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61 Views

「呵呵,終於突破到了四轉異王了,呵呵,離超級王國排位戰還有數個月的時間,希望到時候還能有所突破吧。」葉立苦笑著搖了搖頭,對於自己的這次突破雖然高興,也有顧慮,自己體內的邪丹變強雖然是好事,自己的實力可以得到增強,但是他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這邪丹之氣有時會影響自己的心性,讓自己變得異常暴怒起來,但是只有那麼一瞬間。

Written by
banner

如果放任不管的話,葉立相信以後的自己一定會被這個邪丹給影響,這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但是邪丹對於目前的葉立來說,還是利大於弊,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修鍊的異法邪訣同樣也有這個因素,但是這些都是自己選擇的,怪不了其他人,只有依靠自己來克服這些了。

輕嘆了一口氣,將心中對邪丹的擔憂暫時放下,緩緩站起身來,扭了扭身體,頓時,一陣響亮的骨骼碰撞聲響便是猶如放鞭炮一般,在修鍊室之中噼里啪啦的響了起來。隨著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葉立有種從骨子中滲透而出的輕鬆以及充盈之感,閉關二十多天,終於是如願以償地突破到了四轉異王的境界,如此豐碩成果,對得起這二十多天深居簡出的苦修!

「四轉異王了,看來離異宗的境界又是前進了一步,到了異王層次之後,現在每一轉的突破都沒有以前那麼快了,不過這也十分正常,如果那麼好修鍊的話,異師在異千大陸上也不會那麼有地位了,越高級別的異師,他的地位就是越尊貴。」葉立微微一笑,喃喃自語道。

而經過這將近半年的時間,葉立這裡終於又是迎來了另外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已經沉睡半年之久的式神噬神龍帝,終於蘇醒了,這對於葉立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振奮人心的了,噬神龍帝對於葉立來說,是與雨姐一樣,最強大的王牌之一,如果上一次去暗黑宗有噬神龍帝的幫忙,那麼一切都會變得簡單起來,不過好在上一次葉立也終於有驚無險的度過。

葉立低頭望著手腕上的帶著些許冰涼溫度的式神之環,不由得苦笑道:「小傢伙真是越來越貪睡了,這麼大的動靜都吵不醒……,不過好在你們兩個小丫頭已經蘇醒了,這就夠了,沉睡了那麼長的時間,你們的修為也跟著我的修為一樣,達到了四轉獸王的地步了。」

「葉立小子,等到這兩個小傢伙下一次召喚的時候,你可記得要準備獸食丹了,然後再一次就要換成獸元丹了,畢竟現在他們的修為已經到了獸王級別,口味也是會變得更加挑剔,尤其是世獸一脈,更是如此,你自己小心應付吧。」嬌媚的笑聲,忽然在葉立心中響起,安撫著他那忐忑的心,這道聲音的主人正是葉立異戒中的靈魂體,雨姐。

「嗯,這個我了解,一切都準備好了,這半年的時間,我可沒有閑著啊,終於等到他們蘇醒過來了,這一下超級王國排位戰,我可是充滿了信心,不過我還沒有自大到那種地步,畢竟對於其他國家的天才異師,他們有什麼能力我也不清楚,所以我一定不會大意的。」葉立點了點頭,對於雨姐所說的十分肯定,思念轉換間,他已經想到了超級王國排位戰的事情。

「好了,接下來你還有得忙呢,在進入戰場之前,你必須掌握更加強大的攻擊手段才行,雖然這段時間你的雙道已經修鍊成功前二十五號,還有你的幽影術也是越來越嫻熟,但是這些都還不夠,那一招絕義高級異技,鎮魂掌,你必須也要修習成功才行,這才能讓你遇到真正危險的時候,有著屬於自己的戰鬥能力,那樣的話就可以減少老娘和式神的出場頻率,這對於我們來說,也對於你來說,是一個雙贏的局面。」雨姐的聲音繼續傳來,道。

「嗯,這個我不會放鬆的,呼,現在我還是先離開修鍊室好了,也不知道巴克他們這段時間怎麼樣了,現在學院之中有了屬於自己的勢力,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整個學院的競爭也進入了一個良性循環,這對於火通學院也是一件好事。」葉立緩緩起身,離開了修鍊室。

走出修鍊區域的大門,葉立望著外面那蔥鬱的顏色,再感受著那從天際揮灑而下的溫暖陽光,不有得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雙臂張開,良久之後,忽然苦笑了一聲,沒想到這閉關不到一個月,竟然差點把人搞成神經過敏,要不是葉立已經經過那種苦修的日子,一般人還真的適應不了,就算是白展洪這等天才,他最長的一次閉關時間也僅僅才五天而已。

一路順著道路,晃悠了將近半個小時后,葉立便是回到了立幫的新生區域,望著門口處那些筆直站著的守衛,他不由得暗贊了一聲,果然如同星晴所說,這立幫幾乎是每天每夜都在產生嚴重的變化,光是這幾名立幫的守衛,葉立觀他們的氣息,怕都是在九轉異士巔峰左右,顯然,最近這將近半年的時間裡,立幫的不少成員都是在努力修鍊,而且看似效果還極為不錯,現在學院之中形成了這股風氣,葉立倒是沒有可說的,不過他可沒有心思過問立幫的事情,畢竟在學院之中,現在的情況已經十分清晰了,沒有人會惹出什麼事情來。 葉立緩步走近大門口。那幾名站崗的學員還是認得葉立的面孔,當下在一怔之後。臉龐瞬間湧上些許興奮。在當前者走得近時,幾人扯足了嗓子齊聲喊道:「老大!」嘹亮的聲音將一些來往的視線拉扯過來,葉立沖著那站崗咧嘴傻笑的幾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走上前來。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然後便又是晃悠悠的對著新生區域裡面行去。留下那因為他的舉動,而一臉受寵若驚的學員,現在的葉立在火通學院是傳說級別的存在,能被他拍拍肩膀……

