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1 Views

「不錯,正是在下!」李越淡淡一笑,爽快的承認了,並且問到:「兩位道友既然知道了李越的身份,難道沒什麼想說的嗎?」

Written by
banner

「這…!」偏胖的仙君卻是滿臉的為難,並沒有說什麼。

另一人卻是連忙道:「李道友不必緊張,我兄弟二人並非來找李道友麻煩,而是想尋找個隊友,一同去取一樣仙藥!事成之後,必有重報!」

「二弟,你…!」偏胖的仙君一聽,十分震驚,要知道李越可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忘了介紹了,這位是我大哥,馬中駿,在下馬中華!」馬中華卻是打斷了他哥哥的話,並且介紹起來 李越微微額首,笑道:「原來是兩位馬道友啊!不過你大哥並不樂意與在下為伍!」

見李越直言不諱,馬中華對李越可是增加了幾分好感,而馬中駿卻是一臉的苦瓜臉也是馬上恢復正常。

還連忙道:「並非馬某不願與閣下為伍,而是…而是閣下可是人人喊打啊!馬某這點修為,怎麼能與整個仙界為敵?」

『哈哈…!』李越哈哈一笑,並沒有多說。

「李道友不必在意,我大哥是個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馬中華更是雙手抱拳,微笑著道,見李越沒有說什麼,又道:「其實這次想要收取的是一株極品仙藥,不過光憑我們兄弟二人又不能得手,所以想請李道友與我兄弟聯手!」

「哦?若是在下不願與你兄弟二人聯手呢?」李越眉頭一挑,漫不經心的問!

馬中華卻是哈哈一笑,說:「李道友現在天下皆敵,若道友真不願意配合,我兄弟只需要發出消息,說出李道友當前的位置,這…這後果李道友應該還不願意承受吧?」

「不錯,正是如此!」馬中駿不知看通透了,還是怎麼回事,居然附和著說。

李越搖了搖頭,道:「兩位道友想威脅在下?」

「非也,非也!」馬中華卻是哈哈一笑的說:「道友不要誤會,我等兄弟,修為低下,自知不是別的仙君強者的對手,一但找到比我們兄弟強的,說不定非但得不到仙藥,更有可能丟了小命,而李道友修為與我兄弟香差不多,並且更是天下皆敵,已道友如今的身份,自然不願再過多得罪人了吧?」

李越已經是聽明白了,人家就是看著自己四處都是敵人,一但將他們也得罪,他們也會大肆宣傳自己的位置,給自己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雖然通緝已經過去了多年,但什麼事都有可能。

想到這裡,李越也是淡淡一笑,而且他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仙藥,能讓兩名仙君五層還沒有把握取到手,再說就算跟他們兩過去,如果兩人有歹意,自己也有把握將兩人瞬間擊殺。

「看來在下是非得跟兩位道友去取仙藥了,不知事成之後,李某能得到什麼好處?」李越的臉上,裝的很是鬱悶的說。

『哈哈』馬中華打了個哈哈,隨後道:「李道友果真是明白人,事成之後,守護魔獸屍體歸你,道友別感覺吃虧,那可是頭仙君中期大成的訊風豹!」

訊風豹,乃是變異魔獸,最擅長速度與攻擊,在陸地走獸之中,可以說沒有什麼魔獸的速度能與其比擬,加上一雙前爪鋒利無比,堪比仙器,更讓人聞風喪膽!

「好,就這麼說定了,不過…!」李越拖著長音,道:「不過還得立下誓言,若是李某幫兩位道友取得仙藥兩位又將李某的消息泄露,那李某可就虧大了!」

雖然是找隊友,但修仙之人,見財起心,背後下手的多了去了,有時候甚至是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家也難說。

聽李越這麼一說,馬中華兄弟便是連忙立下天道誓言,李越見誓言沒有漏洞,便也立下了天道誓言,這才跟隨著兩人朝著原始森林飛去。

半天過後,三人來到了一處懸崖下面,懸崖底部,卻是有著一小潭水,在水潭重要,有著一塊米余大小的平地,屹立在水潭中央,上面還有一株閃著七彩微光的仙藥。


「吼..!」三人剛剛一落下,一聲巨吼便已傳來。

「李道友小心,訊風豹來了,我們兄弟二人牽制它,麻煩道友收取七彩仙藥!」馬中華連忙放出武器,並且傳音給李越。

三人路上早就商量好了,他們兄弟修為高,就由他們糾纏訊風豹,李越收取七彩仙藥,在激怒訊風豹之後,三人一同擊殺此獠!

