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84 Views

一旁的顧葉欣作為女人,能夠理解葉沁雪的酸楚,要是梅若瓊在和她成親當天和其她女子發生了關係,自己肯定也會受不了,而且換作一直是大師姐、被寵壞了的自己,絕對會發飆的。

Written by
banner

「是我對不起你,可是你也不能對一個孩子如此不負責任啊?」顧莫璋的聲音有些小。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麼知道那孩子會被天國的人看重並且被帶走?」葉沁雪對這件事心中一直有愧疚。

「唉,罷了罷了!希望她能吉人天相!」顧莫璋嘆了幾口氣,然後看著葉沁雪說道,「你能告訴我那孩子是男是女?有什麼特徵么?免得以後或許碰到了,卻不認識。」

「她的胸口有一隻粉色的蝴蝶胎記,是女孩。」

顧莫璋點點頭:「她現在應該和欣兒差不多大了吧?」

「要比欣兒小上一些。」葉沁雪道,「欣兒是你我的孩子,我問你一句,是要和我複合,還是從此我倆陌路,讓我帶欣兒走?」

「欣兒和肖虹感情很深,你如果證明不了欣兒是你我的女兒,你是帶不走她的,而且……你這樣做只會讓她難以抉擇……」

葉沁雪從顧莫璋這話里聽出了弦外之音,雙眼冰冷:「你的意思是要我離開,並且欣兒留給你和肖虹?」

顧莫璋雖然不想回答,但還是艱難地點了點頭作為對葉沁雪問話的回應。

「你想得還真好!」葉沁雪的氣勢終於壓制不住,周身雷光閃爍。


「你想讓欣兒兩邊難做么?肖虹並沒有錯,錯的是我!」顧莫璋直視著葉沁雪,「你要是氣不過,我可以讓你見我一次打我一次。」

「打你?我要殺了你!」葉沁雪手中忽然出現一支雷箭。

顧莫璋怔怔地看著葉沁雪,一副不可置信地樣子,最後點了點頭:「你要殺便殺吧,只是讓我留下一封遺書,不要讓肖虹母女將怨氣牽連到你身上?」

「這可能么?我可是殺了她們至親的人!」

顧莫璋沉默片刻,最終還是拿出了一個玉簡,開始在上面刻字,對於他來說,刻字是再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是此刻卻顯得十分艱難。

葉沁雪見他竟然真的刻起字來,眼淚撲簌撲簌地流下,當真是連周圍花草都被她傷心的情緒感染,紛紛低下了頭。

葉沁雪的美,美到足以讓有靈性的生物因她的一舉一動,而做出相應的回應……

顧葉欣見父親如此相信王伯剛,甚至不惜身死,此時心中已經相信了大半自己是葉沁雪的女兒,她準備如果葉沁雪真要殺了自己父親的話,她就以女兒衝出去攔住她,跟她走!

顧莫璋遺書上的字已經刻好,他看著這玉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伸手:「拿去,或許有點用,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動手吧!」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顧葉欣體內環氣全速運轉,腳下已經蓄好了力,喉嚨也準備好了隨時爆發。

她絕不能讓自己母親殺了自己父親!哪怕是父親對不起母親!

顧莫璋仰起頭,沒有展開任何防禦,縱使是提劍的低階修士也能輕而易舉地殺死他。

只要葉沁雪的雷箭射出,顧莫璋就會身死道消!

顧葉欣眼睛都快瞪出眼淚來,一旦王伯剛氣勢有一點變化,或者鬆開一點手,或者手往後擺上了一絲絲,她就會衝出去!

她現在不沖只是因為她希望她母親不會選擇殺死自己的父親,這是心存僥倖!

然而,顧葉欣賭對了,這絲僥倖扭轉了乾坤!

葉沁雪手中的雷箭漸漸化作了雷光,消散在空中。

顧莫璋看著葉沁雪,心中並沒有什麼喜意,之前是抱著解脫的心態赴死,如今知道葉沁雪並沒有選擇殺死他,才知道自己先前的心態是有多麼的可笑,現在的愧疚更深!自己居然對不起嫻兒這麼好的女人,縱使下千層地獄也不足以彌補他的罪過!

「你知道么,如果你剛才並沒有那樣做,或許我真的會殺了你。」葉沁雪用的是「或許」,這隱含了另一層意思,如果顧莫璋方才沒有那樣做,她也不一定會殺了他。


葉沁雪因愛生恨,可是恨亦是伴隨著愛的!

