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2 Views

現在,經過三天的時間,雲城之中也是在也是沒有了張家的名字,也是完全就是沈家一家獨大的狀況。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雖然沈家一家獨大,但是沈家也是和平常一樣的,根本就是沒有張家的那般的傲氣,那般的占著自己的勢力,做事情不講理。

此刻,大清早的,就便是有著很多的人全部都是提著禮物前往沈家。

幾乎是雲城之中大大小小的勢力,家族的族長都是親自的登門,很顯然,他們都是想乘著這一個機會,和沈家搞好關係。

此刻,雖然是清晨,但是沈家早已經是一片的吵鬧的景象,沈家的禮堂之中也是全部都是堆滿了禮物,沈景天和沈蒼也是在場,都是在和那一些來者聊著天。

而也是就在這一刻,林寒緊閉的雙眼也是猛然之間睜開了,隨後就便是扭了扭脖子,頓時也是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是時候準備禮物的時候了」

林寒淡淡的說道,隨後伸手一個空翻,就便是出了房間。

經過這三天的時間,那一萬下品靈石也是已經是全部都是化為了烏有,全部都是被林寒給吸收了,但是可惜的是,林寒根本就是沒有突破。

現在,林寒只是感覺自己需要的靈石也是越來越多了,一萬下品靈石,別說是突破了,就是凡武境三重的修為,都也只是前進了一步,就連巔峰的狀態都是沒有達到。

那可是一萬下品靈石啊,那般的能量該是如何的恐怕,但是林寒卻是只是將凡武境三重的修為前進了一步,這般的恐怖的肚量,也是實在是驚人。

林寒可謂是遊走了雲城之中的各大的商場,為了其不必要的麻煩,林寒將自己的頭上也是帶了一個帽子,免得被人認出來了可就是不好了。

而就在林寒為沈夢瑤準備禮物的時候,沈夢瑤的房間之中,沈夢瑤也是忽然之間推開了房門。

今天,沈夢瑤穿得非常的美,金黃色的太陽光照射在沈夢瑤的身體之上,潔白無暇的皮膚也是顯得格外的水嫩,精緻的臉頰之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一身白衣,整個的身體之上就便是有著一種仙女的氣質。

今天的沈夢瑤,無疑是美得驚人。

很快,沈夢瑤就便是來到了禮堂之中。

「真美啊…」

看到沈夢瑤的出現,不少的雲城之中的年輕才俊也是不由得暗暗的說道,甚至有著一些都是直接性的快要流出口水出來了。

沈夢瑤此刻極為寧靜,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面對各位的來賓,隨後就便是來到了沈景天的身邊,小聲的問道「爹,您看見林寒了嗎?」

沈夢瑤的冰雪的眸子之中也是明顯的帶著一絲絲的期待,雖然沈夢瑤也是極力的掩飾,但是沈景天還是一眼就是瞧見出來了。

「林寒?我沒有看見啊,他大概是在他的房間吧,要不就是出去修鍊去了」

沈景天似乎也是看到了今天自己的女兒似乎是有著一些不同,沈夢瑤可是從來都是沒有這般的主動的問過一個男孩子的動向的。

再加上沈夢瑤眼眸之中那一絲的期待,沈景天心中也是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但是也是輕輕一笑,但卻是沒有做什麼。

