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92 Views

要說這個劉巑凡的演技倒是不凡,被老萊恩掐住喉嚨,發出嘶啞聲音再配上他擠出的幾滴淚水,倒真有點為了神曲薩滿榮耀不惜犧牲自己的樣子。

Written by
banner

「先祖神曲薩滿!您的不肖子孫沒有能力維護你的榮耀,讓您蒙羞了!」雖然聲音嘶啞,可劉巑凡仍舊扯著嗓子喊著。

劉巑凡知道,絕對不能讓自己這個暴徒前輩了解自己真實的所作所為,不然這老傢伙會不會像現在這樣袒護自己真的很難說,現在劉巑凡就是想賭一把這個老傢伙有能力從路德手中將自己救下。


劉巑凡這樣冒險也不是沒有道理,首先火鶴壹條也算是魔武雙修而且魔法修為已趨化境,而且身邊還有一個同樣強大的魔法師,想從路德手中奪下自己應該不算問題,另外劉巑凡斷定路德不會輕易對自己下死手,如果自己真死了,老萊恩路德對壹條也沒法交代,所以演了這一出。

「哼!太狂妄了!竟然敢利用巑凡來要挾老夫?」火鶴壹條真的憤怒了,左手一揮漫天由大鍘刀形成的刀影罩向路德和被俘的劉巑凡。


事情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壹條忽然會忽然出手,在場的祭祀、戰神之鞭的武士們見老萊恩擒住劉巑凡,都覺得事情已經佔了主動,沒想到這個一頭紅髮的骨灰級前輩竟然說出手就出手了。

老萊恩路德和劉巑凡也沒有想到壹條會忽然出手,而且還是這種無差別攻擊式的刀影籠罩,雖然刀影還沒有到可是凌冽的寒氣已經讓劉巑凡和路德產生巨大的心理壓抑感,臉上、手上等裸露部位甚至感受到冰冷的痛感!

劉巑凡當時嚇得大小便失禁,路德的第一反應就是往後退躲避這漫天的刀影籠罩!

可就在路德身形往後退的瞬間,一個紅頭髮手持大鍘刀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的身後,路德頓時感覺掐著劉巑凡喉嚨的胳膊一麻,手已經離開了劉巑凡的喉嚨。

這時眾人才發現,火鶴壹條的大鍘刀舞出的刀影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或者是大家的幻覺般。

原來火鶴壹條的刀影籠罩根本就是聲東擊西之計,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刀影之上時,快如閃電的火鶴壹條已經將劉巑凡救下,一手提著劉巑凡的衣領,一手握著大鍘刀的柄看著老萊恩路德。

老萊恩路德雖然面色也變得灰暗,可眼神中帶著倔強,雖然明知在這位骨灰級的前輩面前自己現在沒有任何神算,可仍舊手握刀柄橫跨幾步,擋在正在進行著毀約儀式的老玳瑁、地精巴特和壹條中間。

在場的的祭祀和戰神之鞭的武士們也都默默的走到了老萊恩的身後,他們當然也知道在這位骨灰級的前輩面前,自己的作用微乎其微,可仍舊義無反顧。

跟這些形成明顯對比的是睡美人領地的領主、神曲薩滿的後人劉巑凡,這小子在壹條刀影到了眼前的時候早就嚇傻了,現在眼淚鼻涕直流,身體已經軟的站不起來,被壹條提著衣領正哼唧著。

「什麼味道?」壹條環顧四周,一股騷臭的氣味瀰漫著。

看著眾人的眼睛看向他提著衣領勉強還算站立著的劉巑凡,壹條低頭一看,立即明白了這股騷臭氣味的來源,頓時眉頭緊皺。

「前輩,我們無意冒犯前輩,只是懇請前輩給我們解釋的機會」路德再次對壹條施禮說道。

這一次劉巑凡沒有出面阻止,這小子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

壹條看了一眼路德等眾人又低頭看了一眼劉巑凡,將劉巑凡推向劉巑凡手下唯一的幾個死黨,「趕緊給他處理一下,靠!像什麼樣子!」

路德這邊眾人立即響起一陣鬨笑之聲。

「哼!你們別得意,老子現在就取了你們的狗命!」壹條看向路德等人滿臉怒色!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前輩這是惱羞成怒了嗎?」面對已經震怒的壹條,路德並沒有表現出恐懼,這跟被剛才的漫天刀影嚇得半死的劉巑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前輩要殺我們很簡單,可總得容我們把話說完再動手吧?」

