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7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十二個隊員加上一貓一狗,集合在最大的中廳,因爲大家的物品都放進了自己的空間口袋,所以看起來都是“輕裝上陣”,完全不像是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的架勢。

過了一會兒,只來了一個小機器人,沒有老師送行,波文也沒有來囑咐什麼,場面稍稍有一點冷清,這麼長時間了,連最後的招呼都不打,不過我們也無暇顧及了。

小機器人簡單說了幾句便要我們跟着它,大家有點迷糊的點點頭,跟了上去。

因爲除了和課程或生活有關的房間,其他地方我們還真的不常去,所以說一直生活的這個“太陽系基地”,對大家來說還不是全然熟悉,很多次在無意間我看到結構裏還有一些隱藏的房間通道,說不準小機器人會從哪個牆壁裏突然飛出來。

這時,我們一行人跟着小機器人停在了中廳最角落通道里的位置,正當我們竊竊私語討論來着要幹嘛的時候,小機器人的眼睛突然亮起藍光,同時牆壁一點一點“坍塌”,像拉門一樣緩緩打開。

“大家跟我來吧,要去麥星訓練營,首先得到一個神祕之地。”

(第八十六章完) 移動的牆壁慢慢停了下來,我們一行人跟着小機器人向前走去,確切的說是斜向上前進,因爲這是一個螺旋向上的長廊。

“往哪去啊?”日本那個叫千野的妹子碎步跑到小機器人旁邊,其他人都是自動形成了兩排,這個問題也是我們大家想問的。

“一會兒就知道了。”

“哎呀別賣關子了,我們連知道去哪的權利都沒有嗎。”千野特意弄出**的語調,不過估計對小機器人是分毫作用沒有。

“那就透漏給你們一點吧。”

我們有點驚訝,同時下意識的都向小機器人這邊靠攏了些。

它一邊向上走,一邊用勻速的吐字速度表述:“你們也知道了,訓練營是在一個內空間中,而這個內空間的空間領域,要比那幾個二級文明的內空間大出不止一點點,內空間你們理解吧?”


我看見大家都點着頭。

在理論課上黃老頭也講過這個概念,麥星的5個二級文明都被主星管理者優待進了特殊的內空間裏,其中一個我和艾小野還拜訪過,而且也在其中一堂課上和其他隊員分享了這個經歷,所以大家對此並不會陌生。

“對於這個超大型的內空間來說,就需要特殊的方式前往。”小機器人加速向上攀去。

“然後呢。”韓國女隊員金喜喜也追問了起來。

“沒然後了,我說只透漏一點點麼。”

“這不是相當於沒說嗎。”金喜喜的哥哥金鄧傑也一臉無奈。

我們仨和美國的三個隊員走在最後面,喵妹和二哈也都默不作聲,看那樣子像是緊張似的。

шшш⊙ttk an⊙c ○

我們知道肯定是再問不出來什麼了,便安安靜靜地跟着走,十多個隊員,足足走了有五分鐘才停下,應該是到了基地的最頂端了吧。

“到了。”小機器人在最前面生硬地說了一句。

雖然走了不短的時間,不過大家都沒有一絲疲憊感,想來是這三個月訓練的成果,當我們依次跳上最後一層臺階,眼前景象也是讓人有失神。


並不是星光璀璨,也不是金碧輝煌,而是從剛剛光照充足的螺旋長廊,一下子進入了模糊的昏暗空間。

不過依稀可以感覺出這裏的大概結構,其實也沒有什麼擺放,圓弧形的牆面包圍了這個半徑大約5米的空間,舉架好像很高,周圍有四個類似電梯一樣的裝置,中間一個圓柱形的金屬罩。

“一會兒每三人一組,進入中間那個金屬罩,我會把大家依次帶到另一個地方。”小機器人輕描淡寫地說,這精簡的語言風格和波文如出一轍。

“又是空間傳送!?”劉歡向前走了一步。

“沒錯,不然你們怎麼去。”

