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01 Views

氣溫越來越寒冷,連陳滄和雪蓮這種自由生活在極北之人都能夠感受得到。霧氣越來越濃密,近在眼前的身影此時都幾乎難以看清。空氣變得黏稠起來,向前飛行的阻力變大,這給剛剛掌握了飛行不久的三人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不過還好,這個時候張偉張開了神境把六人包裹在內,只剩下他和李芳芳兩人緊跟着前方那一隊精靈前行。

Written by
banner

少了幾個‘累贅’之後張偉也加快了些腳步,因爲現在只剩下最後一線夕陽,已經不再是觀光旅遊的時間了。今天之所以一直都是這麼緩慢的前行,不是因爲他要保持他神的風範,而是認爲一直都沒有與李芳芳好好的放鬆一次。難得來到精靈之森這種自然氣息濃郁的地方,所以張偉走得那麼慢全都是因爲他把這當成了觀光旅遊。

降落在島嶼之上,放出神境之中的六人。終於再次站在地面之上的六人紛紛深呼了一口氣。不過當他們緩過神來看到周圍景色之後,便又把剛纔呼出的那口氣又加倍的吸了回來。爲什麼呢?因爲他們見到了..

數百棵高近千米,粗約百人合抱的參天巨樹彷彿遵循着某種規律似的星羅在島嶼各處。人們站在樹下幾乎無法望到樹的頂端,這巨樹較地球最高的摩天大樓還要高出一半。而樹與樹之間則是被無數的數十米高的大樹所連接,接連不斷,蜿蜒曲折的在這個島嶼之上繪製出了一個異常精美複雜的圖案。龐大的自然之力在這個圖案中流轉往復,每一顆大樹之上都散發着柔和素雅的光芒。

樹下是一隊隊手持長槍的精靈戰士,每隊十名精靈戰士一絲不苟的在島嶼上巡邏。上千個小隊幾乎沒有死角的巡視着沒有個角落,不放過任何可疑因素。誰說精靈族的戰士就只會使用弓箭呢?這長槍也是精靈們的標準配置啊,只不過是精靈們相對於長槍更擅長射箭而已。

天空中則是那些擁有着翅膀的精靈弓箭手,輕輕扇動着他們那精美的翅膀,拉滿弓弦隨時準備給予敵人致命的一擊。雖然沒有地面上槍兵那麼多的數量,但是那漫天的偏偏飛舞的精靈弓箭手們也是給予了衆人一種來源於天空的威壓。

當然這還不算完,這幾乎遍佈在全島的圖案之上,每棵樹上都有一個強大的精靈法師。他們依靠身下的大樹互相聯繫、貫通,這樣可以保證他們的能量永遠不會枯竭。而那些高近千米的摩天大樹上隱藏的則是精靈一族長老一級的存在,也只有他們坐鎮才能夠保證這類似於魔法陣似的機構能夠正常運轉。

地面之上巡邏槍兵的肅殺之氣,天空中精靈弓箭手的目光鎖定,大樹內隱藏的精靈法師們體內那源源不斷釋放而出的龐大威壓。這一切的一切都給予了王林這一羣人強大的震撼之感。這種震撼源自心頭,與那種凡人第一次進入皇宮中不同。皇宮之中畢竟還是石頭磚瓦,居住的還是人類,而在這島上你幾乎看不到任何的石頭磚瓦和人類,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文明…

可是,如果僅僅是因爲這些就感到了震撼,那麼接下來的呢?當他們接下來隨着帶路的嵐熙、嵐若等精靈們來到了島嶼中心的精靈古樹前呢?

第七種生命 ,那個只能算是分身,現在佇立在他們面前的這宛如山嶽般看不到邊際的纔是本體!這精靈古樹就是精靈國的王宮,也是這島嶼上那神祕圖案的起點,更是這生命湖的起點。

精靈古樹,也叫精靈皇者樹,是隻有精靈王族才能夠居住或者是調動其能量的。平時作爲精靈女王的宮殿,但其實也是一個重要的能量樞紐和能量源。精靈女王可以通過精靈古樹對整個島嶼上的樹木時刻傳遞着能量,並增強全島的防禦能力。那遍佈於全島的圖案便是生命與自然相融合的妖精之紋,它可以藉助精靈古樹的能量給予島上所有己方人員強大的增幅!