「嘿嘿,將近一個月不見,老大的實力貌似又精進了不少啊,看來很快我們火通學院就能出現真正的強者了。到時候在全院大賽上面也不用看誰臉色了,其他學院肯定會嚇一跳的。」望著葉立若隱若現的背影,先前被葉立拍著肩膀的那個學員不由得咧嘴笑道。

「說的也是啊,不過我們今年的這個學期馬上就結束了,升級考試也馬上要來了,我們自己還是先關心好自己的事情吧,這升學考試老大他們可是幫不了我們的,不過老大他這一次的升級考試,不知道能不能成為九級生啊,嘿嘿,如果能夠通過考試,那麼他就是我們火通學院之中的第一位九級生咯,想想就興奮啊。」另外一個學員同樣點頭笑道。

葉立自然是聽不見這些學員間的談話,不過從進入新生區到現在。偶爾來往的立幫成員,見到前者時。都是一怔,旋即便是趕忙讓開道路,目光噙著敬畏與尊崇的望著那有些疑惑的從他們身旁走過的葉立。一路徑直回到三十九號宿舍之中。進門后,卻是發現不僅巴克,史密斯還有王小二三人在此。甚至是連那星晴,也走出人意料的在宿舍之中。

而宿舍之中的四人,巴克首先發現進門的葉立,不過反應最為劇烈的,卻是那星晴。只見得她猶如兔子般從椅子上蹦起。身形化為一抹閃電般的竄到葉立身旁。在後者那愕然的目光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火急火燎的說道:「葉立,你總算出來了,這一次你閉關的時間也太長了點,我差一點就準備和巴克他們進入修鍊室去找你了,雖然院長的命令下來了,但是我們幾人可是可以特殊對待的,不過還好你已經回來了,不然的話,我們真的很擔心你。」

葉立略微一怔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笑道:「呵呵,多謝你們的牽挂,這一次我的修為可是又精進不少,你們幾個應該沒有偷懶吧?對了,看你們那麼著急的找我,難道有事?」

巴克此時也是急忙上前,說道:「不錯啊,老大,這個學期已經快結束了,接下來就是升級考試了,這一次我準備考核七級生,至於老大你的話,我想只有九級生適合你了,嘿嘿。」

聽聞巴克的解釋,葉立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學期已經快結束了,時間還真的過去的很快啊,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過去了一個學期,他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之後,葉立的臉龐之上掛上了那特別標誌性的迷人笑容,說道:「呵呵,升級考試,有意思,我當然要考核九級生了,不過聽說考核過了九級生,其實就是等於畢業了,是吧?巴克!」

巴克點了點頭,回應道:「是的,老大,不過雖然名義上是可以畢業了,但是具體的還是依照本人自己的意願,可以選擇繼續留校,因為整個學院的分期分為九期,時間沒有到之前,而且學員沒有違反學院的規章制度的前提下,學院是沒有資格讓學員提前畢業的。」

葉立微微一笑,目光一轉,看向了星晴,問道:「星晴,你呢?你準備考幾級生啊?」

星晴略微沉思后,才緩緩說道:「不知道,現在還沒有考慮好,不過我不急,先簡單一點的考起再說,預計考核五級生就夠了,明年我也會報名參加競技場,爭取一個好的名次,然後跟你一起參加全院大賽,不過前提是你要在超級王國排位戰上面活著回來。」

葉立雙手一攤,聳了聳肩膀,笑道:「呵呵,放心吧,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不過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和巴克都要拿到參加全院大賽的參賽資格哦,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參加全院大賽了,至於史密斯和王小二你們兩人,還是繼續努力,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你們要爭取到全院大賽的參賽資格希望不大,但是也不要灰心,只要努力了,那麼努力一定不會背叛你。」

史密斯和王小二兩人都是點了點頭,他們對參加全院大賽其實根本就沒有報任何的希望,因為他們就算在火通學院之中也不是屬於出類拔萃的存在,在他們之上還有很多比他們強大的異師,而他們的出名只是因為跟葉立走的近,跟葉立同在一個宿舍罷了,當然,他們也有自己的自尊與夢想,兩人都是有一顆上進心,這才是葉立願意給他們機會的原因。

葉立現在已經得知了即將參加升級考試的事情,他微微仰起頭,望著天花板,眼芒閃爍不定。這或許……會是一次機會呢,一次創造火通學院歷史的機會,成為火通學院歷史上的第一位九級生,要知道其他學院或許出了很多九級生,但是唯獨火通學院還沒有出現過,許多人也在探討這個事情,到了最後誰也沒有得出一個所以然出來,最後的解釋,就是命運。

房間之中,葉立細細觀察著面前巴克的臉色,待發現其眼中的精芒比當日變強了許多后,方才微微點頭,輕聲道:「看來巴克你小子最近的修為也是快要突破了,而且你的煉體也修鍊的相當不錯,繼續努力吧,早日成為異魂強者,這樣才有參加全院大賽的資格。」

「嗯,放心吧,老大,我一定會早日衝擊異魂境界的,到時候就可以去全院大賽上面見識一番了,看看其他學院的天才異師們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巴克顯得極為興奮,他這一年的修鍊同樣是極為艱苦,但是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他也是收到了很好的回報。

「呵呵,作為獎勵,這個東西送給你,相信這個東西可以讓你更快的進階到異魂競技。」葉立笑了笑,手一拋,一道淡青影子射向了巴克。


輕巧接過射過的青影,入手處,淡淡的溫涼猶如一塊上好涼玉一般。巴克眼睛一瞟,卻是有些驚詫的發現,這淡青影子,竟然便是那「異魂丹」,這異魂丹只要自己的修為達到了九轉異者的時候就可以服用,並且是百分之百的幾率可以成功進階到異魂境界啊。 此時的巴克再一次感情流露,自己跟隨著葉立之後,他真的發現自己的道路變得平坦了許多,有了葉立這麼一棵大樹的支持,他真的就是有了大樹之下好乘涼的感覺,但是他也清楚自己的責任,既然葉立給了自己那麼多的好處,那麼自己肯定也要回報給葉立相應的力量。