「好,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有什麼狡辯的!」

其實現在壹條也感覺自己是聽信劉巑凡的一面之詞了,也想聽聽這個萊恩族比蒙怎麼說。

路德將這位劉巑凡大人的所作所為詳盡的說了一遍,中間還穿插著一些案例等,從他接管睡美人領地一直講到鹽梟荒蕪盆地中先是不顧兄弟死活臨陣逃脫到後來的叛變洛克洛達爾族,聽的壹條臉色越來越陰沉下來。

「我們兩個老傢伙都是拋棄名利之人,為了這次的苞勒蕾危機才會出面,本來與這些名利之斗毫無利益關係,不過就劉巑凡這件事情上我們堅決站在莫帝瑪國王和戰神使者這一邊,如果前輩為了一個這樣的敗類想要殺死我們,我們知道遠不是前輩的對手,只好認了!」

壹條半響沒有說話,依他活了這麼多年的經驗,他可以判斷出路德說的話是真的,沒想到神曲薩滿的後人真的墮落到如此的程度,可是當年答應神曲薩滿老大的話怎麼辦?

「劉巑凡的事情我們稍後再說,在薩滿神廟舉行毀約儀式就是對戰神的地上行者的不敬,這件事情我不可能不追究!」壹條一時間也想不到如何替劉巑凡辯解,所以轉移了話題。

「這件事情前輩找我一人就可以了,比蒙國度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

隨著一句擲地有聲的話,一個跟聲音完全不匹配的小個子地精從人群後面擠到了前面。

路德拖延時間的策略起到了作用,毀約儀式終於完成了,地精巴特已經擺脫生命獻祭之約。

「誰說沒有關係,這就是比蒙自己的事情,你只是一個毀約儀式的試驗品而已!」

又一個小個子擠出人群,正是前任的比蒙紅衣大祭司。

「哼哼!你們還掙著送死?」壹條一聲冷笑。「小子,你可知道褻瀆神廟的後果?」壹條再次點燃一根大雪茄,嘴中噴著濃濃的煙霧,一手拄著大鍘刀居高臨下的瞪著巴特。

「無非是一死而已!」巴特說著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的短柄巨斧,巨大的斧頭比他的身高都高,鋒利的斧刃閃著寒光,一聲精鋼厚甲瞬間穿戴整齊「不過前輩總要露上幾手,也好讓晚輩死的心服口服!」

「哼!露上幾手?你覺得你值得我露上『幾』手?」壹條的語氣中是滿滿的蔑視!

地精巴特沒有再廢話而是默默地上前一步,手中一把比他身高都要高出一頭的舉行大斧,面對這位骨灰級的老前輩散發出的泰山壓頂一般的強大氣勢竟然毫無懼色。

「巴特,這件事情是整個比蒙祭祀的事情,比蒙祭祀只要還有一口氣就不會讓武士不帶戰歌光環上戰場!」

老玳瑁一邊說著一個瞬發光環已經隨著權杖一揮而出,竟然是心靈連鎖戰歌!

使用這個戰歌的用以很明顯,就是表明已經跟這個地精尚武者同生共死,因為心靈連鎖戰歌效應,地精巴特所受到的傷害將由巴特、老玳瑁還有老玳瑁的兩個學徒反彈,如果地精巴特身亡,那麼共同身亡的還有他們三個。

剎那間戰歌詠唱聲四起,在場的有幾十個祭祀,也不管戰歌效應不可以累積,各種戰歌光環籠罩向巴特。

當然都是祝福光環,光爆之歌、山嶺囈語之歌(石膚戰歌)、山林女神的寬恕戰歌(敏捷戰歌)、洛克倫守護者之歌是護盾召喚之歌,再加上海克斯詠唱力量汲取戰歌和一個毫無作用的阿里娜魔法驅散戰歌,可以用於戰鬥加持的正面戰歌幾乎已經齊了。

