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91 Views

見到已經將小小法加了好友,郭子強覺得是該往下一層去的時候了,便告辭着:“我要到下面的層去了,到時回城了,送你地獄雷光。”

Written by
banner

小小法覺到郭子強應該是去殺裝備,畢竟戰士來祖瑪殺怪升級的可不多,特別是郭子強一身的高級裝擺在那,很明顯都這麼好的裝備了,來祖瑪升級?這有可能嗎?不過雙方關係也就一普通角色,不好加入去打裝備,要是不同意,那不是好尷尬!點了點頭識趣回:“好,好的,那我到時城中等你。”

郭子強沒在言語,點了下頭,看準好方向,往下四口的那間最段頭的右邊房間跑去。


“在殺殺看,專殺大老鼠,再爆個傳送戒指來,我好來研究研究,到底作用是哪方面!”目視着郭子強向着走廊的最裏面跑得不見影子後,小小法自語着,開始以大老鼠爲主要攻擊首選,往有怪的房間去卡位殺起來。

卡位對於法師來講,輕鬆,方便,安全,只要在法師自己的邊上刷新出怪來,紅藥就基本是不用去喝來補血的,用的也是藍藥,畢竟技能要耗藍!

對於經過的走廊上的祖瑪衛士與祖瑪雕像、祖瑪弓箭手、鍥蛾、大老鼠它們,郭子強直接肯定無視,因在這條走廊上刷出的這些祖瑪怪,是不可能會出極品祖瑪,這條經驗是依他以前在傳奇與在來到武國後,玩經典在下了好幾次祖瑪殿後,總結出在祖瑪殿中,1-5刷極品祖瑪怪的設計與以前在傳奇中玩的基本無二!而對於鍥蛾與大老鼠,鍥蛾在這條走廊上,刷出的就2三一羣左右,想來麻住郭子強,效果基本上無,再說大老鼠雖然在小小法殺的那隻,爆出了傳送戒指,那也只能當做是超級超級無敵無敵好運,億萬中挑一,機率低得可以忽略來的,畢竟在以前的傳奇中,一個服務器中出現傳送戒指的數量,控制在一隻手就能數得過來;殺大老鼠,還來爆出傳送戒指,那基本上等於天方夜譚了!

在來到下四口的右房間時,見到在房間裏的口子處那堵着3只祖瑪怪與2只大老鼠,2只鍥蛾,想要從哪口子下去,就得殺一個能進口子的空位,或者將這些怪引開,來選擇有一空位夠從口子處下去!

二選一,郭子強選擇的是第二種,慢跑進到這間房間;

一進到房間,原本還只是優哉遊哉的怪,見到對家—-玩家的到來,使出各自的力量,拿起武器向郭子強跑來,準備戰鬥!

在稍停了幾秒時,郭子強見到怪已經離他只有1米的距離,忙吸引着它們往房間外跑去,房間門處是沒有怪在的。

2只祖瑪怪跟着郭子強的步伐從房間出了門,而另在的怪慢了的緣故,追到門口處時,便因牆擋之故,呆在了門口的兩邊,各自活動着。

見到這‘緊跟’他步伐的祖瑪怪,郭子強將它們帶離門口能不被擋進,3米遠時,郭子強跑着再次往這間有下四口的房間跑去。

這次房間裏的另幾隻怪,雖有阻攔,但已經不能擋住空位的它們,對於郭子強來說,根本就無任何價值,從空位處,速度地進入到了下四口處。

一轉眼不到的功夫,郭子強便實實在在已經踩在了祖瑪四層的地板上,沒開四層的地圖來確定下到5層的口子在哪,依早就對祖瑪1-5層太熟悉的腦海印象,因在經典中與傳奇地圖無二樣!郭子強直接就是一個隨機傳送卷,從包裏一拿出來,馬上打了開來! 啦啦啦,今天要出門一趟見幾個好久沒見的朋友,額,貌似大家都有看盜版的習慣,這個..趙胖也有這愛好,就不說什麼了,呵呵,碼字,圖一開心。

