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32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任英俊痛定思痛,仔細研究了一番,還是感覺,這事情還得從,南歌傾月身上,來找突破口。

相隔不遠的青竹齋里,南歌傾月也在發獃,手裡拿著一個珍珠編製的漂亮貝殼包。

這是東方煉的東西。應該是她走時,有人給她收拾東西時,漏掉了忘記帶走的。

不過是幾次月圓月缺,明明東西還在眼前,卻物是人非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相隔不遠的青竹齋里,南歌傾月正在發獃,手裡拿著一個珍珠編製的漂亮貝殼包。

這是東方煉的東西。應該是她走時,有人給她收拾東西時,漏掉了忘記帶走的。

不過是一次月圓月缺,明明東西還在眼前,卻物是人非了。

東方煉不曉得現在在哪裡?又過得怎麼樣了?

雖然最後關頭,她也明白,所謂的友情,在她們身上或許存在,但也,很淺薄。

但是,至少南歌傾月的心裡,還記得,東方煉和她在一起時,對她說過的話。

她們兩個的關係,在關於北曲昱辰的事情上,總是感覺分歧嚴重,彼此之間,才一直不是很愉快。

南歌傾月感覺心裡放著的心事,越來越沉重,卻發現連個傾訴的對象,都沒有了。

原來,東方煉一直還是她,傾訴的對象的。

可是如今,她的身份變了,身為神尊的弟子,在其他人眼神中,總是羨慕中夾雜著嫉妒。


七零之戲精夫妻 ,但是,誰也不和她在一起,總有些疏遠,無法融入其中。

特別是分享心事,這樣的親密關係,更加找不到了。

南歌傾月現在,不會再刻意去和,為了和誰,保持友好的關係。

友情很好,但也許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呀。

南歌傾月將這個珍珠包妥善收藏好,無論怎樣的結果,這段時光,也是她的在雲外天經歷。

而北曲昱辰呢?他還在,她還可以看到他,但……

物是人非,並不是最難受的,人還在,可是卻形同陌路,才是最然人難受的。

南歌傾月現在已經不是在傷心,他和她,形同陌路,而是擔心北曲昱辰。

他看上去很不開心,他好像遇上了什麼事,似乎是什麼問題讓他在自我折磨。

這些天,他的失常,究竟是為什麼?

北曲昱辰,他是怎麼了?

南歌傾月猜不出,想不透,看不懂,她該怎麼辦?

第二日,同樣為北曲昱辰著急的兩個人,十分湊巧的偶遇了南歌傾月。

任英俊和錢樂天成雙成對的出現,還沒有開口,就先掛了滿面笑容。

「南歌師妹,你真早啊。」

南歌傾月:「……早?」這是下午好吧?

任英俊嘿嘿笑著,「我是說,你來的好早。」

南歌傾月也笑了笑,「任師兄早,樂天師兄早。」

她看著任英俊帥氣的臉,心裡猜了猜,他特意找她,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倒不是南歌傾月有多麼聰明,一眼看出他的意圖來,不過是因為任英俊,從來不怎麼喜歡她的,如果不是有事,他怎麼會主動來和她,打招呼說話。


可以肯定,他是有事,但想不出,是什麼事。有什麼事可以難住他呢?

聰明機智如任英俊,又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呢?

再說,就算事有,那他都解決不了,找她,不是更沒有用嗎?


重生之嫡女禍妃

任英俊:「南歌傾月師妹,你不用再叫錢樂天師兄了。你現在跟以前不同啦,你的師父是東樂神尊,論起輩分來,他也應該叫你師叔啦。」

南歌傾月:「……」

師叔?錢樂天不是叫北曲昱辰,小師叔的嗎?

