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11 Views

大家對這個韓琦空降到此的目的,心知肚明!

Written by
banner

廖漢在自己的辦公室裏,聽着這兩個人的對話,不禁對陳志凡暗暗點贊,能空降下來的人,肯定都不簡單,也只有陳志凡根本不鳥這些所謂的少爺!

陳志凡換了一個姿勢,叫自己躺的舒服點,漫不經心的說道:“要是沒事,你可以走了,大隊長不在,她的辦公室就是我用。”

韓琦的臉都快氣歪了,剛要說話,陳志凡自言自語的道:“韓琦,韓兵,你們都姓韓,不會是兄弟吧?”

聞言,韓琦冷着臉問道:“你見過我弟弟了?”

“原來那個神經病是你弟弟!”陳志凡啪的打了一個響指:“怪不得你也這麼囉嗦!”

弟弟韓兵已經和家裏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繫,之前還通過電話,後來他的電話就沒人接了,現在直接是關機了,當即韓琦喝道:“快說,我弟弟在哪裏?”

陳志凡懶洋洋的道:“他是個人,又不是一個物件,你覺得我這渾身上下,我能把他裝在什麼地方?”

韓琦忍住一口怒氣:“那就麻煩你告訴我,我弟弟韓兵在什麼地方,我很想知道他的下落。”等找到弟弟,他就來收拾這個小協警!

陳志凡道:“z市哪個醫院的精神科裏,據說是有暴力傾向,會傷害別人,也會傷害自己,你得快點,不然就要送精神病院去了!”

都姓韓,都這麼囂張,果然只有親兄弟才能這麼相似!

韓琦直接忍了一口氣,大步走出了大隊長的辦公室。當韓琦在醫院裏看見滿臉疤痕的弟弟韓兵時,氣得幾乎吐血,得知弟弟的慘狀是跟陳志凡有關係,當即氣得要去拔槍斃了陳志凡。

“哥!”韓兵看見自己的親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你可要幫我啊,我咽不下去這口氣,我這個樣子可算是毀容了!”

“你等我給我辦出院手續!”韓琦道。

一邊的咸興權出聲道:“韓琦,我也是被陳志凡害的,你弄我出去,我會感激你的!”

又是聽見了陳志凡的名字,韓琦這才發現,這個病房裏的人都是熟人!

韓琦不禁問道:“都是陳志凡那小子乾的好事?”

韓兵和咸興權一起點了點頭:“是啊,等我們出去,非要弄死那小子不可!”

此時陳志凡悠閒的離開了葉詩瑜的辦公室,韓琦走了,他就下班了!

廖漢道:“陳哥,聽說那姓韓的來歷不簡單,你小心點啊!”

陳志凡輕蔑的撇嘴,一個紈絝,他根本不會放在心上,“知道了,你怎麼變得這麼的囉嗦。煩死了!”

“我擔心你嘛,”廖漢回道,看陳志凡跟沒事人一般的走了,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開始工作。

孰料,陳志凡才走沒有多久,韓琦氣呼呼的回到刑偵大隊:“陳志凡,你給我出來!”

諸天盡頭 “陳志凡!”

沒有人迴應,韓琦連着叫了幾聲,廖漢從辦公室探頭出來說道:“陳志凡下班了!”

“混蛋!”韓琦怒吼了一聲,他弟弟成了那個鬼樣子,陳志凡怎麼能那麼的狠心?表現的跟沒事人一樣?

弟弟韓兵一被放開手,就渾身亂抓亂撓,喊叫着癢癢,全身上下被他自己撓的幾乎沒有一塊兒好肉。

害的他只能忍痛把弟弟再捆綁起來!

葉詩瑜他勢在必得,陳志凡他也不會放過!

酒店裏,韓琦和咸興權面對着三個哭嚎不已的男人,面色陰鬱,咸興權道:“陳志凡這麼整我們,我們怎麼收拾他?”

韓琦道:“收拾肯定要收拾的,只是不能魯莽,我看那小子在刑偵大隊還有點名堂,我們要想一個方式,叫他永無翻身之日!”

聽見韓琦的話,咸興權陰測測的笑了:“正合我意!”

韓兵哭叫着:“哥哥,給我弄死他,弄死他!”隨後他又嚎叫:“哥哥,你叫我死了吧,我受不了了,我求你了,哥,我不要活了!嗚嗚……”

他不就是調戲了一個美女嗎?

