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69 Views

對了,就是那條碧綠色的小蛇,夏流雲突然想起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當時被小蛇咬了之後,他也以為自己死定了。誰知他竟沒有死,手上反而多了一條綠線。他也不知道這綠線是怎麼回事,久而久之也就忘掉了。現在看來,那小蛇應該還存在他身上,只是在他出現危機的時候才跑出來。

這樣一回想,夏流雲自己都有些害怕起來。要是那小蛇突然咬了他怎麼辦?那這小蛇存在他身上就是個危機啊。

但他卻有沒辦法,找又找不到,也不知道這小蛇到底藏在何處。只能安慰自己,那小蛇要咬他早就咬了,也不用等到現在,況且他已經被咬過一次了,也沒事,也沒必要再去瞎擔心了。

看了看地上躺著,面色碧綠,嘴冒白泡三人,夏流雲嘆了一口氣。世事就是如此毫無定性,本來還想奪他性命的三人,誰知道轉眼間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倒是小遙,竟然聯合石飛三人向他下毒,若不是有這條小蛇救命,估計他已經死在石飛三人手裡。

這筆賬,無論如何都要算清楚!

夏流雲提起長刀,拖著軟綿綿的身體向山下走去。

天下兵館的傭兵們時刻都在關注著夏流雲與石飛的比賽,但等了一天,卻還是沒有任何消息。難道誰也沒有完成任務嗎?

直到了旁晚,日落西山,夏流雲才回到了天下兵館。

而石飛三人卻還沒回來,毫無疑問,這場比試是夏流雲贏了。於是,夏流雲的名聲,瞬間又攀升了許多。

現在,就是在陽城之內,也人盡皆知,有一個厲害的傭兵叫做「賞金獵人」,不論是斬殺妖獸還是與人比試,從無敗績。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這個賞金獵人就是夏流雲!

房間內,小遙正在慌張的收拾行禮。她萬萬沒想到夏流雲竟然贏了,她更加沒想到夏流雲還能活著回來。這就預示著她不能再高枕無憂下去,夏流雲回來的第一個目標肯定是找她。

啪……

門被推開,夏流雲走了進來,把刀搭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仰頭喝了下去。然後自顧自的說道「你知道嗎?那石飛果然是個傭兵好手,竟然也找到了捷豹,差一點,我就輸了。」

見到夏流雲走進來,小遙眼裡先是掩飾不住的慌亂,然後才慢慢鎮定下來。

「結果呢?」

「結果?」夏流雲呼出一口氣道「結果他們全都死了。」

「全都死了?」小遙臉上自是一陣掩飾不住的慌張,然後強自笑道「那是自然的,他們那裡比得過你,就算是死了,也是自找的。」

「我也是這麼認為。不過他們臨死之前卻告訴我,罪魁禍首不是他們,該死的也不該是他們。」說到這裡,夏流雲雙眼迸射出凌冽的寒光,一股殺意油然而生。

小遙也意識到了什麼,突然啪的一聲跪在了地上,垂著頭哭泣道「是我,是我的錯,我不該對你下毒的。但是他們逼我的,他們說如果我不下毒,就要了我的命。你知道,我一個人在這裡無親無故,我無法反抗。」

「是么?」夏流雲不為所動。

「是真的,不然我為什麼要對你做這樣的事?這樣對我有什麼好處?你原諒我嗎?如果你不原諒我,就殺了我吧。死在你手裡總比死在他們手裡要好很多。」小遙臉上滿是凄楚,似乎已不再奢求夏流雲的原諒。

夏流雲握住了刀柄,面無表情的道「你走吧。」

夏流雲竟然不殺她,她似乎也感覺到意外。抬起頭,滿帶淚珠的臉上充滿愧疚。她走過去,緊緊的保住夏流雲,泣聲道「原諒我,好不好,我們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夏流雲沉默著,但他的眼神在閃爍,顯然他的心裡也在掙扎。

「求求你原諒我,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小遙的語聲滿是愧疚和悔恨,就在這時,她突然右手一翻,手心中多出幾根銀針,對著夏流雲的腦袋狠狠刺下。

嘭……

夏流雲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強悍的氣息,把小遙震飛了出去。然後手中的刀緊接而出,刀光劃過,香消玉損。


