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94 Views

「炎少,你…你沒事?」看著騰炎那怪異的舉動,楚飛等人一臉驚愕和擔憂的看著騰炎。

Written by
banner

「有事?本少能有什麼事?」騰炎回過神來,一臉興奮的看著楚飛等人。至於楚飛等人手中的須彌戒騰炎並沒有打算收回,除去這919枚,還有自己已經使用的四枚,現在騰炎手上還有77枚須彌戒,單單是把這些賣出去想必也需要時間,就沒有必要準備更多的了。要是真的賣完了,那完全可以到財三千那裡去買。

「楚飛,你馬上去外面把軒轅無敵和荊無命叫進來,就說本少有事情和他們商量。」隨即,騰炎看著楚飛那急切的聲音響起。雖然他有了要販賣須彌戒的想法,但是…隨便派個人去肯定是不行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這個道理騰炎還是了解的,想要讓人去三大帝國販賣須彌戒,必須要由天人境強者出馬,這當然要由軒轅家族和颶風傭兵團來出人了。

額?

騰炎的話讓楚飛不由一愣,不過他還是照做了。

嘿嘿。

看著楚飛跑了出去,騰炎臉上露出了一絲邪魅的笑容,看的身邊吳賴等人一個個都感覺一陣毛骨悚然,甚至都紛紛退避三舍,一臉戒備的看著騰炎,似乎害怕騰炎要對他們做什麼一般。

「誰!!!」突然,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


嗯?

騰炎等人不由一愣。

刷刷刷….

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都向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司徒無清?

沒錯,視線之中出現的人正是司徒無清。

轟!!!

司徒無清那銳利的眼神鎖定著騰炎等人身邊的一刻樹上,同時他那狂暴的氣勢瞬間爆發。還沒有等騰炎等人反應過來,司徒無清整個人就已經向著那一棵大樹奔襲而去,那速度更是快到了極致,讓人根本看不清司徒無清的身影,同時伴隨著一聲沉悶的巨響瞬間響起。

咔嚓!!!

狂暴的攻擊落下,那需要兩個人才能夠抱住的大樹應聲而倒。

砰!!!

參天大樹倒地,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響。

這….

騰炎等人被司徒無清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弄蒙了,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幹什麼。

刷….

而這個時候一個狼狽的黑影瞬間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有人?

眾人一愣。

刷…

司徒無清那銳利的眼神也是落在了對方的身上。

「天人境九段?」看著眼前的黑衣人,司徒無清眉頭忍不住一皺。此刻司徒無清的雙瞳之中更是閃爍著一絲複雜的神色,有人進入城主府他竟然沒有發現,這無疑讓司徒無情感到深深的震驚和后怕。


「你是什麼人?」下一秒,司徒無清戒備的聲音響起。


額?

然而騰炎等人卻是驚呆了。

刷刷刷…

一個個震驚的眼神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黑衣人。

天人境九段?

這黑衣人是天人境九段的強者?

他是誰?

眾人心中震驚,騰炎心中更是一番驚濤駭浪。眼前的黑衣人是天人境九段強者?對於這一點騰炎絲毫沒有懷疑,畢竟司徒無清已經這麼說了。但是騰炎實在是想不明白混亂之都怎麼可能出現天人境九段的強者?而且對方還會出現在城主府。

他是誰?

進入城主府有什麼目的?

刷…

那黑衣人深邃的眼眸也是落在了司徒無清身上。


被發現了?

黑衣人心中大驚。

這個黑衣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財三千派出來盯著騰炎的影子。而影子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被司徒無清發現了,他進入城主府因為有財三千的提醒所以一直都很小心,甚至都沒有隱藏的很好。

怎麼可能被發現?

怎麼被發現的?

影子心中無限的震驚和迷茫,按照他的藏匿手段,尤其是他本就提防著司徒無清,按說是不可能被發現的,但是現在他確確實實的被發現了,而且之前司徒無清更是直接攻擊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百思不得其解!!!

嗷嗷嗷….

這個時候,一個火紅色的身影跑了過來,同時對著影子憤怒的咆哮著。

烈焰魔猿?

看到眼前的烈焰魔猿,影子身體猛的一震。

是它?

竟然是一頭武獸。

影子的心中驚濤駭浪,雙瞳之中更是閃過深深的震驚。這一刻,他可以完全的確定發現他的人根本就不是司徒無清,而是眼前這頭三轉武獸烈焰魔猿。武獸和人類不一樣,武獸先天就擁有很強的感知力,對於周圍的異常情況更是擁有非常強大的洞察力。而且影子的隱匿手段比較的特殊,人類無法發現,但是武獸卻是絕對能夠察覺到。

影子雖然能夠躲過司徒無清;

但是卻逃不過烈焰魔猿的感知。

城主府竟然有一頭武獸?

