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57 Views

每次他來,就會隨身攜帶給她,雲外天學院的書信。

Written by
banner

有南歌紫川的,有易雪舞的,還有錢樂天和任英俊的,就是沒有看到過,那個人的隻字片語。

其實心裡清楚,沒有自己的存在,他會更輕鬆,更加有精力投入修鍊,不會有任何煩心事,只會更好的。

如果不是她,北曲昱辰不會和東樂參商多次,直接對抗,幾近反目;如果不是她,北凌宮就會是那個最和睦的家,不會失去平靜。

她帶給他的,都是不愉快的事情,那麼她現在遠離了他,就是對他做了最好的事。

好吧,就讓他好好的繼續平靜的生活,讓她淡出他的世界,那些過往,就當作路過,她收集了關於他的回憶,知道自己曾經陶醉於其中,曾經擁有過,就足以了。

歲月無情地流走,誰也無法阻擋。

南歌傾月在日復一日的苦煉中,新年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金小魚兒被北曲昱辰,和南宮蒼熠的多次刺激之下,知恥而後勇,不說是玩兒命,也是拼了,一點兒都不比,南歌傾月修鍊的勁頭小。

他的靈力,自然是也是與日俱增,天河的滋潤,也十分助益他的修鍊。


在洛居殿後面,他有自己專門的露台,與南歌傾月修鍊的露台遙遙相對。

今天他明顯感覺到,自己要突破了,他的靈力要突破玄級了。

當他終於睜開眼,眼神里,有了新的到光彩,他露出得意的笑容,抬手揮出一道靈力,直接傳到對面,南歌傾月的露台上。


南歌傾月正在凝神境界中,突然感覺一道來自身後的攻擊,瞬間睜開了眼睛,手指輕輕一轉,轉眸之間,就將那道靈力擊破了。

她仔細觀察著散去的靈力光弧,唇邊揚起一抹笑意,「金小魚兒的靈力,這麼快就突破了,這小子還挺用功嘛。」

她起身來隨手一揮,一道白如月華的靈力,鋪在她的腳下,她踏著流水一般的靈力波,滑向了金小魚兒的露台。


金小魚兒看見南歌傾月飛過來,嬉笑著迎上前說:「月月,你看到我的施用靈力,又進步了吧,怎麼樣?我還是很有天賦的。」

南歌傾月不想讓他驕傲,假意打擊他說道:「看看,只不過是突破了玄級,尾巴就翹上天了呢。」

金小魚兒嘻嘻笑道:「哎呀,人家本來就是突破的慢,好不容易突破了,當然要得瑟一下嘛,嘻嘻……我也願意像你這樣,以我的進步速度,可能永遠也追不上你了。」

南歌傾月見他說到後來,居然有自卑上了,趕緊安慰他,帶著微笑說道:「小魚兒,你造嗎,你已經好厲害了。好多我的同門師兄妹,都做不到的。」

「是嗎?」

金小魚兒狐疑道:「你不是瞎說安慰我吧?」

南歌傾月一本正經地說道:「我什麼時候說過謊話騙你呀?你好棒的。我剛剛是怕你驕傲自滿,故意說你的。」

「嘻嘻……」金小魚兒終於有露出了滿意的笑臉。

他看了看南歌傾月,雖然他拿不準,但是看她剛才施展的靈力,她的靈力修為,貌似有提升了一大節。

金小魚兒嬉笑著,對南歌傾月問道:「月月,你的靈力修鍊,什麼時候能突破天級呀?」

南歌傾月一揮衣袖,得意地說道:「我昨天夜間,就已經突破了。」

金小魚兒瞪大雙眼,問她:「你突破了,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啊?」

南歌傾月拿鄙視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以為都像你似的,突破了自己的就滿世界的顯擺,生怕人家不知道呢。」

