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112 Views

「都不要動!」庫容將懷裡的重月單手舉高,看向無邪幾人,「如果在動,這孩子就要小命不保了!」

Written by
banner

無邪幾人見此都停下了手!

而就在他們停下手的瞬間,那些魔兵手中的武器就刺進了他們的身體裡面!

看著他們不還手,被那些武器刺中,重月閉了閉眼睛,使勁的搖頭!

沒必要,沒必要為了她受限到這個地步,真的沒必要!

看到重月搖頭,寧安臉色更冷,轉身看向無邪幾人,寧安素手一會,那些魔兵就被寧安打出了好幾米遠!

銀髮飛舞,紫眸微微瀲灧,寧安一字一字的說道,「庫容,今天我就將你們魔族的人弒殺完!」

聽到寧安這麼說,庫容有種不好的預感,急忙將重月的重月再次用黑牢關了起來,禁錮在半空中!

寧安腳下一動,一道黑色的力量從地上朝著庫容那邊而去,地面都開始裂開!

而就在寧安的黑色力量之後,帝星辰蹲下身體,手掌按在地上,金色的光芒流露了出去!


金色的光芒和黑色纏繞,伴隨著裂開的地面快速到了庫容的面前!

庫容見此,手中的魔劍一揮,斬斷了寧安和帝星辰的力量!

看著庫容手中的那把魔劍,蕭涼生抿唇,似乎在思考什麼!

雙方在一次戰鬥了起來,寧安,帝星辰,糖糖三人對付庫容!

星河劍,弒血劍,而幽河則是給了糖糖!

三把劍和庫容的魔劍撞在一起,卻被庫容的魔劍直接擋開!

從不同的位置靠近庫容開始攻擊,不斷的雷電火球落下,下面的土地破爛不堪,慘叫的聲音此起彼伏,不斷有屍體倒下,無邪幾人被無數的魔兵包圍,鮮血染紅了衣服,可他們卻沒有停下,不斷的出手!

因為魔兵人數很多,神紫帶來的那些神兵很快就全軍覆沒,寧安這邊就只剩下了無邪,應夜,雪流,神紫,嘯龑,鏡炎,赤昀,綠籮,卡卡,還有那些魔獸!

而庫容那邊除了魔兵就只有五個手下和修琉璃,還有蕭涼生!

鮮血染紅了大地,眾人卻沒有停下!

「寧安,數萬年前你想和我同歸於盡,今天我就殺了你,為修爾和米婭報仇!」庫容說完,手掌在劍身上面一劃,鮮血流在了劍身上面,而那原本是黑色的魔劍開始慢慢變化,最後化作了一柄血紅色的劍!

寧安看著那把劍,蹙起了眉,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劍攜帶的萬千怨氣,還有源源不斷的力量,難怪可以如此強大! 由無數魂魄打造出來的魔劍,吸收了多年的怨氣,怎麼可能不強大!

「寧安,這一次,我要讓你徹底消失在這世間。」庫容惡狠狠的說完,就朝著寧安攻擊了過去!

寧安見此,薄唇輕啟,源源不斷的咒文飄散出來,朝著庫容而去!

咒文沒辦法靠近庫容,因此寧安也沒有讓那些咒文貼在庫容身上,而是在庫容的周圍停了下來!

看著那些咒文圍成一圈,寧安怒喝一聲,「破!」

一字落下,庫容身邊的那些咒文猛的爆炸開來!


只是在爆炸的瞬間庫容就離開了原地,因此那些力量根本就沒有傷到庫容!

三人再次纏繞在了一起,不得不說庫容太過強大,糖糖和帝星辰都在他的手裡受了傷!

看著那把魔劍,糖糖蹙起了眉!

那把魔劍很棘手,只要一靠近就像是瞬間被怨氣剝奪了五官的感覺一樣,看不到聽不到,感受不到,很棘手!

帝星辰和寧安也發現了這一點,因此只能盡量不靠近庫容,可庫容會靠近他們!