時間過去的很快,又是一周的時間過去了,而在火通學院的這個學期也終於來到了尾聲,按照所有的異師學府慣例,在學期即將結束的時候,將要開展升級考試,這是對學員一個學期的最大考驗和測試,每一個學員都有選擇考幾級生的權利,但是自己的班主任將會做出準確的判斷,比如你只有考核二級生的實力,但是你想考核四級生,這樣班主任就會替你做出變更,他們將會按照學員真實的實力來做出最後的判斷,所以這段時間火通學院的學員們都是忙碌了起來,而整個學院之中最火爆的話題全部引向了升級考試這裡。

史密斯和王小二兩人這一次準備考核四級生,因為這一年的時間他們進步很快,畢竟有葉立的支持和略微指點,這讓他們受益匪淺,而巴克則是準備考核七級生,星晴的話,葉立跟她也是有交流過,最後她決定還是考核八級生,至於葉立的話,他的目標就沒有變過,九級生這已經是自己的底線了,畢竟以自己的實力考核九級生才有一點意思。


這一天的早上,葉立來到了潛力班新生班級,上交了自己的升級考試材料,而汪思涵似乎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當看到葉立的材料上面寫著要報考九級生的時候,她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蓋下了自己的導師章,同意葉立進行九級生的考核,而葉立將要考核九級生的事情,也在這個時候傳遍了整個火通學院,這對於立幫成員來說,還算比較能夠理解,但是在很多學員那裡,則是變成了大新聞,雖然葉立的實力已經得到了公認,但是考核九級生的難度畢竟太難了,這在他們的眼中,就算是葉立也未必能夠通過考核,就連之前的白展洪都沒有通過九級生的考核,這就可想而知,這九級生的考核難度有多麼大了,不過葉立並不在意這些。

得知葉立的這一次升級考核的報考等級后,他也被上官火叫到了院長辦公室內,兩人又是進行了一番交談,上官火看著眼前的葉立,微微說道:「葉立啊,這一次你報考九級生,雖說很正常,但是你也不要太過小看這九級生的考核了,一旦太過大意,很有可能失敗哦。」

葉立明白上官火是擔心自己太不把這個九級生考核放在眼裡,所以特地讓自己過來一趟,由他親自好好告誡自己一番,隨即也是點了點頭,應道:「放心吧,院長,我不會有任何的大意,我也不會小看這個升級考試,這個過程,都是檢驗自己的實力,如果我的實力夠的話,自然就能通過考核,但是如果我實力不夠的話,那麼自然就會被淘汰,這很正常。」

上官火聽著葉立的回答,臉上也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心中暗罵了自己一聲:真是讓老夫汗顏啊,確實老夫實在是太過在意葉立了,其實以葉立的心性根本就不需要老夫來鞭策,他自己就會做好一切的,不過,老夫真的想不到他才僅僅十六歲快要十七歲而已,要是我們火通學院多出幾個葉立的話,那還不翻了天了,哎,天才人才實在是太難得了!

略微停頓了片刻,上官火這才繼續說道:「呵呵,你小子自己知道就好了,那麼老夫我也不廢話了,升級考試安排在下周一開始,還有三天的時間,你好好休息吧,至於考題的話,只有考試當天你才能知道,具體考核什麼,你都要有所覺悟,想成為九級生,就要擁有九級生的素質,如果連隨機應變的能力都沒有的話,那也沒有什麼資格來考核九級生了。」


葉立微微一笑,並沒有什麼在意,緩緩起身就是這樣離開了院長辦公室,走的時候,他還不忘給上官火伸出了一個大拇指,讓他對自己放心。而三天的時間也是一晃而過,今天火通學院宣布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學期的升級考試在今天正式考試,而第二件事情就是代表火通學院參加全院大賽的四個名額之中已經定下了兩個,特此公告給全院學員。

代表火通學院定下的兩個參賽名額也沒有出所有人都意外,自然就是已經證明自己的葉立和前火通學院最強學員白展洪兩人,他們的入選沒有任何的意外,所有人對他們的入選都沒有任何的意見,畢竟這兩人已經代表著火通學院最強實力,沒有人可以撼動他們的位置。

周一的清晨,讓整個火通學院都變得不太一樣,今天的氣氛比起以往來說更加的凝重,對於升級考試,每一個學員都非常的重視,尤其是對於新生來說,如果他們考核不到二級生的話,那麼就意味著他們將會被開除,如果被異師學府開除的話,那麼他們的前途就很難有保證了,最多接替一下家族裡面的產業,或者到一些比較差的勢力之中去混混日子。

葉立與巴克等人同樣在今天的清晨就從三十九號宿捨出發,他們走在學院的小道上,看著同樣是今天要參加升級考試的學員們,不禁感嘆升級考試給學員們的壓力,這些學員們的臉上全部都是凝重的神色,而葉立這一方其實並沒有什麼壓力,史密斯與王小二隻是考核四級生,葉立相信以他們兩人目前的實力,想要考核成功應該問題不大,至於巴克的話,他考核的是七級生,雖然有一些難度,葉立也同樣相信這個考試難不倒他,而自己要考核九級生,這是自己選擇的,當然,葉立也可以選擇考核二級生,但是那樣又有什麼意義呢?

