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15 Views

「穆哥哥……」

Written by
banner

地面之上,葉輕眉眼睛張開,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

只是那雷龍速度極快,直接便是洞穿了一切,瞬間便是擊了下來。

「不可能!」

公孫正眼中猛然露出了驚愕之色,那雷龍臨塵,竟是只擊到了楚穆的上方,那虛空扭曲之處。

——咚!

不過下面的事情,已經不允許他多想,因為那兩者相撞的那一霎那,刺眼的明亮雷光釋放開來,令得眾人眼睛都是刺痛的虛眯了起來,再緊接著,他便是感覺到了一股狂暴得無法形容的衝擊波席捲了開來。

同時,還有一種更驚人的力量直接充斥在了天地之中。

「——虛空破碎!」

睜開眼的那刻,公孫正猛然急退,眼中還是口中皆是不可置信之色。

破碎虛空,那是王者才能有的力量,據說到了那個地步,才能抵抗可以毀滅一切的空間亂流。

「怎麼可能……」

公孫正望著那楚穆頭頂的上方,那種那泛著漣漪波動,將雷龍吸納進去,恍若引渡到另一個地方的情景,已是驚駭到不能再驚駭。

隱隱中,他突然想起了一個傳說,或是一個神話。

在神話中,有一族人天生掌控著虛空的力量。

只是太過年久,公孫正已是想不出那究竟叫做什麼。

恐怕,若是楚皓在,或是魂無器在,恐怕便能一眼認出。

——葉淺兒,虛空葉家!

不過此刻,沒有葉淺兒,但是在地上,卻有一個叫做葉輕眉的人。

只是沒人會往那片葉子去想,因為那是不可觸及的禁忌和神話,所以也沒人知道,那片葉子正是掌控虛空力量的人。

哪怕楚穆,看著那種力量,亦是震撼無比。

「穆哥哥,我有一個秘術,是我父親去世前傳我的,但是說必須要神通才能使用,而且不能外傳,但是……」

一個時辰前,抱著葉輕眉的楚穆在臉色羞紅間,告訴了他這個。

楚穆何等資質,一聽之下,便是震撼非常。

只是……

看著頭上那展現的力量,楚穆真的沒有想到竟會是這樣。

「小輩!你依然不行!」


不過顯然,對於第一次使用,還七竅流血的楚穆來說,第一次的使用,顯然並沒有將這個神話真正的發揮。

在兩股可怕的力量在瘋狂的侵蝕著,很快便是那雷龍佔了上風,畢竟天地之雷的霸道,可不是能夠隨隨便便就能抵擋下來的。

看著漣漪越來越弱的虛空,公孫正亦是冷笑了起來,他已經預見了在那雷霆下,楚穆的失敗。

當然他也做好了及時引雷的準備,將大部分力量引去,因為在那天地之雷下,楚穆定是灰飛煙滅。

他還沒有問出公孫麟的消息,怎會允許楚穆死亡。

——轟!

下一刻,在公孫正手印一動間,那雷龍終於將漣漪打散,完全的轟了下來。

不過也在那刻,雷龍迅速虛化,只剩下了一道淺淺的虛影。

不過哪怕是虛影,這種天地之威的力量,也是龐大無比。

嘭!

當雷龍轟在楚穆身體之上的那一霎那,所有人都是能夠聽見那一道低沉得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

——轟!

「——穆哥!」

「——穆哥哥!」

下一刻,在眾人的大喊中,楚穆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狼狽的倒射而出,鮮血狂噴間。身體在地上劃出了數百丈的長長血跡,最後撞在一根巨柱之上。

片刻之後,楚穆的聲音虛弱的傳了過來。

「我輸了,但是你今日還是要讓我們離開,不能再追殺的離開。」

公孫正冷笑:「——憑什麼。」

顯然,他答應了限定的時間,但是他絕不會允許楚穆離開,從一開始到現在,在公孫正的心中,楚穆都是危險的角色。

「——輕眉!打開那包袱,讓公孫前輩看看。」(未完待續) ——滴答!

——滴答!

秋雨飄渺,集聚成了水流從斷石殘牆上流下,不斷的滴到了下方的積水之處,濺起了水花。。。

滿場寂靜,皆是看著楚穆他們驚駭的久久不語。

沒人想到當年的那一戰竟會是如此的驚心動魄,甚至稱得上慘烈非常。望著那站在楚穆身後的四大家主,人們在遙想當年事情的時候,在原本的敬畏心上,更是生起了濃濃的敬佩心理。

他們自問,若是自己身處當年,恐怕不是逃走,便是早已恐懼的癱瘓在地,又豈會一同上前,共同蜉蝣撼樹呢。

但是他們卻是做到了,甚至做的如此的決然,沒有絲毫的猶豫。

還有——!

