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8 Views

這邊上官夢雨卻是一個慘白了臉色,因為她好像聽到了大哥的聲音!

Written by
banner

這。。。怎麼可能!

可是,大哥的聲音她又如何會聽錯!

「彭」一聲,這屋門終於被撞開了。

屋子很小,一眼就可以望到底,看到裡面的場景,眾人幾乎都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就算沒捂住自己的眼睛,也下意識的捂住了身邊孩子們的眼睛。

這場面,嘖嘖,太不能看了。

入眼都是白花花的一片,都看不清是幾個人了,只覺得滿眼睛都是大腿。

更震驚的是裡面好像只有一個女人,男人卻有。。。。。

好吧,一下子也沒看清。

「啊。。。。」

這時,女人一個高呼,昂起頭來,好似到達了什麼的頂峰,滿臉的愉悅和舒適。

只不過下一刻她一個扭頭,立馬發現了不對勁,瞬間又驚叫了一聲!

眾人也要跟著她一起驚叫了,因為他們已經看清了這個女人是誰。 陳法天的樣子讓蕭讓大搖其頭,看來自己快成他的心魔了,若不踩自己一回,怕是他無法靜下心來。

「陳法天,再說一句,我是真不在乎,別再抱著幻想了。我要告訴你的是,你最好現在給我辦手續,把宗袍給我,要不然以後你會求著要給我辦的。」

丟下這話,蕭讓不再理會陳法天,和麻涼姑一塊轉身離去。

「我會求著你辦手續?可笑!」

陳法天嗤笑不已,對蕭讓此話不以為然。

「蕭讓、涼姑,你們怎麼還穿著雜役宗袍?」

蕭讓兩人一回到傅柔指的繞指府,傅柔指便吃驚無比的迎了出來。

「那辦理手續之人,是陳法天。」

蕭讓笑笑,他不需多說,只要一個名字傅柔指就能知曉前因後果。

「因為個人恩怨就如此刁難,豈有此理,我去給你討公道!」

傅柔指小臉氣的煞白,當時就雷厲風行的向繞指府外行去。

「柔指,淡定,相信我,他會後悔的。」

蕭讓伸手攔住了傅柔指。

「蕭讓,知不知道外門弟子意味著什麼?成為外門后,你就可以得到宗門指點,領到宗門的丹藥,可以去武技閣挑選武技,可以去武兵閣挑選武兵,風雲排位戰在即,這些資源不能浪費啊。」

傅柔指看起來比蕭讓都要擔心。

「呵呵,如果只是這些的話,外門弟子對我來說,無非就是宗袍氣派一點罷了。」

蕭讓輕輕一笑,看起來並不放在心上。

武技?

他蕭讓缺武技么,石頭僧身上撕下的武技,哪一個不是逆天絕學,光是這些武技就已經夠他修鍊的了,哪裡用得著宗門。

丹藥?

他蕭讓需要丹藥的話,用得著等待宗門么,直接從那些得罪自己的傢伙身上「獲取」就是,到如今還有兩內門弟子的乾坤袋等待他去取呢。

武兵?