前幾天一直挺不開心的,看人家那麼幸福…啊…挺奇怪的,趙胖一直自認是個比較理智的人,但是,額..想找個機會寫個小故事紀念一下的,不知道有沒有空,關於一個胖子和一個少女的故事…

惠城城邊,林有福家中,林桐眯着眼反覆瞅着手中一打厚厚的文件咧嘴一笑。

“哈哈,終於搞定了。”

名稱:林師傅方便麪

申請日期:1994年8月31號

額,正如我們所見的,這是一份專利證書,下首的大紅圈標明瞭它的合法性。小心的收在保險箱裏,林桐交還給林有福,後者隨即將它鎖進了保險箱。

90年代的國人對“專利”這個詞的概念還是相當模糊的,不然也不會出現萬燕之類的尷尬事件,致使衆多令人鬱悶到吐血的事接二連三的出現,林桐賣的不是VCD,但也不希望他花費大筆鈔票打造的金字招牌被別人搶去。

“一個企業的經營成功與否,在滿足產品質量過硬這個根本前提之後還需要行之有效的經營計劃。”小林老師指着黑板一臉嚴肅的說道,充作學生的有福很配合的問道:

“那行之有效的經營計劃都有哪些?”

“嗯,問的好,我們是做食品的,首先在滿足食品質量的同時還要具備創新思維,現在的大陸不具備競爭對手,中國在開放,我們發展很快,但目前單一靠國內的新力量是不行的,一到兩年內,肯定會有大批外企入內,經濟搞活的同時,食品行業定會火熱,要在面臨不斷增溫的市場環境中保持企業的活力和穩定發展就需要不斷創新。

大多數企業都會有一個自己核心的產品,這種核心的產品往往在質量、價格、技術上面在行業內處於相對的優勢地位,但企業深刻明晰,這種優勢地位並不會一陳不變。

正是基於以上原因,企業只有通過不斷創新補充渠道,才能保證企業利潤和發展空間。”

點了點頭,林有福在不知何處掏出的筆記本上寫下“創新”倆字。

“創新其實也可以歸屬到產品質量上去,但我現在要講的另一條則不同。”轉過頭,用沾了水的手指畫下兩個大字:宣傳。

“我這裏所講的宣傳具體來說就是做廣告。 實踐證明,廣告在傳遞經濟信息方面,是最迅速、最節省、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好的產品藉助於現代化科學手段的廣告,其所發揮的作用不知比人力要高多少倍。

廣告宣傳對企業來言有無可替代的作用,具體可以概括爲三點內容:

一是企業宣傳工作是塑造企業外部形象的主要渠道。二是企業宣傳工作是創造良好發展環境的主要手段。三是企業宣傳工作是培育企業文化的主要方式。 總之,隨着市場競爭的日趨激烈,企業要想求得一席立足之地,獲得長久發展,必須對企業宣傳工作進行重新審視和定位,不僅不能弱化,而且需要進一步鞏固、強化、放大,通過更好地宣傳,爲企業樹立一個良好的外部形象、社會聲譽,創造一個團結、穩定、向上的內部發展環境,從而推動企業的全面健康協調發展。”

“聽起來很像****作報告。”

“關鍵是你是否已經懂了。”

“完全沒有問題。”林有福像小學生一樣連連點頭,林桐頗爲滿意的嗯了一下,隨即林有福提出爲題:“可是這跟我們去吃飯有什麼關係?”

“啊!?額..好像沒什麼關係…”

“… …”

… …

聽罷林桐的長篇大論後已經是正午了,在林有福家美美飽餐了一頓,閒暇之餘逗弄了一陣林一凡後林桐告別了林有福後又緊趕慢趕去了董澤昊家。

“哎喲,眼瞅着要過年了,那個人的事還沒敲定呢,好忙,好忙。”

姓名:王仲

出生日期:1971年6月13號

覺醒時間:不明

能力類型:精神攻擊(等級:c)

狀態:監視中

簡歷:山東曲阜人,1992年畢業於LC大學歷史系,同年8月父母因一起車禍雙亡,1993年因防禦過當殺人,判刑8個月。出獄後跟隨徐林海蔘與黑社會性質組織。

林桐和董澤昊從濟南下車時已經是下午4點鐘了,冬天的四點已經是黃昏時分,林桐回憶了一遍從上面得到的所謂簡歷不覺又是一陣鄙視:上邊這幫人就不能做詳細一點嗎?!