人們的視線很快都是不約而同的放到了那道背影上,瞬間,那名叫楚穆的男人,立刻成為了一切的聚焦,一切視線和崇拜的焦點。

人們知道,楚家家主楚穆曾經很強,但還真沒有人能想到竟是強大到那般地方。

不過,也不得不說,當思緒跟隨他的言語回到當年,想象著那修者的身影傲然立在蒼穹之上,狂風吹拂得衣袍獵獵作響時,那種氣勢,有種氣吞山河之霸氣,的確令人為之折服。

說實話,當想到那身影時,他們也的確很難將那個睥睨天下的年輕人和此時這個站在眼前的中年人交織在一起。

當年的那個楚穆,風華正茂,強大無匹。身上散發的是一股無比自信的強大氣勢。

而今日的楚穆。雖還是那般讓人放心敬畏。但身上卻是依然少了那種銳氣。

不過雖然好奇後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讓那個強大無匹的年輕人從此跌落凡塵,但是此刻,人們關心的還是那包袱中的是什麼東西。

然後後續又是發生了什麼。

再加上……。

人們把目光放在了此時站在虛空上的豐煜,心中已然覺得,到底是什麼原因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煉丹師都出現了。楚皓也恢復了,那個當年驚才絕艷的楚家主又何嘗不能回來。

「家主,後來呢?」

暮色之下,在秋雨中,人們發現那背影的鬢間已是多了很多白髮,但卻沒人生出半點心疼和擔憂,甚至話語中,隱隱的多了一種他們不知道的敬畏。

而此刻,他們終於知道,什麼是神通。也終於知道神通放開手腳后的威力是什麼。

此刻周圍已是斷牆殘瓦,還有深坑的王城本讓他們以為這便是神通的力量。不過當聽著楚穆的話時,眾人知道,真正的神通,若是放開手腳,這王城早就沒有了。

所以當心裡認清楚了這種現實以後,人們更加關心的是,在楚穆被打下來,幾乎沒有勝算以後,到底是什麼扭轉了局面,讓那群年輕人在後來可以回歸王城。

「楚穆,夠了吧。」

就在這時,公孫正臉色十分的冷冽,那對死寂般的眼瞳盯著楚穆,道:「今日你們要風光也風光了,老夫也變成這個樣子了,一切也該結束了吧。」

公孫正的出言頓時讓人們有些發愣,此前死死不鬆口,更還一副殺機騰騰,冷眼旁觀著,就好像事不關己的他在此時說話,立刻便是讓人感覺到了這是一種隱隱的妥協。

聽到公孫正的話,楚穆微微抬頭,看著公孫正,眼睛微眯間,漠然說道:「那到了此刻,當年誰是誰非,想必前輩有個結果了吧,到底是不是楚某錯了。」

「——你!」

公孫正冷笑,輕蔑言道:「都沒錯,行了吧。」

「呵呵。」

公孫正的話,頓時讓楚穆身後眾人一怒,正當宋無道要說什麼的時候,楚穆已是抬抬手,阻止到。

然後楚穆嘴角一掀,嘲諷一笑,旋即眼神冰冷的注視著公孫正緩緩的道:「但是楚某此刻很不開心,既然都無錯,那麼請前輩給亡妻道歉。」

此言一完,頓時寂靜一片。片刻之後,在身後楚皓還有宋無道等人的嘴角揚起時,楚穆已是冷冷言道:「不說還好,一說出來,楚穆便是很不開心了,尤其是前輩的意思是說都沒有錯,但是亡妻當年不過是一個什麼都不會,完全不能修行的普通人而已,卻因為最後被公孫麟毀去那白狐圍脖,最後寒氣複發而亡。」

「——現在!」

晚風中,楚穆一步踏出,衣決作響,沉聲道:「楚某需要一個交代,當初你公孫家族為何那麼做?!」

問著這話的時候,人們都是看向了公孫正,眼中也有著一絲咄咄逼人的疑問。

對於葉輕眉的死因,到了此刻人們終於明白,更是明白,若不是當年那公孫正毀去那條有種特殊功能的圍脖,那麼恐怕後來葉輕眉也不會死。

事情越浮出水面,越讓人們看清楚的時候,對於誰是誰非,人們心中怎能還沒有決斷。

從頭到尾,不管是楚穆還是葉輕眉都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但卻依然遭受了那無妄之災,所以當公孫正說誰都沒有錯的時候,眾人在心中嘲諷一笑的同時,甚至還有熊熊燃起的怒火。

