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61 Views

「他居然同時施展了三種鑒獸術……」

Written by
banner

「他還是人嗎?從來沒聽說過有鑒獸師能夠施展三種鑒獸術的,而且,都還是如此厲害的鑒獸術!」

就在白宇浩施展出玄瞳鑒之後,全場一下子沸騰了,緊接著,整個比試館猶如驚濤駭浪般的騷動了起來,所有人都萬般驚愕地看著白宇浩,猶如看著什麼怪物一般。

!! 這時,曹家的所有人也都神情呆愣,就像是遭受了什麼晴天霹靂一般。


「這怎麼可能?白公子,居然連老夫獨門的鑒獸術也會……而且,還能同時施展三種鑒獸術,這根本就是沒有人能夠做到的!」龐龍已經是徹底的啞口無言了。如果說白宇浩會靈陣光鑒和妙手鑒的話,或許還可以以師出名門來解釋,可是,白宇浩居然連他的獨門鑒獸術也施展了出來,這絕不是用常理能夠解釋的。而且,白宇浩還同時施展三術,這在理論上是不可能的,因為每種鑒獸術都運行方法都不一樣,並且十分消耗靈力,哪怕是他也頂多只能同時施展兩種鑒獸術。

當然,龐龍並不知道白宇浩所施展的三種鑒獸術,看似和荒靈大陸三種有名的鑒獸術相同,但白宇浩所施展的三術實際上都是從幻鑒術中一脈而生,而且,比起龐龍他們這些什麼祖傳秘傳的鑒獸術,還要來得更加玄妙精奧,所以,白宇浩能夠同時施展三術,也不足為奇,不過,這在世人的眼裡,卻是難以想象的。

「白公子難道真的是個天才嗎?」曹晴嵐也是一臉的訝異,完全不顧什麼家主的姿態,露出幾分小女人才有的仰慕之色。

「這傢伙什麼偷學了師父的獸瞳鑒?」曹晴熏也是小臉驚呆,難以想象,因為她師父說過,要學會玄瞳鑒,所需要的天賦是非常高的,百年難得一遇的天資,但白宇浩卻輕而易舉的施展了出來。

此刻,曹晴熏心裡不由暗道,難道他真的擁有師父所說的絕世天資?想到此處,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突然露出了幾分極為興趣的神色,猶如發現了什麼寶藏一般。

「白大哥,好厲害……」此時,蕭嬌兒都忍不住又驚喜又興奮的叫了一聲。

連之前對白宇浩抱有成見的蕭媚,都禁不住露出了驚嘆之色。

唯獨只有蕭秦宇是一臉陰沉,雖說他在之前的兩輪比試中,也算是嶄露頭角,可是,比起此刻已經被萬人矚目,風光無限的白宇浩,完全是小巫見大巫,心裡肯定是極為嫉妒,因為這白宇浩原本只是個蕭家的下人,但如今卻在獸師大會上,大放光彩,搶去了所有風頭,而他這個蕭家的大少爺,卻只能淪為配角,換做是誰都會心有不甘!

這一家歡喜,一家愁!

包括齊嘯天在內的齊家眾人,此時,也是被震住了,各個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尤其是齊嘯天,已經咬牙切齒,似乎快把牙給崩碎的感覺,瞪著白宇浩的眼神,就像是要將白宇浩碎屍萬段一般,這原本齊家為曹家所準備的驚喜,就這麼被白宇浩硬生生的給破壞,更麻煩的是,曹家很有可能會因為白宇浩的驚人發揮而力挽狂瀾,扭轉敗局。