夏流雲淡淡的看了一眼,收起了刀,走出了天下兵館,走進了黑雲山脈。

這裡的人,他不想再見到,這裡事物,他不想再看到。 手捧星光來愛你 ,有些時候比荒獸還可怕。 距離三大家族試煉的時間日益靠近,新一輩的修鍊者們更加努力,日夜修鍊,絲毫不敢鬆懈。

眨眼間,六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到了三大家族試煉的日子。

經三大家族商議之後,決定這次試煉在伏虎山舉行。

伏虎山高峰入雲, 青春的名義 。但相對來說,伏虎山的荒獸沒有黑雲山脈那麼猖獗兇猛,而且山脈里還擁有不少珍貴的藥材和天材地寶。雖然危險,但這也是座寶山。

在三大家主的率領之下,一眾年輕一輩的修鍊者們聚集在了伏虎山旁邊的地勢平坦處,人數眾多,足有六百多人,浩浩蕩蕩,如一大型軍隊。

「各位,想必你們也等這天等了很久吧,接下來,就是你們表現自己本事的時候了。」

「這次試煉的任務很簡單,就是你們進入伏虎山裡面尋找藥材,或者其他的什麼天材地寶,誰帶回來的最多,誰帶回來的最珍貴,就算獲勝。獲勝者將得到三大家族聯名的榮譽表彰,以及金錢還有修鍊上的幫助。」

「由於人數眾多,我們也決定了名次。前五十名,將得到三大家族的共同扶持,讓你們在修鍊路上走得更遠。前十名將有三大家族共同獎勵的高等功法一本,還有輔助修鍊的丹藥數顆。」

「第一名,則有天香丹一枚。」

「天香丹?」眾人都發出了驚呼聲。

據說天香丹具有駐顏養顏,還有延年益壽的效果。吃了天香丹之後,發揮最大效果將有五十年不會衰老。這種極具傳說色彩的丹藥,許多人都以為不存在,想不到現在真的有。

不過這東西對修鍊者來說沒多大用,對修為沒什麼幫助,還沒有一顆普通的丹藥有用。不過倒是能用來討好女人,須知道有些女人為了容貌能付出自己的所有。

所以有些平日里喜歡動歪心思,把心放在女人身上的下流胚子開始摩拳擦掌,希望能得到這天香丹去討女人歡心。

「除了天香丹,還有天元丹一枚。」

「什麼?天元丹?」這下眾人是徹底的震驚了。

天元丹雖然跟天香丹只差一個字,但這其中的價值是無法相比。而且這兩種丹藥作用也完全不同。如果天香丹只是虛浮不實際的東西的話,那天元丹就是修鍊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修鍊者如果有幸服食一顆天元丹,就有機會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兩階以上。而且九階的修鍊者服了天元丹,就有七成的機會可以突破身體舉行,達到逆龍之上。若沒有天元丹輔助,想要突破到逆龍之上,那簡直就是難如登天。

多少人就是因為逆龍這個桔梗,然後一輩子卡在九階,而不得存進。這是修鍊者的悲哀,也是眾多修鍊者的一個痛處。

想要突破逆龍之上就得丹藥輔助,而丹藥,最好莫過於天元丹。

眾人已經心動了!

「好了,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完了,剩下的就看你們個人的表現了。這麼久的沉澱,也該到你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試煉開始,我們將有各位長老率領你們進入伏虎山,然後會安排長老們全程監督。或者你們看不到長老,但長老們卻能監視你們一舉一動。所以對於你們的舉動,你們還要懂得收斂。」

靈動仙途 。畢竟這是一場試煉,沒必要為了個人恩怨拼得你死我活。

但某些個列就根本不把這些話放在心裡,例如劉家的劉浩,就不停的把目光投向夏家的後輩弟子中,想從中找到夏冉的身影,一雪舒雅樓的恥辱。


還有黃家的黃無極,他那雙充滿的仇恨的眼睛,也沒離開過夏家的人群,他的目標則是夏流雲。

夏流雲非但招惹了他,還害死了他弟弟。本來原因為夏流雲也死定了,誰知道他竟然沒死,而他弟弟黃岩則就徹底的燒成了黑炭,大羅金仙都回天無術。

所以這個仇,他必定要報!

時間到了中午,烈日照頂,大地燒灼著一股炎熱。

時限是三天,進入伏虎山時間最多是三天,三天後必須回到原地聚集。如果超過了時間,就算搜集再多的藥材也沒用,到時直接取消試煉資格。

這是規矩,無規矩不成方圓!

