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2 Views

「再翻過前方一座山峰就到了陰風嶺,我們要小心了,封天宗的弟子可能就隱藏在暗中,等著伏擊我們!」洛煙紅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前方山峰陡峭,怪石嶙峋,古樹參天,藤蔓密布,似乎隱藏著無窮的殺機。


「哈哈哈,對付你們,何須伏擊?」

洛煙紅話音剛落,前方便有一道囂張的聲音響起,數道人影走了出來,那走在最前方之人依舊大笑著,目光肆意地在丁寧四人身上掃視。

「刑良!」洛煙紅、呂沖和周正陽神情微凝。

「沒錯,正是我!」刑良大步走來,身後跟著**人,全都是高手,臉上帶著冷意,圍了上來。


「呂沖、洛煙紅、周正陽,哈哈,沒想到竟讓我碰到你們,看來你們註定要死在我的手中!這些日子殺了不少開天宗的人,不過都是垃圾,沒有一個能看上眼的,而你們,應該能夠讓我好好活動活動手腳了!」

刑良面帶殺機,看向丁寧:「咦,這位倒是面生,不過能與他們三人同行,想必你的修為也不弱,擊殺開天宗的高手,可是我最願意做的事情!」

洛煙紅俏臉微冷,道:「刑良,聽說這次封天宗外門大比,你只不過獲得了第五而已,這種實力也敢跑出來囂張,真是找死!」

「找死?」刑良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沒錯,我的確只獲得了第五,但就算如此,想殺你們幾個也是輕而易舉之事,你們開天宗外門之中,還沒有人能夠讓我忌憚!哦,對了,或許那個斬殺了吳興的丁寧實力不錯,如果有機會,我倒是很想和他較量一番!」

「有機會?當然有機會,現在就是機會!」洛煙紅冷笑。

刑良眼眸一凝,目光如兩道利箭射向丁寧:「你是丁寧?」

「我就是丁寧!」

丁寧神情冷淡,猛然踏步而出,手掌抬起,轟隆隆一片雷海出現,朝著刑良拍了過去。

「就讓我看看你這開天宗外門第一實力究竟如何!你們去將他們三個殺了,嘿嘿,我可不能輸給仇鴻振那小子!」刑良冷笑一聲,手中陡然出現一根長棍,這長棍煞白煞白,好似骨頭一般。

只見刑良將手中長棍掄出,砸向雷海,口中滿含殺機道:「我這根虎魄,乃是用一頭鑄天境的妖獸老虎的骨骼煉製而成,並將其魂魄抽出,煉入其中,乃是四品寶器,今天,我就用他敲碎開天宗外門第一人的骨頭!」

「你們開天宗所為的高手,全都不堪一擊,都是垃圾,什麼外門十強,在我封天宗根本進不了前十!」

刑良手中虎魄棍隱隱發出虎嘯之聲,狠狠掄出,長棍好似化作一頭巨大的妖獸猛虎,巨口大張,要將雷海吞沒。

「井底之蛙!」

丁寧淡淡開口,任憑他長棍砸來,只是手掌拍落一片雷海,噼啪巨響之中,虎魄棍砸入雷海之中,這件四品寶器果然威力強悍,雷海瞬間湮滅大半,但丁寧面色不敢,手中改拍為抓,啪的一聲,雷海消失,他手掌一把將虎魄棍抓住。

「四品寶器,呵,在你手中發揮出的威力實在是太小,還是讓我來教你吧!」

丁寧握著虎魄棍的手掌五根手指彈動,頓時這件四品寶器猛然震動起來,竟脫離了刑良的掌控,落入了他的手中。

刑良變色,心中驚駭不已,只覺一股恐怖的力道震蕩,讓他蹬蹬後退幾步,但那被他祭煉了許久的虎魄棍竟然落入了丁寧的手中!

不好!

刑良心頭震動,目光中瞬間充滿了驚懼,他剛剛還信心滿滿,此時卻感覺到絕望,僅僅一招,他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丁寧的對手!

「不可能,我在宗門秘境之中修鍊一月有餘,半隻腳已經踏入了鑄天境,就算是夏天縱我也有信心一戰,這個丁寧怎麼會如此強大?難道他已經晉陞到了鑄天境?一定是這樣!」

刑良心念電轉,越發覺得恐怖,趁著反震之力,身軀一動,後退,一息間便退了數丈遠。

「被我碰到,還想走嗎?四品寶器的力量,你來試試!」

丁寧眼眸冷漠,手中握著虎魄棍,橫掃了出去,這件寶器被刑良祭煉,丁寧的元氣一會半會無法滲透其中,不過,丁寧根本不需要注入元氣,只是憑藉一股蠻力轟擊!

