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11 Views

神運算元皺眉,眼眸中閃爍一幅幅神秘的道圖,彷彿穿透了虛空,徑直看到了數十萬裡外的情景,

Written by
banner

「前輩,你是說那處遺迹要出世了,」李昊不自禁一愣,想到那座深處在洞明派地底的神秘遺迹,不由開口,

「還沒到時候,只是被一群無聊的人推演到了而已,」神運算元搖頭,唏噓道,

「……」

「那群老不死的不會強行打開遺迹吧,」

「洞明派可是就在那處遺迹上面,若是真的被強行闖入的話,恐怕整個門派也會受到創傷的,」李昊臉色大變,驚恐道,

他曾經進入過無盡地底,深深知道其中的恐怖,那是一處上古的遺迹,其中甚至被鎮封有數座恢弘的神殿,極有可能是上古的至尊所有,極其可怕,

若是那裡真的被強行攻陷了,別說是洞明派了,整片窮原都有可能被徹底湮滅掉,

「沒有你想的那麼恐怖,洞明派雖然不比聖地仙門,但畢竟曾經出過了不得的存在,其底蘊極其深厚,不會被毀掉的,」神運算元安慰道,

「不行,我還是不放心,前輩,不如,你陪著我去洞明派如何,」李昊恭敬的朝著老人行禮,懇求道,

「哼,你們哪裡都去不了,還是死在這裡,同這些枯骨陪葬吧,」

那些老人都是道一聖地的長老,一個個都是接洽境的大能,平日間備受尊崇,如今,一個玄關境的小修者,和一位穿著破爛的老人談天說地,竟然硬生生將他們徹底無視了,頓時暴怒不已,

「動手,殺了他們,取得珍寶,」

一名老人神色冷漠,猛然邁出一步,

他手臂光芒閃爍,掌心中出現一團絢爛的神光,狀若一頭白龍,蒼勁有力,那是修行的先天陽氣,擁有不可思議的偉力,

白色天龍升騰,蒼勁有力的龍軀不住蜿蜒,釋放出一股吞納天地的恐怖波動,瞬間炸穿了虛空,朝著李昊三人壓蓋而去,

「轟,」

滔天神力洶湧,如同一片恐怖的汪.洋在咆哮,震天動地,

整座陵宮都在劇烈的起伏,有些承受不住這強大的力量,有種要徹底崩潰的跡象,

「哎,」


一聲嘆息,充滿了滄桑,如同一道天雷,在眾人心頭想起,

剎那間,洶湧的神力炸碎,竟然憑空消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這裡,總算是我升仙大教最後的一點存留,還是將其留下吧,」

神運算元嘆息一聲,輕輕邁出走出,他乾枯的大手揮舞,頓時整座地宮都被玄奧的道圖所籠罩了,

數不盡的符文閃爍,整座地宮中都瀰漫著一種不同尋常的氣息,這一刻,時空似乎被打破了,流淌的時間長河竟然硬生生倒流回去,清晰可見,散亂的骨架重新變得完好,凌亂的石棺再度恢復原貌,整座地宮彷彿從來沒有收到過創傷,竟然奇迹般的恢復到了原本的模樣,擺放的整整齊齊,

神運算元揮手,頓時地宮中出現一座絢爛的天門,所有的石棺盡數飛起,一頭撞入那座天門中,徹底消失不見,

眾人眼睜睜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心神不住的震顫,

逆轉天機,甚至連時間長河都倒流了,這簡直就是神跡,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超越凡俗的無上偉力,匪夷莫測的玄奧秘法,讓人驚悚,讓人恐懼,讓人不敢置信,

