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83 Views

不過好在大治療術的恢復速度快,已經正在逐漸恢復。

Written by
banner

李越剛剛收起自己的仙劍,後面便是一道紅光飛了過來。

「李道友,那翼族女子呢?」艷紅一到李越的旁邊,見李越肩膀有傷,又沒有見到翼族女子,便是不滿的問。

李越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平淡的說:「死了,屍骨無存。」

艷紅打量了李越一眼,見其傷勢不重,冷冷一笑,說:「是嗎?你確定不是跑了?」

「李某親手斬殺,難道還有假不成?」李越也不是好惹的,幾艷紅質疑,便是沒好氣的回道。

『咯咯』艷紅咯咯一笑,居然嫵媚的說:「李道友既然斬殺了那名翼族,那應該得到了陣眼著,既然得到了,那就拿出來吧。」

說完,更是玉手伸向李越,還做著讓李越交出陣眼珠的動作。

李越淡然一笑,說:「連那翼族女子都化成了了血雨,李某上哪給你找陣眼珠?如果沒有其他事,李某可先走了!」

艷紅聽李越這麼一說,臉色大變,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傢伙軟硬不吃,竟然說走就想走。

「站住,不將陣眼珠交出,你以為走得了嗎?」艷紅見李越真想走,便是嬌聲大喝。

「懶得與你糾纏。」李越冷冷的回了一句,便是迅速朝著來路飛了回去,不過速度不快。

艷紅見此,臉色一沉,瞬間將一柄仙劍握在手中,筆直從後面刺向李越。

李越早就防被著她這一手,艷紅剛剛一出手,李越便已經知曉,只見李越嘴角一斜,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隨後便是身子一晃,輕易躲了過去。

艷紅一劍刺來,也只是撲了個空,卻沒有見到李越的人影,這才連忙轉過頭來。

「道友這是為何?難道是想與李某動手?」李越假裝滿臉驚訝的問著。

艷紅邪邪一笑,更加顯得一股別緻的美,說:「李越,不動手也可以,交出陣眼珠,本姑娘都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陣眼珠?你說的是這嗎?」李越見艷紅咄咄逼人,便將自己得到的陣眼珠拿在手上,只見一顆白色的珠子,正安靜的躺在李越的手中,而且其中的能量更不弱,見艷紅看到之後,李越又是連忙收起,冷冷的說:「既然是,有本事道友來取便是。」

「你…!」艷紅見李越如此戲耍自己,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不過轉眼又是滿臉微笑對著李越,說:「李兄何必如此?既然得到了陣眼珠,理當交給姜道友才是。」

『這轉變得也太了!!』李越的見其突然嫵媚的太度,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見李越不說話,艷紅居然將手中仙劍收起來了,反而微微一笑,笑:「李兄在生艷紅的氣嗎?人家剛剛不過就是試探下李兄的修為而已。」

