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87 Views

不過在這樣狹窄的通道中,水怒電蛇只能夠前進,而且通道彎彎曲曲,水怒電蛇的優勢在逐漸地被削弱。

Written by
banner

此刻,相對於身子的笨重,水怒電蛇的信子卻是靈活無比,若非封元一邊後退一邊注視著後方的情況,說不定在就被偷襲中了。

隨風身法第三重——行如狂風!

相比於花開人亡的群攻,飛燕穿柳的急速,隨風身法則更加註重於身法。尤其是在這樣的小範圍內的閃騰挪移,憑藉這如同狂風般的身法,和水怒電蛇的信子交手,還算不落下風。

「也好,就借你鍛煉我這劍招罷了。」封元眼裡迸發出熊熊的戰意。

頓時,封元整個人仿若一道劍光,隨著手中長劍的揮舞而輕盈的閃躲起來。

足足一盞茶的功夫,水怒電蛇追殺封元已有數百丈的距離了,而且由於這通道並非垂直向上的,所以水怒電蛇一路追趕,也將這通道撞碎了不少岩石。

對於封元仿若遊戲般的悠閑,水怒電蛇大怒,當即一聲咆哮,蛇嘴一張,一道巨大的電芒隱藏於信子中心處。

正當封元準備避開之時,從信子最尖端處猛然爆裂出一聲巨大的雷響,無數道電弧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正在躲避中的封元完全沒有料到,對方居然用這同歸於盡的一招。

在密密麻麻的電弧的攻擊下,不僅僅封元被電的渾身發黑,便是那水怒電蛇也在大聲的嘶吼,他那信子短時間內算是無法使用了,已經被電的焦黑無比了。

若非封元最後施展出六-合拳,用二百一十六個拳影將自己全身上下都包裹住,封元已然重傷。可即便如此,封元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突兀的,水怒電蛇被卡住了,畢竟封元所挖的通道太過曲折,以水怒電蛇龐大的身軀,終究會被卡住。

受傷中的封元看著被卡住的水怒電蛇,頓時揮劍使出驚山九劍第二式——飛燕穿柳。

第二式講究的是急速,將速度提升近乎兩倍,以絕對的速度造成極大的威力,算是簡略版的流星飛墜。

此刻的水怒電蛇就是非常好的活靶子,沒有了信子的騷擾,雖然不知道水怒電蛇還有什麼招數,但是絕對難以擋住這一式。

左手掐訣,右手舞起劍招,頓時封元只覺整個人身輕如燕,而後急速的躲避水怒電蛇掙扎時弄碎的岩石,化為一道劍光,刺向對方的一隻眼睛。

「嘭!」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而後卻見一股血色在水裡面蔓延。

也幸好封元選擇的是眼睛這樣表皮柔軟的地方,要是選在其他地方還不一定造成多大傷勢。此刻的水怒電蛇一隻眼睛已經消失了,只有鮮血湧出,迅速地溶於水中,頓時封元方圓數十丈之外的水也染紅了。

「吼——」

水怒電蛇狂吼,身子掙扎得越來越劇烈,整個通道不斷有巨石墜.落。

「該死的,這水怒電蛇太狂暴了。」封元眼角微微一抽,他很難想象,如果是在地面遇上這樣的妖獸,他又該如何抵抗。

封元畢竟還沒有踏入武氣境八重,他雖然不懼武氣境八重的武修,但是面對實力不弱於武氣境九重的妖獸,而且對方還處於完全狂暴的狀態,他也感受到強烈的威脅。

「戰!」


封元大吼一聲,猛地將劍往頭頂一舉,狂暴的真氣在凝聚。面對這樣狂暴的妖獸,封元必須速戰速決,否則一旦對方劇烈掙扎引起這千丈的岩石塌方,那可不是好玩的。

而且對方一旦脫困,封元將面臨最狂暴的追殺,所以封元只能夠拼一把,為了那一絲的希望。

雖然不知道這蛇頭的防禦有多強,但是封元還是選擇了目前他威力最為強大的一式劍招。

「驚山九劍第三式——流星飛墜!」

短短一息之後,長劍的真氣近乎狂亂,封元左手掐訣猛的往前一推,同一時間握劍的右手頓時一劈,整把劍包括封元的身影都消失了。

水怒電蛇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威脅,那股威脅之意從前方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逼近,不足半息,一道狂暴的劍光出現在蛇頭的上方。

