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27 Views

總之,大荒深處是禁地。

Written by
banner

林銘現在,只是剛剛踏入大荒,距離大荒深處的距離,還無比遙遠。

這片土地名為大荒,其實一點都不荒涼,反而隨處可見巍峨的萬丈高山,還有根須虯扎的參天古樹,在古樹叢中,有各種凶獸出沒。

大荒之所以會被稱之為大荒,是因為不管什麼人,只要踏入這片土地,便能感受到了一股蒼古雄渾的氣息,據傳,這片土地的地貌已經上百億年沒有變過了,這裡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塊石頭,都經歷了無窮悠久的歲月。


這也使得林銘踏入這片土地,不免心生一股敬仰之情。

「轟隆隆!」

一條壯闊的大河,在林銘身前洶湧而過,河水滔滔,寬比大海,讓人感覺其中彷彿蘊含了無窮的力量。

魂白在一旁說道:「主人,這條河名為荒泉,橫貫大荒,一般武者進入大荒,都會沿著這條河流前進,這條路相對安全一些,我們沿著這條河走,就可以抵達絕壁崖。」

「嗯,好。」

林銘點點頭,收服魂白,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為他省了太多麻煩。

林銘正欲前進,突然一聲凄厲的鳥鳴響徹天空,驚動了許多草叢中的凶獸,接著林銘便看到一隻大如小山的巨鳥騰空而起,展翅飛翔,遮蔽了大半個天空。

這等場景。讓林銘暗暗咋舌,這種鳥,體長有十幾里了,比起金翅大鵬當然小了很多。但是如果對比其他鳥類,那簡直不是一個級數的。

「嘩啦啦!」

巨鳥落地,踩踏了一座山崖,林銘悄無聲息的運轉神夢法則,屏蔽了自己的身影,免得被這巨鳥看見。

在這大荒,他還是一切小心為上,否則很容易碰到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到時候,逃跑都是一種奢望。

魂白道:「主人。這裡距離絕壁崖大概只有千里距離,我們小心一些,沿著荒泉走,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大荒外圍的凶獸。攻擊力不強,一般不招惹它們,都不會有事,只要到了絕壁崖,主人在帝刻石上留下記號,就可以完成這個任務了。」

「知道。」林銘點頭,一路走過來。他們倒是也遇到了不少武者,這些人,也如魂白所說,都是沿著大河走,這是一條入大荒最安全的路。

眾多武者,神海、神變、神君都有。他們要麼是來大荒試煉的,要麼也是來完成任務的,當然,他們的任務未必是絕壁崖。

這期間,林銘目睹了一場大規模的廝殺。起因是某支小隊撿到了一條稀有的獸骨。

它並非神獸之骨,而是一頭擁有少部分神獸血統的蠻荒古獸,而那獸骨也存在了太多年,骨髓之血流逝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骨骼。

在林銘看來,那蠻荒古獸也是非常不錯的寶物,但比起他之前得到的蒼龍之骨,那就差了不是一點半點了。

然而,就是這樣一條獸骨,引起幾十人的爭奪和廝殺,到了最後,這些人死了一半,流血遍地!


最後一名得手的強者,重傷將獸骨帶走,而據林銘觀察,這個強者很可能也落下了難以治癒的隱傷,光是燃燒掉的那兩三成的精血,想要彌補回來,都不知要付出多少代價了。

「真是血腥,在修羅路,實力為王,爭搶殺人之事,太普遍了,你不做,別人也會這麼做。」林銘心中感慨,沒有足夠資源的平民武者,或者小勢力武者,也只有拿命去搏機緣。

「嘿,小子,你一直在這裡?有沒有看到獸骨?它被誰拿走了?那人去哪兒了?」


林銘沒有加入到獸骨的事情之中,但是卻有麻煩主動找上門來。

林銘轉頭一看,來人是幾個聖族和矮魔族的武者,他們是被同伴叫過來支援的,但是他們趕來之後,同伴已經被殺了。

他們對同伴的死沒什麼痛心的感覺,他們更關心的是獸骨的去向。

「不知道。」林銘淡漠的搖頭,沒有告訴這些人那重傷帶走獸骨武者的逃跑方向。

「嘿,你可別撒謊,讓我搜魂一下,如果是真的,我就不殺你。」

在幾人的隊伍之中,有一個上了年紀的矮魔族老頭,他舔著嘴唇,嘿嘿笑著說道,同時一隻手向林銘抓來,他根本不相信林銘的話,林銘明明就在這裡,怎麼會看不到獸骨的去向。

林銘眉頭一皺,搜別人的魂,卻說得這麼心安理得,彷彿是向別人問個路那般隨意!