說完之後,又是憑空踏了幾步,來到李越的身邊,一隻纖纖玉手,還正往李越的肩膀上搭去。


再一次李越沒有動,他還真想看看,這艷紅能翻出什麼浪來。

「既然艷紅道友如此說了,李某姑且通道友一回,如果沒有其他事,就先回去,免得姜道友等人等得太久。」李越手輕輕將艷紅的手從肩膀上撥開,私笑非笑的說著。

「不急嘛。」可誰知艷紅居然正個人站在了李越的身後,嬌聲說著,雙手抱住了李越的腰,胸前飽滿的雙峰更是緊貼著李越的後背。

李越甩了甩,卻是沒有將其甩開。

下一秒,李越便是大感吃驚。

「萬斤墜!」艷紅突然嬌聲怒喝,緊抱著李越的腰,直接迅速墜下。

李越也是豁然想起,自己的背上,還了有傷口沒有恢復,一著地,自己不得落到一個被吸干一身精血的下場。

「放手!好個毒辣的妖婦!」李越提起全身仙氣,憤力一震,居然沒有將那艷紅震開,李越想過很多種對付自己方法,卻沒有想到,這女人居然用這等方法來對付自己。

『呼呼』風聲吹過耳邊,離地上是越來越近。

「李兄這是何意?小妹見你肩膀上有傷,只有落了地才能治啊,再這麼用力,人家受不了拉。」艷紅卻是滿臉得意的微笑,更用嫵媚的聲音,一邊對李越說著。

「妖女,快放手,再不放手別怪本少不客氣了!」李越怒氣橫生,左右掙扎,卻是無濟於事,只得大聲怒道。

艷紅也是金仙頂峰,修為在李越之上,李越在短時間,自然難以破開。

艷紅的嘴角露出陰險一笑,嘴中居然吐出了一柄兩寸左右的小刀,然後著李越的肩膀受傷的地方,又是直接刺了進去。

「啊!」李越一聲慘叫,雙手一用力,便是將雙手抽去。

『轟』李越瞬間與艷紅一同站在了地面之上。

隨後『嘩』的一聲,李越一身精血,瞬間噴了出來!

「永恆!!」李越爆喝一聲,往生殿瞬間出現,將李越收進了其中。

即使是這樣,李越一身精血,居然消失過半,李越的額頭之上,汗珠一滴滴流下,滿臉慘白。

「將那妖女給本少收了!」李越命令著永恆。

「是!」

艷紅看著突然出現的往生殿,猶如見了鬼一般,見李越在自己身前突然消失,便感覺情況不妙,於是毫不猶豫的凌空而起。

「呼..!」一陣金光一閃,將艷紅往殿中吸來。

「不要…!」艷紅吃驚的喊到。

但是,下一妙她更加震驚,李越站在她的面前,用冷冷的目光,看著自己。


「你道友,你沒事吧?」艷紅見此,臉上居然沒有一點震驚的表現,只是像關心老友一般關心著問李越。

李越將魔魂陣握在手中,冷冷一笑,說:「拖道友的福,本少好得很,不過道友可就麻煩了。」

隨後,李越的手,將魔魂陣一晃,陣旗之上,滾滾黑氣滔天而來,瞬間從上面飛出不少頭顱,看著皆是沖著艷紅撲了過去。

艷紅這才嚇得花容失色,連忙退後,驚慌的說:「李兄這是何意?」

「沒有何意,就是想將你再蛇蠍心腸的惡婦練到魔魂陣中。」說擺,李越又是將魔魂陣旗一晃,魔魂居然又多了一倍,全部撲向艷紅。

「既然如此,我跟你拼了!」艷紅連忙放出仙劍,嬌聲怒喝,左劈右斬,但是,混身仙氣居然無法調動….。

「這…!」驚訝之中,不少魔魂,已經撲到了她的面前,進入了她的身體,開始撕咬著她的仙魂….。

「啊….!不要…不要…!」艷紅瞬間雙腳跪下,倒在地上翻滾起來,大聲慘叫著..。

與此同時,李越讓永恆將那易族女子也傳到了自己的旁邊。

當五妹看到在地上慘叫,打著滾,面目全非的艷紅,也是嚇得滿臉蒼白,不過她先進來,早就知道仙氣已經無法動用,看著李越滿臉的微笑,心中也是絲毫沒底。

「說說吧,你叫什麼?」李越打量了五妹一眼,便隨意的問。

「哼!」五妹頭一偏,根本不理會李越。

李越同樣滿臉不屑,反而指著在地上翻騰,打滾慘叫的艷紅,冷冷的說:「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讓本少滿意,她是你的榜樣!」

