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09 Views

有王者嘀咕道:「人侯唐龍?我看不如叫屠皇人侯算了。」

Written by
banner

百帝諸王聞言,情不自禁的點頭。

還真的很合適。 十八大半步帝皇的命運就在唐龍手中了。

他的生與死,將決定其中九大帝皇的生與死,這種事兒想想都讓人抓狂。

年輕一代的人看到,嫉妒的要死的不知有多少。

「要是我該多好,就算是我戰死,也好啊,九個半步帝皇將因我的生死而定呀。」

「唐龍就算是真的死了,他也可能如帝皇一般,名傳萬古的。」

「是啊,能如人侯唐龍這般,打出如此多無法完成的輝煌戰績的,古往今來,也從未有過吧。」

無數人被震撼到了。

更多的人,包括哪些向來狂妄的年輕人都生出永遠不要招惹唐龍的念頭。

這是一個能夠搞死半步帝皇的人呀。

本來,大家都很無聊的在等待。

現在,百帝諸王都不淡定了。

這場帝禁紀錄根本就是在決定百帝世界萬族的走勢。


若成,人族勢大,挑戰天帝族不在話下。

若敗,人族將再無援助,只能龜縮在人族領地,依託十脈歸真這種族命格來守護自己,在圖謀未來。

很多種族都第一時間開始高層聚攏起來,談論唐龍生與死之後,他們種族的決定。

總歸是,場面很複雜。

唯有賭命的十八位半步帝皇各自談笑風生。

彼此都各自相信自己是勝利者。

不能心態平和的時候,時間過的特別快。

一天,兩天,轉眼即逝。

帝禁紀錄的第三天來了。

天帝族方面更得意了。

人族等方面則略微出現了一絲擔憂,乃至於騷動。

「人侯危險了。」水天醫王擔憂的道。

邪星王皺眉道:「不要惑亂軍心!」

水天醫王嘆口氣,「我不說,大家的心思也一樣,帝禁紀錄,第一天最重要,如果人侯足夠強,肯定摧枯拉朽的結束,如果連續兩天,必然是非常的被動,非常的艱難,勝算已經很小了,而且帝禁紀錄從來沒有人敢闖過,這難度,無疑更說明了問題,不過,人侯未死,倒是真的,否則帝禁紀錄早就結束了,只能說明還有機會吧。」

邪星王很想怒斥他,卻知道他說的是對的。

幾乎所有人都是這般的看法。

不利於人族的言論逐漸的多了起來,最後甚囂塵上。

日上中天的時候,天帝族方面更是傳來了肆無忌憚的大笑聲。

人族方面則是一片沉寂。

所有人都看到勝利的天平傾向了天帝族。

更是有人悲觀的認為,天帝族真的是無敵了,連挑戰他們的人族剛剛冒頭,就要被沉重的打殺呀。

相對於外面的鬧騰,島內則是一片寂靜。

唐龍有點疲憊的坐下來,看著那正在消散的虛靈王,喃喃自語的道:「抽取記憶,還真的是困難,哪怕是這一位都不能算是完全生命體的虛靈王,居然花費了兩天多的時間才勉強抽取了一小部分的記憶。」

他有點失望。

更加對抽取記憶這件事兒上心了。

以後求敗醫道的研究方向,暫時就定在這裡了。


雖然只是抽取到一小部分,而且虛靈王只是天帝族普通的王者,但,為了助他成為這種特殊的狀態,也是讓虛靈王去到了天帝族的特殊禁地,令他知道了很多的秘密,加上處於非常狀態,也沒法抹除他這部分記憶,所以唐龍抽取的那一點記憶,還是很有作用的。

「好了,也該出去了。」

「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在為我擔心呢。」

幾個呼吸的功夫,唐龍的力量便恢復到了巔峰。

他施展山河行走術,幾步之間就來到這座空中島嶼的邊緣地帶。

封禁的力量還在,並且是屏蔽外界窺視的,他站在這裡,外面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外面。

唐龍取出那好久沒用過的塔靈小樹敲擊一下那封閉力量。

在他看來,這封閉力量是人家設計能夠阻擋帝皇闖入的,必然是非常厲害的,誰知道,用塔靈小樹一敲,竟然出現了裂紋。

唐龍眨眨眼,嘀咕道:「好厲害的設計,外面要打破,封號帝皇都不見得能輕鬆搞定,從裡面卻可以很隨意的擊破。」

他也明白,這個應該是天帝族封閉力量能夠存在的關鍵,若是從裡面也無法打破,誰知道是否故意不讓人出來,從而明明打破帝禁紀錄,而被當做沒打破,應該是在傭兵聯盟帝皇檢測範圍之內的。

既然能打破,他就不再留力,揮動塔靈小樹狠狠的一戳。

啪嚓!