他本不想殺人,卻有人找死。

看到林銘似乎要抵抗,矮魔老頭大笑起來,「哈哈,小子,我知道你在撒謊,或者你就是那個人的同黨,甚至可能,獸骨就在你身上!」

矮魔族老頭伸出乾瘦如雞爪的手掌,一爪向林銘抓來!

林銘雙目中閃過一絲殺機,下一刻,一道赤紫色的寒芒閃過,倏地一聲劃破虛空,直射天際!

隨之,那矮魔族老者身體猛然一震,全身發抖,他伸出的手,還僵在半空中,手指顫巍巍的。

他不可置信的低下頭,看著胸口出現的一個前後通透的血洞。

「你……你……」

「該死,殺了他!」在矮魔族老者周圍,其他武者心中大怒。

「一起出手,這小子不簡單!」

他們都沒有想到,林銘會在剛才突然出手偷襲,也沒有認清林銘的真正實力。

「算了,你們都死吧。」

林銘猛然揮出鳳血槍,與此同時,他全身能量爆發,沉重的鴻蒙之氣肆意出來,籠罩周圍,封鎖一方空間!

身處鴻蒙空間之中,這些人頓時感到全身受到了一股恐怖力量的壓制,別說是攻擊了,就算呼吸都變得困難。

「啊!」

「等……等一下!」

有人慘叫著說道,然而林銘一旦出手,就沒有絲毫留手,鳳血槍槍芒橫掃,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所有人都被林銘擊殺!

鮮血遍地,林銘擦掉了鳳血槍上的血跡,微微搖頭,「殺人如斬草,這修羅路的人,還真是喪心病狂了。」

林銘正說著,突然聽到距離自己幾十里遠處,又隱隱的傳來廝殺聲和能量爆炸的聲音,顯然又有人開打了。

「繞過去。」

林銘不想捲入麻煩之中,只不過前方的廝殺,在他的必經之路上,他便打算稍微繞個一圈。

然而當林銘前進了十來里之後,他卻腳步微微一頓,遠方的交手,似乎不同尋常。

光是從空氣中那暴躁的元氣中,他便能感覺出,那交手的雙方都是高手,絕不是剛才那一群烏合之眾能比的!

「什麼人在交手?如此凌厲的能量撞擊,絕對是人傑,而且……這聲音怎麼……」

林銘的耳力極好,哪怕隔著這麼遠,也能分辨出那混亂廝殺中的聲音都是什麼,他隱隱的聽到一個自己有些熟悉的聲音,眼中閃過一絲驚容。

「我們過去看看。」

林銘說著,快速向戰場掠去,二三十里的距離,對他而言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嬌喝——「黑鳳之翼!」

在那一時間,一股屬於神獸的氣息衝天而起,而這股氣息,林銘心中無比的熟悉,在十年前,神域第一會武的擂台上,他就曾經感受過這股氣息。

「黑鳳之翼,神獸氣息,是小魔仙?她……也來修羅路了?她在跟誰交手?」

…… 得知前方交手的是小魔仙,林銘吃驚無比,不過仔細想想,在這裡遇到她,也不奇怪。

大劫將至,小魔仙也要快速的提高實力,而在神域之中,已經很難有她快速成長的空間,她需要對手,需要一個新的天地來開拓眼界,需要壓力來讓她蛻變,修羅路,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去處。

如此一來,一旦小魔仙也接下來了來大荒試煉的任務的話,她出現在這裡,也是情理之中了,畢竟入大荒的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沿著荒泉前進。

想到這裡,林銘的速度更快,他清楚的看到,遠處天空中浮現出黑鳳凰的虛影,林銘跟小魔仙交過手,知道這是屬於小魔仙的血脈力量——鳳凰真體,如果不是遇到強大的對手,小魔仙斷然不會在修羅路中輕易使出這一個能力,這就好比大象露出了漂亮的象牙,白犀露出了珍貴的犀角,很容易引起覬覦。