轟!

虛空好似被他一棍砸爆,而他明明站在原地揮出虎魄棍,但這件寶器落下之時,卻已經到了數丈遠的刑良的頭頂。

噗!

一棍落下,正中刑良頭頂,噗的一下,好似整片天壓了下去,他連叫聲都未曾發出,便爆碎成了一團血霧。

「凝元境的修為,也敢在我面前嘚瑟,真是不知死活!」

丁寧淡淡搖了搖頭,身影閃動,虎魄棍掄出,頓時,**團血霧同時出現,那跟隨刑良的封天宗高手全都斃命。

「這虎魄棍倒是好用。」丁寧看了看手中的白骨長棍,收了起來,回頭看向洛煙紅三人,卻發現三人正一副見鬼的表情望著自己。

「你……你達到了鑄天境?」極少開口的周正陽木然地問道。

「沒有,不過也快了。」

丁寧搖了搖頭,他的修為只是凝元境九重的巔峰,但是他的實力足以秒殺絕大多數凝元境的高手!

他身兼五種靈武技,每一種都強悍無比,被他領悟到了極高的境界,甚至只要一踏入鑄天境,就能夠將其演化成神通!

而且,他的境界已經超越了凝元境,達到了鑄天境的境界,看待凝元境的武技,就好似站到高處向下望一樣,所有的東西都一目了然!


當然,武技和境界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每次修鍊,天源之中都會有紫氣進入他的身體,甚至靈魂之中,無形之中在讓他經歷一次蛻變,肉身越加強悍,靈魂也好似純凈無垢,回歸先天原始,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武技、境界這些是旁人也都會擁有的,但是紫氣改變身體才是丁寧強大最根本的原因!

他的肉身,此時幾乎超越了二品寶器的強度,能夠與三品寶器相媲美!而且,他還能夠真切的感受到那虛無縹緲的靈魂,與外界虛空、天地契合,讓他的領悟力超絕!

被紫氣改造過的身體,配合強悍的靈武技和超強的悟性,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

那種特殊的感覺,其他任何人都無法感受得到,只有丁寧能夠體會!

!! 洛煙紅三人再次見識到了丁寧的強大,若說宗門大比丁寧顯露出的實力讓他們吃驚,那如今丁寧的實力則是讓他們絕望!

刑良的實力雖然未曾見到,但手握四品寶器,又進入封天宗秘境之中修行了一段時間,實力絕對比以前的吳興要強,但這種強者,卻被丁寧一棍子打死了!


「找到他們的身份玉牌,回到宗門便能夠換取貢獻和獎勵。」

四人尋找了一番,終於從幾團血肉之中找到了刑良等人的儲物寶物,在那些儲物寶物之中,竟然還有不少灰色的珠子,握在手中,隱隱感覺到狂風呼嘯,正是陰風珠。

幾個時辰之後,丁寧四人來到陰風嶺的邊緣,抬眼望去,前方儘是高不過百丈的山頭,一座連著一座,不知道有多少。

四周忽然變得陰冷了許多,踏入陰風嶺,更是不時地會颳起一陣陣怪風,吹得人渾身發冷。

四人行走在荒山之中,均是面色凝重,就是丁寧,也感覺這陰風嶺有種荒殿的味道,陰森恐怖。

天上明明懸挂著一輪太陽,但是在陰風嶺之中,卻顯得有些陰暗,寒冷。

嗖!

忽然間一道黑影竄過,丁寧凝神看去,是一頭巨狼的模樣,渾身漆黑,但是卻背生雙翼,在貼著地面飛行!

「陰風獸!」呂沖驚叫一聲。

「追!」

丁寧一聲低喝,縱身追了過去,前方陰風獸的速度奇快,雙翼閃動,便閃過雜亂的草叢山石,到了百丈之外,但是丁寧踏步之間便追上了近前。

如今,他的大鵬雲遊術修鍊到了和寂滅雷典同樣的境界,只要一晉陞鑄天境就能夠化為神通!

