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06 Views

羅天成趕忙笑道:「嘿嘿,老大,誤會,誤會,天大的誤會……」

Written by
banner

龍飛宇咧嘴笑道:「既然是這樣,今天兄弟們的早餐就由你來負責吧!」

羅天成:……

經過三個月,眾人的隱匿身法已經越來越精通了,就算是特別仔細的尋找,也不一定能夠找到蛛絲馬跡。而眾人中,羅天成卻是最懶的,所以龍飛宇便將他安排四處尋找別的隊伍的蹤跡了。

不夜幽靈隊如同幽靈一般,在叢林穿梭著。

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清脆的響聲:「有人嗎?有人嗎?飛宇弟弟?飛昊弟弟?」

那名女子一身水藍色衣裳,面似蓮花,黛眉中帶著一絲焦急。

在她的身後,跟隨著十一個修鍊者,每一個身上都散發著強大的氣息,其中的每一個人,至少也是魂師修為!

羅天成隱蔽在叢林中,手肘碰了碰龍飛宇,比劃了一下手。

意思是:老大,搞不搞?

龍飛宇嘴角微搐,拍了一下羅天成的頭,然後整理了一下黑色勁裝,顯露出身形,向那名水藍色衣裳的女子道:「靈兒姐姐,可算找到你了啊!」

龍靈兒聽見龍飛宇的聲音,連忙將頭一轉,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欣喜,跑到龍飛宇身前,彎起黛眉笑道:「飛宇弟弟,我可找了你好久呢,這歷練你就不應該來的……你……你什麼大事吧?」

龍飛宇拉了拉手上的袖口,遮蓋住小手臂上的抓傷,看著龍靈兒,笑道:「靈兒姐姐,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活的可滋潤了!」

這在龍飛宇和龍靈兒說話之時,不夜幽靈隊的人俱是從隱匿狀態中顯露出身形來。

在不夜幽靈隊十人出現的一剎那,龍靈兒隊伍的那十一個人頓時眼孔一縮!


這裡藏了那麼多人,自己居然沒有發現?

而且,這些人身上居然在現身的一霎那,就流露出了衝天的煞氣與血氣!一個個眼眸中都閃爍著凌厲的光芒!尤其是那名身穿幽藍色衣服,看起來有點詭異的男子,給人的感覺更是深不可測!

龍靈兒的隊伍中,有一個人臉上忽然湧上一股怒氣,對著不夜幽靈隊大喝道:「楚高俊!是你!」

龍飛宇眉毛一挑!

而龍靈兒則是一陣著急,對著生氣的那人冷喝道:「柳志,你想幹嘛?這是我七弟的隊伍!」

柳志確實沒有理睬龍靈兒,他對龍靈兒表面看上去十分恭敬,可是龍靈兒修鍊至今亦不過是到了魂師一轉而已,而且在戰鬥中龍靈兒心地善良,總是不願意過多的殺戮,也是讓柳志心裡不服氣。

在他看來,龍靈兒不過是靠著她父親是龍家家主而已!

對於龍飛宇,他心裡則是更加鄙視了,丫的就是一廢物。

所以,柳志絲毫沒喲在意龍靈兒和龍飛宇,直接對著楚高俊怒起宣戰:「你還記得你砍掉我弟弟的一條手臂嗎?我柳志,今天要讓你十倍奉還!」

楚高俊紫色的頭髮隨風飄動,身體在空氣中如同幻影一般,他面無表情的冷聲道:「你的弟弟?我記得他當時正在當街侮辱良家婦女,而且據說還不止一次,這種喪心病狂之人,辱我龍家名聲,辱我高俊眼球,斬他一條手臂,那是輕了!」

「好!」龍飛宇劍眉一豎,高聲喝道。

柳志嘴角斜挑,不屑的瞥著龍飛宇道:「一個廢物少爺,這裡不是在家族裡,你最好少說……」

錚!

柳志話還沒說完,龍飛宇身後的十個不夜幽靈隊成員猛地將手中的劍整齊拔出,劍氣帶煞,直指柳志!

尤其是楚高俊,此刻他手上的暗血劍已經灌注滿了黑色的魂力,整個身體彷彿黑色的虛影,卻散發出衝天的殺氣,暗血劍直指著柳志,蓄勢待發!

隊長,不能辱!

龍靈兒帶領的隊伍看到不夜幽靈隊如此氣勢,皆是滯了一滯。

緊接著,龍靈兒隊伍的眾人也是拿出自己身上的魂器,釋放自身的氣勢抵抗著不夜幽靈隊的殺氣。

柳志卻是毫無畏懼的嘴角一挑,笑道:「嘿嘿,怎麼,打算群毆我一個?你們還是不是男人?」

此刻楚高俊手中的暗血劍顫動不已,緊接著,楚高俊的身形一晃,留下一抹殘影,而他的身體則是不知飄向了何處。

楚高俊的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柳志,給你機會。」

簡短,不帶感情,但,殺氣凜然!

