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1 Views

穆霜開始點了點頭,卻又迅速搖頭,「恐怕不會繼續下跌太多,2.01美元一股的價格,差不多是amd公司的歷史最低價格。如果沒有外力推動,這個價格會維持下去!」

Written by
banner

石磊回憶著amd公司的股價,2008年以前,amd公司的股票價格很低。哪怕進入了2008年之後,amd公司的股價依舊不慍不火,最低的時候也下探到了2.01美元。

從2009年開始,amd公司的股價才開始好轉。最高衝上了9美元的高位。一直持續到2012年的4月份,amd公司的股價又一次開始了滑雪比賽,不斷的衝下坡。

當然了,那是前世amd公司發展的軌跡。現在的網路世界格局,已經被石磊改變了一番,amd公司自然也不可能如同前世一樣發展。

如果沒有勇者世界介入,amd公司將會憑著athlon系列處理器,還有ati顯卡系列產品,帶動著公司持續走出困境。


但石磊加入了這個世界,夢想娛樂擾亂了這個世界。amd公司並沒有如同原來的軌跡崛起,反而被夢想娛樂坑入了深淵。

「穆霜,我們什麼時候介入?」石磊有點擔心遲則生變的事情出現,萬一amd公司有什麼奇迹出現,石磊不高興只是小事。米瑞科技無法崛起,才是一個真正麻煩的大事。

穆霜白了一眼石磊。「這個時候就可以開始。但現在我們沒有錢,也有沒離岸公司做跳板。」

如果夢想娛樂公司,直接出面收購amd公司,不僅僅會引起amd公司的警惕,還會引起intel公司的阻撓,收購案絕對無法完成。

「穆霜。調集我們公司的流動資金,直接開設個人賬戶收購。」石磊做出了決斷道。

石磊目前個人流動資金大約有12000萬左右,米瑞科技旗下子公司的流動資金大約有13500多萬,兩項加在一起。折算成美元約有3200萬。

按照amd公司目前2.01美元一股計算,目前擁有的資金,已經足夠收入不少的股份。amd公司總股本為7.24億股,在市面上流通了百分之七十五,也就是5.43億股,如果有足夠多的資金,也有足夠高明的手段,完全可以在股票市場中,將amd公司收入囊中。

只不過,在利堅國的證監會監管下,這種收購是不可能達成的。

穆霜眉頭微微皺起,「石磊,用你的個人名義開設賬戶嗎?」

「傻瓜!自然是用你的!」石磊放心的說著,彷彿絲毫不擔心巨額資金的安全。

「你…」穆霜眼中泛起溫柔的目光,同時嘴硬道:「石磊,難道你不怕我攜款潛逃了?如果將公司的流動資金,轉入了我開設的國際匿名個人賬戶,按照法律意義,那些錢就屬於我了,即便是你起訴我,也不會有任何結果。」

石磊聳了聳肩,「區區三千二百萬美元而已,如果你想要,給你也無所謂!」

「三千二百萬美元?公司哪有這麼多現金!」穆霜統管米瑞科技旗下子公司,自然知道公司的流動資金沒有這麼多。

「我手裡還有一些流動資金,加上公司的流動資金一起,大約有三千二百萬美元。等一會全部注入你的個人賬戶,交給你一起操作。」石磊真的不怕穆霜捲款跑路,雖然這是一筆巨款,但若是穆霜真的跑路了,石磊反而會慶幸。

