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87 Views

「稍等一下,泰力坦先生,」張木子撇撇嘴打斷了泰力坦的話,「安利雅小姐只是把你希望我加入你的團隊,去外星進行基因採集這件事告訴了我,還沒有具體談到會給我多少酬勞。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她提到了你是個出身豪門望族,性格慷慨大方的人,會支付給我足夠十年、二十年無憂無慮生活的報酬,不知道是真是假?」

「當然是真的,只要你要求的報酬別太過分、離譜,我一定會滿足。」泰力坦笑了笑滴水不漏的答道。

「怎麼算不過分、離譜呢,這兩個詞可沒有一定的標準,」張木子提高聲音,引人矚目的說道:「嗯,這樣吧,就請你按照我現在的消費水準來支付報酬怎麼樣。

也不需要十年、二十年,夠我一年無憂無慮生活的就可以了,你覺得怎麼樣,泰力坦先生?」

本能的感覺到事情有了偏差,但張木子的話實在沒有破綻可尋,再加上四周朋友或競爭者投來的目光,泰力坦微一猶豫,點頭說道:「當然可以。」

「那麼。」見魚兒上鉤,張木子臉上露出冷冷的笑容,抬頭看了看懸浮在頭頂的金黃眼睛道:「大黃蜂,給出身豪門,慷慨大方的泰力坦先生顯示一下,我來到『阿森柯特星』這幾天的花銷,請他作為支付酬勞的參考。

對了高額消費別忘了出示電子票據。」

「是,大人。」金黃眼睛眨動著說道:「阿森柯新曆六千七百九十年八月三十七日上午十點二十七分是您購買、啟動我的時間。

四十七分鐘后,你返回『阿特維斯大學』,在頂樓的蘭蘭花餐廳買了一杯其諾茶…」

大廳里的外星學生都可稱得上是『阿森柯文明』的青年精英人物,聽著人工智慧滔滔不絕的報流水賬,大都露出了錯愕表情,有人不禁啞然失笑的搖起頭來。

和其他人一樣感覺不耐煩又可笑的泰力坦忍不住說道,「張同學,你讓你的智能助手報個總數就可以了,我…」,話沒講完,突然聽頭頂的人工智慧報出了一筆龐大到就連他都無法忽視的消費,「…晨曦城強助公司專營店,花費一千一百萬金元購買六百五十七種生物助手…」

泰力坦下意識驚詫的抬頭仰望,頓時一張由強助公司出具的,金額上寫著許多『0』的電子票據闖進了他的眼帘,而這突如其來的戲劇性變化也令周圍的外星青年男女們,望向張木子的目光齊齊一變。

就算不知道其背景、來歷,一個能輕描淡寫在奢侈品上花費上千萬金元之人,至少應該得到最起碼的尊敬,畢竟在一個秩序社會中,財富往往可以兌換為地位。

感覺到周圍目光的微妙變化,張木子突然表情一本,冷冷說道:「泰力坦先生,我雖然不像你出生在宇宙中等文明星球豪門世家,但在母星也是有一點身價的人物,真想要雇傭我冒險的話,恐怕你還沒那個資格和能力。

我來這裡見你其實只是想告訴你,天上的星星不是圍著你轉動的,你沒自己想象中那麼了不起,所以懂得禮貌這個詞的含義,對你的未來很有好處。」說著他站起身,朝泰力坦及其目瞪口呆的同伴捂著胸口微微鞠躬,轉身朝大廳外走去。(未完待續。。)

… 85_85315千萬金元兌換成『阿森柯文明』的通用貨幣卡索,剛好過億,大約相當於二十戶殷實的中產階級家庭資產的總和。

這麼豐厚的報酬足夠邀請一位生物等級六星的超級強者出手相助,因此一般情況下就算局面再特殊,泰力坦也絕不會發瘋到用千萬計數金元,去雇請一個生物等級最多兩星的傢伙加入自己的團隊。

但望著張木子慢慢遠去的背影,感覺著大廳各處望向自己的目光中,蘊含著的那種從未體會過的古怪意味,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此時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個被人嘲弄的『笑話』,更難堪的是,別人用來嘲笑自己的手段正是自己最常用來壓迫、嘲弄其它人的東西,金錢。