任英俊這麼嘴賤的聊天,惹到了錢樂天。

錢樂天不樂意啦,「你丫啊費什麼話?快說正事!」

正事?果然是有事呀。南歌傾月拭目以待的望著他們。

任英俊也就是先來個預熱,還沒開始呢,就讓錢樂天給打亂了節奏。

算啦,也到了上主題的時候了。

「南歌傾月師妹,你現在和北曲昱辰,那是一個輩分了。哎,你有沒有看到他啊?」

南歌傾月一聽他提到北曲昱辰,剛才還是雲淡風輕的臉色,立刻飄來一片烏雲,陰沉下來啦。


任英俊也知道最近,北曲昱辰對她不理不睬,不過,他自以為,已經洞察北曲昱辰的心思。

「哎呀,要說最近昱辰,實在是辛苦,脾氣是不大好。不過,你如果有空兒,應該去陪陪他啊。」

南歌傾月低下頭,那壓在心裡的難受,被提起來,眼睛就泛紅了。

「任師兄,你不知道,我不能去。」

任英俊一聽趕緊勸呀,「怎麼不能去呢?你最應該去了,他對你那麼好。」

南歌傾月點點頭,是呀,連別人都知道,他對她是很好的,可那是從前了。

「就是因為,他對我很好,現在他不喜歡見到我,我就更不能去打擾他了。我去了,會讓他更不高興的。」

任英俊給她搞糊塗了。什麼叫對她很好,反而不能去見?別呀,你不打擾他啦,他就打擾我了!

「南歌師妹,你弄錯了,他肯定不是這麼想的。他很喜歡你的。你這末可愛,他看見你,就會忘記煩惱了。」

「……」

南歌傾月抹抹額頭滴下的汗珠兒,對任英俊的話,相當無語。

有這麼夸人的嘛?誇得人,直滴汗啊。

這話完全是瞎話,前幾天,他還說她傻乎乎的,誰會喜歡傻乎乎的她呢?

南歌傾月已經不信任英俊了,他就是隨口亂說,一點兒沒準兒。

「他對我說,他不認識我。昨天……」

南歌傾月說起昨天,北曲昱辰瞪著她那個眼神兒,就又讓她,泛起委屈。

「北曲昱辰,他喜歡的是知華師姐,你去找知華師姐吧。我真的不能去。」

任英俊沒想到,南歌傾月居然幾天不見,學會了分辨真假了?

這讓他一貫使用的招數,全部被見招拆招,一一破解,反而,被南歌傾月站了主動,給他來個順水推舟,一下把問題指向了,東樂知華那裡去。

幾天不見,這丫頭,得要,刮目相看了!

連傻乎乎的南歌傾月都有了智商,這讓一向以智力取勝,混跡雲外天的任英俊,還怎麼混呀?

任英俊心裡極其不平衡啊不要逼人太甚了有木有啊!!

機智如任英俊也被噎住了,竟無言以對。

錢樂天實在看不下去了,咳,「傾月,不瞞你,昱辰小師叔他,確實,最近很失常。我們能想到的,都想了,就是沒有用。」

他看著已經很難過的南歌傾月,不想為難她,但有一想,也許,這兩個人都在難受,遇到一起,會好了呢?

「小師叔他,你去看看他吧。傾月,我們總不能看著他這樣下去,不聞不問。畢竟……他還救過你呢……哎呀啊,你別哭呀……」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他看著已經很難過的南歌傾月,不想為難她,但又一想,也許,這兩個人都在難受,遇到一起,會好了呢?

「小師叔他,你去看看他吧。傾月,我們總不能看著他這樣,折磨自己,不聞不問。畢竟……他還救過你呢……哎呀啊,你別哭呀……」

南歌傾月突然落下淚來,「我不想讓他不開心。」

錢樂天一見她的眼淚,就後悔了。幹嘛不去想別的辦法,都是任英俊出的餿主意,小師叔最近那麼反常,她不敢去哪,何必逼她呢?

