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9 Views

樂天又給高小秋號了號脈,除了有點虛弱,沒別的問題。

Written by
banner

「可就是身體不舒服,不想起床……」高小秋在被子里偷偷的拉住了樂天的手。

樂天無語。

「你是不是來月事了?」他問。

高小秋搖了搖頭。

「沒事的,我休息一會就好了,那個姑娘叫什麼名字?」她輕聲地問道。

「樂小可,是我認的一個乾妹妹。」樂天回答。

「情妹妹?」高小秋眨了眨眼。

「別胡說……那姑娘下身截肢,我看著可憐就幫一把。」樂天哼了一聲。

高小秋點了點頭。

她看起來有點迷迷糊糊的,說了幾句話,人就瞌睡的要命。

「行了,那你先休息吧!我們先走了。」樂天說道。

「好……老闆再見!」高小秋回答。

樂天給顧小冷使了個眼色,顧小冷就跟著樂天往外走,樂天在離開的時候,他回頭看了高小秋一眼,微微皺眉。

他在高小秋的身上聞到了一種奇怪的味道!

樂天也說不出來,只是感覺這種味道很奇怪,是一種他從沒聞過的味道。

「這個姐姐就是這裡的主人?」顧小冷問。

樂天點點頭。

「她為什麼喊你老闆?」顧小冷的問題可不止這一個。

樂天看了看她。

「哎……說起來也是世事無常,以前這個叫高小秋的女人是個在路上討飯的,我看著可憐就幫了她一把,沒想到她這個女子還是很有本事的,從一家小賣店開始做起,現在發展到了現在的程度!這些地皮,都是她囤的……」

樂天胡說八道,顧小冷居然還信了。

她不知道這麼偏僻的地方,地皮根本不值錢……

樂天又對那些姑娘交代了一下,讓她們照顧好小可,這些姑娘連連答應,她們現在照顧一個樂小可還是輕鬆的。

「小可,有什麼需要的東西,你可以儘管開口……這些女子你都可以吩咐,她們會聽你的!」樂天看著小可。

小可點點頭,只是這麼一小會,她已經喜歡上了這裡。

關鍵是這裡有一大片的空地,她可以開著輪椅到處跑,而且有人很親切的和她說話,這都是以前自己沒有的。

「我們還有點事,要先離開!想見我就給我打電話。」樂天點點頭。

「好的。」

小可答應了下來。

樂天帶著顧小冷離開了,一個女子又將大門鎖了上去。

「這裡好奇怪,感覺這裡的人都像是小孩子……」顧小冷看著樂天。

「你不懂,這裡的這些女子都受了極大的心理創傷,在短時間內她們不適合見任何男人甚至是任何陌生人!所以才會有這個地方出現。」樂天慢悠悠的說道。

兩個人上了車,樂天卻犯了難,這個顧小冷……自己該把她送到哪呢?