「哈哈哈……!好,沒想到現在的地精都這麼有種!」壹條看著眼前的一切笑了。

壹條曾經跟隨當年的戰歌鬼才發明了名震一時的戰歌捲軸的神曲薩滿東征西討,對戰歌是再熟悉不過,這些戰歌的作用他一清二楚。

到了現在,壹條已經確認剛才路德所言不虛,祭祀是供奉戰神的僕人,如果不是站在正義的一邊,他們絕對不會在神廟使用戰歌幫助邪惡之人。

「老祖宗!殺光他們!殺光這些褻瀆神廟、冒犯您威嚴的不知死活的傢伙!」劉巑凡回來了,他沒有來得及洗澡,只是換了一套乾爽的衣服,身上還散發著騷臭。

壹條回頭看了一眼劉巑凡,心中頓感厭惡,不過劉巑凡怎麼說都是自己老大神曲薩滿劉震撼的後人,再不爭氣自己也不能不管他。

壹條嘆了口氣轉身看向眾人,「我可以不追究你們褻瀆神廟,只要你們歸還屬於神曲薩滿後人的一切,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怎麼樣?」

「不是我們不給前輩面子,就算是我們答應前輩,劉巑凡這個敗類也沒有機會回到以前了」路德說道。

劉巑凡的卑鄙行徑現在在比蒙國度路人皆知,眾人對他已經心涼了,想要在籠絡人心肯定是不可能了。


「這個…保證他只有不受限制,衣食無憂這點要求你們總可以做到吧?」壹條稍微思索就明白路德的說的沒錯,只好把要求再次降低。

「別被他們這些絢麗的戰歌加持嚇倒,他們捆在一起也不是您老人家的對手!只要您老人家幫忙,我們一定可以殺光他們,有老祖宗幫忙,不但要殺光他們,不但要拿回屬於我的一切,整個比蒙國度甚至整個苞勒蕾以後都將是我們的!」劉巑凡顯然誤會了壹條的意思,在後面扯著公鴨嗓子叫道。

「閉嘴!」壹條終於忍不住呵斥了一句。

雖然因為圖騰柱的關係這裡不能使用魔法,可是壹條根本就不擔心,劉巑凡說的沒錯,在場的這些人捆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對手,壹條在萬年前武技就已經是鑽階尚武者,現在更加是爐火純青,論武技在苞勒蕾他可不服任何人。

壹條不是劉巑凡,這位骨灰級的強者雖然脾氣火爆可正義感很強,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他根本無法對巴特等人動手,本來壹條想嚇唬一下眾人,眾人如果知難而退,給劉巑凡留條後路,這件事情就可以這樣結束了,沒想到劉巑凡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自己在給自己斷後路。

「老祖宗,以後苞勒蕾就是咱們爺倆的了,只要殺光他們,再幹掉那些膽敢反抗咱們爺倆的人,我保證您老人家享不完的清福!」劉巑凡一副洋洋得意。

壹條暗暗嘆了口氣,「唉!老大,我只能利用醍醐灌頂之術讓您的後人有自保的能力,其他我可真的幫不上什麼忙了!」壹條看著薩滿神廟門廳之上高大的神曲薩滿雕像喃喃說道。

「怎麼?你要傳輸給他功法?」一直像泥塑一般默默站在壹條旁邊的青松迎客聽到壹條的喃喃自語吃驚的問道。

「是啊!」

「老夥計,難道你沒有看出來這小子的確是個無惡不作的傢伙?」

「看出來了,所以我只會傳輸給他風系魔法讓他可以逃走保命,以他的所作所為能保住性命就算是我對得住當年的老大了!」

壹條和青松迎客的話聲音不大,可劉巑凡離的很近,聽的清清楚楚,這小子開始是面露驚色,不過瞬間眼中又閃過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陰狠之色!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就在劉巑凡帶著一條來到薩滿神廟之時,已經有一個戰神之鞭的萊恩族武士悄悄用通訊器告訴了比蒙國王莫帝瑪這邊的情況。

比蒙國度的情況剛剛按照莫帝瑪設想的那樣發展,沒想到忽然出現了一個這麼強大的骨灰級的老前輩,眼看自己的努力付之東流,莫帝瑪當然不甘心。

其實對付壹條這樣的高手也不是沒有辦法的,畢竟莫帝瑪手中握著的是整個比蒙國度,螞蟻撼大象的戰術完全可以耗死任何強大的高手,可是為了這樣一個高手舉比蒙全國之力值嗎?更何況這位骨灰級的老前輩還是比蒙史上重筆渲染英雄,自己真要是動用舉國之力比蒙民眾會怎麼想?

