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4 Views

陳逸飛很大氣,雖然大口喘著氣,但依舊難掩豪氣沖霄,

Written by
banner

「沒錯, 第一豪婿 ,若是連這點磨難都過不去,怎麼能行,」

龍馬也很霸氣,搖頭晃腦,一副睥睨天下的模樣,

而跟隨李昊一路而來的修者,眼神同樣明亮,顯然眼前的這些困頓無法阻擋他們,畢竟,本就是這樣一路過來的,他們心中無比清楚,若是連這點困難都過不去,怎麼能夠有資格跟隨在前方那個身影後面開創一個盛世,

「小黃,第一帝關隱藏的強者不少啊,甚至連仙王境界的存在都有五六尊,真是了不得,」

李昊笑了笑,望向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

這是那尊黃金巨人,亦選擇了跟隨李昊而行,只不過,被取了『小黃』這樣一個糟糕的名字,讓其心情很不好,

「所謂帝路,自然是證道之路,沒有修者不貪心想要邁入絕顛,」

「無盡歲月來我們都駐足在這個封閉的地方,就是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小黃點了點頭,一臉凝重,

畢竟,如今闖入這裡的都是年青一代的強者,雖然天資罕見,氣運滔天,但是畢竟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而本地趕來的修者,最弱的都是半步仙王境界的存在,當真是無比可怕,

這一段時間中,他們也遭遇了不下三尊仙王,經歷了慘烈的大戰,若不是關鍵時候李昊祭出羅剎劍嚇跑了那些存在,恐怕他們一行人將會有大部分隕落在這裡,

這些強者心知肚明,若想要進軍帝路,這些年輕人當是最大的競爭對手,而在他們不計代價的出手襲殺下,使得這片傳承地,變得更加的混亂,

如今,眾人各處一方,佔地為王,細心體悟這這裡的一切,尤其是那些坐落的雕像,不是凡物,其上烙印有了不得的傳承和感悟,

「可惜了,很零碎,並不完整,」

「否則的話,絕對當得起傳世仙經,」


李昊一行人將佔據的一片禁地所有的雕像都看了個遍,最終一致認為,完整的傳承應該還在最深處,

與此同時,處在這片地域中的修者都開始行動了,朝著禁地最深處而去,只不過,大家都有意避開了,間隔一定的距離,

只因為,剛開始的爭鋒實在是太過於慘烈了,沒有人想做出頭鳥,

當然,那些本地的強大修者並不在此列,他們四處遊走,專門挑選最強大的一批人,動輒便展開絕殺,肅清競爭者,這種巨大的壓力,讓眾人驚懼,使得許多年輕人都選擇了聯盟,共同對敵,畢竟,在這個地方,單人的實力實在太過於單薄,


情況,越發的混亂且複雜了,有一些實力莫測的年輕至尊匯聚在一起,形成了可怕的小勢力,讓一些仙王都感到棘手,

而禁地深處,石林越發稀少了,神秘的雕像也不在密集,只有寥寥幾尊矗立,不過,這裡的石像顯然更加的重要,其中烙印的傳承稍顯完整,都是不出世的仙經,很是珍貴,

「啊...」

突然, 一胎二寶,腹黑邪王賴上門 ,充滿了痛苦和不甘,讓人頭皮發麻,顯然,有人遭遇了不測,

眾人更加小心了,緩緩前行,踏入了那片地方,

只見前方,有一條詭異的大河在沸騰,通體血紅一片,不過,這並不是血水,而是燃燒的火焰,狀若蓮花,陰森而邪異,顯然,剛剛有人掉了進去,只發出一聲嚎叫便被徹底吞噬了,什麼都沒有剩下,