他身如大鵬,展翅翱翔,一動便是數百丈遠,到了陰風獸身後,大手猛然拍了過去。

「呼!」

那陰風獸察覺到危險,身軀一扭,對著丁寧張口大呼,一股狂風頓時湧現,朝著丁寧吹去。

丁寧手中雷霆密布,但是被那狂風一吹,所有的雷霆瞬間被吹散湮滅,就是他的手掌都感覺到火辣辣的生疼。

陰風獸雙翼一動,四蹄奔騰,轉身而逃,讓丁寧驚愕不已:「好一個陰風獸,竟然如此詭異!」

他感覺到那陰風獸吹出的狂風有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將他打出的雷霆之力全都吹得湮滅,那股力量極為霸道,若不是他肉身強大,手掌都可能被吹得消失。


「丁寧,你怎麼樣?」

洛煙紅三人追了上來,對於丁寧的速度,他們已經有些麻木了,那種瞬間百丈遠的距離,他們是無論如何都追不上的。

「這陰風獸有些詭異,你們碰到要小心一點,我去將它殺了,你們慢慢跟上。」

丁寧說著,已經再次追了上去,他腳下如閑庭信步一般,身影閃爍, 神秘老公惹不起 ,眨眼間,便再次看到了剛剛那頭陰風獸。

這頭陰風獸站在一塊巨石之上,眼眸灰暗,盯著丁寧,口中呼呼作響,丁寧剛剛靠近,便見它獸口大張,狂風呼嘯而來,四周山石草木被掃中,頃刻間消失。

丁寧早有準備,右手指尖一抹寒光飛出,瞬間從狂風之中穿過,刺入陰風獸的腦袋之中。

點星刀!

這正是他獲得外門第一得到了靈武技,點星刀,一月之間便參悟到了高深境界,刀光飛出,便刺到了陰風獸身上!

他身軀閃爍,避過狂風,來到陰風獸身後,只見陰風獸整個身軀化作一片黑煙消失,原地只留下了一顆灰色的珠子,陰風珠。

「這陰風獸實力不強,但是發出的陰風卻是十分歹毒。但是體內又沒有天源,不知道這陰風嶺怎麼會出現這種怪獸。」

丁寧站在原地,看著陰風獸剛剛發出的狂風將一片山石吹成了平地,大為詫異。

洛煙紅三人姍姍來到,看到丁寧站在一塊巨石之上,身後是一座百丈山頭,三人眼眸一凝,陡然大呼:「丁寧,快跑,離開那裡!」

丁寧只覺身後響起呼嘯之聲,面色一變,身影一閃便消失在原地,回頭一望,只見他身後那一座小山峰從山腳到山頂全都颳起了狂風,灰濛濛的氣流包裹住整個山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逃!

一股令人絕望的氣息升騰起來,好似死亡的氣息,衝天而起,瞬間籠罩方圓幾十上百里,丁寧沒有絲毫猶豫,身影閃動,朝著遠處奔逃,洛煙紅三人也是一樣,這一刻,都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快跑,等到漩渦脫離了那座山峰,方圓上百里內,任何生靈都不可能活下!」

呂沖大吼一聲,脊背上出現一雙流光翅膀,顯然是修行有提升速度的武技。

周正陽腳下生風,速度也是不慢。而洛煙紅則是口中發出一聲長喝,虛空之中頓時響起白鶴的鳴叫。

巨大的白鶴俯衝下來,四人一躍而上,而後白鶴衝天而起,快速朝著遠處飛去。

陰風嶺之外,丁寧擊殺刑良的地方,兩道身影從空中落下,看著滿地的血肉,眉頭一皺,身上爆發出了冰冷的殺機!

「是我封天宗的弟子,看這情形,明顯是被人一擊必殺,瞬間斃命,出手之人,定是鑄天境的高手無疑!」其中一人神情冰冷,看向另一人道:「刑安,看來開天宗除了霍言平,又有高手來了,哼,霍言平有玉泉師兄對付,其他人我們則不能放過!」

他說完,卻見另一人刑安面色難看地盯著地面,身上一股瘋狂的怒火和殺機猛然爆發了出來!