正在莫帝瑪束手無策之時,雲龍建利用傳送陣再次回到了比蒙國都。

在莫帝瑪的心目中,雲龍建這個冒牌神使一直就是一個奇迹的創造者,讓人摸不清他的深淺,莫帝瑪見到雲龍建立即看到了希望。

聽到莫帝瑪說地精巴特有危險,雲龍建果然焦急萬分,帶著莫帝瑪直奔比蒙誰睡美人領地。

雲龍建現在的魔法修為帶著莫帝瑪這樣一個大塊頭已經完全不受影響,不間斷地瞬移讓他們不到一個時辰已經遠遠看到了神曲薩滿神廟。

神曲薩滿神廟之外場面非常的慘烈,十幾個萊恩族、泰戈族和猛獁族比蒙倒在血泊之中,身上的傷勢看上去觸目驚心!

倒地的眾人不是被兵器刺傷、砍傷,而是被震傷!身上肌腱組織被震得斷裂,皮膚表面不滿蜘蛛網狀的裂痕,鮮血順著這些裂痕往外流著,一個個都成了血人!

要達到這種效果首先說明一點就是下手者的武技已經達到出神入化,可以非常準確的控制自己的力道在對手的體內產生震蕩!

在場的戰神之鞭的是尚武者修為最低也是銅甲後期,而且這些比蒙強戰種族的身體特別的結實健壯,能夠做到這樣沒有鑽階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做到。


地精巴特站在眾人的最前面,裸露在外面的肌膚已經內鮮血染紅,腳下已經是一灘鮮血,不知道傷到了哪裡,手中杵著巨大的斧頭讓自己勉強站立不至於倒下。

他們對面的不是骨灰級的前輩高手壹條,竟然是卑鄙的劉巑凡這個傢伙!

劉巑凡一手托著滿是血跡的大鍘刀,另一隻手的夾著一個大雪茄,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正在向地精巴特逼近。

「住手!」雲龍建一個瞬移來到了地精巴特的身旁!

雲龍建的忽然到來讓劉巑凡微微一愣,繼而一陣大笑:「哈哈哈……!竟然是你們兩個?哈哈哈!太好了,老子還擔心你們得到消息逃走了呢,沒想到你們自己送上門來了!」

劉巑凡跟以前相比就像是換了一個人,目光如炬而且帶著一種兇狠、戲謔,看著雲龍建和比蒙國王莫帝瑪就像是一頭奸詐兇狠的餓狼看見一隻白兔!

「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強大?!」比蒙國王莫帝瑪倒吸一口涼氣避開劉巑凡兇狠的眼神小聲說道。

比蒙國王莫帝瑪可不是繡花枕頭,金甲尚武者的武技修為竟然沒有跟現在的劉巑凡對視的勇氣。

「老闆快走,這小子太強大了!」地精巴特氣喘吁吁地說道。

現在地精巴特是杵著自己的巨斧勉強站立著,不然恐怕連站立都有些困難。

「脫掉盔甲,讓我看看傷到哪裡了!」雲龍建看著巴特腳下的鮮血著急的說道。

「沒事,沒有傷到筋骨,這小子根本就是在戲弄我們,不然我們早掛了!」地精巴特恨恨的看了一眼劉巑凡接著說道:「估計老闆的瞬移脫身應該沒有問題,趕緊想辦法能帶走幾個算幾個,這小子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廢話少說,趕緊脫下盔甲!」雲龍建一邊說著手中一團充滿生機的碧綠色光芒已經凝聚。