這一次所有學員前往的目的地都是一樣的,火通學院的考核區域,這個區域位於火通學院的深處,平常的話,這裡是沒有放開的,只有到了這個時候,考核區域才會進行開放,這個地方該怎麼說呢,其實在火通學院裡面,還算是一個比較危險的地方了,畢竟這裡的區域是考核用的,但是異師的考核又豈是那麼簡單,一個不小心同樣會讓學員們陷入危險之中。

此時考核區域的外圍已經圍滿了火通學院的學員們,這裡的氣氛也變得極為火熱,很多學員都是非常忐忑,當然,也有一些比較冷靜的學員,這些學員的心理素質都還算不錯,而他們的實力也在學院之中相當靠前,所以說只要自己有實力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太過擔心。

葉立等人同樣也來到了考核區域,望著眼前這人山人海的景象,他們也是相當興奮,相比於學員,那些學院導師他們更是早就來到了考核區域,這些導師分別作為升級考試的監督者的身份,同樣他們還有另外一個任務,那就是確保學員們的安全,一旦在考試之中,學員們的生命出現了危險,那麼這些導師就會及時出手,幫助自己的學員保住他們的生命。

上官火站在導師的人群之前,他看了看時間,發現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他向幾位導師點了點頭,而那些導師也是很快會意,他們提前進入了考核區域,與此同時,上官火對著這人山人海般的火通學院學員們大聲宣佈道:「好了,諸位都安靜一下,現在時間差不多了,那麼我以火通學院院長的身份,在這裡宣布,火通學院升級考試現在正式開始!」

隨著上官火宣布升級考試的開始,每一個火通學院的學員臉色都變得各不相同,有的學員顯得十分期待,而有的學員則是有一些心裡沒底,但是這就是異師的世界,適者生存,弱者淘汰的世界法則,沒有人可以改變,上官火此時繼續說道:「好了,考核二級生的學員們,進場吧,你們進入考核區域后,記得全部走二號大門,你們的考核地點在那裡面。」

上官火的話音剛落,頓時學員的人群開始涌動,許多學員都是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進入了考核區域之中,這些學員全部都是新生,有潛力班的也有普通班的,他們同時走了考核區域裡面的二號大門,而進入二號大門之後,此時這裡已經有兩位導師,普通班和潛力班的二級生考核是不一樣的,所以在這裡他們再一次分開,而普通班的學員升級考試分為五級,當有普通班學員考核成功五級生的話,那麼他可以選擇進入潛力班,當然,進入潛力班之後,他們的等級會被削減為三級生,這就是普通班和潛力班的差距。

再新生們已經進入考核區域后,隨後上官火繼續指引學員們進入考核區域,三級生,四級生,五級生,六級生的考核學員們也是開始按照順序進入考核區域,當然,他們進入的大門編號也是不一樣的,都是以他們將要考核的等級為編號各自進入,就在這些學員進入之後,考核區域的外圍的學員人數就已經變得相當稀少了。 上官火此時望著眼前僅剩不多的學員們,繼續說道:「好了,考核七級生的學員們可以進入考核區域了,你們進入考核區域后,找到七號大門,你們的考核地點就在那裡,預祝你們考核成功。」上官火說完之後,還特地多看了巴克兩眼,因為他這一次將要考核七級生。

巴克緩緩吐出一口氣,葉立在一旁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小子也是有一些緊張,隨即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安心下來,而巴克露出了一絲笑容,對葉立說道:「老大,我進去了,我一定不會給你丟人的,這一次七級生的考核我一定會通過的,至於老大的九級生應該很輕鬆。」

葉立推了巴克一把,笑罵道:「趕緊進去吧,我的考核你就不要管那麼多了,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如果連七級生的考核都通過不了,你以後可別說你認識我啊,哈哈。」

巴克傻笑了幾聲,也是重新收斂了笑容,跟隨著幾個學員緩緩走進了考核區域,他知道葉立是想讓自己放鬆下來,而他也是對這一次的升級考試充滿了信心,他相信自己在葉立這一年的支持之下,絕對能夠通過這一次的考核,而且在明年一定要拿到全院大賽的參賽名額。


這個時候,考核區域的外圍就只剩下了四個人,葉立,星晴,白展洪以及白美萊四人,星晴與白美萊是僅存兩位參加考核八級生的學員,而葉立和白展洪兩人則是準備考核九級生,對於白展洪來說,上一次他已經參加過考核了,只不過當時的考核並沒有通過而已。

上官火掃視了眼前四人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四個人目前來說,是火通學院之中最好的四個人,當然了,巴克的天賦也是相當不錯,只不過年紀比起白美萊則是小上一些,如果明年的話,上官火相信巴克超越白美萊應該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他最近的進步實在太快了!

「好了,星晴同學和白美萊同學進去吧,你們記得進入八號大門,至於葉立和白展洪,你們兩個小子進入九號大門,當然了,九級生的考核就是由本院長親自進行監督,你們在裡面放心,大膽的發揮吧。」上官火這個時候讓四人都是進入了考核區域,從現在開始,整個火通學院的升級考試已經徹底進入了激動人心的階段,每個學員都進入到各自的區域中。

葉立領銜著三人,這三人可以說全部都是立幫的成員,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像之前那般,當然,除了星晴與白美萊之外,她們兩個女生似乎總有一些摩擦,這些摩擦雖然不大,但是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有一點點的不和諧,至於造成摩擦的原因,當然是因為葉立的緣故。

這一次兩個女生都是選擇八級生的考核,白美萊已經在學院之中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所以她的導師也是很放心讓她進行八級生的考核,而星晴這裡,汪思涵對於星晴有著比較清晰的認知,她對於星晴考核八級生也是有著充分的信心,所以汪思涵也是同意星晴的升級考試。

而這一次的八級生考核,兩個女生都是憋著一股勁,她們都想通過考核,在葉立的面前也是能夠有一些面子,所以這一次的考核在兩個女生的眼中也是變成了一次隱形的較量。就是懷著這樣的情緒和意志,兩個女生走進來八號大門,葉立和白展洪兩人望著她們走進八號大門的背景,都是同時嘆了一口氣,這兩個女生真是不累啊,鬥了那麼久了還不消停。

葉立和白展洪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是無奈的攤了攤手,這個時候兩人也是走到了九號大門的位置,望著眼前這一道大鐵門,上面的九字,葉立的心裡終於開始興奮了起來,升級考試終於要開始了,進入九號大門之後,等待著自己的到底是什麼考題呢?葉立充滿了期待。