撇了眼滿臉不情願的董澤昊,林桐繼續瞎想:c級嗎?相當不錯呢,還是精神系的,這可比徐林海有價值的多,不知道,長什麼模樣,71年?相當年輕呢。

… …

剛剛下過一場雪,濟南的冬天格外冷,眼瞅就要過年了,很多店鋪都早早關了大門,王仲已經有些等不及了,倒不是他等着過年,是人家店主等着過年。

“我說小兄弟,我們是旅館不是出租房,你住了也有兩個月了,也不是大哥我也趕你,可,可我們總要過年不是。”

“大哥,我知道你也有難處,你放心,我年前一定會退房的,我那朋友就到了。”一張大團圓塞到中年人手裏,中年人頓時樂了:“小兄弟這是幹什麼,離過年也沒幾天了,何必又另加錢呢,這麼着,我現在給你整幾個菜去。”

在一個掉了漆的鐵門外,林桐一陣低笑,搞得董澤昊莫名其妙。

“哎呀,這才什麼時候啊,已經有這麼勢利的人出現了。”招呼一聲,林桐兩人推開半掩着的鏽鐵門進了院子,正迎上喜滋滋從屋裏出來的中年人。

“兩位是要住店嗎?對不住,小店這幾天已經停業了。”

www ▲ttκΛ n ▲C〇

“不是,我們是來找人的。”

… …

進了裏屋,看着眼前這帶着一股頹廢的帥哥,林桐咧嘴一笑:“你好啊,王先生。” 白衣少女俏臉通紅,將整個腦袋都埋在了雙腿間,看都不敢看姜小凡了。這個人怎麼能這樣呢,居然就這樣在女孩子面前說別人很漂亮,他是在表白嗎?

姜小凡摸了摸鼻子,這少女還真是害羞。

既然已經不在紫微星了,他也沒有什麼著急的事要做,索性就坐在地上望向旁邊的白衣少女:「唔,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嗎,離開家族后,你要去哪裡?」

少女一驚,慌亂的抬起頭來:「你不要我了?」

姜小凡:「……」

這話怎麼就那麼熟悉呢?

少女似乎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臉蛋一下就紅了,跟個西紅柿一樣。她又重新將頭埋了下去,支支吾吾的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沒有親人了,不知道去哪。」

她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腦袋抬了起來,希冀的望著姜小凡:「你能帶著我嗎?我,我真的不知道去哪裡,我……你以後回紫微,我也可以跟你回去的。」

「這……」

姜小凡有些遲疑。

他倒不是嫌白衣少女會是個累贅,反倒是擔心自己會拖累她。畢竟他的敵人太強大了,跟在他身邊的話,隨時都有可能面臨著死亡困境,他不知道九重天什麼時候又會派遣出至強者來追殺他。

可是,看著少女望著自己的期盼眼神,他又怎麼拒絕的了?

她這麼柔弱,又這麼膽小,可又偏偏生有這麼一副絕世容顏,一個人行走世界肯定會非常危險。最主要的是,她的神識海那麼浩瀚,要是遇到一些心性不佳的修士,可能會被奪走本源也說不定。

那可就真的是自己害了她了。

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道:「好吧,反正我現在也是一個人,我們就結伴而行好了。以後你要是有其它想去的地方就告訴我,我一定送你過去。」

「真的嗎?你願意帶著我?」

白衣少女的雙眼突然變得很亮。

「恩。」

姜小凡點頭。

得到姜小凡肯定的回答,白衣少女先是很開心,而後眼睛又紅了:「謝謝你對我這麼好,我,我真的沒有其它地方可以去了,我,我也不想離開你。你去哪裡,月舞去哪裡。」

姜小凡張了張嘴,這個女孩也太相信他了吧?