如果是以前雲龍建幾顆靈力山葵籽就可以解決地精巴特的傷勢,可是現在沒有了這種天材地寶,只好靠植物系治療魔法幫助巴特治療了。

「老闆,我們幾個是心靈連鎖戰歌生命共享,治療起來不容易」因為失血國度臉色已經變得蒼白的巴特看向老紅衣大祭司和另外兩個萊恩族尚武者。

兩個萊恩族尚武者倒是還好,面色蒼白倒是還可以勉強站立,身體相對贏弱的老紅衣大祭司已經昏迷。

看著這些,雲龍建心中頓感一陣暖流流過,

「趕緊脫掉盔甲我給你簡單治療一下,放心,老子有辦法收拾這敗類!」雲龍建小聲說道。

因為心靈連鎖戰歌的關係,現在治療地精巴特一人實際上就是對四人同時進行治療,難度是相當大的。

「老闆…」

「馬勒戈壁!七度金戒指中我已經布好傳送陣,等一下你們進入七度金戒指之後…….」雲龍建聲音壓低在巴特耳邊小聲說道。

巴特瞬間明白了雲龍建的意思,麻溜的脫下了鎧甲。

巴特的身體之上到處是因為震傷而產生的裂紋,整個身體的皮膚表面到處是列考的口子正在流著血,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更可怕的是因為肌腱組織斷裂,其實現在巴特已經失去活動能力。

看來劉巑凡根本就沒有像一下子要了巴特等人的性命,而是在玩貓戲老鼠的遊戲,劉巑凡已經把眾人看作是砧板上任由他宰割肉,而且從他只傷到巴特肌膚和肌腱組織而沒有傷到巴特筋骨這一點來看,這小子不但是力量恐怖到沒邊,對力道的控制也是爐火純青!

雲龍建手中碧綠的光輝籠罩著巴特,心中暗自震驚不已!

劉巑凡並沒有阻止雲龍建幫巴特療傷,而是一臉藐視的看著雲龍建和巴特。

可能在劉巑凡看來這些人做什麼都是徒勞的,自己隨時都可以取了眾人的性命。

「速度一定要快,這小子這麼強大,老子堅持不了多久!」雲龍建小聲叮囑了巴特一句轉身看向劉巑凡。

巴特轉身一瘸一拐的走向路德等眾人,本來他就沒有傷到筋骨,加上雲龍建的植物系治療魔法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大礙。

「嘿嘿……!嘀咕那麼多幹嘛?你們到了那邊有的是時間聊」劉巑凡語氣中帶著嘲弄。

「那邊?」

「嘿嘿!放心,我會送你們一起上路的,這麼多人一起,你們去往陰間的路上應該不會感到寂寞的」劉巑凡陰笑著。

「呵呵…你看上去很自信嘛!」雲龍建微笑著看著劉巑凡。

「我知道你還是個風系魔法師,不過現在擅長風系魔法的可不止你一個人,今天你是死定了!」劉巑凡自信滿滿,強大的氣勢如實質般四散,雲龍建頓感似乎連周圍的空氣都凝滯般,胸口壓抑、呼吸困難!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呵呵…未必吧?」

雲龍建仍舊微笑著,努力運行著體內經絡中法力元素能量來抵禦這種無形的壓迫感,可內心已經暗暗震驚不已。

現在唯一的一點好處就是劉巑凡跟大多數人一樣把雲龍建的連續瞬移誤認為是風系飛翔魔法,這讓雲龍建還稍微有些安心。

風系魔法跟影系瞬移可不是一回事,再快的風系魔法也不可能達到連續瞬移魔法的速度。

「不止我一個風系魔法師?難道你也會風系魔法不成?」雲龍建臉上故意露出吃驚的神情。

「嘿嘿!你說對了,我現在不但是一個祭祀,還是尚武者、風系、火系、植物系三系魔法師!而且老子現在是鑽階尚武者和接近魔普級別的三系魔法師!」劉巑凡吐出一口濃煙,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雲龍建臉色頓時大變,半響沒有說話。

劉巑凡臉上得意洋洋跟不可一世更濃了,他非常享受看到雲龍建現在驚慌失色的樣子。

「看來我們今天是在劫難逃了」雲龍建回頭看了看已經做好準備的巴特、路德等眾人轉身又看向劉巑凡,「我有幾句話想對他們說,能不能等幾分鐘我們再動手?」

「哈哈哈….!想跟我玩心計,估計是想跟他們商量一下一起動手跟我拼個魚死網破吧?」劉巑凡大笑著。

雲龍建剛想說什麼,劉巑凡接著說道:「行!沒問題,你們一起來吧!老子也玩夠了!你們一起上也省了我的時間」

雲龍建沒有說什麼,走向巴特、路德等眾人,手一揮,手指上七度金空間魔法戒指金光四射,巴特等眾人忽然憑空消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