「葉立老大,走吧,我帶路,我畢竟已經參加過一次考核了,不過你也千萬不能大意,這九級生的考核難度可不簡單啊,雖然這一次我的修為比起上一次有所提升,但是我也不能保證能不能通過考核。」白展洪此時對葉立顯得極為恭敬,已經不像他們之前剛剛見面那般,而葉立對白展洪同樣也是以友相待,這就是葉立的為人處世之道,你敬我三分,我敬你一尺。

「嗯,走吧,讓我來見識一下這九級生的考核到底有多難吧,呵呵。」葉立顯得並不在意,擺了擺手,催促白展洪進入九號大門,而葉立同樣也是跟在他的身後,進入了九號大門。

進入九號大門之後,葉立和白展洪都是小心翼翼的前進著,他們兩人走在一道青石鋪成的小道之上,因為這裡面的道路只有這麼一條,所以他們只要順著走就沒有問題了,順著這條小道行走了約莫五分鐘左右,在葉立兩人的眼前出現了一座小塔,而這裡正是九級生考核的第一關,要想通過九級生考核需要通過三大關卡,成功通過後,九級生考核也就正式通過。

「葉立老大,這裡就是九級生考核的第一關,壓力塔,一共三層,這個塔裡面的壓力相當恐怖,我們要在裡面頂著巨大的壓力,走到塔頂拿出位於塔頂的考試卷,這一關才算過去。」白展洪畢竟參加過一次考核,所以對第一關的情況也是相當了解,開始向葉立解釋道。

「壓力塔?呵呵,真是有一點意思啊,好,走吧,讓我好好見識一下這壓力塔到底有多大的壓力好了。」葉立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這一座三層高的壓力塔,他的眼神充滿了期待。

這個時候,上官火突然出現在葉立兩人的面前,他看著葉立和白展洪,笑道:「呵呵,本來這第一關的說明應該由老夫來說的,現在被展洪提前說了,那也就罷了,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這一關的任務,那麼就儘力去完成吧,老夫只提醒你們一句,千萬不要小看壓力塔。」

上官火話音剛落,強悍的精神波動如同潮水般的自上官火的體內湧出,而他的身體,居然是逐漸的離地而起,最後停留在丈許左右的高度。

「九級生考核第一關開始,開啟壓力塔!!!」 低沉的喝聲,從上官火的嘴中傳出,緊接著,那強橫的精神力便是湧向緊閉的壓力塔石門,最後凝聚成一道光印,印在了石門上面的一個凹槽中,而這個凹槽隨即也是開始了轉動,雖然轉動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但是葉立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對於壓力塔的保護有多麼到位。

「轟隆隆……」隨著凹槽的契合,整個壓力塔都是在此刻抖動了起來,那緊閉的石門,也是緩緩的裂開,頓時,一股極端強悍的精神波動,從那石門之後擴散出來,將白展洪直接是震得狼狽倒退,而葉立則是依舊平穩的站在原地,這一下就體現出兩人的差距了。

「好強的精神威壓,嘿嘿,壓力塔嗎?確實有一點意思,僅僅是在外圍我就已經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壓力了,到了裡面肯定會有一些苦頭吃的。」在那些精神波動湧出時,葉立也是驚異的感覺到一種特殊的威壓,從那壓力塔中擴散出來,在那種威壓之下,他的身體,彷彿都是加重了許多,這讓葉立也是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對於壓力塔他並沒有太過擔心。

葉立尚還如此,白展洪此時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此時的他更是面色漲紅,急忙退遠,他要重新調整一下自己體內的氣息,剛才那一下確實讓自己的異氣氣息出現了混亂,不過這種程度的氣息混亂對於白展洪來說,並不算什麼事情,他略微調整了數十秒就恢復過來了。

「壓力塔已開啟,九級生考核,就此開始!!!」上官火盯著壓力塔,然後目光一轉,望向不遠處的葉立與白展洪,然後沉聲喝道,他的神色此時也是充滿了期待,對於葉立的希望早已經超過了白展洪,當然,下一屆的全院大賽上,他對於白展洪的表現同樣十分期待。

上官火這話一落下,無疑是如同一枚炸彈般,讓得葉立和白展洪眼睛通紅起來,他們目光火熱的盯著大開的壓力塔,最後,也不知道是誰一聲低吼,直接是一馬當先,對著壓力塔之內沖了進去,不過仔細一看,這一馬當先之人正是白展洪,對於壓力塔他並不陌生,所以這個時候,他也是充當了領頭人,而有了人領頭,葉立也是急忙行動,壓力塔之內,對於精神有著極好的錘鍊以及洗禮效果,就算是無法在九級生考核中取得什麼良好的成績,但至少在裡面逛一圈,對他們是有益無害,不過對於葉立來說,這九級生考核一定是要通過的。

「葉立老大,這個壓力塔可沒有那麼簡單,除了這股強大的壓力之外,還有一些幻像來對自己進行攻擊,這些幻像攻擊都是真實的,有一些玄乎,上一次我可是吃了大虧。」這個時候,白展洪突然想起來了什麼,急忙對葉立提醒道,白展洪的表現早已經脫胎換骨一般了。

「嗯,多謝提醒,呵呵。」葉立點了點頭,望著那略微偏低的壓力塔,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感興趣的神色,隨即腳尖一點地面,身形便是飄飛而出,直接掠進了壓力塔之中。

「葉立,你可不要大意哦,多加小心,要是你連壓力塔都無法通過,那也不要去參加什麼全院大賽了。」就在葉立即將掠進壓力塔時,一道細微的聲音,也是悄悄的傳進了他的耳中,那是上官火的聲音,葉立聽聞這道聲音,就清楚這個老頭看來還是有一些緊張啊。

葉立輕輕點了點頭,身形卻是未加絲毫停頓,猶如柳絮般,在上官火的注視中,輕飄飄的落進了塔中,畢竟這是九級生的考核,火通學院從來還沒有出現過九級生,如果葉立能夠通過考核的話,那麼就意味著火通學院將會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歷史,擁有第一位九級生。