巴比倫帝國 「你不是男人?」顧小冷問。

「這裡的建立和我有很大的關係,那些女孩都是我救回來了,你說我能不能自由出入?」樂天哼了一聲。

顧小冷驚訝的看著樂天,看起來她對樂天的了解還是九牛一毛。

樂天開著車帶著顧小冷來到了經濟大學。

「看看這裡怎麼樣?山海市一共就這麼兩所拿得出手的大學。」他說道。

「能不能進去看看?」顧小冷看起來很激動。

樂天點點頭。

樂天出示了自己的警證,以警察的身份走進了這座經濟大學。

帶著顧小冷轉了一圈。

「我覺得這裡還是蠻適合你的,你看……你學習經濟方面的知識,將來也可以完美的繼承你父親的產業!」樂天說道。

兩個人坐在校內的一個飲品店內,各自喝著一杯果汁。

來來往往的學生不少,這家小店別看規模不大,可是這效益絕對不小。

「我沒興趣。」顧小冷回答。

「那你想做什麼?」樂天問。

顧小冷仔細地想了想。

「我也不知道。」她回答。

「科學家?數學家?醫生?律師?」樂天連續的例舉了幾個。

顧小冷都搖了搖頭。

她這個年紀對自己的未來根本沒有規劃。

「那就先學經濟吧,反正你是個天才,學完了經濟學,你如果有了別的興趣,再去學也不晚。」樂天為顧小冷做了決定。

「也好。」顧小冷點點頭。

她有點想上廁所,就問了問一旁的店員,急急忙忙的跑開了。

樂天趁機給顧建打了個電話。

「喂?樂天警官……小冷怎麼樣了?」顧建接通電話就連忙問道。

「很不錯,小冷要去上大學……我自作主張讓她去了,我給了報了個經濟大學,你沒有意見吧?」樂天問。

顧建一愣,自己的閨女上大學了?

「意見倒是沒有……只是小冷才十三……」他疑惑的問。

「如果你按照一個十三歲孩子的智商來衡量你家孩子,那你可要大錯特錯了!我先試著讓她接觸一些經濟學方面的知識,這樣將來你也有個繼承人……不過如果她自己不喜歡,那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了,我儘力了。」樂天說道。

顧建馬上就同意了,其實女兒上不上學無所謂的,他的錢足夠女兒舒舒服服的過幾輩子,至於他的產業……他還有幾個侄子,目前看起來還算可以。

纏愛入髓:華麗小萌妻 不過如果能將產業傳給自己的女兒,那自然是最好的選擇了。

顧小冷回來了,樂天馬上掛了電話。

「什麼時候上學?」顧小冷問。

「我們馬上就去報名……」樂天站起身。

他認為學校不可能拒絕這樣一個天才! 我和冷叔在這兒等了好長一會兒,發現那邊徹底安靜下來之後,冷叔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在他的身後,朝着那邊走過去看看情況。

在這兒待了好一會兒,眼睛也適應了這漆黑的環境。看到的東西比之前也清晰了不少。再加上那邊有燈光,所以走起來比剛纔也更容易。冷叔只是從揹包裏面拿出來了一隻手電筒,然後把整個揹包都遞給了我。

冷叔拿着手電筒和那把斷刀走在前面。而我也逃出來一個手電筒揹着包緊緊的跟在了他的身後,我們兩個人的手電筒都沒有開,小心翼翼的朝着那邊靠了過去。

我們走的非常慢。把腳步放的很輕。用了很長時間,才接近了燈光所在的地方。

到了這邊之後。我和冷叔倆人更加小心了。

就在我們的面前。竟然有一扇半開着的鏽跡斑斑的大鐵門,那些燈光就是從鐵門裏照出來的。冷叔走在我的前面,慢慢的把頭探了進去。我跟在後面。根本就看不到裏面的情況。不過就在冷叔看到裏面情況的時候,整個人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我就知道里面的情況肯定非常嚴峻。

冷叔慢慢的退了回來,示意我趕緊回去。到剛纔躲的那個地方。

“冷叔。裏面是什麼東西?”我回來之後,趕緊朝着冷叔問道。

“炸藥,很多炸藥,足夠把整個學校都炸掉。”冷叔臉色嚴峻的朝着我說道。

聽到冷叔這麼說,我也是嚇了一大跳。那些人哪兒來的那麼多炸藥呢,還有,他們把那些炸藥弄來幹什麼,難不成,真的是想要把整個學校都炸掉嗎?這會不會也是計劃當中的事情呢?

“那現在該怎麼辦?”我打着冷戰朝着冷叔問道。

剛纔由於緊張,所以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全身的衣服都已經溼了,可是現在退回來之後發現渾身都在發抖,才感覺到特別的冷。

“葉子,你沒事兒吧?”冷叔看到我這樣,趕緊朝着我問道。

我想說沒事兒,可是自己的身體騙不了自己,剛張開嘴,就發現上下牙齒一直在打架,想要咬緊牙關都做不到。

看到我這情況,冷叔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我包在了身上,然後示意我待會兒繼續跟他走,帶我去一個安全點的地方暖和一下。我已經凍得根本就沒有力氣說話,只是朝着冷叔點了點頭。