他笑著搖了搖頭,這個女孩太純凈了,對自己一點戒心都沒有,萬一自己只是個修為強大的壞人怎麼辦?不過,被人這麼信任,他還是很感動,他感覺到了少女對他的依賴。

他伸出手拍了拍少女的腦袋,笑道:「放心吧,我會帶著你的,以後可不要再掉眼淚了,會哭花漂亮的臉蛋。」

「嗯。」

少女乖巧的點頭,伸手抹了下眼睛,又抱住了自己的雙腿。

她露出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在外面望著姜小凡,而姜小凡則是望著前方的清湖,一時間思緒百千,卻又不知道該做什麼。他才剛剛跨入玄仙領域而已,要想達到三清境界橫跨星空實在太遙遠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呀……」

突然,白衣少女驚叫了一聲。

她突然變得很是慌亂和緊張,一下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怎麼了?」

姜小凡有些不解。

少女有些焦急:「我有東西掉在仙月族內了。那,那是母親留給我的遺物。」

她臉色有些驚慌,而後又有些期盼的望著姜小凡。

姜小凡也從地上站了起來,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慰道:「不要擔心,我陪你去取回來,順便你也帶些換洗的衣服出來。以後我們要走的路會很長,沒有幾套換洗的衣服可不行。」

既然是母親留下的最後東西,就算那只是一塊破石頭,但是對這個少女來說也是很重要的珍寶,和生命都差不了多少了,這麼珍貴的東西,姜小凡自然得去幫她拿回來。

他也想了解一下其它事,說不得還要借仙月族的古籍一觀。

「走吧。」

他伸出手去拉白衣少女。

不過手才剛剛伸出去,他又縮了回來,覺得這樣似乎有些不妥。

倒是少女望了他一眼,低著頭將小手放到了他的手中。

姜小凡只感覺一隻很柔滑的小手牽住了自己,微微有些冰涼。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對著白衣少女笑了笑,拉著她朝著原路返回。

千丈的距離很快就過去了,姜小凡帶著白衣少女出現在一座宏偉的門庭之前。門庭很是威嚴,兩邊各有兩座巨大的石獅,眸子瞪的很大,炯炯有神,如同是有生命的活物般,給人一種心悸之感。

白衣少女對姜小凡小聲的道:「它們本來是兩頭真正的獅王,都有玄仙級的修為,後來被家族用秘法煉化鎮壓在了這裡。它們原本的靈識被抹去了,如果有人硬闖家族,兩隻獅王會復甦阻攔。」

十七八歲的少女眼中有些悲哀,對這兩頭獅王很同情。


「弱肉強食,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姜小凡搖頭。

之前他帶著少女從仙月族離開的時候並沒有走正門,而是直接從虛空中飛過。這仙月族雖然也有守護大陣,但一般都是針對從外面闖入的人,如果是從內部出去,沒有族內修士啟動的話,大陣是不會自主恢復的。

「走吧。」

他拉著少女朝著門庭內走去。

仙月族外立著數十人,個個精氣神飽滿,神色非常冷峻。見到姜小凡拉著白衣少女迎面而來,頓時就有人站了出來:「什麼人?止步!」

不過,很快,數十人有人認出了姜小凡旁邊的仙月舞,頓時收起了手中的長槍,嘲諷道:「是你,你怎麼會從外面回來?還拉著這麼一個小白臉。家族供給你那麼多資源,你浪費了就算了,還敢出去勾三搭四?」


「那也不然,說不定是將那些靈丹妙藥送去給情郎了。」

「做人還是要有點臉面,特別是女子!」

「她還有臉面?嘿,除了臉蛋好看了一點外,她什麼都沒有。」

這些守衛似乎還不知道演武場所發生的事,不知道白衣少女已經被人強勢從自己一族的幾個長老眼前帶走了。他們個個面帶譏諷,言語很是無情和惡毒。

「不是的,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

少女有些急了。

「你什麼你,不是我們想的那樣,那又是怎樣?」

「令牌有沒有,沒有的話,就和你的情郎滾一邊去,仙月族閑人免進。」

「趕緊,別耽誤我們的時間。」

這些守衛言辭很惡劣。

「我,我……」

白衣少女眼睛通紅,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