看了一眼下面的情況,寧安雙手結印,一個陣法開始慢慢出現!

庫容一看那陣法,就有一絲害怕,九天誅魔陣,當初害得他差點魂飛魄散的陣法!

不,他絕不能讓她召喚出誅魔陣!

想到這裡,庫容揮舞著魔劍,瘋了一樣的朝著寧安而去,下面的同一時間,蕭涼生也朝著寧安靠了過去!

糖糖和帝星辰對視一眼,兩人同時上前,攔在了寧安的面前!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庫容靠近寧安,這是糖糖和帝星辰的唯一想法!

只是發起瘋來的庫容實力整整提高了一倍,加上那把詭異的魔劍,糖糖和帝星辰根本就不是庫容的對手!

糖糖直接被庫容打下了空中,而帝星辰則是被庫容一劍刺中了手臂!九天誅魔陣還差一點就可以形成,寧安看著帝星辰的背影,充滿了擔憂!

一拳將帝星辰打下去,庫容就朝著寧安攻擊了過去!

因為形成陣法中途結印不能中斷,而已寧安沒有動,只差一點,在堅持一下就好!

「寧安,快避開!」

「娘……!」

下面響起帝星辰,無邪,糖糖幾人的喊聲,而寧安卻沒有動!

就在那劍要刺進寧安心臟的時候,一道身影閃過,只見蕭涼生出現在了寧安的面前,而那把魔劍的尖端毫不留情的刺進了蕭涼生的身體!


「東海之神,我將畢生力量和雙目給你,請你兌現你的諾言。」蕭涼生雙手抓住魔劍,看著庫容,一字一字的說道,「卸掉魔劍的萬千魂魄和怨氣之力。」

那一瞬間,風氣雲涌,九天誅魔陣形成,萬千魂魄脫離魔劍,環繞在四周,怨氣四散開來,這方天地彷彿末日降臨!

天地之間,不知道怎麼回事,憑空出現了一條裂縫,而禁錮著重月的黑牢也在一瞬間被九天誅魔陣和萬千魂魄的怨氣而破壞!

那裂縫出現了巨大的吸力,重月小小的身體開始朝著那裂縫而去! 一直關注著重月的糖糖見此,急忙飛身上前,想要抓住重月!

庫容也發現了糖糖的企圖,鬆開魔劍就朝著糖糖追了過去,只是不管糖糖和庫容的速度有多快,重月的身體因為裂縫吸引力的關係,很快飛了進去!

而那裂縫就像是開玩笑一樣,短暫的出現,將重月帶走之後,又立馬合攏了!

「小月!」糖糖大喊一聲,手中的力量不斷出現,可剛才裂縫出現的地方完好無損,就像是鬧了一場笑話!

他的妹妹還只是一個孩子啊,她才來到這個世界幾天……

寧安看著重月消失,再看蕭涼生的樣子,一雙紫眸通紅。

「嘨龑,把他帶出去。」怒喝一聲,寧安就朝著庫容而去。

帝星辰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那渾身冰冷的氣息彰顯了他此刻心情有多不好!

庫容被困在九天誅魔陣裡面怎麼都出不去,而憤怒過後的糖糖也進入了誅魔陣,修琉璃見此,暗道一聲不好。

庫容第一次死的時候,她這個當姑姑的不在,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眼睜睜的看著他死掉!

夏末夏涼 ,修琉璃也進入了誅魔陣。

糖糖,寧安,帝星辰三人面對著庫容,腳下一動就朝著庫容攻擊了過去!

寧安是神魔體,九天誅魔陣誅魔,寧安和糖糖也會受到一點影響,不過在誅魔陣裡面有純魔的話,誅魔陣會先誅純魔,再誅殺擁有魔族血脈的人,所以庫容和修琉璃不光要抵擋帝星辰和寧安,糖糖的攻擊,還有避開誅魔陣落下的攻擊!