跟在冷叔身後,我覺得自己腳都已經沒有了感覺。

走了大概五六分鐘,繞了好幾個彎子之後發現,我竟然跟着冷叔進了小樹林裏面。看到這些樹我都愣了,沒想到這洞裏竟然還能長樹。

“葉子,這就是那個島上的樹,咱們從洞裏到外面來了。”冷叔一邊在那些樹上折下枯枝,一邊朝着我說道。

弄了一堆乾柴火之後,冷叔從我包裏拿起一張符,很隨意的就把火堆給點燃了。

冷叔說他下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下面是水,所以進入水裏之後,把揹包保護的很好沒讓進水。不過他的運氣也不錯,並沒有遇見那羣“食人魚”,所以進來之後,還打着手電筒到處摸索了一陣子。

這個地方就是他找到歇腳的地方,他過來的時候渾身也是溼透的,就是在這兒點火烘乾的。而且在這兒並沒有什麼別人發現他,所以相對還是比較安全的。

不會說愛你 看着眼前那橘黃色的火焰,我恨不得整個人都架在火上烤。 重生劫:傾城醜妃 很快的,整個人便暖和了起來,而且眼前的光和熱,也讓我感覺到剛纔的那些緊張放鬆了不少。

“冷叔,你說他們那麼多炸藥,會不會真的是要炸掉學校?”我隨手拿起來一根乾柴火扔進火堆裏,朝着冷叔那邊問道。

“不一定,如果真的是組織的實驗計劃,那麼什麼瘋狂的事情都能做的出來。”冷叔說完這句話之後,真個人的臉上都變得有些失落,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

看到冷叔這個樣子,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估計他想起來的是自己的家裏人。這麼長時間,我基本上也猜出來了不少,冷叔的家裏人,肯定是因爲組織的事情去世的,所以冷叔纔對於組織那麼排斥。而且還是跟組織的計劃有關,而執行計劃的,正是那個山羊鬍子老頭,所以那個纔是冷叔最直接的仇家。

冷叔的話,讓我也對組織的殘酷性有了更多的瞭解。

“咱們要不要去阻止呢,如果他們現在引爆的話,會死很多人。”我立刻站起來,有些吃驚的朝着冷叔問道。

“如果咱們不去,他們估計還得到時間再引爆,我們還有時間商量怎麼辦;如果去了的話,估計現在就會引爆,那估計真個學校都會沉到下面來。”冷叔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不慌不慢的說道。

“可是,他們的計劃是在什麼時間呢?”我繼續朝着冷叔問道。

“你想想,什麼時候,學校裏面的人最多。”冷叔這次沒有擡起頭來看我,而是繼續撥弄着眼前的火苗子。

我想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學校人最多的時候,肯定是在期末考試的時候。雖然期末考試的時間安排不一樣,可是這幾天所有人都會回到學校,就算平日裏不上課的人,也會過來。如果真的是在考試的時候引爆,那麼傷亡人數肯定是最大的。

把自己想法說出來之後,冷叔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距離我們學校考試時間還有一個月了,而距離財經學院的考試,卻只有半個月時間。他們開學比我們早半個月,所以放假時間也差不多比我們早半個月。

想到這兒之後,我更加急切了,必須得要阻止他們。

“葉子,咱們現在不要輕舉妄動。楊大師他們幾個應該已經到了,所以我們現在最關鍵的是先找到他們,然後商量好統一行動。”冷叔站起身來,朝着我說道。

我們並沒有在這兒停留多久,而是沿着我們過來的路退了回去,朝着從上面下來的那個洞口方向過去,希望能夠遇見方大師他們。

說到這兒,我又開始擔心起來。

剛纔我下來的時候,差點被那些食人魚給撕碎了,方大師他們下來如果遇見那些東西的話,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等遠離那邊的幾個人之後,我和冷叔才把手電筒打開,朝着洞口的那個方向趕了過去。

距離那個洞口方向,最後一段全部是水路,所以必須得從水裏游過去。但是現在我和冷叔兩個人,都不太敢下水,生怕遇見那些東西。

“葉子,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正在我想着要不要下水碰碰運氣的時候,旁邊的冷叔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問道。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趕緊遠離水面仔細的停了起來。

