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99 Views

突然,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響徹天地,清晰可見,一條天龍橫空出世,直接從李昊的眉心處騰出,一頭沒入那塊石碑中,

Written by
banner

頓時,陵園劇烈的顫抖,綻放出一股永恆的光芒,

「一片凈土,,」

喬七寶嚇了一跳,眼眸閃爍間,似乎看到一方世界在光芒中出現,

石碑劇烈的顫抖,慢慢變得晶瑩剔透,如同一尊巨大的神玉,熠熠生輝,其中,數不盡的符文閃爍不停,垂落下絲絲縷縷的仙氣,交織成一座五彩的域門,

透過天門看去,能夠隱約看到一個小世界在孕育,五光十色,一片片晶瑩的花瓣飛舞,一道道璀璨的仙光流轉,如同傳說中的仙境一般,美輪美奐,

「這,難道才是真正的遺迹不成,」喬七寶望著那處若隱若現的世界,不敢置通道,

「刷,」

無聲無息之間,一個蒼老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地宮中,如同一尊幽靈,緊緊盯著李昊,

他的眸光閃亮如同星辰,略微佝僂的身軀一下子變得挺直,直接伸出一雙大手,朝著李昊抓去,

相隔還很遙遠,但老人似乎跨過了空間的阻隔,瞬間便來到兩人跟前,他渾身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彷彿具有一種魔性,徑直朝著李昊抓去,

「你是誰,」

喬七寶不敢怠慢,手臂一揮,召喚出一枚天碑,向著那大手撞去,

燦燦天碑,大道之機繚繞,閃爍著密密麻麻的紋路,充滿了玄奧的妙理,如同一座山嶽般橫空而去,

然而,那老人手臂挺直,有一股不可阻擋的偉力流轉,五指輕顫,徑直洞穿了天碑,沒有絲毫阻擋,依舊朝著李昊抓去,

「嗡,」

一聲清脆顫音,隨之燦燦神輝暴動,

李昊眉心中閃爍,一枚古樸石鏡乍現,陡然綻放出千萬道瑞彩,化作一隻大手,朝著老人撞去,

「轟隆隆,」

兩隻大手狠狠握在一起,頓時一大片虛空徹底爆碎了,化作一枚黑洞,吞噬一切,

「昊天鏡,」

那老人出聲,語氣低沉,充滿了驚訝,

那一瞬間,老人渾身巨震,一道光芒閃爍,一下子散發出恐怖的威勢,

清晰可見,他的腰背在挺直,整個身軀都籠罩在絢爛的光芒中,竟然快速恢復年輕,

「嗡,」

眸光閃爍,老人化身為一個成熟的中男人,渾身閃爍著燦燦神輝,如同一尊蘇醒的仙神,他手臂再次甩動,朝著素靈鏡抓了過去,

「咚,」

古鏡輕顫,光滑的鏡面上瑞彩橫生,隱隱然出現一座座恢弘的天宮,垂落下千萬道仙光神氣,連綿不絕,

「轟隆隆,」

大手顫抖,如同撐天山嶽,釋放出毀滅一切的氣機,沿途所有的虛空盡數崩碎,化作一座座黑洞,恐怖絕倫,那大手揮舞,五根手掌燦燦生輝,流轉出神秘的大道天機,一下子撞入天宮之間,