一股前¢wan¢書¢ロ巴,☆anshub↑a.所未有的屈辱感覺瞬間衝上了泰力坦的心頭,令其心智一亂,緊握拳頭,蹭的一下站起身來。

看到他怒氣勃發的樣子,坐在泰力坦身邊的一個穿著粉紅、淺紅相間的長袍,身量不高卻很勻稱,面孔清麗,氣質偏冷的女孩突然面無表情的開口提醒道:「泰力坦,現在如果你動手的話,只會留下讓人更難堪的話柄。

很快整個『阿森柯』上流社會都會流傳著『活力源』財閥的繼承人之一泰力坦,因為支付不起報酬,在大學俱樂部里動武威脅一個低等文明星球遊學生的笑話。

我相信你那些同樣有可能繼承『活力源』財閥的堂兄弟姐妹,到那時一定不介意讓這個笑話長久的流傳下去,藉此把你的人生完全毀掉。」

覺得她的話說的過於嚴重。一旁有個矮墩壯實,看起來很憨厚的男孩。錯愕的說道:「艾橘麗,你這話也太誇張了吧?」

「艾橘麗的話一點沒錯。哈曼,和人全速塞車時,地上再不起眼的一顆小石頭都可能讓人車毀人亡,這次是我太不冷靜了,好在事情還有彌補的機會。」憨厚男孩的話音剛落,不等清麗女孩解釋,泰力坦已強自壓下怒火,搶先低聲說了一句。

之後他提高聲音,微笑著朝即將走出大廳的張木子喊道:「張同學。也許你擁有的財富在你出生的那顆低等文明母星龐大到一般民眾根本難以想象,但對於我來說,應該不是那麼不可思議的數字。

不就是一年無憂無慮生活的費用嗎,只要你就接受我的邀請,我願意提前支付給你這筆錢,只要你不是每個月都消費千萬金元購買奢侈品。」

「那當然不可能,我每年賬面可查的資產凈收入大約是一千五百萬金元,」張木子轉頭笑了笑,很誠實的說道:「除掉三百萬金元的最底預留資金。一年做多消費一千二百萬金元。」

聽他沒有獅子大開口,泰力坦心情一松說道:「以一千二百萬金元的報酬邀請一位生物等級連三星都沒突破的天生進化者加入團隊,我相信就算是『中央星』最奢侈的敗家子都不會這麼做。


但如果是為了讓我牢記這個永遠不要輕視任何人的教訓,這筆錢卻花的非常值得。

橘點。去轉賬給張同學一千二百萬金元。」,話音落地,突然從其長袍內兜里飛出一個樣子和地球螢火蟲相差無幾。橘紅色的光點,一面傳出。「是,主人。」的聲音;

一面飛到了張木子的面前。

頓時飛繞在張木子頭頂的金黃眼睛擬人化的問道:「大人。 不良甜妻︰一吻上癮 ,請問是否接受?」

如果說張木子絲毫都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憑著泰力坦的一時意氣,成功訛詐一筆巨款那是個謊話,不過當真有人僅僅為了雇傭他,便花費相當於地球六億米元的財富時,他還是感到一陣錯愕、驚異。

好在這並不影響張木子的判斷力,略一沉思,開口吩咐道,「接受轉款,大黃蜂。」,之後嘴巴里不咸不淡的講著,「真沒想到我的『勞動力』竟然能賣出這麼高的價格。

星際社會的人力資源價值在某些特殊時刻,可真是通貨膨脹到令我這樣出身低等文明星球的年輕學生感到瞠目結舌。」,走回了泰力坦的面前。

「不僅是你,其實就連我也覺得很離譜,坦白講一千二百萬金元已經相當於我現金積蓄的三分之二,如果你要價再高的話,我就只能去銀行申請貸款了。」望著眼前地球遊學生微笑的面龐,生平極少產生挫敗感的泰力坦,壓抑著怒火,故作從容的大聲說道。

之後他壓低聲音,在張木子的耳邊,吐出了一句從牙齒的縫隙里擠出的話,「如果那樣的話,你就會成為我的死敵,相信我,和一個中等文明豪門望族的繼承人結下深仇,絕不是什麼理智的事情。」

