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81 Views

「喲,這不是莫楓師叔的徒弟嗎,跟我對招,怕是會降低你的身份啊。」

Written by
banner

雷澤一見夏封,臉色一變,語氣也是陰陽怪氣的嘲諷道,讓夏封和向天笑都很是疑惑。

「既然你要比,那我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雷澤話音剛落,跟之前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反轉,沒有鞠躬,沒有禮儀對話,直接出擊!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雷澤的速度不算很快,夏封輕而易舉的就能躲過他的攻擊。

腦袋一側,雷澤的拳頭擦著夏封的臉龐而過,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前傾,而夏封抓住這個機會,一個膝頂,就頂在了雷澤的肚子上,將雷澤給頂彎了身子,身後一記肘擊,狠狠的朝著雷澤的背砸去!

看的出來,夏封也被雷澤的話給激怒了,出手毫不顧忌對方師兄的面子。

可惜的是,這兩擊給雷澤造成的傷害,可以忽略不計,除了面子上有些難堪之外,雷澤一點事都沒有。

「小子,你惹怒我了。」雷澤低著頭,雙拳有些顫抖,本來他以為能一擊就打倒這個外界來的無知傢伙的,可卻沒想到自己卻受了兩擊,這讓他顏面大失,憤恨不已。

夏封聽到雷澤的話后,也是嚴陣以待,拿出百分兩百的實力,想認真的和雷澤較量一番!

「夏封,干趴他!」

台下,向天笑突然大喊了一聲,引來了諸多的怒視,他卻絲毫都不在意,在古武的世界里,拳頭才是王道!

話音剛落,台上的兩人又有了動作。

不過,這一次主動出擊的,是夏封!

只見夏封飛速的朝著雷澤撲去,雷澤儘管已經預料到,卻沒想到夏封竟然會那麼快,快到他連格擋都做不到,臉上已經挨了夏封結實的一拳!

向天笑看見夏封這一拳之後,知道夏封也是打出了火氣。

夏封一拳打在雷澤的臉上,卻未就此結束,而是又一腳踢在了雷澤的腰上,將雷澤橫踹出去!

「雷澤師兄!」

「打死他!雷澤師兄!」

台下怒火衝天,他們很難接受,一個剛進到古武界的人竟然將自己的師兄干倒在地,儘管這是不爭的事實。

雷澤趴在地上,雙眼通紅,似乎氣的火都要冒出來了。

雖然將雷澤打倒了,但夏封還是不敢情敵,嚴正以待雷澤的怒火!

雷澤緩緩的從地上爬起,眼睛緊盯著夏封,雙拳緊握,而向天笑的眼神銳利,竟然看見雷澤的手上隱隱有些淡黃-色的光芒在環繞!

「夏封,小心!」

向天笑剛出聲提醒,只見雷澤已經行動了,而向天笑的這一聲,剛好吸引了夏封的注意力!

夏封別過臉,看了向天笑一臉,隨後感覺到一股勁風,當下一驚,身形一矮,堪堪的躲過了雷澤的蓄力一擊。

夏封以速度文明,反應的速度也是相當快,身形蹲下的一瞬間,腳跟抬起,猛地就朝著雷澤的腰部抱去!


雷澤被夏封抱住,剛想要掙扎,只覺得身子一輕,他整個人便被夏封給抬了起來,隨後狠狠的朝著地上砸去!

如果這一下被夏封成功了,那自己的顏面也就可以掃地了!

雷澤忽然一哼聲,將全身的氣都凝在一起,夏封只覺得雷澤的身體突然就便重了,砸的力道也變緩了,這給了雷澤喘息的機會,他雙手撐地,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腳尖還順便踢到了夏封的下巴,讓夏封退了幾步!

「小子,現在我要用實力了,讓我來告訴你們,你們就是連二重勁都不會使用的廢物!」

雷澤話音剛落,一拳就朝著夏封的臉上砸去,而夏封剛站穩身形,想要躲避也是有些來不及,乾脆也伸出了拳頭,很雷澤的拳撞在了一起!

『砰』

兩人拳頭碰撞在一起,似乎不相上下,膠著在一起。

可是!過了兩秒鐘,夏封的身體突然倒飛出去,飛出了擂台,而他的手腕處變形非常的嚴重,顯然是被雷澤一拳打碎了骨頭!


全場驚愕!

向天笑和夏封的驚愕是因為,這一招他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而古武界的眾人們,卻是不明白為什麼對付這外界剛來的兩人,要使出二重勁這種在古武界才有的招數,那不是看得起他們兩了嗎?

向天笑短暫的驚愕過後,突然暴走,對著台上得意洋洋的雷澤大喊了一聲!「我草你媽,比試而已,你需要下這麼重的手嗎!」

話音剛落,向天笑直接就抽出了身後的封喉劍,一躍到台上,劍尖直指雷澤!

