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92 Views

看來不少人都已經忘記了江雲的存在了、

Written by
banner

在學院深山的一個角落裡邊、修鍊場當中、強烈的玄力波動中間、一位少女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裡、只不過她現在身上已經被汗水打濕了、身上的運動服若隱若現、、


「璐璐、吃飯了、」

正在這個時候、修鍊場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胖胖的老人端著餐盤走了進來、


句倥璐慢慢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無神的看了看走過來的句倥若林、今天的飯菜、竟然還是這些、

「別抱怨、這可都是為了你好、」句倥若林嘆了一口氣、這個食譜可是他為了自己的孫女親手準備的、全都是能夠增強功力並且固本培元的食材、因為他們家庭身世的強大、弄來這些東西並不困難、

當初在學院挑戰賽上回來之後、句倥璐就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甚至在自己的熟人面前、他都已經變成了一副高冷的樣子、包括自己的父親和爺爺在內、而且這兩年間、她最終都不停的說著一句話


「我要變強、」

雖然說句倥若林並不知道她為什麼對於變強這件事情這麼執著、但是八成都和失蹤的江雲又關係吧、

那個傢伙、竟然放棄了學院、甚至連他想要的丹藥獎勵都放棄了、難不成玄雪、他都已經不記得了、

其實句倥璐無時無刻不都在考慮著、江云為什麼會選擇那個紅髮男人、他明明就是斗火島的成員、斗火島、可是十分不受待見的存在啊、難不成就是因為那個男人對於自己父親的那幾句嘲諷、

「明天就是比賽了、你做好準備了沒、」

這兩年來、在句倥璐的強烈要求之下、句倥若林也是將自己的畢生所學全都傾囊相授、終於、不負眾望、她現在的的確確已經變成了實至名歸的學院最強、不過作為爺爺的句倥若林好像並沒有因為孫女的成長而高興、、

江雲、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現在在哪裡快活呢、

「第一場比賽、齊劉海對陣肖小揚、」

終於、在眾望之中、今年的挑戰賽開始了、第一場是一個八年級的學生和一個九年級的對決、絕對有好看的地方、

「齊劉海、、」

句倥璐雙眼冷冷的看著場上、此時場地一邊、一個滿頭金髮的青年走了上來、他俊美的甚至都像是一個少女一般、「哇、是齊帥啊、沒想到他真的也來參加這屆的比賽了、聽說好像是被一個世外高人收尾了弟子呢、」

「是啊、不僅人長得好看、而且實力也強勁、聽說現在他的實力有可能不在句倥璐之下呢、」

「這樣的話、這次的挑戰賽有又的看了、」

看台上、不少人都是議論紛紛、可是齊劉海依舊是一臉的微笑、兩年過去了、他的樣子變得更加文靜了幾分、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九年級的大個子、雖然說身上穿著一身的厚重盔甲、但是他狂妄的態度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遮掩、不屑的看著面前的齊劉海、

這個傢伙、就是被那些女生吹上天的男人、我怎麼看也就只是一個小江臉罷了啊、

肖小揚挑了挑眉毛、這個齊劉海、好像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強悍、他的實力、甚至連自己這個渡劫境初階都能看透、

不過齊劉海此時從身後抽出了一把摺扇、慢慢的在自己面前扇著、好像一切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一樣、


九年級的人數、可是少之又少、能夠爬上去的人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肖小揚又何嘗不是、他當初為了爬上九年級、甚至連家族的繼承權都已經放棄了、雖然說他們的家族並不是什麼名門望族、但是光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九年級的誘惑力有多打、

只不過是一個八年級、而且還常年不在學校、找他這個樣子、肯定生不到九年級、怎麼可能和優秀的我相提並論、

終於、肖小揚的驕傲越來越膨脹、而眼神也是越來越不屑、但是齊劉海、依舊是面帶微笑、

「兩位同學、都準備、、」

還沒等著裁判說完、肖小揚直接推開了裁判上前一把抓住了齊劉海的衣領、大聲吼道:「小子、聽說你很厲害啊、今天我肖小揚爺爺就要看看你到底有幾把刷子、」

齊劉海也沒有反抗、任由他拽著自己的領子、

「那就獻醜了、」

此時觀眾席上的女生們瞬間都沸騰了、一部分是因為肖小揚的挑釁、而另一部分是因為齊劉海帥氣的回答、

「你這傢伙、、」

裁判戰戰兢兢的看了看肖小揚、直到他鬆開手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之後、才慢慢的宣布比賽開始、

隨著哨聲想起、一柄巨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在了肖小揚的手中、沒有幾秒鐘的時間、他就來到了齊劉海的面前、一斧子毫不猶豫的直接劈了下去、

「齊帥、」

觀眾席上的女生再次沸騰了、雖然說他們知道齊劉海的實力強大、可是自己的江馬王子被這麼一個山野莽夫突然襲擊、任誰都會激動、

只有句倥璐、面無表情、冷若冰霜、雖然說兩年之間他和齊劉海的關係並沒有變得多差、可是他們也是有是不是的會面、他知道、就這種貨色、想要碰到他的一根汗毛、簡直就是做夢、