「吼。」

水怒電蛇之前一招消耗太大,而且在這樣的水域通道中難以控制,使得它也受了不輕的傷勢,否則也不可能讓封元那一劍刺中眼睛。

此刻的水怒電蛇疲態盡顯,大嘴一張,一條一尺粗細的水龍從它的嘴裡面噴射而出,迎向封元。

「轟。」

一聲巨響,封元的流星飛墜擊中了水怒電蛇的頭部,而水怒電蛇的水龍也撞擊在封元的身上。

之前的封元為了那一擊的威力不受影響,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禦措施,仗著肉身強大硬憾對方。不過此刻的封元也受了重傷,整個人猛地撞擊在通道壁上,在水中噴出一口鮮血。

水怒電蛇的氣息漸漸微弱,但是封元還是感受它強橫的氣息。這一擊,兩人都身受重傷,封元嘴角血流不止,整個腹部血肉模糊。

再一觀水怒電蛇,對方也不好受,不僅僅氣息微弱了很多,甚至在頭顱上面還出現了一個凹陷著的巨坑,與此同時,一股濃郁的妖氣在水中蔓延。

「妖丹!」封元驚道,光是那氣息就不是妖獸自身可以散發出來的。

妖獸的妖丹對於武修有極大的好處,不論是配以靈藥服用還是直接吞服,都有奇效,唯一遺憾的就是副作用比較大。越是狂暴的妖獸,它的妖丹中必然夾雜著一絲狂暴,所以,武修吞服妖丹后,多少會受到一些影響。

如果封元能夠吞服水怒電蛇的妖丹,那麼不僅僅是他的修為會得到提升,就連他的肉身強度都會得到提升!而對於封元而言,所謂的副作用並非很大,他完全能夠壓制住水怒電蛇妖丹所攜帶的狂暴之意。

一時間,封元看向那巨坑深處隱隱約約存在的妖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充斥著振奮。

「只要得到這顆妖丹,我的修為和肉身都會得到提升!」封元暗道,掃了一眼發麻的手,連忙吞了一顆丹藥。現在一人一蛇誰也不敢行動,就這樣僵持了數十息的時間后。

水怒電蛇的氣息雖然在緩緩地恢復著,但是遠遠比不上封元恢復的速度,畢竟封元現在可是下了血本,不斷地吞服著丹藥。

兩方都在蓄力著,準備著最後一擊。原本封元因為使用了流星飛墜后全身略微的顫抖,如今恢復了很多,便是之前近乎枯竭的真氣也恢復了三成。

「動手。」

兩方都很有默契的選擇了動手,蛇嘴一張,一道殘影一閃而過,封元也全力施展隨風身法。

「這妖蛇要拚命了。」封元在心中暗道。這一次對方再次電射出它的信子,而且威力居然比一開始還要強上三分,強橫的電芒在信子里一閃而過,彰顯出其強橫之極的威力。

隨風身法雖然強在小範圍內的閃騰挪移,但是面對這速度也快了三分的信子,封元也沒有把握能夠全部擋下,而且信子里不斷閃過的電芒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再拼一次!」

封元狠下決心,再次吞服一顆丹藥后全力出招,喝道:「花開人亡!」

左手掐訣,右手不斷揮出一道道劍芒,那無數的劍芒之影組成了一個巨大的花骨朵。不過這一次封元並沒有用花骨朵困敵,而是橫在前方,尖端指向水怒電蛇。

「開!」

頓時,巨大的劍芒花骨朵猛的綻放,而這一刻水怒電蛇的信子也一閃而現,狠狠地和綻放開來的花瓣碰撞在一起。

強大的威力雖然沒有傷到水怒電蛇,但是卻將它的信子震向一邊。

「就是現在!飛燕穿柳!」

封元在心中怒吼,整個人抓住這一瞬間的機會,將全部的真氣都運用在這一劍上。

頓時封元猶如一道亮光一閃而過。

只一瞬,封元就出現在水怒電蛇頭顱上的凹坑處。此刻的封元也不管那裡面有什麼了,揮劍對著裡面猛砍。

血肉橫飛!

每一劍下去,都會飆出一道血柱。也不管水怒電蛇如何嘶吼著撞擊上方的岩石,封元依舊不停的砍著水怒電蛇腦中的血肉。

也不知道砍了多少劍,此刻的封元渾身無力,輕輕一動就會散架,而且渾身浴血,也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還是蛇的。