柳志向前猛地跨出一步,喝道:「哈哈,你修為不過是魂師四轉而已,敢來挑戰我柳志?嘿嘿!」

如果他知道楚高俊在這三個月中,已經提升到了魂師七轉,恐怕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了。

黑暗屬性,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屬性!

恍若隱藏在黑暗中,看不見他的身影,看不到他的攻擊,亦聽不到他的聲音!

呲!

楚高俊的暗血劍就那麼突兀的出現在了柳志的身後。

柳志感覺寒毛一豎,連忙以極快的速度向前一傾倒,緊接著他的腳順勢往後踢去,一道銳金之力從他的腳上發出!

但是,卻撲了個空!

楚高俊,又已經消失不見!

柳志只感覺心跳加速起來,他乃是魂師九轉,只差那一步就可以踏入魂靈強者的隊伍中!

但是,此刻,他卻是感覺到了,不安全,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脅!

楚高俊的聲音若有若無,若高若低的穿來:「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辱罵我們的隊長!」

唰!

一道長約一丈的黑色劍芒,帶著衝天煞氣和無盡的黑暗,向著柳志吞噬而去!

速度太快了!而且根本就看不到何時何地發出的那一道劍芒!

柳志連忙將自己的魂器橫在胸前,原本破壞力極強的金屬性,柳志完全就沒有發揮出來,而是把那屬性之力用在了防禦上。

鐺!


那是,魂器和魂器的對抗!

柳志的魂器是一把金色的大刀,其上蘊含著無盡的金屬之氣!在柳志那魂師九轉的催動下,那把刀更是止住了暗血劍的劍芒的前進!

一片恍惚中,柳志彷彿看見了身影飄渺的楚高俊,嘴唇一彎。

鐺! 楚高俊手中的暗血劍和柳志手中的大刀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金色光芒和黑色的劍,碰撞著!

楚高俊此刻感受到了一股巨力在朝著自己轟過來,連忙身體一扭,緊接著身體一陣翻騰,黑影一閃,消失在了空氣中。

在隱匿狀態的楚高俊感覺自己的血氣沸騰著。

柳志那魂師九轉的實力,的確很強悍!尤其是柳志的屬性乃是破壞力無比強大的金屬性!

而柳志的面色亦是一白。楚高俊就是那麼好對付的嗎?楚高俊的實力已經是魂師七轉了,加上這三個月來的生死歷練,楚高俊早已經是同級中的佼佼者!而且,千萬不要忘記了一件事,楚高俊手中的暗血劍,乃是龍飛宇所贈的一把王級魂器!

在拿一下碰撞中,柳志手中的金色大刀已經碎了一個口子!


柳志左右環視,卻發現楚高俊已經隱匿了身形!

柳志不禁心中有些惱怒,同時,也是感覺到了一股驚悚!

在三個月之前,自己還能夠隨意的虐殺楚高俊,哪怕楚高俊乃是黑暗屬性,可是依舊是逃不過他的感知!但是現在,他卻幾乎完全感知不到楚高俊的位置!

嘭!

空氣一陣波動,柳志只感覺一股巨力從背後傳來,卻是楚高俊一腳兇狠的踢在了柳志的背後。

楚高俊看著柳志被一腳踢倒在地,身體一個迴旋,將暗血劍架在了柳志的脖子上。

寒風吹過,楚高俊的紫發飛揚,依舊是如同看不見的暗影一般,楚高俊的身影飄忽不定。

「你輸了,跟我們老大道歉。」

楚高俊的聲音充滿了冷漠:「否則的話,我的暗血劍,不會客氣!」

柳志身體一顫,感覺到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暗血劍傳來一陣魂力的波動,連忙向著龍飛宇咬牙道:「對不起,龍七公子!」

楚高俊道:「還不夠!」

柳志眼神中閃過一絲憤怒,不過劍在脖子上,也只好道:「對不起,龍七公子,小的知道錯了,小的嘴賤,冒犯了您,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計較小的過錯。」

龍飛宇看了一眼一直在皺著眉毛的龍靈兒,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對著柳志道:「呵呵,沒有什麼,都是一場誤會而已,過了就過了吧。楚高俊,把他放開吧。」

楚高俊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收起了暗血劍,向不夜幽靈隊的眾人走去。

不過,楚高俊卻是感覺到身後一陣疾風傳來!

說時遲,那時快,楚高俊忽然消失在原地,緊接著,一道暗芒閃過,柳志握著大刀的手臂竟然脫離了柳志的身體,連著那把金色大刀一齊咕嘟咕嘟的掉在了地上。

「啊!啊!呃啊……」柳志大聲的**道,失去一條手臂,令他痛苦萬分!