當然,白宇浩再次的驚人表現,也讓評審台上的木綾羅更是眸光冷凝了起來,因為她看出這曹家的神秘鑒獸師,可是非常不簡單的,而且,給她的感覺也越來越熟悉。

不過,最詫異的還是要屬李成,因為他想不到這天底下居然還有能夠同時施展三種不同的鑒獸術的鑒獸師,哪怕是荒靈大陸的那些大宗師級別的鑒獸師,也未必能夠做到這一點。

就在此時,李成突然如同氣血攻心般的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一變。

在場的眾人見狀,馬上就又騷動了起來。。

但這時,李成突然將旋繞在御靈獸上空的光芒收回,勾起了一陣陰笑,信心十足的高聲叫道:「我鑒定完了。」

但李成這話音還沒落下,白宇浩卻突然舉起了一張紙道:「我已經寫下來了。」

李成見狀,登時氣急攻心,馬上就又噴出了一口鮮血,但他連嘴邊的血跡都來不及抹,也急忙將鑒定結果寫下。

在眾目睽睽之下,兩份鑒定結果一併被送到評審台上。

所有人的目光也一眨不眨地緊盯著評審台上,包括木綾羅在內的五位評審官。

但此刻,包括孫興在內的其他四位評審官都不由齊齊看向木綾羅,因為,其實只要木綾羅一句話,這最後的結果,也就輕易而出了,因為在他們看來,白宇浩和李成的實力肯定是不相上下的,但想要分出個勝負,也並不容易,但如果木綾羅親自做出評判的話,那不管最後勝者是誰,也沒有人會有異議。

木綾羅見四位評審官都看相自己,也是,露出一抹冷笑,都看出了四位評審官的心思,不過,她先是轉頭看向了坐在最左側的孫興問道:「孫大師,你覺得是你齊家的鑒獸師厲害呢,還是曹家的這位神秘鑒獸師更厲害一點?」

孫興見木綾羅如此直白的問他,心知也是木綾羅在試探他,但孫興是何等人物,馬上拱手道:「這兩位鑒獸師的實力顯然是難分高下,所以,如果用普通的比試也難以分出勝負,我看不如這回合還是平手好了。這下一回合由公主親自出題,如果是公主出的題,想必也能看出他們的差距在哪了!」

這孫興其實也是相當圓滑的,如果站在他的角度,他當然希望齊家能夠贏,但是,從三個回合的比試來看,這曹家的神秘鑒獸師似乎非常的高深莫測,他也擔心如果真要評判的話,這形勢對齊家未必有利,因為他了解木綾羅,這木綾羅素來都希望以實力說話,也就是說,木綾羅也是那種欣賞有實力的話,很顯然,白宇浩能夠同時施展三術,就足以見其不凡,所以,理當也會引起木綾羅的重視。因此,為了保險起見,他覺得直接將這個最後的評判權直接交給木綾羅來定。


當然,孫興也是相信,這最後木綾羅會站在齊家一邊。但不管如何,這場面還是要走的,不然,要是到最後被人質疑的話,那總會有不好的影響。

木綾羅聽了孫興的建議之後,緊接著,便轉眸又看了白宇浩一眼,猶豫了一下,便召來負責宣布結果的評判,吩咐了一聲。

隨後,第三回合的比試結果,也隨之宣布,而結果依然還是平手。

至此,這獸師大會也出現了史無前例的三戰皆平的比試記錄……(爆發,求月票,今日二十章爆發)

!! 這第三回合的比試結果一宣布,在場的所有人無不面露驚色,驚為天人,他們原本以為這勝負必然會在第三回合中分出,但沒想到,結果卻是三戰皆平。

當然,最令人想不到的就是,曹家的這位神秘鑒獸師,竟然能與李成比到這種程度,而且,還似有要壓過李成之實,畢竟,白宇浩剛剛可是展露了極為神奇的一手,不僅連龐龍這位大宗師級鑒獸師的獨門絕技都用了出來,同時,又施展三種鑒獸絕技,但是如此,就足以令那些成名已久的家族鑒獸師望塵莫及了。

哪怕是連龐龍自己,都為白宇浩所擁有的絕世天資都感到驚嘆不已。

因為三戰皆平,所以,在場眾人也不由議論起來,都在猜測這接下來白宇浩和李成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再進行比試,當然,這恐怕要由五位評審官來決定了。若是這樣一直打平下去,雖說肯定十分精彩,但是,如果分不出個勝負的話,也確實令人感到頭疼。

