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2 Views

不少人在心中感嘆:此子心思縝密,實在是令人佩服,今後成就恐怕在他們之上,

Written by
banner

就連萬象真尊也對自己的這個弟子頗為滿意,;臉上露出笑容,那意思十分明顯:自己的弟子做成了成績,我這個師尊也是與有榮焉,

說實話,萬象真尊在開戰之前,還確實為申萬年擔憂過,自己的這個弟子雖然是萬象門大師兄,不過資質卻不是最好的那一個,

如今申萬年的表現顯示他是絕對擔得起萬象門大師兄這個稱號的,

此時被申萬年一連套動作給打懵的鬼無法似乎才反應過來,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敗了,隨即好似瘋狂了一般直撲申萬年:「你這個卑鄙小人,竟然還隱藏著其他的招式,真是陰險,」

鬼無法的話直接令眾人笑出聲來,尼瑪啊,這是什麼極品,竟然能夠說出這麼一句話來,難道敵人非得在戰鬥之前介紹一下自己擅長的戰鬥方式、武技才對嘛,

「無法,回來,別再上面丟人現眼了,趕緊下來,」就連馭鬼齋自己人都覺得麵皮發熱,覺得十分羞憤,整沒想到鬼無法竟然能夠說出那麼一番話,

這簡直是將自己的臉湊上去讓別人打,不但丟自己的臉,更加丟盡馭鬼齋的臉,

所以這一次馭鬼齋帶隊前來的宗門長老趕忙叫住鬼無法,讓他下來,省的他是說出更加勁爆的話來,

「萬象門果然能人輩出,真不愧是雲州三大宗門之一,」這話從馭鬼齋的武者口中說出,怎麼都覺得含著諷刺的意味,

「哪裡哪裡,只是一些小手段,上不得檯面,」萬象真尊自然聽出其中的意味,不過面色卻沒有改變,仍然笑呵呵的說道,

這句話也不是隨便一句話,意思也很明顯,我們只是一些上不得檯面的手段,就能夠擊敗你們馭鬼齋最厲害的弟子,這豈不是說你們的手段更加使小兒科,

馭鬼齋的長老被萬象真尊一句話噎的說不出話來,只能臉色陰鬱的作罷,

「既然如此,真傳弟子級別的切磋,就這麼結束吧,接下來應該是元罡境弟子的切磋了吧,無影,你上去陪萬象門的諸位高徒上去玩玩,」

尤其是在「玩玩」二字上加強語氣,這時站在他身後的一人走上前一步,臉色猙獰,舔了舔嘴唇:「長老,你就放心吧,我會好好招呼萬象門的師兄的,」

此人說完,就飛身上台,若是李相在此的話,赫然發現此人正是當初在「破天秘境」與李相產生衝突的馭鬼齋弟子,鬼無影,

此人也是殺死石雲城城主石一博的元兇,

鬼無影站在台上,挑釁的掃視著台下,戲虐的說道:「不知是哪位師兄上來陪我玩玩,」

萬象門這一方倒是一時鴉雀無聲,因為有了之前切磋的前車之鑒,現在他們即使再傻也知道這不是一次簡單地切磋了,

輸了丟宗門的臉倒是次要,若是一不小心將自己的小命搭進去,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萬象真尊望著台下一眾弟子,心中哀嘆:「這就是我們萬象門的弟子嗎,關鍵時刻沒有一點擔當,」

就在他失望的時候,一道聲音響起:「豎子休要囂張,讓我來會會你,」

萬象真尊眼睛一亮,循聲望去,發現是十丈峰中的一名弟子,此子叫做石毅,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十分低調,沒想到關鍵時刻竟然能夠挺身而出,實在是讓他意外,

「你……」鬼無影打量著跳上台的石毅,輕蔑的說道,「你確定要自取其辱嗎,」

石毅沉穩的說道:「這就不勞你操心了,要戰就戰,哪來那麼多廢話,」

「好小子,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我了,」鬼無影臉色一沉,二話不說就搶先發動了攻擊,