一個他愛的女人,如果只是為了金錢便背叛了他,石磊希望那個背叛的時間越早越好,免得以後他受傷更重。

穆霜內心感動不已,一個男人是否在意一個女人,最簡單的方法便是,看那個男人願不願意為女人花錢。

「石磊,只要你不怕,那就把錢轉移過來!」穆霜故意做出一副貪財的樣子,相當的可愛。

石磊笑著搖頭,拿出手機撥通了衣卒爾的電話,吩咐道:「將公司流動資金,還有我的個人現金,轉換成美元,大約需要多久完成?」

外匯兌換不是想要多少就是多少,沒有一定的渠道,還真的做不到快速兌換外匯。幸好衣卒爾可以做到,石磊預設了很多方案兌換外匯。

「sir,大約需要十五分鐘。」衣卒爾回應道。

「開始兌換,兌換完成後,通知我!」石磊說完后便掛斷了電話,然後轉頭看著穆霜,提醒的說道:「穆霜,你的國際匿名個人賬戶開通了嗎?」

「我以前就玩過國際股票遊戲,在瑞士銀行開設了一個匿名賬戶,無法被查詢到身份的那種賬戶。」穆霜再次試探道:「石磊。那可是匿名賬戶,如果資金匯入進去了,我又真的跑了,那你只能啞巴吃黃蓮了呢!」

石磊認真的看著穆霜,目光自然道:「穆霜,我相信你!」

穆霜受不了石磊的目光,微微偏過頭,輕哼了一聲,「石磊,你等著。我會把那些錢都拿走!」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穆霜坐在辦公電腦面前,登陸了瑞士銀行的個人匿名賬戶,整整三千二百萬美元,已經匯入了穆霜的個人匿名賬戶之中。

穆霜抬起光潔如瓷的下巴。嬌哼一聲:「石磊,你以後要好好聽話。否則。我就帶著你的錢逃跑了!」

石磊假裝慌亂道:「女王大人。我一定會好好聽話的!」


「聽話就好!」穆霜擺了擺手,「石磊,你先回去休息,我準備在納斯達克上,開始收購amd公司的股票。」

石磊遲疑了一下,納斯達克的開盤時間與收盤時間。對應在夏國的時間十分不方便,晚上九點半至凌晨四點,這段時間大多數人已經睡覺,讓穆霜一個人熬夜。石磊不怎麼放心。

「穆霜,我留下來陪你!」石磊以商量的語氣說道。

穆霜搖了搖頭,「石磊,你又不懂股票操作交易,留在這裡也沒有用,還會幹擾我的工作。你回家休息,我會處理好的。」

石磊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穆霜,納斯達克的股票交易如何操作進行?」

「其實與我們夏國的股票交易操作差不多,也就是在適當的時機買進而已。我們要收購amd公司,只買進股票,操作十分簡單。」穆霜簡單的解釋了一番。

聽完解說之後,石磊升起了一個想法,如此簡單的任務,完全可以交給衣卒爾處理,他拿出手機快速的給衣卒爾發送了一條信息,讓衣卒爾接入穆霜的工作計算機,學習穆霜的操作手法,總結計算操作方案,然後自主邏輯分析。

買賣股票的操作方法很簡單,衣卒爾只花了十分鐘不到,便學會了操作方法,然後通過手機反饋信息給石磊。

石磊眼珠子一轉,笑著對穆霜說道:「穆霜,我想到了一個操盤手,可以代替我們買進amd公司的股票。」

穆霜白了一眼石磊,「笨蛋石磊!什麼操盤手,信得過嗎?萬一對方有什麼歹心,我們的資金會全部完蛋!」

石磊訕笑著道:「應該可以信任的!」

應該是必須能夠信任!如果衣卒爾都無法信任,石磊還有什麼可以信任的?衣卒爾雖然是偽人工智慧系統,卻不具備『我』的意識,也不具備『真正的人類情感』,不存在『情緒』的概念。

說到底,衣卒爾也只是一段更高級的程序,雖然有些時候,衣卒爾的表現很像一個人,但歸根結底,衣卒爾終究也只是一段程序,而不是一個生命。

這也是偽人工智慧系統與真正的人工智慧,最本質的差別!

真正的人工智慧系統,存在『自我』的概念,已經不能再用一段程序來簡單形容真正的人工智慧。或許應該用硅基生命形容真正的人工智慧,才更加的合適。

人類屬於碳基生命,而真正的人工智慧屬於硅基生命,兩者均是生命的形式存在,而不是沒有生命的程序。

衣卒爾作為一段程序,核心控制許可權在石磊手中,石磊可以百分之百信任衣卒爾。

「應該可以信任?」穆霜古怪的看著石磊,然後用一種教育的語氣道:「石磊,你不要太輕易的相信人,面對金錢誘惑的時候,太多人無法把持自己。」

石磊連忙虛心點頭,不再提讓衣卒爾接手收購股票的事情。

「女王大人,我們先期可以收購多少amd公司的股票呢?應該可以收購差不多一千五百萬股!」石磊詢問道。

.(未完待續。。)

ps:【打賞感謝】灆火,打賞1888.領導來看,昕羽兒,打賞100. .