「龐大師,這三個回合都平了,那接下來還要繼續比嗎?」曹晴嵐立刻轉眸對龐龍問道,因為這種情況也是她第一次見到。

「這個我也不清楚,既然綾羅公主也是評審官之一,我想這是否還要繼續比下去,就要看公主的意思了……」此刻,龐龍也抬目看向木綾羅,但一張老練卻浮現出幾分隱憂之色,因為他有些擔心木綾羅會因為偏袒齊家,所以,會做出對齊家有利的決定,但是,一旦木綾羅做出決定,那無論是誰也都不敢當面質疑,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對曹家來說,自然十分不利。可是,現在他們已經什麼都做不了,只能聽天由命了。

不過,在龐龍看來,白宇浩能為曹家力挽狂瀾,與李成拼到這個份上,也算是儘力了,就算曹家真的輸了,也不至於輸得很難看。因為白宇浩的驚奇表現,早已征服了在場所有人,絕對沒有人會覺得曹家是輸得一塌糊塗,相反的,曹家差一點就上演了神奇的大逆轉。

但曹家究竟能否逆轉成功,那完全就要看天意了。

就在所有人都猜測這接下來會有什麼情況發生的時候,驀地,就見評審台上的木綾羅突然站起了身,眸光冷傲逼人,環視了整個比試館一眼,那散發出的無形氣勢以及傲然之姿,一下子就令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幾乎都用十分仰慕的目光看著木綾羅。

這木綾羅如今在木神國中,就如同聖女一般的存在,備受敬仰,哪怕是這些在場的,也都是木神國有名有勢的大人物,但在木綾羅面前,卻猶如一個普通人一般渺小。

此刻,在眾目睽睽之下,木綾羅忽然嬌軀一展,直接評審台飄身而起,隨後,便往圓形檯子上飛去,那優美高雅的身姿,就好似仙女下凡,彷彿聚集著無數的光芒,將天地的靈力集聚一身般。

片刻之後,木綾羅就落在了圓形檯子的邊緣之上,目視著不遠處的白宇浩和李成。

「兩位的三回合對決可以算是非常精彩,而且,所施展的還都是荒靈大陸十分有名的鑒獸絕技,看得出兩位的實力,早已超出一般,哪怕是我木神國王室的鑒獸師,也鮮有像兩位這般技藝高超的。」木綾羅一臉冷傲,但卻毫不吝嗇地誇獎道。同時,眸光在白宇浩的身上一定,只覺得白宇浩身上的氣息很是奇怪,但給她的感覺卻也更為熟悉。

當然,此刻的木綾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她以為已經死了的白宇浩,竟然就活生生站在她的面前,隔著一張猶如紙薄般的面具。

「公主真是過獎了!我李成何德何能蒙受公主賞識……」李成一見到木綾羅親自登台,也是眉飛色舞,覺得他要飛黃騰達的機會就要來了,只不過,眼下還有一個礙事的傢伙。

「能否真的得到我是賞識,就要看你們接下來的表現了,這也是真正考驗你們實力的時候……」木綾羅見李成一臉利欲熏心之色,眼神中立刻閃過一抹鄙夷,但反觀白宇浩,就見從她上台的一刻起,卻似乎連正眼都沒看過她,表現的極為淡定,就好似閑雲野鶴一般,又像是漂泊孤雲,令人覺得觸不到邊際。

說話間,木綾羅突然玉臂一震,只見她的身旁立刻打開了空靈界裂縫,隨後,就見她玉手一引,一隻渾身帶電,但卻只有巴掌大小的狐貂跑了出來,就像是迷路了一樣,茫然的四顧左右,然後,就一下子躥到了木綾羅的腳下,躲了起來,看起來十分怕生。

木綾羅一見到這狐貂的舉止,竟忍不住莞爾一笑,而這一笑卻足以傾動全場,令全場的男人瞬間神魂顛倒,迷醉其中。

當然,這一笑也僅僅只是曇花一現,隨後,木綾羅就恢復了她的冷傲,將狐貂從腳下抱到了手中,緊接著,摸了一下狐貂的頭,看向白宇浩和李成,說道:「這隻靈獸是我不久前無意中抓到的,還沒有來得及鑒定,正好,由兩位來替我鑒定一下,誰能最快的鑒定出這靈獸的來歷,以及它的星級屬性,便算是勝者。也就算說,接下來的比試,不會再出現什麼平局,我會親自從你們兩人之中,決定出一個勝者出來。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所以,你們擁有的機會就只有一次,希望你們能好好把握!」