現在的他,還用不到武兵,而且他丹田內可是有著極為逆天的存在,雖然他從未動用過,但他肯定,那絕對遠勝一般的神兵利器。

綜合這些因素,外門對蕭讓來說,真的可有可無,陳法天用外門來威脅蕭讓,註定失敗。

傅柔指卻是不知曉蕭讓這些秘密,兀自為其鳴不平,若不是蕭讓拉著,早跑去給蕭讓出頭了。

「蕭讓,風雲排位戰,你要如何準備?」

蕭讓堅持不理會陳法天,傅柔指雖然不解,但也不再提,而是說起了風雲排位戰的事情。

「閉關,修鍊,林夜行、蕭峰的乾坤袋中肯定有不少好東西,我還沒煉化呢。」

蕭讓拍拍腰間的乾坤袋,笑著說道。

「蕭讓,似乎你可以通過煉化丹藥的藥力來突破,而沒有什麼後遺症。」


說到這個,傅柔指突然有些艷慕起來。

「怎麼?難道你們不可以?」

蕭讓大吃一驚,他還以為人人都是這麼修鍊呢。

「怎麼可能,丹藥終是外物,藉助外力來提升,雖然能加快修鍊速度,但卻有很多弊端。」

「首先一條便是根基不穩,氣息虛浮,同樣的武技,靠丹藥突破的武修施展出來,威力只有正常武修的五成,甚至更低。」

「而且很多丹藥都有雜質,煉化多了,這些雜質在體內淤積,會導致經脈不暢,嚴重的,更會和體內真元衝突,導致實力暴跌,走火入魔的都不再少數。」

「像你這樣,弄幾袋子丹藥一閉關,煉化完就突破的,我還從未聽說過,而且你氣息凝實無比,所使武技更是威力無窮,竟是半點不受影響。」

傅柔指說著就將那枚生機造化丹摸出來,托在掌心,「既能幫助突破,又沒副作用的丹藥很少,我所知的,也僅有這生機造化丹而已,若非知曉你可煉化一切丹藥,我也不會收下這生機造化丹。」

「原來我這麼厲害。」

蕭讓愕然,原來自己一個不小心成了天才。

「若是放在以前,這兩月,我定會去百獸園和魔獸廝殺,在生死中歷練、感悟,以求得突破契機。但現在,有了這生機造化丹,我沒必要冒險,只需煉化這丹藥即可。」

傅柔指收起生機造化丹,對蕭讓感激無比,百獸園太過危險,去那歷練的弟子有七成都再也走不出來,那種地方,能不去,還是不去為好。

「柔指,你閉關,我也閉關,不如我們在一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一塊突破,日後傳了出去,也是一段佳話。」

蕭讓嘴角浮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誰要和你孤男寡女,休得亂說!」

傅柔指當場鬧了個大紅臉,讓蕭讓感嘆無比,異界的女子就是清純,這若在地球上,想讓女孩臉紅太難,脫光衣服人家都不見得有感覺。

「蕭讓,你可直接煉化丹藥,所以也不用去那百獸園,可以去領取任務,賺得更多丹藥。」

「涼姑,你是混沌魔體,那百獸園對別人來說是地獄,但對你來說就是天堂,那是你的不二選擇。」

嗔怪的丟給蕭讓一個大白眼,傅柔指分別給出蕭讓和麻涼姑建議。

若是其他外門,傅柔指自是不會多說,但眼前兩人都是雜役,這些常識他們未必知曉。

「涼姑去百獸園,妥嗎?」

傅柔指說得雖然在理,但蕭讓還是有些不放心麻涼姑,畢竟她剛剛覺醒魔體,半點實戰經驗都沒有。

「蕭讓,不用擔心,柔指姐說得對,百獸園的確是我的最佳去處。雖然那些魔獸太過低級,沒什麼能力讓我融合,但它們可以成為我的補藥,讓我現有神通更強大。」

麻涼姑給了蕭讓一個寬心的笑。

「神通?」

傅柔指和蕭讓互相看了一眼,均是疑惑不已,武修修的乃是武技,神通兩字,是何意?

傅柔指雖然家學淵源見識廣博,但畢竟古書記載有限,她只知道混沌魔體可融合異獸能力,但怎麼個融合法卻不清楚。

就比如現在,麻涼姑融合了神龍血滴,她到底有著怎樣的本領,誰也不清楚。


「我融合神龍血滴,已經繼承了神龍的天賦神通,就讓你們開開眼。」

麻涼姑笑笑,一張嘴,呼的一下,一股炙熱無比的火焰便是噴了出來。

!! 是葉蓉!

是那個在男人們心中比白蓮都要高潔的,美麗善良的葉家二小姐!

曾經的葉蓉在男人們心中就是一朵美麗的不可褻瀆的蓮花,如今卻是。。。。。

這簡直就是白蓮突然變成了黑蓮,讓人震驚的難以接受!

他們心中的夢中情人,他們的女神,原來竟然是個傷風敗俗的浪蕩貨。

看她這享受的表情,還有這熟練程度,這叫喚的聲音,絕對不是第一次了。

特么的,虧得他們還以為這葉蓉一定還是處女,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最美麗的女人。

諸葛琦也是嘴角一抽,差點斷片了。

這怎麼回事兒?