此刻,許多修者都來到了這裡,仰頭緊緊盯著那條血河,

「這是業火,極其妖異,連神力都能夠燒融,能夠將一切都化作灰燼,」

有人低語,道出了這種火焰的可怕之處,

「難以橫渡,是死路嗎,」

有人疑惑,

業火沸騰,散發出一股陰冷的灼熱感,很矛盾,很詭異,而且,那火焰在暴漲,有一些還懸浮在虛空中,顯然禁錮了這條路,阻擋眾人前行,

「咦,有橋通向彼岸,」


有人仔細尋找,終於發現了業火海之上懸著一座獨木橋,只能夠容納一人同行,

眾人陡然變色,

狹路相逢,這難道是有意為之,要逼迫眾人進行慘烈的大決戰嗎,, 「不對,不止一條通道,那邊已經有人過去了,」

眾人驚呼,看到了一股小勢力在快速前進,邁入了禁地深處的仙霧中,消失了蹤影,

人們開始緊張,四處尋找,果然又發現了十幾座通道,都是相同模樣的獨木橋,鏈接向彼岸深處,

「快走,」

人群慌張起來,生怕被別人捷足先登,取走了逆天機緣,紛紛橫跨古橋朝著對面衝去,

李昊一行人也尋到了一座古橋,直接蔓延向最深處的迷霧之中,對面就是禁地深處了,繚繞霧氣,朦朧一片難以望穿,

「我們也走,」

龍馬率先衝出,踏著獨木橋開始前進,

這古橋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鑄造而成,竟然能夠承受業火的焚燒而不毀,而且,上面刻印有神秘的道紋,阻擋了業火的蔓延之勢,將其鎮壓在下面,能夠安全的供人同行,

一行人快速前進,不多時便走了一半多的路程,眼看著就快要抵達彼岸了,

「轟,」

就在這個時候,,在他們的對面突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神力波動,透過璀璨光芒,能夠隱約看到幾個身影,正在攻擊古橋,想要將其毀掉,

「敢爾,」

龍馬暴怒,一臉驚懼,

如今他們就在古橋最中央部位,腳下就是無邊業火在沸騰,若是古橋被斷,他們絕對會被無情的吞噬,連灰塵都剩不下,那人顯然打得好算盤,挑選了足夠好的時機,只要將古橋破壞掉,便將最有威脅的對手給除掉了,

「嘿,怪只怪你們太過於強勢了,不給我們留活路,」

對面的修者冷笑,抓緊了時間破壞古橋,只是這獨木橋的材料相當堅硬,一時之間竟然難以破壞掉,而李昊一行人已經在抓緊速度前行,眼看著就要通過了,

「哼,下地獄去吧,」

有人咆哮,臉色猙獰,只見他直接祭出了一件法器,瘋狂的朝著業火海砸了過去,

「噌,」

受到攻擊,業火海頓時沸騰起來,無窮之多的紅色火蓮爆發,憑空竄起數十丈之高,散發出陰冷與灼熱的矛盾氣息,急速的盤旋著,吞噬一切,

李昊一行人首當其衝,被那股咆哮的業火拉扯著,險些要掉下古橋,而且,已經有些小火苗沸騰了起來,一旦沾染身上,便瘋狂的燃燒,不可阻擋,

「哞,」

而就在此時,對面傳來一聲恐怖的咆哮聲,充斥毀天滅地的力量,狠狠砸向古橋,這是一種可怕的秘法,具有神威,如同開天闢地之出的第一縷天音般,能夠炸碎一切,

還好,那座古橋不同尋常,依舊沒有被炸斷,不過,上面烙印的道紋顯然難以承受這種力量,登時炸的粉碎,沒有了神秘力量的護衛,業火登時便竄到了橋面上,朝著眾人燒了過來,

「衝過去,斬了他們,」

李昊冷冷一笑,體內混沌神力沸騰,演化而出一座雞子宇宙,將眾人緊緊包裹起來,

無物不燃的業火瘋狂蔓延,與混沌神力碰撞后發出清脆炸響聲,卻始終無法攻破防線,沒有了擔憂,龍馬一行人頓時加快了步伐,各種秘法聖術展開,短暫的超脫了禁地的束縛,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竟敢偷襲我們,當真找死,」

龍馬追風逐電,第一個衝到了彼岸,四隻馬蹄子瞬間漲大無數倍,化作了四座遮天大山,狠狠朝著前方砸了過去,

一名修者猝不及防之下躲閃不及,頓時發出一聲慘嚎,被硬生生踏成了肉醬,

「一個都走不了,妄圖襲殺我們,罪不容恕,」

應昌與應峰兩人咆哮,本就沾染了血跡的身體上更顯璀璨,有無盡血光猙獰,直接就化作了兩頭血色天龍,張牙舞爪的朝著前方沖了過去,憤怒的天龍,強大莫名,兩口吐息狀若兩團綻放的太陽般,攜帶者主人的憤怒和殺意,貫穿九霄,

兩個修者當場就被砸中了,直接被炸碎成了血霧,

而幾乎同時,緊隨而來的修者全部衝到了彼岸,幾乎被陷害的身死道消,讓他們心頭暴怒,根本不就管不顧前方的人是誰,他們直接就動手了,恍若一群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恐怖魔神一般,見人就殺,