對於在黑雲山脈潛心呆了三個月的夏流雲來說,這伏虎山簡直就像自家家園,完全沒有絲毫危險可言。

進入伏虎山之後,隊伍就徹底的分散開了。有些還是三三兩兩的結伴而行,有些則孤身一人獨自搜尋。

而跟夏流雲結伴的是三個互相認識,但卻不是很熟的夏家後輩。其實夏流雲本身是不想跟任何人同行的,因為這樣會妨礙他行動,但見三人有這個意思,他也沒有反對,默默的跟在三人身後。


三人分別叫做夏天,夏強,夏明。在夏家屬於那種存在感比較弱的人,實力不強,地位不高,沒有人在意,也沒有人記得,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活著。

「夏明,我們應該去找什麼葯?」

「如果只是單純的采點葯,肯定贏不了。所以我們得找點珍貴點的。不過我聽說珍貴的藥材一般都有荒獸守護,比較危險。」

「夏流雲,你怎麼看?」三人詢問一下夏流雲的意見。

走在末尾的夏流雲微微一笑道「你們做主。」

如此四人便向伏虎山裡走了半個時辰,沿路采了些普通的草藥,也並沒有遇到荒獸。夏天三人走得累了,就提議在樹林中樹蔭下休息。

夏流雲並沒有坐,而是腰桿站得筆直,目光如炬的觀察著周圍。片刻后,夏流雲搖搖頭道「此處不能留,會有危險。」

三人已經徹底的鬆懈下來了,坐在樹下不想動,不以為然的道「走了這麼久都沒遇到荒獸,會有什麼荒獸?何況周圍一點動靜都沒有,怎麼會有荒獸?流雲你就不要大驚小怪的了,休息一下我們繼續去採藥。說不定運氣好點我們就能採到什麼珍貴的天材地寶,到時候我們就發了。」

三人滿臉笑容,顯然沒把夏流雲的話放在心裡。

夏流雲無奈的搖搖頭,並沒有再說什麼。先不說會不會遇到荒獸,就三人這作風,休想有機會進入前五十名。

須知道現在是三大家族試煉,那些有的身份的,都是提前準備了一份地圖的。山上哪裡會有什麼葯?哪裡會有什麼寶?哪裡會有什麼荒獸,人家都有個大致的定位。就是他自己,臨出門的時候夏澤天都塞了一張這樣的地圖給他。

既然起點就不如人家,還不加倍努力,那就別想跟人家爭什麼勝負了!

當然,這些話夏流雲並沒有說出來,畢竟三人根本不知道內情,說出來也只是打擊三人的自尊心。

有休息了十多分鐘,周圍還是一片寂靜。

夏明笑道「流雲,都說你想多了吧,你看哪裡會有荒獸。我看啊這伏虎山根本就沒有荒獸,不然我們走進來怎麼會一隻都沒有撞到……」

話聲剛落,旁邊的樹叢突然竄出一隻花斑顏色的巨大老虎,猛的撲向了四人。

夏天三人目瞪口呆,嚇得動都不敢動。

夏流雲早就準備著,這時一提身邊的長刀,擋在了三人面前。一把刀掃出一道氣息,跟花斑猛虎戰鬥在一起。

這猛虎動作相當敏捷,而力量也很大。每一撲,都會把地下撲出一個大坑,或者把樹木撲倒,人要是給撲中,可能瞬間就會被撕碎。

夏流雲沒有選擇跟猛虎硬碰,而是用自己靈活的動作不停的攻擊著猛虎的死角,不多會,他便找到了機會,把刀劈到了猛虎的脖子上。

猛虎倒在了地上,抽搐一陣,便徹底的死絕了!