「呼……」望著葉立和白展洪兩人消失的背影,上官火也是輕嘆了一口氣,如今,也只有等待著最後的結果出現了啊……當然,他希望最後的結果就是心中所想的那般,如果這一次火通學院能夠出現九級生的話,那麼下一屆的全院大賽上面,自己的信心將會提升不少。

在剛剛踏入大門的霎那,葉立便是感覺到一股濃郁的精神威壓撲面而來,轉瞬間便是將他所包裹,旋即,他的身體,便是微微的下沉了一些,葉立的腳步落在地面上,抬起頭來,望著這壓力塔的第一層,塔內的空間還算寬敞,只不過如今這裡,卻是顯得有些讓人難受。

在這塔內的半空中,強悍的精神力波動,宛如實質一般扭曲成形,那種感覺,就如同身處精神力的大海,令得人滿心敬畏,這個時候,白展洪就已經有一些出現了狀況,他現在是滿頭汗水的盤坐在了地上,顯然是有點吃不消這裡的精神威壓,不過按照葉立的推動,白展洪還需要適應一下這裡的壓力,如果等過了適應期后,他就能繼續前進了,不會受到什麼過大的影響,當然,在時間上面就會浪費了許多,不過這一次的考核並沒有時間限制。

望著這壓力塔的第一層,葉立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四處掃了掃,發現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以自己目前的狀況完全能夠抵抗這第一層精神威壓,他略微觀察一下白展洪的情況后,對他交代了幾句,對著塔中心的位置飛奔而去,那裡有著登上第二層的通道。

不過葉立也並沒有立刻急著衝上第二層,而是微閉著眼眸,感受著那從塔內四面八方涌盪而來的一種無形波動。那種波動,也是一種精神力,只不過卻是純凈得可怕,這些精神力,如同光線一般,以一種毫無死角的軌跡,掃遍整個塔內空間,因此,這裡所有人,都是被囊括在那種波動之下。葉立任由那種波動自他的身體之中掃描而過,而後,他便是驚異的感覺到,那種波動,居然是穿透了他的身體,直接走出現在了他腦海中的精神波動內!

奇特的波動,掃過葉立的腦海,也順勢掃過了葉立體內的異氣氣晶以及邪丹,這兩樣可是葉立之所以強大的根本,超出常人的異氣氣晶以及強大無比的邪丹,在關鍵時刻,他們都有臨危救主的戰績,葉立對自己的這兩大王牌也是相當的信任,不過這個時候,這兩大王牌在這奇特的波動之下,終於是產生了一絲情況,這讓葉立的心中頓時一凜,緊張了起來。

「嗡!」在那股波動掃過異氣氣晶和邪丹的霎那,葉立便是清楚的感覺到,邪丹竟是發出了細微的抖動,其色澤,也是變得明亮了一些,那種感覺,就彷彿是粘附在邪丹之上的一些雜質,被悄然的剔除了一般!這讓葉立十分意外,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雖說並沒有太強烈的增強之感,但葉立卻是能夠清晰的知道,不僅是邪丹,就連異氣氣晶似乎也是變得凝鍊了一些……,「這就是壓力塔的洗禮之力么?果然神奇!」葉立的雙眼再度睜開,眼中有著濃濃的驚訝之色,他現在也是略微安心了下來,好在沒有出什麼情況。

「不過這第一層的洗禮之力太弱,無法取到太過顯著的效果。」,想到此處,葉立的目光,也是投向了那通往第二層的通道,當下不再遲疑,腳尖一點地面,便是飛奔而去,那等速度,看得白展洪更是滿臉羨慕,他在這裡想要邁步都是困難,但葉立卻是還能夠自由奔跑,這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點,不愧是學院競技場排名第一的狠角色,輸給葉立,他也是心服口服。

塔內空間並不是遼闊得望不見底,所以也就半分鐘左右的時間,葉立便走出現在了一道樓梯處,在那樓梯上,有著一層精神壁障。雄渾的精神力從葉立的異氣氣晶內湧出,將他的身體盡數包裹,然後腳步一跨,便是在那白展洪的艷羨的視線下,順利的登上了第二層。

壓力塔的第二層中,葉立頓時感受到強大的壓力,這第二層的壓力比起第一層來說,簡直加大了一倍,這一下讓葉立的速度終於是放緩了幾分,不過葉立的面色並沒有改變,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難而,又是一道難題擺在了自己的面前,因為白展洪之前口中所說的幻象,也是在第二層中出現了,那麼就要意味著自己要在這種壓力之中進行戰鬥了。

以葉立的精神力,這壓力塔錢二層對他來說,幾乎是沒有半點的阻攔效果,因此,約莫十分鐘之後,他便走過關斬將,輕易的來到了第二層的深處,對於那些幻象攻擊,葉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在意,說句實話,以他們的攻擊力,就算葉立站著不動讓他們攻擊,也傷不了葉立一絲一毫,因為葉立的防禦力實在是太過變態了,跟一般的異師完全是不一樣的。

上了第二層,塔內空間立刻變得空蕩了起來,畢竟這個時候只有葉立一人攀爬到這裡,而後在試探了一下進入第三層的精神壁障后,葉立的選擇留在這裡接受壓力塔的洗禮,不管怎麼樣,這裡的洗禮之力,比起下面一層,已是強上了數倍,等經過了洗禮之後,葉立才會繼續踏入壓力塔的最後一層,也就是第三層。 「能扛著那股精神威壓,走到這第二層的,基本便是說明已經晉入異魂級別了或者說距這個層次不遠,白展洪那個傢伙,說起來也能夠算做異師學府之中的佼佼者了啊……」,葉立目光看了一眼第二層深處區域,此時的他正在接受洗禮之力,希望以此來繼續增強自己的感知能力,而且對於自己是全能師來說,增加精神力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葉立突然感受到一股極為強大的波動,在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道幻象,這道幻象就連葉立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因為葉立發現這道幻象的實力不弱,葉立的目光在這道幻象身上瞥了瞥,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呵呵,看來這個壓力塔真是有意思,似乎這壓力塔也是一件天地靈寶,擁有自己的自主意識,會根據每個人不同來安排對手。」

