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18 Views

月黑風高夜,山水華門,也就是林家所住的地方!

Written by
banner

此刻,葉傾樓正站在山水華門的堅固鐵門外!接着,葉傾樓便施展起他的九宮步身法,避過別墅區的保全系統,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了別墅區,並向着林家所住的地方快速接近着……


當葉傾樓來到了林家豪華別墅門前時,他並沒有着急着進去,而是爲了以防萬一便將別墅中的一切通訊線路都切斷了!當做完這一切後,葉傾樓的嘴角突然勾勒出了一絲殘忍的弧度!接着,他便似一陣風般轉瞬之間便飄進了林家別墅二樓的窗戶中!

“也只有12個人嗎?”葉傾樓使用魂識感知了一遍後,便喃喃自語地說道。在葉傾樓的感知中,別墅總共有12個人。其中有9個人是傭人和保鏢之類,而其他3個則應該是林家的成員…… 旭日初升.陽光灑落每一角森林.這時候原本平靜的空間之上突然泛起一點波動.一道略顯消瘦的身影緩緩踏步而出.隨後完全出現在了一棵巨樹之下.

他皺起眉頭.越想越不對勁.雖然他的實力強悍.不懼上古仙人.但也不是說他真的能夠與那種等級的存在正面交手.真的打起來.他也就只能逃跑而已.

可是一天前的那次短暫的交手卻是讓他心悸.本來他已經做好了受傷的打算.只是想承受一下仙人級別的威能.隨即就立刻隱身虛空而去.

可是那短暫的交手之下.他卻是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處於下風.而且輕易地就從那地方逃脫.這簡直就不可思議.若是仙人就這點威能.那麼就怪了.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對方施展的的確就是真正的仙道法則.還有真正的仙靈力.這些無一不展現著他上古仙人的身份.但偏偏周揚總覺得不對…

這個時候.他忽然目光一凝.臉上滿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就在他身前不遠處.一個妙齡少女半倚在一顆參天巨樹下.嘴裡含著一個草枝.朝他望了一眼.而後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

周揚咽了口吐沫.他還真是感覺自己見鬼了.因為這一天一來.他不斷的動用著空間法則轉移.雖然中間不停地輾轉.廢去了不少時間.但畢竟是在虛空中進行的.他有把握仙人之下絕對沒人能發現他的存在.

可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依舊被一個女人給追上了.這簡直不敢想象.尹婉桐是年青一代的強者不錯.但她畢竟還只是凝魂巔峰的修為而已.怎麼可能真的識破他的行蹤.

他心裡滿是疑問.但卻是有點無可奈何了.這真的像是牛皮糖一樣.粘在身上卻是怎麼甩也甩不掉了.

也是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東方詩確實沒有告知她自己的行蹤.她真的有這個能力追蹤到自己…

周揚搖了搖頭.臉上閃現一抹苦笑.而後上前走了幾步.踏到尹婉桐身前.無奈道:「你怎麼追到這裡來的.」

尹婉桐犯了一個白眼.不予理會.

這混蛋害她一路飛馳整整一夜.到現在氣息還有點不穩.這時候心裡正有點小不爽.怎麼可能回答他的話.

見尹婉桐不語.周揚臉上微微有點尷尬.但還是無奈一笑.隨即道:「好.既然你不答我.那我就離開了.你繼續追啊…」

說完.留給了她一個得意的微笑.隨即瀟洒的轉身而去.身子再度逐漸的淡化…

尹婉桐眼中一急.連忙就追了上去.大聲喊道:「好了.別再跑了.真是煩死了.」說著臉上露出一臉厭煩的神色.但事實上.心裡卻是真的急了.

周揚利用空間法則在虛空之中轉移身形的速度實在太快.之前是因為周揚不斷的改變方向.輾轉反折.這才讓她在全力之下追上.現在若是再度離開.那她可是沒把握了.畢竟她這種虛無縹緲的感覺也是有距離限制的.若是離得太遠.她也沒辦法感應到周揚的所在.

周揚停了下來.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他自然是知道這辦法絕對可行的.因為換位思考一下.就算是他也不願總是追趕.