金小魚兒才不理她,鄙視不鄙視他,這樣子有情況不分享的情況,就是她不對。

「你還瞞著我?虧我把你當作,我最好的朋友,你看看我,有什麼新進展都告訴你。」

南歌傾月沒想到,他還咬住這一點兒不放了,心裡只覺得好笑,哄他說:「好啦,以後有任何事情,我都第一個通知你,好不好啊?」

金小魚兒眼裡精光一閃,盯著她說道:「那還差不多,不過呢……眼下這次,你也要補償一次呀。」

「你還要補償?」

南歌傾月等著他,這個傢伙,又要趁機敲詐她呀。

她沒好氣的說:「好啦,你說吧,又想怎麼樣?」

上次聽他的忽悠,帶他去了蟠桃源,說是見識天界皇家園林的美景,結果,這個吃貨,就是蹲在樹下,啃了一堆桃核出來,還做了一堆桃核手鏈,賄賂宮裡的仙官。

她和他發脾氣,他還不要臉的說什麼,這是為了她邀買人心。

這次,再也不聽他忽悠了,什麼有好東西的地方,都不帶他去,免得他又順手牽羊來什麼,丟人。

看南歌傾月一臉戒備,金小魚兒依然嬉皮笑臉地說道:「月月,人家才不會又要去什麼桃源仙境遊玩。人家是想,你可不可以,讓我過一個天界的新年。人家好歹來了天宮,眼看就到新年了。我們可以和天帝陛下一起過年,那多威風啊。」

「……好不好嘛?月月……」說著,他又開始撒嬌耍賴,不答應,他就要賣萌耍賤。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南歌傾月聽他這樣人家人家的,酸的牙疼,忙不迭讓他打住。