「你敢!本姑娘是翼族大長老的孫女。」五妹眼睛瞪了李越一眼,嘴巴一嘟,咬牙說。

「去!」李越卻是手一揮魔魂陣,滾滾魔魂,瞬間全部從艷紅的身體之中飛出,來到了五妹的前面,而且猙獰恐怖,隨時有可能鑽進她的身體。

但是此刻的艷紅,雖然沒有死,一身卻是鮮血淋漓,渾身呈現出扭曲的狀態,嘴中顫抖著說:「殺了我…殺了我…求..你..殺了我!」

「考慮的怎麼樣了?」李越卻是邪邪一笑,問。

「說..我說!」五妹真的怕了,連忙點頭回到,此刻的她,一聲香汗淋漓,她知道,眼前這名人族少年,估計,沒什麼不敢做的了。

「去吧,一直在吵,收了她。」李越手一揚便將艷紅的整個身體,卷進了魔魂陣中,只有聲聲慘叫從陣旗中傳來。

李越卻是微笑的看著五妹,說:「現在說你吧,叫什麼名字?來這裡做什麼?」

嘴巴一嘟之後,想到李越魔魂陣的淫威之後,五妹還是開口,說:「我是翼族大長的孫女,翼五妹,來這兒去取陣眼珠的!」

「這麼簡單?說具體點。」李越滿臉都是不相信的表情,隨後又晃了晃手中的魔魂陣旗,似乎在威脅五妹一般。

「該說的本姑娘都說了,我們翼族來了兩百名金仙頂峰的精英,你還想知道什麼?」五妹眼睛一紅,委屈的吼了起來,似乎好象她知道的真的不多。 李越見此,淡然一笑,說:「拿來吧!」

「拿什麼?」翼五妹頗為不解的問著李越問。

「陣眼珠!」李越平淡的說。

翼五妹翻著白眼,瞪了李越一眼,說:「沒有!」

李越的眉毛向上一橫,便邪邪一笑,沒有說話。

「你想幹嗎?本姑娘可是冰清玉潔,更是看不上你這種卑微的人族。」翼五妹見李越的表情,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雙手護住胸部,連忙瞪著眼睛說。

李越一聽,滿頭黑線,便脫口道:「本少雖然好色,但是還沒有分不清楚是人是畜生的地步,就你這種鳥人,送給本少,本少都不會上,趕緊將陣眼珠拿來,沒時間和你墨跡。」

「你…!」翼五妹聽李越如此一說,氣得無語,自己在翼族內,追求著排著隊,也算是絕色女人,這人族居然如此詆毀自己,頓時便有種抓狂的衝動。

「你什麼你,趕緊的,要不本少不介意來個全身搜查。」李越眉角一挑,不屑的說。

翼五妹再打量了李越一眼,她也是知道,如果自己不可給,只怕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與其等他來凌辱取去,不如自己給他好了,想到這裡,翼五妹拿出空間戒指,不滿的道:「給,都給你。」

李越接過,打開一開,只見裡面有著上萬的上級仙石,還有一件飛輪,其中還有幾套女式衣物,陣眼珠就在最角落,李越將仙石與飛輪還有陣眼珠一收,便將空間戒指還給了翼五妹,這才不滿的搖了搖頭,說:「想不到翼族這麼窮,堂堂一個大長老的孫女,居然只有這點東西,真是讓人失望啊!」

「你….!」翼五妹還想說什麼,卻見李越擺了擺手,翼五妹遍被永恆帶到其他地方去了。

李越這才將東西收起,而此刻,他身後的傷口,已經恢復,只是血跡卻是無法抹去,李越這才換了套乾淨衣物,這才出了往生殿。

「現在是不能與姜立等人見面了,他有絞殺血陣在手,又有十幾人,雖然能用往生殿將他們全部收了,如此一來,誰給本少去收齊陣眼珠呢?」想到這裡,李越便不打算與姜立等人匯合了,相反,朝著中間沒有走過的地方,飛遁而去。