「那就請公主把這隻靈獸放到籠子里,我馬上就可以為公主鑒定……」李成一副狗腿子的表情,阿諛奉承的巴結道。

「這小傢伙非常怕生,一旦過度的話,會釋放出極強的雷系靈力,足以將方圓幾米內烤成焦地,也只有我抱著,它才會老實一點,但如果陌生人接近的話,它也會不安害怕,所以,你們只能就這樣的站在原地,以現在的距離鑒定我手中的這隻靈獸……」木綾羅冷眸一凝,猶如孤傲獨美的紫羅蘭,很顯然,她早就已經想好如何考驗白宇浩和李成了。

而木綾羅此話一出,也讓全場眾人再度露出驚異之色!

!! 因為從白宇浩和李成,到木綾羅所站位置的距離,足有十米之遠,以這種距離,想要鑒定木綾羅手中那隻體積十分嬌小的狐貂靈獸,根本就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畢竟,這鑒獸術都是需要以靈力為基礎而施展的,而這麼遠的距離,就算能施展鑒定術,但也維持鑒定術的持續,那也非常困難,況且,這狐貂靈獸就在木綾羅手中,而木綾羅本身就是個十分厲害的帝尊級的絕世高手,她身上所釋放出的氣息,無形之中也會影響鑒獸術。

因此,白宇浩和李成所要面對的挑戰,不僅僅只是如何以這麼遠的距離施展鑒獸師的問題,還必須要在木綾羅的無形影響下,準確地對狐貂靈獸進行鑒定,這難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李成一聽,先是一愣,因為他當然知道,木綾羅分明就是故意設計如此刁難的比試,但是,很快的,他就一臉笑意地看向白宇浩,突然目光一眯,信心十足的說道:「以這樣的距離,如果不靠任何輔助的話,你的三種鑒獸術恐怕都無法施展的吧?你這下子打算如何能贏我?」說著,他便舉起了八卦鏡,灌注靈力之後,那八卦鏡立刻騰空飛起,隨後,便飛向了木綾羅,緊接著,一道奇光從天而降,瞬間就將狐貂籠罩其中。

而李成這一出手,也讓全場喧嘩了起來,因為不管怎麼看,這樣的比試對李成是極為有利的,甚至可以說,完全是為了李成而設的。

此時,白宇浩也是眉宇微蹙地站在原地,在場眾人見狀,更是面面相窺,還以為白宇浩是找不到辦法,所以,只能坐以待斃了。

李成稍微分神地看了白宇浩一眼,見白宇浩遲遲沒動,自然也是勝券在握了。

「看來到最後公主還是選擇站在了齊家一邊……」龐龍見到此景,也是嘆了一口氣,心知,這樣的比試對白宇浩根本就是極為不利。

「白公子已經儘力了,就算是輸,也是雖敗猶榮!」只見身為曹家家主的曹晴嵐,突然美眸輕凝,恢復了平靜之色,而且還露出一抹淡笑,因為她覺得如果沒有白宇浩的話,曹家早就輸得一敗塗地了,所以,就算白宇浩沒替曹家贏下這最後的勝利,但已經讓曹家挽回了顏面。

當然,在曹晴嵐看來,這次獸師大會就算輸了也沒關係,因為對他們曹家來說,這一次獸師大會的輸贏,根本比不上能夠得到一位出色的鑒獸師。換句話說,這次的獸師大會,曹家如夢初醒般的見識到了白宇浩驚人的實力,那曹家怎麼可能會不為所動呢!

