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56 Views

片刻后,幾人全部坐定。

Written by
banner

赫連老夫人坐在首位,她的左邊依次坐著赫連行松和雲蝶夫婦,右側坐著赫連璟和傅晴,溫暖就坐在了赫連老夫人對面,背對著包間門的位置。

赫連璟對溫暖這樣安排不甚滿意,他應該和溫暖緊挨著坐才對。

自赫連璟進到包間里,傅晴的一雙眼就好像是黏在了赫連璟身上,面上還是一副小女兒家的有些羞澀的神態,赫連老夫人好像對此見怪不怪。

她看著傅晴上下審視。

栗色的微卷的長發,留著空氣劉海,容貌秀麗,一雙大眼睛看起來異常的清亮。

身高目測大約有一米七左右,穿著一件質地上乘的名牌淡紫色長裙,腳上穿著一雙時下正流行的白色板鞋。

她和赫連璟坐在一起,看起來還異常的登對。

溫暖看著赫連老夫人,以及赫連行松夫婦二人,抬手指了指傅晴,對她們介紹道:「奶奶,乾爸,乾媽,這位是傅晴,我高中同學,也是傅遠東的妹妹。」

傅晴聽溫暖介紹自己,立即禮貌的轉臉看著三人喊道:「奶奶好,伯父伯母好。」

「傅晴是吧,聽暖暖說,你是電影學院的學生。」

赫連老夫人說完話,就聽傅晴回話道:「是的,奶奶,我今年是麗城電影學院大二的學生。」

赫連老夫人點了點頭,心道:「這姑娘還算是有禮貌,看起來還不錯。」

這時候,有服務員陸續將美味佳肴端過來,放到了餐桌上。

等菜差不多上齊,赫連老夫人道:「傅晴,吃菜,嘗嘗這菜的味道怎麼樣?」

「謝謝奶奶。」

傅晴說話的樣子頗為乖巧。

溫暖禁不住多看了傅晴幾眼。

雲蝶見溫暖還沒動筷子,對溫暖道:「暖暖,你多吃點,我看你這些天又瘦了些。」

溫暖笑著回道:「乾媽,您也多吃點。」

說著話,溫暖夾了一塊魚片放進了雲蝶面前的碟子里。

溫暖這邊剛給雲蝶夾完菜,就見傅晴夾了一筷子秘制脆瓜隔著赫連璟,努力放進了赫連老夫人面前的碟子里。

「奶奶,吃菜。」

赫連老夫人笑道:「好好好,你也多吃點。」

傅晴笑了一笑,又看了眼赫連璟的神色。

她以為她這樣做會博得赫連璟的好感,豈不知,赫連璟的一張臉現在一點笑意也無。

因為溫暖和他之間隔著一個傅晴,她想給溫暖夾菜,很不方便。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那筷子給赫連老夫人夾了一筷子菜放在原本傅晴給赫連老夫人放菜的那個碟子里。

赫連老夫人見狀,心情大好,沖著傅晴又問道:「姑娘,有男朋友了嗎?」

傅晴好像異常堅定的道:「絕對沒有。」

她說著話還不忘偷看一下赫連璟的表情。

可惜了,赫連璟神情平靜得很,看不出一絲波動。

雲蝶和赫連行松相視一笑。

這姑娘怕是愛上了他們家那小子。

「奶奶,快吃菜,否則這些菜要涼了,你不能吃冷盤的。」

赫連璟一聽赫連老夫人這樣問傅晴,就知道赫連老夫人心裡現在在想些什麼。

「臭小子,這菜剛上的,哪會這麼快就涼了。」

赫連老夫人看著傅晴笑了笑,還不忘拆自己的孫子的台。

赫連璟轉臉瞪了溫暖一眼,意思是,你請吃飯就請吃飯,還帶個外人來。 溫暖裝作沒看見的樣子,聳了聳肩,一副管我何事的模樣。

這時候,雲蝶看著傅晴問道:「暖暖說,你是傅遠東的妹妹,你們兄妹倆長得可是一點也不像。」

「我大哥長得像我爸,我和二哥的長相隨我媽。」

傅晴說完話,雲蝶微微點了點頭。

這邊,赫連璟終是忍不住拿筷子夾了一隻蜜汁雞腿準備放到溫暖面前的碟子里。

但是,當那雞腿被筷子夾著經過傅晴面前時,傅晴毫不客氣的拿起面前的碟子伸了過去。

野蠻游戲 謝謝璟哥,我最愛吃雞腿了。」

而赫連璟卻像是沒有聽到傅晴的話似的,無視傅晴伸過來的碟子。

雞腿繼續前行,最後落在了溫暖面前的碟子里。

溫暖看著那雞腿,再轉臉看向傅晴尷尬的要命的神色,訕訕笑了一下。

在諸多目光的注視下,將那雞腿又夾起,送到了傅晴剛剛收回的碟子里。

「既然傅晴喜歡吃雞腿,那麼這雞腿就給傅晴吃好了。」

溫暖這句話說完,傅晴卻將雞腿還了回來:「璟哥給你的,我不要。」

「哎,真是麻煩,一隻雞腿讓來讓去的。」

赫連璟說著話搖了搖頭,又拿筷子夾了一隻雞腿放進傅晴面前的碟子里。

惹愛成癮:腹黑總裁太霸氣 ,臉色才算恢復了正常。

抬頭看著赫連璟,甜甜笑道:「謝謝璟哥。」

赫連老夫人和赫連行松夫婦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卻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一頓飯吃下來,傅晴沒有吃多少,一雙眼睛時不時的看向赫連璟。

赫連璟又不是木頭人,怎麼會一點都感覺不到。

可是,這樣的狀況他又不是第一次遇見,根本就沒當一回事。

而赫連老夫人對傅晴還是頗為滿意的。

連溫暖都有些訝異。

這傅晴今天表現的端莊,大方,有禮貌,沒有一點沒被慣壞的大小姐毛病,相反的,她說話異常的溫雅,吃香也很斯文,真是令溫暖不敢置信。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愛情的力量!