但他卻是不知尹婉桐真正的想法.若是他知道.自己只要加把勁.全力朝著一個地方轉移身形的話.很快就能擺脫這個小丫頭.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尹婉桐走到他的身邊.滿臉都是一副委屈的樣子.兩隻眼睛幽怨地看著他.讓周揚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別這樣看我行不.」他乾乾地說道.被這樣一個丫頭盯著的感覺真心不好.尤其還是一個長得很是漂亮的丫頭.

沒錯.尹婉桐的確長得很是漂亮.雖然不可能和東方詩那種近乎完美的美相比.但也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只是總是給人一種的沒長大的感覺.像是一個rǔ臭未乾的小姑娘.

也正是這樣.周揚對她根本就沒有那種感覺.有的也只是一種像是對待妹妹的情誼.

「哼.」

尹婉桐哼了一聲.隨即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對你有種熟悉之感.憑藉著這種感覺.就是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感覺到你的存在.」


說著.她得意地望了周揚一眼.眼神中的神情不言而喻.那就是不管你走到哪兒.我都能追到那兒.反正你就是別想甩掉我.

周揚聞言.怔怔的愣了一會兒.看了看臉上掛滿笑意的尹婉桐.終於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尹婉桐說的那種熟悉之感他也能感受到.可是這是在見到尹婉桐的時候才會發生的.怎麼也不能憑此來追蹤人啊…想到這裡.他就是一陣無語.

不過內心之中還是有點疑惑的.他覺得自己和尹婉桐之間可能真有著什麼聯繫.因為這種熟悉之感的存在.在他心裡.有存在就肯定是有道理的.

尹婉桐可沒想到這麼多.只是朝著周揚說道:「放心.我就是想去俗世逛一圈.不會給你惹麻煩的.」說著.她又撅起了小嘴.瞥了周揚一眼.道:「話說…就是讓你給我帶路而已.你不會這麼小氣.」

周揚揉了揉頭.有些無語道:「我說…你不是曾經去過俗世嗎.怎麼還需要我帶路.」

「你說的那一次啊.」尹婉桐臉上流露出沮喪之色.道:「我那次就是追著一個小賊前往的俗世.那時候見那小賊有一道法器強行打破了虛空.我也就隨之追了下去.」

「現在就只知道節點大概在東極道域的東邊蠻荒之地.具體的卻是不記得了.」說著她像是泄了一口氣.道:「不知道準確的地點.我也不敢破碎虛空啊.」

見周楊依舊有點猶豫不決的樣子.尹婉桐眼中閃過一點委屈.大聲道:「我就是想到俗世好好玩玩.上次回來的太急了.所以很想再過去一趟.你這點事情都不肯幫忙.小心我讓詩姐姐不理你.」

聞言.周揚一頭黑線.這才無語的搖了搖頭.道:「好.那你就跟著我.」

話音剛落.尹婉桐眼中便流露出了喜色.眼角都彎成了一對小小的月牙.和剛才委屈的神情比較起來.她前後簡直就像是兩個人.

其實她沒有說.冥冥之中總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此次俗世之行對她異常重要.想要尋找這個原因.這才是她此行的真正目的.

風和日麗.修仙界東極道域人煙繁華.盡顯一片祥和景象.雖然各個角落都彌散著各種小小的硝煙.那是低階修士在鬥法.整個修仙界之中這樣的景象數見不鮮.

但總體還是很平靜的.至少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動亂.這時候總有兩道絢麗的彩練劃過天際.留下了兩道美麗的天虹.引來無數驚奇.

就在路過晁靈郡的時候.一道驚鴻卻是突然止住了腳步.隨之另外一道橫跨天際的彩練也止住了身形.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出現在空中.

「怎麼了.」

尹婉桐打量了一下周邊的景物.不禁有點疑惑.隨即轉頭看向周揚.有點不解的問道.

周揚朝著一個方向凝視了一會兒.隨即搖了搖頭.臉上帶著一點糾結與無奈.嘆了口氣.轉頭道:「沒什麼.只是看到了一個故人而已.我們趕緊前往倉合郡.哪裡應該有一個前往修仙界的空間節點.」

「哎..」

說完未等尹婉桐反應.周揚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劃過天際.繼續朝著東方疾馳而去.