三人用一種陌生異樣的目光看著夏流雲,半天說不出話來。

顯然他們沒想到真的會有荒獸衝出來,更加沒想到的是夏流雲竟然能應付自如,輕而易舉的兩三下就擺平了這隻猛虎。

觀這荒獸的力量和速度,三人聯手恐怕都不一定拿得下,而夏流雲竟然如此輕易就斬殺了它。

夏流雲也沒有去收拾荒獸的屍體,回頭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道「你們還是謹慎點吧,我建議你們不要再深入了,就在這外圍找些藥材就足夠了。接下來我可就不會再提醒你們了,你們好自為之。」

說罷,夏流雲提著染血的刀往伏虎山裡面走去。

三人都想說點什麼,但卻張不開嘴。等到夏流雲的背影消失在樹林中后,其中一人才搖搖頭道「算了,還是靠我們自己吧,他跟我們已經不是一類人了。」

陽光炙熱,夏流雲到了溪邊飲了水,打開懷裡的地圖。看了看,判定方向支護,正要離開。

耳畔卻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和吵鬧聲,而且聲音還越來越近。夏流雲感到好奇,便在一旁的巨大岩石后躲了起來。

不多會兒,果然一群人追逐到了溪水邊。一個身穿藍衫的少年被圍堵的無路可去,已經被一幫面色兇狠的傢伙團團圍住。

夏流雲看得仔細,這被圍在中間的少年正是之前才剛與他分離的夏天三人中的夏明,此時卻只有他一個,而不見其他兩人。

而且看夏明身上還有血跡,估計之前還發生過一場戰鬥。

夏流雲並沒有立即衝出去救夏明,而是觀察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幫人又是什麼人? 「快點把藥材交出來,我們就饒你不死。」一個持刀的壯漢,肌肉赤紅,鼓起腮幫子對夏明喝道。


夏明面色鐵青,死死的把一株紫色的藥材篡在背後,一言不發,也不肯交出藥材。

「小子,快點交出藥材。你現在無路可走了,你認為還可以反抗嗎?」壯漢銅鈴似的眼睛圓鼓鼓的瞪著夏明。

夏明依舊一句話不說。剛才在夏流雲走後,三人也聽了夏流雲的話,打算在外圍找點藥材就行了,沒必要去冒險。

但誰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三人在采一株上等的藥材的時候,還是遭到了荒獸的襲擊。三人奮起反抗,結果夏天與夏強盡皆喪命,只有他拿著藥材逃了出來。心情悲傷沉重之際,撞到了這幫傢伙。

這些傢伙一眼就看出了他手中所持藥草的不凡,然後自稱是黃家的人,要他趕緊交出來,不然就殺了他。

他只有一個人,已經無力再戰,只要跑,然後一路被追趕到此地。

這株藥草是夏天與夏強用性命換回來的,無論如何,他都不會交出去。

其實眾人也是顧忌躲在暗處的長老,不然早就對夏明下手了。被荒獸所殺,那是死於意外。要是單純的為了爭奪而殺人,那可是犯了規矩和罪行的!

所以他們還在試圖用語言恐嚇夏明,讓夏明乖乖的交出藥材,這樣就少了許多麻煩。

「我死都不會交給你們的,你們這幫黃家的狗,下地獄去吧。」夏明咬牙切齒的道。

「混賬,你這是在找死。」領頭的壯漢暴怒不已,這小子不但不交出藥材,還敢辱罵他,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給我上,他若是不肯交,就把他的手給剁下來。我倒看看他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眾人一擁而上,手中的刀劍就往夏明身上招呼。

夏明一個人自然無法抵擋這些傢伙,自是閉眼待死。

然而就在這時,旁邊突然一個人影閃出,一道寒光襲來,當頭向那領頭壯漢一道劈下。

領頭壯漢大吃一驚,連忙舉起自己手中的大刀去擋,卻連人帶刀,直接劈成了兩半,鮮血撒了一地。

剛要衝上去攻擊夏明的眾人驚呆了,看了看地下不完整的屍首,眾人嚇得四處分散,落荒而逃。

夏明也回過神來,看了看這突然衝出來營救自己的人,認出是夏流雲,又是開心又是意外。

「流雲,你怎麼不殺光他們?你殺了人,他們回去稟報長老,你就落了一條罪名,到時候可是會被取消資格的。」夏明有些擔憂的道。

夏流雲平靜的道「沒必要,我看他們也沒那個膽子,畢竟這事是他們先挑起來的。就算稟告長老,我也不理虧。何況這樣的人渣,殺多少個都無所謂。」

「多謝你!」夏明滿臉感激。

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雙腿已經顫抖的站不穩了。找了塊石頭坐了下來,然後想了想,把手中的藥草遞給了夏流雲道「這紫星草是夏天和夏強用性命換來了,我就算是死也絕不會交給黃家那群狗。不過流雲你救了我,現在我把它給你吧。」

夏流雲搖了搖頭鄭重道「既然是用命換來的東西,我不能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