「泰力坦先生,我沒有任何主動與你為敵的意思,」在無形的交鋒中佔盡上風,不僅報了一箭之仇,還榨取了一大筆金錢的張木子不再顯得咄咄逼人,輕聲說道:「做出這樣的反擊唯一目的其實是想告訴你,我並不是那種可以任人欺負的低等文明的可憐蟲而已。」

聽到這話泰力坦眼睛一瞪,愣神了幾秒后沒再繼續威脅張木子,反而嘆了口氣道:「在有些時候,一加一併不等於,而是遠遠大於二。

你有著即便在高等文明星球也可以算是萬里挑一的驚人進化天賦;

又有著可以不藉助任何人的力量進行『進化調製』,把天賦潛力轉換為實力的財富,應該被人尊重,我剛才那麼冒失的試探的確不對,在這裡誠心向你道歉。」

聽出他話里的意思其實並不後悔冒然向自己進攻試探,而是懊悔不該在情報不明的情況下,招惹下一個天賦驚人,也有一定財力支撐的敵人,引來了反擊。

張木子心中暗罵,「真是個死性不改的傢伙。」,表面卻笑著說道:「那我也為剛才說的那些帶著諷刺意思,不合適的話向你道歉,泰力坦先生,現在我們是同伴了,希望以後能和平、友善的相處。」

「這也是我的願望,」泰力坦點點頭,像是心裡再無芥蒂的微笑著說道:「既然你已經加入了團隊,那今晚就一起吃晚餐吧,有些事要安排。」

「好的,」張木子態度順從的點點頭道,「幾點鐘,去什麼地方?」

「傍晚七點,奧雷區『十月酒店』的頂樓餐廳。」泰力坦想了想道。

天師神書 我會準時到的,待會見。」記下時間地點,張木子笑笑說道,轉身匆匆的大步離開了大廳,一步不停直接乘懸浮梯來到『阿特維斯大學』頂樓,走出校園,租了輛飛車,趕到了『晨曦城』那家像是展覽館多過奢侈品賣場的生物助手專營店。

十幾分鐘后,將上次沒買的三百一十三種二星生物助手卵全數買下,又用剩餘的兩百五十五萬金元,挑選了十五隻看起來關聯性最大的三星生物助手卵,張木子返回了大學。

在宿舍接收了生物助手專營店托送的貨物后,他躺在床上閉上眼睛,遙控著飄蕩在阿森柯特星深海的母巢,製造出一隻可以潛身在海底,急速遊動的人魚怪物,將重新縮小到雞蛋大小的母巢握在手中,朝距離晨曦城最近的海灘游去。

時間飛逝,不知不覺已是太陽西斜的傍晚時間,感應到『人魚』終於帶著母巢趕到了自己在思維中指定的目的地,張木子睜開眼睛,懶散的坐直了身體,問道:「大黃蜂,現在幾點鐘了?」

「五點二十七分,大人?」懸浮在空中的黃金眼睛答道。

「竟然這麼晚了嗎,那看來今晚趕不及去海灘了。」張木子一愣一下,語氣遺憾的嘆了口氣,「幫我聯繫輛出租飛車吧。」,跳下床,漫步走向了洗漱間。

沐浴一番,換了件淺紅色的『阿森柯式』長袍,他匆匆出了宿舍,在約定好的時間之前趕到了晨曦城最繁華的社區,奧雷區『十月酒店』頂樓餐廳。

除了頭頂天花板是尖銳的錐形顯得怪裡怪氣外,這家專營高檔飲食的餐廳,其環境和地球頂級酒店餐廳相差無幾。

在詢問過服務生,發現泰力坦沒有預定座位后張木子環顧四周,隨便選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張靠窗的餐桌坐了下來。

望了望窗外沉浸在黑暗中,和地球都會城市迥然不同的夜景,他不覺陷入了沉思之中,默默想到:「如果是在漢城,現在我早已遙控著母巢製造出鰩魚怪物,把自己送到了我手上,可是在晨曦城為了躲避中等文明都市的強大監控系統,卻不能輕舉妄動。