「好啦好啦,你不去,就不去,沒事的,別哭啦。」

任英俊卻看出了機會,跟著唱配角。

「就是呀,不用去啦,讓昱辰一個人難受,也就是難受一陣子,過一陣子就好了,呵呵……」

錢樂天氣得吐血,「你丫啊什麼毛病啊?哪有像你這麼說話的?」

任英俊嘿嘿一笑,反正跟他說破了就不管用了,懶得理他。

「傾月,你不用去了。我們不會怪你的。」


他話是這樣說著,但眼睛雪亮的盯著南歌傾月。

南歌傾月擦擦眼淚,對他們,肯定地說,「我會去。」

北曲昱辰救過她,對啊,有什麼樣的難堪,會比得上,他為了救她,跑去禁閉室,救出她,還將和東樂神尊力爭。

現在,之所以,她才留在了雲外天,都是因為,當初,他為了她所做的一切。

他對她的好,不能忘記的啊。

也許他只是遇上了什麼事情,才會那麼反常的。

她應該為他做點兒事,才對,怎麼能因為,他一時的情緒失控,就離他遠遠的呢?

其實,想見北曲昱辰並不是難事,難的是,在一個合適的地方,見到他。

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南歌傾月決定去找北曲昱辰后,遇上了他的機會反而少了。

他在東正殿和東樂神尊在一起時,南歌傾月遇上了,也不敢去接近他們。

他在青松齋門口一閃而過,只看到一個背影,就尋不見了蹤影。

南歌傾月就算是知道,他每天都在逆流溪邊,離花林中修鍊,有東樂神尊的結界,她也進不去的啊。南歌傾月開始打退堂鼓了。積攢的那點兒去見他的勇氣,就快在這樣子的錯過中,再而衰,三而竭了。

另一個很無奈的人,是自誹聰明過人任英俊。

任英俊已經絕望了,他本來還對南歌傾月報了很大的希望,誰知日子一天天過去,什麼改變都沒有發生。

他為了逃避北曲昱辰的摧殘,除了上課,都是稱病,窩在青松齋里,不敢出來,真是過的苦不堪言。

這天,收到錢樂天的消息,南歌傾月又來聯萌社,參加活動。

她來了之後才知道,這是錢樂天特意安排的。

錢樂天請了北曲昱辰,但是他還沒有來。

南歌傾月和錢樂天坐在一起,這樣子等北曲昱辰來之後,他自然是要過來同坐的。

一切都安排妥當,但南歌傾月反而更加緊張了。

錢樂天為她煮了茶湯,可她想著一會兒,萬一北曲昱辰像前幾天那樣,對她毫不客氣,想著想著,緊張得連手都發抖,握不穩茶盞路燈。

「傾月,昱辰小師叔,這幾天好像都瘦了,脾氣也更加古怪了。」

「……」更加,古怪了?

南歌傾月聽了更加想離開,不想面對,更加奇怪的北曲昱辰。

錢樂天的本意是希望南歌傾月不要放棄,沒想到反而弄巧成拙。 重生之名流商女 ,似乎很想離開,心想,說錯話了,不會一句話,把南歌傾月,給嚇逃了吧?

他連忙說:「其實,也就是拿任英俊練習練得更勤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南歌傾月無語地望著他,她不會走的,就算是明知道,北曲昱辰不會給她好臉色。

她也想弄明白,他到底是因為什麼,那麼不開心,那麼壓抑自己呢?

北曲昱辰終於還是來了,他剛一進門,就有人發現了,畢竟他是那麼奪目的存在。

迎著他過去的有一位身材高挑的女生,南歌傾月看著她,狀似無意的和北曲昱辰,一進一出,恰巧面對面。

「北曲昱辰,你也來了呀。真巧,我們又遇上了。」

南歌傾月還坐在錢樂天旁邊,那個女生的每一步是怎麼走向北曲昱辰的,她都看的很清楚。

而北曲昱辰的每一個表情,她也都看的很真切。

他垂下眼睫,瞅了女個女生一眼,依舊是冷漠的表情,對那個笑意盈盈的女生,說了一句。

「你是誰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