“等等等!我要先搞明白這次是運用‘空間扭曲’還是‘量子牽連’,不然我拒絕進入。”劉歡突然出奇的嚴肅。

大家也都沉默了下來,對於空間轉移這個經歷,大家都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和艾小野除了和大家一樣經歷過從地球到麥星的那次,還穿梭過塵尼克的空間戒指,當然如果和劉歡那次誤入禁地也算上,這裏我是經歷空間穿梭最多的人。

在黃老頭的課上,包括平時大家的科普充實中,我們也瞭解過高級文明空間瞬移的方式,其中運用扭曲空間的設施最多,比如塵尼克的二級文明中各飛船的綠色連接圈;而另一種,就是最爲“危險”的量子牽連,這種粒子重組形式的空間傳送,簡單的說,就是記錄你每個原子的信息,然後存入數據庫,接着便將己端的自己“銷燬”,同時在彼端讀出數據,讓原子重組出一樣的你。

據說後一種方法技術也已經成熟,只是高級文明並沒有公佈結果靠譜與否,而且低級文明也從沒有看到過高級文明有運用這個技術的時候。因爲這種方法有一個非常恐怖的爭論,那就是“複製”過去的你到底還是不是原來的你。

雖然三個月前從地球穿梭到麥星,很可能就是運用這種重組的方式,畢竟我們也沒被告知到底是什麼原理,但至少大家在主觀上都還沒有失去過什麼。

當然,話說回來,也許我們還真的已經重組過一回了,記得那次理論課結束,晚上的寢室,劉歡說過這樣意味深長的話:“說不定當初我們出現在麥星的那一刻,你就已經不是你了,我也已經不是我,大家都是繼承了當初那個生命的記憶、性格、習慣、以及相同卻分開的意識,這倒沒什麼,因爲就算前一個意識已經消逝,至少現在我們兩個幸運的意識存在着,只是稍微有點可悲吧,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是一個新的生命。”

當時我被他說樂了:“你瞅你說的,就像真的似的。”

“但如果突然有一天,真相告訴你這已經發生了呢?”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本來是笑着的,但不知怎麼一下就嚴肅了下來,難道潛意識裏依然對來到宇宙的方式有所懷疑?……不過最後還是我先努力振作,和他說“別嚇唬自己了,要相信自己”。

當然並不是因爲心裏有底才說出正能量的話,感覺更像是逼迫自己要堅強一樣,誰都知道離開了家,就沒了安全感,但憑什麼就不可以保持一顆勇敢的心呢。

哪怕“上帝”在創世之初就已經編好了無數謊言,哪怕“世間”的真相也從來沒有浮出過水麪。無所謂,我們活得是自己。

(第八十七章完)

【量子牽連空間傳送的討論,不是月子亂說的,現今的科學界有這個議題。我記得美劇《生活大爆炸》的謝耳朵也提到過這個,很多人都當笑話聽了,其實還挺有意義的】 我是大反派[快穿] .

玉玲瓏、櫻子、雅妃娜.同時響起了曾經那個大宇宙毀滅時的發生的慘劇.莫名的感到悲傷難過.不忍心再看.相繼轉過身去.面對寶庫大門外.

若說誰的觸動最深.非葉辰莫屬.他所經歷的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要多.


當年大宇宙崩塌.他盤坐在九州禁地之巔.神念覆蓋整個宇宙.看到太多人間慘劇.聽到萬族生命在絕望的時候期盼著他能出手庇護他們於為難之中.

眾生的哀求於哭喊.每每想到.那些聲音彷彿依舊縈繞在耳邊.然而葉辰卻無能為力.在那種情況下他沒有辦法庇護他們.只能盡到最大的努力.將他們送到飛仙大宇宙.但最終那些人是否能活下來了.恐怕誰也不知道.

「你們跟我來.」葉辰沉聲說道.而後向著血池走去.來到血池前.他撐起聖境光幕結界將眾人護在其中.接著盤坐了下來:「玲瓏在此守護.其他的人也都盤坐下來.我要為這些亡靈超度.到時候血煞之火會熄滅.在這個過程中.你們皆可聆聽經文凈化心靈.對你們有好處.」

話落.葉辰不再言語.口誦地藏經.超度亡靈的怨氣與煞氣.