「好啦,好啦,我說的又不算數,你要怎麼樣呀,還得讓我去和天帝講明白才好呀。」

金小魚兒說道:「那我們去吧,也到了你去覲見天帝的時候了。」

南歌傾月笑道:「你這個小滑頭,莫不是早就合計好了的吧?」

金小魚兒陪著笑臉,拉著她的衣袖,「月月,人家是想要和你一起過年呢。」

信他這張嘴呢,光會說好聽的,南歌傾月白了他一眼,不過,今年反正是要在天宮過年的。

「走吧,回去吃早飯。」

南歌傾月特意請出了東樂徽音一起,在飯桌上,她一邊為師父布菜,一邊說道:「師父,您今年要在哪裡過年呀?」

「師父,不能陪你過年,你也不會願意,隨師父回去,好在天宮一切都有,你玩兒的開心就好。」

東樂徽音喝了一碗米粥,就放下了湯匙。

南歌傾月心知,東樂徽音必定要回東樂世家過年的,可還是抱著一線希望,「……那師父您早點回來嗎?。

東樂徽音難得露出一絲淺笑,答應道:「好,師父會儘快回來的。」


南歌傾月每月三旬之初的那一日,來到凌霄殿向天帝講述自己的修鍊成果。她原本很不喜歡,不願意來,但是天帝特意定下,她漸漸已經習慣了。

上了大殿的玉階,徑直踏入大殿,天帝下了口諭,南歌傾月不用通報,便可入內。關於這一點,看似給了她特權,其實除了定好的日子,南歌傾月從來不到這裡來。

殿內沒有朝見的神尊,就像她每次來時一樣,總是一貫的冷清,南歌傾月向正中央端坐的天帝一拜,行完了禮起身,抬頭仰望,天帝也微笑看向她。

天帝開口問道:「傾月,你的靈力是否又突破一層?」

南歌傾月知道關於她的事情,自然有人報告上來,什麼也瞞不住天帝的耳目,她身邊的仙官,都是他的人。

「是。修鍊至天級九階,我相信自己,修鍊至御星靈魄,不會超出預期。」

南歌傾月的話倒不是說大話,她的修鍊已經是用盡了全部心神,這樣的投入才換來了,如此神速的進步。

天帝明明已經得知了,聽到南歌傾月說出來,還是一副驚喜的表情,彷彿是剛剛才知道一樣,欣喜的對她說:「傾月有這份自信,朕還可以期許,你有更高的靈力突破。」

突破是自然了,靈力修鍊是無止盡的,但是天級要達到御星靈魄,還要突破九級的御星領悟,越是進階到更深的靈力境界,就越艱難。

南歌傾月報告完了,照往常她會不再說話,告退離開。

不過有了金小魚兒的叮囑,她還要爭取到,可以在凌霄殿慶祝新年。

其實,南歌傾月要是直接說出來,按照天帝陛下平時對她的態度,只要她說的話就會答應。可是,她發現要開口求天帝,還是有些開不了口,自從,天帝拒絕了她懇求換回東樂緋羽的要求,之後,她從沒有因為任何事求過他的。

她的所有一切都是天帝下令,仙官們依照命令來準備的,這一年來,她的衣食起居都安排的很好。

南歌傾月眼睛轉了又轉,都沒有找到什麼話題來展開,生硬的轉移到一起過新年呢,她真的說不出來。

天帝貌似真的不忙,一臉閑適笑意,溫和的看她,甚至她沒有如之前一樣,轉身就走,也沒有感覺奇怪,抬手喚她:「過來」。

等她走到御案旁邊,天帝將一盤水晶葡萄端給她,「傾月,來嘗嘗,這是南歌世家的園子里長的。」

水晶葡萄是南歌世家進獻到天宮的。

南歌傾月隨口應道:「是紫川哥哥家送來的?」

天帝說:「是呀,很甜。」

南歌傾月見不到南歌紫川,能吃到他送來的東西,心裡也是甜的。

天帝看南歌傾月吃著葡萄,似乎想起來快要過年了,問道:「傾月可不可以,陪朕一個起過新年?這偌大個天宮,看似熱鬧,卻連個能陪我一起守歲的都沒有。」

天帝說著語氣帶著幾分抱怨,好似他的孤單,是南歌傾月不願意陪他,才造成的。

南歌傾月把那個送到嘴邊的葡萄,放下了,說道:「好吧。金小魚兒和我也沒有什麼可以一起守歲,陛下要是發他一個紅包,他一準兒很樂意陪陛下。」

天帝陛下苦笑道:「那麼你呢?不願意陪我?」

南歌傾月又吞下一顆葡萄,「嗯,真甜……我陪金小魚兒,自然要和他一起陪您啦。」


天帝收到南歌傾月一記,看白痴的眼神兒,真笨啊。這樣的關係都聽不出來。

天帝到沒有介意,反而很開心,笑得眼角皺紋都出來了。「好好,咱們一起過!」

南歌傾月也笑了,不管是不是她要求的,反正結果都是,天帝要她和金小魚兒陪著過年,這就沒問題了。

南歌傾月完成了金小魚兒交代的任務,立即轉身離開,都不多做停留。

天帝陛下望著她走出殿門,無奈的笑著,「金小魚兒這個小傢伙,還是蠻有用的。傾月這丫頭,真是倔呀。明明都安排部署好了,到最後,還是要我低三下四的求她,她才肯來陪一陪。」

南歌傾月回到洛居殿,金小魚兒追問道:「月月,我讓你辦的事情,成了沒有呀?」

南歌傾月白了他一眼,「沒成!」

金小魚兒:「不可能!」

南歌傾月嘴角上揚,笑著說道:「怎麼不可能?」

金小魚兒嘴角兒抽了兩下,皮笑肉不笑的哼道:「……你說的話,天帝陛下,不可能,不答應呀……對不對呀……」

南歌傾月一挑眉說道:「嗯,你說得對。所以,除夕你就自己過吧。天帝陛下說了,讓我一個人陪他就好啦。」

金小魚兒咧嘴一樂,隨即又哭號起來,光打雷不下雨的嚎著:「月月……不要啊……」

他自然知道南歌傾月在逗他玩兒,他早就在天帝那裡,保證說,肯定讓南歌傾月答應,一起守歲。

倒不是貪圖天帝陛下許給他的,靈力和賞賜,其實金小魚兒是想的明白,天帝對南歌傾月不錯,而月月現在畢竟是寄人籬下,給一個笑臉就能讓天帝開心,這樣好的待遇,不要不是傻瓜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金小魚兒咧嘴一樂,隨即又哭號起來,光打雷不下雨的嚎著:「月月……不要啊……」

