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62 Views

洗漱完,不急著吃早餐,反倒是伸手抱著徐紹寒蹭了蹭。

Written by
banner

跟只將將睡醒的貓兒似的。

而徐先生被她如此嬌軟的模樣給逗弄的輕聲失笑。

伸手摸了摸她的腦地:輕哄道:「乖。」

安隅原以為,下一步是吃早餐,可顯然,她想錯了。

這日清晨,徐先生將人名醫院的老專家請到了磨山,為何?

他的官方話語是如此;【科學備孕】

安隅抿了抿唇,未言。

徐紹寒的速度是極快的,好似怕安隅後悔。

連夜安排好了一切,清晨七點,老中醫便來了,這人坐在會客室與老中醫交談許久,問的,大多都是備孕知識。

亦或是早早做好了孕期準備。

他是焦急的,這種焦急,來自與他對婚姻生活的期望。

安隅換好衣物下去時,那人正候著,年近八十的老先生面露慈祥之色笑著同她招呼,安隅點頭回應。

端的是磨山女主人的姿態。

清晨的一場會診,並不大好。

醫生每說一句,徐紹寒落在她腰間的手便緊一分。

他很緊張,這種緊張來自於妻子身體不佳,來自於醫生那句先調理後備孕。

更來自於妻子的沉默。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醫生詢問,她答。

那簡短的、肯定的話語,直戳徐先生心窩子。 「嗤、嗤……」

衣衫直接被絞碎裂,林楓的上身赤/裸,只見禹墨的雙掌顫動,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林楓身體牽引住,在林楓的所在的位置,一股可怕的空間漩渦彷彿要將林楓卷進去,將林楓的身體拖回來。

「轟!」

林楓的腳步往地面狠狠的一踏,將要被拉扯後退的身體穩住來,但卻見禹墨冷笑一聲,腳步微微一顫,身體朝著林楓撲去,快若閃電。

「劍!」

林楓怒喝一聲,寒光閃爍,身體豁然間轉過,一劍西來,這可怕的一劍看起來依舊是那麼不急不緩,在顫動中前行。

「殺。」

滾滾的殺伐之意從林楓的身上綻放,那距離禹墨還有一段距離的一劍遽然間無視空間的距離,直接出現在了禹墨的面前,朝著禹墨喉嚨刺去。

快、快到不可思議,無視空間的一劍,太可怕。

「嗤!」

禹墨雙掌舉起擋在眼前,恐怖的真元漩渦在瘋狂的顫動,發出陣陣呼嘯之音,一聲嗤響,那一劍直接刺入他的手掌,讓禹墨的臉色遽然間變得寒冷無比。

林楓這一劍,太突兀了,直接將空間無視,若非是他反應快,恐怕便不是刺入手掌,而是咽喉。

「殺、殺……」

一道可怕的厲嘯之音傳出,禹墨怒發飛揚,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可怕的殺氣。

手掌猛然一顫,一股可怕的漩渦朝著林楓轟過去,澎湃的漩渦力量顫動在林楓身上,讓林楓悶哼一聲,身體飄退。

劍拔出之時,鮮血從禹墨的手掌中濺出,禹墨手上的手掌猛然一握,腳步重重的往地面踏出,他的身體瞬間消失無影。

「身法武技。」

林楓的瞳孔一凝,這禹墨定然是以修鍊種子兌換過了身法武技,不然不可能這麼快。

一劍刺出,林楓不退反進,然而他卻只看到一道幻影在眼前飄過,他的劍刺入了殘影當中,而禹墨的身體貼著林楓的劍朝著他而來,渾身衣衫怒吼,恐怖的一掌朝著林楓的腦門轟過去,若是被這一掌轟中,林楓恐怕會瞬間被抹殺掉。