果然,隨著一聲怒吼,一頭長達數丈的訊風豹出現在了三人的前面,擋住了去水潭的去路。

「可惡的人類,前天放你們兩一條生路,想不到今天又回來找死,還帶著一個更加弱小的人類一起來送死!」訊風豹口吐人言,嘴巴也是一張一張,看上去很是憤怒。

馬中駿冷哼一聲,雙手握著一柄大砍刀,直接殺了上去。

「殺!」馬中華也是一聲怒吼,同樣放出大砍刀殺了上去。

李越卻是依舊沒有動,而是注視著雙方的戰鬥。

只見訊風豹一飛,便是輕易的躲避過了兩人的攻擊,而且在躲避之時,更是尾巴一抽,差點就打在馬中駿的背上。

訊風豹速度快似閃電,左撲右抓,將馬家兄弟生生逼退。

就在此刻,李越的身子動了,瞬間出現在了水潭重要的七彩仙藥旁邊,手一攝,就將仙藥收到了手。

「找死!」訊風豹見自己上當,怒喝一聲,尾巴化成了數十丈大小,又細又長,倒像一條毒蛇,狠狠的劈向李越。

就連空氣都被攪動,形成一股颶風殺向李越。

李越眉頭一挑,連忙退後,不過水潭並不寬,李越已經是退到了崖壁上,已是退無可退。

「劍裂天地!」李越爆喝一聲,一道劍芒瞬間殺出。

『轟』

兩者相碰,巨大的餘波,震得連馬家兄弟也是直接倒飛出去,一身仙氣更在兩人體內翻騰。

懸崖之上的石頭,也是噼里啪啦的滾落下來。

訊風豹見此,這才震驚不已,剛剛那可是自己全力一擊,而這名弱小的人類,卻將自己的攻擊抵擋住了。

「風之爪!」訊風豹怒喝一聲,一雙前爪連連抓出了十幾次,每一抓下來,就是幾道風刃殺出,速度之快,難以想象,一連十幾抓,就是近百道風刃向李越殺來。

「好快的攻擊!」李越也是驚嘆道,不過卻並未束手待斃,反而是凌空而上,想要飛遁,不過尋風豹速度更快,轉眼已是到了李越的頭頂之上。

「不好!李道友有危險!」在馬家兄弟的眼裡,李越只怕是凶多吉少,馬中華大驚的喊到,隨後便是手一翻,將手中砍打打出! 『嘩』就在訊風豹雙爪再次抓下之時,一柄通天巨大砍刀,重重的刺進了懸崖之中,正擋在李越的頭頂不過幾丈之處!

其實馬中華並不是真正擔心李越的安危,但李越手中可是帶著七彩仙藥,一但李越身隕,仙藥自然會被訊風豹奪取,所以馬中華這才如此擔心,並且全力搶救!

「什麼?」李越也是大驚訊風豹的速度,但馬中華卻是救了自己,李越驚喝一聲,便是旋轉起來,揮動著屠神劍一連殺出近百道劍芒,這才堪堪將訊風豹的雙抓攻擊破去,又是雙腳一蹬懸崖,便是直接飛向馬中華兄弟,想與兩人回合,現在他還不想暴露魔魂。

「吼!」訊等豹一聲怒喝,重重的抓在巨刀之上,深刺在懸崖之中的巨刀,也是一斜,居然被其踩了下去,直接墜向水潭之中。

但訊風豹卻看到了李越已經飛出,便是一轉身子,直接撲向李越的後背

並且雙爪飛舞個不停,無數道風刃砍向李越的后被。

「李道友小心!」馬中駿也是大急,不過他卻不敢硬接那風刃,只得大喊。他的心中十分清楚,風刃雖小,但卻有極大的威力,若李越被斬,只怕得被分屍了!

馬中華更是再無手段,唯一的武器,還正在墜落呢!

「起!」馬中華一聲怒喝,手有揮,巨大的砍刀迅速變成正常大小,並在飛回來。

李越也是感覺到了後面的危險是越來月近,這才連忙轉過身來,,將屠神劍重重的劈出。


一道數丈長的劍芒,瞬間斬出,將一道道風刃破去。

但風刃實在太多,李越又是倉促發功,這才威力小了不少,並沒有將風刃全部衝散。

『砰砰…』一道道餘下的風刃,居然全部斬在了李越的身上。

『噗嗤』一聲,李越的身體倒飛出去,渾身更是瞬間被鮮血染紅,胸前大片皮肉翻捲起來,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也不為過!