封閉力量登時破碎。

一抹刺眼的陽光照射進來。

唐龍收起塔靈小樹,眯著打量外面。

發現入眼處,全都是王者呀,到底有多少,還真無法估量,因為或明或暗的王者都隨著封閉力量被打碎,情不自禁的冒了出來。

乍一看,在這人族聖地內,居然是人族王者偏少,外族王者更多。

一眼掃去,能看到一兩百個種族的王者。

距離他最近的則是坐在雲端喝酒將近三天的楚凌霄和琉璃火烈王。

兩人的表情也是截然不同的。

一個驚喜。

一個一臉死灰色。

「大師兄,這是怎麼了。」唐龍被諸王看的摸不著頭腦,「怎麼好像萬族王者都來迎接我出關似的,雖然我是人侯吧,可也不用萬族王者恭迎啊,這待遇太高了點,我都有點受寵若驚了。」

現場是一片寂靜,唯有唐龍的說話聲,也自然傳入了所有王者的耳中。

隨後是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最後轟然一下沸騰了。


唐龍一臉茫然的看著楚凌霄等人族,還有與人族親近的王者們縱聲狂笑,還有天帝族人的一臉悲涼,苦澀,痛苦。

他撓撓頭,道:「諸位,諸位,誰能告訴我,你們是不是都精神不正常了。」

諸王聞言,笑聲更響亮了。

還想詢問的唐龍感受到了冷冽的殺意,雖然一閃即逝,卻讓他有種墜入冰窟的感覺。

他抬頭四望,沒發現殺意的來源,卻有種感覺,那對他生出殺意之人,還少也是絕代王者以上,否則他的超品級王者意志才不至於被殺意給崩潰的跡象。

「人侯,你果然沒讓本王看錯。」溫婉晴巧笑倩兮的來到唐龍面前,一雙黑白分明,動人心魄的眸子上下打量唐龍。

唐龍沒見過溫婉晴,卻聽過她的事迹,也知道,王者級別能有這種絕代風華的,非溫婉晴莫屬。

「到底發生了什麼。」唐龍道。

溫婉晴就將十八半步帝皇賭命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笑道:「你,決定了九大半步帝皇的死亡!」

唐龍嘴角直抽,「你確定,是在我進島,開始帝禁紀錄之後的一個小時,就開始賭命了?」

「當然。」溫婉晴道。

「我該說點啥呢。」唐龍笑著搖頭。

他這番模樣兒,令所有王者都暫時壓下了心頭的激蕩,紛紛看過來。

溫婉晴芳心微動,道:「你在島內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經歷。」

唐龍看看琉璃火烈王,逐鹿王等將自己命給輸掉的天帝族九大半步帝皇,搖頭道:「算了,不說了,省的打擊到太多人。」

「對待敵人就要狠狠的打擊,是男人,就說出來。」溫婉晴何等精明,一下子就發現了貓膩,馬上催促唐龍說出來,好再次打擊天帝族,尤其是她最痛恨的要死的逐鹿王,讓他死都不安生。

楚凌霄也笑道:「師弟啊,人家都欺負到我們頭上了,你還保留什麼。」

其他人族王者也紛紛的催促。

唐龍想了下,覺得也沒什麼,反正天帝族都恨死他了,再恨也就這樣了,自己不刺激他們,人家也同意會對付自己的。

「好吧。」唐龍道,「我實話告訴諸位,我進島不到半小時,就破了帝禁紀錄。」

琉璃火烈王憤怒的目光如同利劍看向唐龍。

其他天帝族人也是如此。

你贏了就贏了吧,還故意的胡扯來諷刺,這有意思么。

唐龍兩手一攤,「我知道,你們以為我是故意刺激,諷刺你們,事實的確如此,在我正式解釋之前,首先還請天帝族諸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帝禁紀錄內還有一個王者隱匿其中!」