對於感情這種事情,沈景天從來都是不參與進入的。

!! 「啊?可是我出來的時候看了一眼林寒的房屋,他的房門是鎖著的,我不是告訴他我今天的生日嗎?他不會是搞忘記了,去修鍊了吧」

沈夢瑤當即就便是嘟起了小嘴巴,臉色也是一下子差了起來,心中也是有著一些小氣憤。

在沈夢瑤此刻的心中,肯定是以為林寒太過於勤於修鍊,而導致在忘記了沈夢瑤的生日,卻是不知此刻林寒正在不斷的挑選禮物之中。

「夢瑤啊,不可不要怪林寒,畢竟誰都是不是像你這樣貪玩的。」

沈景天此刻也是自然是發現了沈夢瑤的情緒的變化,當即也是不由得輕輕一笑。

「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一年只有一次的」

沈夢瑤不由得咬了咬嘴巴,小聲的對著沈景天說了一聲,隨後就便是默默無聲的走了。

沈景天看的出來,沈夢瑤此刻的心情肯定是極差的。

沈夢瑤的生日宴會很快就便是進行到了一般的時間,此刻,所有的賓客都是已經是入座,一盤盤的好酒好菜也都是上了上來。

一個一個的大桌子都是坐滿了人,而最裡面最中心的那一個大桌子,沈夢瑤的身影赫然就便是在其中。

沈夢瑤此刻也是坐在一把特質的椅子上面,這一把椅子非常的精緻,就像是用冰雪製造而成的一般。

這是採用一種叫做冰雪玉石的材料做成的椅子,冰雪玉石可是一種非常珍貴的材料,這樣一把全部都是由冰雪玉石製作而成的椅子,可是不便宜的。

「夢瑤,今天是你的生日,同樣,幾天之後就便是將離開沈家,去往流雲宗之中,父親沒有什麼送給你的,這一枚儲物戒指你就拿著吧」

沈夢瑤此刻正在發獃呢,突然之間聽到沈景天的話語,當即心中也是一嚇,隨後也便是慌忙的站了起來。

看著沈景天手中的那一枚儲物戒指,沈夢瑤也是說道:「爹,這東西這麼貴重,女兒不能要」

雖然沈夢瑤和沈景天是父女,但是這儲物戒指實在也是太過於貴重,所以沈夢瑤也是堅決的搖了搖頭。

「夢瑤,你就收下吧,你馬上就要去流雲宗了,流雲宗可是青州境內的宗門,聚集的也是青州的全部的青年才俊,爹沒用,沒有什麼能夠給你的,這一枚儲物戒指,你一定要收下」

「最起碼,有一枚儲物戒指的存在,你也是不會那麼的丟人」

沈景天此刻滿臉的微笑,但是誰都是可以聽出來,沈景天的話語之中的無奈和辛酸。

沈夢瑤和沈景天也是一直生活在了一起十六年,現在沈夢瑤馬上就是要離開自己,沈景天的心中當然也是很不好受的。

「夢瑤,聽你父親的話,收下吧,流雲宗之中的人幾乎都是青州的各大城市的天才,有一枚儲物戒指,至少也是能夠方便許多,若是連一枚儲物戒指都是沒有,會被被人看不起的」

「還有,若是在外面受了什麼欺負,你隨時都是可以回來的,沈家永永遠遠的歡迎你」

坐在桌子一旁的沈蒼也是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隨後就便是滿臉的微笑的說道,只是眼角的一處濕潤卻是暴露了沈蒼心中的真實的想法。

沈蒼可謂是沈家的老一輩的人物了,他見證了沈景天的成長,同樣也是見證了沈夢瑤的成長,現在看到沈夢瑤要自己一個人出去打拚,而自己卻是什麼忙都是幫不上,這的確是讓人的心中很難受的。

「恩」

沈夢瑤非常乖巧的用力的點了點頭,心中也是很不好受,眼睛旁邊,也是微微有一些的濕熱。

沈夢瑤隨後就便是緩緩的接過沈景天手中的那一枚儲物戒指,沈夢瑤心中就是很不好受了,也是差點就是要哭出來。

「別哭啊,今天是你的生日,要高高興興的,記住,若是受了什麼欺負,就回來,還好,有著林寒跟著你一起,我相信林寒的天賦,即使是在流雲宗那樣的宗門都是能夠闖出一片天地出來的」

「有著林寒,至少你就是能夠少受一點兒的委屈了」

沈景天也是不由得暗自神傷,隨後也便是強忍住自己心中的情緒,滿臉的微笑的說道。

「恩」

沈夢瑤再次的點了點頭,隨後就便是一言不發的吃起飯菜來。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就便是到了夜晚的時刻,此刻沈夢瑤的生日宴是結束了,但是最重要的,至始至終,林寒都是沒有出現。

沈夢瑤心中此刻也是很是不爽,看著林寒的房間,發現林寒的房屋卻是還是鎖著門,沈夢瑤也是不由得嘟了嘟嘴吧,隨後,竟然是直接性的坐在了林寒的房間門口。

看這樣子,似乎是要等著林寒回來一般。

「夢瑤,我給你把禮物準備好了」

就在沈夢瑤坐在林寒的房間門口的暗暗發獃的時候,林寒的聲音卻是突然地從旁邊傳了出來。

沈夢瑤向一旁望去,林寒的身影也便是出現在了他的眼眸之中,沈夢瑤當即就便是惡狠狠的看著林寒,說道:「我不是跟你說我我今天生日嗎?你怎麼還去修鍊了?」

林寒看著沈夢瑤那般的惡狠狠的模樣,落在林寒的眼中卻是不僅是不是兇狠,而是一番格外的可愛,林寒隨後就便是說道:「我可是記得很清楚的,我之所以這麼晚才過來,我都是去跟你準備禮物去了」

「看看吧,這是什麼?」

林寒隨後就便是將自己手中提著的一個大大的東西亮在了沈夢瑤的眼前。

圓圓的盒子,製作非常的精美,在這一個圓圓的盒子之上,也是有著一個大大的粉紅色的蝴蝶結包裹著這一個圓圓的盒子。

這根本就是一個蛋糕!