果然、煙塵慢慢的散去、只留下肖小揚一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而他的斧子、則是死死地插在地上、

怎麼回事、那個傢伙到什麼地方去了、剛才他明明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砍中他了啊、

這柄巨斧的重量果然不可小覷、就光是把他從地上拔起來肖小揚就廢了九牛二虎之力、要是真的被打中、可能就會直接粉身碎骨了吧、

「啊、、」

看台上的女生突然全都尖叫了起來、因為在肖小揚身後的不遠處、齊劉海微笑著站在哪裡、手中依舊是握著一把摺扇、

「切、我聊、」

句倥璐知道、比賽結果就像是她預料的一樣、這場比賽根本就沒有觀賞的必要、在一眾男生的目光當中、慢慢的站起身來向著賽場外面走去、

「旋風斬、」

肖小揚終於發現了遠處的齊劉海、它再次掄起了手中的巨斧、飛快地旋轉了起來、瞬間、周圍的沙塵全都被狂風吹了起來、整個賽場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龍捲風、

雖然說衣服和發行都已經被吹亂了、可是齊劉海還是那樣優雅的站在原地、臉上一臉讓人火大的微笑、他好像根本就不收到這個颶風影響一樣、

「我去、這個傻大個子、到底想要幹什麼啊、」

不少的學生全都是用手擋住了自己的面門、這種衝擊、雖然說並不怎麼強烈、但是依舊是能夠捲起不小的沙塵、

「哇啊啊、」而同樣、有不少的女生全都是捂住了自己的裙子、、

啪、

突然之間、沙塵暴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可是此時場上、早就已經分出了勝負、

肖小揚的練體是一隻穿山甲、此時他的身上已經覆蓋了厚厚的甲殼、不過手中的旋風斬、卻已經停了下來、

齊劉海一臉微笑的看著他、他的左手當中、摺扇依舊是扇著微風、而他的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死死地抓住了巨斧的刀刃、

「一場比賽而已、不要把賽場都弄髒了啊、」

肖小揚獃獃的看著被齊劉海抓住的斧子、不管他怎麼用力、斧子就像是站在了他的手上一樣、根本就咩有一點晃動、

這個傢伙、到底使用了什麼計量、一般的人怎麼可能空手接我的旋風斬、

可是肖小揚不知道的事、一山更比一山高、齊劉海雖強、但是比他強的、還大有人在、、

「哇啊啊、齊帥太棒了啊、」

第一場比賽在肖小揚的主動認輸之後落下了帷幕、看著台上興奮的女生、齊劉海十分紳士的在舞台之上喂喂鞠了一躬才慢慢地走了下去、只留下了看台之上一陣激動的尖叫聲、

句倥璐站在飲料攤前面、無奈的喝了一口飲料、身後兩個大個子正警惕地看著四周、這是他的老爹皇帝拍給她的守衛、雖然說是咧可能還沒有他強勁、可是他的老子可是帝國皇帝、想要忤逆皇帝、不想活了吧、

自己的比賽是在下午嗎、這樣的話、還有一段時間能夠休息吧、要不、就去找爺爺、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唯一的一個人影走了過來、兩個守衛瞬間就警惕了起來、可是句倥璐卻是頭也沒回、

「沒事、熟人、」

齊劉海閃著手中的摺扇微笑著從遠處走了過來、

「句倥姑娘好興緻啊、竟然在這個地方喝飲料、難道比賽都不能夠引起你的興趣了、」

句倥璐再次喝了一口飲料、

「有屁快放、在我面前裝什麼王八犢子、」她不懈的看了一眼齊劉海、

沒想到齊劉海竟然沒生氣、反倒是無奈的笑了笑、

「哈哈還是被你看透了、沒想到這次的挑戰賽竟然連你都已經來參加了、話說你不是應該已經畢業了嗎、」

如果齊劉海沒有記錯、句倥璐早就應該在今年就畢業了的、但是為什麼卻還來參加這個挑戰賽、

「額、我有些想要做的事情還沒有做完、於是拜託爺爺幫我留了一級、」她的臉色變得有些奇怪、雖然說齊劉海已經察覺到了這一點、不過去沒有說破、既然你不想談的話、我們就不談了、

「倒是你、為什麼隔了兩年才來參加這次的挑戰賽、」

齊劉海嘆了一口氣、

「師傅現在才肯放我出來、我也沒辦法啊、在學校耽誤的課程實在是太多了、能不能順利畢業都是問題呢、」

看著齊劉海無奈的眼神、句倥璐無奈的皺了皺眉頭、這種好機會、仍給別人別人搶都搶不到、他竟然還嫌棄、、

「真不知道真人到底看上你什麼了、竟然回首你當做她的關門弟子、更何況他這一被子才收過兩個徒弟、」

齊劉海也是從小攤上拿起了一瓶飲料喝了一口、

「真人說過、我們光屬性的修士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年之間數量正在急劇下降、現在是時候把我們集中保護起來了、尤其是我這樣的天才、」