帝星辰是天地誕生的神,血脈高貴,在誅魔陣中猶如魚遇到了水,速度和力量都大大提升,不光如此,還可以指揮誅魔陣裡面的攻擊去對付庫容!

外面的那些魔兵見此,齊齊朝著誅魔陣而去,想要救他們的王。

只是一靠近誅魔陣,那些魔兵界倒在了地上!

嘨龑把蕭涼生帶到了無邪的面前,看著無邪說道,「先給他看看吧。」

嘨龑雖然不怎麼喜歡蕭涼生,可剛剛的一瞬間,畢竟是蕭涼生救了寧安,而且因為有那把劍的關係,主人他們一直都沒有辦法靠近庫容,而蕭涼生也讓那把劍失去了作用!

雪流幾人負責對付那些魔兵,而無邪蹲下身,看了一眼蕭涼生的傷口,而看了看蕭涼生留著血淚的眼睛,微微蹙眉,「蕭涼生,你和寧安不是敵人嗎?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方?」

失去畢生力量,還瞎了眼睛,這就是他向東海之神許諾的東西嗎?

「我……我已經……已經害過她一次……,不……!」後面的話,蕭涼生還沒有說出來,手就垂落了下去。

「糟了。」無邪見此,急忙從空間裡面拿出一顆丹藥給蕭涼生吃了下去,緊接著看向鏡炎,說道,「鏡炎,快給他把體內的怨氣之毒吸出來。」

鏡炎之前吃過魂魄,這魂魄的怨氣之毒,他自然也可以解!

好在有鏡炎,不然蕭涼生現在這身體根本就沒救了!

—–今天更新完畢,關於重月的故事,大家可以搜索《鬼王絕寵:逆天廢材妃》是墨羽的新書,新書每天更新四千字,星期六星期日更新五千字,新書有存稿,歡迎入坑,么么噠~~ 等鏡炎將蕭涼生體內的毒吸食完畢之後,無邪才開始給蕭涼生治療。

所有力量消失殆盡,蕭涼生現在的身體就是一句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身體了,虧得他是上古魔神的後代,不然的話現在早就死翹翹了,而不是還有的救!

誅魔陣中,帝星辰和寧安對付庫容,而糖糖則是對付修琉璃。

金色雷電不斷的落下,到了後面也就越來越厲害,修琉璃一個沒有避開,被糖糖的羽毛射中,腳步一頓,那陣法之中的金色雷電悉數打在了她的身上。


被那些雷電打中之後,修琉璃的速度慢了下來。

只是她偏頭過去,就看到寧安和帝星辰手中的劍要刺進庫容的身體裡面。

見此情況,修琉璃神色大驚,急忙跑到了庫容的面前,不但背後挨了糖糖一劍,寧安和帝星辰的劍也刺進了她的身體,緊接著就是兩道金色的雷電落下,修琉璃連最後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和庫容說,就消失在了誅魔陣中。

看著自己唯一的親人消失在面前,庫容撕心裂肺的喊了一聲,猩紅的雙目看著帝星辰和寧安,一字一字的說道,「我殺了你們。」

「寧安,你和糖糖出去。」帝星辰淡漠的說道。

「爹。」糖糖喊了一聲,「我不會出去的。」

「糖糖,你和你娘都有魔族血脈,誅魔陣馬上就要封閉,再不出去就來不及了。」

糖糖和寧安聞言,都沒有說話。

寧安比誰都清楚誅魔陣封閉過後的威力,因為之前的她就是死在誅魔陣中的。

「出去。」帝星辰厲喝一聲,就朝著庫容攻擊了過去。

此刻的庫容已經完全失去了心智,根本不管誅魔陣中的雷電,只是一個勁的朝著帝星辰攻擊。

寧安和糖糖見此,雖然不願意出去,卻也知道,他們兩個如果留下來的話,帝星辰沒有辦法專心對付庫容。

「寧安,星辰擁有光明之力,誅魔陣屬光明,不會帝星辰有傷害,你們快出去。」應夜喊道。

因為那誅魔陣已經從上面落下一道道光芒,等那光芒完全落下的時候,誅魔陣也就是會封閉了。

「星辰,你要小心。」寧安說完,就抱起糖糖出了誅魔陣。

等寧安和糖糖才從誅魔陣中出來,那誅魔陣的兩邊就完全被封閉了,只剩下最後一個地方。

五道光芒同時落下,最後一個地方也被封閉了起來!

