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8 Views

「天清劍,隕滅蒼生!」

Written by
banner

不出姜龍所料,在元清接近冥淵三米距離之後,其手中光華一閃,一道劍芒瞬間斬出,強橫的力道凝聚間,周圍的能量開始瘋狂匯聚而來!

「以氣御劍,但是肉身卻同樣擁有威能,原來如此,他們繼承的只有一半,練氣之術根本就不完整!」

看著這一幕,姜龍心中詫異的呢喃道。

片刻之後,姜龍的瞳孔開始收縮,冥淵面對元清這突然的攻擊,根本就沒有預料!

「冥淵師兄,小心!」

「可惡,天清觀的人,莫非都是如此卑鄙的小人!」 冥淵的身軀在一息之內,便被元清轟然洞穿,血液從四周涌動而出,冥淵頃刻間便被轟飛了出去。

周圍的冥皇城弟子驚恐之下,朝著元清瘋狂咆哮道!

面對眾冥皇城弟子的咆哮,元清不為所動,面容之上始終都凝聚著一份微笑。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就算是我卑鄙又能如何?有些禁忌是你們不能碰觸的!」

微笑在經過片刻的凝聚后,化作了猙獰殺機,手臂微微一揮之下,天清觀的眾弟子衝擊而來,頃刻間便如同奪命利劍一般,數名冥皇城弟子便殞命於此!

元清一直都在等待著時機,內心陰冷的他,之前就想要趁冥淵不備,冥皇城弟子的最強者就是他,現在他死了,冥皇城的弟子就不堪一擊!

「冥淵,若不是你給了我這麼好的機會,說不定我還沒辦法這麼輕易的留下你呢?」

在眾弟子交織在一起之後,元清站在冥淵的面前,橫劍之下,陰笑著說道。

他的這一番話一說出口,就像一根刺一般刺在了冥淵的心臟之內,讓其傷上加傷!

「可惡,我跟你拼了!」

盛怒之下,冥淵強撐著自己的身軀站了起來,一拳轟向元清!

只不過重傷之下的攻擊又怎麼可能擁有應有的威能?這樣的攻擊對於元清來說只是個笑話。

「之前的你或許還能與我一戰,現在的你只是一隻螻蟻而已!」

「既然你著急要死,我沒理由繼續留著你!」

冷笑之下,元清僅僅用一根手指便擋住了冥淵的攻擊,隨後天清劍橫掃而來,便欲斬殺冥淵!

不過就在他這一劍衝擊而來時,一聲清脆的輕吟之聲傳出,一把通體金黃的刀刃橫掃而至,一瞬間便格擋開了元清的攻擊!

「元清,此地真的僅僅是你天清觀的腹地嗎?」

「你將我們屠龍盟置身於何地?」

伴隨著金黃刀刃的衝擊,元清的面容一變,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名身穿黃袍的中年人!

「屠龍盟長老,我們弟子之間的爭鬥,你一介長老前來插手,你認為合理嗎?」

看到這名黃袍中年男子,元清微微後退幾步有些緊張的說道。

此人是六層散仙境的屠龍盟長老,擁有遠超他的修為,他沒有勇氣與這樣的人抗衡!

在元清神色緊張的後退時,其他的弟子也在這一刻停了下來,此時此刻均是停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在兩派長老相互牽制,都沒有動手時,這屠龍盟的長老卻在這時橫插一桿,這實在是有些違背常理!

「你們兩派之間的事,我可以不插手,但是你現在要誅殺冥皇城弟子,並且還擅自將此地劃為你天清觀腹地,我若是還不出現,那豈不是讓世人認為我屠龍盟軟弱可欺?」

聽到元清的這一番話,黃袍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句。

在他面前,此地所有的弟子都只是螻蟻而已,雖然對付這些弟子,他有些以長欺幼,不過現在他已經找到了借口,自然不會太過在乎!

「可惡,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天清觀縱容他們拿走本派指引功法?」

「你要知道,你可是屠龍盟的長老,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屠龍盟,若是我方長老問責,我希望你到時候能夠擔當起這份責任!」

屠龍盟長老的這番話,讓元清的面容變的更加陰冷起來,他本欲就此解決掉冥淵,解決掉冥皇城的一眾弟子,可是卻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讓一切功虧一簣!

「責任自然有我來承擔,用不著你在這兒操心!」

「不過,你派的指引執法,確實不能讓他們留著。」

「冥淵想活命的話,就把他們那所謂的練氣術法交出來,否則我也保不住你們!」

對於元清的這一番話,屠龍盟長老先是冷哼著回應了一句,隨後便轉而望向了一旁的冥淵,言語間有著說不出的冷漠。

若不是冥皇城暗中所託,他怎麼也不會來趟這趟渾水,正如元清所言,他現在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屠龍盟,言語間雖然強硬,但是其中若是出現半點差錯,其帶來的結果將是慘重的!