算了,再等一天就好,再等一天就能讓母巢吞噬掉剩下的三百一十三種二星生物助手,使基因庫達到進化閾值…真是想想就讓人興奮…三星生物的質變就在眼前…」

張木子正胡思亂想著,覺得情緒越來越激動,突然感覺肩膀被人輕輕一拍,緊接著腦後傳來一陣飽含著笑意的女生,「木子,你在想什麼呢,怎麼想的臉頰都紅了?」(未完待續……)。

… 「呃…」張木子轉頭向後望去,看到身後站著的竟是那個誘惑自己加入泰力坦團隊的美艷女孩安利雅,不由微微一愣。


他是宅男性格,和不熟悉者一向都不主動親近,對於才剛剛認識,不久之前甚至可以說還處於敵對狀態的異性,突然之間對自己表現出如此親昵的態度,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應付。

而穿著特意裁剪過,緊緊裹在身上的淡紫色低胸長裙,將完美身材顯露無遺的安利雅此時卻顯得揮灑自如,見張木子沒有理睬自己,馬上玩笑著說道:「怎麼,不歡迎我坐下嗎,木子,你看起來可不是個那麼沒禮貌的男人啊。

何況今天你可是狠狠的戲弄了我一把,總要請我喝點什麼做補償吧?」

「哦,抱歉,請坐,安利雅小姐,」張木子回過神來,想到自己既然已經答應參入泰力坦的團隊,那麼今後一段時間之內難免要和安利雅常常相處,彼此間的關係還是融洽些好,急忙歉意的一笑道:「嗯,我不太知道『阿森柯特』有什麼好酒,請你按自己的口味點吧,我買單。」

「一杯『特納夫深藍海』。」聽到這話安利雅莞爾一笑,姿態優雅的坐到張木子對面后,朝走來身邊的侍者點了杯酒,之後笑眯眯的說道:「謝謝你的酒,木子。

你知道嗎,在『晨曦城』坐在餐廳靠窗位置單獨相處的年輕男女一般不是家人就是情侶,自從上了大學,我已經很長時間沒和男孩一起一邊欣賞夜景。一邊聊天喝酒了,所以現在感覺很不錯。」

「是嗎。你的性格可真開朗、外向,安利雅…」張木子實在覺得無言以對。久久沒做聲,最後等到侍者將一杯湛藍如海水的果酒送到安利雅的面前,才硬擠出了一句話道。

「開朗、外向的性格不好嗎?」安利雅臉孔上隱約閃現過一絲哀傷之色,端起酒杯的剎那卻又恢復了迷人表情,笑著問道。

她話音剛落,身後突然響起一個年青、自負充滿魄力的男聲,「安利雅,你今天來的很早呀,和我們的新同伴聊些什麼呢?」

「我也是剛來不久。正在問木子喜歡什麼性格的女人,你們就到了。」安利雅轉頭望著身穿深灰色正裝的泰力坦和站在他身旁,仍然是一襲長袍在身,面孔冰冷的艾橘麗笑著說道。

「真是有意思的話題,不過我們還是先說說正經事吧,」泰力坦笑笑,隨口應付了一句,臉孔一本道:「跟我來,包廂已經預備好了。」

「不等哈曼他們了嗎?」聽他如此說。安利雅語氣錯愕的問道。

「對其它人的安排,艾橘麗早就已經做好了,現在只需要讓我們的新夥伴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就可以了。」泰力坦嘴巴像是回答著安利雅的問題,目光卻望著張木子說道。

感覺到他話里暗含的意思。張木子站起身道:「請放心泰力坦先生,我既然拿了報酬,答應了你的邀請就一定會竭盡所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那就太好了。」泰力坦點點頭。不再作聲的沉默著帶領同伴穿越半個餐廳,走進了一間面積不大。裝飾卻十分考究的包廂之中。

吩咐侍者開了支好酒,他坐在靠牆的沙發椅上。朝張木子開門見山的說道:「既然我們已經是夥伴,那我以後就直接稱呼你木子了。

木子,作為一個臨時性的『生物基因採集團隊』里的主力獵手,你的重要性僅次於作為首領的我和參謀艾橘麗,甚至可以說這次『阿肯亞綠星』之行的成敗關鍵,就在你的身上…」

「我會做好自己該做的事,」聽到這裡,張木子面有難色的打斷了泰力坦的話,「可說實在的,我對生物基因採集,基因獵手什麼根本就一竅不通,如果把成功的關鍵放在我身上,你們未免對我期望太高了。」