「你….」

「你到底是誰,」

直到此刻,這些高高在上的老人才真正正式這個身穿殘破道袍的老人,渾身忍不住的顫抖,下意識的暴退,

「前輩,升仙大教雖然已經隕落,但是這些人踐踏前賢的屍骨,是為大不敬,」

「我得到了大教的傳承,便相當於其半個弟子,不能容忍這種喪心病狂的行為,」

李昊拳頭緊握,冷聲喝道,

「好,我將他們的修為壓制道接洽境三重天,」神運算元眼神閃爍,點頭道,


他輕輕揮一揮手,頓時一幅幅道圖顯化而出,化作一道靈光,瞬間印在那些老人身上,

「我的修為,被禁錮了,」

道一聖地的長老們驚恐,竭力的反抗,卻絲毫無法阻擋那玄奧的力量,硬生生被壓制了修為,

「今日,我便大開殺戒,替各位受到屈辱的前輩們洗去污穢,」

李昊大喝一聲,邁步而出,緊緊盯著那些老人,一臉的殺意,

他身軀輕顫,頓時從體內奔騰而出無窮無盡的神力,

漫漫神輝沖霄而起,綿延沒有盡頭,如同一道天幕一般,將整座地宮遮蓋,

李昊雙手抬起,渾身籠罩在無窮的神力中,如同一尊無上的仙神,散發出恐怖的威勢,他運轉『升仙決』,雙手不住的在虛空中划動,

左手捏印,頓時海量的神力灌注其中,硬生生演化出一座撐天大岳,如同有千萬萬鈞之重,一下子將虛空都壓塌了,

右手勾勒,頓時無窮的精氣倒卷翻滾,硬生生演化出一枚翻天大印,彷彿有遮天蔽日之能,剎那間將地宮都貫穿了,

「嗡,」

撐天大岳轟鳴,散發出恐怖的神力波動,真實無比,它擁有億萬鈞之重,攜帶著主人的憤怒從天而降,沿途,所有的虛空盡數炸裂,化作一枚枚黑洞,瘋狂的吞噬一切,

一名老人驚恐的抗拒,竭盡所能的鼓動神力,一下子從其體內衝出數條天龍,奮力的朝著大山撐去,

然而,遮天山嶽恐怖絕倫,鎮壓萬古,席捲乾坤,只輕輕一震,頓時將所有天龍炸成了粉末,無可阻擋的墜落,瞬間將兩名長老壓成了肉餅,轟然炸裂,

「轟,」

神山消散,翻天大印翻滾而來,

震天蔽日的大印散發出神秘的攻勢,彷彿能夠吞噬一切,將天地都給砸碎,它劇烈的顫抖,充斥著無盡的滔天氣焰,吞吐著天地十方燦燦神輝,簡直有毀滅一切的偉力,

剩餘的幾名老人膽戰心驚,本能的顫抖,生不出一絲抵抗之意,他們身形快速暴退,竟然直接選擇逃跑,身體都化作了電光,瘋狂的逃離地宮,

然而,翻天大印轟鳴,絲毫不給他們機會,如同天地倒轉,瞬間壓蓋而下,將整座地宮都徹底炸碎了,化作了無盡的齏粉,隨風而逝,

「我可以舉世皆敵,但不能舉世皆寂,」

「奮勇向前,打破一切,攜手共進,席捲天地,」

李昊雙手快速的划動,整個天地都劇烈的顫抖不停,到處都是恐怖的神力在瀰漫,

放眼望去,一個個虛幻的身影被勾勒出來,化生成一個個熟悉的面龐,懸浮在李昊的身旁,與他並肩而立, 「希望的種子已經種下,傳承的火焰將會再次席捲,」

神運算元望著懸浮在半空中的李昊,感受著那種玄奧的法決,眼眸深處閃爍著精光,喃喃自語道,

失傳數萬年的升仙決,此刻終於再次出現,必將會在炎洲,在整個大荒上重展雄風,讓無數人記憶起其曾經的輝煌,那隕滅了無盡歲月的曠世大教,也將會再次傳承下去,在歷史前進的腳步上,留下深深的印記,