不僅如此,精靈古樹的根鬚深入島嶼深處,時時刻刻散發着純淨的自然能量。溶解於生命湖中,隨着河水流淌至森林中的每一個角落。生命湖上的那層霧氣其實就是自然能量,它對精靈沒有任何影響,相反還有一定的增幅效果。但是對於外來者就有了一種遮蔽視線,干擾使其不能到達島上的濃霧。這也就是爲何越接近島嶼這霧氣便越濃郁的原因。

精靈古樹之前頭戴翡翠王冠,手持精靈權杖的精靈女王儀態高貴,正攜着諸位精靈族的大臣們站在精靈古樹前迎接着張偉等人的到來。

“恭迎裁決者大人駕臨,願裁決者大人威名萬世流傳。”

精靈女王雙手托起精靈之杖對張偉深深一躬以示恭敬,在其身後的精靈大臣們則是直接跪倒在地。雖說精靈女王在輩分上要小上張偉兩輩,但他們也是堅固的同盟和好友。張偉既然是客人他自然是不能下跪迎接的,況且這堂堂女王怎麼說也是要給留些面子的啊。

“女王客氣了,咱們既然是朋友自然要平輩論交。咱們以後還是稱呼名字吧,我感覺叫我張偉就可以了。”張偉也是會籠絡人心的,雖然還不是特別純熟,但是這一兩句話足以拉近關係本就要好的兩方了。


“全聽大人吩咐,以後大人就叫我莉絲吧。來,婉彤叫叔叔。”精靈女王也是不客氣,溫柔的一笑終於報出了自己的閨名。精靈女王的身上似乎無論什麼時候都籠罩着一層高貴的氣質,不過當她回身叫道一個名字的時候那高貴的氣質頓時轉化爲母性的光輝。

這是衆人才發現在精靈女王的身後還躲藏着一個粉嫩嫩的小蘿莉。這小蘿莉稍稍有些嬰兒肥,不像一般精靈那般纖瘦,不過也並不會讓人感到肥胖,反而會覺得十分的可愛。身爲皇族的小翅膀在身後撲扇撲扇的,和其母親一樣的華貴。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掃視着這羣客人。聽到母親的命令後這小傢伙也沒法繼續躲在母親身後,只好慢慢挪出來對着張偉深鞠了一躬。甜甜地叫了一聲叔叔後便又再次躲了回去,繼續用她那雙清澈的眼睛偷瞄着張偉等人。她的那雙胖乎乎的小手至始至終都緊緊地攥着母親的裙子,好像生怕可愛的自己被壞人搶走。

“真是不好意思,這孩子一直都沒有見過生人。”精靈女王莉絲左手輕輕撫摸着女兒的頭頂,目光充滿了慈愛。所以說一個女人無論她的地位多高,她的能力多大,但是她對自己的孩子都是充滿喜愛之情的。

“呵呵,多可愛的孩子啊~沒關係的,小孩子嘛,過一會就熟了。”張偉可是一直都喜歡小蘿莉的,看着這個叫做婉彤的小蘿莉也是十分的歡喜。

“那麼就請進吧諸位,晚宴已經準備好了。”一名侍女打扮的精靈族少女來到莉絲身邊對其耳語了一番之後,莉絲對張偉等人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

“嗯,有勞莉絲你了。”張偉點頭道謝。

“不客氣。”莉絲淡淡一笑絲毫不失女王的高貴與典雅。素手一揮,精靈古樹上便頓時盪漾起了一層波紋。這波紋緩緩盪漾開來露出了內部富麗堂皇的大殿,莉絲率先走在前方爲張偉等人引路。

“走吧,咱們也來見識見識這精靈族的王宮!”張偉說罷,牽起李芳芳的手掌緩緩跟了上去。

‘有些事情終於該徹底瞭解了啊..’張偉在走進精靈古樹的那一刻心中想道。 就在裊裊姑娘還在感嘆自己品味不凡之時,車外突然傳來剛剛竄出去說要看看風景散散心的小三一聲驚天動地的叫喊聲,然後是馬車加速的搖晃。