韓琦聽的心如刀絞,他只有這一個弟弟,平時他都是捨不得打罵,連句重話都不捨得說,現在弟弟求着他叫他去死,他怎麼能忍心?

咸興權看了眼韓琦:“這個事情,你自己看,我聽這慘叫都聽不下去!”韓家比他鹹家都要勢大,他和陳志凡的仇恨本身沒有那麼大,要是出了人命就不一樣了。

聽見咸興權的話。韓琦的眸子頓時一沉,咸興權別有目的,他早就看出來了,咸興權和弟弟都不肯將他們怎麼得罪陳志凡的話說出來,現在咸興權又攛掇着叫他的弟弟去死,韓琦開口說道:“聽不下去啊,興權,你叫我靜靜!”

咸興權離開了房間,在他看來,說動韓琦已經差不多了!

等咸興權一走,韓琦沉聲問胖子:“你們怎麼得罪陳志凡的?”

李胖子哭的一臉鼻涕:“韓少想玩一個叫陳若芙的小丫頭,陳志凡就是這麼得罪的!”

韓琦一聽哪裏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陳志凡,陳若芙,你當着人家哥哥的面要玩人家的妹妹,這不是結仇嗎?

弟弟韓兵的視線閃爍,韓琦氣不打一處來:“廢物,男女之事,當然要你情我願,你哥哥是執法人員,你都給我幹了什麼好事?” 夜冰依的臉唰的紅了個透徹。

倏然——

「砰砰砰——」傳來敲門的聲音。

夜冰依忙從他的懷裡退出,「有人來了!」

貌似還是她兒子這個小壞蛋?

帝玄胤臉色一黑。

夜冰依打開門,毫無意外的看到了她兒子俏生生的站在外面。

不禁有些汗顏,這孩子,該不會又要過來和她們一起睡覺吧?

她是沒什麼……但是他老子不願意啊。

不過看著小傢伙沒有抱著他的小枕頭而來,夜冰依悄悄鬆了口氣。

疑惑道,「兒子,你這麼晚來,有事嗎?」

夜雲澈站在門口,情緒明顯有些低落說道,「娘親,小澈剛才想起來,有件事情忘記告訴你了,明天百里叔叔就要回去了,他希望我去送送他,我來和娘親說一下。」

夜冰依挑了挑眉,百里流觴? 我和二哈共系統 他,要走了么?

想到這個人,夜冰依心存感激。

初次見面,他便救了兒子,後來,自從她回來,就很少有時間陪兒子,倒是這個人,經常帶著她兒子遊山玩水,教導小澈兒眾多事物,他的行為舉止,甚至已經超越了小澈兒的親爹……

捏了捏兒子酷酷的小臉,夜冰依淺笑道:「好呀,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明天娘親跟你一起去,娘親要親自謝謝你百里叔叔。」

突然想到了什麼,夜冰依從凈月中拿出一塊白色的水晶石,遞給兒子:「小澈兒,明天見到你百里叔叔,你幫娘親將這個還給他吧,這是上次娘親去尋找你時,他借娘親用的,後來沒有用上場。」

夜雲澈將水晶石接到手中,眼睛一亮:「真的么?娘親也跟小澈一起去嗎?太好了!百里叔叔一定會很開心。」

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熊孩子,你說這話,難道就不怕你親爹打你?

不用回頭看,夜冰依都感覺到一道目光冷冷的盯著她的後背。

他剛才肯定聽到兒子說話了!

生怕某人遷怒兒子,夜冰依急忙將兒子給送走了。

回過頭無語道:「他可是你兒子的救命恩人。」你確定要這樣?

帝玄胤淡淡的挑眉,「嗯?依依此話怎講?」

夜冰依便將從下山和百里流觴整個相遇的過程告訴了他。

帝玄胤聞言,點了點頭,眸中的冰冷化開,「明天,我跟你們一起去,為他送別。」

「你也要去?」夜冰依驚訝的睜大眼睛。

隨即一股大力將她席捲,回過神來,整個人已經被他壓在了身下,帝玄胤低頭吻著她,反問道,「我兒子的救命恩人,難道我不應該去么?」

夜冰依面色微紅,「我又沒說我有意見……唔……」剩下的話,盡數被他吞入口中。

……

然而第二天,帝玄胤還是有事,並沒有和夜冰依母子二人一起去。

母子二人乘坐馬車去往行宮之中。

百里流觴一直以來,都是被靈主以招待客人之道,將他安排在行宮之中住下。

來到百里流觴居住的院落,夜冰依發現,外面有十幾名士兵把守。

這些人,一個個凶神惡煞,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夜雲澈皺了皺眉頭,「娘親,百里叔叔這裡,之前沒有這些人。」