石毅也連忙放出護身罡氣防禦起來,石毅乃是石屬性的體質,加上又在極重基礎的十丈峰修行,一身基礎打的自然是堅實無比,

「鬼影重重,」鬼無影發動攻擊,重重鬼影朝著石毅攻擊而去,石毅則是堅守著自己的防禦,將鬼影擋在體外,

不過石毅的防禦力雖然強大,但是鬼無影明顯也不是吃素的,一身詭異的鬼屬性,加上收到馭鬼齋重點培養,所以在元罡境是少有敵手,這也是他敢於高調挑戰萬象門弟子的原因,

否則他腦子有沒有問題,怎麼會做出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

「咔嚓,」終於在鬼無影的持續攻擊中,石毅的護身罡氣終於支撐不住開始龜裂,

「糟了,」石毅終於發現不妙,錯估了鬼無影的實力,也高估了自己的實力,連忙想要補救,不過已然來不及了,

「去死吧,」鬼無影揮舞著砂鍋一樣大的拳頭砸向石毅,瞬間破了他的護身罡氣,狠狠地擊打在他的胸前,

「噗,」石毅吐了一大口鮮血,氣息立刻萎靡下來,

鬼無影仍不放過他,緊接著一套組合武技連續的打在石毅的身上,將他擊下台,重重的落在地上,

「石毅,」萬象門的弟子連忙上前將他扶起,查探他的傷勢,發現他全身多處骨骼斷裂,而且內臟收到重創,雖然沒有危及生命,不過也需要修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好,

「混蛋,竟然下這麼重的手,這到底是在切磋還是在謀殺啊,」感受到石毅的傷勢,眾人忍不住大聲質問,

「不好意思,一時沒有收住手而已,你們也知道,切磋也要全力以赴,不然受傷的可能就是我了,」鬼無影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你這是什麼態度,將石毅擊成重傷難道就這樣算了,」

「那你們想怎麼辦,技不如人,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們若是不服氣,儘管上來報仇,」鬼無影眯起眼睛說道,

上去報仇,別開玩笑了,鬼無影的實力他們可是見識到了,強悍至極,石毅在十丈峰中可是以防禦強大著稱,即使這樣都被鬼無影幾下擊破,落得重傷的下場,

試問這種情況下,還有誰敢上去找虐,

這就是人性,要讓他們動動嘴譴責幾句還可以,真要涉及到自身,那就休想了,

「哈哈,偌大的萬象門竟然沒有一人敢上來與我一戰嗎,真是沒有想到原來身為三大宗門之一的萬象門門下全是這種酒囊飯袋,」

鬼無影的話極盡侮辱萬象門之能事,言語間十分惡劣,就連萬象門高層都怒了起來,只不過卻不能出手,否則就是以大欺小,

可是他們萬象門元罡境實在是找不出能夠與鬼無影相抗衡的弟子啊,


難道就這樣被馭鬼齋羞辱,丟盡萬象門顏面嗎,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傳來:「誰說萬象門無人,讓我李相來戰你,」 聽到這個聲音,鬼無影一驚,萬象門的人則是一喜,

鬼無影沒辦法不驚,他自然是知道李相是誰,當時在破天秘境他和李相可是有直接交手的,

為了阻止自己殺人,李相和自己對了一拳,當時比拼的是純肉身之力,自己並沒有佔便宜,這麼說只是讓自己臉上好看點,其實單以肉身而言,自己是比不過李相的,

最關鍵的一點是,那時的李相只不過是元氣境,在自己眼中就是一個可以隨意收拾的小魚,沒想到現在竟然如此高調歸來,

對於李相的消息他也是了解一些的,知道李相已經達到元氣境巔峰,這一次出去就是進入煞境尋找煞氣融合,以便晉陞元罡境,

不過不是說他死在煞境之中了嗎,怎麼又忽然出現了,

李相忽然出現在這裡,難道是說他已經晉陞元罡境了嗎,就是不知道他融合的是什麼煞氣,實力比之自己如何,

且不說鬼無影在這裡胡亂猜測著李相忽然出現所帶來的影響,萬象門那邊確實是喜大於驚,

李相是誰,

這個問題放在三個月之前,若是在萬象門問這個問題,恐怕大部分都會搖頭,根本就不知道這傢伙是什麼來歷,

可是自從不久之前的萬象門九峰演武結束之後,李相算是真正的在萬象門出名了,如今的萬象門誰不知道李相的大名啊,上到掌教、峰主,下到剛入門的弟子,都是聽說過李相的大名,

在九峰演武上取得外門第一,其後挑戰並擊敗演武峰的幾名弟子,取得萬象門內門第一,最後接下了演武峰的真傳弟子同時也是萬象門六大真傳弟子之一的武岳三招,

雖說三招過後,李相也被打的昏迷,不過仍然不影響萬象門弟子對李相的崇拜,神人吶,以當時的元氣境修為迎接真傳弟子三招,真的是十分不容易,要知道,那可是相差兩個大境界啊,

試問,換做誰,能夠有這麼大的魄力答應一個元真境的三招之約,光是這一點就值得人稱讚,況且李相還偏偏接下了,這就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迹,