他自然知道南歌傾月在逗他玩兒,他早就在天帝那裡,保證說,肯定讓南歌傾月答應,一起守歲。

倒不是貪圖天帝陛下許給他的,靈力和賞賜,其實金小魚兒是想的明白,天帝對南歌傾月不錯,而月月現在畢竟是寄人籬下,給一個笑臉就能讓天帝開心,這樣好的待遇,不要不是傻瓜嗎?

南宮蒼熠送來了新衣,暈染流仙裙,都是鮮艷的色彩,大約是為了讓南歌傾月心情變得色彩繽紛吧。

既然,身邊冷清孤單,就把自己變得繽紛絢麗,熱鬧一點兒。

紅色的那一身,是新年的吉服,那種赤色火焰一般的紅,彷彿透著暖暖得感覺。

南宮蒼熠總是能做出極致的美麗,不僅能動人,還能醉人。

南歌傾月答應了天帝一同守歲,凌霄殿上,紅彤彤的燈火,映出一片歡騰。她還沒有看過,這樣子歌舞昇平的盛大場面,不由得驚奇感嘆,眼睛睜得大大的,左右觀瞧,生怕錯過了什麼。

天帝陛下讓她坐在他身邊,但是南歌傾月不願意在那麼高高在上的地方,被所有人注視著,弄得她怪不自在的。

天帝笑著叮囑了一句,「不要離開遠了」,便隨了她,讓她隨意去玩耍。

南歌傾月開心的應下來,金小魚兒拉著她的手,兩個小腦袋瓜,趴在雕欄玉砌的天井邊,向下俯瞰。她好想看看人間的煙火,看看普天同慶的歡騰和美景,雖然不能夠身臨其境,但也想感染一些,團圓和溫暖。

新年的鐘聲,從最高處傳來,她又長大了一歲啊。

去年,他和她在一起度過,而後是漫長的分離,他此刻是在北凌宮中,同父母兄妹一起,開開心心的享受團圓吧。

今年的新年,那個刁蠻的小郡主,應該回很舒心,不會吃醋了。

他會一直陪著她,陪她放煙火,陪她玩兒滑冰……

南歌傾月望著北凌宮方向,心裡默默的祝福著他,「北曲昱辰你這個壞蛋!等我超越了你,再見到你,一定跟你算賬!」

他都沒有給她新年禮物,一年連個消息都不傳給她,完全把她忘了一樣,以後有機會看到,看她會饒了他嗎?

難道,不是親兄妹關係,就忘了嗎?

憑什麼呀。就算是有血緣關係,不是應該當一個哥哥嗎?

怎麼就可以當她不存在一樣,徹底忘了呢?

南歌傾月把手放在嘴邊,對著北凌宮那一片星星點點的光,喊道:「北曲昱辰!你是個大壞蛋!」

鐘聲還沒有結束,在響徹雲霄大鐘聲里,她的聲音隱藏起來,即使在她身邊的金小魚兒,都聽不真切。

憂傷是種隱藏得很深的傷,誰也無法抗拒,那種心底深處生長出的疼痛。

金小魚兒拉著她的手,雖然聽不到她的聲音,但是看得到她的眼中,滾下來的淚珠。

南歌傾月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金小魚兒的眼睛,他現在是她唯一可以,用最自然本真的樣子來

面對的人了。

「小魚兒,我沒事。你不要擔心……」

金小魚兒對她說,「我們回去大殿吧,天帝陛下不是說要我們陪著守歲嗎?再說了……這還沒有給我紅包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