裊裊姑娘竟是神色未動,完全沒有出去查看甚至是問一聲的打算,只是蹭了蹭身下沁涼沁涼的大水袋,扭了扭身子,懶洋洋的又尋了個舒服的姿勢,繼而竟再次閉上了雙眼,繼續假寐。

小二手中的針稍稍頓了頓,繼而也埋頭繼續綉她的蝴蝶嬉水圖,連頭都沒抬一下。

沒有人去問小三發生了什麼,更沒有人理她的叫喊聲。

於是,在外面喊得驚天動地的小三丫鬟委屈了。

只是,小三丫鬟,如果你能把你那叫聲里的興奮稍微收斂一點,估計就會至少有人問一句「怎麼了」!於是,你興奮的大叫聲沒有引來追問,你究竟在委屈什麼?

不過,很快,小三已經無暇他顧,和行進中的馬車越來越接近的火光讓她興奮起來,那點點的委屈感也就拋在腦後了。

而此時,天色已經擦黑,光線早已黯淡下來,只是也不至於需要點燃火把的地步,而在這仙界之中,火把其實早已不多見,畢竟在仙界中是修士最多,低階的煉器師自然也多,那麼那些能夠發光的什麼寶石或是簡單的原器自然也不會多稀罕比比皆是。

所以小三才會在一見之下那般興奮——

只因在仙界會用到火把的人,只有一種,那就是劫道的土匪!

當然,在修士聚集的地方是沒有這個的,畢竟修士打劫估計是唯恐被人發現,哪裡會這般明目張胆。


而這個不成為的習俗,只是指的凡人聚居的地方。

而小三也不知道是從哪裡聽說過這個,所以一見那火把的時候想起這個不成文的典故頓時格外的興奮起來。

自從來了仙界,她是有多久沒有見識過打劫的了!真是太懷念了啊!

想當年在下界的時候,那兩年陪著自家小姐,可是一路挑了多少個山寨反劫了多少土匪?現在想想都還熱血沸騰!

好吧,小三丫鬟你確定你不是想著那反劫來的多少亮晶晶金燦燦的寶貝而興奮?

「啊,近了近了!好馬兒,你們再跑快點!」小三跟馬兒嘀咕著,小白一二三號和小三混得關係也十分好,聽了她的話倒是真的慢慢加速,既沒有讓馬車內的主人感覺不適,又更加快速的接近了目的地,朝著那一片火光沖了過去。

它們自然也是察覺到了那邊都是一些凡人,它們自然不擔心會有什麼危險,所以這才十分配合小三。

隨著馬車的越來越接近,小三已經完全能聽清楚那些人的動靜,是已經開始打起來了呢!

小三丫鬟容貌本就不俗,加上修鍊后更加靈氣十足,在裊裊姑娘的熏陶下易於其他女修的不俗氣質,更讓她看上去足以堪稱容色絕代,比之小二也只是各有千秋,如果她安安靜靜的呆著,端足了優雅的儀態,也絕對是看上去十分唬人的!至少比之一般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那也是絕不差什麼的!只是此刻,她那蹲在馬車上兩眼放光的模樣,在越來越黯沉的夜色中,實在有些嚇人,竟像是猛獸盯著自己看中的獵物一般,只差沒眼冒綠光了!

不過,隨著馬車更加的靠近,她就很快的失望了!

此時她甚至有些後悔,幹嘛要來湊這個熱鬧了,一看那些衣衫襤褸完全不像土匪反而更像乞丐的搶匪們,還有那對面也是衣著十分簡樸的被搶劫對象,她就覺得自己不該來了!

明擺著,這樣的人能藏著什麼寶貝?

就連被搶的人也看上去很窮的樣子!

這熱鬧還有什麼好湊的?

只是此時,小白一二三號顯然和她沒有心有靈犀,一隻沒有聽到新的吩咐的三隻已經將耀目至極的金黃馬車大刺刺的直接拉到了一群人的中央,十分囂張的佔據了兩幫人對持的中央地帶!

這架勢,明擺著就是來攪事的!

這讓已經後悔的小三丫鬟就算此時想喊停也喊不出口了,這麼架勢十足的衝進來,現在喊停,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頓時,小三一臉肅然的站起身,架勢十足的一抬下巴,拿出五分裊裊姑娘那點頗頤氣指的氣勢,頓時也有點像些樣子,她目光掃過下面軒輊分明的兩幫人,又抬了抬下巴,這才道:「說吧,你們這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需要霸佔了整個大道來解決?不然,你們先停停手,讓個道給本姑娘先過去?」

於是,唰的一下,四周所有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到了小三和她身後那輛異常醒目耀眼的馬車之上!