楚高俊冷冷的說:「若你不攻擊,醞釀已久的暗血劍不會斬出。」

龍飛宇劍眉一皺,手腕一抖,取出掃把,指著龍靈兒的那支隊伍道:「本公子是看在靈兒姐姐的份上,不與你們為難,你們要是敢傷到我兄弟,誰也護不了你們!」

柳志背後偷襲楚高俊的剎那,龍飛宇感覺到了無比的緊張。

自己的兄弟,誰都不能傷害!

龍靈兒所帶領的那支隊伍看著龍飛宇拿著掃把指著他們,不禁也是一陣氣惱。其中有一個人道:「那現在是你們隊伍的人傷了我們的人,你又待如何說?」

龍飛宇劍眉更皺,冷聲道:「罪有應得!」

那說話的人嘴角一撇,嗤笑道:「嘿嘿,你是龍七公子,縱使是不能修鍊的廢物,你說什麼,我們也不能否認啊。」

龍飛宇雙手舞動,一根根金色細絲猛然向著那說話的人涌去,緊接著,龍飛宇極速的縱身飛出!大鴻蒙決全速開啟,此時的龍飛宇,速度比同級的水屬性魂師還要快上一倍!

龍飛宇感覺,天地的靈氣都在給他讓道!

金蟬玄絲很快的向著那名嘲笑龍飛宇的人纏繞而去,不過那人卻是身形扭動,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金蟬玄絲,而不等他反應過來,龍飛宇的掃把已經到了門面上。

一股莫名的力量彷彿壓制住了自己的魂力一般,自己絲毫動不了。

嘭!

掃把狠狠的落在了那人面門上。

噗!

那個人一口鮮血灑出,龍飛宇掃把再次一砸!

嘭!這次,那個人重重的甩到在地,臉上已經多了一個掃把印!

龍飛宇劍眉依舊皺著,一隻腳踩在那人身上,沉聲喝道:「不過是一個魂師三轉,說話那麼囂張,找抽嗎?」

而此刻,龍飛宇的身體已經處在了龍靈兒的那隻隊伍中間。

龍飛宇環視著周圍帶著憤怒的九個人,星眸熠熠,揚聲道:「不服來戰!」

恍若一陣旋風般,不夜幽靈隊的數十人已經衝進了龍靈兒的隊伍中,將龍飛宇圍在中間護了起來,手中的利劍沸騰著煞氣,指著那些人,一同大喝道:「不服來戰!」

劍影重重!

龍靈兒隊伍中的人均是一陣顫抖,看著不夜幽靈隊的氣勢,心裡著實已經生寒!

而被龍飛宇踩在腳下的那名魂師三轉,躺在地上不斷的**著,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自己會如此迅疾的落敗,連反抗之力都沒有?

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時魂師七轉的羅天成與龍飛宇比試,尚且敗在了龍飛宇的手下,他一個魂師三轉,居然出口辱罵龍飛宇,當然是一招敗北了!

龍靈兒此刻已經有些緊張了,眾人看起來已經勢同水火,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勢。

龍靈兒沒有注意到的是,自己的那隻隊伍,已經對不夜幽靈隊產生畏懼了。

龍靈兒終於壯著膽冷喝道:「你們在幹嘛?龍飛宇是我的弟弟,如果你們再這樣,就不用再在龍家呆著了!」

龍靈兒的隊伍聽著龍靈兒終於發話了,不禁喜出望外,連忙順著台階下,皆是對著不夜幽靈隊眾人拱手微笑道:「對不起了諸位,我們是無意冒犯諸位的,呵呵……」

「對啊,剛才那兩位那麼衝動,我就想攔住他們的,真可惜沒有攔住,呵呵……」

「唉……他們兩個,也的確應該得到懲罰……」

「呵呵,諸位把劍放下來吧,我們是真的沒有惡意的……」

……

龍飛宇劍眉微微舒展開來,無奈的苦笑搖頭,這是龍靈兒的隊伍,自己是不可能太過分的……

龍飛宇環視著龍靈兒的隊伍,道:「打開天窗說亮話,我今天很氣憤,也別說什麼誤會不誤會的話了,我今天饒過你們,是因為靈兒姐姐,而不是你們好言相求!諸位也都是龍家子弟,望他日少儀仗著龍家的聲威做壞事!」

「呵呵,龍七公子教育得是啊……」

「龍七公子果然是聖賢之人啊,我等必將好好約束自己,不忘龍七公子教誨……」

「是啊是啊,龍七公子說得對,我也是很看不慣整天利用龍家的幌子去欺負良家婦女之類的,這柳志也真是的,不僅弟弟壞,自己可能也壞吧,我真的太鄙視了……」

此時柳志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寒風吹過他斷臂處,然後又聽到自己隊伍的人這樣說自己,不禁口中鮮血一噴,暈了過去。

龍飛宇沒有說話。只是收起了手中的掃把,然後往旁邊走去,背靠著一顆大樹坐了下來,然後閉上眼睛修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