看著七海不要臉的樣子、句倥璐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不禁讓他想起了、那個人的身影、、

「算了、比賽要開始了、我該回去了、你要來看嗎、」

齊劉海搖了搖頭、

「今天師傅找我還有事、我還是偷跑出來的呢、既然比完了賽、我也該回去了、」

句倥璐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決賽上見吧、」

「璐女王、璐女王、」

在齊劉海退場了之後、觀眾席之上、終於再次想起了浪潮般的歡呼聲、不過這次已經不是女生、而是一大群的男生、

在眾望之中、句倥璐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上了賽場、她的眼神依舊是十分的冰冷、就像是落入凡間的仙子一樣、雖然說冰冷但是也讓人沉醉、

「切、又是這個狐狸精、」

這次、支持他的女生少了很多、的確、這種貌美優秀有地位的女人、實在是讓人怨恨、不過換過來想想、在所有的女生都在為齊劉海加油的時候、男生們、不也是這種想法嗎、

他的對手同樣是一個九年級的男生、這此的挑戰賽看來不識相的人已經大大減少了、六年級之下、已經很少有人會報名、雖然說他們全都知道在兩年之前、可是有個四年級的學生橫掃**奪得了最後的冠軍、

但那也只是傳說罷了、他們甚至連那個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說不定還只是杜撰出來的呢、、

看著面前只不過玄法境強度的對手、句倥璐嘆了一口氣、

自從上次的學院挑戰賽之後、他總算是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有多大、光是成天帝國的這幾個學員、就是高手如雲、雖然說不知道那些傢伙是什麼境界的、但是句倥璐只到、現在的自己、依舊不會當初那些人的對手、

再加上主院、、在那次比賽之後、那五個人、他就再也沒見過、如果說住院都是那樣的怪物、這個帝國學院、實在是太小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面紅耳赤的男生、句倥璐真是一點幹勁都提不出來、真不知道爺爺到底為什麼堅持要讓自己參加這樣的比賽、直接參加明年的學院挑戰賽不就行了、還有一年的時間、他有信心讓自己進入太祖境、 相信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句倥若林的目的、沒錯、就像是兩年前他堅持讓江雲參加挑戰賽一樣、第一名能夠得到的、可是在太祖境之上的修鍊方法、只要掌握了哪種方法、他才具備了參加學院挑戰賽的門票、現在的她、就算是變成了太祖境、恐怕在那高手如雲的學院挑戰賽上、也只不過是墊底吧、

「我認輸、」

還沒等著比賽開始、站在她面前的男生就直接舉起了手來、

句倥璐眼神當中的驚訝一閃而過、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冷靜、直接轉身向著台下走去、

「那個路學姐能等一下嗎、」

這個男生直接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當中一把抓住了句倥璐的手臂、

「我這裡、有兩張拍賣會的、、」

「不好意思、我沒時間、」

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男生直接經過了人生的兩個大波、還沒等著他話說完、沒想到竟然就被拒絕了、

句倥璐直接扔下了男生一人獃獃的站在賽場上、獨自想著外面走去、她現在除了最後一場對陣齊劉海的比賽之外、根本就不對人和的比賽抱有任何的興趣、

「大姐、你這是要去哪啊、」

不過就在他剛剛走出賽場的時候、兩個高大的男人、卻擋住了她的去路、

句倥璐冷冷的看了看面前的這兩個大個子、他們全都是光頭、此時正在一臉淫笑的看著自己、

「滾、」

她直接從他們兩人的身邊繞了過去、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這兩個光頭、竟然沒有生氣、而且還急忙追了上來、臉上瞬間變的像哈巴狗一樣的諂媚、

「那個大姐、哈哈、我們只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你怎麼還生氣了、」

吳克兩兄弟急忙笑道、

「我現在沒心思給你們開玩笑、你們不如去找王瑞紅那個傢伙吧、」

看著句倥璐慢慢遠去的身影、兩個吳克都是愣住了、自從兩年錢的那場學院挑戰賽之後、她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肯定是和當初江雲大哥的失蹤有分不開的關係吧、

「老大也真是的、沒想到竟然這就這樣撇下我們這麼長時間、自己的東西甚至都不要了啊、」

「別這麼說、老大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雖然說大姐什麼都不說、」其中個子更大的吳克哥哥嘆了一口氣說道、

兩年的時間、他們的身高已經有了質的飛躍、不僅是身高、而且還有身材、現在全都是接近兩米的個頭、一般人都要抬起頭來愛能夠看到他們的臉龐、

「說的也是、現在也到了去給老大收拾收拾房間的時候了吧、王瑞紅那個傢伙、可能已經去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