就在李越離開不久,姜立等人便是敢到了李越與翼五妹還有艷紅大戰的地方。

看著地面到處是破壞的痕迹,姜立等人也是大感春節,而李越在眾人面前,只是個金仙六層的修練著,大部份人,都以為李越隕落,隨後眾人這才朝著前面追去。

而李越一飛便是一個晚上,當到達了一處密林之時,又見周圍沒有一切活物,李越這才停了下來,不過他卻是隱藏在密林之中,將在翼五妹手中得到的三件飛輪拿了出來,一齊練化。

經驗大半過時辰的這才將三件飛輪練化,李越試著把玩了一翻,感覺還是得心應手。

「雖然三件飛輪都是中級仙器,用來偷襲卻再合適不過,恩,加上劍陣先出,再放飛輪,殺對手一個措手不急。」想到這裡,李越是興奮不已,很想現在就試一試這三件飛輪的威力。

『颼颼』的聲音,在密林之中響起。

「有人?」李越眉頭一緊,雙手一抓飛輪, 小白升遷記

「呼..!」一道劍光,帶著化破空氣的聲音,直接劈向李越所在的大樹。


「什麼人?膽敢偷襲本少!」李越凌空一晃,這才避過,隨後便是將一件飛輪隨手殺出,喝道:「飛輪,去!」

『叮噹』兩聲,李越的飛輪,在李越越落地之時,便是回到了手中。

周圍的大樹,一連倒了好幾顆。

隨後,一左一右兩道人影,瞬間形成了夾擊之勢,將李越包圍起來。

「咦..,原來是李道友。」一道清脆的女人聲音,明顯是感覺吃驚。

李越這才退了數丈,才看清楚,原來是邱明夫妻二人,李越這才將飛輪收起,微微一笑,說:「原來是邱道友夫妻兩人,失禮了。」

說完,又是雙手抱了一拳。

「失禮的是我們夫妻二人,還望李道友見諒。」邱明夫妻,異口同聲的說著,各自回了一禮。

「無妨,只是不知邱道友夫妻二人怎麼會到了此處?」李越擺了擺手,叉開了話題。

邱明夫妻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將仙器收起,兩人走了過來,這才將進來遇到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原來與李越等人一同進來的眾人,居然全部隕落,只有邱明夫妻兩人,齊心合力,這才拚死突圍,一直跑了五六天,這才尋得這一處密林,但是兩人不敢大意,見四周沒有魔獸,兩人便想在此恢復一翻,但是一到山頂,就天到了劃破空氣的聲音,兩人這才出手。

李越這才知道,原來是自己把玩飛輪,吸引了兩人,這才出手。

聽到出處,李越也是哈哈一笑,將自己的經過簡單說了一下,當然許多是沒有說的,就如龍鷹幼崽之事,李越不可能說,還有就是翼五妹與陣眼珠隻字未提,更沒有提起艷紅,只說自己一路逃跑,這才勉強活了下來。

不過邱明夫妻,那是信以為真,畢竟李越的修為,根本就比兩高,相反,比兩人還低上一線,在他們眼裡,李越能活下來,也是一種莫大的幸運。

三人說了一會而之後,便是一齊在密林之中恢復起來,但是李越略帶蒼白的臉色,還是被兩人察覺,但是兩人也沒有說穿。

『轟隆』一聲,整個密林,也是地動山搖…。

「怎麼回事!」李越也差點摔倒在地上,便是連忙憑空而起,站立在空中。

邱明夫妻二人,也是連忙凌空而起,手中握著仙劍,打量著四周,說:「不知道啊!這是…。」

『轟隆』又是一聲沉悶的響聲,從地下傳來。

「是地下傳來的!」李越雙眼瞳孔一縮,警惕的說。

「不錯,不會有巨獸要出世了吧?」邱明也是眉頭一緊,認真的說。 「怎麼辦?」梅麗焦急的看著邱明問。

「走,先離開再說!」李越感覺地下的東西,不平凡,讓他有種透不氣來的窒息感,便是連忙對著邱明夫妻說。

「好,梅麗,我們走!」邱明一把抓住梅麗的手,迅速向密林外面遁去。

見此,李越眉頭一緊,便是不再停留,迅速遁去….。

『砰…。』

『哎喲』李越剛剛飛到密林邊緣,便是直接碰到了什麼東西,將李越給震飛回來了,李越疼得直叫,身子更是倒飛回去。

李越退了好一會,這才勉強停住。

接著,只見原本的密林,居然自動全部崩潰, 花都最强醫神 ,但是看上去,更像是一座陵墓。

「這是…!」李越頗為驚訝的看著。

「少爺,這才祭靈園的主墓,看來我們有麻煩了!」永恆沉悶著聲音,聽起來有點顫抖。


李越雙眼放出精光,看著輝煌的墓地,也是打量起來,說:「看來本少想出去是難了,既然如此,本少就進去看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