這是一場慘烈的屠殺,只打的秘境顫抖,頭頂的血河都險些被掀翻了砸落下來,


不知道有多少修者被斬,陳逸飛幾人大口喘氣,渾身沾染的鮮血幾乎化作了一襲血色戰甲,當真是魔神降世,殺伐果斷,

「李昊,你沒事吧,」

再也沒人敢招惹他們一行人,如避蛇蠍一般快速遠離,

他們回頭,望向李昊,俱都是一臉擔憂,

只見此刻的李昊渾身繚繞著無邊業火,整個人都化作了一座火蓮,肆意的燃燒,

開玩笑,這可是業火,是時間最為可怕的火焰,一旦沾染,便永不熄滅,連古之大帝都為之膽寒,

「有傳說,業火誕生於九幽地獄之中,是世間一切罪孽的有形表現,連古之神明都能夠焚滅,極其可怕,」

有人低語,一臉驚懼,

「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將其磨滅嗎,」

陳逸飛幾人焦急,

「據說佛門弟子有對付業火的辦法,能夠沐浴其中而不朽,反哺自身,」

有人說出這樣一個消息,但是這個關鍵時候,那裡去找佛子去,

「無妨,區區業火,還傷不了我,」

「我身永恆,不染因果罪孽,」

李昊自語,渾身放光,

在他身畔,有諸天神明浮現,一個個盤坐虛空,不斷口誦道音,化作隆隆天音響徹蒼穹,而李昊自己的身體則綻放不朽神輝,當真是如同一尊天神一般,在業火之中沉浮而不朽,

「我的天,真的渡過去了,」

「萬法不沾身,」

眾人驚呼,難以想象李昊的身體強橫到了什麼地步,竟然像極了傳說中的萬法不侵,

「真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度過業火的焚燒,已然有了成佛的潛質,」

突然,遠處有一個聲音傳來,伴隨著一道道金色的光芒,照射天地,

那是一個和尚,穿著一襲古舊的僧袍,腳下懸浮著一座金色蓮台,只有三品,翩然而來,

「我也沒想到,竟然能夠碰到你,」

「你是來送死的嗎,」

李昊從業火中起身,身軀輕輕一震,將那劇烈燃燒的火焰炸的粉碎,他臉色冷漠,眸光如刀般望向前方那個佛子,動了殺心,

據張銘所說,喬七寶就是被這個佛子度化,收入了佛教門庭之中,對他來說,七寶是他的兄弟,這個和尚,顯然觸動了他的逆鱗,

「施主嚴重了,」

「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施主已然經過業火敖練,有了佛心,何不皈依我佛,共享極樂,」

那佛子渾身沐浴佛光,跏趺而坐,背後呈現一座丈六金身佛像,更有一方極樂世界成型,數不清佛門弟子盤坐其中誦經,說不出的神聖,

「你要度我,」

李昊微微一滯,隨之大笑,嘴角的弧度極其妖艷,

「施主魔性為消,在人世間困頓無常,若入我佛,念誦佛經,未來可成佛作祖,」

那佛子眸子開合間有精光閃爍,彷彿能夠直透人心,

「轟,」

回應他的,是一隻拳頭,攜著一股無敵意志,能夠貫穿蒼穹,

這是李昊的道,橫掃天下,唯我獨尊,別說是一尊佛子在前,就算是一尊真正的佛祖在前也照樣舉拳轟擊,

他只信他自己,他只尊他自己,

佛子身上綻放無量佛光,腳下金蓮更是升騰而起絲絲縷縷的絲絛,抵抗迎面而來的拳力,


轟隆一聲炸響,其被砸飛出去千米之遠,背後的丈六佛像都有些暗淡了,

「施主,你戾氣太深,殺氣太重,早晚會入魔,」

那佛子並不放棄,雖然不在上前,但依舊直視李昊,如此說道,

「早晚有一天,我會去你佛門走上一遭,」

「若是七寶沒事倒罷了,若是有一點差錯,我就橫推了你那教派,」

李昊冷笑,隨之轉身,與陳逸飛一行人朝著傳承地深處而去,

「這傢伙是升道台上遇到的那名帝子吧,」

陳逸飛皺眉,小聲道,

想當初,他們剛剛進入仙界之門的時候,在升道台上遇到了數名年輕人,印象極深,只因為那幾個修者都極其可怕,不只是來歷和身份,就連修為都神秘的不可推測,

「恩,我在通天路上曾經遇到過清虛,上一次在黃金古路上遇到了玉虛還有大魔神,卻沒有想到竟然在此處會碰上凈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