兩幫人,大約五六十人左右,被劫的大約一行十來人,搶匪模樣舉著標誌性的火把的大約三十來人,此時,這些人都齊刷刷的看著馬車上居高臨下的小三,那一雙雙眼睛里,俱是被突然打斷的憤怒,以及濃濃的戒備,還有被挑釁的不屑,甚至有幾道毫不掩飾的殺意!

不得不說,小三丫鬟這仇恨值,那絕對是拉得妥妥的!

而且一下子,還拉住了全部仇恨!不管是搶劫的還是被搶劫的!

在馬車內原本看似閉目睡著的裊裊姑娘唇角忽然一抽,對於小三學著自己的樣子拉住全部仇恨值的行為,裊裊姑娘表示,一定是小三這傢伙長得太欠扁,不然她怎麼不知道自己這般架勢還有這樣的功能?

話說,裊裊姑娘,請一點不要小看您自己拉仇恨的本事!

而被自家小姐鑒定為長得太欠扁的小三丫鬟顯然沒有一點收斂的意思,面對著一群只會武術對於修士來說簡直是動動手指頭就能滅殺的凡人,她也實在沒有收斂的必要。

好吧,其實小三心底還是有點沒底的,主要是她突然衝過來湊熱鬧,要是她家小姐等會兒不耐煩了,畢竟這些人身上顯然不可能有什麼寶貝啊——一旦自家小姐不耐煩,等下吃不了兜著走的還是她!

小三丫鬟於是想著,一定要速戰速決快點解決好去跟自家小姐好好解釋下這純屬意外!她不是故意耽誤時間來湊熱鬧的!

這般想著的小三丫鬟於是再次開口道:「喂,你們倒是吱個聲啊!你們,誰是領頭的,都站出來表個態,或者直接讓道,不然本姑娘可是不會客氣的啊!」


好吧,這仇恨值,越拉越穩了!

那兩幫原本正在對峙的人,竟是一下子都將刀鋒對向了小三和她身後的馬車,那衣衫襤褸一邊的沒有出聲,倒是那疑似被搶劫的對象中一人忽然滿是嘲諷的開口道:「閣下既然也是沖著那樣東西來的,何必藏頭露尾故布疑陣!儘管放馬過來便是!」

見自己那般架勢竟然沒唬住人,反而那被搶劫的不感謝她轉移了「搶匪」的注意力反而將刀口對準了她把她當賊防,小三丫鬟一下子就不樂意了!

她可是見慣了自家小姐一出場每每就能震懾全場甚至能讓人直接退避三舍,怎麼到了她一樣的架勢反而還讓本應該感恩的一方把她當賊防!

這實在是太過打擊一心朝著自家小姐靠攏的小三丫鬟!

好吧,雖然她知道自己不是小姐沒有小姐那般氣場,但是好歹也得有點作用不至於除了拉仇恨什麼作用都沒了吧?

被打擊的小三丫鬟頓時出離憤怒了!

體內早已蠢蠢欲動的戰火蹭地層層飆升!

雙手互握,捏得一根根指節嘎吱嘎吱的響,她已經打算一定要給下面這群……這群……什麼來著!對,小姐說的,愚蠢的凡人!不錯,她要好好給這些愚蠢的凡人們一些教訓!

好吧,小三丫鬟,你把裊裊姑娘形容你的詞語套用在他人身上真的好嗎?

這新潮的詞語,還是住在那小城鎮里時,裊裊姑娘因為小三丫鬟又做出了蠢事突然心血來潮罵出來的,只因她那一刻覺得在沒有什麼詞語比這一句更能形容那時候的小三。

如今小三丫鬟活學活用,只能說,同樣繼承了自家小姐的小心眼的小三丫鬟這是決定把曾經套用在自己身上的詞語給趕快推出去?