「刑安,你怎麼了?」他不解問道。

「啊——是誰?我一定要殺了你!」那刑安忽然大吼一聲,身上怒火和殺機驚人無比,良久之後,口中發出野獸般的低吼,盯著地面:「這是我弟弟刑良,他被人殺了!」

「什麼?」另一人大吃一驚。

刑安沉聲陰冷道:「這是我弟弟,他身上有一塊印記,我不會認錯的!不管是誰,我都要殺了他,為我弟弟報仇!不,殺一個怎麼夠,我要將開天宗的人全部殺光!」

「蘇鵬,走,這裡血跡剛剛乾涸,殺我弟弟的人肯定剛進入陰風嶺,我要找到他們,將他們碎骨萬段!」

刑安大手一揮,將四周的血肉收起,踏步凌空,朝著陰風嶺而去,蘇鵬緊隨而至,二人剛剛走到空中,便感覺一股恐怖的氣息從陰風嶺瀰漫了出來。

「又出現恐怖的陰風了,最近出現的越來越多了,不知道究竟是為何。」

二人猛然止步,不敢再往前走,站在空中凝神朝著陰風嶺望去,只見一股灰色的龍捲風從陰風嶺升起,下接群山,上連天際,瘋狂地旋轉著橫掃四方。

陰風嶺中,丁寧四人從白鶴背上落到一座山峰之上,回頭一望,發現他們剛剛所在的地方已經成了一片混沌,好似所有的東西都被那恐怖的陰風摧毀,即便距離極遠,他們也能夠感受到那種毀滅一切的氣息。

「小心一點,有不少人過來了,有封天宗的高手,也有我開天宗的,這種恐怖的陰風過後,會出現大量的陰風獸,等下可能會有一場廝殺!」

呂沖低聲提醒,丁寧扭頭看向四方,果然看到一道道身影從遠處賓士而來,虛空之中還有鑄天境的高手飛來。

「鑄天境的高手,有三個是我開天宗的,但是封天宗的卻有五人,而且,凝元境的高手,封天宗的人似乎也比我們多。」

洛煙紅一說,幾人神情皆是一凝,開天宗和封天宗勢如水火,如今這麼多弟子碰上,肯定會有一場廝殺,封天宗高手眾多,開天宗明顯不佔優勢!

「哈哈哈,江啟光,你開天宗就憑這幾個垃圾還想爭奪陰風獸嗎?我看,你們不如現在就逃,我們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

封天宗五個鑄天境的高手來到近處,其中一人狂笑著看向開天宗的三位鑄天境高手。

「韓景,別以為人多,我們就會懼怕,動起手來,誰死還不一定!」那江啟光乃是開天宗鑄天境三人之中最強的一人,冷眼盯著對面的韓景等人,低聲對身旁的二人道:「你們去將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要不然動起手來,被對方圍上,很容易吃虧。」

二人剛要落到下方,只見對方韓景五人直接撲了上來,朝著三人圍殺。

「開天宗的人一個不留,全都給我殺!」

韓景一聲大吼,傳入所有封天宗高手的耳中,下方山野之中,所有封天宗的弟子瞬間朝著開天宗弟子殺了過去。

丁寧站在山頂,眼眸橫掃四方,下方各處都有一股股強大的氣息散發,隨即便是寒光閃動,殺聲四起。

「封天宗的高手足有四五十人,而我開天宗的弟子應該只有二十多人,我們也動手,見一個殺一個!」

丁寧眼眸一冷,縱身一躍,從山頂跳了下去,人在空中,背後便生出一雙羽翅,猶如大鵬一般,朝著一個方向俯衝而去!

給讀者的話:

點個收藏,給個推薦吧,兄弟姐妹們。。。

!! 下方儘是山石草叢古樹,不像虛空之中那麼明朗,丁寧凌空飛掠,手中寒光點點,目光透過密集的古樹枝葉,看到下方兩個封天宗的弟子正在圍殺一個開天宗之人,他手中兩點寒光飛出,噗噗兩聲同時響起,下方那封天宗弟子瞬間斃命。

地面之上,那開天宗弟子眼看不敵就要斃命,卻突然兩道寒光乍現,對方二人同時倒地,讓他吃了一驚,抬頭一看,只見一道身影飛過,瞬間朝著遠處而去。

「是我開天宗的高手!不是只有三位鑄天境高手,難道暗中還有一位?是了,肯定是這樣!不過,那人我怎麼看著像是外門弟子,而且有點眼熟,難道是內門高手偽裝的?」

丁寧雙翅扇動,不曾落下,他的大鵬雲遊術已經再次晉陞,能夠讓他凌空飛行,只見他的身影從一處處戰場上空飛過,手中寒光射出,一閃之後,便是一人斃命!

點星刀,是一門專為殺戮而創的靈武技,快而准而狠,一擊斃命!

如今,這門武技便在丁寧手中顯露出強悍的威能,殺伐之威,無可抵擋,這些封天宗的凝元境高手碰到,盡皆瞬間斃命!

片刻之間,丁寧便連殺二十多人!

「咦?竟然有鑄天境的高手偽裝成凝元境的弟子,江啟光,你們可真夠卑鄙的!樓五,你去殺了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