兩派大戰的結果,可不是他一名散仙級長老能夠承擔的。

「哼!」


看著屠龍盟長老的一言一行,元清心中冷笑不已!

從他此時的反應看來,這屠龍盟長老分明已經有了一些懼怕,現在需要妥協的不是他,而是冥淵!

「該死的,偽練氣術,這到底是什麼該死的任務!」

聽到屠龍盟長老的話,冥淵徹底喪失了一切希望,心中無力的哀嚎幾聲后,冥淵雙手顫抖的伸入了懷中,一本由金線包裹著的典籍本被其掏了出來,微微沉吟間,冥淵將其放到了一旁,隨後退到了一邊。

「元清,這是你需要的典籍,我現在將其交給你!」

有些憋屈的放下典籍本,冥淵幽聲說道,此時此刻也許只有他自己才會懂得,現在他的心緒是怎樣的。

被人擊敗,手下師弟死傷慘重,最終卻還是無法完成任務,還是需要去妥協,若不是冥淵現在還不能死,他絕對會自隕當場,這樣的恥辱他發誓絕對不要再承受。

來時他雄心萬丈,可是當所有的阻礙擺在他的面前時,他才知道,原來他那些所謂的雄心,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走吧,永遠不要再出現再我的面前,我們天清觀的眼中容不下半點沙子!」

手掌一張,一股仙元凝聚之下,典籍本被吸納而去,翻開查探片刻后,元清有些無奈的吼道。

典籍本雖然被還了回來,可是冥淵卻必須要放棄,這對於元清來說並不好過。

「多謝長老!」

聽著元清這番話,冥淵的表情更加憤怒,可是卻沒有太過選擇,匆忙道謝之後,帶著眾弟子便欲準備離開。

在他們離開時,一直都在遠地觀望的姜龍也顯露了出來,他緩步而來,雙手掐訣間遁入地底,跟隨著冥淵一眾人等離開。

現在屠龍盟長老就在此地,他想要獲得關於偽練氣術的消息,就必須從冥淵入手。

然而姜龍高估了自己的隱藏能力,在跟隨冥淵一行人離開大約百米之後,那名屠龍盟的長老突然皺起了眉頭。

「龍息?」

「姜龍在此地!」

探查之後,屠龍盟長老低沉的呢喃了兩句,隨後瞳孔急劇收縮!

身軀一動間,追上了冥淵一行人的步伐!

「地裂,給我出來!」

衝上去之後,屠龍盟長老一拳轟在了地上,在他的咆哮聲中,整個地域大範圍的開裂!

「什麼!」

「長老,到底是怎麼了!」

冥皇城的一眾弟子看到此時的面前,滿臉驚駭中,不明所以。

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會驚動屠龍盟長老如此作為。

「不關你們的事,全都給我讓開!」

見到眾弟子驚駭不已,這名長老側目間,有些冷漠的說道。

姜龍早已經成為了他們屠龍盟必殺之人,此人身懷神龍,一旦誅殺他,便可補充屠龍盟百年修行所需龍血。

屠龍盟長老的話,讓一眾冥皇城弟子詫異不已,隨後他們齊齊退散開來,退到周圍后,用目光死死的盯著地面,他們想要看看這姜龍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居然敢在屠龍盟長老的眼皮子底下跟蹤他們!


地層開裂后,姜龍無處可藏,身軀在地底凝滯了大約十息時間,姜龍索性一躍而起,迎面著屠龍盟長老站了起來!

身上的玄甲在此時此刻已經完全覆蓋,姜龍仙元鼓盪之下,時刻準備防禦來自於這名屠龍盟長老的攻擊!

「姜龍你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成,明明知道自己身懷神龍,居然還敢離開散仙殿,就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嗎?」

看著姜龍,所有人都是驚詫萬分,屠龍盟長老則是帶著冷笑的朝著姜龍說道。

他的心中同樣驚詫不已,但是他不會如同其他弟子一般表現出現!

姜龍他是必須要殺的,但是在沒有了解到足夠的消息前,他不會動手。

「我乃執法殿弟子,你認為我離開散仙殿會沒有足夠的準備。」

「試問你今日敢不敢對我動手!」

姜龍的後背此刻已經完全被冷汗所打濕,但是表面上仍然是天塌不驚,他要跟蹤冥皇城弟子,只不過卻沒想到,自身會暴露在此地,面對屠龍盟長老,姜龍沒有取勝的希望,他只能藉助散仙殿來嚇退他。


八零之悍媳當家 你!」

聽到姜龍的話,這名長老的眉頭緊皺起來,同時右拳也在瞬間緊握。

就憑姜龍剛剛的那番話,他便能直接將姜龍置於死地,但是正如姜龍所預料的那般,他沒有勇氣!