這一道幻象讓葉立看得有些不太真切,但是從身形來看,似乎跟自己相差無幾,這讓葉立想起來自己增加設置過的千幻琉璃陣,似乎壓力塔這裡也擁有類似於那樣的大陣,不過在壓力塔之中,葉立的感知力並沒有強大到那種地步可以感知出陣法來,而且葉立也沒有詢問雨姐,這種問題對於葉立來說,並不算是什麼太大的問題,自己只是來通過考核的而已。

對於這道幻象注視,葉立也不理會,精神力包裹著身體,剛欲抬腳進入,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葉立老大,你可得小心!這一道幻象可不好對付啊!」,聞言,葉立一怔,偏過頭,發現那開口提醒他的人,正是已經衝上第二層的白展洪,不過看他的面色,似乎也是狼狽。

望著那面色蒼白,但面色卻是頗為懇切的白展洪,葉立沉默了一下,剛欲踏出的腳步,突然收了回來,開口道:「展洪學長,你跟在我的身後,我一會將這道幻象擊敗,你要一鼓作氣衝上第三層,中間不要有所停留,要休息就到第三層上面好好休息,呵呵。」

白展洪搖了搖頭,指了指前方,說道:「葉立老大,沒用的,因為我到來之後,還會出現一道幻象,讓你以一敵二的話,太勉強了,而且還是在壓力塔的第二層中戰鬥,這裡的壓力已經讓我有些受不了,要不是我這一次修為精進,肯定無法那麼快就到第二層的。」

白展洪的話音剛落,果然在葉立的面前又是出現了一道幻象,而這道幻象也是讓人看不清面容,但是身形方面與白展洪極為接近,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面出來的,這一下葉立終於明白了過來,這裡一定設置過陣法,這壓力塔的第二層確實就可以擋下不少學員的腳步了。

葉立看著眼前的兩道幻象,對白展洪微微一笑道:「呵呵,計劃照舊,這兩道幻象就交給我來處理好了,一瞬間的事情而已,只不過我這裡也要多少施展一些能力,幻象畢竟只是幻象,學長,一會在那一瞬間的戰鬥,我會施展出一些特殊的手段,你可要保密啊!」

聽聞葉立的話語,白展洪滿臉的不可置信,他看著葉立不知道該說什麼,而葉立也不等白展洪回話,直接催動體內的異氣能量,對付兩道強大的幻象,葉立決定動真格的,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裡,雖然他清楚浪費一些時間也是能夠通過眼前這一關,但是對於白展洪,他所要承受的壓力就太大了,只要到了第三層,在樓梯口這個位置,就可以讓他好好休息了,因為在每一層的階梯處,這裡是沒有壓力的,所以壓力塔這裡還是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葉立這個時候直接心念一動,靈器級別的異寶黑魔蓮台,瞬間出現在自己的手中,白展洪望著葉立手中的異寶,整個人獃滯在原地,以他的眼力雖然無法準確判斷葉立手中異寶的真正品級,但是卻能猜出一個大概,葉立手中的異寶最少也是靈器級別的異寶啊,沒有想到葉立居然擁有這種等級的異寶,要是上一次戰鬥的時候,他早拿出來,戰鬥瞬間就結束了啊。

葉立略微簡單的施展了一下黑魔蓮台的威力,這眼前的兩道幻象瞬間就被擊破了,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就連白展洪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戰鬥就已經結束了,而葉立也是重新收到了黑魔蓮台,轉頭看著一臉獃滯的白展洪,笑道:「學長,結束了,走吧。」

「多,多謝葉立老大!」見到葉立收起來那一件異寶,那白展洪也是急忙恭聲道,這局面,基本已是淪為了他們的掌控,想起自己上一次來的情形,再看看這次葉立的手段,這一下更是確定自己跟隨葉立的想法是肯定沒有錯的,這一次自己總算是賭對了。

葉立沒有廢話,指了指前方的樓梯,然後他不再多留,身形一轉,便是直接踏進那通往第三層的精神壁障之中,而後,迅速消失了身影。

見到葉立順利進入第三層,那白展洪也是眼露羨慕之色,旋即,目光一轉,眼神堅定了下來,他同樣也是踏起來腳步,深吸一口氣,沖向了通往第三層的樓梯處。

當出現在第三層時,葉立的膝蓋便是微微彎了一下,那種精神威壓,幾乎是成倍的翻漲。

「呼……」挺直著腰桿,葉立深吐了一口氣,然後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直接走在第三層的通道,這第三層,可不是那麼簡單啊,而白展洪則是停留在了樓梯處,這裡沒有壓力,而他也要進行恢復了,通過恢復,他才能有辦法繼續前進,而這第三層的深處正放著通過壓力塔的考試卷,只有拿到了考試卷之後,才算是真正的通過了壓力塔。

低沉的腳步聲,在空蕩蕩的塔內響起著,十數分鐘后,葉立也是再度看見了一絲亮光,只不過,也是與此同時,他還看見了,在那道亮光之前,盤坐著兩道身影。

又是兩道強大的幻象!!!此時的二道幻象卻是可以看清楚面容,這兩道幻象正面露冰冷之色的盯著出現在視野之中的葉立,其中一道幻象的拳頭,更是直接握得嘎吱作響。 火通學院考核區域,九級生考核地點之,壓力塔中,此時一道幻象笑吟吟的盯著葉立,陰柔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塔內響起,而這第三層也是最後一層的壓力塔中,這裡的空氣也變得冰冷了起來,這一下,葉立的心中極為清楚,這兩道幻象又是擺在自己面前的難關。

「嘿嘿,終於讓我們兩兄弟見到了實力不錯的小子,我可是事先提醒了你,壓力塔第三層可是相當危險的,可得多多小心吶。」其中那道幻象對著葉立笑道,他的聲音讓人有一些毛骨悚然,不過這種聲音在葉立的面前,卻沒有太多的震懾力,葉立經歷過的比他想象的還多得多,區區兩道幻象而已,葉立還真不把他們當成什麼大事,最多就是活動一下筋骨罷了。

