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07 Views

現在那隻厲鬼離這個女生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兩米了,這種情況真的可以說是,命懸一線,如果沒有奇蹟出現的話,那麼這個女生接下來必死無疑,她的陰陽眼可沒有李肅的那麼厲害,她的就只可以看見鬼而已。

Written by
banner

“萬法自然”,“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就在最危險的時候,就在那個女生以爲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的時候,李肅突然憑空出現,然後口裏念起咒語。

道法一過,帶走的,永遠帶走的,是面前的那隻厲鬼的魂魄,魂飛魄散註定是它的下場,這次李肅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因爲,那隻厲鬼它差點殺害了與李肅有着同樣的小時候的人。

如果真的要說同命相憐的話,那麼眼前的這個女生,無疑是真真正正的和李肅是同命相憐。

“你要不要緊”,把那隻厲鬼打得魂飛魄散之後,李肅趕緊走到這個女生的面前,然後蹲下問她。

先是看到李肅憑空的出現,然後是看着李肅把那隻厲鬼打得魂飛魄散,再接着是李肅走過來蹲下問自己要不要緊,此時,李肅在那個女生的心裏,已經佔據着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了。

“我還好,就是好像扭到腳了”,聽到李肅問自己要不要緊,這個女生搖了搖頭,但接着回答說。

“那現在你自己還能站起來嗎”,聽到那個女生說自己扭到腳了,其實她不說,李肅也猜到了一點點,要是腳沒事的話,那爲什麼她一直倒在地上不起來,絕對是腳出現問題了。

聽到李肅這麼說,那個女生她也沒有怪李肅,沒有怪李肅不把自己背起來,而是試着想要站起來,試了兩次,還是站不起來,李肅看到這裏也有點心疼,於是說:“這樣,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李肅說完之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又說着:“你看着我的眼睛”,沒想到這時李肅竟然這麼大膽了,難道是想做什麼禽獸之事,乘人之危,不可能啊,李肅他不是這樣的人啊,奇怪。

儘管那個女生她不知道李肅到底想做什麼,爲什麼着他的眼睛,但是李肅要她這麼做,她也很聽話,馬上就和李肅二人四目以對,這時,只見李肅的雙眼滿是金光,最後,有一絲的金光進入到了那個女生的眼睛裏去。

“我離開一下,你就在這裏等我一下好了,要是遇到厲鬼的話,你就大膽的用眼睛看它,看它的眼睛,那麼它就會怕你了,也不敢靠近你,我很快就回來”,做完這一切之後,李肅又補充了幾句,然後就走了。

至於剛纔的那個行爲,其實李肅是過了一絲的道法給她,給那個女生,當然,李肅自己也不會失去很多的道法,畢竟也只是靈力,隨着時間,又會慢慢補起的,像那隻九命怪貓也是。

儘管自己心裏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要和李肅說,但那個女生還是選擇了沉默,靜靜的等李肅回來,其實也不是她不想說,而是李肅他走得太快了,那個女生都沒有機會和李肅多說一句話。

正所謂古有名言,話是這樣說的,“多少男子漢,一怒爲紅顏”,而現在的李肅好像也是發怒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那隻厲鬼害得和自己有同樣命運的人扭傷了腳,人家又是女生,那麼責任,李肅當然要算到這些鬼魂的身上。

不是有一百隻鬼嗎,那我就把你們全部打得魂飛魄散,李肅在心裏已經是這樣想的了,說明他此時心中的怒氣有多大,終於,李肅又走到了之前有鬼打牆的地方,也就是打開百鬼夜行的那道門的地方。

百鬼此時還在原地打轉,可能是鬼打牆又恢復了它的功效吧,但這樣也好,省得自己到處去找了,李肅是第一次心中有這麼大的怒氣,如果真的把一百隻鬼都打得魂飛魄散的話,那麼估計下面會有管事的上來。

宅鬥之春閨晚妝 “萬法自然”,“左屬陰,右屬陽,陰陽合併,天下無敵,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走近了一點之後,李肅立刻念起了道法咒語,只不過這一次唸的咒語,直接對鬼魂就有很大的傷害。

李肅唸完之後,有一些弱一點的鬼魂,立刻就魂飛魄散了,而這時,李肅的雙手各有一個太極八卦陰陽魚,此時在李肅的手上還閃着金光,有一些稍微厲害一點的鬼魂,雖然它們沒有魂飛魄散,但是此時也都動彈不得了。

李肅絲毫沒有因爲它們動彈不得就對它們手下留情,李肅一手有着一個閃着金光的太極八卦陰陽魚,接着,李肅快速的衝進鬼羣中,然後用手上的太極八卦陰陽魚去觸碰那些鬼魂。 「帶路?」

聽到秦穆然這話,周正浩反倒是懵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神來。

「帶什麼路啊?這裡我不熟悉啊!」

周正浩如實地說道。

「想什麼呢?當然是去周家的路了!怎麼?現在不方便我去給周老爺子治病嗎?」

秦穆然問道。

「啊?不不不!當然方便了!」

周正浩經秦穆然這麼一提醒,頓時便是回過神來了。

何著秦穆然已經不生氣了,願意給自家老爺子治病了!