沒想到,竟然是划船的聲音,那聲音由遠及近,慢慢的朝着我們這邊過來。

我和冷叔的手電筒,直接朝着水面上照了過去。就在這時候,一個筏子從水面上劃了過來,這次我纔看清楚,這水面竟然這麼開闊,幾乎又半個人工湖那麼大。而在手電筒中,最明顯的是智明和尚那個大光頭,看到他之後我和冷叔同時鬆了一口氣,我們的後援終於到了。

就在我們看到他們的同時,他們也發現了我們。

羊駝子站起身來,正準備朝我們喊,冷叔嚇的趕緊給了個收拾,方大師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羊駝子的嘴讓他坐下來。

等到楊老爺子他們過來之後,冷叔示意讓他們都不要說話,先跟我們走。

回到剛纔烤火的那個地方,我們才鬆了一口氣。

“老冷,這邊情況怎麼樣?”方大師坐下來之後,就朝着冷叔問道。

冷叔把這邊的情況,都告訴了楊老爺子和方大師他們。就在冷叔說話的時候,我才發現方大師的手上綁着繃帶。

問起來才知道,羊駝子把他們帶到洞口之後,就不見了我的影子,而且繩子也斷了。 癡纏:小東西,別想逃 所以就立刻又拉來了繩子下來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可是沒想到的是,剛下來就被那些食人魚圍攻,幸虧方大師立刻拽着繩子往上爬,才逃過一命。

上去之後經過一番討論,才弄了那麼個筏子下來,然後幾個人划着筏子從那邊過來,避開了河裏的食人魚。

“方大師,我是被人推下來的,而且繩子也好像是被人給割斷的。”我朝着旁邊的方大師和楊老爺子他們說道。

聽到我這話之後,幾個人的面色變得立刻嚴肅了起來。

這也就意味着,上面也有組織的人,而他們下來的這件誰人,很有可能就已經被其他人知曉了。

“你看清楚誰把你推下來了嗎?”方大師朝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當時只看見了一個黑影子而已。不過當時羊駝子已經去喊他們了,我掉下來應該和他們過來間隔並沒有多長時間,所以立刻問道:“方大師,你們過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亭子附近有人?”

“倒是有個人。”方大師愣了一下,很奇怪的看着我說道。 經濟大學的校長驚詫的看著面前這個小女孩,樂天他認識,這個傢伙上次在學校裡面查的事情讓自己記憶尤深。

「樂警官……您確定要讓這孩子上大學?」他奇怪的問。

「不行嗎?」樂天問。

「不是不行,而是我們要對這個孩子進行一個專業的測試!如果孩子的智商達不到要求,那我們是不能接收的。」校長看著樂天。

「隨便測……」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校長點了點頭,天才兒童有是有,不過這個幾率低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如果有……學校自然會收!

他馬上召集來了好幾位老師,對顧小冷進行現場的測驗。

樂天看了看,他估計這個測驗的時間不會太短,所以他就自顧自的走了出來。

這座學校的規模很大,樂天就在裡面到處閑逛,看看這裡面這些剛剛成熟的女孩子……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突然從樂天的身邊經過,樂天微微一愣。

「等等!」他喊了一句。

這個女子停下了腳步,她奇怪的看了看樂天,這個人自己不認識啊?

「你是學校的老師?」樂天奇怪的問。

女子點點頭。

「教什麼的?」樂天問。

「我是教微觀經濟學的!請問你是……」女子打量著樂天。

這個男人看起來應該不是學生,因為他的臉上掛著的神色就不是一個沒有踏入社會的學生該有的表情,如果是老師的話……自己應該有一點印象!

這麼年輕的老師在學校里還是為數不多的,一般大學內的教師年紀都會大一點,特別是各個教授級別的特級教師。

「哦,我什麼都不是……我就是來送孩子上學的。」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那你喊住我是什麼意思?」女老師奇怪的問。

樂天看起來有點難以起口,他看了看四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