「張同學,你是團隊中的執行者,相當於人的手腳,雖然重要卻不用懂得太多,只需要聽從『大腦』的指令就可以了,」他話音剛落,一旁的艾橘麗突然冷冰冰的說道:「所以我們對你最重要的要求,其實只有一點而已…」

「那一點?」張木子脫口而出問道。

「信任,」艾橘麗面無表情的回答道:「對選擇目標、策劃行動的我,以及下達命令的團隊領導者泰力坦足夠的信任。」

『信任』一詞聽似簡簡單單,其實卻實在飽含了太多的含義。

張木子加入泰力坦的團隊完全就是順勢而為,和同伴間毫無互信的基礎,因此皺皺眉頭,沉吟著說道:「老實說現在就讓我一下子毫無保留的信任你們,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唯一能保證的是,雖然你指著面前的岩漿讓我跳下去,我絕對不會去跳,但如果是條湍急河流的話,只要能說出一個合情合理的原因和逃生辦法,我會照你的話去做。」

聽他說的如此直白,泰力坦的臉色不禁變得陰沉起來,艾橘麗卻滿意的說道:「這樣就足夠了,張同學,記住你現在說的話。

泰力坦,接下來就由你告訴他,到了『阿肯亞綠星』可能要執行的任務種類,以及行程上的安排吧。」

泰力坦對待別人總是隱隱有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可對於艾橘麗的態度卻完全不同,聽到這番話,臉孔陰沉的顏色雖然不變,卻沒有發作,反而順從的點了點頭,朝張木子說道:「如果計劃不變的話,我們三天後的凌晨出發前往『阿肯亞綠星』。

之前提早兩時在大學停車場集合…」,他的整個說明過程足足花了十幾分鐘,耐心傾聽的張木子從中不僅了解到了整個『阿肯亞綠星』之行的預想步驟,也了解到了到底什麼是『生物基因採集』。以及所謂的『基因獵人』大致是種什麼職業。

之後也不知道是泰力坦的刻意安排還是巧合,正事剛剛談完。團隊里的其他成員便三三兩兩的趕到了餐廳,令包廂里本來嚴肅的氣氛很快變得輕鬆起來。

而這熱絡的氛圍一直持續到了深夜。等到眾人吃飽美食,飲足佳釀才盡興的各自散去。

第二天拂曉,太陽才剛剛升起,一夜未眠的張木子便匆匆叫了輛出租飛車趕到了距離晨曦城最近的海灘,混在休閑度假海泳的人群中,取回了潛藏在淺海中的母巢。

回到沙灘上,按他心急火燎的意願,當然是想馬上趕回『阿特維斯』,不過想到這樣一來一回花費幾個小時的時間。只為在海里游游水也實在太說不過去,便隨意找了一家漁民家庭開在海邊,帶有民宿性質的餐廳消磨了一上午的時間,傍晚時分才趕回了大學。

從出租飛車裡出來,沉浸在夕陽之中的張木子再也按耐不住迫切的心情,大步不停的一口氣橫穿了半個校園,踏上『懸浮梯』,回到了宿舍。

金屬門剛剛關好,他便衝進狹小的洗漱間里。像是一周前第一次將數百二星生物助手『喂』給母巢吞噬一樣,把昨天剛買的三百餘枚生物助手卵盡數丟給了母巢。

一個多小時后,忙忙碌碌做完一切的張木子躺在床上,閉目感應著母巢基因庫的累積朝著閾值不斷靠近。呼吸不自不覺間變得急促了起來。

「百分之三…百分之二…千,千分之九…別停,千萬別停…」感覺基因庫上升的速度不斷變慢。他心中開始焦急的不斷祈盼,就連剛剛啟動。懸浮在其頭頂的黃金眼睛發出的,「大人。您的女友安泰熙小姐要和您聯繫,請問需要接通嗎?」通知聲都未聽到。