「那個,秦神醫,你就這樣去了?不需要準備些什麼?」

周正浩看著秦穆然,有些忐忑地問道。

「準備?不需要準備,直接去就好了!」

秦穆然很是淡定地說道。

「好吧,那我們這就走!」

周正浩點了點頭,於是三人便是向著四九外面走了過去。

因為周雨晴和周雨欣是開車來的,而秦穆然是周家的貴客,為了體現隆重,周正浩特意邀請秦穆然坐上了自己的座駕上面。

一路上,兩人就這麼在汽車的後座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而周正浩對於秦穆然的印象也逐漸在聊天中改觀。

就在昨天,秦穆然給他的印象就是身手了得,年輕氣盛,目中無人。

但是現在,他則是感受到了秦穆然的另外一面,無論是談論時局,還是世界發展,秦穆然都是信手捏來,而且他的觀點都很準確,甚至有的就算是周正浩都沒有想到。

一時間,周正浩都產生了這樣的錯覺。

若是秦穆然從政的話,日後必然會登臨高位,甚至超過自己!

不過,越是聊天的深入,周正浩便越是覺得秦穆然非凡,一時間,他的腦海里都不禁在思索,若是秦穆然真的能夠和周雨晴成了的話,那也未嘗不可!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秦穆然便不是那池中之物,日後必然會騰於九霄!

這是周正浩對秦穆然的最新印象,超過周家所有的年輕一輩,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再入周家,與昨天的待遇自然是截然不同!

先不說周正浩臉上一直堆著笑容,就是周家其他的兩位,周正然和周正氣此時臉上也滿是笑容,十分的客氣。

「秦小友,你可算是來京城了!」

葯岐見秦穆然到來,更是主動迎了上去。

「葯老,好久不見!」

秦穆然笑著與葯岐打了聲招呼,對於這位夏國的三大名醫之首,秦穆然還是有不錯的好感的。

葯岐的身旁,則是站著周雨晴的母親潘從鳳。

潘從鳳從秦穆然一進門,潘從鳳的目光便是沒有片刻的離開過秦穆然,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丈母娘看女婿一般,越看越是對秦穆然滿意。

這個小夥子,還真的是不錯,要個子有個子,要長相也有長相,而且身上的那股既有書生味,又有武將風的氣質,頗具獨特的魅力!

總的來說,潘從鳳對於秦穆然就一個詞形容,那就是「滿意」!

「秦穆然是吧?我是雨晴的母親,潘從鳳。」

潘從鳳走上前,盯著秦穆然說道。

「潘阿姨,您好!」

見婦人主動與自己說話,秦穆然也是好奇,便是多看了幾眼,卻是發現,潘從鳳竟然與秦穆然一樣,是一等一的美女!難怪能夠生出這樣美麗的女兒來!

「呵呵!好!秦穆然啊,你餓不餓?要不阿姨先給你去煮點東西吃?喝茶嗎?或者阿姨去給你泡壺私藏的明前龍井……」

「咳咳……」

站在一旁的老公周正氣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急忙咳嗽一聲,提醒了下,讓她知道,現在是請秦穆然來給老爺子看病的,不是來給她看女婿的!

「秦小友,我們先去看看周老將軍的情況吧!」

葯岐也著實有點著急,他很想知道,連他都沒有辦法拯救的周老將軍,到底秦穆然有什麼方法能夠將他從閻王的手下給活生生地奪回來!

「好!」

秦穆然點了點頭,雖然昨天沒有見過周老爺子,但是從葯岐跟自己反應的情況以及對方吃過救心丸這些事情就能夠判斷出個大概來。

來到周老爺子的病房,這是秦穆然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一個人。

從前,秦穆然當兵的時候,那時候還在新兵營,周老爺子便是他們整個新兵營的偶像!

因為當年周老爺子便是在他們所在的連隊待過!

甚至在連隊的總部裡面,還掛著周老爺子的幾張年輕時候的照片!

那個時候的周老爺子還很年輕,英俊不凡,氣度非常,尤其是策馬揚鞭時,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千軍萬馬灰飛煙滅!

然而,就是這麼一位擁有著輝煌戰績的老人,此時,卻是無助地躺在病床上,如同朽木一般,渾身上下透露著沉沉的死氣。

中醫講究的就是「望聞問切」,秦穆然只是靠著望,便是感覺到周老爺子的情況很是不妙,甚至可以說,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糟糕一些!