「轟、咔嚓!」

禹墨的掌力沒有轟在林楓的腦袋上,而是被林楓的拳頭擋住,不過這一掌直接讓林楓感覺拳頭彷彿散架,骨頭都斷裂了幾根。

「咔、咔嚓……」

真元力量流動,骨骼錯位,林楓咬著牙,面色寒冷的盯著禹墨。

「竟然傷我。」

禹墨怒視林楓,又是一步猛然間朝著林楓跨出,眼眸霸道。

「殺!」

一聲怒喝,禹墨雙掌一顫,林楓的身體瞬間又被漩渦包裹,如柳葉般,彷彿隨時可能隨這漩渦飄動。

眼神冰涼,林楓手中的劍依舊握得那麼穩,任由身體漂浮,唯劍,沉穩如山。

「轟隆。」又是一道聲響傳出,禹墨的腳步再度朝著林楓跨去,渾身上下,全部都是殺意。

林楓緊了緊手中的一劍,然而在這時候他的目光卻是一凝,身後一股恐怖的氣息不斷的靠近,正急速的奔來,讓林楓的臉色僵硬了下。

「讓開。」一道略帶冷漠之氣的清脆聲音吐出,讓林楓眼眸微凝,身後的人似乎對他沒有惡意,氣息是針對禹墨的。

身體猛力一跨,林楓身體移開,隨即他便感覺一陣狂風在身邊刮過,隨即轟隆的碰撞之聲狠狠的震顫著他的耳膜,一股霸道的罡風四溢。

「唐幽幽!」

林楓看清楚和禹墨碰撞之人不由得愣了下,剛才出現之人赫然竟是唐幽幽,她朝著禹墨衝過去轟出了一拳,幫他抵擋了禹墨的攻擊。

禹墨的目光也凝視唐幽幽,唐幽幽的身上,擁有四點星光,也不是易與之輩,讓他的眼眸漸漸變得陰沉。

在這墮天魔域,力量被壓制,讓他感覺很不爽,他和其他人的差距,被壓制到了最小,除非,等他聚集越來越多的修鍊種子,進入神廟中獲得真正強悍之物,才能夠將差距徹底拉開。


「我們走。」

唐幽幽回過頭對著林楓說道,隨即腳步緩緩後退,林楓冷漠的掃了禹墨一眼,腳步也微微後退,隨唐幽幽一起離開。

禹墨盯著兩人的身影,他沒有去追,這兩人若是聯手,不會那麼好對付。

「看夠了嗎。」禹墨眼眸轉過,看向不遠處的一人,讓那人渾身一僵,糟糕,唐幽幽的出現阻斷戰鬥,他竟然還在這裡沒有離開。

抬起腳步,這人狂奔起來,但卻見禹墨的身影如風般,瞬間就追上了他,手掌扣著他的脖子,微微一扭,咔嚓的聲響傳出,又一點星光出現在了禹墨的眉心處。

至於其他謹慎一些的人早已經遠遁離開,有些熱鬧,是看不得的,他們還是該想一想怎麼樣去獵殺別人。

然而,那些剛開始沒有把握住機會的人,到後面發現隨著死的人越來越多,活著的人就變得更厲害了,再想要殺別人就更難了,他們想的,就只有保住命。

林楓和唐幽幽走在一條崎嶇的路上,這是一座峰地,通往高空的山脈。

清風拂過,撩動著唐幽幽的長發,她那張白皙的羊脂臉蛋暴露在風中,卻透著幾分冷艷。

「謝謝。」林楓道一聲謝,剛才若不是唐幽幽出手,他恐怕很難逃脫。

「君莫惜不是說過嗎,同為龍山帝國一方勢力,我希望我們帝國能有更多的人闖入最後的決戰,而且,以你的天賦,絕不該死在這一輪,你身上的修鍊種子,是不是準備換掉了。」

唐幽幽目光轉過,平靜的眼眸中透著幾分高貴的美麗,林楓帶給她的衝擊還是蠻大的,那喝著焚元烈酒,嘴中吐出豪氣的雪月天才,的確不該死在這一輪,林楓的天賦,很強。

此刻他身上有四枚修鍊種子沒有使用,若是用了,不會比禹墨差。

而且即便是剛才,林楓也在禹墨的身上留下了一劍之印記。

「不急。」

林楓搖了搖頭,修鍊種子積累越多,能夠換取越好的寶物。

「我們一共有一百四十四人進來,現在恐怕已經死了四十餘人,用不了多久這第一輪的大比就要結束,也許你認為踏入神廟能讓我們變強,出來后便能更好的獵奪修鍊種子,但死多少人是恆定的,人數到了就要結束戰鬥,也就意味著沒有那麼多人給我們去殺,畢竟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再獵取修鍊種子,所以我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聚集修鍊種子,兌換最厲害的寶物,這恐怕就是雪無常說的機遇。」

唐幽幽看了林楓一眼,林楓的心很大,當然何止是林楓,那八位最厲害的天才,沒一個是善類,只不過每個人有不同的看法,也許別人認為得到修鍊種子就該立刻用掉,實力強大後去直接獵殺那些已經擁有了幾顆修鍊種子的人,這也是一種方法。

