哪還需要畏手畏腳,管他什麼原因,什麼來歷,惹到了我們,就直接碾過去。

這種粗暴作風,看起來很蠻橫,卻非常有效。任何敵人再招惹你時,都要掂量再三。可以說避免了無數麻煩。

不過,這次公司內部的事情,還涉及到奧丁帝國間諜的事。碾過去固然痛快,卻無法觸及到根本,對溫世安的幫助也有限。


高鋒心思百轉,瞬間就打定了主意。要借著這次機會,幫溫世安一把。另一方面,也是給唐芳留下深刻印象。若能贏得唐芳的信任,對他以後有著巨大的幫助。

當然,這樣做有些冒險。但高鋒也沒時間慢慢經營彼此的關係。

「唐阿姨,公司內部,有奧丁帝國的間諜。這件事應該是他們的一個試探……」

高鋒突然插話,讓唐芳有些不悅,冷冽的眼神落在高鋒臉上,「少年,這裡可輪不到你說話。」 唐芳性格一向強勢,又掌管著帝國最大的情報機關之一,一向是獨斷獨行。哪怕是同級的同僚,在她面前也不敢亂說話。

高鋒一個小孩子,故意說出聳人驚聞的消息。明顯是一種說話的技巧。唐芳見過多了,哪會在意這個。

出乎唐芳意料的是,在她白銀巔峰光甲師的威勢下,高鋒神色平靜,眼眸中神光明銳,沒有絲毫的畏縮退避。

這不止是膽識心性了得,更是心境修為上達到極高層次,才能穩穩的坐在那裡,神色不變。

「這個少年,到也不是只會夸夸其談……」唐芳生出幾分欣賞。男人,就要有這樣的勇氣。不論做什麼事,哪怕是做錯了。都要敢於承擔責任。畏畏縮縮,猶猶豫豫,唐芳最煩的就是這種人。

思思在旁邊,早嚇的臉色發白,冰涼的小手,死死抓著高鋒,緊張無比。甚至沒心情埋怨高鋒。

車艙內,只有唐真最淡定。她似乎在夢遊出神,對發生的一切全不知情。

唐婉見唐芳臉色冷肅,生怕她對高鋒發火,忙求情道:「高鋒他、」

可唐婉的話還沒說完,唐芳已經抬手示意她不要說話。「給你三分鐘,說清楚。」唐芳向後靠著椅背,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審視著高鋒,命令式的說道。

天狼王以前一直在軍隊生活,對這種口氣、姿態到很習慣,甚至有點親切感。

「事情是這樣。一個多月前,基地發生暴亂。基地的安全總監李文和,總裁助理陶睿,聯手破壞了基地的量子主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