秦穆然觀察了一下后,便是決定,還是先給周老爺子診脈以後,才能得出正確地結論。

他緩緩走到周老爺子的病床旁,便是開始為其診脈。

懸空診脈!

當秦穆然使出這麼一手以後,葯岐再一次震驚了!

別人不知道秦穆然用的什麼方法,但是不代表葯岐不知道!

葯岐熟讀許多醫術,對於一些失傳的技藝也是有所了解。

普通的人診脈都至少要兩指搭在脈搏上面,而秦穆然呢?此時的他正一隻手指懸空在手腕的脈搏處,然後指尖緩緩下沉,觸碰到了脈搏。

葯岐的震驚還沒有結束,此時的秦穆然已然收回了手。

「秦小友,情況怎麼樣?」

葯岐關心地問道。

「油盡燈枯,若不是有救心丸及時吞服,恐怕早就……」

秦穆然說到這裡,頓了頓。

「啊?秦穆然,你是不是也沒有辦法啊?我求求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爺爺啊!」

周雨晴見秦穆然這麼說,以為他也沒有辦法,立刻哀求地說道。

「誰說我沒有辦法的!不過,老爺子這個病是長久的病,再加上年老體弱,想要治癒根本不可能,我最大的限度,就是幫他延遲幾年的壽命!」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看著周雨晴說道。 所有被李肅手上的太極八卦陰陽魚觸碰到的鬼魂,立刻就魂飛魄散了,李肅這一路所經過之處,鬼魂無一不是被打得魂飛魄散,李肅不留情,那麼鬼魂的下場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魂飛魄散。

這一下子已經用幾十只鬼魂被打得魂飛魄散了,但李肅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他可能是在想,不能放過一隻漏網之鬼,因爲,哪怕是一隻厲鬼,都可以要了那個女生的性命,李肅不能再大意了。

也就是短短的一分鐘,甚至是一分鐘都不到,這一百隻鬼魂,就全部被李肅打得魂飛魄散了。

這個時候,李肅再也感應不到一絲的陰氣,那隻能說明,百鬼夜行已經變成了零鬼夜行,對於普通人來說的百鬼夜行,是非常恐怖的,但對李肅來說,卻顯得不堪一擊。

搞定了百鬼之後,李肅沒有過多的在這裏停留,而是立刻向那個女生所在的地方趕去,生怕去晚了一點,她會有危險,但其實,鬼魂都消滅了,哪裏還有什麼危險,這道門裏的任務,到此也差不多快結束了。

護送任務感覺沒有生路任務那麼有推理性,但好在,李肅遇到了另一個擁有天生陰陽眼的人,這也算是運氣。

“你還是站不起嗎”,李肅快步的跑到了那個女生所在的位置,應該是關心的問着,但他可能不怎麼會說話,所以,就說成了是這樣,但李肅心裏還是想,她能自己站起來,那樣的話,對她對自己都好。

主要還是一個問題,李肅喜歡害羞,又不懂女生的心,所以,他是這樣想的,快點好起來,然後你自己走,路應該沒有多長了,然後就可以遠離這個危險恐怖的地方了,也算是一片好心吧。

但在別人眼裏,在別人心裏,她會怎麼想,覺得李肅不夠男人,不懂得主動把自己背起來,然後走完這最後的路。

“好像還是很疼”,李肅雖然是這樣問自己,但自己也不能怪他,畢竟別人救了自己一命,那個女生在心裏這樣想着,就是不知道,如果李肅主動一點,那麼以後二人是不是能夠在一起,在一起一輩子。

“那,怎麼辦”,李肅在心裏着急,但又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嗎,她不能走,那麼自己一個人走完也沒有用啊,把百鬼全部打得魂飛魄散這件事,李肅沒有告訴那個女生,也許是忘記了,也許是覺得說不說不重要。

但你以爲你不說,就沒人知道了嗎,當然,人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但鬼呢,鬼差呢,它們是不是也不知道。

答案很明顯,它們知道,並且還找上門來了,就在李肅一時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時,突然,兩名鬼差出現在了李肅和那個女生二人面前,但是它們出現之後,立刻覺得很驚訝。

也不知道它們到底在驚訝什麼,“哇,兩個天生陰陽眼的人,一個女的,一個男的,一個沒有一點道術,一個,一個”,說到這裏,那兩名鬼差中說話的那個鬼差,突然結巴了,說不出話了。

“你幹嘛,一個道法非常厲害而已,甚至可以把我們打得魂飛魄散嘛,你還是這麼的膽小”,另一名鬼差好像膽子大一點,不過,要是它沒有躲在另一名鬼差的身後說的話,也許,就真的相信它是真的膽子大了。

當然,也不是真的說它們的膽子小,而是,它們看到了李肅,知道李肅道行的深淺,所以才怕成了這個樣子,因爲它們的智慧很高嘛,不像那些被魔王控制的鬼魂,只知道一個勁的衝。