越想越覺得這個詞語實在太適合這群人,他們可不正好就是凡人,於是小三丫鬟忽然覺得,小姐這樣說她還是不對的,畢竟她現在確切的來說已經不是凡人了。

這樣一想小三丫鬟的心情忽然又奇異的好了起來,似乎是從側面證明了自家並不愚蠢一樣,她難得的看著下面那群對著她刀兵相見的人竟順眼了起來。

於是,心情一下子又好了的小三丫鬟就十分大度的決定再給這些愚蠢的凡人們一次機會,她好心好意的道:「嗯,你們如果現在放下武器投降,本姑娘就放過你們不計較你們剛剛的失禮!」

馬車內,裊裊姑娘已經不單單隻是唇角抽搐了,這下是連眉梢也忍不住一跳,她默默的反省,自己難道真的在兩隻丫鬟面前亂用了很多詞語嗎?不然怎麼小三這傢伙一句都是一個拉仇恨的詞語? 穿過精靈古樹上那門一般的洞口,那種感覺就像是穿過了一層水似的。波紋微微盪漾,這樹內與外界完全是天壤之別。

這精靈古樹內的世界一派富麗堂皇,與精靈們一貫的風格並不相同,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違和。

無論是那高高的華美穹頂,還是四周那栩栩如生的精美木雕,全都透露着一種自內向外的高貴。這種高貴與精靈一族本身的氣質相輔相成,就如精靈女王本人一般,既擁有着自然的素雅與寧靜,但又不失其女王的高貴與典雅。

整個大殿十分的寬闊,寬闊的完全超過了精靈古樹的直徑,而且似乎在大殿之後還有其他的空間存在。地面上所鋪設的是一種似木非木、似石非石的地板,雖然堅硬光滑但是卻擁有木頭的質地與紋理。

大殿的穹頂上繪製着無數精美的畫面,幾乎都是一些精靈們祈福、種植的場景,但是卻也不乏少量精靈們英勇戰鬥的畫面。那高懸於每個人頭頂之上的壁畫緊緊地盯着大家,那栩栩如生的一幕幕其實就是在提醒着這個世界:我們可以老老實實呆在家裏做我們自己的事情,我們也不會主動去惹你們任何人,但是無論是誰膽敢入侵、挑釁,殺 無赦!

張偉等人隨莉絲女王走進了大殿之後便見到了大殿正中央那長長的餐桌,那鋪着潔白桌布的餐桌之上擺滿了美味珍饈。形形**的水果與蔬菜是今晚宴會的主食,雖然只是些素食,但卻也格外的誘人。不過誘人歸誘人,但他畢竟還是素的啊,所以精靈族很人性化的準備了少量的肉食。精靈族也是雜食類嘛,也是會殺生的嘛,他們又不是和尚。

將張偉等人引到餐桌之前,莉絲女王讓一位侍女把婉彤小公主帶走,就要將主位讓給張偉和李芳芳。不過張偉怎麼說也是一個比較有素質的紳士,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爲的,所以張偉只是微笑着擺擺手坐到了對面。莉絲女王見張偉堅持如此便也無法,兩人隔桌互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後坐了下來。兩人落座之後,王林小惠他們與精靈族的一衆大臣方纔互相頷首,跟着坐在了各自王者的左手邊。

“非常感謝張偉你能夠來到我們精靈族協助,其實當我見到你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我們此次必然會獲得勝利。”

莉絲女王端起身旁侍女斟滿的酒杯,盈盈起身對張偉敬酒道。那滿臉高貴的笑容可不是裝出來的,不信可以問問這羣精靈族的大臣們,在張偉到來之前她可一直都是滿面愁雲。

“女王言重了,其實這點小事就算是我不來您也可以擺平啊。”張偉含笑說道,擡起剛被侍女斟滿的酒杯輕抿了一口。

“呵呵..裁決者威名遠揚,如果您能到場督戰,我相信我精靈族將不損一兵一卒。”

莉絲女王不知怎的,對張偉說話的語氣突然變得怪怪的。不過面對張偉那個懶散到有些無賴的樣子,恐怕是誰都會產生些許怒氣吧?

“女王您也太擡舉我了,我現在可是連聖級的力量都沒有啊…”張偉攤開雙手苦着臉說道,但究竟如何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我相信裁決者大人您一定會在關鍵的時刻爆發出令人震驚的力量,所以您就完全用不着謙虛了”。莉絲女王認爲張偉這是明顯的推脫,可是你既然想要推脫爲何來要來此呢?蹭飯的?

