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96 Views

「我答應過鐵木族長抵禦獸潮,咱們現在就回去。」

Written by
banner

江火點頭,和李陽跨馬而去。

與此同時,在青松鎮落中,伊瞳和蘇飛、林覺並肩而立站在城牆上。

望著前方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凶獸,三人頭皮發麻。

「該死,今年的凶獸,為什麼數量如此之多,簡直是百年難見。」

林覺額頭冒汗,有些駭然。

「幸虧追風盜被江兄弟和伊瞳妹妹給滅了,要不然凶獸和馬賊同時威脅鎮落,後果堪憂。」

手握大刀,蘇飛眉頭緊皺。

「那小子算什麼東西,伊瞳妹妹此番因禍得福修為大增,滅馬賊和他沒一毛錢關係。」、林覺目光怨毒,酸溜溜的說道。

吼——遠方,忽然間傳來了一聲滔天-怒吼,緊接著大地開始劇烈顫抖。

… 浩瀚的凶獸群中,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哪怕是相隔很遠,伊瞳依舊可以看到此獸尖銳的角,以及渾身寒芒四射的鱗甲。



尤其是,那如山般巍峨的龐大身軀,帶給眾人巨大的心理衝擊。

吼!

那獸赫然抬起頭顱,揚天咆哮。

吼!吼吼!

四面八方的凶獸紛紛咆哮,其聲震天,就連城牆也似乎為之顫抖。

「狼王!」

林覺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狼,是十萬大山中數量最多,但也是最不起眼的一級凶獸,實力等同於塔徒三星的武者。

但,狼王卻是四級凶獸,雖然只等同於大塔師一星武者,但哪怕是伊瞳這樣的半步大塔師,那都不是狼王的對手。


而更可怕的是,每一隻狼王的出現,他的周圍都會跟隨成千上萬的狼群。

這些狼雖然實力不高,但都有著鐵片般的鱗甲,以及無堅不摧的利爪。

單打獨鬥的話,青松鎮落第一勇士,塔師四星的豪爽漢子蘇飛,可以輕鬆的一拳轟殺一隻狼。

但如果是十多隻狼圍攻的話,那蘇飛就需要耗費不少時間。

而如果是白只狼圍攻的話,蘇飛只能落荒而逃。

狼的殘忍、團結、悍不畏死,都是武者的噩夢。

所以,除非是遇到那種落單的狼,那些進入十萬大山邊緣地帶狩獵的武者,那是絕對不會去招惹狼群。

不過,讓三人擔憂的還不是這個,而是狼群對建築物的巨大破壞力。

「吼——」

思量間,狼王揚天咆哮,已經發出了總攻的命令。

吼!吼吼!

下方,數以千計的狼群混雜在凶獸群中,它們眸子閃爍著綠芒,奔騰起來大地顫抖,悍不畏死的沖向城牆。

「弓箭手!發射!」

「快……滾油!落石!」

大難當前,蘇飛和林覺這對冤家不得不團結在一起,瘋狂的指揮著戰士們戰鬥,試圖抵擋這百年難見的獸潮。

「凝!」

手托寒冰塔魂,伊瞳綠衣飄飄,巨大的水幕鋪灑開來,瞬間將沖在最前面的凶獸給凍結。

然而,戰士們還來不及歡呼,後方的狼群鋒利的雙爪便撕開了冰塊。

冰凍的痛楚,讓下方的凶獸越發瘋狂,它們氣勢洶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撞擊城牆。

轟——第一次撞擊,城牆開始顫動。

轟隆——第二次撞擊,大塊大塊的碎石開始墜落。

轟隆隆——第三次撞擊,在拋下滿地的屍體后,瘋狂的狼群率領著凶獸,殺氣騰騰的沖入了城池中。

不過短短的幾分鐘內,城門口便淪為凶獸的海洋。

蘇飛和林覺不斷後退,每一秒都有戰士在倒下。

這其中,又以伊瞳戰鬥的最為兇猛,而包圍在伊瞳身旁的凶獸也是最多的。

沒有人察覺的是,隨著殺戮的繼續,伊瞳的雙眸漸漸泛紅,氣息也變得越來越陰沉。

吼!