誰敢動他的朋友,那他就敢動誰!

「你也想像他一樣嗎?廢物。」雷澤一臉的不屑,在古武界中,從未有人使用兵器,因為他們的拳頭,比世界上任何的兵器都要好使!

「我就讓你看看,你口口聲聲的廢物,是怎麼將你踩在腳下的!」向天笑也是真的動怒了,他從未說過這麼囂張的話,但是對雷澤,卻是連爆粗口!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不斷的被向天笑怒罵,雷澤也是怒火中燒,怒吼了一聲,朝著向天笑衝過去!

不過,向天笑無論是身體素質,還是對戰的經驗,都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是經過了特種大賽之後,他的各個方面都有質的飛躍,現在的他,就算是夏封,也不一定是對手。

在向天笑的眼裡,雷澤的速度真的很慢,慢到向天笑都能一步步的數出他的腳步!

「去死!」雷澤大吼一聲,朝著向天笑打去。

向天笑不慌不忙,輕鬆的一側身體,便躲過了雷澤的第一擊!

隨後封喉劍一甩,朝著雷澤的拳頭抹去,雷澤一驚,趕忙收拳,不過因為向天笑的動作太快了,雷澤的拳頭上還是出現了一條細細淺淺的划痕!

「你竟然敢傷我!」雷澤勃然大怒!臉色猙獰,猶如向天笑是他的殺父仇人一般!

「向天笑,一定要小心他的拳頭!」夏封不顧形象的坐在地上,捂著自己的手腕處,雖然疼痛難忍,但還是出聲提醒。

向天笑點點頭算作回答,不過卻沒有轉過臉,因為雷澤真的太可怕了,不對,是他的拳頭太可怕了!

說來就來!

夏封剛剛提醒,雷澤便動手了,而這次手上的熒光更甚,朝著向天笑打去!

向天笑一驚,不過卻沒有躲避,而是將封喉劍立在身前!

就看看是你的拳頭硬,還是我的封喉劍利!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 一邊是拳頭,一邊是利劍!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認為,用拳頭去打利劍,那簡直是自殘,當然了,向天笑和夏封也是這樣認為的。

而古武界的人,卻都是像看笑話一般的看著向天笑,笑他的不自量力!

當雷澤的拳頭與向天笑的封喉劍碰撞在一起時,向天笑幾乎都閉上了眼睛,這太血腥了。

可是沒想到!

真實的情況卻是,雷澤竟然一拳將封喉劍給打出了一個缺口!

而他的拳頭,毫髮無傷!

「這……怎麼可能!」向天笑第一次對封喉劍的鋒利質疑,看著封喉劍的缺口,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只會借住工具的人,是難登大雅的!」雷澤冷笑一聲,不屑的看著滿臉驚訝的向天笑!

「好吧,劍也毀了,你準備承受我的怒火吧!」雷澤大吼一聲,準備攻擊,而向天笑還是渾渾噩噩,嘴巴里一直嘟噥著不可能!

雷澤見狀,並沒有停下動作,而是想趁著向天笑不備,一擊制敵!

「住手!」

誰料,就在雷澤的拳頭剛要打在向天笑臉上的時候,突然一股勁風襲來,將雷澤掀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口吐鮮血。

敢在俗世閣這樣胖揍雷澤的人,只有四個,一個就是閣主莫然,然後是他的師傅莫凌,其次是莫楓還有排名第四的莫千。

而此刻前來的,當然是向天笑的師傅,莫楓了。

莫楓本就是護短之人,而一向懶散慣的他突然有了兩個弟子,那寵愛的程度自然不用多說,此時見兩人都要敗在雷澤的手上,他怎能忍得下這口氣?

將雷澤打飛之後,莫楓立即跳下來擂台,朝著夏封奔去,用手抓住了夏封手上的手腕輕揉,隨後『咔』的一聲,伴隨著一陣慘叫,夏封的手好了許多,變形沒有那麼嚴重。

「真是太過分了,身為俗世閣的三代弟子,竟然對著同門下如此毒手!」莫楓站起身,轉身朝著雷澤大喊了一聲。

驚的雷澤不敢抬起腦袋。

「向天笑,你給我下來。」莫楓見此時向天笑還獃獃的站在台上,不由得喊了一句,卻發現向天笑一點動作都沒有。

「他的劍,被雷澤師兄打缺了。」夏封在莫楓的耳邊輕語說道。

而莫楓聽到這句話之後,眉頭緊皺在一起,沒想到雷澤的實力竟然強勁到如此地步了,看來這次的宗門大比,自己是不可能勝過二長老莫凌了!

能將寶劍打壞的,豈是凡人?