當時李相實力弱小都敢直言面對,如今從煞境歸來,不用說一定是已經融合了煞氣,成功的擁有了自己的護身罡氣,更加不會怕,

所以他們才會高興,在馭鬼齋找上門來落萬象門面子的時候,而且是同階中沒有人是鬼無影的對手的時候,李相的出現可以說是雪中送炭,

他們對李相的實力可都是有著了解的,越級作戰都不能形容了,簡直是妖孽啊,想必對付元罡境的鬼無影應該不成問題,

方寸真人激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他從帶隊的武長老那裡知道了李相併沒有從煞境出來之後,先是震驚,接著是不信,要知道以他的眼力絕對看的出來李相是擁有大氣運在身的,怎麼會這麼容易就隕落呢,

雖然心中不信李相已經死亡,但是一直沒有見到李相,所以心中仍然難免擔心,不過如今真切的見到李相之後,心中的擔憂才悄然放下,

見到李相安全的歸來,方寸真人真是老懷大慰,李相失蹤這段時間從他臉上失去的笑容又重新掛回了臉上,


至此,他又安然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相信,自己的這個弟子一定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果然,李相也沒有令他失望,更加沒有令萬象門那些對他抱有絕大希望的人失望,


從李相喊出話語開始,到現在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李相竟然已經踏上了檯子上,與鬼無影對面而立,

「鬼無影,又是你,我還沒有找你算賬,也好今日就新仇舊恨一起解決吧,」李相看著對面的鬼無影,眼中沒有一點色彩,

「吆喝,口氣還挺大嗎,只是不知道到時候放出的話語能否收回來,還是當做苦果咽進肚子里,」鬼無影雖然面對李相時凝重了許多,不過仍然覺得自己勝算很大,

「試試你就知道了,」李相寸步不讓,

「哼,無知的人,就讓我先來教訓教訓你吧,」

鬼無影說完就率先攻擊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拿手的武技,鬼影重重,

「雕蟲小技,」李相面露不屑,「鬼無影,沒想到過去這麼長時間,你還是沒有什麼進步哪,仍然是這老一套,不過對我沒用,」

在李相強大的神魂之下,那些虛幻的鬼影根本就對李相造不成任何威脅,李相很快就穿過這些鬼影瞬間來到鬼無影的真身面前,揮拳就砸,

「現在,是該讓你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鬼無影大驚,沒想到李相竟然一瞬間就判斷出他的真身,要知道他可是藏在七七四十九道鬼影之中,一般人斷不可能發現的,

驚慌之餘,鬼無影並沒有太過慌亂,畢竟他也是經歷過不少陣仗的人,背後又有馭鬼齋撐腰,所以自然囂張跋扈的很,當然也有一定的底氣,

「鬼打牆,」鬼無影連忙放出自己的護身罡氣,要說他的護身罡氣也是十分的奇特,不像是其他武者那般單純的防禦敵人的元氣攻擊及物理攻擊,

他的特殊的護身罡氣還可以在敵人接觸到他的瞬間,迷惑一下敵人的心神,不過只有一會,但也足夠做很多事了,

就在他等著李相中招的時候,殊知李相的拳頭接觸到他的護身罡氣的時候,自己的護身罡氣就像是沒有絲毫作用的一樣,仍憑李相的拳頭擊打在身上,

「這怎麼可能,」鬼無影腦海中只來得及閃過這一個念頭,就感覺到身上劇烈的疼痛,

「大海無量,雙龍出海,青龍吸水,」

李相一套組合拳,將他能夠全部暴露的武技都一股腦的全部打出,就為了能夠給馭鬼齋一個難以忘記的教訓,

果然,護身罡氣被破的鬼無影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之力,眼睜睜看著李相一連串的拳頭擊打在他身上,

「噗,」鬼無影口中狂噴一口鮮血,在李相最後一擊中,身形不由自主的朝著台下落去,

「無影,」馭鬼齋的弟子兩忙上前查看,隨即臉色大變,

「你竟然殺了無影,」語氣中帶著不知道是驚懼還是害怕的神色,大聲質問道,

鬼無影死了,這個消息令台下的眾多馭鬼齋弟子簡直不敢相信,不過這話是從自己人口中傳出來的,想必不會有假,於是群情激奮,

「明明是切磋比試,你竟然暗算鬼無影,簡直是喪心病狂,」

「是啊,只是切磋而已,有必要弄的這麼血腥么,」

這些話傳入李相的耳中,李相大喝:「都給我住口,」

等到下面的聲音小了一點之後,李相才繼續說道:「之前鬼無影說的拳腳無眼,即使是比試也要全力以赴,否則會被人擊傷的,所以我才會全力以赴的對鬼無影出手了幾招,沒想到這鬼無影這麼不禁打,隨隨便便就被打死了,對此我深感抱歉,」