所以,此時此刻,曹晴嵐其實已經有所打算,也做好了曹家最後會敗在齊家手中的心理準備,不過,現在讓她最在意的已經不是曹家的輸贏,而是眼下正站在台上的白宇浩。

這曹家失意,齊家自然便是得意,見到木綾羅站在齊家一邊,而且,還讓在前面三個回合大出風頭的曹家的神秘鑒獸師,此刻,猶如江郎才盡般的站在那裡,自然令他們鬆了一口氣,當然,也是有種大劫過後的感覺。

「幸虧公主是站在我們這邊的,不然,這次的對決恐怕真要凶多吉少了。」齊嘯天心裡也明白,曹家的這位神秘鑒獸師十分了得,如果不是木綾羅的話,他都有些擔心,李成最後會不敵曹家的神秘鑒獸師。

而此時,在場眾人見這勝負似乎已定,多少也有些失望,當然,他們失望的並不是白宇浩的表現,而是,這木綾羅所設的比試,怎麼看都像是在為齊家做嫁衣裳。

當然,如果木綾羅的心思會如此簡單被看穿的話,她就不會擁有今天在木神國的地位了。其實,從她說完比試的要求之後,她的眸光就一直停留在白宇浩身上,觀察著白宇浩的一舉一動,因為她想知道這白宇浩究竟是否還隱藏著更強的實力,在前面的三個回合中,在她眼裡的白宇浩,完全表現的遊刃有餘,一點都不想是盡了全力的樣子,反倒是李成完全被逼得狗急跳牆,連旁門左道的鑒獸術都用上了。

因此,木綾羅這故意設出如此的比試,目的並不是偏袒齊家,而是為了試探白宇浩。因為她知道,如果白宇浩真想讓曹家贏的話,那就絕對會發揮真正的實力,以她的估計,只要白宇浩真的願意,這李成或許根本就不是對手。

當然,木綾羅也不能完全肯定自己的推測是正確的,但是,她就不相信白宇浩真的就只有如此的實力,她從來都不會看錯人的,如果真要說有的話,那就只有一個人,只可惜那個人如今已經不可能再出現了。

白宇浩自然也知道木綾羅一直在觀察著他,顯然是對他有所猜疑,而這個比試分明就是想要試探他。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也不得不三思幾分,如果他再繼續出手下去,木綾羅恐怕不會輕易的放過他,而他的身份暴露也必然會暴露,儘管這是在預料之內,但他覺得現在在木綾羅面前暴露身份,似乎還太快了一點。

但眼下的形勢已經不容白宇浩考慮,如果曹家輸了,那他的計劃也就等於要受到阻礙,甚至功虧一簣。


於是,就在在場所有人都認為白宇浩輸定的時候,但見白宇浩突然目光一凝,緊接著,緩緩舉起自己的雙手,頓時,兩團猶如黑影般的靈力孕育而生,猶如黑色電流般的靈力,不斷在雙手之間相互穿梭跳動。

「本來我是不打算用的……」白宇浩看著雙手間不斷孕育而生的兩團黑影,同時,將頭抬了起來,銳利的目光猶如寶劍出鞘,寒芒閃爍的看向站在不遠處的木綾羅。

幾乎同時,迎上白宇浩目光的木綾羅,忽然有種被當成獵物般盯上的感覺。

而白宇浩這突然間的舉動,也完全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誰也不知道白宇浩究竟要做什麼,但他們的心裡卻不約而同地產生了某種期待……

!! 就在這時,白宇浩手中的兩團黑影靈力忽然而起,迅速地飛向了木綾羅。

而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也都露出詫異之色,因為誰也不知道那兩團奇異的黑影靈力究竟是什麼。

但見兩團黑影靈力飛到木綾羅頭頂上空的時候,便開始相互旋繞,爆耀而起,甚是驚人!