葉辰擁有聖境三重天的修為.元神更是達到了聖境巔峰.且對於各種大道的理解甚至超過許多至尊.地藏經從他的口中誦出來.擁有顯著的效果.

寶庫內的怨氣逐漸淡去.血煞之火也沒有那麼熾烈了.血煞氣息與暴戾之氣也淡了不少.

就這樣足足過了七日.血煞之火終於熄滅了.寶庫中除了有些陰森.再也感受不到煞氣與怨氣.

眾炎魔在這七日中接住葉辰的經文之音凈化自我.心魔幾乎完全消除.一個個氣質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藍炎.用你的藍色離火將這裡焚燒了.我們也該離開了.父親還在歸來城等著我們.」葉辰說著起身走向寶庫外.藍炎魔女一把火將寶庫淹沒.藍色離火很快就將裡面所有的東西都焚燒成了虛無.

……

繁華的歸來城.而今更是熱鬧非凡.大街小巷都在議論同樣的話題.

梵高寺在一日之間化為廢墟.周邊方圓數十萬里內大多數的古剎也都消失了.當時金鐘伏魔大陣的場面太浩大.相距十萬里都能清楚地看到.目睹這些畫面的人將這消息傳開.整個短短數日.整個天狼古星的人都知曉了.

人們議論得熱火朝天.紛紛猜測到底是何人所為.梵高寺素來神秘.就連萬魔海峽都不敢去踏入那片佛道凈土.可是而今卻被人給連根拔起.

葉辰他們回來的時候正好聽到城內的人在議論這些事情.當然他對這些並沒有什麼感覺.而且也知道當萬魔海峽覆滅的事情也傳出來.到時候必然會有人將這兩件事情與他聯繫起來.

客棧別院中.葉辰見到了父母.雅妃娜與櫻子如小女孩似的撲進雲若汐的懷中.

「看到你們沒事.娘就放心了.當年娘和你們的父親得知你們被困梵高寺的消息.正計劃著怎樣才能將你們救出來.不曾想就遇到了萬魔海峽的古魔生物.這些年來你們受苦了……」

「娘.我們不苦.能再見到娘和父親.能再與姐妹們一起侍奉夫君.不管承受怎樣的苦難都是值得的.」

「痴兒……」雲若汐嘆了嘆.輕輕撫摸著雅妃娜和櫻子的頭髮.同時滿懷深意地看向葉辰.

葉辰趕緊將目光轉向葉問天:「「對了.我們離開的這段時間.殷家又沒有派人來.」.雲若汐看到他這個樣子.笑了笑沒有說話.

「殷家派人來過一次.但被為父的氣息嚇走了.相信他們從此不會再派人前來.區區殷家.而今已無法對我們構成威脅.只要他們不多番糾纏.也就罷了.」葉問天淡淡地說道.

一家人歡聚.葉辰也不想太快與父母分開.他們在別院中住了一段時間.白天陪著父母與眾女.其樂融融.晚上則輪流陪著玉玲瓏、雅妃娜、櫻子.

相逢后的初夜.雅妃娜和櫻子是瘋狂的.她們都很大方.在床上甚至比玉玲瓏還要主動與瘋狂.畢竟他們曾經的身份乃是葉辰的女僕.或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覺得自己應該侍奉葉辰.

葉辰進入雅妃娜的房間時.她早就已經準備好並等待著了.穿著一身雪白的半透明的天絲紗衣.雪白的tongti若隱若現.將極致的美展現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女人中.雅妃娜是很特別的一個.用葉辰的話來說.她具有西方的血統.就像個混血兒似的.而且肌膚是半透明的.渾身上下潔白無瑕.除了頭髮.別的地方沒有任何毛髮.

而櫻子更是周到.葉辰到她的房間去的時候.早已一絲不掛躺站在床邊等候了.當葉辰走到她的身邊時.她主動為葉辰寬衣.甚至跪在地上為他拖鞋.

自從成為皇妃.葉辰便沒有讓她在跪過.想不到櫻子而今又這樣.葉辰感到很無語.經過幾番勸說.櫻子才同意以後不再這樣了.

畢竟是夫妻.而不是主僕關係.葉辰不想自己女人在自己面前擺出這樣的姿態.雖然他擁有極強的征服欲.但卻不是這種征服.