那鮮血太濃郁了,在水中居然沒有迅速瀰漫開來,反而凝聚在封元的周圍。

… 「快!吞下那顆妖丹。」勝主在封元的腦海中焦急地說道,恨不得自己就是封元而後將妖丹一口吞下。

封元勉強的睜開了眼皮,看了看一尺之外的妖丹,向著妖丹一步一步緩緩地挪過去。封元全身已經沒有一絲力氣了,完全憑藉著一股不服的精神在支撐著,他的真氣早已揮霍一空。

封元的手憑著感覺,向前一伸一掏,也不管掏的是不是妖丹,抓起來直接塞到嘴裡面。

被鮮血覆蓋的妖丹被封元直接吞下,而後封元終於撐不了,直接盤腿坐在水怒電蛇的頭顱深處,開始煉化妖丹。

事實上,封元傷勢雖然很重,但是如果他吞下幾顆一階上品丹藥的話,半天之後也會恢復大半的,但是這不符合他對自己的嚴厲要求,他不僅僅是要恢復起來而是要變得更強。

水怒電蛇連妖丹都彷彿帶電,當妖丹化開來的一瞬間,一股電流在封元體內流轉,令封元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微微抽搐。

電流不斷刺激著封元,使得他的軀體不斷冒出焦黑,與此同時,那一處焦黑的肌膚又被一股霸道的真氣給沖刷,使得它不僅僅恢復生機,反而變得更加的堅韌。

水怒電蛇妖丹內的電流正在不斷的磨滅封元的生機,而妖丹的藥性卻在不斷地幫助封元恢復生機。兩者如此往返循環,封元的實力就算不想提升都不行。

封元閉目盤腿療傷、修鍊,可以看到封元周圍屬於水怒電蛇的鮮血居然開始被他吸收。即使在如此深的水中,依舊有一些細微的光點向著封元飄蕩而去,而後被封元吸收。

很顯然,封元吸收的不是純粹的鮮血,而是血液中的精華力量,這對封元有極大的作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淬鍊他的肉身,強化他的體質。

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封元身上不斷飄落下來一些皮膚碎片,這不是健康的肌膚,而後一些死皮,失去了生命精華。

這樣的死皮有很多,它們的消亡使得新生的皮膚越發的堅韌,充滿了一種玉質光澤。

大半天之後,原本盤腿的封元睜開了眼,一絲精芒閃爍,而後默默不語地內視一番,心道:「用了大半天的時間,全身的傷勢終於好了,修為也恢復到巔峰了。」

封元在心中不由地讚歎道:「相當於武氣境九重的妖獸妖丹果然不俗,不僅如此快速的恢復了我的傷勢,更是讓我的修為往前了一步,距離突破武氣境八重不遠了,而且我的肉身也強了三分。」

「這水怒電蛇本就是罕見的異種妖獸,如果不是被困在這通道中,你早就被它吃了。而且它的血液精華對你肉身的幫助也不小,否則不可能讓你的肉身強上三分的。」勝主適時的出聲點撥封元,顯然暗示他不要lang費這一身的蛇血。

勝主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欣慰,道:「要知道,你這肉身不久前才經歷蛻變的!尋常哪怕是武氣境九重的妖獸妖丹都沒有這樣的效果。這水怒電蛇畢竟是異種,能夠吞服它的妖丹,吸收它的血液精華,不得不說你的運氣非常好。」

這一番苦戰下來,封元收穫頗大,不僅修為精進,更是收穫了一具相當於武氣境九重武修的妖獸屍體,這具水怒電蛇的屍體價值絕不亞於普通武氣境九重的妖獸。

封元在水怒電蛇身上嘗到甜頭,當即將水怒電蛇整個身子直接塞進儲物袋中,什麼都沒有lang費。封元甚至有一種想要吃一口蛇肉的衝動,看看這蛇肉是否也像蛇血一樣有奇效。

一炷香后,原本被水怒電蛇充斥著的通道恢復了暢通。

沒有了水怒電蛇的阻撓,封元快速的向著下方潛去。一邊下潛,一邊咋舌,對於水怒電蛇的威力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見識。


片刻之後,封元終於出了通道,而後來到了一片比較廣闊的潭水之內。

「靈氣真是濃郁啊。」

用了小半柱香的功夫,封元從那潭水深處浮出來,清晰的感受到空氣中濃郁的靈氣。那些靈氣幾乎形成了霧氣,難怪水怒電蛇會成長到那種龐大的程度。

封元環顧一周后,發現這是一處空曠的岩石洞,足有十丈之寬,百丈之長。在那岩石洞的最深處,封元清晰的感受到靈氣的源頭,那裡的靈氣更加的濃郁。

「用了將近兩天的時間,差點將這條命搭進去,終於要到了。」封元不再等待,整個人衝出水面,向著岩石洞的最深處疾馳而去。

數百息之後,封元已經能夠清晰地看見岩石壁前方那一口散發著ru白色氣體的靈泉。

「果然是靈泉!」封元走近一看,臉上洋溢出一絲的喜悅,「這命拼的值得,果然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這靈泉雖然不大,但是足夠濃郁,再加上我身上的丹藥,短短几天一定能夠突破了。」