一時間,整個比試館內,有種風雲變色的驚變之感,但又好似幻覺一般。

下一刻,那爆耀的兩團黑影靈力之間,突然形成了一道猶如影子般黑色人影,從天而降,朝木綾羅以及她手中的那隻狐貂靈獸籠罩而去。

只見那黑色影子將木綾羅和狐貂靈獸籠罩之後,然後,便慢慢的不斷漲大,瞬間將方圓幾米內,完全籠罩起來。

緊接著,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那那黑色影子緩緩舉起影手,猶如環抱一般,從木綾羅的嬌軀後面繞到前頭,將木綾羅與狐貂一同環住。

木綾羅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就像是被一種奇異的感覺所包圍,就好似是被一個男人抱住了一樣,那氣息充滿了幾分霸道,但霸道中,又帶著幾分溫柔,但是,以她對男人的厭惡,肯定會忍受不了這種感覺,可是,這一刻她卻沒有任何的反抗,因為她竟然覺得這種感覺她並不討厭,連她自己都感到十分意外的,當然,最重要的是,這籠罩她的影子,竟然讓她有種強烈的熟悉之感,比之前的感覺都還要強烈。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木綾羅自己都有些錯愕了,立刻抬眸看向比阿聯酋,因為她知道這一切肯定與那個帶著面具的神秘人有關。

而就在木綾羅認真的看了帶著面具的白宇浩幾眼后,她的腦海里瞬間浮現了一道身影,然後,與眼前這神秘人不斷重合。

「不可能的……」但木綾羅很快的就晃動了頭,極力否認這種可能性,那個男人已經死了,絕不可能會再出現在她眼前。

而就在白宇浩所釋放出的黑色影子,將木綾羅和狐貂包圍時,李成懸浮在空中的八卦鏡似乎受到了某種強大的力量影響,竟然失去了控制,直接墜落在了地上。

李成見狀,那臉色也是驚變十分,露出幾分難以置信地神色,緊盯著,已經將以木綾羅為中心的方圓幾米內,佔為己有的那黑色影子。

這一幕自然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難以想象,各個又是目瞪口呆。

這時,李成忽然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將木綾羅和狐貂靈獸所包圍的黑色影子,腦中瞬間閃現某些古老的記載。

「難……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天影鑒……」這時,李成就像是發了瘋般的大叫了起來,像是受了什麼打擊一般,一下子頹然跪地,渾身顫抖,冷汗直下。

李成所表現出的異狀讓在場所有人感到震驚,但就在此時,這木神國最強的鑒獸師龐龍也站了起來,蒼老的身軀極為激動的顫動起來,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奇迹一般。

「天影鑒,這一定是天影鑒!已經失傳了三百年的鑒獸神技……天影鑒……」龐龍用顫抖的聲音大叫道,如同在宣告全世界一般。

龐龍的聲音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聽見,所以,一下子整個比試館內,先是一陣沉寂,但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就在不久之後,整個比試館忽然間就爆發出猶如雷鳴般的轟動之聲。

關於天影鑒的傳說,只要是鑒獸師都有所耳聞,據說,這天影鑒以靈族的鑒獸術為基礎所創造出來。


其實,在人類還沒有形成自己的鑒獸流派時,所用的鑒獸術實際上都是來自於靈族。但因為靈族鑒獸術十分強大,只要非常少數的人類才能夠學會。所以,一些荒靈大陸的鑒獸始祖,經過長年累月的研究,終於將靈族鑒獸術改進成人類所能施展的高深鑒獸術,但這些鑒獸始祖所改進出來的高深鑒獸術,依然是深奧難懂。沒有很高天賦的鑒獸師是非常難以學會的,因此,漸漸的這些高深鑒獸術也都逐漸失傳。

最後,僅僅留下一門名為「天影鑒」的高深鑒獸術還流傳於世,據說,這天影鑒不管是多麼高級的御靈獸,都可以對其進行鑒定,而且,根本不受任何局限,無論多遠的距離,或是實力的差距等等,在天影鑒面前,任何的強大御靈獸都會無所遁形。

當然,這天影鑒如此厲害,肯定不是普通鑒獸師能夠學會的,所以,據說,只有三百年前的一位十分厲害的九級鑒獸師學成過天影鑒,成為當時荒靈大陸唯一能施展天影鑒這種僅存於世的高深鑒獸術的鑒獸師,而此人正是玄通,恰恰就是幻鑒術的創始人。