李越更是一連吐了幾口逆血,直接墜落下去。

「星馬追雲刀!」馬中華一收回大砍刀,便是一聲怒喝,一刀狠狠的劈向撲向李越訊風豹!

訊風豹見通天巨刀劈來,也不敢硬撼,只得避其鋒芒,這才連忙一晃,躲避開來!

李越雖然受傷,不過已經是混沌初體,身體強悍,堪比魔獸,要不還真被分屍了!想到這裡,李越是鬱悶不已,如果按與兩人商議的結果來看,萬一這訊風豹殺不死,那自己將一無所得,李越落在地上之後,身體正在迅速恢復……!

「吼!」訊風豹一聲怒喝,雙眼死死的盯著李越,恨意更是無比濃郁。

李越也是清楚,憑馬家兄弟兩人,看來根本就完全沒有絲希望滅殺訊風豹,而自己真要想滅殺它,沒有一翻手腳,是很難滅殺,若放出魔魂,那自己的秘密就暴光了。

想到這裡,李越是左右難為。

「李道友,你怎麼樣?要不你將七彩仙藥先交與馬某?」這時,馬中華的聲音響起。

『看來他們兄弟就想本少給他們當免費的打手,不過正合本少心意!你們得了仙藥也跑不遠,等本少先拿下訊風豹再說!』想到這裡李越是欣然同意,手一翻,將七彩仙藥閣空向馬中華拋去。

訊風豹身子一晃,便想截下。


但馬中駿又怎會讓它得逞?也是連忙一晃,飛舞著砍刀迎了上去,正好擋住了訊風豹,尋風豹氣急敗壞,攻擊更是凌厲起來。


馬中華將七彩仙藥一收,便是傳音給他大哥道:「大哥,仙藥已經得手,我們殺不了訊風獸,就算現在跑了,也沒有違背誓言,趕緊撤!」

「好!」馬中駿微微一愣,這才知道是的弟弟是打這如意算盤,馬上回道,並且再次狠狠的斬出幾刀,生生將訊風豹逼退。

隨後身子一轉,便是回到了自己兄弟的旁邊。

「李道友,實在不好意思,這訊風豹太過厲害,我們兄弟實在是殺不了,所以也不算違背誓言,我們兄弟先走了!告辭!」馬中華一臉的得意,對著李越說到。

隨後兩人卻是連忙朝著遠處遁去。

「卑鄙小人…..!」李越卻是對著兩人的身影,怒聲罵到。

訊風豹卻是身子一晃,想要追上去,但李越卻是一劍斬出,將其出路封死。

馬中華見李越還在抵擋訊風豹,心中頗感覺驚訝,當然他們也聽到了李越的話,不過卻不已為意,更是鄙夷的道:「不知死活,看來他還真想將那訊風豹拿下,大哥我們快走,估計他也抵擋不了多久!」

「這小子自不量力,怪不得別人!」馬中駿也是陰笑著道,隨後便是遠遠離開。

訊風豹被李越阻擋,自然是恨透了李越,只聽得它怒喝一聲,大聲道:「小子,你的同伴都拋棄你而去,本仙君現在不願與你計較,難道你就真要替他們死?」

訊風豹的眼、里只有七彩仙藥,根本不願意與李越糾纏,見李越阻擋,這才怒喝道。

「哈哈…!」就在這時候,李越的身後,魔魂出現了,並且哈哈大笑起來。

而且手持著仙劍,若不是渾身魔氣滾滾,便與李越本尊無二。

「什麼?你小子還隱藏著手段?」訊風豹見李越魔魂憑空出現,也是頗感吃驚的道。

李越本尊這才微微一笑,淡淡的說:「訊風豹,你將是本少的血丹!」

「殺!」李越魔魂尖喝一聲,便是沖了過來。

訊風豹也是大怒不已,怒道:「不管你有什麼手段,本仙君一定將你碎屍萬段!」隨後也是撲了上來。

但李越的魔魂卻是魔君五層,加上有乾坤盤在體內,連仙君後期的蛟龍都在配合下滅殺,這仙君中期的訊風豹,他還真沒放在眼裡。

只見魔魂的劍是越來越快,一道道劍芒,猶豫毒蛇一般,迅速殺出。

而李越本尊也注視著雙方的戰鬥,更是時刻準備著給其至命一擊。

「不愧是仙君中期的魔獸,不愧是訊風豹,速度之快…!」李越本尊在下方感嘆著。 大約過了半盞茶的時間,李越魔魂抓住機會,一劍斬在了訊風豹的身上。

尋風豹本斬得嗷嗷慘叫,直接掉進了水潭之中。

李越本尊見此,卻是單手一翻,將烈焰鼎放出!