「也許,現在已經有不少人盯上了你。」

唐幽幽沉默了片刻,隨即說了一聲,林楓擁有五顆修鍊種子,很可能成為別人獵殺的目標。

「所以,我需要抓緊時間。」林楓目光緊緊的盯著唐幽幽,道:「幫我一回,如何?」

「幫你?」唐幽幽一愣,低語道。

「對,幫我,雖然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自私,這種機遇,我不想錯過,你定然也不想錯過,但是,以這片空間的透明度而言,想要無限的獵殺別人根本不現實,看到你實力強,別人便會躲著你,所以我們若單獨行動,且不說可能遭遇別人的獵殺,我們想要得到太多的修鍊種子不現實,而合作,可以讓我們其中一人,抓住這次機遇。」

林楓凝視著唐幽幽,同樣是踏入這墮天魔域,都擁有難得的機遇,他想擁有,唐幽幽肯定也想抓住,很難兩全,但林楓,他迫切的需要實力,因此這一次,他沒有謙讓,主動提出來,讓唐幽幽幫他! 望而知之者,望見其五色以知其病;聞而知之者,聞其五音以別其病;問而知之者,問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脈而知之者,診其寸口,視其虛實,以知其病,病在何藏府也。

自古中醫博大精深,望聞問切這四字可謂是非一般存在。

這日,醫生問:「平日例假會有腹痛之感?」

安隅點頭,便是如此。

醫生再問,「多久了?」

「開始至今,」她話語平和,一問一答沒有任何起伏波瀾。

安隅從不悲嘆自己的過去,更甚是未曾將徐紹寒的詫異與旁人的驚愕看在眼底。

腰間的手,緊了又緊。

醫生沉默了,沉默良久之後,醫生手中的筆尖在白紙上輕輕點了點,道出如此一句話:「徐太太的身子,急不得。」

最後三個字說的沉穩,那沉穩中透著些許專業者的堅定。

徐紹寒眉頭緊蹙,薄唇抿緊,側眸望了眼安隅復而將視線落在醫生身上問道:「您說了算。」

術業有專攻,既然醫生說了這句話,徐紹寒自然沒有不相信的道理。

更何況眼前這人人民醫院中醫婦科專家,在他手中過去的患者不計其數。

片刻,徐紹寒鬆開安隅的腰肢,望著她,目光溫柔,話語輕輕吩咐道:「去把早餐吃了。」

很顯然他並不希望安隅聽到醫生說一些不好的話語,也並不想將醫生的診斷告知安隅,徐紹寒其實在某些方面,一直將安隅當成女兒來養。

她自己本人或許不知道,但旁人看得清楚。

一個成年人即便心理素質再差,也不會接受不了自己身體不佳的事實,更何況這只是簡單的婦科疾病,又並非什麼難以根治的絕症。

而安隅呢?她如何想的?

昨夜做出決定的事情清晨起床就被徐紹寒安排了看醫生、這一舉動雖說是遲早的事情,可遲或是早,還是有區別的。

區別在於,他早已準備好這一切,更甚是對二人之間的冷戰抱著必贏的態度。

有這層想法之後,安隅的面色都不大好看了。

以至於徐紹寒讓她離開,她也未曾過多言語,

起身離開,離了會客室之後面上那平靜的容顏被不悅取而代之,邁步尋來的徐黛見此,哪裡還敢在言語半句?

卧室內,安隅坐在起居室用餐,樓下,徐紹寒正在詢問醫生自家愛人身體狀況。

徐先生全然不知,徐太太心裡隱隱窩著一股子火。

z國上層社會的人,重意調養身體,就單單拿徐啟政來說,他有專門的中醫為他調理身體,每日飲食以葯膳為多,身體有些許不適亦或是什麼小病小痛極大多數時候用中醫解決。

而這一點,無疑是被徐紹寒遺傳來了。

所以、對於備孕一事,他並未崇尚西方醫術。

許久之後,醫生離開,徐紹寒跨步上樓,微微推開房門,見安隅安安靜靜的坐在座椅前用餐,那速度不緊不慢,好似在細細品嘗著。

但事實如此嗎?

並非,安隅只是想用如此來穩住自己那顆隱隱躁動的心。

聽聞腳步聲,她抬眸開口,咽下口中一口清粥,先行問道:「聊完了?」

他恩了聲,算是回應。

「如何?能治?」


倘若進來時徐紹寒沒感受到安隅的怨氣。

那麼這簡短的四個字將她的情緒表露無疑。

徐紹寒頓住步伐,想了想。

自己確實是急功近利了些,太過操之過急,即便安隅點頭應允,他也應該商量商量在來。

徐先生想了想,該如何緩解自家愛人的不滿。

數秒之後,他醞釀許久,小心翼翼道:「大抵是沒想到你會如此快速的應允,心急了些,莫氣。」

徐先生說著,邁步過去,伸手拉開座椅,摸了摸她的髮絲。


安隅未躲開,但也未應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