可惜即便如此,基因庫的攀升最終還是在僅差不足萬分之一到達閾值時,緩緩止步,再也一動不動。

「塞哩母…」感應到僅僅一線之差,沒有完成母巢二次進化的最關鍵條件,張木子嘴巴里情不自禁的吼出一句帶有『圓台』地方特色的華夏國罵,一下子從床上跳了下來。

在宿舍裡面帶怒色煩躁的繞了幾圈,他想發火卻又找不到目標,最後泄氣的停下了腳步。

慢慢冷靜下來,感覺被命運惡作劇的捉弄了一次的張木子,苦笑著搖搖頭,心中自我安慰的想著,「反正馬上就要到資源星『阿肯亞綠』去了,那種星球生物等級二星的動物應該遍地都是,到時候自然可以完成基因庫的累積。」,漫步走進了洗漱間。

撿起地上的母巢,撩起衣服黏在肚子上,他出了洗漱室崔頭喪氣的重新躺回床上,正發獃,突然聽到飛舞在半空中的黃金眼睛一眨一眨的說道:「您的女友…需要接通嗎?」

「接通吧。」張木子有氣無力的吩咐道,緊接著耳中便響起了安泰熙那熟悉的聲音,「木子,你在哪啊,怎麼剛才聯繫你沒有應答?」

「我就在宿舍啊,」張木子一愣,隨口鬼扯道:「你剛才聯繫我了嗎?

哦,剛才我正用『記憶魔方』溫習使用進化力量的方法,所以沒聽到智能助手的聯繫通知,對了泰熙,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他話沒講完便被安泰熙打斷道:「我也有件事要告訴你木子,我們在頂樓見面吧。」(未完待續。。)

ps:有一段時間沒給讀者大大們留言了,其實這段時間豬豬也沒看過讀者大大們的留言。

幾天前,老爸五年前做的結腸腫瘤手術複發了,實在不想說那個字,總之情況不樂觀,好在發現的及時,現在化療中。

這幾天過的渾渾噩噩,什麼心情都沒有,上晚班就去醫院裡幫忙,只有深夜碼字時才能暫時脫離現實,覺得好過一些,這可能也是碼字匠獨有的一種減壓方式吧。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想說這些話,總之請大家一定珍惜家人,珍惜自己的健康,還有一年至少檢查一次身體,做做血常規,x光什麼的,就這樣了…

… 當夜,晨曦城清朗的天空中萬里無雲,圍繞著『阿森柯星』轉動的三顆衛星一字排開,閃爍著皎潔的光華高懸於群星之間,將『阿特維斯大廈』籠罩在柔和的月色之中。

結束聯繫七、八分鐘后,張木子和安泰熙便在大學頂樓碰了面,兩人自然而然的躲到步道一顆茂盛的綠樹下深情一吻后,安泰熙搶先興奮的說道:「木子,『阿特維斯大學』學生會下午剛剛決定,把我們這些地球遊學生納入了今年『晨曦城』的優秀大學生實習計劃。


也就是說,從明天起我們就可以申請『晨曦城』各部門,各大公司的實習崗位了。

一份傳媒相關的中等文明星球社會生活履歷,對未來求職『星際記者』可是大有好處,我已經想好了,打算申請『市政新聞發言人辦公室』的助理職位,如果不被接受就和你一起…」

「泰熙,我也有件事要告訴你,」望著女友眉飛色舞的樣子,張木子露出無奈的表情,掃興的打斷道:「我受邀參加了一位『阿特維斯大學』特殊學系高年級畢業生,為通過『最高學歷』稽核臨時組織的生物基因採集團隊,『

三天後就要出發前往『阿肯亞綠星』,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參加實習了。」

聽到這話安泰熙一下愣住,良久過後長長嘆了口氣,語氣莫名感慨的說道:「木子,你終於決定放棄『星際記者』這個理想,走其它的『路』了嗎。

其實從在地球肯尼迪機場聽到霍森對你說的那些話。我就有預感,你早晚一定會…」

「會什麼會。」聽出女友話里暗含的意思,張木子急忙辯解道:「別胡思亂想了泰熙。放心吧,我未來的理想是和你一起成為一名『星際記者』這一點絕不會變。」

「那你為什麼會幫『阿特維斯』特殊學系的畢業生通過學歷稽核呢?」安泰熙不解的問道。

「很簡單,因為他給的報酬很高,讓我心動了。」張木子想了想,實在編不出其他理由,於是半真半假的答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