封元圍著靈泉轉了一圈,突然發現了一個詭異的地方。在這岩石洞深處的一面岩壁上,居然還有一個隱蔽的小洞口,堪堪容納一人進入。

封元遲疑了一番后,按捺住心中的喜悅之情,小心的戒備著。此刻他那柄長劍已經斷為數截了,但是他本身實力也絲毫不弱,納靈術早已經準備在手,而後邁進了那個洞口。

前進不過數丈的距離,封元驚訝的發現裡面居然有一個小型洞府,而在洞府的正中央盤坐著一個早已死亡的武修。

這個武修穿的並不是橫山宗的衣服,而且看他身上衣服的古老程度,想來不下數千年之久了。

「可惜了,雖然不知他幾千年前怎麼進來的,但是最終還是坐化在此地了,哪怕有一處小型靈泉也改不了隕落的結果啊,看來武修的天資也非常重要。」封元不由地感慨道。

感慨歸感慨,但是封元的手卻是不慢,剛剛觸碰到對方的衣服時,那修士整個人居然化為一堆灰燼了。

「不下萬年。」勝主突兀的說道,「可惜了,這裡終究地方太小,不然這水怒電蛇也不會只是成長到武氣境八重巔峰。對於那種異種而言,生存空間大小對其有極大的影響。」

勝主不說后一句還行,一說完,封元嘴角微抽道:「師父,你還真是為徒兒著想,差點讓我送命!」


說完,也不管勝主會說什麼,他找他的東西。雖然灰燼裡面什麼都沒有找到,但是封元卻在一個非常隱蔽的角落找到了一個儲物袋。

封元頗為急切地看向儲物袋內,半響之後,封元眼中露出一絲遺憾:「遇到一個窮鬼也沒辦法。除了一柄還看得過去的長劍之外,居然只有一塊巴掌大小的藍玉牌。」

藍玉牌上的灰塵排布很有規律,很明顯這是有人想要毀掉這塊藍玉牌,可是最終沒有成功罷了。

「呼!」

封元輕呼一口氣,一時間煙塵漫天飛。好半響后,當灰塵都落下后,封元終於看清藍玉牌。

此刻的藍玉牌顯得更加晶瑩,其上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而且湛藍一片,什麼都沒有。

「咦?」

封元輕咦一聲,而後用力捏了捏。

「這是什麼玉?如今我隨便一捏起碼有七千多斤,居然沒有捏碎這藍玉牌!」封元目露詫異之色,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可思議。

「輸入真氣試試看!」勝主在一旁提醒道,眼中閃過一絲睿智的光芒。

果然,當封元將真氣輸入進去后,整個藍玉牌一下子就發出耀眼的光芒。一時間,整個空間內浮現出一個極為立體的畫面,畫面內妖獸橫行,有不少妖獸的實力都有武氣境九重。

「這是哪裡?」封元皺眉,他感覺有一絲熟悉,可是又說不上來。

勝主先是一愣,而後微微一笑道:「正是封家後山與橫絕山脈腹地的交匯處,在那裡武者境的妖獸也偶爾會出沒。」

封元面露震驚,雖然他知道勝主不會騙他,但是他還是難以相信,疑惑道:「怎麼可能?」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那麼這藍玉牌應該是一處遺迹的地圖,而正好你家後山更深處確實有一處武王遺留下來的洞府。」勝主在一旁解釋道。

微微停頓半響,勝主待封元消化完他說的信息,而後接著道:「原來我還想著等我真身突破困境,就帶著你去歷練一番的,如今有這地圖在也算是方便了不少。」

「果然是好東西!」封元手一翻,直接將藍玉牌收進儲物袋。

最終,封元一掌揮開地上所有的灰塵后,終於看到了一些文字。封元並沒有看懂那些文字,還是在勝主的幫助下才理解出來的。

此人本是一位武者境的散修,意外獲得了一枚水怒電蛇的蛇卵,因為這枚蛇卵而與仇家廝殺,雖然斬殺對方,但是自己的根基受損。

最後按照藍玉牌上的路線尋找遺迹,想要拼一把,結果不知道怎麼就尋找到了這處小型靈泉,原本準備借靈泉之力恢復根基的,最後還是失敗了,無奈坐化。

除了那柄名為青光劍的中品寶器足夠堅硬沒有受損,其他的一切東西都在時間長河中化為灰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