光芒隔絕了外面和力量的一切,裡面不管發生什麼,外面的人都看不到。

那些魔兵開始慌亂起來,沒有了庫容,他們根本就不算什麼!

「糖糖,我們去無邪那邊。」寧安看了一眼糖糖,卻看著糖糖一直看著天空。

她知道,糖糖之所以看那裡,是因為重月就消失在了那裡。

重月……

她的孩子,才出生幾天的孩子!

「娘,我是不是很沒用,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好?」糖糖看著寧安,第一次惱怒自己沒有以前那麼強大,如果他有以前那麼強大,就不會打不過庫容,也不會讓爹爹陷入危險,更不會讓重月消失在眼前! 聽到糖糖那麼說,寧安抱住了糖糖,輕聲說道,「不怪你,是娘沒有保護好重月。」

如果她不去神殿,應紅和紅綾就不會傷的那麼重,那樣一來,重月也不會被庫容帶走,後面跟不會發生這些事情,說到底,都是她的過失。

糖糖伸出手,拍了拍寧安的肩膀,說道,「只要妹妹身上的那條項鏈的光芒不滅,十八年後,我一定會想辦法去帶回妹妹。」

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項鏈的光芒依舊在閃爍,不過有點奇怪,因為他儲存在項鏈裡面的主要力量,似乎因為什麼依舊啟動了!

想到這裡,糖糖一驚,看著寧安說道,「娘,我存在項鏈裡面可以保護妹妹一次的力量啟動了,我可以看到她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但是之後就不行了。」

聽到糖糖這麼說,寧安一驚,急忙看著糖糖說道,「那快看看。」

糖糖點點頭,一些鳥兒飛了出去,緊接著那些鳥兒的眼睛射出一道光芒,齊齊對著前方。

畫面之中,宛如宇宙般的顏色,不同的畫面閃爍著,而重月就那麼掉了下去,糖糖和寧安清楚的看到一道光芒從重月的身體裡面飛了出來,在裂縫之中去到了其它的地方,而那個地方車水馬龍,高樓大廈,是糖糖從來所不知道的!

「遭了。」寧安看著那光芒去到的地方,有些著急,「是現代,重月的主魂去了那個地方。」

「主魂離開身體,如果不歸的話,妹妹就是痴兒了。」糖糖也有些擔心,一定是妹妹進入裂縫之後,主魂被卡了出來!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

而糖糖留在項鏈裡面的力量之所以會啟動,就是因為在裂縫力量,害怕裡面的傷到重月,所以那力量自動形成了一個保護圈,將重月保護在裡面。

藍天白雲,一座懸崖的正上方,天空彷彿光芒閃爍了一些,重月就從空中朝著懸崖下面掉去。

那麼高,如果是一般人掉下去,肯定會摔死,但是重月還有那個保護圈,所以不會有什麼事情。

等到了地上之後,那保護圈就消失了,重月就那麼躺在那裡,不哭也不鬧,雙目緊閉!

糖糖和寧安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擔憂。

重月這一次醒來過來,該是什麼樣子?

「娘,主魂離體,也許是好的。」糖糖蹙了蹙眉,說道,「這樣一來,妹妹自你們那裡遺傳的魔族血脈和神族血脈都會消失,就和普通人一樣,她的眼睛也會變得正常,這樣一來就不會被人當做怪物。」

寧安沒有說話,不管怎麼樣,這都不是她想要的。

項鏈上的光芒慢慢平息下來,就在光芒快要消失之極,寧安和糖糖看到一個女人走了過去,將地上的重月抱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