「咔,」

大手舞動,如同上蒼之手,只輕輕一晃,頓時將無盡的瑞彩驅散,隨後五指張開,一把將素靈鏡握在手心中,

「噌,」

素靈鏡劇烈的顫抖,然而根本無法掙脫,那五根手指彷彿一座囚籠,不住的閃爍出密密麻麻的紋路,硬生生將素靈鏡禁錮,

「刷,」

巨大石碑不停的顫抖,突然從中射出一道靈光,綻放出無盡的瑞彩,徑直朝著大手飛去,

靈光燦燦,在虛空中一震,綻放出萬丈金光,如同一輪七彩的太陽般,熠熠生輝,

剎那間,無窮仙氣湧現,不斷瀰漫糾纏,竟然交織出一方絢爛的小世界,清晰可見一尊尊模糊的影子在霧氣中呈現,一個個神異俊朗,狀若魔神,

「嗡,」

一聲聲若有若無的誦經聲響起,神秘而玄奧,充滿了飄渺的道意,蘊含著大道的氣機,如同有無數的仙神在吟誦祭祀,散發出令人窒息的恐怖氣勢,

「轟,」

浩大的氣息墜落,一下子壓在那隻大手上,頓時恐怖的爆炸聲音響徹雲霄,整個地宮都劇烈的顫抖,不斷有碎石墜落,險些被徹底掀翻過來,

那隻大手吃痛,五指忍不住鬆開,頓時素靈鏡『咻』的一聲撤回,

「升仙…」


那神秘人吃了一驚,緊緊盯著李昊面前閃爍的燦燦仙光,輕聲呢喃… 地底陵宮之中, 調查員守則 ,流露出一股久遠的哀傷和凄涼,

地宮最深處,一尊巨大的石碑矗立,刻畫著曾經無上大教的輝煌和繁盛,


此刻,李昊駐足石碑前,整個身體都在放光,如同一座璀璨的神玉,熠熠生輝,

他的眉心不住的顫抖,從中射出一道龍行的神力,源源不絕的灌注進石碑中,原本殘破的石碑劇烈的顫抖,隱隱約約露出一方未知的神秘世界,如同仙境般誘人,

「升仙之地,竟然被打開了,」

一個神秘的人影駐足在陵寢中,遙遙望著石碑中顯化的景緻,不可思議道,


他身材雄偉,眸光閃爍,滿頭髮絲飛舞著,遮擋了容貌,他的聲音低沉,有種一股奇異的魔性,勾人心魄,懾人神魂,讓人不受控制的顫抖,

這是一個絕世高手,渾身都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威壓,彷彿能夠毀滅天地,

幾次試探,他都沒有動用神力,只不過簡單的揮手,生怕將地宮毀掉,此刻,他緊緊盯著李昊,眼眸中精光閃爍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吼,」

嘹亮的龍吟聲震天動地,隱隱然散發出一股無上的威嚴,彷彿有一條真龍在復甦,瀰漫開來一股偉力,讓人難以承受,整座地宮劇烈的顫抖,大片的石塊墜落,竟然有些承受不住這種力量,將要徹底崩碎,

那神秘人揮一揮手,頓時有一道神光從他手掌上射出,一股腦灌入地宮中,

「嗡,」

一聲輕顫,角落中頓時有數不盡的符文閃爍,勾勒出一道道神秘繁雜的紋路,散發出一股恐怖的神力波動,死死壓制著外界的氣息,

「嘩,」

石碑顫抖,內部的小世界更加清晰,宛若真實,

一道道仙樂之音轟鳴,一條條瑞彩祥光籠罩,勾勒出一片瑰麗的美景,如夢似幻,

「刷,」

光芒閃爍,李昊和喬七寶身軀一閃沒入石碑中,消失不見,

遠處,那老人眉頭一皺,一步邁出,跟隨著鑽入石碑中,

一片片異草搖擺,一朵朵奇花起伏,一處處靈泉遍地涌,一座座蓮台滿天飛,瑞彩飄揚,祥光籠罩,仙氣流轉,神光瀰漫,如夢似幻的景緻讓人著迷,簡直如同一片傳說中的仙境,無比瑰麗,

「這裡,是哪裡,」

李昊看著面前如夢似幻的畫面,輕聲呢喃道,

「這裡,是飛仙凈土,」

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身邊傳來,語氣低沉而有磁性,彷彿擁有一種魔力,

李昊嚇了一跳,慌忙轉身,只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矗立在自己身後,如同一尊魔神,神駿威嚴,

「前輩,是你嗎,」喬七寶眼神閃爍,有些疑惑的說道,

「啊,這就是你說的那個神秘的老人,聞名於世的神算天師,」

「不對啊,明明很年輕,」李昊吃驚,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剛才我也沒有認出來…「喬七寶皺眉,望著那個高大的身影,也有些迷惑,

「真沒有想到,傳說中的凈地,竟然真的存在著,我尋了千年,終於看到了它的存在,」那個身影輕輕呢喃,身上光芒一閃,重新化作一個蒼老的老人,穿著一襲打滿補丁的衣服,看上去普普通通,

「咦,是你,」李昊看著那個老人,不由嚇了一跳,

面前的這個老人,赫然就是那個給他算卦的老者,

「前輩,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七寶啊,曾經被你救過的那個小孩…」喬七寶收斂了平日的懶散,朝著老人恭敬的行禮,笑道,

「恩,一眨眼十年就過去了,看來,你收穫不小啊,」那老人輕笑,眼眸中精光閃爍,有種能夠看透一切的魔力,很是神異,

「前輩,多謝上次援手,否則的話,指不定我現在就掛了…」李昊也沖著老人鞠躬,感謝道,

「…」

「凡事有因有果,我無意中助你是因,如今相遇是果,只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打開這掩埋了數萬年的凈地,確實讓我也吃了一驚,」

那老人頷首,深深望了一眼李昊,不可思議道,

「前輩,這裡可是那升仙大教的遺址,」

「這個地方,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似乎和龍帝有莫大的關聯,」

李昊疑惑,詢問道,

他自己心中明白,能夠打開這處神秘的小世界,可不是他的功勞,一切都要歸結於識海中的龍帝烙印,是他強行貫穿了天地,將此處顯化而出,

「成也龍帝,敗也龍帝,這處大教確實與那名無上的存在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老人長嘆一口氣,索性坐下,詳細解釋道,