納斯達克證劵交易市場,amd公司的股票,股價大崩潰到達了2美元的邊緣。

五月三日,晚上二十三點,夢想娛樂公司臨時總部,翡翠大廈三十八樓,穆霜的辦公室,還亮著燈光。

辦公室裡面,石磊在商務會談區的真皮沙發,找到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倚靠在沙發上,通過手機與衣卒爾交流著信息,主要是了解勇者世界的信息。

穆霜坐在人體工程學辦公椅上,神色專註的看著電腦顯示器,操作著滑鼠和鍵盤,通過納斯達克證劵交易市場,開始小規模試探的掃蕩amd公司股票。

在納斯達克證劵交易市場上,amd公司股票的日均成交量,大約在1500萬股左右。由於今天amd公司的股價異常波動,成交量更大了一些,股票市場上掛滿了出售的賣單。

穆霜一點一點的蠶食2.01價格的賣單,短短一個小時時間,已經悄然的收入了一千萬股。

如果放在往日,一千萬股交易量佔據了一天的三分之二額度,鐵定會引起關注。但是,今天就不會!

amd公司的股價重挫15%,市場上的交易量,已經突破了三千萬股,穆霜只是佔據了三分之一而已。

只不過,收入了一千萬股之後,憑藉這一千萬股的鎮壓,amd公司的股票,居然硬生生的上升了2美分,達到了每股2.03美元的價格。

對於這個價格,事實上也是一個好價格,可穆霜並沒有繼續吸入更多的股票。並不是嫌棄價格貴,而是不想引發鏈式反應,繼續推高amd公司的股價。

穆霜將鍵盤托架推了進去。打了一個哈欠,看向沙發上的石磊,有點傲嬌道:「石磊,我們收入了amd公司一千萬股,佔據總股本1.38%,算起來我們也是amd公司的股東了呢!」


amd公司的股東眾多,持股比例超過了0.5%以上的,便有資格出席amd公司的股東大會。

比如說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csfb,它們才僅僅持有0.54%的股份而已!

米瑞科技公司持有一千萬股,相當於佔有總股本的1.38%。已經算是amd公司的主要股東之一。

「啊哈!我們可不能滿足於只做小股東,我們要成為amd公司的絕對控股股東!」石磊有很大的野心,想要成為amd公司的絕對控股者。

絕對控股的含義是,石磊擁有的amd公司股票超過50%。只要石磊成為了amd公司的絕對控股者,便可以輕易的更換公司的高層領導。以及決定amd公司的經營決策。

現代的大型公司,基本會避免出現絕對控股者的情況。因為絕對控股者會讓其他中小股東喪失投票權。從而讓公司成為絕對控股者手中的玩具。

若是絕對控股者產生了機會主義。或者是以權謀私,把公司當做私人的提款機,類似的行為會對上市公司造成十分嚴重的負面影響。輕者公司股票大跌,投資人撤退,中小股東退股;重者公司分崩解析,上市公司王朝瓦解。

一旦石磊表明想要成為amd公司的絕對控股者。不僅僅是amd公司高層不同意,其他股東也不會同意。

穆霜走到商務會談區,坐在了石磊對面,白了一眼石磊。輕哼道:「絕對控股不是那麼容易的,amd公司的流通股票數量,雖然一共擁有5.43億股,但絕大多數已經掌握在了大大小小的股東手中,他們不會輕易的賣出去。」

「為什麼他們不賣?」石磊眉頭皺了起來。

「很多投資者看好amd公司,也有一些投資者屬於固定投資,不會輕易的轉賣手中的股票。例如挪威政府全球養老基金,他們持有了amd公司0.68%股份,對於他們而言,只要amd公司沒有明確的倒閉信號,他們不會低價賣出amd公司的股票,只會坐等分紅,或者是很高的價格,才能打動他們。」穆霜解釋了一下大致的情況。

挪威政府全球養老基金,屬於政府的官方投資,他們穩定購入了amd公司的股票,絕對不會低價賤賣,想要收入他們手中的股票,必定是千難萬難!