尹婉桐望了望之前周揚凝視之處.臉上略顯古怪神色.隨後無奈搖了搖頭.身形淡化.隨即化作一道彩色流光.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

******

齊木宗.一名女子身著一裘白衣.臉上帶著淺淺的孤潔之意.一身長可及腰的秀髮一直拖到纖細的柳腰之上.美目微閉.身上散發著一圈一圈潔白的光暈.更加襯託了她的聖潔.

她就是齊木宗年青一代的領袖..齊夢璇.

就在周揚看向她的時候.她微微地睜開了雙眼.挑頭望去.正是周揚離去的方向.眉目之中微微泛起一點失望.但隨即便掩飾住了.

「你終究是沒來看我…」

紅唇微動.一道微不可查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吐出.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憂傷.一道微風扶起.而後白衫飄飄.帶著一點秋意的蕭瑟.她轉過了身影.

這個時候.數道身影猛然而至.一齊降落到了她的身後.

「發生了什麼事情.」

齊夢璇平靜的問道.在她的平靜的話語中.卻是無時無刻不彰顯著一種尊貴和聖潔.

後面的兩名齊木宗子弟俱是恭敬地說道:「稟報少主.有探子回報.封侯門的老祖回歸.聽說鬧出了不小的動靜.正在籌備著什麼事情.不知道我們要不要戒備.」

聞言.齊夢璇那聖潔的面容之上沒有絲毫變化.只是微微頷首.道:「那就下去戒備一番.改做的都做了.不過也不需要太過.我們齊木宗也不是弱派.僅僅靠一個回歸的長生境老祖.還不可能撼動我們的根基.」

「是.」

幾人齊聲應道.而後恭敬地鞠了一躬.臉上帶著毫不虛偽的尊敬.俱是化作一道殘影.宛若一道流光迅速離去.

「長生境…」齊夢璇紅唇微動.而後秀眉微蹙.道:「目前還有點差距啊.」

此刻.她的身上綻放出了耀眼的白色潔光.在她的背後散發著九道潔白的霞光.宛若一道盛開的白蓮.一時間有種強大的氣息顯露.若是周揚在此.一定會驚訝的發現.這時候齊夢璇的修為竟是已經堪至凝魂的巔峰.

而且從她身上顯露的氣息來看.產生的壓力絲毫不亞於軒轅獨醉他們.這種氣息絕對已經是堪至長生境的實力.

不僅如此.她和尹婉桐、北堂劍飛一樣.身上顯露出一種特有的氣息.這種氣息不同於一般的靈力能量.而是一種類似於傳承的特殊力量.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現在的實力在整個齊木宗之中已經足以排在前三甲.故而這些齊木宗的弟子都對她很是敬佩和傾慕…還有一絲隱隱的敬畏.

可是在她沉鬱的眼中.卻是沒有一絲的喜悅.反而帶著淡淡的憂傷.在她心裡.這種力量對她而言只是一個負擔.

******

半日之後.兩道霞光穿梭在天際.幾乎一瞬便到了倉合郡的腹心.

在一處山莊面前.周揚終於再次止住了身形.

望著眼前人來人往的巨大莊院.周揚眼中閃過一絲追憶之色.

「喂.」尹婉桐亦是停了下來.見周楊又一次出神.她卻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裡頓時有點不爽.皺起眉頭.而後把頭伸到了周揚的耳邊.朝著裡面大聲叫道.

周揚猛地清醒.被這小丫頭嚇了一跳.當即有點不滿地朝著她望了一眼.但是隨即看到了她撅起的小嘴.心裡的那股怨氣一下子就沒了影子.只能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即不再看她.

「這裡是我從俗世到達修仙界的第一站.是一個小家族.傅族.」

周揚淡淡開口.隨即大步踏過.朝著莊園內走去.

聞言.尹婉桐撇了撇嘴.跟了上去.東看西看.怎麼也不覺得這像個家族的樣子.整個就一小山村嘛.

在她的神識之中.這裡最強的氣息也就是凝魂初期而已.那種普通的凝魂期高手她根本不放在眼中.故而望著這個小家族.怎麼看都不順眼.越看越是感覺無趣.