林銘猜得不錯,小魔仙現在,確實陷入了大危機。

起因很簡單,小魔仙進入修羅路后,第一站是潮汐之城,她進入了潮汐之城的符文任務發布地(類似於混沌之城黑神堡的地方),在那裡參加了獵殺者遊戲試煉,以小魔仙的天賦,得到五十徽章的碧魂級獎勵不要太簡單,就算是太玄級獎勵,也不困難,後來小魔仙連續兩次抽獎,雖然沒有跟林銘一樣,抽到太玄級獎勵中的「命運」,但也抽到了太玄第二種獎勵中最頂級的那一種,比「命運」的價值稍差,但足以讓一個城市所有的武者瘋狂,除此之外,她的碧魂級獎勵,還抽到了最珍貴的第三種。

兩者相加,接下來的結果可想而知。

小魔仙遭到了圍攻!

「火焚星空!」

呼呼呼——

黑炎席捲,小魔仙揮出凌厲的長鞭。那鞭子的速度快到了不可想象,彷彿要抽開空間,長鞭之上,燃燒著火焰。一鞭抽過,一個武者直接被鞭子切開了肉身,噴出一團血霧。

在小魔仙身下,已經堆滿了屍體,這些屍體要麼被長鞭切開,要麼被燒成了焦炭,而小魔仙長發劈散,小臉染血,黑漆漆的大眼睛之中,滿是狠厲之色!

她雖然平時看起來調皮可愛。但是骨子裡卻流動了魔族、妖族的血液,真正殺起人來,她卻可以瞬間成為一個真正的魔女,絕不手軟!

她已經戰鬥了很長時間了,殺了幾十人。岩石都被血染得黑紅,附近的草木完全焦枯,她的身上多處負傷,寬大的黑鳳之翼上,沾滿了血跡,這血是她自己的。

在滿是血腥和殺戮的戰場上,她就如同一個黑暗天使。用她體內蘊含的恐怖力量,收割著生命。

「我確定,她體內一定有真正的鳳凰血脈,甚至有可能是鳳凰的後裔!」

在人群之中,一個聖主武者大聲說道,他顯然見識極多。在激烈的戰鬥中,察覺到了小魔仙身上的血脈!

「鳳凰之體!是其他種族跟鳳凰的後裔,這種後代怎麼可能誕生?」

「真這樣的話,我們兄弟就發了,她身上一滴精血。都無比珍貴,如果能擒下這個女子,不管是與她雙修,採補她的真陰,還是吸的元氣,用她的血脈入葯,我們都會得到不可想象的好處!哈哈哈!」

「入葯?你也太煞風景了,這樣的世間極品尤物,怎麼能夠拿來入葯,好好享用都來不及,到時候,在她身上種下奴印符文,還不是任我們擺布!嘿嘿,小姑娘,不要抵抗了,我們這麼多人,你遲早要被我們擒下來,到時候,在你身上種下奴印符文,還不是任我們擺布,哈哈!」

為首的幾個武者愈發猛烈的攻擊,這些人的修為赫然都是聖主,一共有四個聖主!

雖然他們都不是聖主強者中比較強的,但是幾個加起來,卻是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小魔仙想要從這幾個人的圍攻中逃脫,根本不太可能,這些人即便對林銘而言,也是非常棘手。

小魔仙又一次打出印訣,她全身都包裹了黑色的火焰,臉孔、頸部、手臂上的皮膚上,都出現了神秘繁雜的紋印,這些紋印正是鐫刻黑鳳凰體內的法則符文,遺傳自她母親的法則神跡,是神獸的象徵!

這些符文閃爍著耀眼的黑芒,小魔仙周圍的法則之力瘋狂起來,黑炎衝天,席捲星漢!

「不用掙扎了,你拖延時間也沒用,你以為跟著你的那個老頭還能趕來救你不成,他恐怕已經死在潮汐城了,至少也是跟潮汐城城主兩敗俱傷,否則這等好事怎麼會輪到我們潮汐四聖?嘿嘿!」

四名聖主,拉開距離,對著小魔仙遠攻。

「轟!」

火焰瘋狂的爆炸,又是幾個圍攻小魔仙的武者被燒成飛灰!