顧葉欣鬆了一大口氣,一手按著高挺柔軟的胸脯,唇角露出了笑意。

「嫻兒,我對不起你!」顧莫璋一字一句地說道。

葉沁雪沉默片刻,然後說道:「或許你的心並沒有對不起我?」

「當然沒有!我的心中一直以來都只有你一個人!肖虹從未走進過我的心中!至始至終!就算是剛才我以為你要殺我也是一樣!」顧莫璋堅定地說道,「我對你的愛永不會改變!」

葉沁雪眼中出現一絲柔和:「你知道么?或許你是被別人陷害的。」

顧莫璋一愣:「怎麼說?」

「如果不是夜兒提醒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夠想到,如果不是夜兒,我今天根本不會過來跟你有這樣一番談話。」葉沁雪先沒說君清夜提醒了她什麼,而是強調了「君清夜提醒了她」兩遍,足以見君清夜的提醒在葉沁雪心中的地位。

「他提醒了你什麼?」顧莫璋無暇顧及是誰提醒了葉沁雪,他現在只在意君清夜究竟提醒了葉沁雪什麼,能夠讓她來找自己對話,這可是幾十年頭一遭,或許會因為這個提醒改變自己的一生也說不定!

「在我二人成親之前,我曾和肖霆有過衝突,然後在我們成親當天你就和肖虹發生了關係。」

「你是說這一切都是肖霆設的計?!」顧莫璋瞪大了眼睛。

「或許是他兄妹二人一起設的局也說不定,他當時不是還想從你手上拿到那件東西嗎?」

顧葉欣雙手捂嘴,同樣瞪大了眼睛。

顧莫璋腦筋轉得飛快,迅速地思考著,忽然拳頭在空朝地面一砸,他下面的地立刻凹下去一大片!

「我怎麼早沒想到這一點!這一定是肖霆的詭計!肖霆肯定是一個用毒高手!要不然他絕不會向我要毒腺盅!肯定是我不給他,他才設計害我!」

葉沁雪沉默,她先前也一直沒想到,她是被怒火沖昏了頭,顧莫璋則是被愧疚沖漲了腦。

「你如何能確定?這還只是個猜測,並沒有證據,我們必須得找到證據!」

「這……」顧莫璋在腦中飛快過了一遍,發現應該可以弄明白當時事實真相的證據竟然都被肖霆兄妹給銷毀了!

顧莫璋對於自己酒後亂性是肖霆設的計更信了幾分,說不定肖虹事前也知道!

「絕對是他害的我,證據都被他銷毀了!」顧莫璋沒有說證據都被他們兄妹銷毀了,而是說的他,從心裡來說,他還是希望肖虹是事後知道的肖霆的詭計的,或者從頭到尾都不知道。

畢竟做了這麼多年的夫妻,顧莫璋還是對肖虹抱有感情的,雖然並不是男女之情。

「沒有證據就說明不了問題。」

「你不相信我?」

「不是,如果可以證明是他做的,我們就可以正大光明殺了他!」葉沁雪殺意凜然。

顧莫璋眼睛一眯,也起了殺心,至於肖霆是不是肖虹的哥哥早已被他拋諸腦後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證明呢?」

「從你中的毒開始。」葉沁雪冰雪聰明,心思一轉便想到了一個方法,「你不是有一件可以改換各種面貌形態的四等極品法寶么?你想辦法去跟他接觸一段時日,成為他的好友,等你們熟絡之後,然後找一個機會問問他有沒有那種可以讓人亂性,而不是從酒上做手腳的毒。」

顧莫璋眼前一亮:「好辦法!」

「把你的傳信玉簡給我!」葉沁雪伸手,「之前的早就被我毀了!」

顧莫璋立刻掏出來他的傳信玉簡遞給了葉沁雪。

「我的就不用給你了吧?」葉沁雪問道,「你應該還保存著吧?」

顧莫璋連連點頭:「那是自然,我怎麼可能會扔了或毀了你的傳信玉簡呢?」

葉沁雪冷哼一聲:「有就好!」


說罷,葉沁雪又變成了王伯剛的模樣:「你回去后假裝若無其事,我走了,有事聯繫!」

「等等!」顧莫璋叫住王伯剛,「你先打我一頓。」

王伯剛立刻想到了是為什麼,無非是剛才他們在春島上搞出了動靜,尤其是顧莫璋,更是砸出了一個大洞在地面上,以顧莫璋的性格和自己的行事方法,既然鬧出了動靜,顧莫璋肯定不會安然無事,看來果真須得打他一頓……

「好!」

王伯剛可是一點都沒跟顧莫璋客氣,顧莫璋和肖虹在一起這麼多年了,肯定會做那些事,自己怎能客氣?

然而王伯剛並不知顧莫璋是一炮打響后就再沒和肖虹發生過關係,肖虹生下女兒實在是太巧了,也因此,肖虹一直都對顧莫璋有怨氣,奈何住在顧莫璋這邊,而顧莫璋又是百鍊宗的長老,只能忍著。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所以顧莫璋純粹就是被冤枉了……不過以他的性格,就算是被肖霆陷害、被葉沁雪冤枉了,他也不會吭聲,因為不管怎麼說他確實是做過對葉沁雪出格的事情。

他對葉沁雪的用情之深也因此可見一斑……

「啊!」

「痛痛痛痛痛!」

「嗚哇噢!」

別說是顧莫璋痛得呲牙咧嘴了,顧葉欣看著都痛,自己這生母下手太狠了……

不愧是雷王……

王伯剛收拾完畢顧莫璋就直奔大殿了,而顧莫璋換了一件完整的衣服后,用轉環氣開始療傷,他不僅被打出了外傷,還被打出了內傷,好在以他的修為,這種傷勢不要盞茶時間就能恢復,盞茶時間,隨隨便便也夠他到青竹小築了。