夜冰依拍了拍兒子的腦袋,「別急。」

下了馬車,這些人立即攔著她們,「幹什麼的,滾開滾開?」

「滾?你先滾一個我看看。」夜冰依飛起一腳,狠狠踹在說話之人的肚子上,那人瞬間飛了出去。

直接撞到了牆上,砸出了一個窟窿,卡在上面,摳都摳不出來。

夜雲澈和雪羽在一旁誇讚道:「娘親好厲害!」

其他幾人,眼神慌亂的看著夜冰依。

「你你你,你是什麼人?!」

「來人,把她給我拿下! 超級護花天王 七靈王說了,不準任何人進去打擾!」

夜冰依聞言,眉心一跳,七靈王殿下,軒轅子鈺那個傻逼也在?

心中直覺不會有什麼好事,夜冰依不再和他們廢話。

「噼噼啪啪——」

沒兩下就將這些人全部給打趴下。

夜冰依牽著兒子的小手,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一道若有若無的痛苦吟聲傳入耳中,夜冰依眼睛驀然睜大,伸手拉住兒子。

「……」

「小澈兒乖,你和雪羽到大門口看著,不要讓人進來知道嗎?」

夜雲澈烏黑的瞳眸閃了閃,疑惑道:「娘親,你的臉色為什麼好難看?」

夜冰依暗道,就知道兒子沒這麼好忽悠。

「娘親是打架累了,兒子,剛才娘親揍了那些人,說不定他們很快就會過來更多人,會對你百里叔叔不利,你去看著,等一下好通風報信,我去叫醒你百里叔叔。」

夜冰依說的沒頭沒尾,丟下兒子就跑了。

夜雲澈撓了撓頭,雖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但還是乖乖的聽話,抱著雪羽到門口看著。

……

室內,一襲月牙色袍子的男子躺在床上,臉上有著不正常的潮紅,但是他的身體,卻冒著絲絲寒氣,冰入骨髓。

眼眸怒視著眼前的男人,更恨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發病?

軒轅子鈺跨坐在他的身上,一臉陰邪笑意,伸手挑起他的下巴,「何必這麼彆扭呢?男人女人,還不都是一樣,你就從了本殿下吧!」

盯著百里流觴英俊的臉龐,軒轅子鈺中腹一陣火熱,舔了舔嘴唇,自從他的寶貝不行了之後,他在男男之事上,就更加感興趣了。

只不過,如今他的寶貝不行了,每次都需要對方來行動。

他喂百里流觴吃了葯,可是沒想到,他居然這麼要強,到現在還不肯要他。

軒轅子鈺眼中閃過一抹陰霾,「本殿下不著急,慢慢等,看你能堅強到什麼時候!呵呵……不過本殿下還就是喜歡你樣的男子,對你有興趣的緊呢。」

面對他的羞辱,百里流觴遭受著身心兩重的折磨,竟是狠狠地噴出了一口鮮血。

猩紅的血液沾染在白衣之上,綻放開朵朵猶如彼岸花般妖嬈的紅梅。

百里流觴死死地握住拳頭,額頭上痛出的汗水,如墨的髮絲貼在側臉上,更是生出一股妖媚來。

看到這樣的他,軒轅子鈺喉頭一熱,哪裡還能把持得住?

邪邪一笑,便開始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韓兵哭叫着:“我喜歡個美女怎麼了?我想玩,別人也心甘情願……”

韓琦冷聲道:“你要玩陳若芙,陳志凡是心甘情願的?你太叫我失望了!”看着弟弟的模樣:“你變成這個樣子,終歸是跟陳志凡有關係,哥哥會幫你報仇的,你既然喜歡這兩個廢物,我叫他們一起去陪你!”

聞言,韓兵和兩個跟班哭叫的更加兇了!

韓琦在離開房間的時候,將被子蓋在了三個人的頭上!他不會放過陳志凡,也不會放過慫恿他殺弟弟的咸興權!