但後來因為玄通的仙逝,這天影鑒和幻鑒術也都從此絕跡,而玄通所收的那些弟子,也都靠著學了一點幻鑒術中的鑒獸術,而各自開山立派,至此,這人類也才逐漸擁有了自己的鑒獸流派。所以,這荒靈大陸流傳這麼一個說法,那就是只要天影鑒重現於世的話,那被如同荒靈大陸所有鑒獸流派的開山鼻祖的幻鑒術,也肯定將重現於世。

所以說,如果有人能夠施展天影鑒的話,必然可能就是擁有幻鑒術的人。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李成會突然一下子猶如遭受重創一般,他也正是因為知道其實這幻鑒術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經出現,當然,這幻鑒術出現,並不代表擁有幻鑒術的人能夠將其完全融會貫通。可是,若是有人能夠施展天影鑒的話,那其一定已經精通幻鑒術中的精髓,而且,此人還必須擁有絕世的天資,否則,是不可能學會天影鑒的。

因此,李成此刻已經非常明白,這曹家的神秘鑒獸師能夠同時施展三種鑒獸術,並不是什麼巧合,而這個曹家的神秘鑒獸師,很有能是另一個擁有幻鑒術的人,單從其能施展出天影鑒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 也正是如此,所以,李成才感到如此懊惱,同時也極為不甘,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對手,居然是幻鑒術的擁有者,而且,還學會了已經失傳三百年的,這荒靈大陸中唯一的高深鑒獸術天影鑒。

不管是幻鑒術,還是天影鑒,都是無數鑒獸師夢寐以求的瑰寶,而曹家的這位神秘鑒獸師,竟然能夠將兩者聚於一身,顯然也學有所成,這假以時日,也必將傲世整個荒靈大陸。

李成也就是在如此的刺激之下,才氣血攻心,雙腿發軟,最後,只得跪地承敗,就算他不想承認,但事實擺在眼前。這天影鑒一出,已經無人能與其爭鋒。

當然,不僅僅是李成,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龐龍等木神國非常有名氣的鑒獸師,也都有種深受打擊的感覺,因為,這確實讓人始料未及,這失傳了三百年的天影鑒居然能夠重現人世,而且,還是出自一位名不經傳,不知來歷的年輕人之手。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比試館再度四周死寂一片,所有人都用驚訝到恐懼的目光緊盯著圓形檯子上的白宇浩,那眼神就不像是在看怪物,分明就像是在看著一位神明下凡一般,好似恨不得跪地膜拜一樣。

而深深體會到天影鑒的玄妙的木綾羅,已經也是目不轉睛地看著白宇浩,那冷傲的嬌容浮現幾分淡淡的訝異,但很多的是對白宇浩的好奇以及猜測,但越是看著眼前的白宇浩,她就越覺得像是那個人。

「鑒定完畢。」就在此時,白宇浩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同時,籠罩木綾羅和狐貂靈獸的那黑色影子,瞬間消失而去。

但是,在場所有人卻依然還沉寂在難以言喻的詫異之中。

但很快的,突然也不知道說大叫了一聲:「厲害,實在太厲害了!」

緊接著,四周的人紛紛涌動起來,發出瘋狂的叫聲,驚呼聲,整個場面一下子變得難以控制。

很顯然,不用木綾羅親自評判,這勝負也早已分出。

而李成跪在地上,一臉頹敗,失魂落魄,看起來是受了非常大的打擊,但他很快的就站了起來,怒瞪著白宇浩叫道:「你也會幻鑒術,對不對?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和聖龍國的龍玄皇子是什麼關係?我所知道的,唯一學過幻鑒術的人,就只是聖龍國的龍玄皇子,但是,他的實力還遠遠不如你。」

李成一連串的逼問,也讓白宇浩目光冷凝了一下,雖然他料到李成會懷疑到這些,但是,他最擔心的卻是木綾羅聽到這些話后,肯定會有所猜想,那離揭穿他的身份,也就不遠了。

果然,耳力驚人的木綾羅聽到李成的質問后,馬上眸光一沉,因為她一聽到「龍玄皇子」這四個字,立刻就十分在意起來。

下一刻,木綾羅的嬌軀突然就動了,徑直朝白宇浩走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