「屠龍法令,現已發現姜龍,北域,天清山附近!」

猶豫了一番,這名長老雙手掐訣,引動了屠龍法令!

在屠龍法令釋放出去的剎那,一條虛龍幻影朝著四周四射而出,強悍的能量波動預示著暴風雨即將襲來。

「可惡!」

「必須趕緊離開了!」

看到此時此刻的光景,姜龍心神一震,神行鬼步瞬間施展!

此刻也顧不上查探偽練氣術了,屠龍盟長老不敢動手,可不代表屠龍盟主不敢動手,姜龍可不敢去冒險。

「想跑?」

「你跑的了嗎?」

看到姜龍想要逃遁,屠龍盟長老面容一冷,身軀瞬間沖了上去,姜龍不跑還好,這一炮他就一定能要了他的命!


「你他娘的敢追!你不怕死!」

姜龍逃遁的同時,不忘觀察那名長老,見其追蹤,姜龍反身恐嚇道。

他的速度絕對不可能與這樣的六層散仙相抗衡,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他先前的懼意,讓其不敢追蹤! 姜龍的這句話起到了效果,他的聲音才剛傳出,這名長老便停下了腳步,面容之上驚異莫名!

他不清楚姜龍有怎樣的底牌,但是想到他是散仙殿的弟子,無緣無故走出散仙內殿,他就知道他必然有足夠的底牌來應對他,一旦他的身邊有問鼎級長老存在,他這麼貿然追上去,無異於自尋死路!

「膽小如鼠之輩,可是卻偏偏要傳音!」

「可惡,最好不要在我修行大成時再遇到你!」

等到屠龍盟長老停下,姜龍面容非常猙獰,這一次他遭遇如此變故,幾乎都是因為此人的原因,若不是他引動屠龍法令,姜龍根本就不需要逃。

這如同喪家之犬般的結局,讓其怒火滔天!

等到其修為大成時,若是再遇到此人,姜龍絕對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該死,我竟然會被一名三層散仙的小輩震懾住了,姜龍你確實很強,你讓我很興奮,不過下次遇到你時,我一定會不擇手段的殺了你!」

「上一次盟主調動傲天誅殺於你沒能成功,散仙殿已經交涉,新的盟主已經誕生,所謂的屠龍法令只是一個笑話,若不是如此,我又怎會懼你!」

等到姜龍離去后,屠龍盟的這名長老站在原地低聲沉吟道。

姜龍對於他是憎恨,他對待姜龍又何嘗不是如此,只不過今日他沒能擺脫那份畏懼,但是他以發下心誓,下一次遇到姜龍,他絕對會不顧一切的弄死他!

「姜龍,姜龍居然會出現在這兒,他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真的就完全不怕死嗎?」

在姜龍逃遁之後,遠處一直觀察著此地的元清,表情驚駭的感嘆道。

他直到最後一刻方才看清姜龍的面容,這一刻他不由得感嘆不已!

如果將他與姜龍調換一個位置,那麼他敢肯定,自己根本連出散仙殿都不敢出,更不用說在這屠龍盟的長老面前逃出升天了。

從無痕深淵開始,他眼中的姜龍就一直在創造著奇迹,創造著讓人嘖嘖稱絕的奇迹。

「他跟隨冥淵,不知道要的是什麼?」


「也許我能夠幫到他,姜龍這樣的人,對於我以後的晉陞之路,將會有莫大的益處。」

驚嘆之後,元清目光光華一閃,身形化虛沖入了周圍的虛空中,此時冥淵一行人已經無法過多的引起他的注意,他現在要找到姜龍,探清楚他需要的是怎樣的東西,兩者之間能否達成一個交易。

距離天清山千米之外,是一處灰岩層懸崖,懸崖之下有一個寬達千丈的高原湖,湖中深不見底,時常有水妖,怪獸出沒。

姜龍一番逃竄間,正好便來到了此地,站在湖邊,姜龍還未完全放鬆,便目露精光的看向遠方。

一道青衣人影正從遠方飄蕩而至,停留在姜龍身前後,覆蓋在他身周的仙元方才散去,等到其面容顯露出來時,姜龍的面容變的有些陰沉起來。

他逃過了屠龍法令的追蹤,可是卻想不到,居然會被元清所追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