飯後,溫暖和傅晴一起送走了赫連家的人。

接下來,到了結賬的環節。

年輕的服務員小姐拿著賬單走到溫暖面前時,溫暖抬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傅晴,道:「結賬是吧,找她好了。」


傅晴反應過來,轉臉看著溫暖道:「溫暖,今天是你請吃飯,你好意思叫我付錢。」

溫暖笑著回道:「你忘了,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說的,只要是能叫你來一起吃飯,這錢你來付。」

傅晴想了想,的確是有這麼有一回事。

可是,就算她願意付錢,這溫暖好意思嗎?

溫暖:「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不過我可事先說好,以後,再和赫連家的人一起吃飯,我可不帶你。」

溫暖的話音一落,傅晴就問那女服務員:「多少錢?」

「三千八百六十元。」

傅晴從背包里拿出一個錢包,從裡面抽出了一張卡,交給那服務員,順便說了句:「沒密碼。」

那服務員轉身去結賬,片刻后,將那張卡遞給傅晴,抱歉的說道:「對不起,這位小姐,您的這張卡不能用。」

不能用?

傅晴異常納悶,也沒有多想,接過那張卡,又換了一張卡給那女服務員。

可是,很快的,那位女服務員又折了回來,將手中的卡交給傅晴,依舊說了句:「這卡不能用。」

女服務員的眼中隱含了一絲譏誚。


傅晴氣悶的說了句:「這怎麼可能啊,中午的時候,這卡剛用過。」

接下來,傅晴來到了那台收銀機旁,把錢包里她認為能用的卡一張接著一張的都拿了出來,足足有十幾張。

溫暖在一旁看得咂舌。

傅晴這千金大小姐隨身竟然帶了這麼多張卡。

可是,收銀小姐一張一張卡試下來,全都不能用。

「為什麼?」

傅晴明顯的有些急躁,她花錢一向大手大腳的慣了,猛地一沒錢,那感覺還真是不好受。

特別是現在,收銀小姐看著她的目光明顯的就帶了些嘲諷。

溫暖也感到很意外。

這時,剛剛那女服務員小聲說道:「看著穿的這麼時尚,竟然連三千多元的飯前都付不起。」

傅晴聞言,立馬轉身瞪著那女服務員說道:「你說誰呢,你算老幾,別說三千多元了,就是三十萬,本姑娘我也付得起。」


那女服務員立馬嗆聲道:「那,你倒是付錢呀。」

傅晴氣賭氣的道:「當然要付,誰說不付錢了。」

她轉回身問那收銀小姐,「這卡到底是為什麼不能用?」

收銀小姐回道:「這些卡都被凍結了。」

「凍結了?怎麼可能?」

傅晴不相信收銀小姐的話,拿出手機就給傅遠東打了個電話。

「大哥,我的那些卡被凍結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傅遠東電話里回道:「你還好意思問呢,你現在還是學生,不好好上學,一個月花費二十多萬元,這錢你都幹什麼用了,我和媽商量好了,每個月給你生活費兩萬,其它的多一分也不給,今天是十月二十五號,下月一號開始給你打錢。」

「兩萬夠幹什麼的,還不夠我買化妝品的,大哥,不行,我不同意。」

傅晴對著手機大聲反駁。

「不同意就算了,現在不是好多大學生都勤工儉學嗎,你自己去打工掙錢上學」

傅遠東說的話沒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傅晴最後軟了話音道:「大哥,我現在錢包里就剩五百多元了,你就算一個月給兩萬,能不能今天開始給。」

傅晴想著先把眼前這點事給應付過去,等回到賓館再打電話給王淑娟。

王淑娟可是她親媽,不會任由她大哥如此苛待她的。

其實,她不知道,一般的大學生每月的生活費兩千足夠了。

即便是燒錢的電影影學院,一個月最多五千也夠了,給她兩萬已經是不少了。

「不行,說了下月一號開始給,就是下月一號,你再啰嗦,兩萬減半,只給一萬,另外,你也不要想著給你二哥和媽那裡打電話,我告訴你,沒用。」

傅遠東的語氣堅定,傅晴不滿道:「你還是不是我親大哥,哪有你這樣對待你妹妹的,今天才二十五號,這個月還有六天,我還活不活了?」

傅遠東:「你大嫂現在不是在昆城嗎,你可以去她花店或者是超市裡打工賺錢,你大嫂那人心善,一日三餐不會不管你的。」


傅晴還想爭辯幾句,可是傅遠東直接說道:「我現在有事,先掛了。」

傅晴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滿臉憂怨。

她可不情願喊溫暖一聲大嫂。

接下來,傅晴又給王淑娟以及傅遠航打了電話,可是電話響了很久,兩人都不接。

她再打,對方乾脆就關機了。

收銀小姐和那位女服務員明白傅晴這是依舊沒有錢,臉色越發的難看。

自己的親哥哥現在都不管她,可見這女人在家裡是多麼不受待見。

傅晴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樣連三千多塊錢都拿不出的時候,神情是無比的羞憤。

這時候,溫暖走上前道:「算了,還是我來吧。」

溫暖結過賬之後,和傅晴一起出瞭望賓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