雖然她一直覺得葉蓉太假太噁心,可是也沒想過葉蓉會是這樣子,會是這麼的無恥啊。

不過,也是,都敢去偷走七七的鮫魚淚了,她能是什麼好東西?

上官夢雨也是一個震驚,卻是看向了其他幾個人,似乎想要確定自己的大哥在裡面不在。

諸葛臨卻是一個噁心,幾乎要作嘔。

天啊,實在難以想象以前他為什麼會喜歡葉蓉的,這女人。。。。

天啊,幸好他及時醒悟,不然就算追到了葉蓉,他的頭頂怕是也早就綠油油的一片了。

七七和北冥卻是一臉看好戲的姿態,也有震驚和皺眉的動作,一切看起來也很自然,卻沒人知道他們其實並沒有震驚的。

現場沒有尖叫,卻只有寂靜。

片刻之後,葉蓉殺豬般的嚎叫又傳了過來,不過這一次她好似是清醒了過來,竟是想要找衣服掩蓋住自己,可是他們的衣服早就成了碎片,沒有一塊完整的。


「不,不是這樣的!怎麼會。。。。。」

葉蓉是真的清醒了,當她看到外面這麼多人似乎還有點懵,不過一低頭,看到自己身下的幾個赤果男人,然後再看到自己的身上也是片村為著。。。。

一下子簡直無法接受!

傻子也能看出來是怎麼回事兒了,雖然她好似對剛剛的事情已經沒了記憶,但是她感覺自己的體內還殘留著一些噁心的東西。

葉蓉沒辦法,直接拿起了一塊桌布把自己包裹了起來。


幾個男人似乎也清醒了過來,一臉迷茫的抬了頭。

葉蓉事實上也不知道這幾個是誰,等看清了他們的臉,一下子就鎮住了。

沐如風!上官嵐!還有那個噁心的下人!

怎麼會這樣!

眾人也看清了,也是一陣抽氣聲,沒想到是三個男人,而且有兩個男人竟然。。。。

天啊,簡直無法想象。

上官嵐可是他們心中最美好的貴公子,那也是多麼聖潔的一個男人啊。。。。。

上官嵐喜歡葉蓉他們都是知道的,可是這就是喜歡嗎?

喜歡一個女人,還可以容許別人和他一起分享?這上官嵐的心,未免也太大了點。。。。

還有那個沐如風,雖然不及上官嵐名聲大,也是一個勤奮向上,而且品行又好的老實人,怎麼著也算是沐家少爺了,怎麼會也跟著胡鬧!

這兩個人也就罷了,另外一個男人是什麼鬼? 什麼?!

麻涼姑這一噴火,險些把傅柔指駭的跳將起來,她一雙美目瞪得老大,櫻桃小嘴也張能的能塞進雞蛋,一點形象都沒了。

再厲害的武技,也不能讓人從嘴裡噴出火來,這可是魔獸的手段,混沌魔體,當真神異無比。

「居然能噴火,涼姑,你這是人還是魔獸啊。」

傅柔指獃滯而問。

「柔指姐,才不是噴火呢,這叫吐息。」

麻涼姑笑意盈盈的說道。

「那涼姑,你現在都有什麼能力,給我們瞧瞧。」


傅柔指雙眼放光,一把握住麻涼姑雪白的小手搖個不停,竟有些撒嬌的意味。

「柔指姐,神龍有四大天賦神通,分別為化形、吐息、飛翔、控水。我現在還比較弱小,四大神通都只能施展一點點。」

說話間,麻涼姑渾身骨骼一陣啪啪作響,臉部骨骼、肌肉隨著心意移位組合,頃刻間竟然變了一張臉,傅柔指的臉。

「真正的化形,可以整個身體隨心而變,化作任何形態,小草、巨樹、駿馬、猛禽均可,但現在,我只能變化臉蛋和體型,距離任意化形還差十萬八千里。」

麻涼姑身上又是一陣啪啪作響,變回原樣。

「太不可思議了,若非親眼相見,我無論如何不會相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