本來琉璃火烈王等半步帝皇賭命,就讓人懷疑天帝族又一次刷新了下限,作弊了,只是沒有證據而已。

如今唐龍這個經歷者點破出來,證據就毋庸置疑了。

天帝族人一個個老臉鐵青。

人族則是義憤填膺。

一尊帝皇的聲音響了起來,「人侯,此事傭兵聯盟協同醫道盟,人族等諸多種族定然會為你討回公道的,天帝族在東州之局無恥作弊已經觸及我等底線,此番再次如此,這般不將我等帝皇放在眼裡的行為,天帝族如不能給出滿意的答覆,傭兵聯盟將正式向天帝族宣戰!」

人族玄月皇的聲音也傳來,「人侯是我人族未來,天帝族如此反覆無常,意圖扼殺我族希望,這等同於向我人族宣戰,天帝族必須給出合理的解釋。」

隨後,那些賭命的七大種族帝皇也紛紛表示了態度。

一時間,天帝族人人喊打的架勢。

如此力量聯合起來,光是帝皇數量將近四十位之多,哪怕天帝族暗中掌控諸多種族,加起來,也難以抗衡的。

何況像帝皇大戶的萬獸妖皇族和三眼雷皇族,一個向來因妖獸本尊身份,選擇中立;一個與天帝族合作,只是為了對付人族,他們自己也想著推翻天帝族,成為最強種族,令萬族臣服的。

面對著諸皇咄咄逼人的逼迫,天帝族的帝皇也終於表態,「天帝族會給各位一個滿意的答覆。」

「嘖嘖,能看到臉皮比山好厚實的天帝族帝皇低頭,不容易呀。」唐龍忍不住諷刺,他可是深受其害,雖然每次都是他讓天帝族賠了夫人又折兵。

天帝族帝皇氣的發出憤怒的冷哼。

唐龍撇撇嘴,如今七大種族要與人族結成生死同盟,還有個龍族遊離在附近,人族還需要忌憚天帝族么。

楚凌霄也生怕唐龍過度刺激,提前引爆帝皇大戰,便轉移方向,道:「小師弟,你說你半個小時就破了帝禁紀錄,那你為什麼在裡面待了那麼久。」

百帝諸王也齊齊看向唐龍。

他們也覺得奇怪。

唐龍笑了,本來諸皇壓迫天帝族夠刺激了,天帝族九大半步帝皇註定要隕落,也夠瘋狂了吧,接下來,是時候他利用從虛靈王那裡抽取的記憶,給這把火上加點油,讓他燒的更瘋狂,讓天帝族為這次要殺他,付出帝皇都心疼的要哭泣的代價! 天帝族都作弊了,還搞了個虛靈王在內,唐龍居然還能半小時解決帝禁紀錄,這事兒,諸皇百帝想想都覺的不可思議。

唐龍也早就有了腹稿,他主要是要掩蓋的幹掉虛靈王的是超品級王者意志。

超品級王者意志要是暴露,估計即刻就要帝皇大戰,這可不是求敗醫侯身份能夠比的。

「大家很奇怪,我如何幹掉虛靈王的吧。」唐龍笑眯眯的道。

楚凌霄道:「我們的確很奇怪。」

唐龍道:「這事兒,說起來也有趣,這個不要臉的輸不起種族呢,為了不讓傭兵聯盟的封號帝皇感應到他們作弊,所以特地搞了個影子狀態的虛靈王,這種狀態若非自己活動,就跟不存在一樣,原因就是虛靈王真的如同影子一樣,只有極品級王者意志,量卻還少的可憐,所以要殺這個虛靈王,特別簡單,只要他無法動用王者意志就可以了。」

「你們大概都知道,我在秘境三地收穫頗豐呀,光是從天帝族哪裡掠奪來的奇珍異寶,就不計其數,而且秘境聖地內得到的東西,更是奇妙,就有能夠一次性的消耗寶物,可以禁錮一定範圍內的天地之力,以我如今的境界來說,禁錮的天地之力,大概是十萬米範圍吧,可那位虛靈王因為只有一小部分極品級王者意志,能夠調動的天地之力連五萬米都達不到。」

「諸位說,他碰到我是不是作死呀。」

寶物中,那種恆久性作用的,種類繁多,但是有太多奧妙是無法具備的,唯有一次性消耗品,往往會出現意想不到作用的。

類似於禁錮天地之力,諸王中見過的不在少數,也就不奇怪。

問題是,真的是靠的寶物么?

所以百帝諸王都在觀察。

他們卻無法感應到唐龍有王者意志的跡象,也就只能歸功於寶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