就這樣他們在客棧別院中整整待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中過著快樂溫馨的日子.而萬魔海峽覆滅的消息也傳遍了天下.本就因為梵高寺覆滅的事情而議論紛紛的人們.而今更是沸騰了.

甚至有些人感到惶恐不安.兩個最神秘最強大的勢力竟然先後於幾日見覆滅.宗門化為廢墟.到底是何人所為.其目的是什麼.不得不讓人深思.

而這個時候.最不安的則是各大勢力的人.尤其是殷家.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焦慮不堪.

梵高寺覆滅了.萬魔海峽也覆滅了.而這兩個勢力與葉辰都有著很深的仇怨.難道只是巧合嗎.

想到葉辰在歸來城中展現出的實力.他們覺得此事多半與他有關.而他們以往為了玉玲瓏的修鍊功法與神通秘術也曾多次出手.葉辰會放過他們嗎.

殷家家族大殿.殷家家主端坐在寶座上.一臉凝重.眉宇間透著難以掩飾的憂慮.看著大殿上眾人說道:「看來梵高寺和萬魔海峽的事情多半就是他所為了.想不到我們與各大勢力一路追殺他.他卻不斷獲得機緣.最後成為了需要我們仰望的存在.殷家恐怕會面臨大難了.」

「誰能想到一個仙尊境界的年輕修者能在短短兩年中成為聖人.不是我們失策.這都是命.註定要讓我們殷家經歷此劫……」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儘可能化解這場即將到來的危機.如果真的發生的.恐怕就真的晚了.那是我們無法承受的代價.也對不起列祖列宗.」

「其實以我們對他的了解.他並不是一個嗜殺的人.雖然很強勢也很霸道.但平時都是很低調與隨和的.只要我們肯放下尊嚴.相信他不會對我們怎樣的.畢竟在他的眼中.我們殷家已經沒有任何威脅.連做他的對手的資格都沒有了……」

「宿老的意思是……我們主動去找他表達我們的歉意.在他的面前低頭示弱嗎.」殷家家主臉色鐵青.想發怒但是卻又強行忍住了.他知道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了.

「老朽正是這個意思.我們現在沒有更好的選擇.要麼道歉示弱請求他的原諒.要麼等他找上門來與他硬拼.」那個提出建議的宿老滿臉凝重.道:「不過我們應該清醒的認識到自身的實力.梵高寺的金鐘伏魔大陣連真人都能鎮壓.最後鍾毀廟塌;萬魔海峽有先祖傳下的傳世聖兵.結果同樣灰飛湮滅.這兩大勢力任何一個都不會比我們弱.甚至更強.僅憑我們殷家一名聖境初期的底蘊強者加上傳世聖兵.根本不是其對手.」

「是啊家主.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了.他能滅了梵高寺與萬魔海峽.其手中至少也有傳世聖兵.甚至是更可怕的兵器.而且他已經成聖.以他同階為尊的戰鬥力.同境界誰都不是其對手.甚至是逆伐一個境界都沒有問題.我們如果選擇硬拼.殷家萬古傳承必將毀於一旦.從此從天狼古星上除名.」

殷家家主沉默了片刻.黑著臉道:「既然如此也只能這樣了.到時候你們這些宿老還有太上長老跟著本家主親自前去謝罪.請求他的原諒.希望這樣做真的可以拯救家族於危難中.此事暫且保密.萬不可讓瑤花知道.否則本家主擔心她會再受到刺激.」

就在這一天當中.不單單是殷家.黑風谷、唐家堡等等.所有當初對葉辰出過手的大勢力都惶恐不安.高層強者彙集一趟談論這如何能化解這場有可能面臨的危機.

最終所有的大勢力之主都做出了決定.鑒於而今的葉辰已經不可戰勝.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親自登門道歉認錯.請求原諒.

這樣的決定對於天下眾人來說是幾乎不敢信的事情.各大勢力何其強勢.從來不會低頭.而今做出了一致的決定.到時候若是傳了出去.定然會舉世沸騰.

歸來城客棧的別院中.葉辰在與眾女以及父母共享天倫之樂的同時也在等待各大勢力的人前來.