「壞了就壞了,到時候我送你一件更好的!」莫楓朝著向天笑大喊了一聲,向天笑卻置若未聞,眉頭緊皺,隨後就鬆開了,似乎是想通的徵兆!

「我明白了,為什麼無論我如何提升,都是這樣子,是我太依賴外物以及自身的特殊情況了!」

向天笑恍然大悟,自己有蔓仙的照顧,習武什麼的都會比別人更快,更何況身體還一直在加強,可他卻沒覺得自己有多高的功夫,每次不是運氣就是魔化,到如今終於是明白了!

莫楓聽到向天笑的話后,突然怔住了,沒想到這小子的領悟能力這麼強!

「你明白就好,趕緊的下來,跟我回去你們的屋子,我有話對你們交代一下。」莫楓將兩人喚道跟前,隨後起身一躍,提著兩人便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而等三人一走,眾多弟子立即圍繞到雷澤的身邊,將他扶起。

「雷澤師兄,這兩個小子太過分了,打不過您竟然讓三長老出手,真是小人!」

「就是,太可惡了!」

「師兄,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們一翻,不然將來都反了天了。」

「是啊,師兄,現在雲城大師兄和隱雲大師姐在閉關,能給我們撐腰的就您了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瞬間就將向天笑和夏封兩人變成了俗世閣弟子的敵對勢力,恨不得將他們剝皮抽筋!

……

「向天笑,你能明白靠自身自力,那是最好的,將來的日子你,你好好修鍊,一定能將雷澤踩在腳下。」


莫楓坐在向天笑的竹屋內,對向天笑很是欣慰,臉上笑容綻放。


「不過今天來了,是主要說說夏封的事。」

「我有什麼事啊,師傅。」夏封改口很快,立即就將莫楓稱作師傅了,讓莫楓開心的都要飛上天了,現在才知道為什麼他們那麼喜歡收徒弟了,原來被稱作師傅的感覺這麼爽。

「嗯哼。」正了正衣領,清了清嗓子,莫楓才緩緩開口。「是關於你身上化龍封印的事,從前我們古武界有一位高人,是化龍封印的創造者,他曾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離開了古武界,前往俗世,很可能就是他,在你的身上畫上了化龍封印。」

夏封一聽,立即一驚!「那前輩有說怎麼全力使用化龍封印嗎?」

莫楓則是搖了搖頭。「我問了一下,古武界內就他一個人知道。」

「那我們去找他啊?」坐在邊上的向天笑說了一句,夏封急忙點頭,表示同意。

「有那麼簡單我就不用來找你們了,這老前輩神秘的很,雖然身在古武界內,但是見過他的人寥寥無幾,神龍見首不見尾,而且脾氣極怪,就算你有幸見到他了,他也不一定會告訴你!」

莫楓的話讓兩人失望,夏封更是垂下了腦袋,悶悶不樂的樣子。

「你也別不開心,相信你實力慢慢提升上去之後,就會知道怎麼使用了,所以慢慢來,不要著急。」

夏封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而向天笑則是一陣可惜,化龍封印如果全部開啟的話,威力無窮,很有可能跟自己魔化之後都能一拼,那可是超越凡人的力量啊,到哪都能橫著走!

就在向天笑暗嘆不已的時候,莫楓突然一拍大腿,將向天笑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哦,對了,從現在開始,你們的修鍊正式開始,而你們第一個要學的,便是今天雷澤施展的二重勁,這是古武界最入門的,也是必學的,你們明天早上,四點起床,到門口等我,我教你們怎麼納氣。」

本書源自看書罔

… 凌晨四點鐘,是人睡眠最熟的時刻,向天笑還窩在被窩裡呢,夏封便已經起床,等待著莫楓的到來。

不過一刻鐘,莫楓的身影出現在竹屋之外,聽著裡面傳來的鼾聲,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用想也知道是向天笑這傢伙!」

莫楓舉起了手掌,周邊的風全朝著他涌去,而他的手掌,就像是一個風口一般!


隨後,莫楓的手朝著竹屋用力的扇區!

一時間,呼嘯的狂風朝著竹屋攆去,竹屋的窗戶和門都發出了劇烈的震動,風朝著縫隙中鑽入,將屋內的東西吹的東倒西歪,而向天笑的被子也不能倖免,便狂風卷開。

「我擦,什麼情況!」

身上的杯子突然不見了,向天笑頓時一驚,從床上翻身而起,隨後一陣涼風刮過,讓他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外面有人!」夏封蹭的從凳子上站起,隨後快速的朝著門外躥去,向天笑緊跟其後。

涼風蕭瑟。

凌晨四點月光很是明亮,照遍古武界的每個角落,而這令人酣睡之意濃郁的夜裡,古武界的人們早就已經起床,盤坐在月色之下,一呼一吸,吸收日月精華。

整個古武界內,沒有吐納的人可能就向天笑和夏封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