但是人們也更加好奇,公孫正乃是人族早已成名的大能,在楚穆的言語中,當年的公孫正雖是一開始出爾反爾,但是那種強大,能修鍊到那種強大的人物,又豈非是愚蠢之輩。

所以到底是什麼樣的理念,讓他在事情清楚面前,還依然堅持自己無錯呢。

「你莫要欺人太甚,別忘了,此刻你能站在這裡,還是老夫當年網開一面,難道此時你要恩將仇報不成?」

公孫正陰沉著臉,沉聲著對楚穆說著,言語之中。還是那番的強勢。


強勢到讓人無法理解。

「恩將仇報?!」

「——簡直笑話。」

又是那陣要氣死公孫正不償命的聲音。在公孫正言完以後。宋無道嘲諷笑道:「當初我們付出了什麼,你們又是付出了什麼,在那雷霆之下,我宋某雖還僥倖活著,但是依然還有有人被你活活劈死,在楚兄沒有趕來之前。」

「還有——「

宋無道盯著公孫正,冷笑道:「在那之前,我二弟呢?那公道呢?」

在公孫正的臉色陰沉中。宋無道嘲諷的便是將公孫正的厚厚臉皮給撕了下來,更是沉聲言道:「這麼多年,我們沒有來找你報仇,讓你們公孫家族還是那般偽善的活著,讓你華城的人依然還覺得你們是那麼的公正和嚴明,已是大大的寬容了,所以……」

「為何你不感謝我們呢?今日你這樣,倒是真正的恩將仇報啊。」

下一句話,並不是從宋無道口中言出,而是唐宗祖。

只見唐宗祖望著披頭散髮的公孫正。笑道:「此刻你覺得我們五大家主帶著眾多神通在這裡壓你,覺得我們卑鄙。但是為何不想想你當年是怎麼做的呢?」

「哈哈。恐怕此刻站在這裡的人是他,以他的性格,早就讓神通們把我們一掌盡數劈死了。」說這話的是李玉。

今日的李玉如他名字一般,當真是一個溫潤如玉,極有氣質的中年人,身為李家家主的他,已然沒有了當年那種青澀和不羈的味道。

不過他說這話的時候,人們隱隱的將楚穆口中的那個當年的李玉與現在的有些聯繫在了一起。

「呵!風水輪流轉,再說了……」

此時王錫說話,他看著公孫正,手中玉球滾動,說不出的霸氣,然後只見他嘲笑道:「當初又不是你真大發慈悲的放過我們,若不是楚家主將那樣東西拿出來,恐怕你早已追殺我等,豈會讓我們真正離開華城。」

氣氛頓時變的弩張劍拔,在人們的屏息中,他們看著此時說話的幾人,一瞬間更是好奇了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隱隱之中,按照公孫正的反應,後面的事情顯然是他不願意去想起的事情。

就像是一種恥辱一樣,不願意被揭開。

「呵呵呵呵……!」



突然公孫正仰大笑,笑了片刻后,直到五大家主都臉色有些下沉時,他看著眾人,臉色瞬間變寒,變得極度的深寒,他言道:「好,那便讓大家知道,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犯下了多大的罪!」

「罪過……」

楚穆眼睛微眯,秋風吹過了他鬢角間的兩縷白髮,暮色中,他堅毅的面容上,此刻輕笑無比:「我一直都在想,當年我下手是不是太輕了,是不是應該再拿些什麼,若知道下面的事情的話。」

「——你!」

……

……

記憶的時間,再次回到了當年。

「輕眉,打開那包袱,讓前輩看看裡面的東西。」

在數百丈的血跡中,一道身影從一根古老的塌陷巨柱中爬起,只見那人已是衣衫完全破盡,在爬起之中,斷柱上瞬間便是留下了五指血印。

此時的楚穆從說話中已是可以感覺的出,他已成了強弩之末。

在跟公孫正打前,他已是身受重傷,加上為其葉輕眉解除寒毒,已讓他輸了七分。

只是最後的三分,恐怕就連公孫正都沒有想到,他竟會堅持的了這麼久,不過怎麼說,公孫正都不可能放任楚穆離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