事實上當萬魔海峽的事情傳出來以後.他便斷定各大勢力之主會帶著宗門大人物前來登門道歉平賠禮.畢竟修鍊界奉行的是弱肉強食.只要強大了.仇人都可以變得像孫子對爺爺那邊對你.說到底拳頭大就是硬道理.

當然.這些時日.葉辰除了陪著父母與身邊的女人.同時也在談論才澄明古星與七殺古星的事情.並且讓眾炎魔出去搜集關於這兩顆古星的消息.但最後卻沒有任何有用的消息.這顆古星上的人都不知道澄明與七殺.當年葉問天也只是機緣巧合剛好看到了曾經去過那兩顆古星的強者留下的手札. “是利用扭曲空間,不是量子糾纏。”小機器人簡單地說了一句。

大家點點頭,劉歡依然一臉質疑。

“走吧,不然你去哪?”薩拉開玩笑一樣的語氣對着嚴肅的劉歡說。

“本沙明、馬克、奧爾加,你們仨先進來吧。”小機器人走到金屬罩旁邊,眼睛亮起藍光,金屬罩就這樣打開了。

歐洲的兩男一女互相看了看,也是有點猶豫,但還是緩緩走了過去。

“沒事的,不會想你們來麥星那樣有比較大的反應,距離不長。”小機器人安慰道,不過機器人那種不帶什麼感情的語調並不能讓人心裏得到舒緩。

“走。”德國的馬克率先走了進去。

法國的本沙明和俄羅斯女奧爾加也跟去,裏面的空間並不大,三人幾乎挨在一起。

“你們到那裏先等大家,不要動,可能會很黑,不要驚慌。”小機器人簡單說了一句,金屬罩這時候緩緩地扣上了。

嗡~~~屋子瞬間被藍色的光照亮,才發現,舉架是個向上延展的空間,最高處好像還蠻遠。

“金鄧傑、金喜喜、千野,到你們仨了,快。”小機器人說道。

“他們已經不在裏面了?”日本的千野妹子走上去。

沒等小機器人回答,金屬罩就慢慢打開了,裏面空空如也。

雖然是我們能想到的結果,但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這個機器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曾經記憶裏也僅僅是在科幻電影裏見過類似的機器。

這時,日韓的三個人也走進了金屬罩。

“真有福啊,左擁右抱的。”劉歡看見三人中唯一的男隊員金鄧傑,不免小聲調侃了起來。

“有一個是他親妹妹,你傻啊。”我鄙視地瞅了一眼劉歡。

這邊正說着,小機器人可沒有放慢節奏,金屬罩剛合上,藍光就充斥了整個空間。

“薩拉、丹尼、約爾,速度,別讓他們等太久。”小機器人敦促着。


“那裏很黑,有多黑?”這時候艾小野像是才反應過來一樣,歐洲那三個走時小機器人就說過那邊很黑了。

“去訓練營之前,還得經過這種鬼地方?”劉歡自言自語似的。

等等!很黑,神祕之地,該不會是……我突然想到禁地,之前就我和劉歡通過太陽系盒子誤打誤撞進入了禁地,所以大家可能都不會想到,只是……不會吧,去訓練營之前到禁地幹嘛?

這時,美國三個隊員抱着哈士奇也消失在了金屬罩中,藍色的光芒淡了下來。

這麼快就到我們了。

喵妹跳上艾小野的肩膀,一隻抓扶着她別上的馬尾。

加上劉歡,我們也走進了金屬罩。

果然空間不大,踏進圈子,我們仨也幾乎是肩挨肩腳碰腳,喵妹的另一隻抓還扶着我的額頭,十分柔軟。

“我也隨後就到。”小機器人說完這句話金屬罩便合上了,裏面一點光都沒有。

下一刻,藍光乍現,接着下方突然沒有着地點,我們踩空了!

藍色、紫色、粉色,各種光暈化成一條條流線,是失重!只感覺身體一直在下落,但劉歡艾小野並沒有離我遠去,兩人都緊閉着雙眼,只有我勉強睜開,難道這就是扭曲的空間傳送,所謂的蟲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