是的,這也是林寒的準備,林寒也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是做出來的東西,否則,也是不會這麼遲才是來。

在這一個世界之上,可是沒有蛋糕這一說的,所以林寒也是只能夠親手製作。

「這是什麼?」

聽到林寒說竟然是再給自己準備禮物才是弄的這麼遲的,不是因為忘記了修鍊去了,沈夢瑤也是心中才是隱隱的平衡了一點,不過隨後沈夢瑤看著林寒手中的蛋糕,也是非常的疑惑。

「我們先進去吧」

林寒則是沒有說什麼,而是神秘的對著沈夢瑤一笑,隨後就便是打開房門,兩人就便是進入到了房間之中。

林寒將房門關上,隨後就便是一下子將蛋糕盒子給揭開了。

露在沈夢瑤眼前的,就是一個地球之上的普普通通的奶油蛋糕。

不過雖然這一個蛋糕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蛋糕,但是落在沈夢瑤的眼中,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看起來還蠻好吃的」

沈夢瑤此刻也是一臉的期待的樣子,擦了擦自己的小手掌,似乎已經是有一些迫不及待起來。

這一個蛋糕,在沈夢瑤的眼中真的是一個非常新奇而精美的東西了,沈夢瑤也是從來都是沒有見過的。

!! 「來吧,接下來,我就是跟你把蠟燭點燃」

林寒沒有解釋什麼,而是拿出了幾根蠟燭,隨後就便是插在了蛋糕上面,手掌一翻,丹火燃燒,就便是將三個蠟燭點燃了。

「你在做什麼?」

沈夢瑤也是有些傻眼,根本就是不知道林寒在做什麼,把蠟燭插上去幹什麼?

不過這般的蠟燭的微微火光,加上這般的蛋糕的樣子,似乎還有點挺美的樣子啊…

「接下來呢,你就閉上眼睛,許願吧,記住可不能夠說出聲音來哦」

林寒一臉微笑的看著沈夢瑤,也是輕輕的說道。

「許願?」

沈夢瑤抬起頭顱,也是看著林寒說道,在他的眼眸之中也是不難看出一絲絲的疑惑之意。

「是的,等你許完願望之後,我們倆就一起把這蠟燭吹滅,你的願望就一定會實現的」

林寒一臉的笑意,看著這一個蛋糕,林寒也是不知道是花費了多少的材料才是做出來的。

「是嗎?這麼神奇?那我試試」

沈夢瑤聞言,頓時大眼睛就便是猛然的一亮,隨後就便是可愛的對著林寒一笑,隨後就便是雙手緊貼,秋水眸子也是悄然的閉了起來。

看著在微弱的火光的照耀之下的沈夢瑤,也是顯得格外的美麗,此刻的沈夢瑤,就像是一個小公主一般。

沈夢瑤一臉微笑,口唇微動,幾秒鐘之中,沈夢瑤就便是睜開了眼睛,秋水眸子之中,也是有著一絲欣喜流露而出。

「來吧,我們一起把這蠟燭吹滅」

林寒見到沈夢瑤許完了願望,隨後就便是笑著說道。

「呼…」

兩人輕輕的吹動了一下,隨後就便是將蠟燭吹滅了,林寒隨後就便是將大燈給打開了。

「生日快樂,夢瑤姑娘」

林寒一笑高興的笑容,看著臉色似乎有些微微泛紅的沈夢瑤,也是不由得說道。

「謝謝」

沈夢瑤真誠的看著林寒,似乎是有一些感動還是怎麼的,沈夢瑤的眼睛之中竟然是還有著淚光躍動。

「來吧,我們開吃吧」

林寒隨後就便是用刀切下來了最中間的那一塊蛋糕遞給了沈夢瑤。


「謝謝」


沈夢瑤此刻如同一隻小鹿一般,乖巧的出奇。

兩人一同吃著蛋糕,蛋糕油香濃郁、口感深香有回味,吃在口中香軟誘人,自有一種獨特風味,令人一品難忘,林寒也是一邊跟著沈夢瑤聊著各種話題。

吃完蛋糕之後,林寒也是突然之間用手抓了一大塊蛋糕,在沈夢瑤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之下,一下子就便是抹在了沈夢瑤的臉上。

此刻,沈夢瑤就是想一個小花貓一般,很是可愛。

「林寒,你好陰險」

沈夢瑤頓時就便是佯裝氣憤不已的樣子,隨後就便是偷偷的一笑,手掌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塊蛋糕抹在了林寒的臉上。

「你還說我陰險?」

林寒當即也是輕輕一笑,當即就便是又是抓了一塊蛋糕抹在了沈夢瑤的臉上,隨後兩人就便是開始蛋糕大戰起來。

房間之中,一聲聲的歡聲笑語也是顯得格外的熱鬧。

一段時間之後,林寒和沈夢瑤也是停止了蛋糕大戰,隨後林寒就便是對著沈夢瑤說道:「跟我來」

牽著沈夢瑤的手,林寒就便是帶著沈夢瑤一路狂奔。

「去哪裡啊?我現在滿臉都是奶油,這樣被人看見會被笑死的」

沈夢瑤當即就便是說道。

「沒事,不是還有我陪著你嗎?」林寒也是回頭對著沈夢瑤一笑,此刻沈夢瑤和林寒的身體之上已經是全部都是奶油的痕迹。

帶著沈夢瑤狂奔了一會兒之後,林寒就便是來到了一處荒山野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