「站住.」

守在莊院之前的兩名武士見到周揚二人前來.頓時就是上前一步.各自亮出一把長劍交叉擋住了周揚的去路.長劍之上靈光乍現.顯然都是下品等級的靈器.

「你們是何人.從哪裡來的.」

其中一名武士見到周揚.尤其是他身後的尹婉桐之時.眼中瞬間亮了一下.但隨即便隱去.看著兩人皺眉問道.

周揚見此.心裡生出一絲笑意.撇過身來.朝著尹婉桐忍俊不禁.道:「聽見沒有.別人問你話呢.還不快答答人家.」

聞言.尹婉桐翻了一個白眼.上前一步.看著這兩名驅物境的武士.心裡不禁有點鄙視.但是也不多說什麼.盯著那名武士.嘴角露出了一個誘惑的笑容.道:「你們是在問我嗎.」 “也只有12個人嗎?”葉傾樓使用魂識感知了一遍後,便喃喃自語地說道。在葉傾樓的感知中,別墅總共有12個人。其中有9個人應該是傭人和保鏢之類,而其他3個則應該是林家的成員……

葉傾樓先是無聲無息地將別墅中的9個無關人等全部弄昏了過去,接着他便施施然地來到了林家3個成員所在的客廳中。

“啊,你是什麼人?”陳佩紅驚聲叫道。當葉傾樓走進大廳時,林中卓的妻子第一個發現了葉傾樓!

“我是來索命的!哈哈……”葉傾樓淡淡地回答道。

“你是葉傾樓!你怎麼會出現在我家裏?”這時林元豐也反應了過來。

“原來你就是那天的那個腦殘啊……”葉傾樓恍然大悟,記起了那天被天地玄黃四殺扔進了湖裏的那兩輛跑車。而跑車中的其中一人便是眼前的林少!

“葉傾樓,你不知道私闖民宅是犯法的嗎?” 林中卓冷冷地說道。同時,他的眼光也四處搜尋起來……

葉傾樓似乎知道林中卓在想什麼!只聽他接着說道:“不用找了!這間別墅之中,除了我們四人,其他人都去睡覺了……”

聽到葉傾樓的話,林中卓的冷汗剎那間便流了出來!他本來以爲就算葉傾樓要報復他們林家也會因爲忌憚他們林家的背景而不敢胡來的!然而,沒想到葉傾樓會這麼膽大包天,真的殺上了門來!此刻,林中卓的心中不可抑制地後悔了起來!也許,他真的不該惹眼前的這個煞星的……

這時,葉傾樓冷冷地掃了林家三人一眼,接着淡淡地說道:“我曾經讓龍組的霍魁鬆來警告過你們!不過,既然你們將我的話置之不理,那麼現在也該是實現我的諾言的時候了……”

“我爺爺是軍委副主席,我爸爸是江蘇省副省長!你可不要亂來,否則國家是不會放過你的!”林元豐已經有些嚇傻了!此時,他也只能搬出林家的背景,想以此來恐嚇葉傾樓!

“呵呵!抱歉的很,我曾經說過,不管你們林家的背景有多大多深,只要敢用不光彩的手段來對付傅氏企業的話,我就會讓你們有命拿錢,沒命去花那錢的!所以,你們還是得死……”葉傾樓冷冷地說道。


然而,雖然林元豐已經被嚇傻了!但是林元豐的父親林中卓卻是依然保持着冷靜!只聽他接着懇求地說道:“這件事是我們做的不對!我們林家現在就將賺取傅氏企業的所有錢都還給你,我們從此兩清,如何?”

“你們應該從傅氏企業那裏賺了不少錢吧?哎!金錢總是能讓普通人矇蔽了雙眼啊……”葉傾樓感慨地說道。接着,他又平靜地接着說道:“不過,我這個人因爲殺了將近一億多的喪屍,也從外國賺了不少錢——大概有1000億RMB吧……所以,金錢在我眼裏只是一堆數字而已!但是,既然有人敢搶奪我或是我女人的東西,那麼那個人便就是我的敵人!對於我的敵人,我從來不會手軟,也不會給他們再次報復我的機會……只會殘忍地將他們殺了了事,所以,你們還是得死!”