“我自己有多少能耐還是清楚地,重傷未愈的我想要幫您還是困難很多啊。”張偉這話說的那叫一個真誠,幾乎達到了聲淚俱下的程度。

“哦,原來如此,看來是妾身唐突了。”

莉絲女王見張偉都已經把話說得這麼絕了也就不再自討沒趣,只是狠狠的說了一句。

“沒關係~沒關係~不過..莉絲女王,最近我的兄弟們在北方遊玩的時候偶然發現了一些小玩意..”

張偉彷彿很不在意似的擺擺手,但是隨即張偉便突然冷下臉來對莉絲女王玩味的說道..

“哦?是什麼小玩意呢?難道是冰封雪原著名的寒冰雪玉?”

莉絲女王故作不知,疑聲問道。

“哼,女王還真是有雅興,竟然能猜到是那珍貴異常的寒冰雪玉!”

張偉冷哼了一聲,其實陡然散開,嚇的在場所有人後背都一陣發冷

“哦?那..那聽裁決者大人的意思難道發現的不是寒冰雪玉?”

莉絲女王強定心神,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當然不是,發現的僅僅是一小塊殘缺的箭羽而已…”

張偉緩緩站起身來,面帶笑意掃視着在場的所有精靈。王林、陳滄他們剛要有所動作,卻被李芳芳一個眼神給頂了回去。

“妾身..妾身不懂這殘缺的箭羽有何珍..珍貴之處,竟然會被您如此看好?”

莉絲女王彷彿是受到了張偉氣勢的壓迫,言語也變得吞吐了起來。面色潮紅,感覺有些上不來氣。

“呵呵..因爲它..是疾風鳥羽製成的!”張偉輕笑一聲,但是隨即一掌拍在了桌面之上。桌子沒有絲毫的損傷,但是那不知是何材質的地板卻凹下了一個半米深的手印。

‘嘩啦…’長桌兩旁的人馬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紛紛站立起來。拔刀的拔刀,射箭的拉弓。一時間整個大殿陷入了緊張而寂靜的局面。

“坐下!咱們是來做客的,要守規矩!”張偉怒聲對王林六人呵斥道,但是他的眼睛卻始終在精靈們的身上掃視着..

“你們也全都坐下。坐下!”莉絲女王深呼了一口氣後對着衆精靈大臣們說道。但是在見到所有的精靈們依然不爲所動之後勃然大怒。也是一拍桌子,桌面上直接露出一個小巧的手印。這時那羣已經被張偉嚇傻的精靈族大臣們方纔反應過來,尷尬的坐了下來,一眼也不敢看張偉。方纔站起來完全是出於本能,否則就是再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直接與張偉這個神叫板啊..

“裁決者大人..您也是知道的,這大陸之上可不是隻有我們精靈一族會使用這種箭羽啊..”醞釀了好久,莉絲女王緩緩地對正不緊不慢吃着虹芳果的張偉說道。言語中頗有解釋的意思。

“沒錯啊,我也沒說這是你們精靈族的啊,你們幹嘛都這麼激動?”張偉右肘拄在桌面,手中拿着還未吃完的果子隨意搖動着說道。看到他那賤賤的表情,很多人都想上去踹他幾腳。但是很可惜,這裏貌似還沒有誰能打得過他..

“呵呵..呵呵..是我治臣不力、招待不週,讓裁決者大人您見笑了。”莉絲女王被張偉那令人感到鄙視的表情氣的乾笑了幾聲,勉強擠出了一句話,向張偉服了個軟。

“哎~進來的時候不是說好了嗎,不要叫我大人,叫我名字就好了。”

張偉這個時候纔想起來不叫尊稱的事情,可是他們倆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遵守過。

“是..張偉..”

莉絲女王輕聲答應了一聲,把頭深深地埋了下去,誰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來來來,大家快吃啊!這可是女王陛下特意爲咱們準備的,這輩子可有隻有這一次機會,都給我把握機會啊。”

看着寂靜下來的大殿,張偉對着自己的這幾個‘手下’使了個眼色後便帶頭大吃了起來。看的李芳芳幾女眉頭緊皺,但是卻彷彿明白了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