韓琦叫人將三個人的屍體處理掉,咸興權再看見韓琦的時候,發現韓琦臉色黑如墨,心知韓琦上了他的當,咸興權哪裏知道,就是他的一個心思,他將會死的很慘。

他此時還不知道韓琦是個心狠手辣的傢伙!

咸興權得意洋洋,以爲這下可以藉助韓琦的手整死陳志凡了,他看中的女人,別人不能搶!

“韓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咸興權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那小子太可恨了!”

“是啊!”韓琦眼底閃過陰狠,“我們先演練一下!”他要先送這個廢物去陪他的弟弟!

一聽韓琦已經有了計劃,咸興權頓時大喜:“好,那咱們去把!”

韓琦露出了陰森的冷笑:“好,”他看着咸興權這個蠢蛋自動的跟着他踏上死路。

等咸興權意識到韓琦是送他去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韓琦道:“你有膽子慫恿我殺我弟弟的時候,就該想到,我能殺我弟弟,也能殺掉你!你死的不冤枉!”

咸興權指着韓琦,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韓琦爲他特製了一個密閉的水箱,幾乎是毫不費力的就將他騙了進去,看着咸興權一點點的淹沒的水裏,他露出了變態的開懷大笑!

“陳志凡,我要你死,我要你給我弟弟陪葬!”

阿嚏!陳志凡打了一聲噴嚏,他揉揉鼻子:“nd,誰在罵勞資?”

葉詩瑜聽見他爆粗,白了他一眼:“好好說話,一天沒見,你怎麼就變成痞子了,你給我說說怎麼打發韓琦的!”

陳志凡走到陽臺前,葉詩瑜跟在他的身後,歪着腦袋看着他:“你快講啊!”

“沒打發,”陳志凡搖頭,“就是在你的辦公室把韓琦氣了一頓,這個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韓琦就是韓兵的哥哥,還不知道韓琦要整什麼事情!”

我給重生丟臉了 “反正未來你們都要小心!”

葉詩瑜嘟起嘴:“這個麻煩是我老爸和老媽整來的,我要去給爺爺說!”

陳志凡道:“爺爺年紀大了,又要操心很多的事情,你不要給他增加煩惱了,一個韓琦而已,”話是如此說,陳志凡卻很是不以爲意,韓琦要是跟他作對,那麼他就會不客氣了!

葉詩瑜拍拍自己打石膏的腿:“你還要我裝幾天啊?”

陳志凡道:“你忍忍,忍到拆石膏!”看見葉詩瑜嘟嘴,他也有些不忍心:“要是你的腿突然好了,你打算怎麼給別人解釋?還有異能者的事情,是保密的,這個牽扯到爺爺的工作,你都想過了嗎?”

聞言,葉詩瑜頓時泄氣:“我忍!”

陳若芙在一邊聽了一會,說道:“小瑜姐,我們幾個人幫你把石膏做成石膏鞋子,你回家睡覺前就把石膏鞋子脫掉,這不就是舒服了嗎?”

“對啊,還是小芙聰明!”葉詩瑜立刻贊同了陳若芙的辦法,“現在的天氣還熱,要是石膏天天打着,熱死了!”

陳志凡嘆口氣,道:“你現在是傷員!”

葉詩瑜切了一聲:“現在又不是在外面,這裏又沒有外人!”她一瘸一拐的走到陳若芙的身邊,拉着陳若芙的手:“小芙,咱們別理你哥哥,走,咱們去做石膏鞋子!”

見狀,陳志凡無奈的搖頭,轉回頭時,他的眼神驀地變銳利了起來,韓兵跋扈,風流,欺男霸女,這個韓琦也好不到哪裏去,現在不僅是葉詩瑜小心,還有他身邊的人也要多加謹慎。

軒轅龍飛出聲道:“暫時先觀察一下那小子,實在不行,就……”他用手比劃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

陳志凡不喜歡殭屍亂殺無辜,聽見軒轅龍飛的話,眉頭一擰:“先看看再說,但願那小子比較乖!”

實際上韓琦並不是乖巧的人,他和韓兵的母親死後,父親韓青立刻娶了一個新的妻子,這個新妻子給他生了二女二子,韓琦與韓兵在家中的地位大大不如前。

一旦他的父親和繼母露出了不利他們兄弟的苗頭,繼母所生的子女立刻多災多難!

他就是用這個手段逼得繼母再也不敢排擠他們兄弟,甚至是對他們兄弟比自己的親子女還要好幾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