「前輩,我必不會墮了『升仙決』的威名,會將其傳承下去,徹底發揚光大,」似乎感覺到老人的心思,李昊一臉認真的說道,

升仙決,為絕世仙經,能夠化腐朽為神奇,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練至大成,甚至能夠演化出無數的神明對敵,很是強大,對於李昊來說,雖然擁有『星斗練神訣』,但是其中蘊含的種種秘法卻需要足夠的境界才能夠支撐,大部分根本難以使用,

如今,他的體質遠超常人,如同一座無底洞般,充斥著海量般的神力,配合升仙決,能夠發揮出可怕的力量,即使面對接洽境三重天以下的修者,也能夠全力一戰,絲毫不落下風,

「前輩,根據我的推測,洞明派之下的遺迹極有可能是龍帝的身軀所化,甚至還埋藏有上古的秘密,若是真的破土而出,恐怕將會震動整個炎洲,」

「如今,道一聖地聯合數個門派前往,若是真的強行打開,我想洞明派萬萬難以控制局面,到時候,或許整個炎洲都將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李昊眉頭微皺,有些猶豫的說道,

「你是想要我前去壓陣嗎,」老人點了點頭,輕笑道,

在他看來,李昊天資聰穎,性格堅忍,有一種難得韌性,是一棵上好的苗子,雖然只是兩次見面,但是老人對他頗有好感,再加上如今他得到了『升仙決』,兩人之間的淵源更深,可以算是他的半個弟子,不由對他更加喜愛,

「三仙門,兩聖地,一道府,再加上其他的大教,所擁有的強者數不勝數,掌教真人獨木難支,恐怕抵擋不住他們…」

李昊沖著老人恭敬的行禮,懇求道,

神運算元乃是絕世高人,在炎洲上具有極大的名氣,被無數人所尊敬,再加上他本身便是仙神境的絕世高手,如果肯出面,絕對能夠鎮壓一大批人,

「我可以為你出面,想必還有不少人買我的面子,」神運算元笑著點頭說道,

「如此,我只需要在尋幾人出山,到時候有數名仙神境的強者在,即使是聖地也不敢太過於放肆,」李昊拳頭緊握,大笑道,

「唔,」

「仙神境的強者,即使放眼整個炎洲,也極其有限,再刨去聖地的那些太上長老,就更加稀少,你竟然能夠尋來幾個,」老人驚訝,上上下下打量著李昊,不可思議道,

「恰巧認識幾個而已,」

李昊眼眸閃爍著精光,暗暗在心中尋思,

他手中還有一枚令牌,是仙霞鎮那名老婆婆所給,以此相求,想必能夠將其請動,如果運氣好的話,再尋到那名神秘的中年人,如此便有兩尊強者,

升道聖地的太上長老,曾經被李昊貢獻的靈草所救,尚且欠他一個人情,再加上他與陳逸飛之間的關係,必定不會讓他失望,除此之外,天池的掌教雖然修為不明,但是掌控有無上至寶,也可算是一枚籌碼,

這樣算下來,足足有六名絕世高手相助,如此龐大的戰力,即使是那些聖地底蘊深厚,也絲毫不敢過度放肆,

「好,那我就看看,你到底具有多麼強大的能量,」老人深深看了眼李昊,隨之哈哈大笑,身形一閃間,消失不見,

「七寶,能幫我辦件事嗎,」李昊轉頭,望向喬七寶,

這個少年雖然年紀不大,但是修為高深莫測,比那些所謂的聖子聖女絲毫不差,雖然兩人認識時間不長,其又隱藏有許多的秘密,但是李昊心中有一種直覺,兩人之間絕對有什麼聯繫,這種感覺很是奇妙,甚至讓李昊能夠毫不猶豫的相信他,

「我很懶的,不要太難…」喬七寶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笑道,

「一點都不難,只是送個信而已,」

李昊取出素靈鏡,並從識海中牽引出一縷孕有素靈真人烙印的靈光,交給喬七寶,想了想,他咬一咬牙,又從金丹小世界內摘出一顆扶搖仙果,盡數交給喬七寶,囑咐道:「去王庭的升道聖地尋陳逸飛,有這些東西,升道聖地想必不會拒絕,」