“大,大膽凡人,竟然把,把這麼多的鬼魂打得魂飛魄散,現在,我們奉閻王的指令,前來抓你,抓你的魂魄下去見閻王,聽候處置”,那兩名鬼差這樣向李肅說着,意思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但它們說得好沒有底氣,那是因爲它們知道,自己完全不是李肅的對手,說完之後,它們在等李肅的回答,因爲它們知道,要打起來的話,它們根本還不夠李肅看的,李肅可以分分鐘把它們兩個打得魂飛魄散。

也許李肅今天殺得過癮了,再多殺兩名鬼差,也不是不可能的,聽那兩名鬼差說完之後,李肅也不想解釋什麼,要不是看在對方是鬼差的面子上,李肅真的有可能再出手把它們滅了。

“有本事,你們就來吧,我倒要看看,今天你們能不能把我的魂魄勾走”,李肅就站在原地不動,然後對那兩名鬼差說着,意思是,如果自己是因爲自衛,然後不小心滅了兩位,那麼最多也只能算過失。

對於閻王,李肅現在還不想去和它有什麼衝突,但也不是說,李肅就怕了閻王,只是說,怕得罪上面的“人”了,那就有點麻煩了,退一步海闊天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這個意思。

“算你小子狠,不過,咱們等着瞧,我們走”,之前聽到李肅那麼說,這兩名鬼差也沒有辦法,於是,只好放出一句狠話,但至於到時候,閻王會不會親自上面找李肅,那就不知道了。

李肅也不想再把事情鬧大了,於是,也沒有跟那兩名鬼差計較了,它們要走,就隨它們走好了。

那兩名鬼差走了之後,李肅又看向了那個女生,但此時,那個女生也正好在看李肅,於是,李肅的臉又開始有點紅了,真沒想到,一個道法這麼高深的人,竟然在女生面前顯得這麼害羞,這麼膽怯。

李肅隨後還是沒有說,要怎麼辦纔好,那個女生的腳走不了路,最後,那個女生看到李肅實在是想不到什麼好辦法,於是只好主動的說:“你揹我,走完這最後的一段路,好嗎。”

聽到那個女生這麼說,李肅在心裏猶豫來猶豫去,此處省略一千字李肅心裏的糾結,“之前的那兩隻鬼,其中有一隻,很像是吊死鬼”,那個女生在李肅的背上,然後對李肅說着,彷彿此時兩個人就是一對小情侶。

就是不知道如果陳婷看到了這一幕,那麼會不會哭暈在廁所,但真的不能怪李肅,相信大家也看得出。 秦穆然說的很是抱歉,但是這句話在周家眾人的耳中可不是如此,可以說,這句話在他們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只是能夠讓他多活幾年!

能夠多活一個月對於現在的周家來說都算是莫大的恩賜了!

竟然還能夠有幾年!

這簡直是難以想象的奢求!

「秦神醫……你……你說的是真的?」

連一慣淡定的周正浩聽到秦穆然這話后,都變得說話有些哆嗦了,由此可見此時他的心裡得激動成什麼樣子,才會如此的失態。

不過也難怪,作為周家的家主,肩上的擔子本來就很重,此時秦穆然的話,無疑不是九天梵音!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既然都已經來了周家了,自然沒有欺騙他們的必要。

他來救人,不是為了讓周家來感激他,而是為了他年輕時候崇拜的偶像還有周雨晴這個朋友。

「秦小友,你真的可以?」

葯岐看著秦穆然有些懷疑地問道。

其實也不是他不相信秦穆然,而是剛才自己診脈的時候,發現周老爺子的心臟都已經被沉沉的死氣所包裹,已經是藥石無靈,回天無力。

都是因為這團死氣,才真正讓葯岐束手無策。

死氣一直在,周老爺子就不可能起死回生!

「當然,我什麼時候吹過牛!」

秦穆然微微一笑道。

「秦小友,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想必你也知道,周老爺子已經渾身上下散發著死氣了,若是死氣不除去,任何葯都沒有辦法啊!」

葯岐生怕秦穆然會多想什麼,連忙解釋道。

「我知道,不過,誰告訴你死氣一定要除掉的?」

秦穆然看著葯岐說道。

「不除掉,那怎麼救?」

葯岐不解地問道。

「我不能除掉,難道就不能將他逼出體外了嘛!」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將他逼出體外?這怎麼可能,要知道死氣一旦沾染會……」

葯岐露出驚訝的神色,話說到一半便是不說了。

雖然他不知道秦穆然會用什麼方法將周老爺子體內的死氣逼出來,但是他知道死氣的危害啊,這要是沾染上的話,那麻煩就大了!

為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將自己搭進去,不值得啊!

哪怕他是周老將軍那也不行!

「會怎麼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