葉立看著面前這兩道幻像,微微一笑道:「呵呵,原來是壓力塔中的寶靈以及隱藏在壓力塔之中的陣法的陣靈啊,有意思,兩個本來毫無相干的靈體居然成為了兄弟,看來你們在一起的時間確實太久了,那麼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第一關的最後一個考驗了是吧?」

這兩道幻像聽聞葉立的話語,同時身體一顫,隨即也是顯現出自己的真實面目,這兩個幻像其實正是葉立口中所說的靈體,他們只是剛才保持幻像的感覺而已,這一下被葉立輕鬆看穿之後,他們也是沒有繼續保持剛才的樣子,而是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這兩個靈體的長相可以說是相當上歲數的,兩人都是留著長長的白須,而一個靈體穿著紅色長袍,另外一個靈體則是身穿黑色長袍,兩個靈體的神似極為接近,如果不注意看的話,彷彿是同一個人。


那身穿紅色長袍的靈體看著葉立,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呵呵,不錯,不錯,那麼多年過去了,終於來了一個有眼力的傢伙,之前那些廢話真是讓我們兄弟倆個感到十分無趣啊,老夫乃是壓力塔的寶靈,而我身邊這一位乃是布置在我壓力塔中的百幻陣的陣靈。」

葉立看著兩個靈體,這才分辨了出來他們的身份,之前葉立之所以能夠拆穿他們,還是因為雨姐的功勞,她提前將兩人的身份告訴了葉立,但是誰是誰,葉立卻是無法分辨,經過壓力塔的寶靈訴說,原來這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乃是百幻陣的百幻陣靈啊。

頓了頓,身穿紅色長袍的壓力塔靈看到了葉立身後的白展洪,淡然道:「呵呵,去年的那個小子又來了嗎?看來他這一次倒是跟了你,幸運多了,罷了,老夫今天開心就不為難你們了,你們能夠來到第三層,並且還能看穿我們兩兄弟的身份,這就已經足夠了。」

葉立這個時候也是有一些吃驚,沒有想到這兩個靈體那麼好說話啊,原本自己還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隨即葉立也是恭敬說道:「兩位前輩的意思是,我們第一關的考核已經通過了?我們可以過去拿考卷了?兩位前輩可不會出爾反爾吧?我可這就過去了哦!」

壓力塔靈和百幻陣靈無奈的搖頭一笑,道:「傻小子,過去吧,你的修為還不錯,就連老夫都看不穿,而且你身上似乎隱藏著強大的力量,這是老夫的預感,以你的實力跟我們戰鬥的話,勝算極大,繼續在這裡跟你糾纏也只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至於那個小子,上一次已經來過了,只是可惜被老夫輕鬆擊敗,這一次他的修為倒是精進了不少,不過還不夠,但是看在你小子的面子上,也讓他一起通過吧,考卷就在裡面,你們拿走吧,不過接下去的兩關,可不簡單啊,我們兩兄弟今天算是心情好,不然耗費你們一些時間,還是可以辦得到。」

聽聞雙靈的話語,葉立面色釋然開來,他包裹著異氣向白展洪那裡呼喊著,跟他說明了這裡的情況之後,葉立也是急忙通過了雙靈,來到了壓力第三層的最深處,這裡擺放著一個小檯子,而檯子上面則是放著兩張考卷,顯然是早就準備好的,這就是通過第一關的憑證。

看到兩張考卷,葉立也沒有什麼遲疑,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小檯子前面,微微拿起來其中一張考卷后,再一次小心翼翼的離開,當自己離開小檯子將近百米遠后,葉立這才放心了下來,他擔心這在最後一個關卡還會有什麼陷阱,所以才會如此小心翼翼,而白展洪也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裡,他看到葉立已經拿到了考卷后,也趕緊沖向了小檯子,但是意外發生了。

白展洪見到葉立安然無恙的拿到了考卷,他卻是放鬆了心態,結果陷阱還真的出現了,白展洪被困在了一個壓力結界之中,而上官火的聲音卻是在這個時候響起:「好了,第一關考核結束,葉立通過考核,白展洪考核失敗,在壓力結界之中反思一小時,就可以離開了。」

這個結果讓葉立有一些詫異,不過很快他就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其實這九級生第一關的壓力塔,考驗了考生許多東西,其中包括了修為實力,意志力以及最後的判斷反應能力,葉立在第一關表現的非常完美,沒有任何的挑剔,而白展洪雖然比起第一次有所進步,但是第三層這裡卻是依靠葉立才能通過,結果自己卻如此大意,放鬆了心態,導致觸動了陷阱,這才落得最後被淘汰的局面,只能說白展洪這一次是輸給了自己,但是卻贏得了經驗。

「展洪學長,抱歉了,我先走了,你這到了最後還是太過放鬆了,這個結果對你來說,其實是對你的鞭策,好好努力,下一次一定可以通過九級生的考核。」葉立看著被困在壓力結果之中的白展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微微安慰道,這一次葉立也是無能為力了。

「葉立老大,看你說的,你快到下一關去吧,這一次是我自己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怨不得任何人,而且經過這一次后,我的經驗以及心性將會再一次提升,我對下一次的考核非常有信心。」白展洪的表情有一些痛苦,畢竟被強大的壓力壓迫著,不過他的心中卻是非常釋然,他早就已經想通了,這一次雖然考核失敗,但是這一次跟隨葉立,他增長了見識。

葉立點了點頭,也沒有繼續廢話,他施展出虛步遁,非常快速的就離開了壓力塔,重新回到了塔外,而上官火依舊是平靜的等待在這裡,看著葉立的出現,他微微點了點頭,滿意的笑道:「好了,恭喜你葉立,你已經通過了九級生考核的第一關,現在進行第二關的考核。」

葉立拿起手中的考卷,說道:「院長,我想第二關的考核應該跟我手中的考卷有關係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