「……」

「准仙器,仙品靈果,」

「你就不害怕我捲走跑了,」喬七寶望著眼前的古鏡和仙果,不由驚訝道,

「當然,雖然認識時間不長,我還信得過你,」李昊雙手一推,望著喬七寶絕美的臉龐,笑道,

「……」

「算你有眼光,好了,我就直接出發了,三個月後再見,」喬七寶點點頭,收起古鏡,朝著地面而去,

一切安排妥當,李昊不自禁的雙手握拳,一臉的凝重,

如今,洞明派再次遇險,雖然乃是因為其門派下所遺留的上古遺迹,但與李昊卻依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再加上那裡,乃是他如今唯一剩下的家園,更加讓他不能看到那種悲劇發生,

「先去天池,希望那位不會直接將我掃地出門,」

李昊想起上次在天池被強行扔出去的情景,不由無奈的嘆氣,

走出地宮,遙望著一片狼藉的遺址,李昊搖搖頭,感覺有些荒涼和無奈,歷史的車輪滾滾,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抵擋的住它前進的步伐,即使興盛如同上古的天庭,統領整個大荒億萬萬生靈,到頭來還是不幸的隕落了,成為塵埃消散,

「雖然不復往日的輝煌,但是種子已經種下,早晚還會再次發芽,」李昊握緊了拳頭,最後看了眼遺址,取出玄玉神台,一頭扎入了虛空中,

此地,位於窮原極東,距離天池數十萬里,即使借用玄台的力量,李昊也足足花費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才再次來到天池附近,

遙遙望去,廣闊的綠洲依舊秀麗壯觀,

生命精氣瀰漫,仙風雲霧繚繞,巍峨聖山起伏,秀麗蒼峰高聳,簡直如同一片仙境一般,讓人流連忘返,

李昊再次來到天池,絲毫不敢怠慢,他不再運轉玄法,露出本來的模樣,套上一襲白衣,小心翼翼的打理收拾一番,確定沒有任何瑕疵,才一腳邁入綠洲中,

他可是清楚的很,天池擁有著一件無上至寶,又被他從古老的遺迹中尋得了一塊仙石,如今恐怕更加恐怖了,即使沒有仙神境強者坐鎮,沒有所謂的底蘊現身,也沒有人敢於在這裡撒野,

「洞明派,李昊,特來拜見天池掌教,」

漫步來到石門前,李昊恭敬的行禮,通傳道,

不多時,秀麗的山峰上飛下幾位女子,一個個美麗動人,懸浮在半空中,空靈而秀麗,這是一群不過十四五歲的少女,很是活潑,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李昊,

「幾位仙女,可否通傳一下,故人李昊拜訪,有要事相求,」李昊朝著幾位少女拱手,客氣道,

天池的掌教對李昊十分不滿,甚至想要動用至寶將他鎮壓,更是曾經直接將他掃地出門,言明不到仙神境修為不準再來,他此次前來,可是處處小心緊張,絲毫不敢怠慢,

「李昊,你就是李昊,」


那幾個少女正望著李昊指指點點,聽到他的介紹,頓時忍不住張大了小嘴,

「這就是那個最近風頭很盛的傢伙啊,也沒有三頭六臂啊,」

「就是就是,身材修長,模樣俊俏,跟外面的傳聞一點也不一樣,」

「嘻嘻,怪不得咱們的聖女會為他著了迷,確實比那些繡花枕頭要強得多,」

幾個少女嘰嘰喳喳的抱在一團,睜大了眼睛,小聲的私語道,

「那個,幾位仙女,能否為我通一下,」

李昊沖著幾人擺手,忍不住再次說道,

「咳咳,那可不行,掌教真人有令,任何男子不得隨意進入天池中,」

「其中,李昊這個人更是不行,若是發現了,是要直接棍棒打出去的,」

「我們幾個打不過你,你還是自己走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