影子心中被震驚的難以附加,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百密一疏,現在已經是徹底的暴露了。

事實呢?

事實上也是烈焰魔猿發現的影子。

之前;

司徒無清正在」教訓」烈焰魔猿,而對於司徒無清的教訓烈焰魔猿早就已經是見怪不怪了,甚至都懶的搭理。而司徒無清或許也已經是習慣了,只是拿烈焰魔猿消遣時間。可是烈焰魔猿突然發出了一陣慌亂的哽咽聲,同時還朝著之前影子所在的地方發出一聲聲戒備的聲音,這就引起了司徒無清的注意,司徒無清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

誰?

這隻不過是司徒無清的試探而已。

但是恰恰是司徒無清這試探性的聲音讓影子的情緒產生了一絲的波動,也讓司徒無清徹底的鎖定了他的所在,這才發動了攻擊。相信影子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暴露僅僅只是因為一頭武獸。

百密一疏。

「你究竟是什麼人?」鎖定著影子,司徒無清戒備的聲音響起。

「沒想到城主府竟然擁有一頭武獸。呵呵,真是百密一疏啊,不過….司徒無清我並沒有而已,你大可不必如此,告辭。」影子看著司徒無清說了一句,隨即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向著城主府外奔襲而去。

已經暴露,就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來了。

嗯?

看著影子的舉動,眾人眉頭一皺。

「炎少,要不要追?」吳賴突然開口道。

追?

眾人一愣。

刷刷刷…

眾人那複雜的眼神全部都落在了司徒無清的身上。

追?

天人境九段強者他們怎麼追?

也只有司徒無清能和對方抗衡。

「不用追了,這人確實沒有惡意,而且….他的手段有點特殊,就算我想追,只要他刻意藏起來我也發現不了。」看著影子離去的方向,司徒無清那淡淡的聲音響起,隨即便看向了烈焰魔猿「原來,你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額?

司徒無清的話讓眾人一陣不解。

「那個人我根本就沒有發現他,是這畜生髮現的。」看著眾人那不解的眼神,司徒無清微笑的說道。

什麼?


刷刷刷….

眾人驚愕的眼神全部落在了烈焰魔猿身上。

它發現的?

烈焰魔猿發現的那名天人境九段強者?

這…..

眾人凌亂了。

嗷嗷嗷….

而這個時候烈焰魔猿更是發出了一聲聲興奮的嚎叫,似乎在那裡邀功一般。 黑衣人?

天人境九段強者?

騰炎只是看了一眼烈焰魔猿,然後直接陷入了沉思之中。一個天人境九段強者不可能平白無故的跑到城主府來,對方出現在這裡必然是另有所圖,但是整個混亂之都,就算是軒轅家族和颶風傭兵團這樣的存在都沒有天人境九段的強者,現在又怎麼會出現一個天人境九段強者。

他是誰?

他來城主府幹什麼?

嗡~~~~

突然,騰炎的身體猛的一震。

財三千!!

騰炎突然想到了財三千。

在整個混亂之都,要說最神秘的就要數這財三千還有他的天寶閣了。出現天人境九段強者如果和財三千有關係,那麼也就沒有什麼奇怪的了,畢竟財三千連紫金龍甲這種東西都能夠拿出來,他身邊有幾個天人境九段強者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他想幹什麼?

嗡~~~

突然,騰炎身體再次一震。

升魂草;

想到之前財三千在自己提及增強靈魂力的東西的時候那種反常的舉動,又回想到之前自己第二次進入天寶閣五樓,那散落一地的木屑很明顯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種種跡象表明這天人境九段高手可能是財三千派來的。

目的?

查探自己利用升魂草做什麼?

有可能;

非常的有可能。

財三千的視財如命那是不用說了,可是他卻偏偏白送了自己一株升魂草,送自己升魂草怕是假,想要探查自己利用升魂草做什麼才是真?可是騰炎又想不明白了,財三千為什麼如此在意這一切。

為了什麼?

「小炎,你怎麼了?」這個時候,看著騰炎眉頭緊鎖的樣子,司徒無清忍不住問道。

額?

眾人也都看向了騰炎。

「本少可能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淡淡的聲音從騰炎口中響起。

「誰?」

「財三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