遠方,似乎察覺到了伊瞳造成的威脅,狼王一聲怒吼,密密麻麻的狼群將伊瞳團團包圍。

「蘇飛,你瘋了,伊瞳她完了,咱們快走!」

「放屁,伊瞳是我妹妹,我不救她誰救?」

眼見林覺居然要將內城門給關了,蘇飛怒吼。

青松鎮落常年遭受凶獸入侵,所以修築了兩道城門。

內城門一關,想要再次打開可就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到的事情了。

「所有族人聽令,火速撤退,沿後方密道逃走。」

與此同時,鐵木老首領威嚴蒼老的話音響徹全場。

「為什麼!」

蘇飛瞪紅了眼,有些無法理解。

「此獸潮百年難遇,就算大塔師來了也會淪陷,此番我青松鎮落算是徹底完了,除了遷移之外,再無他法。」

老首領目光黯然,顯然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遷移族群,這對於在十萬大山紮根了千年的青松族來說,代價太大,大到沒有人能夠接受。

但如此規模宏大的獸潮,卻是前所未聞的。

如果不遷移的話,那麼等待青松族的將是毀滅。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密道並不大,一次性能夠遷移的族人非常有限。

一旦內城門淪陷,那麼青松族超過九成的族人都會戰士在這裡。

「女人和孩子先走,男人們都留下,將所有酒肉都分了,大家養精蓄銳,等待和狼群決一死戰!」

老首領沉重的聲音,讓絕望的情緒在全場蔓延。

「我……不想死。」

林覺臉色發白,忽然撒腿就跑,一刀結果了維護秩序的士兵,消失在密道的盡頭。

「無恥小人,我去殺了他,啊——!」

蘇飛大怒,拔刀欲追,卻被老首領攔了下來。

「蘇飛,從今日起,你便是我青松族的族長。」

「待會兒你率領大家堅守內城,盡量爭取時間讓女人孩子們逃走,她們才是我青松族未來的希望。」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拉夫心意已決,你敢抗命不成?」老首領大怒。

「末將遵命。」蘇飛無奈抱拳,算是答應。

而後,老首領踏步向前,一路往內城牆走去。

「族人-大人要幹什麼?」

類似的念頭,同時浮現在戰士們心頭。

「列祖列宗在上,老夫鐵木不能護衛族人安全,今日以死謝罪。」

鐵木揚天咆哮,渾身光芒璀璨,一顆參天大樹從身後冉冉升起。

鐵木只是塔師二星,但他此刻的塔魂卻完全凝結成實質,毫無一點虛影。

「點燃生機?」

蘇飛臉色大變,似乎明白了什麼。

隨著氣勢的增加,鐵木的生機開始流失。

不過短短十幾秒時間,鐵木已經瘦如枯骨,渾身毛髮掉落。

「族長!」

蘇飛跪了下來,一臉悲痛。

「族長!」

戰士們紛紛下跪,雙目帶淚,對鐵木致以最崇高的致敬。

「若能以老夫一死,換來我青松族的平安,老夫死而無憾!」

鐵木一聲長嘯,縱身從城樓上跳了下來。

一名塔師點燃生機,將自己未來二十多年的壽元活生生消耗殆盡,終於將氣勢飆升到了堪比大塔師的地步。

而後,鐵木又選擇了最極端的自爆方式。

這威力之大,就連後方的狼王也忍不住渾身寒毛豎起,焦急的揚天咆哮,催促狼群後退。

狼,是一種毫不畏死勇往直前的族群。

然而鐵木這一招,卻逼迫的狼王下達後退的命令,這是何等強大的威力?

剎那間,凶獸群開始如潮水般後退。

但鐵木的自爆,還是讓它們承受了巨大的損失。

轟隆——在鐵木自爆的瞬間,一朵驕陽平地而起,彷彿要將虛空中的烈日取代。

這光芒之盛,即便是十裡外的江火也看的很是清晰,也能夠感受到這股氣浪中蘊含的巨大威力。

「有人自爆?而且是大塔師的力量,莫非是那笨女人?」

江火心中一咯噔,直接跳下馬來,將塔氣灌注在腳下,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跑。

內城中,老首領的死徹底點燃了戰士們心中的血性,他們無不舉刀請戰,紛紛請求蘇飛打開城門。

「不行,全部給我老實呆著。」

短暫的猶豫后,蘇飛的目光漸漸堅定,揚天咆哮:

「鐵木族長莫非要白死嗎?只有我們堅守住內城,老人和孩子們才能夠更好的退走!」

「可是,百草仙子還在外面!」

「我要去救仙子!」

戰士們的話,如同一巴掌重重的甩在了蘇飛的臉上。

但為了全族人的安全,蘇飛只能一拳頭砸在地上:

「伊瞳妹妹,對不起,哥哥我會替你報仇的。」

一族的興衰和一個外族女子孰輕孰重,蘇飛自然不需要分辨。

雖然,蘇飛心中依舊很痛。

鐵木的死,讓凶獸暫時退卻。

少女手托寒冰塔魂,雙目中迸發出滔天的紅芒,一步一步走向狼群。

「是你們殺了我母親,對,一定是你們,那種殘忍而嗜血的味道!」

少女輕聲呢喃,說著自己也不明白的話語。

塔氣縱橫間,一個又一個凶獸轟然倒地,化為血水一片。

這驚人的一幕,終於引起了狼群的瘋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