石磊眉頭一皺,原本他以為amd公司在外流通了75%的股份,通過收購的方式,應該很容易獲得超過50%的股票份額,但現在看起來似乎很困難。

「穆霜,類似挪威政府全球養老基金這樣的投資者股東,一共佔據了多大的份額?」石磊詢問著情況。

如果這種政府性質的投資者過多,對於收購結果的影響是巨大的。因為隨著收購的進行,市場上流通的amd股票會越來越少,從而拉高amd公司的股價。

穆霜沒有回答石磊的問題,解釋道:「暫時還不清楚,amd公司的股東情況,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嗯?上市公司的股東信息,不是應該公開的嗎?」石磊有些詫異道。

信息公開之後,意味著可以輕鬆的調查到需要的資料,穆霜為什麼還沒有查到對應的資料呢?

「笨蛋!」穆霜白了一眼石磊,「雖然上市公司的信息是公開的,但想要調查具體的股東資料,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啊!」

「原來如此!」石磊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工作速度太慢的問題,他掏出了手機,沒有避開穆霜,撥打了衣卒爾的電話。

雖然沒有避開穆霜,但石磊也沒有直接稱呼衣卒爾,等待電話接通后,吩咐道:「調查amd股東的情況,調查完成後,發送到我的郵箱中!」

穆霜眼神中帶著驚訝的看著石磊,『石磊這傢伙,吩咐誰調查amd公司的資料呢?謝暉嗎?不是,謝暉不具備這方面的才能。除了謝暉,又有誰呢?』

「yes,sir!」衣卒爾的語氣永遠是那麼平靜與毫無情緒,石磊喜歡這種聲調,不喜歡衣卒爾模擬人類情感與他交流。

掛斷了電話之後,石磊主動對穆霜解釋道:「剛剛是一個朋友,對於這方面的情報,他十分的熟悉,等一會就有信息傳過來了!」

不到十分鐘,石磊的手機收到簡訊息,正是衣卒爾發送過來的信息,表明amd公司的股東資料,已經發送到了石磊的郵箱之中。

石磊站起身來,笑著道:「走,我們去看看amd公司的股東資料!」

穆霜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驚疑,amd公司的股東資料的確是公開的,股東數量卻有好幾百人,可在不足十分鐘之內,將所有資料整理出來,這種辦事效率,究竟有多高?

『石磊的那個朋友,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如此快就完成了資料的統計?莫非對方早就準備好了amd公司的資料?難道米瑞科技在海外,真的存在嗎?』穆霜心中的疑惑更多,原本她以為米瑞科技不存在,只是石磊虛構的空殼離岸公司。

但是,米瑞科技的兩大主技術部門,讓穆霜開始關注米瑞科技公司,卻沒有調查到對應的消息。

這一次,石磊吩咐『朋友』調查amd公司的股東資料,讓穆霜又一次懷疑到了米瑞科技,是否真正的存在。

石磊使用穆霜的電腦,登陸了自己的個人郵箱,將衣卒爾發送過來的郵件,下載了在本地儲存。

衣卒爾調查的amd公司股東資料,十分的詳細,不僅僅在word文檔中,詳細的羅列了出來每一個股東的情況,還做了大量的圓形百分圖,以及柱狀對比圖。

根據衣卒爾調查檢索出來的情況,amd公司在市面上流通的75%股票,有40%掌握在固定的投資者手中。

這些固定投資者的含義是,持有amd公司的股票超過三年,並且只會買進股票而不會賣出。

剩下的35%流通股票,分成了兩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掌握在投機者手中,他們可以算是臨時股東,只持有股票不參加股東大會,手中的股票隨著股票市場的價格波動而進出。這一部分投機者,大約握著15%左右的流通股票。