顧葉欣看著顧莫璋遠去,從樹旁滑坐而下,今天發生的事情給她的衝擊太大,她得好好消化一下。

青竹小築內,肖虹看見顧莫璋的樣子嚇了一跳,實在是慘不忍睹,整個人被揍成了豬頭……

「她怎麼下手這麼狠!」

顧莫璋搖了搖頭,徑直走向屋內,並沒有說話,對待肖虹的態度一如既往。

肖虹仔細地打量了他的背影幾下,心中疑慮,葉沁雪究竟來找他有什麼事呢?晚上得問問!

回到屋內的顧莫璋環識立刻探開,在遠處形成一個偌大的球。

與此同時,他連續打出好幾個手印。

橙色實眼隱隱約約地出現在春島之上,但是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過了片刻,顧莫璋在空中捕捉到一絲法力波動。

橙色實眼的光芒稍縱即逝,顧莫璋清晰地聽到了肖虹與肖霆傳音的聲音。

「哥,應該沒事,葉沁雪將顧莫璋打了一頓。」

「沒事就好,總之你小心為上。」

傳話的內容很簡短,似乎並沒有透露出什麼來,但是顧莫璋卻從「應該沒事」、「小心為上」等字眼中聽出了一些問題,心中對於肖虹的疑慮更深。

……

百鍊宗春島大殿內。

金城鐵看著王伯剛怒氣沖沖地歸來,心涼了大半,不由得問道:「王長老和我顧長老談得怎麼樣?」

「還行!」王伯剛做戲要做足,金城鐵也要瞞過。

君清夜也不由得納悶,肖霆和師尊有過節,隨之肖虹就和顧莫璋在師尊成親當天發生了關係,這麼巧的事情難道沒問題?

「呃……」金城鐵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金掌門,伯剛多有叨擾,還望恕罪,就請告辭,來日再會!」

「王長老是我們貴客,想來便來就是了,說什麼叨擾,疏遠了。」

王伯剛笑了笑,帶著君清夜飛起,對金城鐵一拱手:「告辭!」

「慢走!」金城鐵說完這句話后,等王伯剛飛遠,連忙飛向慶祝小築,要去一問究竟。

百鍊宗外,君清夜看著王伯剛問道:「師尊,你問得怎麼樣了?」

「應該是肖霆搞的鬼!可惜沒有證據,我和顧莫璋要設局從他嘴裡套出證據來!」王伯剛現在想到肖霆那廝就更是恨得牙痒痒的,巴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君清夜一怔,感情師尊先前在大殿的時候將自己也騙進去了啊!

「師尊,你要從他嘴裡套出證據來何其簡單!徒兒有辦法!只是……」

王伯剛眼前一亮,領著君清夜停在了空中:「你有何辦法?」

「徒兒懂得一種術法,不過需要在將肖霆制服的條件下才能施展。」在君清夜想來,想要制服一個散修游魔肖霆再簡單不過,大不了叫人就是了。

君清夜所說的這種術法就是搜魂之術,對付肖霆這種人,君清夜可不介意讓他變成痴獃!

「制服他太簡單了,他只是一個散修,平日里並沒有什麼朋友。」王伯剛說道,「可是你有把握嗎?」

「只要制服他,徒兒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從他口中套出話來!」君清夜沒將話說得太滿,有時候留一些餘地,更能夠讓人相信。

王伯剛大喜:「太好了,我這就聯繫顧莫璋,與我們一同前去制服肖霆!」正在和金城鐵在青竹小築外談話的顧莫璋忽然接受到王伯剛的訊息,連忙查探,這一查同樣是大喜過望,心中暗贊嫻兒收的徒弟真是太棒了!

顧莫璋趕緊飛奔而去,金城鐵還沒弄清怎麼回事顧莫璋就已經消失不見,等到他回到他的居所的時候,發現顧葉欣正在那裡等他。

「掌門,王伯剛究竟是什麼身份?」金城鐵一直以來都是她父親的生死之交,肯定知道關於兩人之間的事情,顧葉欣才會過來問他,想要再進一步確認。


她很聰明,並沒有直問顧莫璋和王伯剛是什麼關係。

金城鐵心裡一驚,難道欣兒發現了什麼?

金城鐵並未聽到顧莫璋和王伯剛兩人之間的對話,還當顧葉欣是肖虹的女兒,所以表面上故作不知:「欣兒,你在說些什麼?」

……

顧莫璋衝出百鍊宗后,連忙往著百鍊宗前往鶴岩宗的方向飛去,對於這條路他再熟悉不過了,不知道已經飛了多少回。

「嫻兒,夜兒。」顧莫璋叫道,「夜兒你所說可是真的?可莫騙我!」

「顧師伯放心,清夜有很大的把握!」

三人立刻朝肖霆住所飛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