“你!你可不要把事情做絕了!否則對你也是沒什麼好處的……” 林中卓不客氣地說道。

“好了,也該是送你們上路的時候了——而且我相信你們做過的壞事也不少吧?要怪就只能怪你們瞎了狗眼,惹上了不該惹的人……影子,送他們父子二人上路吧!”葉傾樓冷然地說道。

下一刻,影子便自葉傾樓的身後飄了出來!接着,也就是一瞬間,正害怕的全身顫慄的林中卓和林元豐便被幻妖影子吞噬了靈魂,並頹然倒地!

“啊?!你對他們做了什麼?”一旁的陳佩紅自驚異中反應了過來,並驚恐地問道。

然而,葉傾樓卻並沒有理她!而是接收着幻妖影子所傳過來的信息!

幻妖影子自達到仙境後便能侵吞被侵蝕者的記憶!如今,幻妖影子正將林家二人生前的記憶都通過意識傳給了葉傾樓……

片刻後,當葉傾樓全部接收了林家二人的記憶後!突然感慨一聲,接着唏噓道:“老子利用職權謀私、受賄,兒子也不是什麼好貨,這些年竟然幹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欺男霸女之事!看來,他們死的倒是一點也不冤啊……”

“嗚嗚嗚……老公,元豐……”此刻,陳佩紅已經六神無主了!她也只知道悲憤着丈夫和兒子的死……

“我知道這件事與你這個女人無關!所以,我也就不爲難你了……不過,希望你能將他們的所作所爲以及今天之所以要死的原因都告訴你那個當軍委副主席的公公!孰是孰非,相信他心中自有判斷……讓他最好不要再來惹我了——否則,要死的人只會更多!”葉傾樓最後淡淡地說道。

當葉傾樓說完後便不再理會那個猶自哀傷哭泣的女人,化爲一道殘影離開了林家別墅……

“影子,凡是參與了爲難傅氏企業的所有相關人等,你都去殺了!做完後,再回來找我……”葉傾樓命令道。說完,他便慢慢地向着傅欣兒的別墅走去……

片刻後,葉傾樓便逛回了傅欣兒的別墅——

“老公,你去幹什麼了啊?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傅欣兒爲葉傾樓開門後,便如一個妻子般擔心地問道。

“呵呵!欣兒老婆,你就放心吧!有了你和雪嫣,我可沒什麼心思去外面尋花問柳的……”葉傾樓壞笑着說道。

“啊?!你討厭啊!人家只是擔心你嘛……”傅欣兒不依地說道。

“既然這麼擔心我,那麼今晚我就讓你抱一晚上!這樣,你就該放心了吧?嘿嘿……”葉傾樓突然在傅欣兒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接着曖昧地說道。

(PS:連續2更了!晚點還有2更!哇哈哈哈哈……) 見到尹婉桐那種甜美的笑容.那左側的青年顯然有點呆了.板著的臉也是鬆了下來.伸手撓了撓頭.道:「姑娘別怪.這是我們的責任.那個…當然了.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自然不會是什麼歹人的.就不用了.」


「小武…」

旁邊的那名武士皺眉.但比之小武顯然要穩重的多.雖然眼中也是有點驚艷之感.眼角的餘光時不時的朝著尹婉桐的身上掃去.但卻是保持著冷靜.故而出言提醒.

「高哥.放心.我的眼光不會錯的.」那叫小武的驅物境修士朝著高哥瞥了一眼.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隨即他轉過頭來.望著尹婉桐.臉上滿是笑容.輕聲道:「姑娘.在這裡閑逛是很危險的.我看還是我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說著.他就走上前去.伸出手來想要去拉尹婉桐.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股異常的香味傳入鼻中.小武皺了眉頭.自語道:「奇怪.怎麼會有這樣的香味…」

還沒說完.便感覺雙眼皮沉重無比.而後一陣頭昏眼花.眼前一黑.就這樣華麗麗的倒了下去.身後的那被稱呼為高哥的驅物期武士頓時就瞪大了雙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