而為首的四個聖主強者,卻退了開來,其中一個,甚至還隨意的抓過身邊的一個小嘍啰來,當了擋箭牌,那名倒霉的武者直接被燒成焦炭,而他身後的聖主強者卻桀桀怪笑。

「圍攻你的這些人都是我們的奴隸,用神之符文控制的,你難道不知道神之符文中有專門用來控制別人的奴印么?你燒死他們,對我們而言根本沒有任何損失,就是少了幾個奴隸而已,卻白白浪費了你的力氣,哈哈哈!」

那人出身魔族,體型略矮,雙耳尖尖,全身皮膚黝黑,此時他肆意的笑著,目光貪婪的掃過小魔仙的身體和臉蛋,其實,他們也知道小魔仙的強大,真的硬拼,他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小魔仙的對手,即便聯手,也容易被小魔仙反撲而死掉一兩個。

所以他們用諸多奴隸來消磨小魔仙的力量,這才是最穩妥的做法。

小魔仙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她雖然擁有無以倫比的體質,但現在卻也是消耗太大,臨近極限。

她黑漆漆的眼睛,盯緊了剛才說話的中年人,身上殺機四起,「找死!」

「轟!!」

那一刻,在小魔仙身上。彷彿有一座火山爆發開來,她的力量突然急劇攀升,氣息狂猛的衝出,震顫大地!

彷彿在那一瞬間。有一隻真正的鳳凰,在小魔仙體內復甦!

「這是……」

剛才說話的魔族聖主猛然一呆,他只感覺周圍的空間瞬間繃緊,一股可怕的力量向他席捲而來!小魔仙出手了,不顧其他所有人,她的目標只是剛才叫囂的魔族聖主。

「老四,小心!」

在不遠處,「潮汐四聖」的其他兩人出手支援,而最後一人,則出手攻擊小魔仙。他相隔的最遠,救援已經來不及,便想著圍魏救趙,逼小魔仙收手。

小魔仙察覺到了身後的攻擊,也知道被這一擊擊中的後果。但是她根本不理會,依舊固執的打出這一擊!

長鞭呼嘯,可怕的黑炎匯聚成洶湧的洪流,重重的衝擊在這魔族聖族的身上,他慘叫一聲,右邊小半邊身子幾乎被打爛了,他全身內臟破損。經脈碎裂,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怎麼……可能?」

他感覺不可置信,小魔仙怎麼會突然爆發出這麼強的力量?

「她燃燒了血脈,屬於黑鳳凰的血脈,燃燒古鳳之血!」

在小魔仙身後,出手的聖主這樣說著。一刀砍向小魔仙的後背。


小魔仙不過一切的擊殺魔族聖主,已經來不及閃避或者回擋,她直接合起雙翼,包裹身體,全身力量運轉。硬抗這一刀。

「嚓!」

長刀砍碎了小魔仙的護體真元,重重的劈斬在她的鳳凰之翼上,鮮血飛射,小魔仙臉色一白,身體踉蹌的倒飛出去,撞碎了岩石。

「嘩啦啦!」

岩石粉碎,小魔仙被埋在了碎石之中,不過只是轉眼間,大量的碎岩被黑色的鳳翼掃開,小魔仙又站了起來,只是剛才掃開岩石的鳳翼只有一邊,小魔仙的另一邊翅膀卻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垂著,剛才的一刀,赫然斬斷了她的一根翅骨。

除此之外,小魔仙的背後,也有一道三尺長,深度未知的傷口,已經傷到了內臟,如果不是她的鳳凰之體,一般武者這樣早就失去戰鬥力了。

「老四你沒事吧!」潮汐四聖中的兩個武者接住了半邊身體撕裂的魔族聖族,他還有一口氣,在生死攸關的一剎那,距離他不遠的另外兩個聖主幫他分擔了少部分攻擊,這才保住了性命。

「這小妮子!」


潮汐四聖中的老大目光狠厲,「她燃燒了古鳳之血。」

神獸鳳凰,是世間唯一一種能夠任意燃燒精血而不會損失生命力的生命,因為它們可以浴火重生。

然而這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燃燒精血的鳳凰,需要完成一次涅槃,否則不行。

小魔仙現在,還沒有涅槃過,燃燒古鳳之血最多只能勉強使用一次,而且會對她的身體造成損傷,就跟武者燃燒精血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