另一部分,最後剩下的20%流通股票,則是真正的流通股票,在市場上由散戶們買進賣出,自由的交易。

夢想娛樂公司可以順利收購的部分,也只有這20%的自由流通股票,並且一旦收購數量超過了一定程度之後,amd公司的股票價格,必定會強勢的漲價。

哪怕夢想娛樂將20%自由流通股票完全收入,甚至出高價收入了投機者手中的15%股票,也才達到了35%的股票份額。

到達那種地步之後,夢想娛樂必須和固定投資者商談,才有機會繼續增加股票的持有份額。

可到了那種局面,amd公司早就醒悟過來,有人想要收購公司,他們一定會警惕,為收購者製造更多的麻煩。

石磊和穆霜兩人看完了衣卒爾收集的信息資料后,石磊不太懂股票,還覺得沒有什麼太糟糕的情況。但穆霜的臉色,已經變得有點不好看。

「石磊,我們可能有麻煩了!」穆霜的貝齒微微咬著粉紅的嘴唇,低聲開口說著。

.(未完待續。。)

ps:作為某個讀者口中,全起點最二的作者,幕山覺得某個讀者的id,與他真般配!

感謝支持! “不是最近,一直都有事。”喪彪道:“你大概不知道,咱們風雷堂表面上是佔了欲都的天下,炎王藏起來了,可是,炎王沒停過一天同咱們風雷堂過不去,他手下那批暗客,經常半夜出動,專門暗殺像我們這些不大小的頭目,太大的他們殺不到,像哼哈二將,四大法王,可憐咱們這些人就倒黴了,從去年開始,風雷堂前前後後死了十幾個香主,搞得下面的事務是亂成一團,那些本事大的,有異能的,都被調去保護大頭目們,咱們這些小頭目,常常是走在街上就被人一槍打爆了頭……”

說到這裏喪彪灌了口酒,苦着臉道:“特別是西部這塊,以前是黑鯊幫的地盤,炎王對這裏最瞭解,這裏已經被殺了七個香主,每個香主一死,下面就要亂上一陣,炎王的人就趁機了來活動一下,撈上一筆。”

喪彪說到這裏,指着自己胸口:“你知道我這香主怎麼來的嗎?”

子彈道:“那是鹿姐器重你,彪哥你的本事。”

“哈哈哈……”喪彪笑得比哭還難看:“兄弟,哥哥我本事沒有,自知之明還是有一點,我告訴你,我這個香主,有名無實,真正的權力,全在鹿姐手上,我只是個跑腿的,鹿姐的意思很明顯,像我這樣的人,就算被炎王的人殺了,也沒什麼,反正又不是什麼得力干將,我們被上面派出查炎王的底,說白了,就是當炮灰,用我們這些小人物,引出那些暗客殺手,然後再把他們一網打盡。真正的香主,其實是在西部邊界假裝當普通守衛呢,事情一成,我就要被踢下去了。”


子彈暗暗點頭,難怪這喪彪這麼怕死卻能當上頭目,原來是作誘餌的。喪彪幾乎是聲淚俱下,道:“你說,我現在被當個活靶子立在這裏,這香主我當着有啥意思?”

子彈點點頭,喪彪剛纔要極力推薦他當香主,原來是想保自己一命。子彈問道:“那你們行動這麼久,沒有抓到過一兩個殺手嗎?”

“抓到過一個,一個叫浪子辛巴的法國暗客,不過,炎王的手下,可真是忠心耿耿,居然一落到我們手上,馬上就服毒自殺了,眉頭都不皺一下,其它一些小嘍羅也是,只要落到我們手上,肯定想方設法自殺,寧死不泄露炎王的下落,真不知炎王怎麼收買人心的。”

子彈心頭暗笑,炎王在黑道上德高望重,當初連自己這個臥底都差點被他說服做了他手下,何況本來就投靠他的人,更加是死心塌地了,如果不是風雷的異能實在太強,欲都根本就找不出他的對手。

子彈又道:“那你告訴我,不怕我泄露出去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