尋風豹剛剛一衝出水面,李越魔魂卻是將龜元劍陣殺出,再次全部斬在了訊風豹的身軀之上,要不是訊風豹本是魔獸身軀,肉身強悍,若是換做人類只怕是變成了肉泥,不過此刻的訊風獸巨大的身軀之上,卻也是出現了數十個血洞,鮮血噴涌而出。

李越連忙揮手,將烈焰鼎化成數丈大小,並且正好是懸浮在訊風豹墜落的下方。

「不好!」訊風豹大驚的喝到,卻也改變不小現實。

鼎蓋就在這瞬間打開,一股吸了力出現,直接將訊風豹收進了丹鼎之中。

『膨』的一聲,丹鼎蓋重重的蓋上。

李越手一揮,烈焰鼎便變成了寸許大小,落在了李越手中,接著一放,便放進了往生殿之中。

往生殿雖然不能直接收進其他仙君以上的生命體,但被烈焰鼎閣開倒也沒事。

「該是找他們算帳的時候了!」李越平淡的說著,又讓魔魂進入到了往生殿之中,協助練化訊風豹。


做完一切,李越便乾脆跳進了水潭之中,好好洗了一翻,這才換了套乾淨的衣物,將小鸞放了出來。

小鸞一出來,便是興奮不已,都已經有半年的時間,小鸞沒有出來過了,枯燥的修練,讓小鸞不太滿意,這才與李越抱怨過不停。

「好了,以後老爹不會讓你進魔獸圈之中了!」聽著小鸞的抱怨與思念,李越呵呵一笑的說。

小鸞聽后,更是激動,連忙問:「老爹,你說的可是真的?」

李越站在小鸞的背上,微微額首,道:「當然是,反正你老爹的身份也被識破了!」

「啊!」小鸞知道李越被各族通緝,一聽到識破兩字,也是頗感吃驚,不過又連忙道:「反正老爹就是在逆境之中成長起來的,哈哈…!」

在李越的指引下,小鸞是迅速飛著馬家兄弟逃跑的地方追去。

不過李越卻是感覺那該死的陣靈,還在盯著自己…。

知道陣靈也沒有惡意,李越也不家理會,陣靈的強大,對於現在的李越來說,無疑是太過遙遠,就算有心也無力,所以李越也沒有自尋煩擾。

一轉眼,又是幾天過去,幾天之中李越是一連打了六七場又是收取了百餘積分,這些人都是看過李越的通緝畫像,這才一碰上,就是二話不說,想將李越拿下,當戰鬥一打起,這才知道是吃虧大了,人家有著魔魂分身,更是魔君五層…..。

不過在這接二連三的戰鬥之中,李越也是再次突破,成了仙君四層,而且混沌塔器靈一直在辛辛苦苦的替李越練混沌之力。

混沌之力比混沌之氣濃郁不知多少倍,但在混沌器靈的練化下,也又有了拳頭大小。

上次混沌之力練體之後,可是一絲不剩,要不是混沌塔靈替李越吸收仙氣練化,李越此刻估計也沒一絲混沌之力…。

而魔魂練制的血丹,又是有十八顆,而且是仙君級的魔獸,對於仙帝有著非同凡響的效果。

行走在這遺迹之中,李越又是多了不少的保障。

這天,李越來到了一處廢墟之中,到處是破敗的建築,但卻被塵土覆蓋。

李越剛剛進去不久,便從四周竄出來好幾道人影。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李越卻是馬上聽到了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來,並且有六名仙君站在了自己的前面。

李越定眼一看,這才注意到,說話的正是一名老者,有著仙君六層頂峰,而且是這幾人當中修為最高的了,不過李越卻是不懼,這種存在,李越已經和魔魂聯手斬過不是一次兩次了,加上現在又突破了,李越更是不懼。

李越嘴巴剛剛一動,還沒有說出話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