原來,在數萬年前,龍帝尚且還是一條深埋地底的祖龍,並沒有徹底衍生出神智,升仙聖地的祖上無意中尋到了他,非但沒有將其強行出世,反而立下教派鎮守其上,助其繼續演化,

要知道,龍帝乃是祖龍脈生出神智而得證混元,乃是天地生養的聖靈,若是沒有大圓滿而出世,即使依舊強大無比,但是也再難以成為至尊,

也就是這一善意的舉動,在龍帝真正蘇醒稱帝后,也使得這個門派徹底發揚光大,成為炎洲最為鼎盛的大教,一名無上的至尊撐腰,讓它無比的輝煌,幾乎舉世獨尊,

然而,大興之後,卻伴隨著大衰,沒有人能夠阻止這股潮流,

無上的龍帝突然隕落,也導致這個門派瞬間土崩瓦解,徹底成為了歷史中的塵埃,消散無形,

「現世天地大變,萬道隱匿不出,幾乎沒有人能夠得證混元,成就至尊道果,但是這個龍帝卻力壓萬道,強行屹立絕顛,強大到難以想象,究竟是為何突然隕落,」

李昊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在那個時候,龍帝代表著無敵,代表著大道演化的極致,修為震古爍今,即使大荒所有的生靈加起來,也難以對他造成一絲傷害,然而,他依舊隕落了,讓人難以想象,

「沒有人知道…」老人遙望著這片仙境,嘆氣道,

李昊皺眉,瞥了一眼老人,他本能的感覺,這位老人絕對知道些什麼,卻故意不講明而已,

「前輩,其實我們出來就是要尋您,想要請您幫忙一件事…」喬七寶對著老人恭敬的行禮,說道,

「恩,我明曉,」他點了點頭,目光轉向李昊,


「最近有『易師』出世,強行逆轉天機,大肆擾亂天地秩序,想必就是為了你吧,」

「我這裡有九塊玄玉,刻畫有欺天陣紋,只要修為不是強盛於我,便難以算出你的蹤跡,」老人抖手,掌心中漂浮著九塊七彩玄玉,散發出一股神異的氣息,

「多謝前輩援手,在下感激不盡,」李昊伸手接過,朝著老人躬身道,

「走吧,數萬年過去了,此地的傳承也該現世了,」老人朝著兩人擺擺手,起身說道,

這裡,乃是升仙大教的隱世凈地,隱藏了數萬年的歲月,早已經被世人所遺忘,

一行人漫步,朝著凈土最深處走去,

流泉飛舞,擊打在青石上,流淌出一首動人的樂章,綠草成蔭,鮮花漫地,到處都流轉出燦燦的仙氣,如夢似幻,

抬眼望去,一座座山脈連綿起伏,狀若游龍,雄渾巍峨,清晰可見一條條銀色的匹練從山巔墜落,如同九天銀河劃過,璀璨動人,

「真是美麗的地方,簡直如同仙境一般,」喬七寶望著四周的景緻,感嘆道,

「升仙升仙,敢取這樣的名字,這個大教的傳承該不會是一部仙經吧,」李昊眼神放光,呢喃道,

「據說,此地的傳承取自一副圖卷,有人推測確實出自九天之上,即使不是仙經也相差不遠,」老人點頭,嘆息道,

曾經的升仙大教,輝煌不可一世,門下大能真人數不勝數,就連仙神境的至強者都有九位之多,威震大荒,只是可惜世事輪迴,往日的輝煌早已經徹底湮滅,就連傳承都徹底斷絕了,

李昊望著老人眼中流露出的哀傷,心中一動,不由想到一個可能:「這神秘的老人該不會就是升仙大教的遺脈,

強壓下心頭的疑惑,李昊默默跟隨著老人的步伐,這個老者神秘莫測,身上似乎有數不盡的謎團繚繞,然而,人家不說,他也不好多問,

一路前行,三人越過座座山巒,終於來到小世界的最中央地帶,

這裡,坐落著一座巍峨的山巒,如同一座撐天支柱,徑直延伸到天宇之中,無比雄渾瑰麗,山巒高大不知道盡頭,可以看到無盡仙霧瀰漫,如同一條條七彩的綢帶環繞,說不出的夢幻,

老人仰望著瑰麗仙山,久久才嘆出一口氣,

他雙手划動,十指翻飛如同蓮花,不斷結出一枚枚玄奧的道印,閃爍著神秘的光澤,

「呼,」

老人身上突然湧現出璀璨的神輝,如同一尊蘇醒的戰神一般,恐怖絕倫,他渾身瀰漫而出一股浩瀚的偉力,根本不像是一位佝僂的老人,倒如同一尊仙神一般,氣吞天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