面對李相毫無誠意的道歉,馭鬼齋弟子自然不能接受,

不過李相可不會在乎這些人的感受,說實話,他對於鬼無影確實是抱著必殺之心的,且不說他之前在破天秘境殺了石一博,早就與李相結下仇恨,

就說他在台上公然侮辱萬象門的弟子,就是李相所不能容忍的,所以無論如何,鬼無影必死,

在擊殺鬼無影之後,李相心中默念:石一博,你可以放心的去了,我已經為你報了仇,而且會很好的照顧你的孫子的,

又朝著台下說道:「你們在台下唧唧歪歪有什麼用,想要替鬼無影報仇就直接上來,生死戰,」

下面頓時啞火了,別看他們叫得歡,真是說到上去報仇,別開玩笑了,你們剛才沒有看到鬼無影都被活活打死了,

現在誰上去真是和送死有什麼區別,李相的實力他們剛才可都是見了,雖然他明確的使用出護身罡氣,但在場明眼人還是很多的,

李相的那幾式武技,分明就是元氣外放才能夠做到的,而且看他運用嫻熟,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晉陞元罡境很長時間了呢,

李相的這些行為就連一旁觀戰的萬象門高層和馭鬼齋的高手都沒有說話,只是皺了皺眉頭,

萬象門自然是認可李相的做法的,雖然有些過於激烈了,不過這一切都是為了宗門著想,自然沒有必要讓宗門弟子寒心,所以當著萬象門眾多弟子的顏面,他們還真不能對李相說些什麼,

而馭鬼齋的高手就更加不能夠說什麼了,雖然他們門派的弟子被殺,不過誰讓李相的話說的冠冕堂皇,而且也是鬼無影先重傷萬象門的弟子在先,之後並沒有道歉,同樣是一堆冠冕堂皇的話語,令萬象門弟子十分生氣,

如今是報應不爽,終於輪到他的頭上,所以這個跟頭馭鬼齋是載定了,除非他們馭鬼齋能夠找到實力更加強大的弟子,將李相擊敗,或許可以挽回這個顏面,

真的有這樣的弟子嗎,

這名馭鬼齋的高手將目光投向某處,那裡就有著兩名實力強於鬼無影的弟子,只是他們真的能夠戰勝李相嗎, 李相乃是元罡境的境界,那麼馭鬼齋自然也要派出相對應境界的武者才對,

這一次馭鬼齋除了帶隊的長老以外,跟隨前來的弟子共有五名,分別是元真境的真傳弟子鬼無鋒、鬼無法;以及元罡境的鬼無影、鬼無咎、鬼無心,

其中鬼無鋒、鬼無法已經敗於萬象門大師兄申萬年之手,所以他們原本是想打算在元罡境這一層次找回面子的,

原本他們的計劃是好的,萬象門中元罡境的弟子確實無人是他們三人的對手,只不過沒有想到原本被認為已經死於煞境之內的李相會忽然出現,而且乾脆利索的殺了鬼無影,

剩下能夠上場的就只有鬼無咎和鬼無心了,這二人雖然實力比鬼無影要強上那麼一點,可是也強的有限,所以對上李相誰也不敢說有必勝的把握,所以

一時間二人面面相覷,拿不定主意,上台吧,若是勝了還好,可以為馭鬼齋找回一點面子;可若是再敗了,那麼馭鬼齋這一次針對萬象門的行動可真就是徹底的夭折了,而且還丟盡了馭鬼齋的臉面,

可是不上場明顯也不行,且不說李相此時就在台上明目張胆的挑釁馭鬼齋,無人應戰,更加讓人瞧不起,一時間二人很為難,


「無咎,既然別人都將話說得這麼明白了,我們馭鬼齋不能輸人又輸陣,你上去吧,輸贏無所謂,關鍵是不能讓人小瞧了咱們馭鬼齋,」


就在二人左右為難的時候,馭鬼齋帶隊的長老開口了,

鬼無咎聞聽此言身體一震,但是卻沒有說什麼,深吸一口氣,深深的看了身旁的鬼無心一眼,然後緩緩的朝台上走去,

李相靜靜地看著鬼無咎走上武台,心中波瀾不驚,說起來二者也算是熟人了,當初在「破天秘境」之中,二者曾有過一面之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